103.血溅婚宴

上一章:盛世谋臣 102.沐长明之死 下一章:盛世谋臣 104.离京,药王谷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沐清漪和聂云从轻安阁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两个人都闲着无事,虽然一个是以智谋令人惊叹,一个以武功让世人称道,却似乎也颇为投缘。不知不觉间竟然也闲聊了一两个时辰。 出了轻安阁,沐清漪转身刚要跟聂云告辞,另一边的街头突然响起了一阵轮乱和嘈杂声。许多百姓纷纷往这边狂奔着。皇室为了显示皇恩浩荡,九皇子的大婚在府外还摆了流水宴席,可以让京城寻常百姓前去品尝。这些百姓应该就是去婚宴上凑热闹的人了。

“婚宴上出事了。”聂云皱眉道,抬脚就要往九皇子府的方向而去。他毕竟是御前侍卫统领,若是不知道就算了,知道了就绝对不能袖手旁观的。

一见他要离开,沐清漪连忙叫住他道:“聂大哥,带我一起去。”

聂云皱眉道:“不行,恐怕会有危险。”聂云自然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人。到时候若是有什么意外,他只怕也没有功夫保护他。

沐清漪道:“我就远远地看着就行了,不会添乱的。”

无奈,聂云只得一把抓住沐清漪足下一点腾空而起,直接越过了街边的房顶朝着九皇子府的方向而去了。

聂云轻功绝伦,不过片刻之间已经赶到了九皇子府外不远的一个小胡同口,放下沐清漪,聂云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跟前的少年,沉声道:“前面只怕有些危险,你就留在这里吧。”

沐清漪点了点头,示意聂云不用理会自己。聂云又看了她一眼,才转身往前方的九皇子府而去。

“无心,九皇子府的婚宴怎么了?”沐清漪沉声问道。虽然猜到了今天可能会出问题,但是他们到底也不是慕容煜腹中的虫子,自然也猜不到慕容煜到底想要做什么。

宁静的胡同里沉静了一会儿,无心才飘然从房顶落下,恭声禀告道:“几位皇位和贵客似乎中毒了。刚刚有一群杀手突然闯入,已经上了不少人了。”

沐清漪有些惊讶的笑道:“看来慕容煜当真是想要玩大的了。”青天白日里让人闯入京城的皇子府中砍杀,慕容煜不是疯了就是有极大的信心自己能脱身,又或者说…有更深的谋算。

“带我进去看看。”沐清漪道。

“公子,现在里面只怕是有些危险。”无心有些担心的道。沐清漪道:“不用担心,我们不要靠近,只要能看得清楚就可以了。”

无法违逆沐清漪的命令,无心只得带着沐清漪纵身跃上了墙头。这条胡同距离九皇子府也不过是一墙之隔,自然是方便的多。而现在整个九皇子府乱成一团,他们从这里进去也没人会发现。

果然,一进了九皇子半晌也没有侍卫发现他们。只听到前方依然嘈杂的声音还有兵器交接的声音。无心带着沐清漪上了府中一颗枝叶茂密的大树,远远地也能看清楚前院发生了什么事情。院子里果然是血流成河,有不少地方还有很多侍卫正在和黑衣人交手。

“慕容煜不在其中?”沐清漪看了半晌,也没有看到慕容煜的身影。

无心点头道:“没有看到过慕容煜。”

沐清漪皱眉道:“如此重要的时候,慕容煜怎么可能不亲自看看?难道他提前出城了?不会…若是闹得这么大,他肯定还想要看看自己的杰作。”

靠在树枝上,沐清漪秀眉浅蹙苦苦的思索着。

“清清……”某人的声音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她的身后,若不是沐清漪抓着树干只怕就掉下去了。同时,一只手臂从身后绕过来挽住了她纤细的腰肢。

“清清真是调皮,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容瑾低声笑道。

沐清漪回头瞥了他一眼,“九公子不是该在下面装软脚虾么?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不怕容琰怀疑你?”

容瑾嗤笑一声道:“清清尽管放心,他现在受伤了动弹不得呢,哪儿有功夫管我上哪儿去了?”

“受伤了?”

“是啊,不但他受伤了,来淮阳也被人刺客一剑。”容瑾漫不经心的道,完全没有受伤的人是他的兄弟姐妹的感觉。

沐清漪不由叹息,“真是舍得下血本啊。”容琰为什么手上沐清漪大概能猜得出来,但是连着淮阳公主一起砍,容琰就当真够狠心了。

“可有看到慕容煜?”沐清漪问道。

容瑾摇头,“从头到尾慕容煜就没有出现过。他肯定不在九皇子府。”

“你怎么知道?”沐清漪怀疑的道。

容九公子嘻嘻笑道:“因为如果是本公子的话,本公子现在也不会去九皇子府啊。”

木清漪挑眉道:“那你会去哪儿?”

“本公子会…进宫行刺!”容九公子呲了呲白森森的牙,笑道。

行刺?木清漪皱眉,“他行么?”就算今天很多人都去了九皇子府,宫里该有的侍卫却绝对不会少的。以慕容煜的武功想要去行刺只怕还差了点儿。

容瑾认真想了想,道:“悬,本公子说我可以去行刺,不代表他也可以。”至少容九公子的武功至少也要高出慕容煜两三个等级。容瑾若是有五成把握杀了华皇的话,慕容煜连一成都没有。

“另外,本公子还注意到还有一个人也不在。”容瑾皱眉,有些不悦的道。

“谁?”

“魏无忌。”容瑾磨牙道。

“魏无忌?”木清漪挑眉,“魏无忌是哪一路的?”容瑾嗤笑一声道:“魏无忌哪一路的都不是,谁有钱他就是哪一路的,不然你以为魏无忌不过短短十年的时间怎么成为天下第一首富的?”

“魏无忌他……”沐清漪有些迟疑的道。

容瑾冷笑道:“他是西越第一的杀手组织寒雪楼的幕后老板。”

沐清漪惊讶不已,打量了容瑾半晌终于忍不住道:“这样你都没被魏无忌给弄死,他放水了吧?”

“本公子需要他放水?”容瑾冷笑,不悦的扣着怀中的美人儿的下巴,傲然道:“本公子单枪匹马就能挑了他寒雪楼的分会,第一杀手组织算个屁!”

“是,九爷你威武。”沐清漪敷衍道。

容九公子大怒,“本公子这就去杀了他!”

沐清漪连忙拉住他,无奈的道:“我的公子爷,你有没有记得咱们现在在什么地方?”他们还在人家九皇子府的大树上啊,要是被人发现了还得了。

容瑾轻哼一声,将她搂在怀中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大树,掠出掠出九皇子府向着皇宫的方向而去。

“九爷,您这又是想要干什么?”躲在容瑾怀里,沐清漪无奈的问道。

容瑾低头看了他一眼道:“去宫里看戏啊,不要告诉我你不想看。”

她是很想看,但是进宫看戏未免太嚣张了,而且很容易被人发现。

“想看不就行了?”容瑾轻哼一声,漫不经心的道。

等到沐清漪想要抗议的时候,某人已经掠进了皇宫的宫墙里。沐清漪只能庆幸现在天色已经将黑不黑的了,许多地方还来不及点上宫灯,正好给了他们可乘之机。

宫里还很安静,虽然宫外的九皇子府已经乱成了一团但是却丝毫影响不到宫中的人们。似乎没有人会认为宫外的一切会跟宫里有什么关系。容瑾搂着沐清漪躲过了重重侍卫,躲到了勤政殿的房顶上。

从外面往里面望去,华皇正在批折子。大殿里也是一片宁静,袅袅的檀香从殿中的香炉中冒出,更加让人心旷神怡。显然,九皇子府的事情也并没有影响到华皇。

该不会是她猜错了吧?沐清漪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

容瑾圈着她腰肢的手紧了紧,示意她稍安勿躁。

过了许久,大殿里的华皇似乎已经批完了跟前的折子。抬起头来揉了揉眉心问道:“九皇子府的事情怎么样了?”

“启禀陛下,现在还…没有消息。”

“这个孽障!”华皇怒斥道,语气中充满了愤怒。显然今天发生的事情并不是真的对他没有影响的,只不过他更关心的并不是九皇子和婚宴的安危罢了。

“陛下……”侍立在身后的太监总管犹豫了一下,道:“陛下,是否立刻召聂统领回宫?万一恭…对陛下不利……”

华皇冷哼一声道:“朕倒要看看他有几个胆子!”

“既然父皇都这样说了,儿臣岂敢让父皇失望?”华皇的话音未落,慕容煜的声音便在殿外响起,一抬头就看到慕容煜负手站在殿门口,神色漠然的盯着华皇。

“你这畜生,你还敢出现在朕的面前!”华皇怒斥道:“来人!”

原本守在殿外的侍卫却没有丝毫的动静,慕容煜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的笑容,“父皇是在找你的那个新封的御前侍卫副统领么?那种废物…能有什么用?若是聂云还在此地,儿臣或许还会头疼一下,不过,聂云现在可正在九弟府上保护各位兄弟和宾客呢。”

“住口!不要叫朕父皇,你不是朕的儿子,也不是华国的皇子。父皇这个称呼,你不配。”华皇冷声道。

慕容煜脸上的笑容霎间消退的一干二净,原本得意的眼眸中霎间充血仿佛入魔一般的可怖,“不配?!好一个不配!”

华皇居高临下,傲然的盯着慕容煜道:“你这个时候进宫来,是想要做什么?想要逼供谋反么?”

慕容煜也不否认,“既然父皇明白,就不要让儿臣为难了。”

华皇冷哼一声,不屑的道:“你以为人人都能逼宫的么?就是要逼宫也是需要资格的。你一个被逐出皇室,无名无姓的叛徒,你以为拿到了玉玺就能够登基为帝了么?”

慕容煜自然没有那么天真,但是华皇那句无名无姓的叛徒却是戳中了他的痛处,冷笑道:“只有玉玺自然是不成,但是如果还有父皇的传位诏书,那就不一样了。所以,父皇,还要劳烦你另外写一道诏书,撤销之前的旨意。”

“你休想!”华皇毫不客气的拒绝。

慕容煜脸色一沉,淡淡道:“儿臣觉得父皇还是好好考虑清楚了再回答不迟。”

华皇漠然道:“不用考虑,朕现在就告诉你。想要朕写传位诏书给你,做梦!”

慕容煜早就因为这些日子的各种事情心中憋住了怒气,此时华皇毫不犹豫的拒绝和嘲弄更是让他控制不住。眼睛危险的一挑,慕容煜道:“既然如此,就别怪儿臣无礼了。”

慕容煜的武功不低,即使华皇年轻时候也还算不错,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武功也早就已经放下了。只见慕容煜抽出腰间的软剑,足下一点便朝着殿上的华皇掠了过去。

华皇身后的总管太监惊呼一声就想要挡在华皇的前面,但是他一个不会武功的内侍又能有什么作用?慕容煜一挥手便将他摔倒了殿下,头撞在殿阶上当场昏死了过去。

明晃晃的软剑当场架到了华皇的脖子上。看着被他压在剑下脸色铁青的华皇,慕容煜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奇异的快感。这一生,他几乎都是战战兢兢的仰视着这个高高在上的父皇。即使是顾家的事情,何尝不是他察觉到了父皇对顾家的忌惮和厌恶之后才动了心思的。但是最后,他的父皇依然轻而易举的夺走了他所有的一切。

而现在,从来他都只能仰视的父皇,却被他拿剑架着,甚至只要他一动念,就能够决定他的生死。这就是权力和力量…只要他有了绝对的力量,便是君临天下的帝王也只能在他手下任意死生。

“父皇,任命吧。你老了。”慕容煜突然愉悦的笑道。

华皇脸色微变,只是淡淡的盯着颈边的软剑问道:“你想要弑父么?”

慕容煜犹豫了一下,很快便会回过神来道:“现在还有儿臣选择的机会么?”事到如今,不成功便成仁,别无选择,“父皇若是想要等宫中的侍卫来救你的话,就别抱这个希望了。儿臣从来都不敢小看了父皇的御前侍卫,所以,特意请了寒雪楼的人来招呼他们。”

寒雪楼的杀手即使一个价值也是不凡,慕容煜能够悄无声息的进宫,在所有人都没察觉的情况下进入勤政殿,请来的杀手只怕不是以个位数计了。很显然,为了今天慕容煜确实是豁出去了。

寒雪楼干完了今天这一票,短时间内是别想再华国境内立足了。

“你这混账东西!”若是原本华皇还对慕容煜剩下一两分的父子骨肉情谊的话,这会儿是当真一丝半毫也没有了。华皇冷笑道:“朕就告诉你,即便是这华国皇室子弟都死光了,朕也绝不会将皇位传给你这个叛逆之徒的!”

这话倒是当真,寻常人谋逆叛国就是死罪,身为皇室子弟甚至是皇子如此作为更是让人痛恨万分。莫说是华皇不许,此事传了出去,只怕是朝堂内外也绝不会同意慕容煜登基为帝,即便慕容煜手中握着华皇的传位诏书。

慕容煜唇边勾起一丝冷酷的笑意道:“皇室子弟都死光了也不会传位与我么?儿臣也想知道,今天到底会死几位皇子,父皇,你觉得呢?”

华皇冷笑一声,“不知死活的东西!”

慕容煜一怔,有些警惕的看着不自己牵制的华皇。华皇绝不是不怕死的人,此时的态度不得不让他提防他是否还有什么后手,“你不怕死么?”

华皇冷哼一声,还没说话,慕容煜便感到不对劲了,华皇没有被牵制的手腕上露出一支袖箭。慕容煜心中一惊,连忙飞身往后退去,他与华皇离得太近,若是真的射中了只怕不死也伤。

他退开的同时,华皇手上的袖箭也射了出来。同时,华皇背后的屏风后两道黑影掠起,朝着慕容煜毫不留情的便一剑挥出。

慕容煜虽然安然落地,却还是不免为剑气所伤,咳出了一丝血迹。两个手持利剑的黑衣人落在了华皇的左右,神色冰冷的盯着底下的慕容煜,只要他有半分的妄动便要立刻将他格杀于剑下。

华皇盯着慕容煜冷笑道:“你以为朕身边只有聂云一人么?若是不见聂云派出去,你只怕也不敢来吧?”

慕容煜抬手拭去唇边的血迹,咬牙道:“你知道我回来?”华皇摇头道:“朕不知道,朕只是习惯未雨绸缪。不过你既然有如此大逆不道的心思,就不用再活着了。杀无赦!”

两名黑衣人毫不犹豫,华皇的话音未落两人便已经飞身朝慕容煜刺了过来。慕容煜脸色惨白,他已经受了内伤,根本就不是这两人的对手。而跟着他一起来的寒雪楼的杀手又要应付宫中的侍卫,只怕也赶不来支援。

“就算是死,能拖上几个兄弟陪葬也值了!”慕容煜惨笑一声道。

华皇冷笑道:“你想说的是老四和老八么?他们这些日子心确实是大了一些,让他们消停一些也好。”

慕容煜脸色变了变,原来华皇不仅是不在乎他这个儿子,连慕容协和慕容昭也同样不在乎。那一瞬间,他几乎觉得自己这些兄弟当真是有些同病相怜了。

“蹭——!”一柄长剑挡开了两个黑衣人的利剑,一个同样一身黑衣掩面的男子突然掠入殿中,隔开了慕容煜和两名黑衣侍卫的距离。

华皇能够将这两人当做底牌留在身边,就足以证明这两人的功夫不凡。但是这突如其来的黑衣人还是一剑便将两人震开了好几丈。

“你是谁?”慕容煜沉声问道。

“闭嘴!”男子的声音低沉而奇异,扫了一眼殿中众人,一挥手一道凌厉的剑气冲向华皇。

“陛下小心!”两名黑衣侍卫也顾不得慕容煜,双双扑向华皇,同时那黑衣男子一把抓起慕容煜掠出了大殿。

两名黑衣侍卫挡开了男子的剑气,在抬头时大殿里已经失去了两人的踪迹,“属下无能,请陛下降罪!”

华皇轻哼一声道:“那黑衣人是什么人?”

其中一个侍卫犹豫了一下,恭声禀告道:“那人武功极高,应该不在聂统领之下…恕属下无知,猜不出来人的身份。”

武功能与聂云匹敌的天下并不多,但是这世上总有许多隐世的人物不为人所知。方才那人的武功招式,他们却是是猜不出到底是什么人。

“那个孽障……”华皇沉声道。

“六…罪人煜伤了心脉,应该命不久。但是如果有绝顶高手相助,只怕是……”原来,华皇从一开始就想要慕容煜的性命的。所以最开始那一次交锋两个黑衣侍卫就下了死手,震伤了慕容煜的心脉。

“受了伤他逃不出京城,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华皇沉声道。

“是,属下遵命。”

“还有,去查查,那个孽障哪儿来的这么大的能耐!”以慕容煜如今的落魄,绝不可能有精力一边对付九皇子府一边还有能力夜闯深宫。

“属下遵旨。”两名黑衣侍卫齐声领命,转身退了出去。

大殿上,靠在容瑾怀里沐清漪有些无趣的叹了口气。打了一长谁也没伤到就完了。虽然如果一个国家的皇帝一遇刺就被杀了或者伤了才是个笑话,但是这样淡而无味的结局让他们这些看戏的人情何以堪啊。

“那个黑衣人是谁?”沐清漪低声问道。

“魏、无、忌。”容瑾咬牙切齿。

当真是魏无忌?当初慕容煜想要拉拢魏无忌的时候,魏无忌的态度可不太友好。还是这人当真是会隐藏自己?

容瑾不屑的轻哼,慕容煜哪儿有本事请得动魏无忌?多半还是容琰。

“启禀陛下!九皇子府……”底下,有人匆匆进来禀告。

华皇沉声道:“九皇子府怎么了?”

“启禀陛下,三殿下、四殿下、八殿下、九殿下都受了重伤。还有…淮阳公主和西越端王也受了伤。另外…二殿下受了轻伤,但是突然发病也十分危险……五殿下和十殿下…薨了。”

华皇猛然起身,虽然他对这些儿女并没有太深的父子亲情,但是一次损失了这么多也是始料未及的,“这个孽障!聂云不是在场么?聂云在干什么?!”

两个皇子死了,四个皇子重伤,如果能好还好说但是如果不好或者留下了什么隐患,就等于他一次损失了六个皇子,而且还都是众皇子中比较出类拔萃的。这样的孙氏,即使是华皇也不得不在意。毕竟,他今年已经五十岁了。儿子太多固然是个麻烦,但是后继无人也同样是个麻烦。

九皇子府有那么多的侍卫,还有聂云这样的高手在,原本他以为只会伤到几个不重要的人便是了。谁知道竟然会伤到的全是重要任务?不仅有华国皇子还有别国使臣甚至是和亲公主。这一刻华皇忘记了刚刚他还跟慕容煜表示慕容协和慕容昭被砍了也没关系,这会儿他恨不得在慕容煜刚出生的时候就捏死他。

“封锁城门!立刻给朕将这些乱臣贼子抓住,就地处决!”华皇暴怒道。

“是,属下遵旨。”

出了皇宫,沐清漪和容瑾就直奔秦府顾秀庭所住的地方去了。慕容熙的府邸并不方便随便出入,但是今天九皇子府的事情顾秀庭却是一定知道的。

到了后院的时候才发现,不仅顾秀庭在,慕容熙也。而且气氛似乎不太好。沐清漪和容瑾对视了一眼,方才走上前去,浅笑道:“大表哥怎么在这里?”

看到沐清漪和容瑾过来,慕容熙脸上的神色也缓了缓,轻轻点了下头道:“清漪怎么这么晚过来?”

沐清漪道:“我们刚刚从宫里出来,陛下已经知道了九皇子府伤亡惨重的事情,只怕一会儿会派人到平王府探望大表哥。”慕容熙点点头道:“也好,我先回去。秀庭……”看了看坐在一边沉默不言的顾秀庭,慕容熙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等到慕容熙离开,沐清漪才坐了下来有些小心的道:“大哥,你和表哥吵架了么?”

顾秀庭抬起头来,朝着小妹安抚的笑了笑道:“没什么,意见不合而已。”

意见不合到吵架,别说是现在就是几年前表哥还是太子的时候也是极少有的。虽然表哥和大哥的脾气都称得上温和,但是事实上表哥的脾气其实比大哥还要好一些,现在看起来却似乎是表哥在生大哥的气…“大哥,你做了什么表哥不高兴的事情么?”

顾秀庭淡然一笑,道:“九皇子府,两死四伤。”

沐清漪皱眉,“这跟大哥有什么关系?”

顾秀庭道:“慕容煜的大半力量都放到宫里去了,你不会以为他还有那么大的能耐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吧?”

沐清漪眼眸一闪道:“今天的事情,跟大哥有关?”

顾秀庭点了点头,皱眉道:“我猜到慕容煜大概会想要在今天做点什么,提前布置也不过是以防万一而已。不过…后来,我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借着慕容煜的名义,将华皇膝下的这些皇子清理一遍,免得他们再找表哥的麻烦不是么?而且,杀了伤了一两个皇子对华皇来说或许没有影响,但是若是一下子损失了七八个他不相信华皇还能无动于衷。算上慕容煜慕容安兄弟,短短两个月间华国皇室就损死了六七个皇子了。

“表哥是为了这件事不高兴么?”沐清漪问道。

顾秀庭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慕容熙跟他们到底是不一样的。慕容熙同样留着华国皇室的血脉,死的伤的那些都是他的兄弟,顾秀庭此举更有可能伤到华国的根基,也难怪他要生气了。

“治王和慕容昭伤的怎么样?”沐清漪问道。另外几个皇子纯属倒霉顺搭的,顾秀庭的目的必然是在慕容协和慕容昭身上。

顾秀庭淡然道:“慕容协伤了一只手,慕容昭伤了一只眼睛。”也就是说,这两个人都完了。华国既不能有一个缺个胳膊的太子和皇帝,更不能有一个少了只眼睛的太子和皇帝。

沐清漪靠着顾秀庭身边轻轻叹了口气道:“大哥还是想要扶持表哥上位么?你知道的,表哥根本没那个心思。”

顾秀庭摇摇头道:“就算表哥没有那个心思,也不能是慕容协和慕容昭上位。表哥的身体还需要华国皇室的权利,而不是阻碍。”一旦慕容协或者是慕容昭上位,只怕他们第一件事就是要除掉慕容熙这个前任太子。这才是顾秀庭想要废掉他们的真正原因。报复华皇是其一,保护慕容熙才是根本。

沐清漪偏着头想了想,问道:“大哥是想要扶持福王上位?”

顾秀庭点头道:“现在不用人扶持,除了福王也没有别人了。”其实福王也不是真的一无是处,只是碍于生母的身份所限,光芒被其他的兄弟给遮掩了罢了。至少比起后面那些小皇子,福王现在的优势要大得多。至于以后福王能不能顺利登机,就不是他需要操心的事情了。

“表哥会理解大哥的。”沐清漪柔声安慰道。

顾秀庭有些无奈的苦笑道:“表哥不是想不明白,他是不愿意我这么做罢了。那些人…到底是他的兄弟。歌儿,大哥是不是太心狠手辣了?”

原来这才是秀庭公子纠结的所在么?也是,曾经的秀庭公子说是个月朗风清的谦谦君子也绝不为过。即使有谋算,也大都是阳谋,行的是光明正道。像现在这样,隐藏在别人身后,一出手便是几个皇子的身家性命甚至可能动摇整个国家的根本,莫说是表哥看了觉得震惊,只怕就是秀庭公子自己也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

沐清漪亲昵的搂着顾秀庭的一只胳膊,靠在他身边笑眯眯的道:“有么?我怎么没觉得。大哥最好了,在歌儿心中,这世上没有人比大哥更好了。”

低头看着秀美可人的小妹,秀庭公子也不由得莞尔一笑。他们都变了,从四年前的那些事情之后他们就再也不是从前的自己了。但是那又如何?只要歌儿的心中大哥还是最好的,那么他就永远不会迷失了自己。

“在大哥心中歌儿也是最美丽最可爱的姑娘。”秀庭公子微笑道。

旁边插不上话的容九公子摸摸鼻子,有些酸溜溜的在心中盘算着一定要尽快带着清清离开这里。仗着自己是清清的哥哥故意跟清清亲近什么的,实在是太卑鄙无耻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盛世谋臣 102.沐长明之死 下一章:盛世谋臣 104.离京,药王谷主
热门: 万法梵医 魅魔的庄园 全宇宙最后一只猫 八声甘州 和残疾影帝官宣后 正道潜龙 加贺系列1:毕业 交手 天花板上的足迹 官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