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谋臣 102.沐长明之死

上一章:101.肃诚侯府的归途 下一章:103.血溅婚宴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你是顾秀庭?!”沐长明惊呼道。沐长明一直都知道顾秀庭活着,但是对此他并没有给予太多的关注。一个已经破灭的家族的后代,一个被宁王当成禁脔一般的关押了几年的男子,还能有什么作为?

他也从来没想过,沐清漪竟然会跟顾秀庭有关系。沐清漪,顾秀庭,慕容熙,这条原本不甚清晰的线几乎在瞬间被串联起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

顾秀庭微笑道:“姨父这是做什么?说起来…秀庭能够脱险,还多亏了清漪的暗中筹谋呢。”

“脱险…宁王…龙王诞……”许多事情,只要点明了其中的关键,其他的问题很容易便能够融会贯通了。沐长明几乎是在一刹那将就想清楚了许多从前几乎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的事情。从一开始…沐清漪就算计了所有的人。龙王诞,沐飞鸾,慕容煜,云妃等等,所有的事情里没有一处没有她的踪迹。只可惜,他们所有人竟然都对此视而不见,从头到尾除了她自己承认的,鲜少有人怀疑过她什么。

这个女儿…什么时候竟然如此可怕了?沐长明忍不住胆颤心惊。

“大哥,我想跟父亲单独聊聊。”沐清漪淡淡道。

顾秀庭看向容瑾,沐长明毕竟是习武之人,他并不放心让清漪跟他单独相处。现在沐长明已经被逼到了绝境,很难说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容瑾挑了挑眉,左手两指连弹了两下,沐长明便闷哼了一声,唇边溢出了一丝血迹。容瑾满不在乎的道:“待下去吧。他的武功废了。半个时辰内我保重他连手指头都动不了。”

侍立在一边的无心干净利落的上前,拎着沐长明往里间的房间里走去。沐清漪朝容瑾淡淡一笑,起身也走了进去。

看到沐清漪离开,原本还一副正直和顺模样的容瑾公子立刻就变了模样,朝着顾秀庭轻哼一声,懒洋洋的靠向身后的树干,“小人!”居然里间他和清清的感情。

“九公子是正人君子么?”秀庭公子挑眉,上下打量着。从容瑾身上没有看出一个头发丝的跟正直有关的品质。

容瑾轻蔑的翻了个白眼,“正人君子,那是什么玩意儿?”正人君子能吃么?

顾秀庭笑了笑,也不再纠结于这个话题。正色看着容瑾道:“九公子为何要带清漪回西越?”

容瑾一怔,脸上轻蔑的笑意也渐渐退去,狠狠地盯着顾秀庭道:“清清是本公子的,自然要跟本公子在一起。”

顾秀庭摇头,淡然道:“清漪不是任何人的,只是她自己的。”

“那又如何?”容瑾傲然道:“本公子看上了就是本公子的。”

顾秀庭淡然笑道:“九公子不是那么幼稚的人,总该知道这世上有些人和物…无论你怎么努力,不是你的…就怎么都不是你的。”

容瑾默然,院子里突然沉默了许久。容瑾靠着树干低着头沉思,就在顾秀庭怀疑他是不是已经睡着了的时候,容瑾突然抬起头来望着他,认真的道:“我会对清清很好很好的。”

顾秀庭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眼前一脸认真的黑衣青年。早就习惯了容瑾没有一刻不招人厌的模样,此时突然的正经和严肃反差太大即使是秀庭公子也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是发病了还是在演戏?

秀庭公子认真的盯着眼前的人,却没有从他的眼中看到一丝一毫的虚假,反而更多了几缕从未在容瑾的眼中看到过的紧张。

他是真的很紧张如果自己不同意的话,清漪可能不会跟他一起回西越么?

容瑾眼巴巴的望着顾秀庭,容九公子若是想要跟人谈判的时候必然能够说得如坠天花。但是此时他却只是认真的望着顾秀庭,认认真真的将刚刚的话重复了一遍,“我会对清清很好很好的。我会保护她的。”

顾秀庭心中一动,他在请求他相信他。

“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会对清漪好?”

容瑾毫不犹豫的答道:“只要本公子还有一口气,就不会让清清受到任何伤害。只要本公子有的,都可以给清清。”

顾秀庭挑眉道:“这是西越九皇子招贤纳士的诚意么?若是如此…何愁天下名士不争相投靠?”

容瑾愣了愣,认真的道:“清清是不一样的。她是…清清要和我永远在一起。”

顾秀庭眼眸一转,似笑非笑的道:“哦?若是清漪要你手中的权利,你也会给么?”

容瑾低眉沉思了片刻,道:“我可以跟清清分享。”他不会将所有的权利都交给她,但是只要他有的她都可以分享。

顾秀庭微微点头,若是容瑾一口答应下来他反倒是不相信了。不过……“这世上什么都可以分享,唯独权利,是从来都不能分享的。”所以历朝历代才有那么多的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例子。

容瑾挑眉,斩钉截铁的道:“本公子说可以就可以,只要本公子有的,都可以和清清分享!”

顾秀庭轻哼一声不再说话。容瑾眨了眨眼,道:“大哥这是同意清清跟本公子一起走了么?”

归墟听淡然道:“难道我不同意,清漪就不会走了么?”

容九公子眨巴着大眼睛,咧着嘴得意的笑了起来,“嘿嘿…本公子就说么,这世上就没有本公子搞不定的人!大哥,你说过的话不可以反悔啊,回头就告诉清清,你同意她去西越,你很高兴她去西越!”

看着某人得意忘形的模样,秀庭公子额头上的青筋欢快的跳了起来:这货刚才是在演戏吧?

呵呵……

容九公子可不管秀庭公子怀疑上当的想法。终于搞定了清清的大哥,真不枉费本公子努力伏低做小了这么就啊。

冷冷的瞥了某人一眼,秀庭公子决定还是不告诉某人,关于去西越的事情,他之前就已经跟清漪谈过了。

书房里,沐长明无能为力的看着自己被无心单手拎着走进书房,随手往旁边的一把椅子里一放。虽然不知道容瑾做了什么,但是曾经也曾纵横过沙场的男人却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了。正如容瑾所说的,连指头都别想动弹一下。

沐清漪跟在无心身后漫步走了进来,无心恭敬的看向她,“小姐?”沐清漪点头道:“你出去吧,我跟肃诚侯单独谈谈。”

无心点头,无声的退了出去。

书房里一片宁静,沐清漪在沐长明对面的椅子里坐了下来,平静的打量着他并不说话。沐长明很清楚自己现在只能任人鱼肉,虽然他并不确定沐清漪想要对她做什么,却也明白了容瑾大晚上闯入刑部大牢将他带出来并不是为了救他。

“你想干什么?”沐长明望着这在对面作俊俏少年装扮的少女问道。沐清漪左手撑着下巴,打量着沐长明道:“我只是在看,当年…母亲到底看上了你哪一点?”

“你什么意思?我和你母亲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沐长明咬牙道,他最厌恶的便是别人质疑他配不上张氏。其实原本沐长明和张氏也说不上是谁配不上谁这种事。都是名门子弟,同样才好能力也都不差,完全当得上一句门当户对。但是自从那年跟张氏一起出游的时候偶然救了华皇之后就不一样了。那是他平生第一次生出不该有的贪念。救驾之功…这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得到的机会。于是,他在华皇面前将功劳全部揽在了自己身上,虽然张氏并没有说什么,但是沐长明总觉得在她美丽的眼睛里看到了失望的目光。从此以后,他总是怀疑张氏看不起他。

但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皇帝终究还是知道了真相。当时已经他已经被册封为肃诚侯,皇帝感到自己受到了愚弄万分震怒,最后还是张氏为他求的请。但是沐长明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华皇居然会因此而看上了张氏。

而贪欲就像是开了闸的江水,一旦开启就再也止不住了。他的地位越来越高,权势越来越重,甚至成为了华皇看重的大臣。而他想要的也越来越多,他将长女送入宫中,将三女儿嫁给宁王…直到现在回首来时的路,他早已经看不清楚当年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某样了。

沐清漪点点头道:“难怪呢,说实话…父亲。母亲就算是选华皇,只怕也比选你要幸福一些。”

不管华皇的人品有多低劣,不管他对姨母的感情能持续多久,或许姨母进宫没今年就红颜未老恩先断,但是至少…华皇是真的曾经爱过姨母的。而沐长明,只怕从来就没有动过真心,甚至包括对孙氏。在沐长明的心中,最重要的永远只有他自己。

“住口!”沐长明怒吼道:“你这个不孝女,你怎么敢怎么说!是那个畜生…是那个畜生害死了你母亲。”

沐清漪冷笑道:“你现在敢骂他是畜生了?他是畜生…你又是什么?至少当年,华皇最开始是以为母亲是心悦她的,在此之前他从未强迫母亲做过任何事。你呢,你敢说…你不知道沐飞鸾做的事情?有哪个大臣会放任自己的妻子在宫中一个多月还不闻不问?”

沐长明哑然无语,对上沐清漪冰冷如雪的视线突然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只感觉羞愧莫名。低下头,哑声道:“你说得对…我、我也是畜生……既然如此,你还救我做什么?你不是一直想要替你母亲报仇么?就让我死在牢房里不是正好随了你的愿了?”

沐清漪微笑道:“这个么…主要是我觉得有些事情想要跟父亲交代一下。比如说…大哥…”

“你大哥?”沐长明一愣,道:“你大哥怎么了?你跟他的关系一向不错,难道你连他也不肯放过?”虽然对于沐琛这个长子对自己的背叛有些怨气,但是沐琛到底是自己唯一的还活着的子嗣了。若是沐琛也死了,沐家就当真是断子绝孙了。

沐清漪笑道:“大哥现在跟着治王,他以后如何我不会去管,将来治王若是荣登九五,他自然能够跟着鸡犬升天,但是治王若是……老实说,我不太看好治王。”

“你…。”沐长明盯着她道:“你跟顾秀庭想要支持平王,这根本不可能!陛下就算所有的皇子都死绝了,也不会让平王继位的。”因为那代表华皇当初的决定都是错的,虽然大家现在都知道当年的事情平王是无辜的了,但是平王的无辜显然没有华皇的青史留名重要。

沐清漪道:“表哥对那个也感兴趣。父亲你也别操心这件事了,我之所以提这事是想要告诉父亲,就算大哥最后能活下来,你也别指望他给沐家传宗接代了。他已经打算改名换姓去外地历练几年了,毕竟,挂着沐家的姓氏对他将来在官场上可没什么好处。”

“你……”沐长明忍不住变色,对这世上的男子来说,除了功名利禄以外,最重要的大概就是传宗接代了。而沐清漪却生生的断了他的念想。

“你为什么这么狠毒,我是你父亲啊。就算你恨我你也是沐家的女儿……”浑身上下无法动弹的僵硬让他深感自己的无能为力,只能痛苦的望着沐清漪。

沐清漪挑眉浅笑道:“狠毒?”抬起手来,沐清漪将自己纤细白皙的双手放到他跟前微笑道:“父亲,我这双手…从未沾染过任何一个人的鲜血和性命。嗯…跟亲手杀死养育自己的母亲的人比起来,我应该还不算狠毒吧?”

沐长明脸色一白,他在痛苦和混乱中杀了自己的母亲。这是他永生永世也无法摆脱的罪孽,“不…我不是故意的……。”母亲太痛苦了,他不是想杀她,他只是想要帮她解脱而已。只是,他眼前却怎么也忘不了沐老夫人临死前那惊愕的眼神。似乎没有想到,自己最疼爱,教养的儿子,最后会成为杀死自己的人。

“父亲知道我为什么要救你我?因为…我觉得你实在是太可怜了。”沐清漪微笑道:“现在祖母死了,大哥走了,大姐二哥也死了,三妹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就算你活着又能怎么样?你想要的你永远都得不到了,你连武功都被人废了,现在你敢走出去么?只要你一出门,就会被人发现你是从天牢里潜逃的杀死自己亲生母亲的凶手。呵呵…等待着你的只会是身败名裂穷困撂倒一辈子。这样的你…或者应该比死了更有意思吧?”

沐清漪每说一句,沐长明就忍不住颤抖,因为沐清漪所描述的未来。他所有的亲人都死的死走的走,如今一无所有还背负着杀死亲生母亲的罪名,煞那间,连沐长明自己都觉得自己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

眼中的光芒渐渐地淡去,沐长明低着头无力的瘫倒在椅子里,低声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救我出来?就让我死在天牢吧……”

沐清漪站起身来,对着沐长明莞尔一笑,恍然道:“我差点忘了,其实我想要见你从头到尾只想对你说一件事情的。其实…我实在是不该叫你父亲,我想我应该称呼你为…姨父才对。”

“什么…什么意思?”沐长明怔怔道,看着沐清漪脸上有些飘渺的笑容,突然觉得心里有些发凉。

“真是让人失望,本该是最亲密的父女啊。”沐清漪摇头道:“难道从头到尾,父亲就没有怀疑过我…根本就不是沐清漪么?”

“你不是清漪?!”沐长明震惊,很快又恍然,“是了,清漪自小便生性善良温顺,怎么会相处这么多害人的诡计?你到底是什么人?!”

“姨父,你当真不记得我了么?”

“你……”

“我是…顾云歌……”

顾云歌?!沐长明惊恐的睁大了眼睛,“顾云歌不是已经、已经……”

“已经死了么?”沐清漪笑容可掬的接口。看着沐长明震惊的模样,沐清漪开口轻轻哼起了歌谣,“怨兮恨兮,永世难忘。

君既无道,国何不亡……”

沐长明的脸色越发的惨白起来了。当初顾云歌死在了萃红阁,那里是青楼,人自然是不少。她临死前唱的曲子可称得上是大逆不道,明面上人们自然不敢流传,但是私底下沐长明知道的还是不少的。

“你真的是顾云歌?!那清漪去哪儿了?”

沐清漪浅浅微笑道:“姨父,你还不明白么?我是顾云歌,也是沐清漪。至于您说的那个曾经敬爱你的漪儿啊…姨父可记得当初你的那一掌?漪儿当时就不在了啊。姨父,你不仅杀了生你养你的母亲,还杀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不…顾云歌,你……”

“不错,我、顾云歌…早已经回来了。虽然是以表妹的身份。”沐清漪平静的道。

最后看了一眼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里的沐长明,沐清漪丝毫不在留恋转身走了出去。门外的大树下,顾秀庭依然悠然的转着酒杯对月浅酌。倒是旁边的容瑾有些百无聊赖的靠着树发呆,看到沐清漪走出来,眼睛立刻便亮了起来,“清清……”

顾秀庭这个人太无聊了,容九公子深切的感受到。太聪明,想戏弄都戏弄不了。是清清的大哥,他不能仗着自己武功高欺负他。太淡定,怎么说都不会动怒。真是一点儿也不好玩儿!

“说完了?”顾秀庭放下酒杯,含笑道。

沐清漪浅笑道:“原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只是不将这件事告诉沐长明,就算沐长明死了她都觉得不甘心。为了漪儿。

顾秀庭淡笑道:“既然说完了,就放下吧。”宁王府和恭王府完了,平南王府很快也要完了,肃诚侯府的人差不多死光了。顾秀庭希望小妹能够放下从前的事情,安心的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沐清漪微笑着点点头,道:“是,大哥也一样。”慕容安也死了,死在大哥的手中,慕容煜…早晚也会死的,顾家和他们的所有的屈辱都会洗清,她和大哥都会放下这一切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顾秀庭点点头,温柔望着跟前小妹淡笑不语。

旁边,容九公子不耐烦的翻了个闭眼,插嘴问道:“那个家伙怎么处理?真的要送回刑部大牢?”他可一点儿也不想再去那个又脏又臭的地方了。更重要的是,这么久了沐长明失踪的事情应该早就被人发现了吧?

沐清漪蹙眉沉吟了片刻道:“将他扔出城外,派个人跟着他。”她不想再理会沐长明的事,而她也能猜到沐长明的结局。如果他还能活下去的话,那只能说他坚强或者是冷酷的连她也要甘拜下风了。

虽然有些好奇,容瑾却没有多问什么,直接挥手叫无情去办了。

天色微亮的时候,无情回来禀告说沐长明在秦国夫人张氏的墓前自尽了。

听了无情的回报,沐清漪只是怔了怔,便挥挥手让他下去了。沐长明死了,而且死在了姨母的墓前,之后自然会有人处理后事。只是不知道,在姨母的墓前,他到底想了些什么,又是否对自己这么多年来的作为有丝毫的后悔和愧疚?

沐长明从天牢里失踪的事情并没有宣扬出去,因为最后为沐长明收尸的依然是宫中华皇派出来的侍卫。而沐家的人和案子似乎有志一同的被人遗忘了一般,谁也没有在提起过,谁也不知道沐家人的生死。就像是京城里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一个家族一般。

之后,平南王府的处置也出来了。平南郡王朱變自然是死罪,看在他的先祖的功劳上赐自尽,平南王府所有人全部发配边关。平南郡王这个爵位自然也不复存在。从此,安西郡王成为华国唯一的异姓王。

短短一个月间,京城三座王府,两位皇妃,两家权贵烟消云散。整个京城里都透出一种阴沉压抑的感觉,因此,接踵而来的九皇子淮阳公主的大婚就显得格外的备受期待了。就连华皇可能都希望借着这次大婚将这段时间的霉气洗一洗。因此婚礼比原本计划的更加隆重了三分。也让原本并不很受重视的九皇子也有了几分扬眉吐气之感。

七月初,依然是盛夏炎热的时候,这一日京城里却是喜气洋洋,热闹非凡。九皇子和西越公主的大婚,闲来无事的京城百姓们自然少不了围观一番。

沐清漪坐在轻安阁二楼的窗口含笑看着下面人潮喧闹的大街。公主的礼车还没有经过,底下就站满了想要围观的百姓。或许正是因为今天的婚礼,就连平日里生意极好的轻安阁也多了几分清冷,京城里的权贵名流们都去九皇子府道贺去了。

“这位公子…咱们是否见过?”沐清漪正望着楼下的人潮,一个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沐清漪一怔,秀眉微挑回头看着来人。

不远处的冯止水也看到了这边的情形,正想要上前为沐清漪解围,却见沐清漪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他不必过来。冯止水顿了一下,只得作势转身往另一边角落里走去。

“是聂统领?”沐清漪并不回避,含笑点头道。

聂云有些疑惑的看着笑容春山的白衣少年微微皱眉,他总觉得眼前这个白衣少年有些熟悉之感。但是以他的记性,就算称不上过目不忘,这样出色的一个少年若是见过绝对不会忘记才对。记忆中,却又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个人。

沐清漪从容笑道:“聂统领是华国第一高手,小弟早就久慕大名。确实远远地见过几面,不想今日竟然能与聂统领交谈,真是荣幸之至。”

“是么?”聂云皱眉,想了想道:“公子尊姓大名?”

“免贵姓张,单名一个清字。”沐清漪答道。

“张清?”陌生的名字,却又有些诡异的熟悉的少年。聂云想起了已经失踪了不些时日的明泽公主,沐清漪。这些日子他同样也在暗中寻找那个美丽聪慧的少女,却,没有丝毫的踪迹可循。或许正是因为这少年与她有几分神似,才给他这样的熟悉感吧。

“张公子是京城人?”聂云问道。

沐清漪好脾气的笑道:“不,在下瀛洲人。几个月前才初到京城的。说起来,今天不是九皇子与淮阳公主的大喜之日么?聂统领怎么会在这里?”

聂云淡然道:“人太多了,在下喜静。”聂云从前是华皇跟前最得宠的心腹,自然是不宜出席皇子大婚这样的场面。而现在,聂云似乎渐渐地被华皇冷落了,出席这样的场面就更加显得有些尴尬了。所以聂云没有去倒也不奇怪,只是沐清漪却没料到会在这里遇到他。

这些日子,沐清漪虽然深居简出,但是该知道的事情还是知道的不少的。不如说华皇对聂云依然冷淡疏远。甚至还调了一个武功同样相当不错的侍卫来做副统领,在一般人眼里,这简直就是在准备要将聂云换下来的节奏。不过话说起来,华国第一高手做一个宫中的侍卫统领也确实是有些大材小用。此时看聂云似乎并不是十分失落的样子,沐清漪心中也少几分愧疚。

“既然有缘,聂统领不如坐下一起坐下喝杯茶?”沐清漪含笑相邀。

聂云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点头道:“如此打扰张公子了。”

很快,长长地送亲队伍便从楼下经过往九皇子府的方向而去,沐清漪坐在窗边正好可以看到楼下的情形。

华贵隆重的送亲队伍长长地从看不到的尾的大街另一边慢慢移动过来。走在最前面的便是西越的两位皇子,容琰和容瑾。两人都骑着骏马,一左一右的走在淮阳公主的轿子的前方。不过容琰应景的穿着一件绛紫色的西越亲王袍服,而容瑾却没有那么配合了。依然是一身低调而雍容的黑衣,只是他俊美无俦的容貌转移了人们对他不合适的衣着的注意。

如今当世三国,华国和西越尚黄色,而北汉尚红色,但是黑色却是完全不符合人们对喜事的定义的。但是容九公子显然没有理会这些的想法,依然是嚣张无比的穿着一身黑衣招摇过市。

等到送亲的队伍从窗前走过,大街上看热闹的人们也就跟着跟了过去,外面原本喧闹无比的街道很快安静了下来。

“张公子怎么不去凑个热闹?”聂云望着沐清漪道。

沐清漪挑眉,笑眯眯的道:“这个么…因为在下跟聂统领一样,也不喜欢热闹啊。”

事实当然不是沐清漪所说的一般,轻安阁距离九皇子府并不远,若是真有什么热闹她完全赶得及过去看啊。但是如果一开始就在那里,她可是手无缚鸡之力,说不定就遭到什么池鱼之殃了呢。

对于沐清漪的话,聂云也不置可否。看着似乎有些心思的聂云,沐清漪心中有些无奈的叹气。聂云的人品绝对不错,武功也是天下间难得一见的。这样的人选若是能够为自己所用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助力。只可惜…她现在还没有能力从华皇手中挖这样的一个重要人物为自己效命。当真是有些可惜了。

“在下看聂统领眉宇间似乎有些心事?其实无论什么是还是放开一些的好。”沐清漪漫不经心的劝道。

聂云有些惊讶的抬头看她,沐清漪有些歉然的笑道:“在下一时多嘴,若有得罪还请聂统领见谅。”

聂云摇了摇头,笑道:“多谢张公子提点。只是有些事情…过了就永远也无法挽回了。”

沐清漪淡淡道:“但是这世上有许多事情并非人力可改变,聂统领也不必过于苛责自己。须知,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郁结于心也无济于事,何不做一些自己能做的事情?”

聂云轻轻叹息一声,并不说话。若说从前他还有可以弥补在明泽公主身上的想法,现在连明泽公主也不知所踪了,还能如何?

沐清漪也知道这种事情除非自己想通否则别人怎么说也无济于事,否则聂云也不会郁结于心好几年了。这也正说明了聂云此人虽然久处皇宫那样吃人的地方,却是难得的心性正直。虽然她也怨恨过聂云,但是其实无论从哪方便来见聂云当初的所为所谓都不能算错,而且就算当初聂云出手相助,只怕姨母也未必会跟他走。毕竟,当时肃诚侯府中还有一个表妹在。

------题外话------

其实偶不太想写一个人单纯的坏或者单纯的好,只是有些人确实是比较坏有些人比较好而已。有的人大节不亏,却小节不拘。有些人可能对国家对外人有罪但是也未必不是一个好丈夫好儿子好父亲。嗯嗯…沐长明这人真心不是啥特别心狠手辣滴人,但是他特别自私,眷恋权位。所以他最后自杀了,他坏,但是杀母杀女的罪责他负担不起,如果是慕容煜,说不定就没啥心理负担了。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01.肃诚侯府的归途 下一章:103.血溅婚宴
热门: 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 医品宗师 怪屋女孩 少年王(不良之无法无天) 从西藏来的男人 和死神躲猫猫/皮系玩家躲猫猫 定制情敌 我终于栽在自己手里! 末世贸易男神 生化危机4地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