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肃诚侯府的归途

上一章:盛世谋臣 100.刑场问斩 下一章:盛世谋臣 102.沐长明之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容九公子听到这个消息的并没有如沐清漪所以为的那么不乐意。反倒是兴致勃勃的提议要不要连沐家剩下的那些也顺便一起提溜出来给清清出气,大不了出完气在塞回去就是了。

沐清漪顿时觉得自己确实是还不够了解容九公子,却不知道容九公子此时心里正乐着呢。顾秀庭居然仗着自己是清清的大哥的关系,暗示他里清清远一点,有什么事情他做大哥的会替清清做的。现在还不是需要他出力了么?本宫就说么,没有武功盖世的本公子,顾秀庭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能做什么事?他能保护清清么?嗤!

顾秀庭神色平静的坐在树荫下看着一脸得意的某人,道:“这么说…九公子是同意了?”

容瑾大度的一挥手,深情款款的望着沐清漪道:“清清想要做什么,本公子就算是拼了命也会替你完成的。”

秀庭公子丝毫也不动容,“去个刑部大牢,要不了你的命。我会让表哥暗中打点妥当的的。”

深情表白被人破坏,容九公子只得暗暗磨牙郁郁的拂袖而去了。也幸亏顾秀庭是沐清漪的亲哥哥,要是换个别的什么人,早被九公子无所不用其极的给弄死了。

看着某人气嘟嘟的离去的背影,沐清漪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顾秀庭望着她,柔声问道:“歌儿,你决定了?”

沐清漪一愣,垂眸淡淡道:“我欠了他不少的人情,答应帮他也是应该的。只不过…我不知道他是哪儿来的信心觉得我可以帮他。”这是实话,沐清漪从不会否则自己聪明,但是那也只是基于常人的程度来说。如果说容瑾需要一个合格的谋士的话,就算是找大哥也比找她来的靠谱,至少大哥是一个真正的男子,可以毫无顾忌的出入朝堂不是么?

“歌儿不必妄自菲薄。”顾秀庭抬手轻轻拂开清漪散乱耳边的发丝,轻声道:“容瑾这人,我到现在也看不透他。不过…他的眼光倒是不错。”自家小妹的本事,顾秀庭这个做哥哥的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从小到大,自从流云夭折了之后,云歌所受到的教育丝毫不逊色与顾家的男儿。这固然有祖父和父亲将失去小弟的伤痛寄托在小妹身上的原因,也更是因为小妹自身的聪慧。否则没有哪个家长会有心将一个女儿当做儿子教养。

如果没有顾家湮灭的经历,也许终其一生小妹都只会是一个极其聪明的大家闺秀。顾家的大小姐,王妃,甚至是皇后……但是经过了这几年的磨砺,当年被顾家娇养的顾大小姐早已经识尽了世间人情冷乱勾心斗角。天生的聪慧和顾家的教养让她比任何人都更能够将她所遭受的一切与她所学的知识融会贯通。

所以在重生不过两个月时间里,她能够从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从容的谋划布置出针对敌人的所有的计谋和策略。这样的云歌,也确实不适合在如寻常闺中女子一眼的过日子了。

现在的云歌,或许远比他这个做兄长的更能适应那些权谋争斗。容瑾的眼光确实是不差。但是,顾秀庭也绝不会因为容瑾眼光好就将自家小妹交付给他。如果容瑾只是想要一个谋士的话,那么顾秀庭是绝对不会让他如愿的。不是顾秀庭看轻自己的妹妹,而是身为女子对于云歌来说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限制,即使她的能力比着世上大多数的男子更强。

顾秀庭之所以会勉强接受容瑾,也不过是因为看出了自家小妹的妥协和容瑾对云歌的在乎罢了。只是眼前这两个人对感情的态度简直是迟钝的令人发指,秀庭公子也忍不住开始担忧起来。不得不开始考虑多多磨练一番容九公子,免得将来他欺负自家小妹。

“大哥……”沐清漪有些惊讶,她一直以为大哥对容瑾很没有好感才对。

顾秀庭含笑看着她,柔声道:“歌儿已经是个大姑娘了。总有一天…是要离开大哥的。”

“大哥…”沐清漪有些难过的望着自家大哥,自家在同意陪容瑾去西越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必然是要和大哥分开的。大哥本身对权势名利并没有兴趣,而经过了顾家的事情之后对这些就更是敬而远之了。虽然没有问容瑾,但是沐清漪知道,西越的事情只怕比华国更加棘手,她也不希望大哥再涉入其中。

“傻孩子。”顾秀庭柔声笑道:“你表哥的身体不能再拖了,这次华国的事情过后,我要去为你表哥寻访名医。原本是想要你跟着大哥一起走了,现在看来…歌儿长大了,你自己决定了的事情,尽管去做便是了。”看着沐清漪不舍的眼眸,顾秀庭笑道:“大哥回去看你的。现在大哥若是说不准你去西越,你也不肯答应的,是吧?”

沐清漪低头,就如同小时候做错了事情一般,只要在大哥面前低下头什么都不用说,大哥总是会原谅自己的。

果然,顾秀庭莞尔一笑,道:“大哥也不能一辈子将你拘在身边。只是万事要小心,有什么需要大哥帮忙的随时派人捎个信来,大哥也会去西越看你的。”

“表哥的事情…。”沐清漪有些歉疚的道。大哥和表哥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如今表哥虽然说不上命在旦夕,但是却也确实是危险,她却帮不上什么忙还将要远行让大哥挂心,实在是有些过分。

“表哥的事情交给大哥就是了。倒是你…去了西陵之后,大哥也帮不上你什么忙了……”

沐清漪连连摇头,沉声道:“是我答应了容瑾,与大哥无关。我也不希望大哥牵涉其中。”

顾秀庭含笑点头道:“大哥明白你的意思。不过…大哥也该为我的歌儿准备一些什么才是。”沐清漪有些茫然,“准备什么?我不缺什么了啊。”

顾秀庭笑容和煦,淡淡道:“容瑾虽然是西越皇子,但是我的小妹也不差。大哥重要为歌儿你准备一些嫁妆才行。”

“什么?!”沐清漪一怔,回过神来连忙反驳道:“大哥,你误会了。我跟容瑾不是…不是你想的那种……”

顾秀庭抬手阻止她,微笑道:“大哥什么都没想,嫁妆也不一定是给容瑾的不是么?但是…重要提前准备才行啊。不然将来若是准备的不足,岂不是让人小看了我的小妹。”

沐清漪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看着大哥带着和煦如风一般的笑容开始若有所思的沉吟起来。显然是在盘算要准备什么嫁妆之类的问题。沐清漪呆了半晌,干脆甩手不管了。

刑部大牢里,沐长明面无表情的坐在牢房的一角默然无语。另一边是沐老夫人和孙氏,以及几个姨娘和还不懂事的沐珂。至于沐琛母子,早已经在进来的第一天就被治王属下的人接出去了。知道这一刻,沐长明才知道这个自己从来都没有在意过的儿子早已经在不知道什么时候,默默的选择了自己的路并且与自己渐行渐远了。

虽然是以保护明泽公主不利,还意图为慕容煜掩盖罪行的罪名被关进来的,但是沐长明心里清楚得很,这并不是华皇想要杀他的真正原因。无论有没有沐清漪这是,只要北汉的使者带着要和亲的云容走了,华皇就会对自己下手了。

“侯爷…我们怎么办?”孙氏坐在沐老夫人身边,惊惧的望着沐长明道。孙氏虽然并不聪明,却还是明白肃诚侯府现在的现状。恭王府完了,平南王府也完了,她的儿女两个死了一个和亲北汉,没有人能够来救她们了。

孙氏一开口,其他的姨娘也跟着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忙边原本已经被哄得睡着了的沐珂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眼前这一幕咧了咧嘴也跟着放声大哭起来。

满屋子的哭泣声吵得沐长明的脑门隐隐作痛,忍不住沉声怒吼道:“闭嘴!哭什么哭?!”

房间里的哭声一顿,很快又哭的更加大声起来。坐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沐老夫人也望着沐长明,花白的眉头紧皱,沉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清漪那丫头真的被恭王给杀了?”沐老夫人的德安院距离沐清漪的兰芷院距离不近,晚上自然也没有人敢拿这种事情去打扰她,于是从始至终沐老夫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沐长明同样有些困顿的摇了摇头,沐清漪是当着他的面被慕容煜带走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沐清漪没有那么容易死。刚刚想明白了沐清漪的计谋,但是这样一个心思缜密,智计百出的人突然就这么被人给杀了,总是会让人产生一种不真实的错觉。

“就算如此…咱们沐家纵然有失职之罪,也不至于抄家投入大牢啊。”沐老夫人皱眉道。若是沐清漪真实皇帝的公主也就罢了,但是沐清漪是肃诚侯府的女儿啊。这世上哪儿有自家的女儿被人害了,还要将自己家里的人知罪的道理?

沐长明心中发苦,没办法告诉沐老夫人这一次他们肃诚侯府是彻底的完了,远远不止是抄家坐牢而已。

外面的铁门轻响了一下,然后传来一阵整齐而急促的脚步声。现在已经是晚上,突然有这么多人出现在这里,而且明显是朝着他们这间牢房来的,沐长明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大门被打开。一个捧着明黄的圣旨穿着太监服饰的人当先一步走了进来。跟在他身后的同样是几名身体强壮的太监,陪同的还有主管天牢的官员。不过那人却并没有进来,只是将这些人送到门口,有些怜悯的看了看沐长明一干人等,便退了出去还体贴的关上了门。

“你们是什么人?”沐长明沉声问道。

那太监冷笑一声,扬了扬手中的甚至笑道:“侯爷是在说笑吧?侯爷堂堂肃诚侯会不知道咱家是来做什么的?”

“陛下…有旨?”

“不错,正是陛下有旨。”那太监手中的甚至一展,高深道:“肃诚侯府众人接旨!”

肃诚侯府众人面面相觑,知道看到沐长明起身跪倒,才纷纷跟着跪了下来。

“肃诚侯沐长明,勾结罪人煜,谋害明泽公主。其罪当斩,朕念其曾有功于朕,特赐其自尽。钦此。”太监尖声念道,尖锐的声音在本就不大的牢房里回荡着。

“自尽?”沐长明脸色一白,他不想死…他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做完,他不甘心。他付出了这么多,却什么都没有得到…他不甘心!

太监挑眉,冷冰冰的看着沐长明道:“肃诚侯,接旨吧。”

旁边,孙氏焦急的问道:“公公,陛下可说了…站我们要怎么办?”生死当面的时候,孙氏自然也顾不得沐长明的命了。何况即便是她从前更沐长明再怎么恩爱,这些日子也将感情磨光了。她的儿子死了,沐长明什么都没说,他的女儿死了他什么都没做。她唯一剩下的女儿被远嫁北汉,他还是什么都没做。甚至连她被人弄废了一条胳膊他也只是安慰了她几句而已。如今孙氏早已经知道,过往沐长明对她所谓的宠爱,不过是一场笑话罢了。

太监轻哼了一声,斜睨着他道:“这个么…陛下说了。既然你们这么多人连个明泽公主都保护不了,可见是你们侍候公主不周,就干脆为公主殉葬吧。若是到了底下,记着些君臣尊卑,好好侍候公主。”

“什么?!”孙氏忍不住尖叫起来,连沐老夫人都忍不住晃了晃身子栽倒在地上再也跪不住了。为公主殉葬?陛下这是铁了心要他们沐家满门的命啊。

“不!我不要…我不要死!”孙氏尖叫着。其他女眷也跟着哭泣起来,谁都不想死,谁都害怕死亡。但是除了哭泣她们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那太监不屑的冷笑,想死还是不想死是她们自己能决定的事么?不,她们只能决定自己想死,从来都没有不想死的权利。只要高高在上的君王想要她们死,她们的命从来都不是自己的。

“侯爷…侯爷…我不想死啊…救救我……”

沐珂虽然还小,但是什么是殉葬,什么事死却也还是知道的。也跟着哇哇大哭起来,“爹…我不要死,珂儿不要死…呜呜……”

在一片的鬼哭狼嚎中,沐长明脸色灰败,现在的他还能救得了谁?

那传旨的太监显然是奉了华皇的命而来的。挥挥手让人将沐长明送到中女眷对面的一个单独的牢房里。牢房里已经摆好了毒药匕首和白绫,显然华皇还是打算给沐长明选择的。

而对面的肃诚侯府的女眷们就没有那么好的命了。这些身强体壮的太监走进去。捏开嘴之间将一瓶毒药到了进去,即使是想要挣扎,这些娇滴滴的女子又怎么挣扎得过这些男子。不一会儿,包括沐珂在内的所有人都被灌了毒药。

传旨的太监满意的点了点头,回头对沐长明笑道:“侯爷,咱家这就回宫复命去了,就不在这儿陪你了。”他并不担心沐长明会违抗圣旨,关在这天牢之中,就算沐长明不肯遵命自尽,也自会有人帮他的。拖得越久,他只会越痛苦。

特别是看到所有的家人都在他面前痛苦的死去的时候。这也是华皇的真正用意,华皇自然明白沐长明必定舍不得立刻就死,所以才要在他面前毒死所有的肃诚侯府的人,他就是要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妾室儿子全部死在面前,沐长明磨蹭的越久他越高兴。

那太监带来的似乎并不是寻常赐死犯人管用的砒霜鹤顶红之类的剧毒,过了好一会儿毒才开始发作。而最先发作的便是年纪最大身体也最差的沐老夫人。看着头发花白的沐老夫人痛的在地上打滚,其他的女眷都忍不住吓得脸色惨白,躲在牢房的一角动也不敢动。

“明儿…救救娘,娘不想是啊…”沐老夫人痛苦的声音着,她出身大家,嫁入沐家之后也是一直平平顺顺的,后来儿子更是凭着救驾之功得到了肃诚侯的位置,她也顺势便成了一品夫人。便是在满是达官显贵的京城里也是人人羡慕的对象,哪里受过这样的苦楚。

只是她却不知道,她后半生享受的荣华富贵都是从来不被她喜欢的儿媳妇换来的。她安心理得的先用着张氏给予沐家的一切,却连最基本的作为一个祖母该尽的责任都没有尽到过。如果她那些年里对沐清漪有三分的慈爱,便是她如今再三得罪过现在的沐清漪,沐清漪也会看在表妹的份上给她一条活路的。

“母亲…娘…你怎么样了?”隔着两重铁栏,沐长明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沐老夫人的痛苦,无能为力。

“痛…”沐老夫人痛苦的声音着。

“啊……”旁边的沐珂也痛苦起来,接着是损失和其他的妻妾。华皇这些日子杀的人颇多,为了自己的名声到没有诛沐家九族的意思。所以沐水莲和沐羽菲很幸运的没有在这里面。因为当年沐长明成为肃诚侯之后,沐家大房和二房就分家了。沐水莲和沐羽菲只能算是寄住在沐家的而已。这让她们从前虽然对着沐云容处处赔小心,现在却救了他们的命。

沐长明看着对面倒了一地痛苦哀嚎的女眷们,也忍不住开始颤抖起来。特别是母亲的哀嚎声让沐长明恨不得立刻就抓住案上的匕首一刀捅死自己。

“不…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他这一生到底算什么?他赔上了妻子,赔上了女儿,将男人的尊严才在脚下,但是到最后依然一事无成,还要看着养育自己长大的母亲痛苦而死!老天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他?!

“张氏…张氏…安如、安如…为什么…为什么啊?!”沐长明忍不住抱着脑袋仰天长啸,痛苦的想要堵住自己的耳朵,但是房间里绵绵不断的哀鸣声依然丝毫不曾停歇的传来。

“明儿…明儿…”

“啊?!”沐长明怒吼一声,一把抓起桌上的匕首却并没有朝着自己的脖子割去,反而反手掷出,匕首又准又狠的钉到了沐老夫人的心口上。沐老夫人连惊叫都没有,便睁着眼睛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只是那有些浑浊的眼睛里写满了震惊和难以置信的光芒。

“不要!娘……”

牢房里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但是却谁也没有去理会,整个牢房里一片痛苦的哀鸣声,宛如人间地狱。

“真是热闹啊。”一个低声悦耳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在一片渐渐微弱下去的哀嚎声中竟然显得格外的清晰。沐长明一怔,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来,便看到牢房门口不知何时站着一名身穿墨色锦衣,绣着金色祥云的男子。男子脸上带着一副银色金纹的面具,面具下的眼睛里闪动着明亮的光芒,优美的唇边微微勾起,仿佛眼前是一副无比动人的画卷一般。

“你…你是什么人?你是来救我的?!”沐长明惊怔道,他是在想不出来这个人这个时间突然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救…救我…”孙氏艰难的爬到牢房的铁栏边上,伸出手想要抓住男子的衣摆。男子毫不在意的从孙氏的手上踩过,在沐老夫人的尸体跟前停了下来。偏着头欣赏了片刻方才回头对沐长明称赞道:“做的真是华丽啊,不愧是冷心无情的肃诚侯。”

“不……”沐长明脸色铁青,直到此时他才真正的回过神来,他…他居然杀了自己的亲生母亲!这样的事情…即使是畜生也不会为之,而他,在刚刚的痛苦和混乱中,杀了养育自己的亲生母亲!

“不!母亲……”沐长明痛苦的叫道:“不,我不是故意的,母亲……”

容九公子笑眯眯的靠着牢房的铁栏,看着眼前沐长明放声痛哭的模样,只觉得心里万分舒畅,连对牢房中的脏乱差的嫌弃也没有了。

看到别人痛苦。九公子表示他心情舒畅极了。

“喂喂,肃诚侯,哭够了没有,哭够了该走了。”等到牢房里只剩下沐长明的哭嚎声的时候,容九公子皱了皱眉开口提醒了。虽然有顾秀庭和慕容熙打点,但是这刑部大牢也不是让人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地方。他可不想在这里跟什么人来个相见欢。

沐长明愣了愣,似乎终于想起来牢房里还有一个人。犹豫了一下问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容瑾不屑的嗤笑一声,“少自作多情,本公子什么时候说了要救你?有人叫见你,跟我走吧。”

沐长明迟疑着,容瑾瞥了一眼牢房里桌上摆着的毒药和白绫,“难道你还会比现在更倒霉么?”留在这里只能是一个死,出去说不定还能有或者的机会,或者说还能多活一会儿。

看了看对面已经悄然无声的牢房,沐长明颤了颤终于还是站起身来。容瑾轻哼了一声,一抬手袖中修罗刀轻吟一声一道暗红的刀气换过,牢门上的铁锁链应声而断。

沐长明震惊的看了一眼眼前神秘的黑衣男子,他也算是武将,却连对方怎么出手的都没有看清楚过,可见这男子身手不凡。

“走吧。”容九公子有些不耐烦的道。没有好戏看,所有的毛病立刻就都回来了,这臭烘烘的牢房他一刻也不想多呆。

离开刑部大牢的过程出奇的顺利,容九公子悠闲的仿佛是在闲庭漫步一般。看的跟在他身后的沐长明都忍不住暗暗着急。但是直到离开牢房大门,他们甚至都没有遇到任何一个清醒着的守卫。直到出了大门,沐长明还有些回不过神来,他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竟然这么轻松的从牢房里出来了。

看着还在出神的沐长明,容瑾不耐烦的喷气,一抬手点了沐长明的穴道淡淡道:“无情,拎着,走人!”容九公子自然不会亲手去拎在牢房里待了不少时候的沐长明,所以身为侍卫的无情现在的存在就变得十分必要了。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扬长而去的自家公子,再看看被定在当场的沐长明,无情一把抓起沐长明跟了上去。

张府

清冷的月光下,沐清漪与顾秀庭相对而坐正在月下品茶。当然,沐清漪品得是茶,顾秀庭手中却是酒。

一道黑影从房顶月下,容九公子一脸不满的瞪着月下十分悠闲的两个人。

顾秀庭悠然的看着容瑾,挑眉笑道:“回来了?人呢?”

容瑾轻哼一声,一挥手沐清漪被人从上面忍了下来,砰地一声跌落到地上撞的头晕眼花,忍不住闷哼一声。

顾秀庭满意的点点头,笑道:“公子动作果然是干净利落。没有惊动什么人吧?”都打点好了,如果还会出什么差错,那就是容瑾的能力有问题了。

容九公子直接给了她一个大白眼,走到沐清漪身边坐下来直接拿起沐清漪的茶杯就往嘴边送,挑衅的瞪了顾秀庭一眼,顾秀庭眼神微眯,一抬手手中的折扇朝着容瑾手中的茶杯拍了过去。但是容九公子的武功怎么可能让他拍到,一挑眉茶杯换到了另一只手上。朝着顾秀庭扬了扬眉方才嚣张的仰头一饮而尽。

“记得大哥跟你说的,男人什么都不重要,最重要的便是品行二字。若是连长辈都不知道尊重,这种人……。”秀庭公子看着对面的小妹,笑盈盈的道。

沐清漪无奈,“大哥教训的是。”

长辈神马的最讨厌了,有机会一定毒死你!容九公子脸上的表情扭曲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一脸的笑容可掬。执起酒壶亲自为顾秀庭倒了一杯酒,“大哥,是本公子不对,来,本公子敬你一杯。”

“你是西越九皇子?!”沐长明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就看到正笑得一脸虚伪的容九公子。

容瑾不悦的扬眉,扬着下巴傲然道:“怎么?你有意见?”人在屋檐下,沐长明当然不敢有什么意见。他只是有些疑惑的看向带着面具的顾秀庭和坐在一边斟茶的沐清漪,总感觉这两个白衣男子都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两位是…就是九皇子说的想要见本侯的人?”

沐清漪放下茶壶,侧身看向沐长明浅笑道:“父亲,几日不见可还安好?”

沐长明一愣,定定的望着淡淡的月光下的白衣少年。那眉眼,那神态,不是失踪了好几日的沐清漪是谁?因为是晚上,沐清漪并没有刻意的装扮,看上去也比白日里更多了几分女子的娟秀和妩媚。

“你…你还没有死?!”沐长明惊叫道。

沐清漪浅浅一笑,“多谢父亲挂念,清漪一切尚可。”

一切尚可…这在沐长明听来绝对是一个无与伦比的讽刺。她一切尚可,肃诚侯府却满门死绝。即使知道这只是华皇找的一个借口而已,但是肃诚侯府也是因此而被抄没的不是么?

看着沐清漪娴静悠然的模样,沐长明只觉得浑身一阵一阵的发冷,“你…你既然没事,为什么不回来?”

“回来?”沐清漪微笑,“父亲让慕容煜将我带走的时候,怎么不问问我想不想走,走了还能不能回来?回来做什么…替父亲和肃诚侯府向陛下求情么,很抱歉父亲,清漪做不到呢。”

“为什么?!”沐长明狠狠地瞪着沐清漪,不甘的怒吼,“我是你父亲!就算你再恨我我也是你的亲生父亲!血缘关系是永远也无法断绝的!”

沐清漪偏着头,平静的道:“正是因为你是沐清漪的亲生父亲,所以你现在还没有死。”

“姨父,几年不见你可还好?”旁边,顾秀庭突然开口问道。

沐长明怔住,“你又是谁?”这世上,叫过他姨父的人并不多,而男子…只有一个。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猜测,沐长明死死的瞪着顾秀庭。

顾秀庭抬手,揭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俊美无俦的熟悉容颜。沐长明震惊的盯着月光下的白衣男子,“你…你是顾秀庭?!”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盛世谋臣 100.刑场问斩 下一章:盛世谋臣 102.沐长明之死
热门: 我在超能比赛谈恋爱 西游日记 天王 无理时代 诡案罪1 能面杀人事件 少年的你,如此美丽 恶魔法则 杀人之门 顶配前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