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谋臣 100.刑场问斩

上一章:99.恭王府的湮灭 下一章:101.肃诚侯府的归途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刑场边上一个隐蔽的角落里,容瑾和穿着一身白衣男装的沐清漪站在一起,兴致勃勃的打量着刑场上的鬼哭狼嚎。

沐清漪皱眉看着慕容熙从容淡定的从刑场上下来,微微蹙眉道:“慕容煜现在肯定在这附近,大哥这样刺激慕容煜……”

容瑾倒是不在意,笑眯眯的摸着下巴道:“要是不刺激他说不定慕容煜回头就跑了。今天让他看到这一幕,就算他真的想要跑也要解决掉了自己的仇人才会跑的。不然…他若是就这么跑了以后还到哪儿去找他?”

要知道,慕容煜可是比乌龟还能忍,肯定是信奉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要是真派出去躲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暗戳戳的给你来一下,还是很让人觉得厌烦的。而人海茫茫,如果一个人真的想要躲起来的话,想要找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沐清漪皱眉道:“但是大表哥亲自去,也太危险了。”

容瑾不以为意,“有什么危险的?慕容煜总不能现在冲出来给他一剑吧?”对于跟自己无关的人,容九公子一点儿也不觉得需要费心。虽然慕容熙是清清的表哥,但是…本公子平生最讨厌什么表哥表妹的了!

沐清漪瞥了一眼显然气不顺的容九公子,挑眉道:“九公子能找到慕容煜么?”

容九公子不屑,“本公子不需要找慕容煜,本公子只需要找到容琰就可以了。”现在整个京城里,除了容琰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还有谁肯自找麻烦帮慕容煜?

“容琰?”沐清漪皱眉,摇了摇头道:“算了,再等等也无妨。”

容瑾笑眯眯的道:“清清是在担心本公子么?”

沐清漪充耳不闻,只当没听见某人的废话。

监斩台上,监斩官再一次看了看时辰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时辰已到,看来六皇子早就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不会来了。轻咳了一声,监斩官挥手示意身边的小吏上前宣布侯斩的罪犯的姓名,核对人数身份。等到一切准备就去,抬手从跟前桌上取出一支令往前方的地上一扔,沉声道:“行刑!”

朱家上下上百口,就在这一声行刑之后,身后绑着的写着姓名的牌子被侩子手抽去,脑袋被押在刑台上。

死到临头,朱氏脑海里一片空白。不只是巧合还是怎么的,朱氏脑袋头押偏向刑台的时候,目光空洞的往远处望去,看到的就正好是慕容煜所在的那扇窗户。慕容煜虽然是与往日截然不同的打扮,甚至只露出了大半个头。但是朱氏还是一样就忍住了自己最寄予厚望的儿子。可惜她还来不及有什么反应,头顶上的闸刀已经轰然落下……

煜儿……

围观的百姓忍不住惊呼出声,一声令下,上百个前些日子还耀武扬威的权贵就人头落地,人们再一次见识了皇权的威严和不可侵犯。

“母妃?!”看着眼睁睁的看着刑场上闸刀落下,慕容煜只觉得眼前一片空白,脑海里生下来那随着血光掉落的头颅和朱氏临死前空洞恐惧的眼神。

这一刻,慕容煜终于明白了慕容熙和顾秀庭的报复。当真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四年前,慕容熙和顾秀庭虽然没有亲眼看到顾家众人人头落地,但是今天却实实在在的让他在最落魄的时候看到了自己的亲生母亲人头落地的一幕。

比起生母的惨死,对慕容煜冲击更大的其实是他的无能为力。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母妃在自己跟前被问斩,却什么都做不了。因为他现在只是一个人人喊打的皇室败类,因为他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一把抓过桌上的酒壶,也顾不得用杯子。慕容煜直接拎起酒壶朝着自己的嘴里倒酒。不过片刻功夫,原本还剩下大半壶的酒都进了他的肚子。

“拿酒来……”

旁边的容琰挑了挑眉,示意身边的侍卫出去拿酒。

低眉看着眼前一脸颓废的慕容煜,皱了皱眉没有说话。不一会儿,侍卫便端着一壶酒回来,轻轻地放到了慕容煜的跟前。慕容煜一把抓住就酒壶,却并没有像方才一样的往嘴里倒。怔怔的望着眼前的酒壶许久,慕容煜猛然抬起头来,“端王,帮我!”

许久没有休息好的眼神里充满了血丝,此时更是燃着熊熊的火焰,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多了几分阴沉暴戾之感。容琰看着他,淡淡道:“本王为什么要帮你?你应该知道,咱们之前商定的事情,因为你的意气用事,已经不可能实现了。”

“不!”慕容煜咬牙道:“我还有办法。”

容琰眼神微动,犹豫了一下道:“即使如此…只怕……”

慕容煜定定的盯着他,道:“只要你肯帮我,本王保证报仇会让你满意。”

容琰深深地王者了慕容煜打量了许久在,终于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希望…这一次恭王不会让本王失望。”

慕容煜点了点头,抬头望向窗外,慕容熙的轿子已经在人群中慢慢消失。慕容煜的目光却依然仿佛淬了毒一般的阴狠毒辣:慕容熙…慕容协、慕容昭,你们以为…这样就完了么?

京城二十里外的一处山坡上,沐清漪衣衫白衣站在山上望着下方的官道。她身后,无心恭敬的站在身后侍立。另一边的大树下,容九公子如蝙蝠一般的将自己倒挂在树上闭目养神。

“本公子就不明白了,那个哥舒翰有什么重要的非要你亲自在这里送他们。”树上,随着微风慢慢荡漾着的容瑾有些不满的小声嘟哝道。

沐清漪淡淡的纠正道:“我是来送永嘉郡主的,之前答应了要给她送别的,只可惜现在……”她现在竟然已经对外失踪了,就不适合再公开出现在京城里了。若是这个时候以张清的身份跟永嘉郡主见面也不是什么好事。只得在这里送她一程了,“而且,烈王对我也算不错,送送他也没什么不对。”

容九公子轻哼一声,“本公子对清清更不错啊。”

沐清漪只当没听见他的抱怨。容瑾继续道:“而且要送就出去送啊,你送了她没看见不等于白送么?”容九公子的眼里可没有什么问心无愧之类的想法。做了一件事就要得到该有的回报,不然的话还不如多睡会儿懒觉呢。

沐清漪转过身去不再理他,容九公子总算也知趣了一回,不再废话。

不一会儿,北汉使臣的队伍便从京城的方向徐徐的行了过来。队伍当先的两个人便是骑在马背上的哥舒翰和永嘉郡主。永嘉郡主一身明艳如火的北戎衣衫,远远地看去便像是一团艳丽的火焰让人不忍侧目。

“十一哥,咱们为什么要这么快走嘛。”永嘉郡主骑着马走在哥舒翰的身边,一边小声抱怨着。身后的马车里坐着的是这次和亲的和荣郡主和和琳郡主,永嘉郡主却是不耐烦跟她们坐在车里说一些有的没有的废话,一离开京城就直接上马了。

哥舒翰淡然笑道:“你不是早就想回去了么?不想王叔王婶了?”

永嘉郡主皱了皱眉道:“我当然想父王和母妃了,但是…但是清漪失踪了啊,我们总该等找到清漪之后再走嘛。”

哥舒翰有些诧异的看着永嘉郡主道:“你跟那个丫头倒是关系好。”虽然一直都知道沐清漪和永嘉挺投缘的,却没想到永嘉竟然会因为担心沐清漪的安危而不愿回国。

“我喜欢清漪啊。”永嘉郡主皱了皱鼻子笑眯眯的看着哥舒翰道:“我知道,十一哥哥也很喜欢清漪对不对?”

哥舒翰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很喜欢谈不上,只是比起一般的女人那个小丫头显得不那么讨厌而已。如果一定要去王妃的话,应该要找一个向她一样的姑娘才行,只可惜那个小丫头不愿意跟他一起去北汉。在北汉…要找一个那样的姑娘…有些困难吧…

侧首看到十一哥难得的有些出神的模样,永嘉郡主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十一哥明明就喜欢清漪,为什么要那么迟钝了。这一次回了北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再见到清漪了。虽然都说清漪被慕容煜给杀了,但是永嘉郡主却坚持觉得清漪没有那么容易死,而且也没有人找到她的尸体不是么?只希望,别等到十一哥明白过来的时候,人家已经名花有主了啊。

永嘉郡主深深地觉得有个对感情迟钝的哥哥实在是太为难人了,皇帝哥哥交代的任务看来她是无能为力了。

哥舒翰是世间难得的高手,被人盯着自然很容易就能够感觉到。猛的朝刚刚走过的路边的山坡上望去,果然看到一个有些纤细的白衣少年正站在山坡上看着他们。白衣少年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侍卫模样的男子,哥舒翰一眯眼,立刻想起来这少年是前些日子有过几面之缘的那个叫张清的少年。

想起来,张清与永嘉虽然相交不多但是永嘉对他似乎赞不绝口。来华国这么久,除了那个让永嘉骂个不停恨不得大卸八块的西越九皇子以外,能得永嘉另眼相待的似乎就只有沐清漪和张清二人。只是张清若是来送别的,为何不光明正大的出现反而要等在这个地方?

脑海里闪过一丝模糊的念头,在哥舒翰还没有来得及抓住的时候便一闪而逝。哥舒翰摇了摇头,横竖他们已经要离开华国了,多想无益。

“十一哥,你在看什么?”弯曲的大路一转,白衣少年的身影也消失在了眼前,哥舒翰摇摇头道:“没什么,刚刚好像看到一个熟人。”

永嘉郡主心情不太好,兴致也不太高,并没有追问哥舒翰看到了谁。来华国一趟,她只交了两个朋友,可惜清弟弟神龙见首不见尾,大多数时候都找不见人。清漪又失踪了下落不明,即使马上就要回到北汉自己牵挂许久的家了,永嘉郡主依然有些不舍。

至于曾经,某个时候小小的动了一下的心,早被她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容瑾那种人坏嘴毒全身上下都是坏心眼儿的混蛋,这辈子绝对是找不到女子愿意嫁给他的。她堂堂永嘉郡主,才不会不长眼看上那种混蛋东西。之前不过是…美色迷人…美色迷人…

看着永嘉郡主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又喜又怒的古怪模样,哥舒翰无奈的摇了摇头。横竖他也不明白姑娘家的想法,更加不明白他这个奇怪的堂妹的想法。

哥舒翰走的又快又急,虽然京城的皇子权贵们都觉得有些奇怪,却也没有太过在意,毕竟哥舒翰身为北汉烈王,位高权重。本就不可能如其他使臣一样悠闲的长时间留在华国。而现在,所有人更在意也不是哥舒翰的这个北汉王爷的去留,而是更多对他们来说更重要的东西。比如说…慕容煜的下落,即将到来的淮阳公主和九皇子的大婚,更比如说…肃诚侯府的处置,以及恭王府湮灭之后利益的分割。

之前慕容煜还在,慕容协和慕容昭之间虽然没有明确的表示过合作,但是行动上却都在不由自主的配合着对方。这当然少不了沐清漪和顾秀庭暗地里对他们的影响力。但是现在,最大的敌人慕容煜不再了,慕容协和慕容昭和平共处的理由也就消失了,谁也无法阻止他们将对方当做自己的敌人。而也没有任何人会觉得这样的转变有什么奇怪。身为有野心有能力的皇子,不斗难道等皇位自己掉到身上来么?

“张公子,如今慕容煜已经彻底完了。接下来不知道公子有何指教?”归林居二楼专门留出来的房间里,慕容协望着坐在对面悠然喝茶的白衣少年,问道。

沐清漪抬眼看了一眼慕容协,清楚的看到他眼中隐藏的兴奋和跃跃欲试。摇摇头,毫不留情的泼凉水,“过犹不及,王爷。刚刚弄垮了恭王,王爷若是还想要对别的皇子出手,只怕不是陛下愿意看到的。”

慕容协一怔,叹了口气道:“公子所言,本王如何不知?但是…就算本王不出手,八弟又岂会放过本王?”这些日子,宫中容妃似乎颇为得宠,陛下已经打算册封容妃为贵妃。如此一来,所有的皇子中除了平王慕容熙以外,就是慕容昭的身份最高了。这些日子,慕容昭也显得有些戳戳逼人起来了。

慕容协知道,他这个八弟也已经长大了,开始知道权利的好处了。而慕容熙身后还站在一个护国大将军府,和一个高高在上的容妃。这样的优势绝不是慕容协能够比得上的。也难怪慕容协有些撑不住起了。

沐清漪漫不经心的轻叩着桌边思索着,半晌才淡淡笑道:“既然如此,王爷语气专注与争斗,不如先帮陛下解决一个难题。毕竟,比起只知道跟自己兄弟争权的皇子,或许陛下会更喜欢一个会办事却没有野心的皇子。”

“难题?”慕容协一怔,朱氏伏诛,六弟虽然失踪了却也掀不起什么风浪,父皇现在还能有什么难题?

沐清漪淡淡提醒道:“顾氏。慕容煜嫁祸诬陷顾氏的案子已经真相大白,但是,对于顾氏要怎么处理?陛下若是寻常情况陛下可加恩顾氏后人,但是现在顾家已经没有人了。总不至于加恩与平王殿下吧?平王殿下现在已经是亲王之尊,再进一步可就只能恢复太子之位;呃。且不说平王殿下的身体,只怕陛下自己也不怎么愿意吧?那就只能追封顾家的人,另外,陛下下罪己诏了。”

“罪己诏?”慕容协悚然,下罪己诏是帝王向天下人昭示自己的错误的诏书。这固然可能以天下人留下一个帝王知错能改的印象,但是同样也更加让天下人记住帝王所犯的错误。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历代皇帝是谁也不会愿意下罪己诏的。但是如今京城这情况,皇妃毒害皇后皇子,一个皇子潜逃始终,一个皇子死的不明不白,再加上顾家的事情,皇家的声誉当真是比一块抹布还难看了。另外,各地为顾家请命的折子依然如潮水般的涌入京城,若是皇帝没有一点表示,只怕当真是不好收拾。

犹豫了一下,慕容协道:“罪己诏…是不是太严重了?”

沐清漪挑眉淡淡笑道:“治王不相信命,最迟两三天内,陛下肯定会提出要发罪己诏。”

慕容协皱眉,显然是不相信沐清漪的话。自己的父皇慕容协还是有些了解的。华皇最爱的便是自己身为君王的面子,怎么可能自己打自己的脸去下罪己诏?下了罪己诏不就是承认当初顾家的事情都是他的错?如今顾家的事情民间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这样一来,只怕就要被那些文人编排的更加不堪了。

“公子真是自己的猜测?这未免有些…父皇绝对不会…。”慕容协犹豫道。

沐清漪笑道:“陛下自然是不会,他只是想要表明他打算下罪己诏的态度而已。”

“公子的意思是?”慕容协眼睛一亮。

沐清漪淡淡道:“如今朝中群情激奋,陛下一旦开口说要下罪己诏,附和者必然人数众多。到时候…陛下必定会下不了台。”

慕容协已经想明白了,接口道:“如果那个时候本王力劝父皇收回旨意,甚至代替父皇去为顾家祭奠的话……”

沐清漪垂眸,淡淡道:“王爷英明。”

慕容协皱眉道:“但是如此一来,本王的名声……”顾家这事,还有如今皇室中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说是皇帝失德也不为过。皇帝愿意下罪己诏文武百官特别是那些御史肯定是高兴的,而阻挠这件事的自己可就很有可能得罪御史台那些酸儒和那些读书人了。

沐清漪挑眉道:“圣宠和名声,犹如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王爷,恕在下直言,名声这种事情…同样是过犹不及。当年,平王殿下的名声不好么?”

慕容协心中一凛,认真的打量了沐清漪许久方才起身,对着沐清漪恭恭敬敬的一揖道:“听公子一席话,本王方才茅塞顿开。多谢公子指点。”

沐清漪的话确实是点醒了慕容协。谁敢说当年的太子殿下名声不好?文武双全,为人谦和,勤政爱民,当年的慕容熙简直就是历朝历代皇太子的典范。几乎所有人都能够想象,这么一位太子殿下若是顺利登基,将来必定是华国的一代明君,甚至可能开创一代盛世。

但是那又如何?再好的名声,也不过皇帝的一句话便什么都没有了。身为帝王,名声自然是万分重要,但是身为皇子…父皇的信任和宠爱才是一切。

沐清漪起身让过,“治王言重了。”

慕容协有些惊叹的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年。还不到十五岁的年龄,容貌俊秀,风采绝伦。更重要的是,这样的才智心思更是天下少有。慕容协突然想到了一个词——国士无双。这样精彩绝伦的人物,若是能收归麾下……

这段时间太忙了,慕容协当下决定要尽快查清楚张清的底细。如果当真是身世清白无误,便是让他屈尊降贵想请,也必定要这个少年为自己效力。这样的人物,能为友是幸事,但若是为敌,必然是最大的灾难。

看着慕容协若有所思的模样,沐清漪挑了挑眉也不在意他在想些什么。很快…他们就不用再见了。而现在,她更好奇的还是慕容煜到底打算干什么。

果然,沐清漪所料不假。第二天早朝上华皇便半真半假的提出了要发罪己诏的事情。自然引得文官清流们一片称道,只是这些清流们丝毫没有看到殿上的皇帝扭曲的脸色。

虽然几个善于察言观色的近臣可能猜出了皇帝的意思。但是众意难违之下也只得装聋作哑,不是有一句话么——法不责众。皇帝总不能一生气把满朝文武都给砍了吧?他们没有跟着起哄就很够意思了。

甚至连最近风头最盛的慕容昭的一副举双手赞成的模样。这段时间办的几件事,让原本还被当成小孩子的慕容昭也得到了许多人的注意和赞赏。慕容昭更自然更加兴奋起来,为顾家平反的功劳必须往自己身上揽啊,全然不顾他父皇难看的脸色和外祖父频频使的眼色。

在这其中,慕容协的表现就显得十分异类了。慕容协坚持反对皇帝下罪己诏。并称所有的错都是众皇子不孝,不能体会父皇的慈爱。虽然皇室对顾家的事情有责任,错却不在父皇,父皇因为此时而下罪己诏虽然为皇子担了责任,却也有损父皇的英明。绝对是万万不可!这个皇子…指的自然就是已经失踪的慕容煜。

憋屈了半天的华皇眼睛一亮,顿时觉得从来没有如今天这般看这个一贯有些沉默却十分稳重的儿子如此顺眼过。连忙问道:“既然如此,治王你以为应该如何?”

慕容协恭敬地禀告道:“儿臣以为,应该追封顾相和顾氏满门,另外,由诸皇子代替父皇亲自顾相灵前祭奠,以彰父皇圣德。”

虽然要追封顾牧言这事让华皇觉得有点膈应,但是顾牧言到底也算是自己的老丈人。而且慕容协提出的办法确实已经是将影响减到最小,也能够最大程度上挽回皇室的声誉了。点了点头,华皇一挥袖道:“就这么办吧!此时交给治王处置,顾家的追封的事情,礼部议个章程上来。就这样,退朝!”说完,也不等众人反应,华皇挥挥手起身回后宫去了。

只留下慢点的官员们面面相觑,特别是被华皇临走时还冷抽抽的扫视了一眼的清流和慕容昭等人这才回过味儿来。原来陛下说下罪己诏什么的根本就是说说而已,这不是耍着他们玩儿么?

慕容昭恨恨的瞪了慕容协一眼,小人!谄媚!

对上自家八弟愤恨的眼神,慕容协淡定的点了点头,转身下场回府去了。

很快,对顾家的追封就出来了。丞相顾牧言追封为“忠义公”顾牧言两个儿子,夫人,儿媳妇,甚至连已经顾云歌和顾秀庭都有追封。横竖现在顾家一个人都没有了,封一堆的爵位连个俸禄都不用发何乐而不为?就连为顾家众人重修墓地的事情,也不需要花朝廷的前,当年顾家被抄了家,那些钱用来修墓地也绰绰有余了。

只有护国将军府的卫蠡和慕容昭看到对顾秀庭的追封嘴角抽了抽。人都还没死,追封个屁啊?

张府里,沐清漪漫不经心的将手中的告示往旁边的地上一抛,侧首看向坐在一边喝茶的顾秀庭道:“华皇真的相信大哥死了?”

顾秀庭挑眉,淡淡道:“或许呢。也或许是他觉得我死不死并不重要吧。”在华皇的眼中,顾家大公子不过是个有些才华的俊美公子罢了,在顾家已经毁了的现在,顾秀庭这个人死了还是活着当真是不太重要了。

沐清漪掩唇笑道:“长宁侯…呵呵,真是难得的大方,一次就撒出去一个国公三个侯爵。”华皇也只有对死人才如此大方,如果顾家还在的话,就算顾家所有人为了华国累个半死也别想有半个侯爵。更不用说一次就封了三个了。

顾秀庭不以为意,挑眉道:“华皇还拍了人在找你。这段时间你小心一点。”不仅派了人,而且派出去的还是聂云,还有邵晋派人配合着。显然华皇对明泽公主的安危非常的关注。

沐清漪笑眯眯的道:“我现在这个模样,大哥看得出来么?”

顾秀庭上下打量了一番,不得不承认自家小妹的装扮十分成功。眼前活脱脱就是一个俊秀绝伦的小少年,甚至连举手投足之间也没有半点闺中女子应有的羞涩和小心。若是第一次见面,顾秀庭也绝不会想到这个事自家的小妹的甚至是一个女子的。

点了点头,算是赞同沐清漪的话。

“这两天,华皇应该要准备处置沐长明了,你有什么想法?”顾秀庭问道。

沐清漪不解,“我为什么要有想法?”她又不是真的漪儿,难道还会对沐长明抱有什么同情怜悯或者是孺慕的想法不成?没有亲自对沐长明动手是因为她不喜欢自己亲自动手杀手的感觉,而且也没那个必要罢了。

顾秀庭沉默了一下,终于还是摇了摇头。清漪说的没错,对于他们来说,沐长明本来就是一个外人,就算是从前也不过是姨父罢了。虽然小妹现在用的是表妹的身体,但是…也不需要替表妹尽孝,最重要的是,沐长明根本不配让表妹尽孝。他欠着张家三条人命。

以后清漪应该也不会再以沐清漪的身份出现在京城了,既然如此,就是亲手杀了沐长明又如何?当然,顾秀庭还是不希望自家的小妹再有亲手染上鲜血的时候。

“是我多虑了。”

沐清漪亲昵的靠着大哥的肩膀道:“大哥不用担心我,我是有一点难过,不是可不是为了沐长明,而是为了漪儿。她……”顾秀庭也知道沐清漪是为何会重生在表妹身上的,也只得无声的叹了口气。

“不过,我还是要去见见沐长明。”沐清漪唇边勾起一抹极淡的笑意,轻声道。

顾秀庭揉揉她柔顺的发丝,皱眉道:“沐长明现在关在天牢里,你去见他太危险了。”之前还是明泽公主的时候自然可以光明正大的去。现在她是张清,要用什么理由去见沐长明。

沐清漪若有所思的咬了咬指尖,道:“华皇这一次肯定不会在满门抄斩了,名声他还是要一点的。沐长明很可能被暗中处死,可是…我可不想他这么容易就死了。”

顾秀庭宠爱的看着有些苦恼的小妹道:“既然如此,就把他带出来就是了。”至于沐长明不见了之后要怎么跟华皇交代,这自然不管他们的事了。

“为了这点小事劫天牢?”沐清漪睁大了眼睛。

秀庭公子挑眉一笑道:“不是有人说愿意为本公子的小妹出生入死,效犬马之劳么?本公子这是给他表现的机会。”

沐清漪顿时无语。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99.恭王府的湮灭 下一章:101.肃诚侯府的归途
热门: 乌夜啼 我的大小魔女 我承包了全逃生游戏的床 术士的幸福生活 夜蝉 绝世战祖 解密 地府连锁酒店 乡村小祸害 神雕侠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