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恭王府的湮灭

上一章:98.脱险,江畔月夜 下一章:盛世谋臣 100.刑场问斩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天色微亮的时候,被无心带着的顾秀庭和慕容熙终于找到了沐清漪和容瑾。只是一进破庙,眼前的一幕却让秀庭公子俊美的容颜顿时阴沉了起来。

已经渐渐熄灭的只剩下一些余温的火堆便,一声狼狈的白衣女子依偎在盖着黑色的锦衣的男子身边熟睡着。昨晚一夜确实是太过辛苦了,即使在睡梦中少女也依然秀眉微蹙不曾展开。

男子一只胳膊还搭在少女腰间,小心的将白衣少女护在怀中。一黑一白两个人,同样的衣衫狼狈,男子俊美绝伦,女子秀美出尘,很难…不让人想歪了。

即使了解自家小妹不可能会在这种地方做出什么失礼的事情,但是秀庭公子还是感觉到额头上的青筋正在欢快的蹦跳着。

他们一行人一进来,容瑾就睁开了眼睛。同时右手中修罗刀寒光乍现,在看清楚来人之后才又重新没入了袖间。

“清清,醒醒……”

沐清漪动了动,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对上容瑾含笑的眼眸不由得怔了一下,这才看到自己竟然睡在容瑾的怀中。连忙推开容瑾起身整理衣衫,容瑾笑眯眯的看着她也不提醒她还有外人在场。

“清漪。”直到秀庭公子终于忍无可忍,轻咳了一声,沉声道。

“大哥?!”沐清漪这才发现屋子里还站着三个人,“大哥,表哥,你们怎么来了?”

容瑾坐起身来,轻哼一声道:“开得真慢。”

慕容熙淡淡一笑道:“昨晚多谢九公子仗义相助,清漪才能够平安无事。”实在不能怪他们来的慢,无心可以找到容瑾从京城到城外,一路留下的线索。但是沐清漪和容瑾坠江之后却是来不及留下线索的,他们也是沿着江边一路寻找到这里的,一个多时辰能够找到已经算是很快了。至少他们在慕容煜的人找到这里之前找到了不是么?

容瑾不乐意的轻哼,他才不是什么仗义相助,仗义关他什么事儿要他相助?他只关心清清一个人!

早就知道西越九皇子的性格,慕容熙也不在意。虽然现在看来这位不学无术的九皇子似乎有些深藏不漏,但是只要对清漪和他们没有恶意就好,其他的又何必计较那么多呢?

被大哥看到自己如此狼狈的一面,沐清漪难得有些窘迫的微红了娇颜。

“大哥,你们没有碰到慕容煜的人吧?”

顾秀庭淡然道:“我们来的时候他已经带着人撤了,不过依然留下了人沿江寻找你们,我们才知道你们落水了的。那些人都被解决掉了,不用担心。”

沐清漪点点头,有大哥和表哥在这些事情自然不用她担忧。看着地上的容瑾皱了皱眉,沐清漪有些担忧的道:“九公子有些不太好,现在能送他回京城么?”

顾秀庭皱眉,倒是慕容熙面带微笑的看了看那沐清漪和容瑾,点头道:“无妨,大白天的六弟也没那个胆子明目张胆的派人做什么。九皇子随时可以回去。”

虽然觉得容瑾实在不是一个好的人选,但是如果清漪自己也喜欢的话慕容熙倒是不在意。如今他对许多事情都看的淡了,国家之间的差别也不算什么。何况,容瑾身为西越皇子都肯为清漪送死了,就算表弟再不满意应该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倒是父皇那里……

慕容熙皱了皱眉,父皇对清漪的重视几乎超过了有生以来对任何一个皇子皇女的重视。只怕不会那么容易同意清漪和西越九皇子的事。

不得不说,习惯了深思熟虑的华国二皇子平王殿下这次是真的想得太远了。

顾秀庭淡淡的瞥了容瑾一眼,脱下自己的外衣上前披在沐清漪的身上。虽然沐清漪身上的衣衫并没有露出什么地方,但是依然是衣衫不整,而且衣摆上还被撕掉了一块,走出去总是会让人觉得很不得体的。

虽然知道顾秀庭是清清的亲哥哥,但是容九公子还是对此感到十分的刺眼。轻咳了两声,哼唧了一下,可怜巴巴的望着眼前的人。

沐清漪皱了皱眉,有些担心的道:“哪儿不舒服么?”容瑾点点头,指了指自己的脑门道:“脑袋疼。”

站在门口的无心眼观鼻子鼻观心:九公子你敢再无耻一点么?谁不知道您老人家的老毛病?发起病来奄奄一息,只要挺过来了立刻就生龙活虎。还脑袋疼……

沐清漪无奈的轻叹了一口气,道:“你在休息一会儿吧。”

“清清你陪我。”

“嗯。”

秀庭公子俊秀的容颜难得的有些狰狞了,倒是旁边的慕容熙不太明白自家表弟的家有小妹初长成的心思。无奈的摇摇头,朝顾秀庭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出去聊。

看到顾秀庭终于被慕容熙拉了出去,容九公子在沐清漪看不到的地方冲着回头看向妹妹的顾秀庭挑了挑眉,惹得秀庭公子脸色又是一沉。

公子,这么得罪未来的大舅子真的好么?无心心语。

“清清……”

沐清漪斜睨着靠上来的某人,淡淡道:“你又想怎么样?”容瑾对大哥若有若无的挑衅沐清漪并非没有看见。不过现在的情况显然是容九公子更需要安抚一些。不过,如果某人太过得寸进尺的话,她也不介意让他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

察觉到沐清漪略有些危险的眼神,容瑾也明白自己的小计谋即使早就被清清看破了。只得赔笑道:“清清,你答应了要跟我回西越的,不许反悔哦。”

沐清漪一怔,盯着他道:“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

容九公子得意的道:“清清昨晚说了,本公子亲耳听到了。”

“容瑾。”沐清漪暗暗的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拍开某人凑过来的俊脸,轻柔的道:“你还是去死吧。”

有些沮丧的看着沐清漪起身,毫不留恋的走了出去。智商超过一般人太多,情商被拉低的容九公子眨了眨眼睛,“又生气了……。清清脾气真是太坏了,不过本公子会包容的。”

门口,无心嘴角抽动了一下:公子,小姐脾气已经是天下少有的好了,换一个普通姑娘现在早拍死你了。

门外,慕容熙和顾秀庭正在商量着后续的事情,看到沐清漪走出来两人才停了下来双双看向沐清漪。沐清漪浅浅一笑道:“让两位兄长担心了。”

慕容熙摇摇头道:“是我们考虑不周,没有想到六弟竟然会铤而走险的绑架你。”

顾秀庭皱眉道:“是我们的事情被慕容煜知道了?”

沐清漪点了点头道:“昨晚的事应该是慕容煜临时起意,他从别处得到了大哥的消息,然后猜出了我在这其中的动了手脚,所以才会去肃诚侯府找我。”

“卫、蠡。”顾秀庭淡淡道。如今整个京城里,除了慕容熙沐清漪和容瑾,只有卫蠡和慕容昭知道他的事情。

沐清漪点头道:“不错,不过…慕容煜应该是通过西越端王知道这个消息的。”

“端王?”

沐清漪点头,看着慕容熙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慕容煜大约和容琰在谋划什么事情。”

虽然沐清漪说得含蓄,但是慕容熙却能够明白她的意思。慕容煜现在的处境跟容琰勾搭在一起还能有什么意思?完全失宠与华皇的慕容煜在华国根本就没有任何能够被西越利用的价值,除非是——“叛国”!

有些迟疑的看了一眼身后的破庙。虽然容瑾一直帮着清漪,但是他的身份毕竟还是西越的皇子。慕容熙也不确定这件事容瑾到底知不知道。

“本公子跟容琰可不是一路人。”容瑾出现在门口,慵懒的望着慕容熙道。

慕容熙看向沐清漪,沐清漪轻轻点了点头。慕容熙这才放下心来,对于这个表妹的能力和才智慕容熙都颇有了解,自然也相信她看人的眼光。

顾秀庭抬头看了看天色,道:“城门应该已经开了,咱们该回去了。”说着,目光淡淡的从容瑾身上扫过,“九皇子也该回去了,免得西越的人担心。”

容瑾并不在意,笑容可掬的道:“多谢大哥关心,不用担心。”容九公子在西越皇城住着都能够化身云隐公子到处晃,何况是区区一个华国的西越使馆。淮阳现在在宫里,容琰现在肯定比他更忙,就算容瑾始终一两天也没人会知道。

“大哥,我不能回去。”沐清漪突然开口,轻声道。

顾秀庭蹙眉,“为何?”

慕容熙若有所思的看了沐清漪一眼,道:“秀庭,清漪说的没错。这一次…也可以算是清漪脱身的一个机会。”虽然父皇对清漪疼宠有加,但是宫廷那样的地方到底不是久留之处。现在所有的事情几乎已经快要到了尾声,清漪留在京城反而处处受到身份的掣肘,行事多有不便。而且,若是等到事情全部平息之后再设局脱身,未免会留下痕迹。现在借着慕容煜的手,倒是可以顺水推舟。

顾秀庭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也不愿意小妹在肃诚侯府和皇宫之间来回奔波,行事小心翼翼没有半刻的轻松。

低眉沉思了片刻,方才点头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就如此吧。”

沐清漪含笑点头道:“大哥和表哥可以将我被慕容煜绑架的事情透露给陛下。”

慕容熙点点头,可以想见到时候华皇必定勃然大怒。这些日子,慕容煜连番行事偏颇,就算华皇想要放过他也不可能了。

听到沐清漪和两人的对话,容瑾脸上的笑容更甚了,“大哥和平王放心回去吧。清清的安危交给本公子就行了。”

慕容熙有些好笑的看了看一副俨然不拿自己当外人的容瑾,再看看依然略带薄怒的顾秀庭,无奈的摇摇头拉着顾秀庭走了。

告状自然是要告的,但是要怎么告得不留隐患不着痕迹却是一个问题。慕容熙自然不会自己上书告诉华皇慕容煜绑架了沐清漪。所以,他派人将明泽公主始终的消息告诉了御前侍卫统领聂云。并且让肃诚侯府的盈儿和珠儿去应天府向邵晋求助。

于是,华皇便不可避免的知道了明泽公主始终的消息。当先倒霉的人便是沐长明。原本沐长明还想要压下这个消息,他有不少把柄在慕容煜的手里,如果沐清漪被慕容煜给杀了的话,他想个法子弄个病逝也就罢了。就连兰芷院的下人都被他看管起来了。沐长明怎么也没想到慕容煜居然会这么没用,不仅沐清漪下落不明,消息还泄露了。至于被他关在兰芷院的盈儿和珠儿是怎么跑到应天府去的,沐长明同样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

恼怒之下,本就看沐长明万分不顺眼的华皇这一次连北汉使臣的面子也不看了,毫不犹豫的就将肃诚侯府的一家老小给下狱了。当然,将要和亲的和荣郡主除外。

沐云容被接进了宫中由皇后亲自教导,横竖哥舒翰已经跟他请辞过了,马上就要启程了。华皇倒也不急着削了沐长明的爵位,至少和荣郡主启程离京之前沐长明还是肃诚侯。

不过,华皇也知道自己这事儿做得有些难看,为了表示和亲的诚意,华皇有另外选了一位礼部尚书家的千金,加封为和琳郡主一起和亲。虽然因为沐云容和亲的旨意已经公布天下不能换人,但是华皇还是委婉的跟哥舒翰暗示完全可以当和琳郡主才是和亲的正式人选。至于和荣郡主,就当是白送的好了。

对此,哥舒翰也不以为意。所谓和亲不过是对华国对西越以及周边各国的一个表示而已。至于人选是谁谁会真的在意?正要打起来了,无论是大臣家的千金还是皇室的公主,谁的分量也不会因为身份不同而更重一些。何况,这些女人反正都是送给皇帝哥哥的,他才不在意呢。

之后华皇立刻便委任了聂云协助邵晋调查明泽公主始终的事情。因为有人暗中指引,自然很快便查到了慕容煜的身份。虽然邵晋觉得事情顺利的有些过分,但是所查出的内容确实做不得假,也只得跟华皇禀告明泽公主坠入江中生死不明了。

华皇当场大发雷霆,直接下令邵晋和聂云带人去恭王府抓捕慕容煜。可惜等到邵晋和聂云赶到恭王府的时候,恭王府已经人去楼空。当天,华皇便颁发了旨意:六皇子慕容煜野心勃勃谋害皇子,加害明泽公主,妄为皇室子弟。将慕容煜逐出皇家,勾出玉牒。并下令全天下通缉,若有反抗,就地正法。

简简单单的一道旨意,若是放在寻常官员甚至权臣身上甚至不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每年被杀的朝廷大员没有十个也有七八个。但是放在一个皇子,而且还是曾经盛极一时的皇子身上就不得不让人侧目了。这甚至可以说是华国建国以来对皇子最严厉的处罚了。

对于皇室子弟来说,最严厉的处罚不是剥夺爵位,也不是赐死。而是勾除玉牒,这是从根本上否定了他们的存在。从此成为一个无名无姓的无根之人。

西越使馆内,听着属下禀告的消息,容琰当场砸毁了一个上好的青花瓷茶杯,“慕容煜那个废物!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这件事一出,慕容煜的利用价值就直线下降。至少他们之前谋划的事情,想要成功的几率已经是无限接近于零了。一个声名败坏被逐出皇室的皇子能有什么用?何况,慕容煜现在连皇子都不算了。

跟前的侍卫垂眸,低声禀告道:“王爷,慕容煜失踪了。看来我们筹谋的事情并没有暴露。”

容琰闭了闭眼道:“如果连这件事都被人知道了,慕容煜就当真是没有任何用处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你准备一下,我们要尽快回西越。”

“是,王爷。”

“这两天,九弟去哪儿了?”容琰皱了皱眉,突然沉声问道。

侍卫一愣,想了想道:“似乎是出去找明泽公主了。”

容琰冷哼一声道:“倒是少见九弟对谁这般在意的。”容瑾性情古怪,对于身边的人稍有不顺意便是非打即骂,即使是对王公大臣的千金甚至是公主郡主也没有办法客气。所以西越皇城中许多女子虽然沉迷与他绝世的俊容,却也对他避之唯恐不及。

“明泽公主…确实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美人。”侍卫道。

容琰点点头,认同了侍卫的话。如果再早上十五六年说不定他也会对那样的美人一件倾心。不过对于如今早已经年过而立的端王来说,这世上什么样的绝色美人也比不上高高在上的太子之位甚至是皇位更吸引人。一旦大权在握,想要什么样的美人没有?

“不用去管他了,去办事吧。”容琰挥手道。

于此同时,京城中一处不起眼的民房里,一身布衣的慕容煜眼神充血的盯着跟前刚刚被属下带回来的告示。华皇的旨意在第一时间内便昭告天下。不出十天,华国境内四处都会贴着这样的告示,而现在,京城内外更是早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

盯着那勾除玉牒就地正法的几个大字,慕容煜神色狰狞扭曲的让侍候在房间里的属下也忍不住悄悄后退了几步。

“父皇…父皇,你好狠的心!”慕容煜咬牙切齿的道。沐清漪这个根本就没有个人关系的外人,在父皇的眼中竟然比他这个亲生儿子更加重要么?若不是他走得快,说不定现在就已经被父皇给就地正法了。

“王爷……”属下小心翼翼的道。

慕容煜不耐烦的道:“还有什么事?”

属下吞了口口水,低声道:“明日午时,云妃娘娘和朱氏众人斩首示众。”

慕容煜只觉得脑海里嗡的一声轰然作响,煞那间几乎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他虽然狠心,但是对朱氏这个生母却还是很有感情的。不同于一直被忽略的慕容安,朱氏在慕容煜身上几乎倾注了自己所有的母爱。从他还年少的时候就帮他筹划,帮他布置一切。可以说,慕容煜能有之前的风光,绝对离不开朱氏的付出。只要慕容煜还不是一个真的没有丝毫人性的畜生,他就不能不对这个消息感到痛苦和动容。

“王爷,这只怕是…陛下想要引你现身才设的局。还请王爷三思。”侍卫低声劝道。

慕容煜闭了闭眼,沉声道:“你下去,本王知道了。”

“是,属下告退。”

第二天一早,京城里果然是人潮涌动,显得比往日更加热闹几分。京城的百姓虽然比别的百姓更多一些可以嚼舌的东西,但是其实也是一样的无聊。有人要砍头这种事情自然也有不少人前往围观。要知道,即使是砍头也不是经常可见的事情。除了一些极其罪大恶极的人,一般的死刑犯也都是判个秋后处决罢了。在这之外的时候一次性处置这么多的人,还是三四年前的事情了。

但是和三四年前顾家被问斩的时候人们怀着怀疑,同情甚至是质疑的想法不同。这一次朱家被处斩却是让大多数人都觉得这是罪有应得。在百姓们的心中,朱氏谋害皇后,谋害皇子,叫出来的儿子又陷害顾家谋害公主,可见这一见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一次华皇下令能够这么快,也多亏了慕容昭和慕容协及时送上了为顾家平反的证据,虽然没有能够绝对直指慕容煜的罪名,但是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慕容煜在这其中起的作用。华皇正好需要为这件事做一个了解,自然毫不犹豫的定了案,所以才会直接勾了慕容煜的玉牒。

前往刑场的路上早已经挤得人山人海。想念起当初顾相对百姓的恩德和顾家的贤名的百姓们越发的愤怒起来。沿路纷纷向着囚车里面的人投掷各种臭鸡蛋烂瓜果。首当其冲的就是最前面一辆车里的朱氏。

只是形容褴褛,发丝杂乱。被投入天牢的时间并不长却已经消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了。她的眼神空洞而无声,即使被臭鸡蛋砸到脸上也没有丝毫的反应,仿佛整个人已经傻了一般。

朱氏也却是应该傻了,自从华皇的旨意传到天牢里,朱氏就失去了所有的生气。一切都完了,她的儿子,她曾经心心念念的荣华富贵…都没有了…

距离刑场不远处的一件酒楼里,慕容煜正坐着眼眸通红的往嘴里灌酒。穿过窗口,目光定定的望着不远处还空荡荡的下面却已经挤满了不少人的刑场。

坐在他身边的容琰神色平淡的看着显然是已经很久没有休息好的慕容煜,淡淡道:“华国的百姓倒是比西越的百姓更爱看热闹。”

慕容煜轻哼一声并不说话。容琰也不在意,亲眼目睹自己的生母被斩首,确实是有发脾气的资格。容琰也不再故意挑起慕容煜的怒火,只是端起酒杯悠然的看着打量着刑场前的情形。

不一会儿,押送囚犯的马车缓缓地驶了过来,朱氏和朱家一干人等被狱卒拉着到刑场上跪好。刑场上的朱家众人早已经一片鬼哭狼嚎。比起朱氏来说,他们确实是冤枉的很。什么都没有做,甚至什么都不知道,现在却要陪着朱氏在刑场上挨一刀。

从头到尾,只有朱氏一人平静或者说是失神的跪在最前方,不言不语,眼神空洞无神。

酒楼里,慕容煜猛然起身。容琰抬手按住他,淡淡道:“你想干什么?”慕容煜只是盯着容琰并不说话。容琰有些夸张的一笑,挑眉道:“你别告诉我,你是想要去劫法场?”

慕容煜紧握着双手并不说话。容琰叹了口气,摇摇头道:“我劝你还是算了吧。华国京城是何等的禁卫森严你总该比我更清楚。现在没人知道你在哪儿还有法子可以混出城去。一旦你出现在法场上,到时候要面对的可能就是成千上万的弓箭了。你不想活了,也别连累本王。”

看了看外面,容琰又道:“何况,就算是云妃娘娘,应该也不希望你如此冲动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半晌,慕容煜终于还是缓缓地坐了下来。只是手中的就被被他有些颤抖的手捏的粉碎。杯中的美酒撒的满手都是,也打湿了他的衣裳。

看到慕容煜重新冷静下来,容琰方才满意的笑了笑。其实就算他不在这里,慕容煜也不会真的冲动行事的。慕容煜这种人他很了解,本质上他们都是同一种人。理智永远都会比感情更加的占上方,因为他们最关注的永远是自己的利益。

刑场边上人山人海,周围围观的百姓们纷纷怒骂着朱氏甚至是一直没有露面的慕容煜。

监斩的行刑官有些焦急的看了看时辰,已经将近午时了。但是六皇子却一直都没有出现。今天监斩朱氏满门固然是一件大事,但是暗地里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就是六皇子慕容煜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刑场周围早已经埋伏了不少的人马,只要慕容煜一出现便能够抓住他。现在看来,陛下和治王他们要失望了啊。慕容煜根本就没有出现过,同时也不得不让人感叹恭王的心狠。

“平王殿下到!”

监斩官正出神,慕容熙的轿子被人抬着慢慢的走了过来。众人纷纷迎了上去,为官的百姓也知道这位平王殿下便是当年顾家案子最大的受害者之意,前太子殿下。还被朱氏母子害的身中剧毒,命不久矣。也都纷纷让出了一条路来。

慕容熙一声月白色常服,脸色有些不健康的苍白,神态却是十分的平和。低头从轿子里出来,看着迎上来的官员们点点头道:“打扰各位大人了。”

监斩官连忙道:“不敢,此地腌臜,不知平王殿下驾临,是…。”陛下对平王殿下最近的态度很不一般。何况如今顾家平反了,于情于理至少近期内陛下都必须厚待这位前太子殿下。

慕容熙淡笑道:“本王有些话想要跟云…朱氏说。不知道放不方便?”

“这个自然,横竖时间还没到,平王殿下自便。”无论平王想要跟朱氏说什么,甚至平王就是想要痛殴朱氏一顿掐死她也没有人会觉得意外,毕竟朱氏对平王殿下的伤害更甚。

慕容熙温和的点点头,“多谢。”

都到朱氏跟前,慕容熙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几乎完全看不出原本模样的女人神色淡然。

朱氏虽然哑了,但是眼睛没瞎耳朵也没聋。看到慕容熙原本还空洞无神的眼神微闪了一下,神色狰狞起来。嘴里呜呜咽咽的狂叫着什么,如果不是被一左一右两个人押着,只怕还想要扑向慕容熙。那双从前总是温柔平淡无争的眼眸也射出了野兽般的光芒。

慕容熙淡淡一笑,轻声道:“云妃娘娘,你想要说什么?”

朱氏自然不能说什么,她只能恶狠狠的瞪着慕容熙。这个慕容熙和沐清漪那个贱人一样会恶心人。现在这副模样,称呼她云妃娘娘比称呼她朱氏更加的让她难堪。那代表者她大半辈子的谋划和隐忍都成了一场笑话。

慕容熙并不将她恶毒的眼神看在眼里,只是微笑着摇摇头道:“云妃娘娘,你猜六弟现在坐在哪儿?以本王对六弟的了解,他现在一定坐在这附近的某个地方看着你呢。可惜…他不会来救你,甚至,他也不会来见你。”

朱氏呜呜的叫着,眼神里尽是怨毒之意。慕容熙轻叹了一声道:“云妃娘娘不用担心,我早就知道六弟不会这么容易出来,所以今天我一点儿也不会失望。不过,父皇和四弟八弟可能会有些失望。六弟可是杀了父皇最疼爱的公主呢。”

朱氏怔了怔,显然不明白慕容熙跟她说这些是为了什么。慕容熙也是莞尔一笑摇摇头道:“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其实父皇决定这么快就要行刑本王还有些失望呢。如果再过几天的话…云妃娘娘说不定就可以看到六弟的下场了。云妃娘娘想知道,六弟最后会怎么样么?”

朱氏警惕的盯着他,慕容熙微笑道:“他会声名狼藉,众叛亲离。无家无国无姓,被天下唾弃,被整个华国皇室追杀,他生不能再入华国皇室,死不能入华国亡灵,成为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

不!

朱氏痛苦的摇晃着发丝凌乱的脑袋,作为这个时代的女子,朱氏几乎想不出来还有什么样的情形比慕容熙描述的更加可怕了。不能这样,煜儿是她的儿子,是皇子,他怎么可以像慕容熙说的那样悲惨?

不要…求求你……无法说话,朱氏的眼眸里满是绝望和哀求。慕容熙淡然一笑,转身走下刑场。就是这样,他的母后当年薨逝的时候是多么的放心不下她,朱氏就会更添一百倍的担心和绝望。而这份绝望,便是她生命中最后的记忆。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98.脱险,江畔月夜 下一章:盛世谋臣 100.刑场问斩
热门: 异界之机关大师 港口Mafia门卫在职养老 和反派杠上以后我哭了[快穿] 我当道士那些年第四卷 苗疆风情画(上) 嫁给豪门老男人 世界第一度假村 黑暗塔5:卡拉之狼 在冷漠的他怀里撒个娇 鬼吹灯之湘西疑陵 O惯了,A不起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