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身份暴露

上一章:93.肃诚侯的哀求 下一章:95.摊牌,慕容煜的怨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慕容煜的结局几乎已经成了定局,而许多人也开始思考起慕容煜落败之后的事情了。

京城郊外的一处幽静的别院里,顾秀庭正坐在池塘边的柳树下,膝上放着一具古朴的瑶琴。十指轻轻拨动,指下流淌出悠扬的琴声。此时正是盛夏之际,跟前的池塘里的荷花开得正盛。粉红色的荷花,在碧绿的荷叶映衬下显得格外的娇艳夺目。

“先生。”慕容昭走到顾秀庭身后不远处,恭敬的望着眼前带着面具的白衣男子。即使被面具遮住了大半边的容颜,依然可以感觉到男子卓然尔雅的风采。

顾秀庭指下一顿,琴音顿时消散。站起身来回过头淡笑道:“八殿下有闲暇来此,想必是恭王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慕容昭心显然是极好,信心满满的笑道:“虽然还没有彻底解决,但是本皇子有信心,六哥是绝对无法在翻身了。这一切都多亏了先生指点。”

顾秀庭淡淡笑道:“是八皇子天资不凡。既然这件事已经了了,在下…也该告辞了。”

慕容昭一怔,有些惋惜的道:“先生天纵奇才,为何不肯留下辅佐本皇子。有朝一日,本皇子…必定不会亏待先生的。”

顾秀庭摇头笑道:“功名利禄与我如浮云,只怕帮不上八皇子什么忙了。”

慕容昭微微皱眉,眼中有些不快,“都说学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难道是本皇子不配让先生追随么?”

顾秀庭无奈的轻叹一声,道:“八皇子言重了,是在下无意于此,还请八皇子见谅。正好八皇子也在这里,在下这便告辞……”

说罢,顾秀庭小心的将琴放到了旁边的桌上,转身向园外走去。与来的时候一样,依然是孑然一身空手而来空手而去。

“顾公子,只怕你走不了了。”一声冷笑从不远处传来,顾秀庭回身,从后方的假山后面转出来一个五六十岁老者。这人虽然须发花白,但是说起话来却是犹如洪钟,气势非凡。身形挺拔健硕,龙行虎步半点也不像是五六十岁的老人家。

顾秀庭沉默了片刻,抬眼看着来人道:“卫大将军。”

“正是老夫,顾大公子好记性。”来人正是护国大将军卫蠡,八皇子慕容昭的外祖父。

慕容昭显然是有些吃惊,盯着顾秀庭打量了半晌才道:“你果真是顾秀庭?”

顾秀庭轻轻叹了口气,看着慕容昭道:“八殿下,你违背了我们的约定。”慕容昭僵硬着脸不答话,他和顾秀庭约定的是不能将顾秀庭的存在告诉任何人。但是身在皇家,即使是冲动任性如慕容昭也不是那么容易相信一个身份莫测的外人的。又怎么可能会不告诉卫蠡?

“无妨……”顾秀庭挑眉,看着卫蠡道:“卫将军,有何见教?”

卫蠡冷笑一声道:“秀庭公子好手段,连面都不用出就将恭王折腾的再也爬不起来了。就连整个京城的人都被公子玩弄于鼓掌之间。只可惜…公子难道没有听说过一句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顾秀庭笑道:“卫将军是想告诉我,你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所以才利用我对付慕容煜的么?”

卫蠡抚着胡须,颇有些洋洋自得的道:“不错。”

顾秀庭点头道:“既然如此,卫将军现在已经达成目的了,还有什么话要说?”卫蠡笑道:“秀庭公子聪明绝顶,怎么会不知道老夫要做什么?顾家…可是陛下的眼中钉肉中刺,虽然现在陛下迫不得已想为顾家平反,但是陛下却未必会高兴真的有一个顾家后人还活着。而八殿下,又怎么会与顾家的人合作对付自己的兄长呢?”

顾秀庭微微挑眉,“卫将军想要如何?”

卫蠡笑道:“秀庭公子,你莫怪老夫心狠。怪只怪你竟然逃过了一劫就该安安分分的远走他乡。你偏要留在京城这是非之地,还惹上了八皇子,老夫就不得不除了你。”

顾秀庭看向站在卫蠡身边的慕容昭,问道:“八殿下,真是你的意思么?”慕容昭犹豫了一下,看向卫蠡道:“外公……”

卫蠡冷笑一声道:“昭儿,不要被他给迷惑了。你以为他只想要对付慕容煜么?别忘了慕容熙还活着,他怎么可能真心想要帮你?不过是拿你做棋子对付慕容煜再和治王自相残杀罢了,到时候…真正得到便宜的只会是别人。”

“秀庭公子,当年你迷惑宁王捡回了一条命,现在又想迷惑八皇子不成?”

顾秀庭一怔,面具下的一双俊秀的眼眸里一瞬间射出凛冽的寒意。身为一个性向正常的男子,居然被慕容安给看上了,对于顾秀庭来说可算是奇耻大辱。而卫蠡竟然敢当着他的面以这件事嘲讽他。

“卫蠡,若是让你寿终正寝,就算我顾秀庭对不住你!”顾秀庭的声音冷冷的从面具下传出,更多了几分阴寒之意。在慕容昭眼中素来都是和煦如风的先生居然会有如此阴冷狠毒的声音,让慕容昭不由的愣住。

卫蠡也是一愣,很快便仰天长笑起来,“大话谁都会说,秀庭公子,你还是先看看你能不能活着走出这个院子吧。”

顾秀庭并不惊慌,漠然道:“是么?那么…卫将军想不想让治王知道,八殿下哪儿来的这么多的消息和足以?卫将军想不想…让容妃娘娘跟柔妃娘娘一样的…英年早逝呢?”

卫蠡顿时惊住,好半晌才咬牙道:“明泽公主…柔妃的事情是你动的手脚?”

“你说清漪么?她一个小姑娘家懂得什么?”顾秀庭淡淡笑道,无形中却是承认了柔妃的事情和自己有关。卫蠡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不可能?!”顾家早就灭了,据他所知顾秀庭应该也是最近才获得自由的,顾秀庭哪儿有那么大的本事将手伸进宫里?

顾秀庭平静的看着卫蠡笑道:“卫将军不像是么?不如咱们在等一会儿,卫将军是先要先看到容妃娘娘的手还是…眼睛?”

慕容昭脸色刷的白了,有些惊恐的望着顾秀庭带着面具的容颜。越是温文尔雅的人,说出这种血腥的话题时就越容易让人觉得恐惧。

卫蠡原本脸上得意的笑容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惊疑不定和犹豫。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顾秀庭。但是很显然,他不能也不敢拿女儿的命去赌。但是若是就这么放走了顾秀庭,他又心有不甘。

“外公。”慕容昭定了定神,道:“让先生…顾公子走吧。”

卫蠡脸色微沉,紧紧的盯着顾秀庭。可惜顾秀庭罩着面具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表情。

顾秀庭悠然的望了望外面的墙头,负手而立淡淡道:“卫将军,你我原本无冤无仇。不管在下的本意是如何,至少还是帮了八皇子和卫家。卫将军如此作为,实在是让在下失望的很。其实…不管在下是不是顾秀庭,原本卫将军都没打算让在下走的吧?”

卫蠡沉默了片刻,也不隐瞒,“不错,阁下这样的人,无论是什么身份,若是不能辅佐八殿下,那么最好还是不要出现在京城为好。”在聪明人面前,许多事情是想瞒也瞒不住的,既然心思被顾秀庭说破了,卫蠡也干脆承认了。

顾秀庭点点头道:“在下既然知道这一点,卫将军就该知道…在下不会毫无准备。”

卫蠡皱着眉思索了许久,终于挥手道:“你走吧。”

对此,顾秀庭并不意外。若是今天卫蠡不出现的话他才会觉得意外呢。原本…他对慕容昭虽然没有好感,却也没有什么恶感,不过现在么…卫蠡说不不该说的话,就不能不付出应有的代价!

不再理会欲言又止的慕容昭,顾秀庭神色平静的转身往院外走去。背影不疾不徐,仿佛丝毫没有感觉到背后有人虎视眈眈一般。只是知道顾秀庭的背影消失在月形门后面,卫蠡也没有动弹一下。

“外公……”慕容昭有些担忧的道。

卫蠡叹了口气,有些忧虑的看着慕容昭。这个外孙比起治王和恭王来说还是太过生嫩了一些。都是被他那个女儿给宠坏了。这次的事情,一开始卫蠡就发现不对劲了。这样精密的布局和安排根本就不是慕容昭所能够做到的,一问之下果然就透露了出了痕迹。只是顾秀庭显然并不比他那祖父好对付,这一次他太过轻敌竟然功亏一篑。

不一会儿,外面有卫家的侍卫匆匆进来禀告,“老爷…那位公子…。”

卫蠡眯眼,沉声道:“跟丢了?”

侍卫点点头,有些羞愧的道:“刚刚出了别院没多远,就失去了踪迹。”

卫蠡心中一凛,卫家的侍卫大多都是曾经跟着他在战场上出生入死过的,顾秀庭竟然能在这些人的眼皮子底下消失无踪,果然是不简单。同时也在心中吓出了一身冷汗,幸好刚刚没有对顾秀庭动手,否则…宫里的容妃娘娘只怕是当真会出事了。

在卫蠡和慕容昭为了顾秀庭忧心不已的时候,秀庭公子却已经进入了京城,悠然的坐在轻安阁的厢房里喝茶。坐在他对面的正是慕容熙和沐清漪。

“看来慕容昭那边很顺利?”沐清漪浅笑道。

顾秀庭淡淡笑道:“出了一点以外,总的来说没什么。”

慕容熙轻叩着桌边,看着沐清漪道:“清漪觉得六弟会对我和九弟动手?”

沐清漪点头道:“只是猜测,不过我听…北汉烈王说慕容煜和西越端王容琰这几日暗中交往慎密,很可能会狗急跳墙。”慕容熙没有注意,但是顾秀庭却注意到沐清漪在说起北汉烈王的时候微微顿了一下,眯了眯眼,对这个情报的提供者心中有了数。

“既然清漪这么说,表哥,这些日子你还是小心一些的好。”顾秀庭劝道,“你府上的侍卫只怕也不管用,不如另外带几个回去?”

慕容熙摇头拒绝,淡笑道:“算了,我府里虽然算不上是固若金汤,但是慕容煜若是想要在皇城里刺杀皇子的话,只怕也没那么容易。”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顾秀庭提醒道。慕容熙淡淡一笑,将话题绕了过去,显然是对于两人的劝说没有放在心上。

顾秀庭和沐清漪有些无奈的对视了一眼。对于一个注定了快要死了而且本身就已经对这个世间没有什么留恋的人来说,病死在床上和被人刺杀而死或许是没有什么差别的。

慕容熙沉吟道:“与其等着看慕容煜想要做什么,不如咱们逼他先出手。”

顾秀庭看向他,皱眉道:“表哥的意思是?”

“朱氏。”慕容熙淡淡道。对于朱氏这个害死自己母后的女人,慕容熙自然是恨之入骨。若是让她的儿子亲眼看着她被砍头,或许是个不错的主意。

“表哥想要去问候一下朱氏么?”沐清漪挑眉笑道。对于慕容熙的心情她自然明白,如果此时关在大牢里的是慕容煜,她肯定会忍不住想要去围观的。

慕容熙沉默了一下,摇摇头道:“算了,到了行刑那天,本王会去送她一程的。”

阴暗的天牢牢房最里面,这里一年四季没有丝毫的阳光,到处充满了阴冷的气息和古怪的恶臭。黑漆漆的牢房里只有两盏油灯燃着豆大的灯火。让这六月的牢房显得既阴湿又闷热,只在这里呆着半刻钟都是一种折磨。

因为这里是牢房的最里面,就连想要越狱都难上加难,所以天牢的狱卒也几乎都不怎么进来。整个牢房里只有犯人嘈杂的声音。这间牢房原本很少关人的,但是这一次却一下子关进了一大堆人。熙熙攘攘的挤满了整个天牢。而其中最里面最阴暗的一件关着一个衣衫狼藉发丝散乱身上血痕累累的女人。

这人自然便是朱氏。二十多年在宫中的养尊处优,一朝沦落便是最阴暗幽冷的天牢。朱氏从被扔进牢房里便一直趴在地上爬不起来。她被扔出宫之前,还被太后命人来传旨赏了五十板子。若不是打板子的人还急着她要择日问斩,只怕当成就被打死了。

也算是给朱氏的特别待遇,朱氏一个人被关在一个牢笼里。剩下的朱家人却是几个甚至十几个人被塞在一个牢笼里。吃喝拉撒都在里面,让整个牢房也显得更加的恶臭难忍了。

对于朱氏来说,这也算是一件幸事,因为如果不是她一个人呆在一个牢笼里,只怕此时她早已经被朱家的人给撕碎了。原本朱家的人还因为朱氏和慕容煜慕容安享受这荣华富贵,谁知道突如其来的就被人打入了天牢,而且还是择日问斩。

第一天还有人大呼小叫的叫嚣着,第二天开始有人对着朱氏怨声道载。在发现他们一直盼望着的恭王一直没有出现之后这些人终于开始绝望了。然后便开始斥责朱氏,最后更是成了极尽可能的辱骂。除了这样,这些人也不知道该如何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恐惧和绝望。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不正是朱氏么?

朱氏趴在有些湿漉漉的草堆里,听着耳边的族人们声嘶力竭的辱骂,眼泪从眼角慢慢的划落,划过了她满是污秽的脸滴落在地上的草堆中。不过才短短几天,如今才不过四十多岁保养得意的朱氏已经苍老了许多,甚至连鬓间的白发也依稀可见。

她为朱家挣来了满门富贵的时候他们就捧着她,奉承她。现在落难了所有的错便都是她,仿佛她当真就是十恶不赦对朱家没有半点好处,恨不得她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就连她的亲爹都骂她…他们是不是忘了,当初她进宫的时候,朱家已经落魄的快要连最基本的体面都要维持不住了。这二十几年的富贵和安乐都是她给的,都是她的儿子给的。而他们…又给过她什么?

只要她的煜儿没事…其他的都不重要!这些人的死活,关她什么事?

嘎吱——

牢房的大门发出难听的声音,被人慢慢从外面推开。原本还在高声叫骂的众人顿时安静下来,齐刷刷的盯着门口,眼里带着期望的目光。

一个披着淡青色薄纱披风的绝色少女出现在门口,平静的看着眼前拥挤而肮脏的牢房。

若是平时,朱家的几个男丁看到这样的少女说不定就要上前去搭讪了,但是现在他们却只剩下了深深地失望。一个不认识的少女,不是恭王……

“你…你是恭王派来的么?”还是有人忍不住带着些期望的问道。

少女淡淡一笑并不说话。

少女身后,刑部掌管天牢的官员小心翼翼的道:“公主,这里面太脏了。您要见什么人,不如卑职将人带出来如何?”眼前这少女可是陛下最宠爱的明泽公主,自然要小心侍候着,哪里敢让这里的污秽污了公主的眼睛。

沐清漪浅浅一笑,点头道:“如此,就有劳大人了。”里面确实是脏的无处下脚,即使是当初她也在天牢里待过一段日子,却也没有这么糟糕的环境。

那位大人显然对这位亲切和蔼又没有架子的公主十分有好感,连连道不敢。请沐清漪到前面的房间去喝茶,然后才吩咐人进去将朱氏给带来了出来。

沐清漪悠闲的坐在显得有些空旷却干净的房间里,等候着朱氏的到来。表哥和大哥都不想再见朱氏,或许他们觉得身为男子再和这样一个快要死了的女人为难很没有意思。但是沐清漪却还是希望要见朱氏一面。她…绝对不会让朱氏安安心心的上路的。

很快,朱氏便被人带了进来扔到了离沐清漪不远处的地上。

“公主…需不需要卑职派人保护公主…这女人……”

沐清漪浅笑道:“不用,我身边的人留下就可以了,我有些话想要跟朱氏说。”

“是,属下明白。”

说话的人立刻顺从的带着人告退了。沐清漪侧首看了婴儿一眼,盈儿立刻会意亲自送了几个人出去,顺手给每人塞了一个鼓鼓的荷包。天牢的狱卒们顿时喜笑颜开,对着盈儿显得更加的热切了。

“云妃娘娘,你可还好?”沐清漪居高临下的看着朱氏,悠悠笑道。

朱氏抬起头来,恶狠狠的瞪着沐清漪。沐清漪偏着头含笑望着她,不解的道:“云妃娘娘这是干什么?清漪好心来探望你,你这么看着我…好像我有什么对不起你似的。”

朱氏冷笑一声道:“本宫不用你假好心!你以为本宫不知道你的真面目么?”

“本宫?”沐清漪掩唇浅笑道:“呵呵,云妃娘娘好像已经被陛下给休了…逐出宫廷了,只怕用不上本宫这个自称了。是不是,朱氏?”

“你就是来幸灾乐祸的么?”朱氏冷冷的道,丝毫不愿意在沐清漪面前表现出自己的狼狈和软弱。

沐清漪摇头道:“幸灾乐祸?不,本宫没那么无聊。本宫只是来看看云妃娘娘,顺便…跟你聊聊。”

“我跟你没什么聊的。”朱氏断然否决道。

“没什么可聊的?”沐清漪有些遗憾的望着她道:“我专程过来一趟,云妃娘娘却说没什么可聊的?要知道,或许我会是…最后一个听到云妃娘娘说话的人了。”

朱氏警惕的盯着沐清漪,道:“你想干什么?”

沐清漪低头,望着自己放在膝上修长而白皙纤细的双手,微笑道:“云妃娘娘不用这么紧张,我不会现在杀了你的。陛下竟然说了要择日问斩,我怎么敢违抗陛下的旨意?何况…若是让云妃娘娘这样悄无声息的死在了天牢里,我也实在是觉得有些对不起恭王殿下。”

“你…你想聊什么?”只要一提到慕容煜,朱氏立刻便紧张起来了。恶狠狠的瞪着沐清漪,若不是沐清漪身后站在盈儿和无心,说不定她就直接扑过来了。

沐清漪满意的点头,笑道:“这不就好了么?我实在是不想对云妃娘娘太过无礼了。何况,娘娘临时之前难道没有什么想说的么?”

朱氏垂眸,有些无力的道:“你想要我说什么?”

沐清漪盯着她,淡淡道:“比如说,云妃娘娘当初是怎么毒害先皇后的,又或者…云妃娘娘给先皇后和平王下的到底是什么毒?”

朱氏一愣,猛地抬起头来看向沐清漪,冷笑道:“原来你是慕容熙的人!对了,本宫倒是忘了,你和顾家那两兄妹是表兄妹,会帮着慕容熙也不奇怪。本宫只恨…之前竟然没想到,竟然让你这丫头给骗了!”

沐清漪平静的道:“云妃娘娘现在知道也不迟,那么…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我想要的答案?”

朱氏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盯着沐清漪半晌才缓缓吐出几个字来,“你休想。”

沐清漪并不动怒,神色漠然你的望着地上的女人。朱氏的笑容里带着几分兴奋之色,仿佛终于在她面前占了上风一般。望着沐清漪吃吃的笑道:“慕容熙死定了,你想要救他?本宫告诉你,本宫下的毒,天下间无人能解。”

沐清漪淡笑道:“这世上,没有不能解的毒。”

朱氏眼眸动了一下,很快又笑道:“不错,这世上没有不能解的毒。不过…却又你们永远也找不到解药的毒。哈哈…慕容熙必死无疑。顾氏那个女人…自以为高高在上的,最后还不是死在了本宫了手里?这天下的一切都是本宫的煜儿的,煜儿一定会为本宫报仇的!”

“啪!”一个耳光又狠又重的甩在朱氏的脸上,沐清漪望着自己有些发红的掌心,神色漠然的扫了朱氏一眼,道:“看来,这些日子一来你受到的教训还不够?”

唇角溢出一丝血丝,但是朱氏却并不意味。抬起头来,笑盈盈的看着沐清漪眼中满是挑衅之意。仿佛在说,你还能将本宫如何?

沐清漪冷笑道:“我是不能将你如何,对于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还能如何?但是,你要不要试试我能不能将慕容煜如何?”

朱氏一怔,原本眼中的挑衅瞬间僵住了,“就凭你?”许久,她终于还是强撑着挤出一句嘲讽的话来。

沐清漪微笑道:“就凭我。我有什么本事你不是清楚么?你可以试试看,我能不能让你在你死之前看到你儿子比你跟惨。”

“不!你不能…煜儿是皇子,你敢动他!”朱氏厉声叫道。沐清漪淡淡道:“慕容安也是皇子。”

朱氏一愣,等到反应过来方才惊恐的望着眼前巧笑倩兮的少女。

“你…你是……”

沐清漪点头,承认道:“是我。”可惜你没有机会告诉别人了。

想起躺在床上生死不知的慕容安,朱氏看向沐清漪的目光仿佛淬了毒一般,却又隐隐的暗藏着一丝恐惧。虽然对于慕容安这个儿子并没有对慕容煜那么重视和疼爱,却到底还是她十月怀胎生的。却无缘无故的落得这么个下场,朱氏心中并不是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难过。此时知道了凶手就在自己的跟前却无能为力的挫败,顿时将朱氏击垮了。或许,早在被打入天牢的时候她就已经被击垮了。

“告诉我,慕容熙给平王下的什么毒?”幽闭的房间里,沐清漪沉声问道,“云妃娘娘是聪明人,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不然…我也不知道明天早上慕容煜的早膳里会吃到什么东西了。”

“你敢!”

沐清漪含笑不语,只是她脸上淡漠的笑容已经告诉朱氏她真的敢。

房间里,沉默了许久,朱氏终于认输一般的低下了头道:“是…九阳散魂草。”

“那是什么玩意儿?”沐清漪有些不解的挑眉。不是她孤陋寡闻,对于医药沐清漪自然不会精通,但是却也涉猎一二。但是这个什么九阳散魂草,确是半点也没有听说过。

无心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不知沐清漪没有听说过,他这个算是半个江湖中人的人同样也没有听说过。

朱氏有些高傲的扫了两人一眼,轻哼一声道:“这是世间难得一见珍稀奇药,你们自然没有见过。”

沐清漪挑眉,“我们没见过自然不奇怪,我倒是比较好奇,为什么连宫里的太医也没有见过。”

朱氏沉默了一下,淡淡道:“平王的书房里应该有一株绿色的状如兰花的盆景。”

沐清漪眯眼,道:“那就是九阳散魂草?”

朱氏点了点头道:“不错。那个东西一般的大夫绝对不会查出有什么异状。不仅无害,而且还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身体虚弱或者经常劳累的人放在房间里,对身体还有好处。但是,那东西却不能用多个太久了,只要超过一年…神仙也难救!那株散魂草送进平王府里最少也有四五年了吧。”那还是在顾家没有被抄家之前的事情。

“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沐清漪怀疑的问道。

朱氏太小,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本宫为何不能有这样的东西?若是论医术,这世上…比本宫高明的人绝不会超过五个。”

“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沐清漪起身走到朱氏跟前,淡淡道,“告诉我,怎么救平王?”

“没有办法,吸入散魂草的香味过量的人无药可救!”朱氏咬牙道:“你就是现在杀了我我也没办法!”

盯着朱氏许久,沐清漪才重新坐了回去,许久才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我相信你。”

朱氏有些诧异的望着沐清漪,只听沐清漪淡淡道:“就算你说你有办法救平王,我也不放心真的让你去救。九阳散魂草是么?我会找到解药的。”

朱氏冷笑一声,显然是觉得沐清漪的话是异想天开。

沐清漪也不在意,侧首对盈儿和无心道:“我没什么话要说了,走吧。”

无心沉默的点头,盈儿陪着沐清漪走了出去,无心留下来善后。

一看到房门打开,等候在外面的天牢官员连忙迎了上来,“公主。”

“有劳大人了,方才朱氏有些无礼本宫略加教训了一下,还望大人海涵。”沐清漪轻声道。

“公主说笑了,那朱氏胆敢冒犯公主,就是杀了也不为过。”

沐清漪浅浅一笑道:“大人说笑了,陛下竟然说了要斩首,自然要让她活到行刑那天,还要有劳大人了。”

盈儿上前,暗中递过去一张银票。

那看守天牢的官员脸上一喜,连忙恭敬的送沐清漪出去,“公主慢走,公主放心,直到行刑那天谁也别想在见到朱氏。”

沐清漪笑道:“不会有人来看她了,本宫不会让大人为难的。”

“是,是。多谢公主。恭送公主。”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93.肃诚侯的哀求 下一章:95.摊牌,慕容煜的怨恨
热门: 小娇娇 港黑一枝花 我是大玩家 女神的近身护卫 眼之壁 元帅又迈着小短腿拯救世界 暗夜君王 万人迷他总在崩人设 老公,饿饿,饭饭[穿书] 妖者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