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困兽难挣

上一章:91.朱氏的末日 下一章:93.肃诚侯的哀求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表哥,怎么样了?”宫中的一处清净的殿宇里,沐清漪悄然进门挥退了殿中侍候的宫女太监,才轻声唤道。

原本还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的慕容熙睁开眼睛,神色淡淡的笑道:“不碍事。”刚刚在殿上,他确实是有些不舒服,但是也没严重要晕倒的地步,至少还可以控制。只不过走出殿门之后晃了一下,然后才顺势而为罢了。看看,效果现在不就出来了么?

看着站在跟前面带忧色的沐清漪,慕容熙微笑道:“不用担心,还能控制得住。”

沐清漪轻轻叹了口气,在床边坐下来道:“刚刚在殿上吓了我一跳呢,幸好表哥没事。”

慕容熙含笑挑眉,问道:“慕容煜和朱氏怎么样了?”

沐清漪笑容微敛,“朱氏择日问斩,慕容煜削除了爵位,闭门思过。”

慕容熙点点头,并不意外,“若是父皇现在就立刻重罚了慕容煜,反倒是显得他心虚了。即使心里已经决定了要慕容煜做替死鬼…总还是要等到四弟和八弟把证据送到他面前。父皇一心想要做个明君,怎么能忍受亲手逼死自己儿子的名声?”

沐清漪耸了耸肩,也不在意。横竖慕容煜都没什么可蹦跶的了,早几天晚几天的事情罢了。

只听慕容熙轻咳了两声,淡淡笑道:“既然父皇还想要留六弟几日,正好…朱氏行刑之日,请六弟一道去观刑吧。”话语清淡,但是响起在这空荡荡的殿宇中却只有一股凛冽之意。

沐清漪一愣,低眉浅笑道:“表哥说的极是。”

有什么,比亲眼看到自己的亲生母亲被问斩更能让人痛苦的撕心裂肺的事情?如果…慕容煜还有心的话。

“七弟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慕容熙皱眉问道。

沐清漪抬眼,“表哥的意思是?”

慕容熙摇摇头道:“慕容安为人跋扈却没什么本事,想怎么处置都无所。我不过问一句罢了。”

沐清漪点头道:“我知道了,慕容安的日子大约也没几天了,到时候我会亲自送他一程的。”

慕容熙脸色有些苍白的看着沐清漪道:“你办事,我和秀庭都放心。不过,还是要万事小心。”虽然一直说没有大碍,但是今天的事情对慕容熙的心中不可能不产生丝毫影响。说了这一会儿话,慕容熙的脸色便有些不好看了。

看着慕容熙有些青白的脸色,沐清漪将心中的担忧隐下,轻声道:“表哥还是多休息吧。可需要请平王妃进宫来照顾表哥?”

慕容熙慢慢躺了下来,摇头道:“不必了,我在歇息一会儿便出宫去。这宫里…待着真是让人浑身都不舒服。”

沐清漪掩唇一笑道:“有多少人,削尖了脑袋都想要钻进来呢。”看着慕容熙睡下了,沐清漪轻轻叹了口气,方才起身出门。

朱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但是因为除了一个朱云妃,生了慕容安慕容煜两个皇子,再加上这几年慕容煜的风头正盛,朱家在京城也算是有些影响力的家族了。只可惜,这样的朱家还未到鼎盛之时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衰败了。刑部和大理寺的官员接到华皇的命令,便立刻领兵围住了朱家,朱家满门全部锁拿打入死牢,等着择日问斩。这样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京城里一众看热闹的人们也不由得目瞪口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之前不是说平南郡王府要完了么?这现在……”虽然平南王府也姓朱,但是两个朱家论血缘可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关系。但是现在,平南郡王府还没有完呢,倒是一直置身事外的朱家先被抄了。

当然也有消息灵通的,“你不知道么?宫里那位…恭王殿下的生母云贵人,呸…朱氏谋杀先皇后,还下毒毒害平王殿下,就这罪名满门抄斩都是轻的。”

众人悚然,先皇后死得早,在百姓朝臣心目中的声誉都远比现在的皇后要高。甚至是当初华皇抄了顾家,恨不得把什么罪名都往顾家头上盖,也没有动先皇后的封号牌位一丝一毫。没想到,这位皇后竟然是被一个宫妃给下毒害死的。而且还下毒害已经被贬为平王的前太子殿下,当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这两件事再联系到一起,顿时就让许多人生出了各种心思。如今京城闹得最沸沸扬扬的便是顾家的案子,这么看来,传说恭王诬陷嫁祸顾相的案子…完全不是不可能啊。

“华国京城真是够乱的。”另一边的桌上,永嘉郡主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望着哥舒翰道:“十一哥,你说是不是?”自从他们来了华国之后,华国京城里出了多少事情啊。若是华国人一直都是过的这样的日子,她宁愿死了也不要留在华国。

哥舒翰扬眉一笑道:“哪儿有不乱的?不过…华国如今的局势确实是有些麻烦,你平日里也不要四处胡闹,等淮阳公主和华国九皇子的大婚之后,咱们就启程回北汉。”皇室争斗自来如此,永嘉自然是不知道,但是当初大哥与其他皇兄弟争位的时候,北汉皇城的事情也没比现在的华国好到哪儿去。

“我才没有胡闹呢。”永嘉郡主不依的轻声嘟哝道,“华国无聊死了,清漪又住在宫里不怎么出来,我都不知道该找谁玩儿。”

哥舒翰道:“你可以进宫找她玩儿。”

永嘉郡主想了想,还是垂头丧气的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想住在宫里。”无论是华国的皇宫还是北汉的皇宫,她都不喜欢。那种地方只要一进去就觉得格外的压抑,住久了她怀疑她是不是会疯掉。

“对了,十一哥。云隐公子还在不在京城?”永嘉郡主眼睛一转,眨着亮晶晶的眼睛眼巴巴的望着哥舒翰。哥舒翰摇摇头道:“不知道。”

“不知道?”永嘉郡主有些失望。

哥舒翰想了想,还是决定警告一下自己这个“喜好美色”的堂妹,“以后看到云隐,走远一点。”

“为什么?”永嘉郡主眨眼。

哥舒翰道:“云隐公子喜怒无常,若是不小心惹上了他你可以试试看他能不能像那晚一样在你脑门上开个洞。”

永嘉郡主只觉得脖子上飕飕的发凉,连忙缩了缩脖子。想起那晚突然射进马车里的不知道是什么的暗器。上好的木头制成的马车,被打了一个铜钱大的窟窿啊。她可不觉得自己的脑门比马车更硬。

“十一哥……”

“你不去招惹他,他不会无缘无故来招惹你的。”哥舒翰安慰道,只可惜刚刚被哥哥恐吓过的永嘉郡主一点儿也没有觉得自己被安慰了。这世道…怎么就没有一个温和无害一点儿的美男呢?果然还是她的清弟弟最可爱了啊。

“郡主,烈王。”永嘉郡主正想着,沐清漪便出现在了两人的身后。哥舒翰回头,看着穿着一身青色罗衣,盈盈而立笑容清越的少女不由得怔了一怔。

“明泽公主。”

“清漪?!”永嘉郡主眼睛一亮,一把扒拉开自家十一哥扑了过去,挽着沐清漪的胳膊开心的叫道:“清漪,你怎么在这里?啊,不对!你出宫了居然不找我玩儿?”

沐清漪挑眉笑道:“现在不是就遇上了么?”

含笑看着两个笑语嫣然的少女,哥舒翰的目光落到了跟在沐清漪身后的聂云身上。目光流连了片刻,沉声道:“聂统领。”

“烈王殿下。”

华国的第一高手与北汉的第一高手相遇,本该是个气氛紧绷一触即发的场景。但是此时的气氛却显得相对平和,哥舒翰看着聂云的眼神中虽然有一些跃跃欲试的战意,却并没有那种高手争锋的锐利杀气。也就是说,哥舒翰显然并没有现在就要领教华国第一高手的想法。

而聂云作为沐清漪的随身侍卫,就更加平和了。事实上从成为华皇的御前侍卫之后,聂云就早已经脱离了那种随时随地高手交锋的生活。毕竟在皇帝跟前,随时随地的放杀气根本就是找死的行为。

永嘉郡主也是见过聂云几次的,只是一直没能说得上话。对于崇拜武力的北汉女儿来说,华国第一高手可能比起华国第一美男子更加的有吸引力。

“你就是聂云么?果然比赵子玉那个小白脸强多了。”永嘉郡主真诚的称赞道。华国除了聂云以外,赵子玉也算得上是称得上数的高手了。不过从小就跟在哥舒翰这样的绝顶高手身边,赵子玉在永嘉郡主眼中显然就不够看了。

聂云以外的看了看永嘉郡主,谨慎的答道:“多谢郡主称赞。”

对于聂云的冷淡,永嘉郡主有些无辜的朝沐清漪眨了眨眼睛。她夸奖了聂云,聂云为什么一点儿也不想高兴的样子?沐清漪摸了摸鼻子没说话,她难道能现在告诉永嘉郡主赵子玉是聂云的师弟么?

“明泽公主和聂统领怎么会在这里?”哥舒翰看着沐清漪问道。同时心中也暗暗感叹,这个小丫头果然是不需要他保护的,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身份连连跳跃,转眼间已经从肃诚侯府不受宠爱的嫡女成了当今皇帝最宠爱的公主。

沐清漪也听出了哥舒翰的语气中隐藏的深意,心中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从她接受了公主的身份那一刻开始,她跟哥舒翰就很难在像之前那样悠然自在的交谈了。因为她是华国的公主,而哥舒翰…是北汉的烈王。

无论私交如何,在哥舒翰眼中必然还是北汉和皇帝兄长最重要的。而身为位高权重的烈王,与一个华国公主过往甚密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永嘉郡主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哥舒翰,撇了撇嘴道:“十一哥做什么这么一本正经的模样,真是让人好不习惯。”

沐清漪淡然一笑道:“之前也没看出来烈王性格跳脱啊。”

永嘉郡主灵动的眸光在两人身上扫过,眨了眨眼睛转开这个话题不再多说,“对啊,清漪你怎么出宫来了?宫里不是…嗯哼…”笑眯眯的递给沐清漪一个“你懂得”眼神。

沐清漪微笑道:“就是因为宫里事情太多,我才出宫来的啊。”如今,和亲的人选早已经定下来了,她住在宫里还是宫外都没有什么差别。只不过华皇坚持想要她留在宫里,最后还是决定两边跑。一直住在宫里,不只是不方便而已,沐清漪觉得自己根本无法适应宫中压抑的气氛。

永嘉郡主俏眼微动,拉了拉沐清漪的衣袖小声问道:“清漪,宫里…那事儿是真的么?”

沐清漪无奈的望着一脸好奇的永嘉郡主,旁边的哥舒翰摇了摇头,轻声斥道:“永嘉?休得胡闹!”

永嘉郡主气嘟嘟的瞪着自家十一哥,沐清漪笑道:“也没什么不能说的。过几日你们不是就都知道了么?”

永嘉郡主恍然道:“对啊,不是传说云…朱氏已经被下了天牢择日问斩么?不过…淮阳公主和九皇子的大婚在即,华皇应该会等到婚礼之后吧?”

聂云突然开口淡然道:“未必,陛下的意思应该是尽快。”聂云还是足够了解华皇的,当他讨厌一个人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在意什么吉利不吉利的。如果是他自己的吉日的话,或许他还会犹豫一下。但是一个不算受重视的九皇子只怕还没有资格让华皇为他让步。

“咦?那么我们也可以去看了?”永嘉郡主眼睛亮晶晶的道。哥舒翰无奈的往她脑门上拍了一下,道:“没见过死人么?”

永嘉郡主捂着脑门,朝哥舒翰翻了个白眼,“我只是想看看…等到朱氏被问斩的时候,慕容煜是不是还能笑得出来么。”

众人相对无语。

哥舒翰一边喝着茶,状似漫不经心的道:“恭王…跟西越四皇子的关系似乎不错。”

沐清漪微微蹙眉,有些惊讶的抬头看向哥舒翰。哥舒翰淡然一笑,仿佛刚刚的话只是她的错觉一般。沐清漪垂眸沉吟了片刻,才轻声道:“多谢烈王。”

恭王府里

虽然慕容煜已经被华皇下旨削除了爵位,但是府邸却还是留着的。不仅堂堂皇子总不能流落街头,而成年已经大婚的皇子也不可能重新会宫中住。只不过恭王府门上那巨大的匾额已经被取了下来,空荡荡的大门上方让人看了心中便不由的升起一股衰败的不祥气息。

书房里,气氛更是凝重的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朱瑞明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里发呆,朱家刚刚被抄没的冲击让他一时间还回不过神来了。只有他见机的快,先一步的逃走了藏身在恭王府里。但是他知道这也不是长久之计,自己必须尽快想办法逃离京城才行。

林端眉头紧皱,花白的双鬓经过这两天似乎更多了几分霜色。看了看神色阴沉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慕容煜,再看看还在一边发呆的朱瑞明,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

“王爷,事已至此…不知王爷有何打算?”林端沉声问道。都说世事无常,当年的太子殿下如日中天,却在一夕之间跌落尘埃。而如今,这样的命运显然在一次在恭王府身上重演了。只是…恭王的下场只怕要比当初的太子要惨烈的多了。当初的慕容熙身上的罪名十之**都是人为的捏造的,而慕容煜…身为恭王府的谋士,林端自然知道的比大多数人更加清楚慕容煜都做了些什么。

“打算?”慕容煜抬起头来,眼神中一片幽深的黑暗。扯了扯嘴角,漠然道:“现在还能有什么打算?”

父皇已经下定了决定要舍弃他,而他的那些兄弟们想必也正在挖空了心思的查找他的罪名。而他却被软禁在了恭王府里,什么也做不了。

林端看了口气,沉声道:“如今形势对王爷极为不利,王爷若是不早作打算,难不成…当真要等到治王和八皇子发难不成?”治王和八皇子可不会给王爷逃脱的机会,一旦出手必然是万劫不复。

慕容煜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问道:“先生有何指教?”

林端犹豫了一下,问道:“不知…平王那里是什么态度?”如今还能够力挽狂澜救恭王的只有平王了。虽然林端也觉得自己的这个提议有些可笑,但是他确实也想不出还有比这个可笑的想法更有用的法子了。

“平王?”慕容煜一怔,抬头这林端神色有些古怪,“你觉得他可能放过我?还是你以为咱们这位前太子殿下真的就是圣人?”这话听起来有几分酸意。慕容煜一直是羡慕或者说是嫉妒着慕容熙的。身为皇子,他不择手段不知道做了多少阴暗的事情才能拥有如今的权势。而慕容熙却是天生的拥有着令他羡慕的一切的。他不必做任何违心的事情,因为他天生就是华国最尊贵的皇子,华国的太子。他只需要霁月风光高高在上的接受天下人的膜拜就可以了。

如果可以,他慕容煜何尝不希望自己是个真正的正人君子?难道他天生下来就想要自己变成一个不择手段的卑鄙小人么?

看着慕容煜难看的神色,林端有些不耐的叹了口气。他也知道现在去求平王可以说是将脸面放在脚下踩了,而且还很有可能是白白送上们去给别人踩,结果或许什么也得不到。但是现在还能够放恭王一条生路的,大概也只有平忘了。

“王爷…还请王爷三思。”

慕容煜沉默了许久,方才道:“本王知道了。”送走了林端,坐在旁边出神的朱瑞明终于回过神来了,惊惶的望着慕容煜道:“王爷…我该怎么办?”

慕容煜皱了皱眉,淡然道:“本王现在也是自身难保。你…设法离开京城吧。”

朱瑞明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里,“完了…咱们就这样完了么?”这几年来因为慕容煜的势力,朱瑞明也难得的过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现在突然要回到以前…不,比钱更糟糕,他会成为一个一无所有的逃犯。这样的事情朱明瑞怎么接受得了?

慕容煜有些烦躁的皱眉,已经这样了,还能如何?要他去求慕容熙…想起林端的话,慕容煜在心中狠狠地咬牙,他绝不会去求慕容熙的!

“你先走吧,本王现在也帮不了你了。”慕容煜漠然道。

朱瑞明有些不甘的看了看慕容煜冷漠的脸,也明白他说的是事实,只得有些悻悻的走了。如果应天府的人找不到他,最后一定会来恭王府找人的,万一到时候被堵在了王府里就麻烦了,还是尽早离开得好。

书房里只剩下慕容煜一个人了,慕容煜脸上冷漠的神色渐渐地淡去,更多了几分茫然之意。

肃诚侯府里,此时同样的人心惶惶。虽然恭王府和平南王府的事情暂时还没有波及到肃诚侯府,但是谁都知道肃诚侯府是恭王府的支持者。而一旦没有了恭王府和平南王府的扶持,肃诚侯府独木难支根本不可能撑过治王和八皇子的打压。

沐长明在书房里焦躁的踱步,沐琛面无表情的站在一边安静的肃立着。

“这几天的事情,你怎么看?”终于,沐长明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沐琛问道。

沐琛有些意外的抬起头来,沉吟了片刻方才道:“儿子愚钝……”到了此时此刻,他的父亲终于想起来询问他的意见了么?在沐翎死去,沐珂年幼的现在,整个肃诚侯府也只有他一个儿子能够做事了。但是沐琛却没有丝毫高兴的感觉,他甚至觉得,自己这辈子至少在这一件事情上是永远输给沐翎了。

不过也不要紧…他已经不在乎了。

“真是没用!”沐长明剑眉紧锁,不悦的扫了沐琛一眼,“你比翎儿还要大两岁,居然……”

沐琛心中冷然一笑,父亲是想说他比沐翎还要打,却样样都不如沐翎么?那么父亲为什么没有想过他和沐翎的处境有什么差别?从小沐翎什么都是最好的,最好的书院,最好的老师,父亲亲自教导,而他呢?他有什么?

烦躁的挥了挥手,沐长明道:“罢了,你下去吧。”

沐琛垂眸,恭敬的道:“是,儿子告退。”

“启禀侯爷,四小…明泽公主回来了。”门外,侍卫低声禀告道。沐长明皱眉,不悦的道:“她还回来干什么?”

“父亲。”沐琛开口提醒道:“四妹…还是肃诚侯府的嫡女。”

沐长明一怔,脸上闪过一丝沐琛无法理解的难堪。只当是他上次跟四妹闹得太不愉快了,现在不知道怎么见面好。

“回来就回来了,禀告什么?”沐长明轻哼一声,冷声道。

侍卫道:“公主说…有事情要跟侯爷商量。”

沐长明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让她进来。”

“父亲,若是为了肃诚侯府好,四妹……”想了想,沐琛还是开口提醒道。其实对于父亲和四妹的关系沐琛一直觉得很是古怪。以他父亲那样为了利益不顾一切的性格,在如今四妹已经是公主而柔妃已经死去的时候,应该会尽其所能的对四妹好,拉拢四妹才对。但是父亲跟四妹的关系却一直都是不冷不热甚至是比从前更糟。难不成,孙氏当真是对父亲那么重要不成?

沐长明冷冷的看了沐琛一眼,沐琛所说的他岂会不知道?但是每次只要一对上沐清漪清澈而平静的仿佛早已经洞悉一切的眼眸,他就忍不住有一种羞愧的无地自容的感觉。就是这样的感觉让他每一次跟沐清漪相处的时候都犹如芒刺在背,根本就无法好好说话。

等了一会儿,却没有等来沐清漪。沐长明有些不耐烦的想要起身,才听到侍卫匆匆忙忙的跑来禀告,“侯爷,夫人…夫人将公主拦在了兰芷院门口……”

孙氏这些日子很是反常,一听到侍卫的禀告沐长明就知道事情只怕没有那么简单。也不多言直接起身往兰芷院而去了。

身后,沐琛挑了挑眉,沉默的跟了上去。

沐清漪回到肃诚侯府,想了想觉得还是需要跟沐长明谈一谈。不想才走到兰芷院门外就被来势汹汹的孙氏拦住了去路。

孙氏为人虽然尖酸刻薄,但是沐清漪一直以来并没有刻意去为难她。作为对手,孙氏明显还不够资格。只要沐翎出事了,沐飞鸾出事了,沐云容出事了,就足够孙氏痛苦了。而且,以孙氏的本事,除了痛苦她也什么都做不了。而一旦等到肃诚侯府覆灭,孙氏的日子也就到了尽头了。所以,沐清漪从来不觉得自己需要特意的去做些什么来为难孙氏。但是很显然,没有直面过沐清漪的手段的孙氏并没有沐云容那么识时务,一听说沐清漪回府就立刻带着人冲了过来。

“沐清漪!”看着眼前气韵出众,优雅闲适的沐清漪,孙氏目呲欲裂,恨不得立刻扑上去狠狠地咬她一口。

一切都是沐清漪的错!自从她变了个样子府里就接二连三的出事,现在翎儿死了,飞鸾死了,就连云容都要被远嫁到北汉,这辈子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回来了。她什么都没有了…这一切,都是沐清漪造成的!

“放肆!”沐清漪身后,盈儿冷声道:“明泽公主的名讳也是你能够胡乱叫的?”

孙氏眼眸充血,眼神中隐隐透着狂乱之意。盈儿警惕的瞪着她,不着痕迹的上前两步,站在了沐清漪的身侧。

“都是你!都是你这个扫把星!”孙氏怒骂道:“都是你害死了我的翎儿和鸾儿!”

沐清漪平静的看着眼前宛如疯妇的女人,唇边微微勾起一抹极淡的笑容,低声道:“就算是我…你又能如何?”

“我要杀了你?!”孙氏一怔,突然更加疯狂起来。挣开扶着她的丫头的手就朝着沐清漪的方向扑了过来。盈儿皱眉,厉声道:“还不拦下!冒犯了公主你们吃罪不起!”

这些丫头下人虽然都是肃诚侯府的人,却也知道公主之尊是不可冒犯的。若是真让孙氏伤了明泽公主,只怕他们所有人的命都不够赔。

孙氏还没有扑到沐清漪的跟前,就被动作更快的几个丫头给抓住了,“夫人…夫人冷静啊…”

“夫人,万万不可……”

孙氏这些日子早就已经心力交瘁,身体本就虚弱的很,此时一激动起来更加消耗体力,哪里能挣得开几个下了力气的丫头。

沐清漪从容的看着眼前这混乱的一幕,孙氏不甘又疯狂的眼神,脸上的笑意越加的恬静动人。

漫步走到孙氏跟前,居高临下的望着还在奋力挣扎的孙氏,淡淡道:“我不喜欢随意对女人出手,但是…你、你的鸾儿,实在是踩到了我的底线。我若是活着…她怎么能不死?”

孙氏恶狠狠的瞪着沐清漪。沐清漪莞尔笑道:“别这么看着我,孙姨娘。杀死沐飞鸾的是云贵人的人,现在朱氏也要死了,也算是替你的女儿报了仇了,你该满意了才对。”

孙氏的眼眸猛的一缩,凌厉的瞪向眼前笑吟吟的沐清漪。真的是她…真的是她害死了鸾儿…

“为什么…为什么……”孙氏凄厉的哭叫着,那声音仿佛野兽的嘶鸣一般,让在场的下人都忍不住胆寒。

沐清漪幽幽道:“当初,我的母亲是不是也问过沐飞鸾为什么?为什么。要那么做?”

“我要杀了你!”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孙氏猛的退开了身边的丫头朝着沐清漪扑了过去。她不会理会沐飞鸾做了什么,她只知道沐清漪杀了她的女儿!她要为鸾儿报仇!

“嗖!”

一道劲风从身后掠过,孙氏还没来得及碰到沐清漪的一片衣角,身子蓦地停顿了一下,便痛吟一声跌倒在了地上。原本抬头要抓住沐清漪的右手肩膀上染上了一边血花。

沐清漪原本以为是无心所为,但是看到孙氏肩膀上的血痕才发现并不是无心出手的。无心在她身后的方向,根本不可能从孙氏的后面将她的肩膀打个对穿。

抬头望前方的墙头上望去,果然看到一身雍容黑衣的容九公子懒洋洋的横卧在墙头上,笑盈盈的望着底下的一切。只是看向孙氏的眸光里却充满了肃杀的冷意。

“清清,真是太不小心了啊。要是伤到了…本公子可是会心疼的。”容瑾公子低沉幽柔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题外话------

亲爱哒们,最近都木有回留言,实在是很抱歉。最近各种忙,每天都是匆匆的写完鸟直接存稿箱里了。爱你们~么么哒~

本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91.朱氏的末日 下一章:93.肃诚侯的哀求
热门: 今日宜喜欢 春闺梦里人 哑舍5 暴君遇上偏执狂[快穿] 生化危机6代号维罗妮卡 小妹妹 入眠 和深渊魔主同名后 欧美风聊斋 道法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