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朱氏的末日

上一章:90.众叛亲离 下一章:92.困兽难挣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乾清殿是华国朝政议事的地方,一般只有早朝的时候这个地方才会有人。但是今天,早已经过了早朝的时候,乾清殿里却依然站着不少人。当然,那高高在上的龙椅上华皇也正赫然在座。

“启禀陛下,平王殿下求见。”门口,守门的太监小心翼翼的禀告道。

华皇抬起头来,淡然道:“宣。”

慕容熙穿着一身寻常的浅蓝色锦衣漫步而来,跟殿堂中一干或穿着厚重的朝服或穿着亲王皇子服饰的人们形成鲜明的对比。那眉宇间带着淡淡的倦怠的微笑,更见他与众人远远地隔开,仿佛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时间的人一般。

“臣慕容熙,叩见陛下。”慕容熙掀起衣摆,往地上一跪恭敬地道。

在座的众人却不由的吸了口凉气。虽然平王殿下已经好几年没有上朝了,但是却不应该连规矩和礼仪都忘了才对。竟然连父皇都不肯叫了,平王殿下当真有这么大的胆子么?

大殿里一片静谧,所有的人都面面相觑。几个皇子更是皱眉看着跪在地上的慕容熙,胆子稍大的慕容昭悄悄的觑了一眼殿上的华皇,生怕他当场便勃然大怒。

“平身吧。”许久,才终于听到华皇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却是出奇意外的并没有什么怒气。慕容熙平静的起身,“多谢陛下。”

起身之后,慕容熙并不着急开口,只是慢慢的扫了一圈在场的众人。神色凝重的慕容恪,事不关己的三皇子和五皇子,一脸沉着的慕容协和志得意满的慕容昭。当然,还有神色阴沉隐含着气急败坏的慕容煜。

“二弟。”慕容恪沉声唤道,示意他站到自己身边来。慕容恪不知道一向性情平淡的二弟今天为什么突然一反常态几乎是明目张胆的挑战父皇的底线,但是他实在是不想看到父皇龙颜大怒的模样,无论是不是对着他的。

慕容熙漫步走到慕容恪身后站好。华皇朝着下面的众皇子扫了一眼,方才淡淡道:“都来齐了?”

慕容昭看了慕容煜一眼,道:“父皇,这个时候你诏儿臣们来,可是有什么吩咐?”

华皇冷哼了一声道:“你倒是勤快。”

似乎听出了华皇并没有对自己动怒,慕容昭笑道:“为父皇效忠,是儿臣的本分。”

他们都是刚得到平南王求见慕容恪的消息,还没来得及打听清楚就被华皇给宣进了宫里。但是慕容昭明白,朱變找慕容恪,而慕容恪不敢擅专进宫禀告了父皇的事情,绝对跟慕容煜脱不了关系。

再看看在场的臣子,与其说是臣子不如说是皇室宗亲。几乎都是和皇室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和爵位的人,不相干的普通臣子一个都没有。慕容昭很清楚,华皇要处置的应该是皇家的私事。不过他确实有些好奇,慕容煜到底又人上了什么事了。记起昨天张先生说的今天有好戏看,难道说的就是这个么?

华皇目光冷冷的扫过慕容煜身上,慕容煜心中顿时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但是最近他的情况已经足够糟糕了。当初陷害顾家扳倒了慕容熙,是他这一生走得最险也是收获最大的一场赌注。现在连这件事都被拆穿了,难道还会有更加糟糕的事情么?

“带上来吧。”华皇声音冷漠的没有丝毫的感情。仿佛让人带上来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件毫无关系的事物一般。

一个穿着浅绿色衣衫的女子被人押着走进了殿里。那女子容貌秀丽,虽然有了一些年纪却依然风韵犹存。更重要的是,这个女子…他们都很熟悉。那是慕容煜的生母,如今的云贵人——朱氏。

“陛下,皇后娘娘和众位娘娘来了。”

“让她们进来吧。”华皇道。乾清殿不同于勤政殿是皇帝的寝殿。乾清殿是皇帝早朝,商议朝政的地方,女眷是不允许来的。但是也有例外的时候,比如当这件事既涉及到前朝又涉及到后宫的时候,比如现在。

片刻后,皇后穿着一身明黄色的凤袍走了进来。跟在她身后的同样是穿着代表着各自身份的衣饰的宫妃和公主们。原本沐清漪是华皇特封的公主,应该和明和公主以及淮阳公主一样不用来的,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皇后将她也带了过来。

或许是知道事情非比寻常,所有的妃子公主们都神色肃然的朝华皇行礼。然后到了各自的位置上。皇后坐在了华皇的左手侧边,而其他人则由容妃带着,坐到了屏风后面。

“朱氏,你可知罪?”华皇淡淡问道。

云贵人一怔,她也是突然被御前侍卫锁拿然后带到了这里。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连跟慕容煜通个信的时间都没有。此时只得在心中暗暗盘算是不是沐飞鸾的事情暴露了?

“臣妾…臣妾不知所犯何罪。”云贵人迟疑了一下,还是矢口否认。

华皇冷笑一声道:“不知?”

云贵人点头,咬牙道:“请陛下恕罪。”

慕容煜突然出列,跪倒云贵人身边道:“父皇容禀,不知母妃到底做错了什么事让父皇如此大动肝火。竟然需要惊动了皇室宗亲和母后以及各位母妃?但是…儿臣愿意代母妃领罚。”

华皇并不是一个容易感动的人,所以他只是冷笑了一声道:“你倒是孝顺,朕只怕你代替不起。”

慕容煜清楚的知道,如今的情形对自己非常不利。无论母妃有什么事被父皇抓住了把柄,自己的下场也不会更加糟糕了。总归父皇不会杀了自己的儿子的,就算是为了他的名声。代母领罚,还能落个好名声。终有一日他还会东山再起的!

咬了咬牙,慕容煜道:“请父皇责罚。”

华皇岂会不知道慕容煜的心思,若是换了别的场景他会为慕容煜的心机喝彩,只是这一次慕容煜却显然要失算了,“福王,你说。”

慕容恪在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盯着满殿人的眼神出列,沉声道:“启禀父皇,平南郡王朱變宣称,当年,已故的嫡母后之死另有蹊跷。乃是云贵人下毒所害。”

此话一出,顿时满殿哗然。慕容恪继续道:“此事事关重大,儿臣,不敢擅专。只得禀告父皇请父皇示下。”

“竟然有这种事情?!”

“顾后竟然是被人毒死的……”大殿里,皇室宗亲们不由的议论纷纷。比起现在这位不作为的皇后,顾皇后在皇室宗亲们眼中一直是以为慈和宽厚,雍容大度又出事公允的好皇后。皇室中这些皇叔皇伯甚至是远一些的宗亲对她的印象都相当不错。

“此事纯属污蔑!请父皇明鉴!”慕容煜朗声道,同时心中也吓出了一身冷汗。谋杀当朝皇后,这样的罪名他确实是担不起。别说是惩罚了,若不是朱氏是皇家的人,只怕就是诛了九族都不为过。

慕容恪看了慕容煜一眼,平静的道:“儿臣只是如实禀告。一切事情父皇可以亲自审问平南郡王。”他跟慕容煜没有什么仇,虽然知道了这件事的时候也难免震惊,却也不想自己卷入其中。

华皇沉默了片刻,点头道:“带朱變进来吧。”

很快,朱變也被人押了上来。这几日的软禁和各种事情让朱變显得苍老了许多。一进了殿里,双膝一软便跪倒在了地上,“陛下…罪臣朱變叩见陛下。”

“平身。”看着跪在殿中的朱變,华皇淡然道。

朱變战战兢兢的起身,再也没有了往日里身为平南郡王的意气纷发。

“平南郡王,福王言道你告恭王生母云贵人毒杀已故的先皇后,可是实情?”宗室中,一位王爷站出来沉声问道。

朱變看了慕容煜一眼,道:“罪臣不敢胡言乱语,所言句句属实,请陛下明鉴!”

慕容煜和朱氏显然没有想过他们竟然会栽在朱變的身上。朱氏终于失去了一贯的从容镇定,尖声叫道:“他胡说!陛下,是他胡说八道诬陷臣妾!”朱氏很清楚,如果这个罪名一旦落实下来的话,她将会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别说是她,就连慕容煜从此也会一蹶不振。华国对的嫡庶之分素来严谨,如果不是慕容熙当初因为顾家的事情被连累,其他的皇子就算在厉害也没指望登上嫡位。而华国未来的皇帝也绝对不能有一个谋害嫡母的生母。

朱變此时却是已经冷静下来了,既没有去看慕容煜和朱氏,也没有去看站在慕容恪身后的慕容熙。只是朝着殿上的华皇深深地磕了一个头道:“此事是小女亲耳听到云贵人跟恭王说的,请陛下明察。”

朱氏脸色一白,她确实跟慕容煜说起过这件事,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会被朱明嫣听到。而那个一贯看起来没有脑子的朱明嫣竟然还隐瞒了她知道这件事,并且还告诉了朱變!

不过幸好…朱明嫣已经死了!

“朱明嫣已经死了,死无对证平南郡王自然是想怎么说怎么说。”慕容煜脸色有些阴沉,却并没有失了分寸。盯着朱變冷声道高:“到底是什么人想要陷害本王?让平南郡王这么大费周章的在御前诬告母妃?”

朱變咬牙,他确实是没有证据。如果恭王一口咬定他诬陷的话他确实是没有办法为自己辩驳。但是…担着慕容煜和朱氏的反应,朱變觉得那封信上写的很可能是真的。那么…与慕容煜和朱氏就跟平王有杀母之仇。朱變不相信平王会丝毫没有准备。

事到如今,平南郡王府和恭王府可说是彻底的撕破脸了,朱變也没什么好犹豫的咬牙道:“本王不仅知道云贵人当年朝先皇后下药的事情。本王还知道…恭王殿下同样也对平王殿下下了同样的要。这两年平王殿下的身体应该是大不如前了。如果陛下不信,可以宣太医为平王殿下诊脉,看看是不是和当年的皇后娘娘是一样的症状!”

一时间,满殿肃然。所有人都将惊异的目光投向了朱氏和慕容煜。这两个人胆子未免太大了一些。做母亲的毒杀皇后,做儿子的就有样学样的毒杀兄长。要知道,当年平王还是太子的时候,对恭王可是不薄的。

慕容煜脸上的神色僵硬,抬头看着殿上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华皇,咬牙道:“父皇,儿臣冤枉。”

华皇目光落到了从进殿里请安之后就一直没有再说话的慕容熙身上,问道:“平王,你怎么说?”

慕容熙抬眼,与华皇对视了片刻,沉声道:“一切听凭陛下做主。”

“哦?”华皇盯着慕容熙道:“朕也听说你这几年的身体不太好。是不是被人下毒了,难道你自己不知道么?”

慕容熙淡淡一笑,脸上带着不甚在意的神色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二弟……”他身边,慕容恪忍不住胡想要抚额,这个弟弟今天是怎么回事,似乎专门就是来给父皇找不愉快的。但是身为皇子,你就是对皇帝再有什么意见也只能自己忍着啊。

华皇轻哼了一声,沉声道:“前两日正已经派赵承为平王诊治过了。赵承。”

赵太医不知何时已经被人带到了大殿的角落里瞪着,一听到华皇叫自己的名字连忙站了出来,“微臣在。”

“说说吧,平王的身体。”

赵承领旨,看了看在座的众人沉声道:“平王殿下确实是中了一种慢性的毒药。按时间推算已经已经有三四年时间了。症状与当初先皇后一模一样,请陛下恕罪,微臣才疏学浅,一时间还不能淡定平王殿下中的是什么毒。”

华皇挥挥手,示意赵承退下。目光落在了朱氏和慕容煜身上,问道:“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

慕容煜沉声道:“父皇明鉴,就连赵太医都说不知道是什么毒,由此可见二哥也未必就是中毒了。分明是有心人利用此事想要诬陷儿臣与母妃。当年宫中那么多太医,难道连母后是病了还是中毒了都分不清楚?”

站在旁边的慕容昭嗤笑一声道:“六哥,据我所知母后当年习惯用同一个太医。而那位太医…不,应该说是为母后诊过病的太医,在母后薨逝之后都陆续失踪了。我听说,其中一个…似乎是云贵人的同乡。”

慕容煜冷声道:“八弟当时才几岁,倒是记得清楚。”

慕容昭当然知道他在影射什么,却也并不在意。因为这次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他暗中做的手脚,无论是真是假他都乐意给慕容煜添一些堵。

一番辩论下来,在场的人多半都相信了确实是慕容煜母子俩谋害皇后和平王了。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众人看着慕容煜的眼光都有些不同了。

若是从前慕容煜接受了慕容熙的势力还不时的打压慕容熙只能算是忘恩负义的话,那么现在这样的行为就可以算得上是狼心狗肺,丧心病狂了。谁能想象,那个昔日里人前温文尔雅的慕容煜居然会这么的阴狠毒辣?其实也不意外,只从慕容煜是怎么对付顾家大小姐的就能够看出来这人的心性了不是么?

盯着殿中众人各异的目光,慕容煜脸色铁青,咬着牙沉默不语。他很清楚这样的事情无论如何都绝对不能承认,一旦承认了那就是万劫不复。阴冷的目光从慕容协和慕容昭身上扫过。若不是这两个……

“恭王,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华皇淡淡问道。对于这个儿子他已经彻底在放弃了。如之前华皇心中说不定还觉得有些对不住这个儿子,但是现在看来根本就是罪有应得。华皇虽然不介意自己的儿子们明争暗斗,但是却不代表他也不介意他们自相残杀。他们今天敢杀兄,明天就会想要弑父!

“儿臣冤枉,儿臣绝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请父皇明鉴,二哥对儿臣恩重如山,儿臣绝不会做出这样不仁不义的事情的。”慕容煜沉声道,甚至表情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真诚。只可惜在场的人都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一个宗室王爷冷哼了一声道:“既然是恩重如山,当初平王落难的时候似乎也没看到恭王殿下为平王求哪怕半句的情。”

慕容煜无言语对。跪在慕容煜身边的朱氏咬了咬牙,突然抬起头来道:“陛下,都是臣妾的错,请陛下责罚。这一切与煜儿都没有关系,他什么都不知道!”

“母妃?”慕容煜震惊的看向朱氏,朱氏含泪看了慕容煜一眼,朝着华皇点头道:“所有的一切,都是臣妾所谓。请陛下降罪。”

慕容昭不屑的嗤笑一声,像是谁看不出来朱氏是想要弃卒保车一样。

华皇盯着朱氏,道:“这么说…你是承认你毒杀皇后了?”

朱氏苦笑,“事已至此,难道臣妾还能不认么?”

华皇冷笑一声,淡然道:“好,你倒是胆子不小。恭王,你怎么说?”

慕容煜有些呆滞的望着朱氏,显然朱氏这突如其来的一手让他也有些反应不过来。怔怔的望着朱氏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朱氏望着儿子,这是她最出色的儿子。她这一辈子什么都不出色,容貌才情家世,这宫里压她一头的人比比皆是。但是最让她骄傲的是她有一个聪明优秀又孝顺的儿子。无论如何,她都必须要保住这个儿子。

“儿臣……”慕容煜望着朱氏许久,终于咬牙撇开了脸,道:“儿臣不知。”

“这不可能!”慕容昭现就忍不住叫了起来。他们在这里可不是为了看父皇惩罚一个小小的云贵人的。若是这一次还让慕容煜逃脱了他实在是气不过!

“就算云贵人毒杀母后的事情你不知道,对二哥下毒的事情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二哥可是住在宫外的,一个小小的妃子哪儿有本事对身在宫外的皇子下毒?”慕容昭愤愤的道。他敢肯定慕容熙的事情慕容煜不仅是知道,根本就是他下的手。

听到慕容煜的话,朱氏既是欣慰又有几分失落。却还是强打起精神应对慕容昭的质问,“八皇子非要将这件事按在恭王头上又是什么意思?难道八皇子是看恭王不顺眼,非要栽他一个谋害兄长的罪名?”

一直没有开口的慕容协道:“云贵人言重了,八弟只是觉得应该还二哥一个真相,也让九泉之下的母后能够瞑目。毕竟,他们才是受害者不是么?”

一句话,将所有的目光都影响了一直没有开口的慕容熙。

慕容熙抬眼,神色淡漠的看着满殿的人。回头望着跪在地上的两人问道:“母后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云贵人么?”

朱氏沉默,顾皇后没有什么对不起她的。身为一个皇后,顾皇后确实也没有什么失职的地方。她不打压嫔妃,也不薄待不受宠的皇子。但是…这后宫中不就是一个天生的战场么?她要为自己的儿子铺路,就必须要先越过顾皇后这座几乎不可逾越的大山。正宫皇后的嫡子,和先皇后的嫡子虽然都是嫡子,却依然有着不小的差别的。

“看来是没有了。”慕容熙淡然道,目光淡淡的落在慕容煜脸上,问道:“为兄…可有什么对不住六弟的地方?”

对上慕容熙淡漠而悠远的眼神,慕容煜也不由的怔住了。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自己的野心的呢?虽然当初接近太子二哥的时候是母妃的意思,但是却未尝没有自己的真心。毕竟对一个不受宠的皇子来说,待人宽和,风采卓绝的太子兄长也是自己崇拜和想要亲近的对象。

如果他一直都是那个深宫中苦苦挣扎的不受宠的皇子,或许这份对兄长的感情会一直保持下去吧。可惜人终究是会长大的,他得到的越多,想要的也就更多。同样是皇子,只因为他是皇后的嫡子天生便是太子便是一国储君?而他却只能做一个不起眼的皇子?

他渐渐地成为太子最看重的兄弟,他和顾家的大小姐订婚,他渐渐地有了自己的人脉和势力。他为什么…不能取而代之?

“人心不足…蛇吞象啊。是本王自己养虎为患,又能怪谁?”慕容熙苦笑一声,不再理会朱氏和慕容煜。转身对着父皇一拱手道:“微臣相信陛下会给臣和母后一个公道。此事…微臣不便再参与,微臣…告辞……”

说完,慕容熙也不理会在场的众人的神色,转身便往殿外走去。即使经过慕容煜和朱氏身边的时候也没有片刻的停留。

“平王殿下?!”刚出了门外,门口便响起了太监惊恐的呼叫声。慕容恪连忙快步奔到门口,也跟着惊呼起来,“二弟!快…将人扶起来……”

殿内,华皇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沉声道:“赵承,去看看平王。”

“微臣遵旨。”赵太医连忙领旨奔出了大殿,身为一个太医他实在不想卷入这些皇室倾轧之中啊,自然是巴不得快点离开。

大殿里一片宁静,大多数人都以看死人的眼神看着跪在殿中的朱氏。

朱氏显然也明白自己逃不过此劫,有些颓然的跌跪在地上茫然失神。

“此时,尔等有什么看法?”许久,华皇才沉声问道。

“启禀陛下,朱氏谋杀皇后谋害皇子,其罪当诛!”宗室中有人道。立刻便有更多的人齐声附和。

慕容煜望着朱氏,眼神深沉而复杂,“父皇,母妃所犯的错都是因儿臣而起。求父皇饶母妃一命,儿臣…愿意替母妃分担。”

华皇淡淡的冷着慕容煜片刻,看向坐在旁边的皇后,“皇后,朱氏是后宫女眷,你怎么看?”

皇后起身跪倒在华皇跟前道:“臣妾管理无方,才让朱氏谋害平王殿下。请陛下降罪!朱氏谋害先皇后与嫡子,其罪当诛,请陛下重罚!”

“朱氏其罪当诛!请陛下圣裁!”大殿里众人起身道。

后殿屏风后面,容妃也带着几个高位的嫔妃和公主出来,跪倒在皇后身后,“请陛下圣裁!”

朱氏有些绝望的瘫倒在地上,所有的宗室皇亲和嫔妃公主都想要置她于死地,连她自己都没有丝毫的希望觉得自己还能够过下去。

华皇目光从慕容煜的脸上闪过,看着慕容煜慢慢的低下了头去。很明显,慕容煜也明白只凭他一个人根本无法抗衡这么多的皇室宗亲和嫔妃们。

容妃愤怒的瞪着殿下的朱氏,亏她一直觉得整个后宫中朱氏算是个不错的女人,却没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整个后宫中最狠毒的就是这个女人了。想到自己曾经居然跟这个女人关系还不错,就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幸好发现的及时,不然说不定自己和昭儿也要步了顾皇后和平王的后尘。

华皇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云贵人朱氏,谋杀皇后,谋害皇子,废除一切封号。赐死。朱氏满门抄斩,以儆效尤!”

闻言,朱氏浑身上下的力气仿佛被抽干了一般,无力的软倒在了地上。现在她不仅仅是害了自己的性命,连带着还害了自己全族人的性命。

华皇看也不看朱氏一眼,继续道:“恭王慕容煜,宁王慕容安,削去亲王封号!闭门思过。”

慕容昭张了张嘴想要开口,父皇还没有算顾家的事情呢,只是削除了封号根本发的太轻了。

慕容协不着痕迹的拉了他一下,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父皇既然同意了要重审顾家的案子,那就不会停止。只要他们将顾家的案子审清楚了,慕容煜这被子就别想翻身了。现在再说什么反倒是显得他们太过急切了。

慕容煜闭了闭眼,没有再与看朱氏,跪倒在地上谁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华皇淡然道:“此事到此作罢,都退下吧。”

皇后犹豫了一下,问道:“陛下,朱氏……”朱氏是后宫嫔妃,即使要处死也不能与普通人一样拖到刑场问斩。一般来说,都是一条白绫或者一杯毒酒了事。但是现在这事皇后也不太确定是不是要自己来做。

父皇一挥手,漠然道:“打入天牢,择日问斩!”

原本还在失神的慕容煜猛的抬起头来,父皇这事根本不承认母妃是皇家的嫔妃了。但是…如果母妃不是后宫的妃子,那他…又算是什么?这一刻,慕容煜深刻的知道,自己…完了。

“不…陛下…”朱氏也回过神来了,惊惶的叫道:“求陛下开恩…臣妾…臣妾……”

华皇神色冷酷,“闭嘴!你不再是后宫嫔妃,叫什么臣妾?押下去吧。”

两个侍卫进来,毫不怜惜的一左一右抓起朱氏便拖了出去。

做完了这一切,华皇的眉宇间也多了几分疲倦之意。皇后看在眼里连忙道:“竟然此事已了,陛下不如先回宫歇息吧?”

华皇看了皇后一眼,点了点头。

“明泽。”跟着几个公主站在一起的沐清漪看了一场好戏,心情还算不错。听到华皇叫自己的名号连忙上前,“陛下。”

华皇深深的看了沐清漪几眼,才终于叹了口气道:“你回头去看看平王吧。”虽然明泽和平王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勉强算起来也还是亲戚,至少是从小就认识的。现在慕容熙母族那边也没什么人了,华皇自然也不介意自己宠爱的明泽公主多跟慕容熙走动走动。不管怎么说,慕容熙也都还是自己的儿子——一个,活不了几年了的儿子。

沐清漪也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好处,为了不引人怀疑在宫中她很少跟慕容熙接触。现在有了华皇做借口自然方便了许多。

“明泽遵旨。”

“罢了,你们都散了吧。”说完,华皇便带着自己的人起身回勤政殿了。大殿里的众人各自对视了几眼也纷纷走了。最后的善后还是留给这些华皇的皇子们来吧。

“王爷…罪臣…”朱變有些战战兢兢的看了一眼依然跪在地上没有说话也没有动的慕容煜,才看着慕容协问道。

慕容协挑了挑眉,心情颇好的道:“平南郡王先行回府吧。一切是非自有公论。”

“是,是,罪臣告退。”朱變松了口气,连忙退了出去。

大殿里的人渐渐的都走光了,慕容煜默默地跪在大殿里一动不动。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整个大殿里一片寂静清冷。空荡荡的只有最上方那把金灿灿的龙椅引人注目。

慕容煜低头,才发现膝盖上传来的刺痛。原来他已经这大殿里跪了一个多时辰了…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90.众叛亲离 下一章:92.困兽难挣
热门: 乡野邪师 新时代,新地府 阴阳师系统 万人血书求我娘一点? 惹火ABO 魂兮归来之兄弟 天火大道 战魂神尊 全世界都在等你心动 重启飞扬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