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顾家冤案

上一章:88.皇子发难 下一章:90.众叛亲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公主,侯爷和老夫人有请。”刚回到肃诚侯府,沐老夫人院里的丫头就过来传话了。往日里隐隐带着些趾高气昂的丫头如今却是满脸敬畏的望着沐清漪,不敢有丝毫的愉悦。这里虽然是肃诚侯府,四小姐却是陛下亲封的公主,无论如何也比侯爷和老夫人要尊贵的多。侯爷和老夫人或许仗着身份敢对四小姐不敬,她们这些下人就是借她们一百个胆子也是不敢的。

沐清漪挑了挑眉梢,笑道:“侯爷和老夫人?可是有什么事?”

那丫头望着沐清漪,为难的摇了摇头道:“奴婢不知。”

沐清漪也没有兴趣去为难一个丫头,点了点头道:“走吧。”

还没走进德安堂,里面就传来了孙氏失声裂肺的哭声。沐清漪神色漠然,孙氏确实是该哭,短短的时间内唯一的儿子和最争气的女儿都死了,剩下的一个女儿也即将和亲北汉,她若是不哭沐清漪才觉得奇怪。

踏入德安堂中,沐清漪也没有指望有人回来给她这个公主行礼。索性她自己也没把这个公主的身份当成一回事儿,就直接走过去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淡淡道:“有什么事么?”看着她这副做派,沐长明的眼色沉了沉,才开口道:“飞鸾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扫了一眼正跟孙氏哭成了一团的沐云容,沐清漪轻声浅笑道:“父亲不是已经听三姐说清楚了么?还是说…父亲不相信,想要听我再说一遍?”

沐长明脸色铁青,他并非不相信沐云容的话,以他对慕容煜的了解慕容煜确实是做得出这样的事情来得。但是看到沐清漪如此轻松写意的模样,沐长明心中的怒气就不打一处来,“飞鸾是你姐姐,她死了你就没有一点儿表示么?!”

沐清漪沉默了一下,慢慢的抬眼看着沐长明道:“表示?嗯…我好像应该去给母亲上柱香。告诉她沐飞鸾已经去陪她了?不过我想…母亲应该不会在意这种事情吧,还是不要为了这些破事儿去惊扰母亲的亡灵了。”

“你……”

“四丫头!”沐老夫人脸色难看的瞪着沐清漪道:“不管有什么恩怨,鸾儿是你的姐姐!咱们是一家人!你这样的态度,未免让人觉得太过凉薄了。”孙氏突然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瞪着沐清漪道:“分明就是她害死了鸾儿,她自然不难过了!都是她!都是她还是了鸾儿!”

孙氏不想关心到底是谁杀了沐飞鸾,她只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沐清漪的话,她的女儿不会被打入冷宫。如果鸾儿还是高高在上的柔妃,谁敢害她?这一切、这一切都是沐清漪造成的!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为鸾儿报仇!”瞪着眼前笑容浅淡,悠然自若的沐清漪,孙氏状如疯魔。一把推开了沐云容就向着沐清漪扑了过去。

“碰!”无心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沐清漪身后,孙氏还没有靠近沐清漪跟前就被一掌拍了回去撞在了对面的桌子上,然后跌落在地上变天爬不起来。

沐长明不由得变色,惊怒的扫了无心一眼,盯着沐清漪道:“他到底是什么人?!”之前看到无心突然出现在兰芷院沐长明并没有多想,但是现在回过神来沐长明分明记得这个男子并不是华皇赐给沐清漪的人。那么,沐清漪一介女流,从哪儿找到这么厉害的高手的?

无心抬眼,淡淡的看了沐长明一眼道:“小姐对我有救命之恩。”这个理由看似生硬,却也完全能够解释的通。江湖中人多重义气,如果沐清漪真的对这个男子又救命之恩的话,这人确实有可能会无条件的成为她的随身侍卫保护她的安危。但是沐长明总觉得有那么几分不对劲。

“侯爷…侯爷……”孙氏被沐云容扶着站了起来,拉着沐长明的衣袖泣道:“侯爷,你要为鸾儿报仇啊。都是她害死了咱们的女儿,都是这个祸星!”

沐清漪并不在意孙氏说了什么,而是饶有兴趣的盯着沐长明。很想听听看他会这么回答这个他宠爱喜欢了二十多年的女人。察觉到沐清漪的眼光,沐长明脸上的神色更加僵硬起来。但是悲痛之中的孙氏却没有看到这些,她只是愤怒的拉扯着沐长明,哭闹着,“侯爷!你一定要为鸾儿做主啊……。”

“够了!”沐长明被刺耳的哭声弄得脑仁隐隐作痛的,沉声低吼道。孙氏被他的怒吼吓得一愣,怔怔的望着沐长明,“侯…侯爷?”

沐长明避开了她不解的眼眸,沉声道:“现在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你胡闹什么?云容,扶你娘回去歇息。”

孙氏到底是跟着沐长明二三十年了,怎么会不了解沐长明的个性。听他这么一说,孙氏立刻就明白了沐长明现在根本就不想处置沐清漪。再对上坐在旁边喝茶的沐清漪似笑非笑的神色,孙氏就仿佛看到已经过世多年的张氏正在嘲讽的望着自己一般。这些日子,先是儿子死的莫名其妙,然后是女儿也死在了冷宫里,听云容说大女儿死前的凄凉和痛苦,孙氏早已经不能承受的更多了。沐长明的回避更是立刻引燃了她心中压抑着的愤怒和仇怨,再也顾不得身份和遮掩,朝着沐长明怒吼道:“为什么?!为什么要等!?明明就是她害死了鸾儿,侯爷你为什么要袒护她,为什么不为鸾儿报仇?!”

孙氏如此疯狂的模样,沐长明也是从未见过。一愣之下竟让孙氏给拽了个趔趄,连忙扶着桌子站好,一把推开了孙氏。

“侯爷……”

沐长明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怒火和烦乱,挥手道:“我知道该怎么处理,你先下去!”

孙氏不依,旁边的沐云容连忙拉住她,低声道:“娘,咱们先回去吧。”

孙氏一愣,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沐云容。这是她从前的那个娇纵胆大的女儿么?死的是她的亲姐姐啊……

“好了,下去吧。”沐长明不耐烦的挥手道。孙氏被沐云容半扶半推的服了下去,大厅里很快便安静了下来。沐清漪平静的喝着茶,看着跟前神色各异的沐老夫人和肃诚侯。沐长明显然很是烦躁,沐云容所说的消息对他绝对不是毫无影响的。他对慕容煜的忠心本就是有限的,现在又多了沐飞鸾的事情,就更加的危险了。

在大厅里来回踱了两圈儿,沐长明方才问道:“云容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大姐,当真是恭王所害,不是……”沐长明蓦地住口,定定的盯着沐清漪。沐清漪冷笑一声道:“不是什么?不是我干的?父亲是想要问这个么?”

沐长明沉默不语,显然是默认了沐清漪的话。沐老夫人却是一惊,厉声道:“长明!你在胡说什么?!”

大厅里沉静了片刻,沐清漪的笑声悠悠的响起,“怪不得父亲怀疑,其实…我确实是想要下手来着。只可惜…当时冷宫外面不仅有我的人,还有陛下的人呢。为了区区一个沐飞鸾,而引起陛下的怀疑,确实有些不值。所以,只得让恭王殿下捷足先登了。”

“陛下?!”沐长明身子一晃,惶然道:“你说陛下也知道恭王对鸾儿动手?!”

沐清漪淡笑不语,沐长明却有些支持不住跌坐在了椅子里,一时间汗如雨下。华皇对沐飞鸾的死不理不顾,不仅是说明了华皇对沐飞鸾的不在意,更有可能是因为华皇对沐飞鸾甚至是肃诚侯府已经厌恶到了一个程度了。否则无法解释仅凭着沐飞鸾设计沐清漪这一点就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显然,华皇已经知道了当年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华皇很可能依然对张氏念念不忘。

看着沐长明狼狈惊恐的模样,沐清漪不由的笑逐颜开。站起身来看着沐长明微笑道:“父亲,好好享受接下来的日子吧。等到三姐出嫁之后…对了,昨儿陛下还说想收我做义女来着,不过我拒绝了。这样算起来,沐清漪也不算对不起你沐家了啊。”

看着沐清漪转身扬长而去,沐长明满脸挫败的跌坐在椅子里站不起身来。看着他这模样,沐老夫人也吓了一跳,“这…这是怎么了?”沐长明无力的摇摇头,强撑着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往书房里走去。他需要时间和空间安静下来仔细想一想要怎么办,绝对…绝对不能坐以待毙。但是…就连顾家那样的百年世家都经不起天子一怒,他…又能如何?沐长明心中隐隐有些绝望的想着。

“小姐,恭王殿下求见。”刚刚回到兰芷院中,珠儿便进来禀告道。

沐清漪有些无奈的叹息,“今儿还真是有些忙,恭王不是被陛下下令在家思过么?怎么还在外面乱晃?”盈儿掩唇笑道:“陛下可没有下令让恭王闭门思过。何况,若真是在家里闭门不出,岂不是坐以待毙了?”

沐清漪扬眉道:“就算如此,他找我有什么用?”

盈儿眨了眨眼睛,也是一脸茫然,“这个…奴婢不知。”

“不仅你不知,小姐我也不知。请恭王进来吧。”沐清漪摇摇头对珠儿道。盈儿有些不满的道:“小姐不想见他可以不见就是了。”在诸皇子中,盈儿最没好感的大概就是慕容煜和慕容安这两兄弟了。现在看到慕容煜落难自然是免不了幸灾乐祸一番了。

“到底是个王爷,太不给面子了还让人以为咱们目中无人呢。”沐清漪笑道,“何况,我也想知道慕容煜到底想要干什么。”

慕容煜依然如往常一样的一身白衣,温文尔雅。只是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眼底隐藏的疲惫和烦躁,这些日子发生的种种事情即使是慕容煜也有些疲于应付。不然慕容煜早该发现朝堂上的异动,而不是像今天这样被人在早朝上打了个措手不及。

“恭王殿下请坐。”沐清漪浅浅一笑,示意盈儿奉茶。

慕容煜坐下来并不说话,反而定定的望着沐清漪。饶是沐清漪这样镇定从容的人,在这样的目光下也感到有些不自在了。皱了皱眉沉声道:“恭王大驾光临,未知有何指教?”慕容煜一怔,似乎刚刚回过神来,盯着沐清漪淡然道:“指教?不敢当。”

沐清漪不在意的撇了下唇角,抬手示意慕容煜用茶。一时间,大厅里两人相对无言。

慕容煜认真的打量着眼前的少女,他跟沐清漪见面的次数并不多,但是似乎每一次见面眼前的少女给他的感觉都会变得不一样。也越来越偏离了原本认知中那个懦弱而文静的肃诚侯府嫡女的模样。直到真正在她的手里吃了亏,慕容煜才不得不承认这个少女不仅是深藏不漏,而且对他怀着极大的敌意。

这几天宫中发生的事情,慕容煜认真的思索了许久才终于发现这个少女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完全是有目的的激怒沐飞鸾和母妃,让沐飞鸾那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策变得像是一场笑话,甚至将母妃也牵扯到了其中。这一切,都是事后再去回顾的时候才想明白了,慕容煜不得不承认如果自己也身在其中的话,很可能也会被这个少女牵着走。还有这几天朝堂上发生的事情,他没有证据证明这些跟眼前的少女有关,但是…时间上的太过巧合让他不得不做此怀疑。

“恭王此来,是为了找清漪喝茶的么?”抬头对上慕容煜深沉莫测的眼神,沐清漪从容的微笑道。

慕容煜淡然道:“自然不是。本王只是在想…明泽公主、对本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沐清漪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道:“恭王这话,从何说起?”慕容煜轻哼一声,“从何说起?不如从…这几天宫中发生的事情说起。如何?”沐清漪放下茶杯,平静的看着慕容煜道:“宫中的事情…恭王指的是云、云贵人的事情么?”

慕容煜挑眉,淡然无语。

沐清漪莞尔笑道:“云贵人的事情,是陛下的旨意。恭王将此事怪到清漪头上未免有些迁怒吧?”

慕容煜笑容冷淡,“难道不是明泽公主特意引导的么?明泽公主刚进宫那几日,脾气可当真不怎么好。”

沐清漪眨了眨眼睛,有些迟疑的道:“恭王殿下的意思是说…明泽不能有自己讨厌的人么?而且…一旦我得罪了什么导致对方做了什么不理智的事情,还必须由我来负责?”

慕容煜沉下了脸,虽然知道对方是在狡辩,但是这样毫无漏洞的狡辩即使是他也无法可施。这个沐清漪当真是狡猾的…不像是肃诚侯府的人!只可惜,竟然这么晚才发现她的真面目。若是早一些,说不定会是完全不一样的局面。

轻哼了一声,慕容煜淡淡道:“明泽公主觉得四哥或者八弟比本王的胜算更大么?”

沐清漪脸上的笑容浅淡,抬起头来看着慕容煜脸上多了几分嘲弄之意,“原来恭王是怀疑今天早朝的事情与我有关?王爷怎么不怀疑今年北方干旱是因为雨水被我给吞了呢?”

如此明目张胆的嘲讽,让慕容煜的脸色阴沉起来。大厅里再一次归于宁静。

沐清漪不奇怪慕容煜会怀疑她跟慕容协或者慕容昭有关系。毕竟慕容煜的个性即使是没有疑点也要存着三分戒心更何况是如此多的巧合?但是那又如何?现在被慕容协和慕容昭联手打压的慕容煜还是精力来对付自己么?她相信,慕容煜此来绝对不是为了来跟她闹翻的。所以,她也并不着急。

看着沐清漪悠然自若的模样,慕容煜只觉得心中的挫败感更甚了。眼前的少女平静悠然的模样让很容易让他想到了另一个少女。也是这样的花一样的年华,也是这样的美丽而从容,看着他的目光永远都是带着淡淡的笑意却总是让人觉得有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该说,不愧是表姐妹么?

“明泽公主想要什么?”许久,慕容煜突然开口问道。

沐清漪惊讶的挑眉,打量着慕容煜道:“我想要什么…这与恭王殿下有何干系?”我要的东西…是你永远也付不起的代价啊。所以,又何必问呢?

慕容煜沉声道:“本王自问并没有怎么得罪公主,公主如此作为…未免有些过分。”

好一个没有怎么得罪!沐清漪低眉掩去了眼中的冷笑,淡然道:“恭王请回吧。明泽只是区区一个新封的公主。无权无势,对恭王殿下也没有什么影响,恭王亲自登门倒是让我受宠若惊了。”

慕容煜眼眸一寒,“公主…是一定要跟本王作对么?”

沐清漪掩唇微笑道:“恭王言重了,难不成…不站在恭王这边就是与你作对不成?若是如此…恭王想要如何对付我?就跟对付柔妃娘娘一样么?”慕容煜脸色大变,狠狠地盯着慕容煜,沐清漪却犹嫌不够一般,笑眯眯的添了一句,“王爷何必如此动怒,知道这件事的人…可不少呢。连我父亲都已经知道了,难不成恭王还想要杀人灭口?”

慕容煜脸色一阵青一阵黑,终究什么都没有再说站起身来拂袖而去。

“小姐,恭王这是…。”盈儿有些担忧的望着门口,从恭王对付顾家和柔妃的手段就能看得出来,对于跟他作对的人慕容煜是从不手软的。沐清漪淡然一笑道:“这些年过得太顺了,慕容煜大概以为出了华皇没人能对付他了。当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一样是母族薄弱,慕容协的母妃甚至还是早逝的,但是慕容协这些年确实凭着自己的能耐一步步在朝堂上站稳了脚步。而慕容煜当初却要靠着大表哥和顾家才渐渐崛起的。慕容煜并不是他自己以为的那么优秀的无与伦比。

相比起这几日朝堂上的风风雨雨,后宫就显得格外的宁静了。沐飞鸾的死仿佛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一般,曾经风光一时的柔妃就如同无数没有名号的女人一样黯然的消失在了这深宫之中。

宫里,聂云每天都会将朝堂上的消息回禀给沐清漪听。在慕容协和慕容昭的两面夹击之下,即使负责调查这些事情的人是素来不偏不倚的福王慕容恪,但是等到调查结束的时候,慕容煜麾下的势力也已经被慕容协和慕容昭打压的打压收拢的收拢,昔日如日中天的恭王府再也没有了在朝堂上一呼百应的声势。

而且,朝臣们弹劾慕容煜的罪名虽然有一半的罗织编造的,但是至少还有一半也是真的,于是慕容煜还是免不了被华皇狠狠地训斥责罚了一番。但是这件事…并没有这么容易就完了。几天后,八皇子慕容昭再一次甩出了一个震惊朝野的消息。四年前,顾家叛国的案子是被人嫁祸的,而这个幕后主使者无一不指向跟当时的太子慕容熙关系极好的慕容煜。

这件事一出,顿时朝野动荡。要知道顾家几代为相,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只是当初华皇的旨意下的太快,人也杀得太快了。人们不仅仅是被皇帝的铁血手腕吓住了,更有许多人根本还没反应过来顾家就已经满门抄斩了。如今这件案子再一次被翻了出来,立刻便有许多曾经是顾相的门生的大臣们争相呼应,请求皇帝重审顾家的案子。更有许多外放的官员甚至是在野的文人雅士也纷纷上书为顾家鸣冤。不是没有看到华皇漆黑阴沉的脸色,但是有一句话…法不责众。当民意太过沸腾的时候,即使是贵为天子的皇帝也不得不顺应民意。无奈之下,华皇只得下令重新审查顾家当年的案子。

这一道旨意,却是彻底将慕容煜放到了不利的地方。但是为了避嫌,他又不能干预案子的重申,这一次,华皇将这件案子交给了应天府和大理寺和刑部会审。听到这个消息,正坐在窗前看书的沐清漪唇边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聂统领。”

“是,公主。”聂云沉声应道。自从那一日他说出了真相,和明泽公主相处的时候气氛就有些怪怪的。明泽公主并没有像他以为的那样怨恨怒骂他,甚至连眼神里都没有一丝的怨怼,但是聂云却知道,明泽公主心中并不是真的毫无芥蒂的。只是明泽公主显然无意谈这个问题,于是聂云也只能沉默的跟在她身后,做一个合格的侍卫。

沐清漪侧首看着他,淡淡道:“本宫记得…邵大人曾经说过欠我一个人情?”

聂云心中微沉,听完顾家的消息之后明泽公主突然问这个,聂云岂会还不知道她的用意。凝眉道:“公主不该插手此事。”沐清漪浅笑道:“该做不该做的事情多了,我不是都做了么?”看着聂云凝重的神色,沐清漪含笑摇了摇头道:“聂统领不用担心,我不是想要邵大人假公济私帮我做什么。我只是…希望邵大人能够尽力一些,给…顾家一个公正的交代。”

聂云淡淡道:“陛下不会这样希望的。”

沐清漪有些惊讶的回头看着聂云,原本还以为聂云只是忠心耿耿的效忠华皇,根本不关系这些事情呢。没想到他居然连华皇的想法都一清二楚。对上沐清漪的视线,聂云突然有些窘迫,撇开了脸看向窗外,道:“我毕竟在陛下跟前带了好几年。”他又不是傻子,就算不爱管却也不能不看,看久了许多事情自然就明白了。

沐清漪莞尔一笑,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聂大人应该明白,我…只是想要给顾家一个公道而已。顾家数代忠心为国,不敢说是鞠躬尽瘁至少也无愧无心,如此下场,难道聂统领不感到心寒么?”

聂云望着沐清漪认真的道:“我会跟邵晋说,但是他如何决定是他的事情。另外…人情是聂云欠下的,自当由聂云来还。我希望公主不要以这件事…为难邵晋和子玉。”

沐清漪沉默了一会儿,方才轻声道:“抱歉,可能是…突然听到此事让我有些…以后我不会再提此事。”

聂云深深地望了窗前突然显得有些寥落的少女一眼,低声道:“属下先行告退。”

勤政殿里,华皇正气喘吁吁的对着眼前的一片狼藉。一回头便看到御案上那对的高高的折子,全部都是为顾家鸣冤的折子。这些混蛋是什么意思?!为顾家鸣冤是在说他这个皇帝昏庸滥杀忠臣么?

但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他却不能不理。慕容协和慕容昭联手呈上来的许多证据都说明了当初的案子有问题,他不可能当着所有的朝臣的面见这些疑点通通压下。这一刻,华皇格外的羡慕起西越的皇帝来了。都不是脾气好的皇帝,但是容慕天的处境绝对比他舒服多了。至少杀个一家两家的臣子绝对没有人敢随便质疑。还有老四和老八,这两个混账东西是想要反了么?!

“启禀陛下,容妃娘娘求见。”门外的太监战战兢兢的禀告道。

“让她滚!”刚刚被慕容昭气得不清,此时听到容妃来了华皇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殿外很快就没有了声息,勤政殿外的太监小心翼翼的看着跟前的容妃陪笑道:“容妃娘娘,陛下心情不好,不如…您改日再来?”

容妃当然知道华皇心情不好,也不勉强点了点头道:“本宫知道了,你们好好侍候着陛下。”

转身离开勤政殿,容妃转向了御花园准备去明芳馆走走。华皇对顾家的事情的态度容妃也是知道的,所以她才不明白儿子到底是发了什么疯拿这件事来打击慕容煜。若是成了的话还好,若是不成的话只怕昭儿以后也要没有翻身的余地了。不过…幸好还有一个慕容协顶着。容妃在心中有些自我安慰的道。

才刚走近御花园,便看到沐清漪迎面而来。容妃连忙一整神色,满脸含笑的迎了上去,“明泽公主。”

沐清漪盈盈一拜,“见过容妃娘娘。”容妃连忙拉住她道:“公主可别多礼了,本宫正想要去找公主呢。”沐清漪眨了眨眼睛,疑惑道:“娘娘可是有什么事?”容妃仔细打量了沐清漪一番,方才叹了口气道:“陛下今天心情不太好,公主可知道?”

沐清漪迟疑了一笑,摇了摇头道:“所谓何事?”

容妃挑眉,再想想明泽公主初到宫中,虽然明芳馆里宫女太监也不少,但是这位公主似乎并不爱与人亲近,所以消息不灵通也是难免的。连忙便将今早早朝的事情细细的说了一遍,最后才叹道:“昭儿那孩子真是不懂事,什么事情不好管非要去惹这件事。这顾家…。”说起顾家,容妃也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

沐清漪秀眉微挑,轻声道:“娘娘可是为了八皇子担心?”

容妃叹气道:“可不是么?本宫刚刚去求见陛下,连人都没见到就被陛下给赶了回来。也不知道陛下这一次……”

沐清漪轻声道:“娘娘多虑了,陛下慈爱宽宏,怎么会为了这点事生八皇子的气?八皇子查这事,不也是忠心为国,一心想要为陛下分忧么?”容妃嘴角抽了抽,慕容昭为什么查这个她自然是清清楚楚的,“但是,万一真的查出了顾家是冤枉的,到底是对陛下的圣明有损啊。”

沐清漪笑道:“陛下怎么会在意此事?人孰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何况,此事…就算顾家是无辜的,也算不得是陛下的错。而是有心人蒙蔽陛下所致,如今陛下为顾家平反,天下人只会觉得陛下行事光明磊落,知错能改,方是一代明君。”

容妃定定的望着沐清漪,一边思索着她说的话,半晌无语。许久才叹了口气道:“罢了,事已至此,难道还能半途而废不成?”事情竟然已经开始了就只能继续下去。一直查下去无论最后真相如何,都不是慕容昭和慕容协的错,他们只是关心华国的臣子而已。但是如果半途而废,那他们就有哗众取宠的嫌疑了。何况,此事已经注定了惹陛下的不悦,若是还不能从中取得一些利益,那才当真是一招臭棋。

沐清漪含笑安慰道:“娘娘是宫中嫔妃,只要安心侍候好陛下便是了,宫外的事情自然有别人去抄心。陛下必然会知道娘娘的苦心的。”

容妃含笑点头道:“本宫知道了,果然跟公主说几句话,有什么问题也顿时茅塞顿开了。”

“娘娘过于了。”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88.皇子发难 下一章:90.众叛亲离
热门: 一树人生 乡村守望的女人 门后高能[无限] 嫁给恶人夫君前揣崽/替嫁前有崽了 我被格式化后他后悔了 偷香邪医 神职 你微笑时很美 龙泪:池袋西口公园9 我是大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