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皇子发难

上一章:87.沐飞鸾之死 下一章:89.顾家冤案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夜深人静,勤政殿里华皇并没有召幸后宫嫔妃,甚至都还没有休息。

“陛下,柔…沐飞鸾死了。”一个黑影闪入大殿内,恭声禀告道。华皇并不吃惊,面上也没有丝毫的愤怒之色,只是淡淡道:“哦?谁的人?”华皇很了解沐飞鸾,沐飞鸾绝对没有自杀的勇气,这些日子一直不死不活的吊着,若是她想死早就死了。

“是…应该是恭王殿下的人。”犹豫了一下,黑影还是照实说道。

“哦?恭王?他倒是沉不住气。这几天,明泽公主有没有去看过沐飞鸾?”

黑衣人点头道:“去过一次,说了几句话公主就离开了。公主当时…的脸色似乎十分不好。”华皇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明泽是个聪明有孝心的孩子,不用管她。退下吧。”虽然为华皇对明泽公主的信任和宠爱感到惊讶,但是黑衣人却依然明智的什么都没有问,只是沉声应是。

黑衣人飞快的退了出去,和刚刚出现的时候一样无声无息。华皇低头继续批阅手中的折子,过了一会儿又停了下来,沉声道:“恭王…这两年是不是太过得意了?”他身后不远处,恭敬的侍立的太监总管低着头不敢答话。陛下想要说什么都可以说,但是他们这些做奴才的却不是随便什么话都可以接的。华皇显然也不是想要听人给自己意见,也不在意,只是轻哼了一声便不再多话了。

明芳馆内,沐清漪坐在窗前轻柔的抚弄着手上的白玉指环。许久才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聂云道:“沐飞鸾死了?”

聂云沉默的点了点头,看着眼前的少女的眼神中更多了几分复杂。这个看似波澜不惊的少女,竟然能将所有的事情都算计的清清楚楚,甚至连恭王会对沐飞鸾下手这种事都能够猜到。这样的聪慧,难怪能够让慕容煜处处碰壁。只是这样的聪慧却也同样让聂云隐隐的生出几分担忧。有道是…慧极必伤。

“陛下派了人去冷宫?”沐清漪问道。

聂云点头,陛下确实是派了人去冷宫,但是却并没有救下沐飞鸾。这也让聂云更加为陛下的无情感到心寒,无论沐飞鸾为人如何,到底是陛下宠爱了几年的妃子,更是曾经为陛下怀有过子嗣,但是陛下却任由人将她杀死了。

以聂云的武功,他若是不想被人发现,即使是华皇身边的心腹侍卫也无法发现他的踪迹。所以,无论是华皇派去的侍卫还是慕容煜派去杀沐飞鸾的人都不知道当时还有另外一个人在场。或许…沐飞鸾死的并不像她自己以为的那样孤单。

“很不错。”沐清漪浅笑道:“盈儿,记得将这个消息…告诉父亲一声。”

沐清漪身份,盈儿盈盈一笑道:“奴婢记住了,小姐尽管放心就是了。”沐清漪点点头,抬眼望着窗外的弯月,有些遗憾的道:“不过…以父亲的心性…大姐姐只怕要冤死了。”沐长明可能会为了活着的沐飞鸾和小皇子背叛慕容煜,但是却绝不会为了已经死去的沐飞鸾跟慕容煜翻脸。

“小姐,需要咱们添些柴火么?”盈儿眨着俏丽的眼眸问道。

沐清漪摇摇头道:“罢了,过犹不及。”

沐云容这些天在宫里过的非常不好。她从来都不是胆子大的人,从前敢欺负沐清漪也不过是仗着父母的宠爱和沐清漪的懦弱和势单力薄罢了。如今独自一人在这半个人都不认识的深宫之中,就连唯一可以依靠的姐姐也突然死的凄惨无比。沐云容整个人再也没有了往日里的飞扬跋扈,显得苍白而虚弱。战战兢兢的仿佛随便一个人都能吓死她一般。更重要的是,她得到一个不知道是谁传给她的消息,大姐并不是自杀的,而是被恭王和云贵人害死的!

这日,沐清漪带着盈儿准备出宫。却被突然不知道从那个角落冲出来的沐云容拦住了。沐云容神色憔悴,脸色苍白的跟往日里那个张扬任性的肃诚侯府三小姐简直不像是同一个人。

“三姐?”

“四妹,求你带我出宫!”沐云容也顾不得此时的场合,拉着沐清漪的衣袖焦急的道。

沐清漪挑了挑眉道:“你要在宫中学习礼仪不是么?何况,我并没有权利带着一位郡主出宫。”沐云容慌乱的摇头道:“求求你,带我出宫吧。我要回府…我会乖乖去和亲的,我再也不会胡闹了,我什么都听你的,求你送我回府吧。”

沐清漪平静的打量着沐云容,看着她难以掩饰的疲惫和惊慌便知道这两天她是真的被吓坏了。对于一个在父母的庇佑下其实没有经历过什么风浪的闺中少女来说,这几天的冲击对于沐云容来说确实是已经足够大了。毕竟,再次之前沐云容最烦恼的事情大概也不过是宁王会不会看上别的姑娘了这种事情罢了。

“我很抱歉,三姐。”沐清漪淡淡道。

沐清漪不肯,沐云容却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离开这个可怕的皇宫。而沐清漪是她唯一能指望的,自然不会那么容易的放弃。正在两人僵持的时候,容妃带着人款款而来,笑道:“公主,皇后娘娘听说了和荣郡主这两天的精神不太好,特准她回家休养几日。公主可以带着郡主出宫去了,不碍事的。”这几天,容妃可谓是春风得意。最大的敌手沐飞鸾死了,唯一的儿子这几日似乎也开始在朝堂上崭露头角。而自己也渐渐地得到了陛下的宠信,所以容妃的心性颇好。即使被皇后打发来传这种近似于跑腿的消息也依然没能消磨她的好心情。容妃甚至觉得这一切的变化都是沐清漪进宫之后才带来的,所以在面对沐清漪的时候也就更亲切了几分。

沐清漪微微愣了一下,才点头道:“如此,就多谢皇后娘娘和容妃娘娘了。清漪遵命。”

沐云容一听容妃的话,立刻便高兴起来了,连行礼谢恩都顾不得,拉着沐清漪就要往宫门的方向而去。容妃看着匆匆而去的两人,挑了挑眉。都是肃诚侯府的千金,难怪一个能被陛下当做亲生女儿疼,一个却只能落得个和亲的下场。只看着举止做派就知道是不一样的。

因为一大早就出宫,回到肃诚侯府的时候沐长明并不在府中。沐清漪也没有兴趣欣赏沐云容奔到德安堂去哭诉自己的委屈和恐惧的场景,转身便又出了肃诚侯府直接往轻安阁而去了。今天她会出宫自然也不是为了无事闲逛,而是今天早上上有一处好戏待看。只可惜身为女儿身她自然是不能到朝堂上去观看了,所以她才选择了京城里最容易听到各种朝堂上的消息流言的地方之一——轻安阁。要知道,轻安阁最多的客人便是那些文人雅士,达官权贵。而谁都知道,要让文人不碎嘴,比让女人不爱珠宝还难。

依然是少年的装扮,带着无心走上轻安阁的二楼,才刚上了楼梯便看到一身华丽黑衣的容九公子懒洋洋的坐在大堂靠窗的角落里笑眯眯的望着她。沐清漪无奈的撇了撇嘴角,漫步走了过去。

“张小弟,好久不见哟。”容九公子欢快的挥手笑道。

“九皇子,许久不见。”沐清漪点头道。

容九公子丝毫不见外的爬过来揽住沐清漪的肩膀,亲亲热热的道:“咱们都这么熟了,张小弟还这么见外做什么?”沐清漪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我不见外的话你还想要干什么?抬起手中的折扇在容九公子的揽着自己的手背上敲了敲,淡淡道:“九皇子,自重。”

容九公子委屈的望着清清:他们都这样那样过了,为什么还要自重啊。

沐清漪咬牙,她居然诡异的看明白了容九公子那诡异的眼神所代表的含义!谁跟你这样那样啊,混蛋!

忍无可忍拨开了容瑾的爪子,沐清漪问道:“这么早,九公子怎么在这里?”容瑾不悦的皱眉道:“叫九哥就行了。这个么…本公子听说今天又好戏看,就才道张小弟你要出来了,所以就先挑个位置等你呗。”

消息传得真快,或者说…容九公子在华国的消息真是相当灵通。

不远处,好不容易再次凑到一对的无心和无情忍不住各自抽了抽嘴角。什么都还没有发生,您两位就这一副凑在一起准备八卦人家的模样是要闹哪样啊?

轻安阁的客人渐渐的多了起来,早朝结束的时间也渐渐临近了。很快,沐清漪和容瑾等待的消息也来了。据说,今早一大早早朝,满朝的大臣就仿佛吃错了药一般的拼命弹劾恭王府。而且理由各有不同,例如恭王结党营私啊,恭王收受贿赂啊,恭王欺压忠臣啊,就连恭王纵弟行凶强抢民女这种理由都出来了。要知道,慕容安的爹还活着呢,弹劾身为兄长的慕容煜,还不如直接骂华皇教子无方更加名正言顺一些。但是这些官员可不管,各种莫名其妙的理由齐出,仿佛一夜之间慕容煜就跟这些人结下了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一般。就连一向闲着不理朝堂事务的赵子玉都弹劾了慕容煜一个指使慕容安擅闯安西郡王府别院。这事慕容煜当真是有苦难言,他当然没有指使慕容安闯赵子玉的别院,但是现在慕容安躺在床上不死不活的,谁能替他证明?

当然,慕容煜也不是站在那里任人敲打的傻子。追随慕容煜一党的朝臣自然竭尽全力的为慕容煜辩护甚至是想要反扑。但是奈何这次的事情来的太过突然,他们全然没有准备,慕容煜的人缘似乎一夜之间坏了不少一般,最终还是不敌对方人多势众而溃不成军。

沐清漪和容瑾坐在靠窗的位置,笑眯眯的看着一个男子正在兴致高昂的讲述着恭王是如何的灰头土脸,如何的失魂落魄被华皇斥责,那模样仿佛是他当场所见一般,说的比茶楼里说书先生还要精彩。

容瑾笑嘻嘻的朝沐清漪伸出大拇指赞道:“高手,本公子佩服。”

沐清漪谦逊的浅笑,“九公子谬赞,这跟我可没什么关系。”这也不算撒谎,这次的事情出了她写了封信说服慕容协以外,当真是什么都没有做。而且沐清漪很清楚,就凭慕容协和慕容昭,还没有那么多大的排场,暗中肯定还有人插手了。而最有可能的人自然是她的大表哥…慕容熙。华国曾经人人称道的太子殿下。

“你说华皇会怎么处置慕容煜?”容瑾有些后期的问道。这次慕容煜栽得当真是有些冤枉。那些大臣弹劾的罪名,对慕容煜来说都适用,但是同样的对每一个皇子也都适用。哪个皇子暗地里没有干点结党营私,收点孝敬礼物之类的事情?但是真正重要的罪名一个都没有。比如云贵人毒杀皇后,陷害顾家谋害平王这些事情,弹劾的时候提都没有人替过。这样的弹劾,如果慕容煜正得圣心的时候,不过是一场笑话罢了。说不定华皇为了安抚人心随便不轻不重的罚一下就算了。但是现在却是慕容煜最倒霉,华皇看他最不顺眼的时候,就算他倒霉的比慕容熙更惨也不意外。

沐清漪浅笑道:“这个么?问问当事人不就知道了?”抬了抬下巴,沐清漪望楼梯口上。容瑾也跟着望了过去,却见慕容协独自一人走了上来,也没有停留,直接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张公子。”这一次慕容协看到沐清漪的神色变得诚恳了许多,看到沐清漪身边的容瑾更是神色微变,朝着容瑾点了点头,“九殿下。”

沐清漪含笑,举了举手中的茶杯笑道:“治王殿下,恭喜。”

慕容协神色间也多了几分轻松,淡笑道:“公子说笑了,现在说什么恭喜未免太……”未免太早了些。慕容协并不是天真的人,就算真的把慕容煜打压下去了太子之位未必就真的轮到他了。只不过慕容煜是这其中最难对付的一个对手,自然是能够早些除掉最好了。最重要的是,从这件事上他看到了张清的能力,这个少年似乎什么都没有做,但是许多事情却都有条不紊的顺着她的预计在进行着。他花了几年时间都没能动摇慕容煜丝毫根基,这少年一出手便杀的慕容煜险些满盘皆输。这样的高手若是不掌握在自己手中,慕容协都要觉得对不起自己了。

沐清漪挑眉一笑,道:“治王请坐。”

“九殿下…。”慕容协有些犹豫的看了看容瑾。容瑾笑容可掬的道:“治王不必在意本皇子,本皇子不过是…跟张小弟十分投缘,来凑个热闹罢了。还是说…需要本公子回避?”慕容协连忙道不敢,他也不可能在这种地方跟张清谈什么重要的事情,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得罪容瑾了。早就听说西越的九皇子自负自己的容貌,也十分的喜好美貌。张清聪明绝顶不说,这皮相也确实是非常符合西越九皇子的喜好。

慕容协在沐清漪对面坐了下来,看着沐清漪跟容瑾似乎很是熟稔的模样也很是惊奇。容瑾脾气不好,虽然才到京城没有多长时间但是已经有不少人碰过壁了。但是眼前容瑾似乎跟张清的关系却十分交好,而慕容协敢肯定,在容瑾来华国之前他们是绝对不认识的。

容瑾也不在意慕容协打量的目光,好奇的望着慕容协道:“治王,慕容煜现在怎么样了?”

慕容协被他的直接弄得噎了一下,不由有些小心的看了看容瑾。有些拿不准容瑾对慕容煜是个什么态度。容瑾跟慕容煜虽然没有什么交集,但是容琰跟慕容煜的关系却显然不算差,“九皇子,这么问是……”容瑾不耐烦的一挥手道:“没什么,本公子就想好奇慕容煜有多倒霉。”

满不在意的语气让慕容协放松了一些,淡淡笑道:“六弟毕竟还是父皇的血脉。”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仿佛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在座的两个人都是聪明人,自然明白了慕容协是什么意思。看来这一次…还是没有拍死慕容煜。不过无论容瑾还是沐清漪都并不失望。毕竟,她们还准备了不少后手,若是慕容煜真的就这样被拍死了她们之前的准备岂非都是白费了?

“这么说…陛下并没有责罚恭王?”沐清漪皱眉道。

慕容协淡笑道:“那倒也不是。父皇解除了六弟如今身上所有的差事,令他在家闭门思过。另外…还令大哥负责调查官员弹劾的事。有几个恭王一党的官员当场被父皇给撸了。”说道这个慕容协还是有些小小的遗憾,大哥一向不偏不倚,若是他和或者八弟能够得到调查的才是,绝对能让慕容煜的处境更加凄惨。

沐清漪含笑看了慕容协一眼,淡笑道:“治王太过心急了,现下还是跟这些事情撇清一些的好。免得陛下觉得你在针对恭王。”她说这话,绝对是为了慕容协好,但是慕容协能不能听进去就不关他的事了。慕容协有些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现在慕容煜好不容易倒了,他决不能让他再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另外,慕容煜手下的一些势力,也可以看着收复一些。要知道,慕容煜手下的许多人原本不也是前任太子殿下的人么?既然可以效忠慕容煜,自然也能够效忠别人。

“肃诚侯府和平南王府有什么反应?”沐清漪喝着茶,悠然问道。

慕容协挑了挑眉,淡然道:“应该来来不及有什么反应吧。朱變和沐长明都不是傻子,不过早朝上他们可是一句话都没有替六弟说。”沐清漪扬了扬眉并不意外,朱明嫣已经死了,平南王府和恭王府的关系升至是慕容煜可能抓住的平南王府的把柄也就失去了一大半了。朱變自然不会在那么为慕容煜拼命。至于沐长明,沐清漪很怀疑他到底会为了谁跟人拼命。

“张公子什么时候有空,不如到王府小聚?”慕容协邀请道。有许多事情并不适合在外面谈,但是张清这个人神出鬼没而且身边还有高手保护,有时候慕容协想要找他也找不到人,有时候没想到他他又自己冒出来了。

沐清漪有些遗憾的婉拒道:“在下最近还有些琐事,只怕无法领受王爷的美意了。”她最近常住宫中,想要出宫一趟不难,但是如果经常在外面晃得话很难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她当然不会忘记慕容协还在暗中查探她的身份来历的事情。

被拒绝了慕容协也不动怒,只是点点头道:“那么等公子有空了,治王府的大门随时为公子敞开。”

“多谢。”沐清漪举杯笑道。

等到慕容协起身要离开时,沐清漪方才低声道:“王爷,欲速则不达。有些事情,该缓则缓。”慕容协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转身下楼去了。

容瑾慵懒的靠着窗户,从窗口看着慕容协出了大门渐渐地融入街上的人群中,方才含笑道:“他听得进去么?”

沐清漪笑道:“难道我非要他听我的么?”她也就是随口说一句,慕容协爱听算他运气好,不爱听可以当没听见。只是希望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记起她的话不要后悔。容瑾笑眯眯道:“你在这个时候给他泼冷水,还只是不咸不淡的提了这么一句,要是我我也八成不会放在心上。”

两人相视而笑,没错,他们原本也没希望慕容协放在心上。

“其实慕容协是个不错的人。”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容瑾懒洋洋的笑道。沐清漪沉吟了片刻,也不得不承认容瑾说的没错。以一个志在皇位的皇子来说,慕容协确实是做的不错了。华皇这么多的皇子中,能力最出众的除了慕容熙大概也就是慕容协和慕容煜了。如果没有她们这些突然插进来的外来因素,沐清漪觉得或许最后慕容协登上皇位的可能性还要比慕容煜稍微大那么一点儿。只可惜,如今已经身在局中的这些人…又岂能那么轻易逃脱执棋者的手?

“九皇子?”两人正说话间,一个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不远处传来。沐清漪侧首,便看到不远处魏无忌带着千凌朝他们走了过来。再看看容瑾,原本还带着笑意的连已经阴沉了下来,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魏无忌并没有说话。看来不管是西越九皇子还是云隐公子,跟魏无忌的关系都不太好。

“九皇子这是…张公子,幸会。”上次在治王府的宴会上还说过话,魏无忌自然不会忘记这个叫张清的少年。只是他显然没想到容瑾和这个少年的关系居然这么好。沐清漪点点头,淡然道:“魏公子,幸会。”

容瑾不悦的扫了魏无忌和千凌一眼,轻哼一声道:“真是阴魂不散。”

魏无忌似乎有些无奈,笑了笑道:“难得在华国遇到九皇子,过来打个招呼罢了。”

容瑾懒洋洋的斜睨了他一眼道:“那招呼就打招呼,你带给丑女过来干什么?”

原本靠着魏无忌手臂没说话的千凌苍白的容颜顿时涨得通红,眼泪也在眼眶里酝酿着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千凌绝对算不上丑女,但是容瑾的嘴巴素来是又毒又损,就连永嘉郡主那样都绝色都能被他挤兑是丑女,千凌在他眼里那就是不折不扣的丑女了。所以,虽然挤兑的千凌都快要羞愧的无地自容了,但是容瑾公子却没有丝毫的愧疚之意。

魏无忌苦笑着摇了摇头,扶着千凌坐了下来,道:“这次来华国的时候在下正好途径西越,还拜见过皇帝陛下呢。”他话音未落,容瑾身边的气息便是一凝。四周的空气仿佛也在瞬间结了冰一般。容瑾冷冷道:“你想说什么?”

魏无忌道:“九殿下言重了,只是九殿下第一次出远门,越帝很不放心,托在下照料一二罢了。在下既然受了陛下的托付,总不能不闻不问至少…也要看看殿下是不是安好才算是不负人所托不是么?”容瑾冷笑一声,似乎对父皇请人照料自己十分不满,冷笑道:“你现在看过了,可以走了?”魏无忌打量着他笑道:“看起来,九殿下也确实是不需要在下照料的。”

“魏公子和千凌姑娘怎么在这里?”看着容瑾眼底翻腾的煞气,沐清漪连忙开口打断了魏无忌。再说下去她怕容瑾直接抽刀就捅上去了。

魏无忌含笑看了看沐清漪道:“千凌想要吃轻安阁的点心,我正好没事就跟她一起过来了。”旁边含着泪泫然欲滴的千凌也跟着露出一丝带着羞怯的甜蜜笑意。容瑾冷哼一声,直接一仰头靠在窗边闭目养神了,“快点把他们打发了,丑女伤眼……”

沐清漪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几乎有些怜悯的看着千凌了。千凌苍白着脸,咬着唇不说话,但是沐清漪却能清楚的看到她眼中阴寒的恨意。对于千凌这样除了魏无忌的爱什么都没有的人来说,骂她丑当真是非常的伤人了,因为那不算极致出众的美貌可能都是她竟有的骄傲了。但是偏偏,这世上比她美丽的人就算不是太多也绝对不少了。

有些歉意的朝魏无忌点了点头,魏无忌抬手安慰的拍了拍千凌,柔声道:“九皇子脾气不好,你也知道的。别跟他计较了。”

千凌含泪点点头,强笑道:“我知道…我不会在意的。”

魏无忌这才扶起千凌朝沐清漪点了下头道:“张公子,我们先告辞了。”

“慢走不送。”沐清漪轻声道。看着魏无忌带着千凌离开的背影,沐清漪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吐槽:魏无忌,你真的爱千凌么?容瑾这么骂她你居然安慰她容瑾脾气不好?千凌那一副孱弱的样子其实是被你气得内伤的吧?

摇了摇头,看着闭目养神的容瑾依然不太好看的脸色,沐清漪伸手戳了戳他,低声笑道:“九公子,你跟魏公子到底有什么恩怨?我可没见过你对谁这么大的气性?”容瑾这人蔫坏,但是很多人对他来说都是过了就忘的。但是魏无忌这个人,似乎从第一次提到他的名字起容瑾的反应就有些大了。甚至连他隐藏的身份云隐公子都跟魏无忌有仇。按说以容瑾的心计,若是九皇子这个身份更魏无忌关系不好,云隐公子这个身份就该去补救,或者说是打入敌人身边也可以。除非是他对这个人实在是不能忍受。

容九公子轻哼了一声道:“魏无忌阴险的很,清清你别理他,小心被他给坑了。”

“阴险?这么说九公子被他坑过?”沐清漪挑眉笑道。

容九公子脸色更难看了,咬牙道:“那时候本公子才八岁!”

沐清漪很是包容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理解,但是容九公子的脸色却更加难看起来。虽然在深宫中长大,但是年方八岁的时候的容九公子显然还不如现在腹黑狡诈,被已经十七八岁的魏无忌整治大概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了。鉴于容九公子恶劣的性格,沐清漪还是坚持认为绝对是某人先挑的事儿。不过被整治过后的容九公子显然是知耻而后勇,没过几年就化名云隐找上门去,险些弄死了魏无忌的未婚妻。

容瑾气嘟嘟的瞪着沐清漪半晌,才终于在沐清漪笑盈盈的笑脸跟前泄了气。眼巴巴的望着沐清漪道:“总之,清清不许对他好,必须讨厌他!”

沐清漪无语,“九公子你从哪儿看出来我打算对他好了?”就冲着魏无忌身边那个随时随地弱柳扶风的千凌,她短时间内也没有打算跟魏无忌有什么交集。容瑾这才满意的笑了,“本公子就知道,清清最好了。”

沐清漪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也懒得纠正他的称呼了。窗边,容瑾低下头真好看底下扶着千凌的魏无忌回过头来望向楼上的窗口,还朝着容瑾的方向点头笑了笑。容瑾俊美的眼眸中飞快的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意。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87.沐飞鸾之死 下一章:89.顾家冤案
热门: 斗铠 面具馆 暗夜将至 如何反撩觊觎我的挚友[重生] 被迫和敌国太子联姻的日子 重生在漫威里的道君 乡村艳医 清明上河图密码3 逢狼时刻 临时同居[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