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沐飞鸾之死

上一章:86.柔妃的惨状 下一章:88.皇子发难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朱氏云贵人是一个非常适合在宫中生活的女人,甚至比看似心狠手辣诡计多端的沐飞鸾更适合。如果没有突然死而复生的沐清漪改变了许多事情原本可能会有的发展,毫不怀疑朱氏很可能会这样看似不起眼,却平稳无忧的度过一生。直到她的儿子登基为帝,成为高高在上的皇太后。但是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如果,所以当沐清漪开始出手之后,原本的云妃,到云嫔再到云贵人,前后也不过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原本住的宫殿自然不能再住了,即使她有着两个儿子华皇也依然没有打算给她面子。不仅仅是因为华皇对她想要算计沐清漪的不满,更因为这些日子华皇对慕容煜这个儿子的不满也日渐增多了。所以,在朱氏被降为贵人的同一时间,就被下令从原本的宫中搬了出来,搬进了一个更偏僻一些的景云宫与一位早已经失宠的的慎嫔共住。因为对方是嫔而她是贵人,朱氏不得不在做了二十多年一宫主位之后再一次搬进了偏殿。

“母妃。”慕容煜神色复杂的看着坐在有些简陋的偏殿里,穿着一身素净的贵人衣饰的母亲。宫中突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母妃被贬为贵人,这一切都打了不容易一个措手不及。在华皇的盛怒之下,慕容煜也不敢立刻进宫来探视母妃。这两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慕容昭和慕容协突然疯了一样的攻击恭王府,甚至就连早已经不管事的慕容熙和慕容恪都暗中跟他使绊子,更是让慕容煜忙的头昏脑涨。等到他有机会进宫来探望云贵人的时候,云贵人已经在缙云宫里住了好几天了。

“煜儿。”云贵人一怔,连忙站起身来迎了上去,“你怎么来了,出了什么事?”

慕容煜摇摇头道:“母妃,宫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沐飞鸾和朱氏被贬,宫中的原因也是说的含糊不清。就连在宫中消息灵通的慕容煜也是迷迷糊糊的完全不知道其中的原因。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云贵人有些懊恼的叹了口气道:“都是母妃太过心急了…那个柔妃,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沐飞鸾?”慕容煜沉声道,看来这是的事情主要还是因为沐飞鸾,母妃只是被她给连累了。

云贵人将这几日的事情仔细的说了一遍,慕容煜脸上的神色更沉,“又是沐清漪!”

云贵人咬牙道:“不错,又是沐清漪!”饶是她这样的城府和心性,对上沐清漪还是忍不住感到火大。只要一想到自己二十多年来的忍耐被沐清漪轻轻松松就毁得干干净净,云贵人就没办法平静的对待。辛辛苦苦的隐忍了二十年,如今再一次成为宫中算是封号最低的嫔妃之意,云贵人怎么能心平气和?

看着慕容煜难看的脸色,云贵人很快还是平静下来了,“煜儿,恭王府里可还好?既然朱明嫣已经死了,你尽快请你仿佛同意尽早迎娶李小姐进门吧。”这一点,云贵人还是不得不庆幸之前朱明嫣已经被华皇给撤消了所有的位份,也就是变相的被休了。否则现在他死了慕容煜的婚期至少还要延后一年以示对原配妻子的尊重。

闻言,慕容煜的脸色更沉了一些。看的云贵人心里也是一沉,蹙眉道:“出什么事了么?”慕容煜沉声道:“今早李家已经跟父皇上了折子,说是李家太夫人身体不好,舍不得李知宜,要将婚礼延后一年。”

“当真如此?还是……”云贵人凝眉道。

慕容煜神色阴沉不定,李家太夫人都已经快要七十高龄了,这两年身体也确实是不好。但是明眼人只要一看就明白这是李家想要拖延婚期的借口。否则明知道李太夫人身体不好,李家就应该提前婚期才对。万一这一年中李太夫人过世了,李知宜还要守孝,到时候婚期拖得更久。但是不管李家是什么心思,这个时候李家做出这样的决定,对于恭王府来说却无疑是雪上加霜。慕容煜自然清楚,恭王府里少了一个王妃绝不只是差一个女主人那么简单的事情。京城里许多人情往来,交际都需要女眷出面。恭王府没有了王妃,也就意味着这许多的场面恭王府都无法再出席了。

即使慕容煜不说,云贵人在深宫中几十年来由什么是想不到的?顿时沉下了脸,怒道:“李家那个老匹夫,竟敢如此落恭王府的面子!”李家的人世代文官,早都已经成了人静了。怎么会看不出现在恭王府的尴尬处境。与其将孙女嫁过去从此和恭王府扯上剪不断的关系和麻烦,李家宁愿养一个老姑娘。何况,李家的理由充分,外人只会赞一句李家小姐孝顺,谁又能说出一句不好来?

“煜儿不用担心,母妃会为帮你的。”强压下了怒气,云贵人柔声安慰起儿子。慕容煜这几天确实是有些心急上火,这几年他走得太顺了,自从慕容熙和顾家垮了之后,几乎就再也没有遇到过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就连在朝堂上,也是如日中天将其他兄弟的风头死死的压住。知道现在,突然面对四面八方而来的攻击和敌意,他才发现自己早已经四面环敌。

“母妃自己也千万小心。那个明泽公主…母妃先不要理她了。儿臣会想办法的。”慕容煜恭声道。

儿子的贴心和孝顺让云贵人这几日心中的憋闷消散了许多,点头道:“母妃知道了,不过…那个沐飞鸾,一定要先处理了。”这几年,她借着沐飞鸾的手做了不少的事情。沐飞鸾能在陛下面前卖了她一次,就有可能在绝望的时候将她的老底全部给揭了。如今她被陛下贬为贵人,若是在被人揭了老底,只怕她虽然没进冷宫处境到要比被打入冷宫来要惨了。

慕容煜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沐飞鸾的惨状他也是知道一些,这个人显然是没有用了。处理了也好,也好断了沐长明的念头。

云贵人握着慕容煜的手,轻声道:“煜儿不用担心,现在小小的挫折算什么?母妃这些年什么苦没受过?笑到最后的才算赢。”慕容煜点头,沉吟了一下方才问道:“母妃,七弟只怕是…你要不要跟父皇求情,出宫看看他?”眼看着已经快要一个月了,慕容煜知道,慕容安还能活下来的机会实在是渺茫了。偶尔看着躺在床上日渐消瘦的弟弟,慕容煜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当初直接摔死在山崖上要更好一些。

云贵人犹豫了片刻,方才淡淡的叹了口气道:“现在陛下正看我不高兴,就…算了吧。好好照顾安儿。”

慕容煜沉默的点了点头,平静的脸上也看不出是松了口气还是失望更多了一点。

京城郊外一处看似不起眼的凉亭边上,一顶不起眼的小轿摇摇晃晃而来,在凉亭边上慢慢停了下里。从轿子里下来一个一身布衣须发皆白的老人,看了一眼凉亭里坐着的人影,朝身边的人摆了摆手。很快,跟在身边的人与抬轿子的人一起,带着轿子退到了更远的地方。老人才整了一下衣襟举步踏入了凉亭里。凉亭四面被半垂下来的苇席遮住,只看得见里面做的人半身。老人掀起帘子进去,就看到一个穿着淡蓝色布衣的男子正坐在凉亭里弈棋,而在他对面还坐着一个身着白衣却带着面具的青年男子。老人有些浑浊的眼睛立刻一缩,目光定定的落在了那蓝衣男子的身上。

听到声音,蓝衣男子抬起头来,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李老,你来了?”

“当不起平王殿下如此尊称。”老人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道。这老人正是李家如今的当家,当朝左相李陵。李陵是两朝老臣,也曾经教导过年少时的太子慕容熙,慕容熙称呼一声李老也算是应当的。

慕容熙有些惋惜的轻叹一声道:“熙对李老素来崇敬,只可惜…自从…之后,便无缘再得蒙先生指点了。”

李陵脸色微变,沉声道:“平王殿下言重了。不知平王殿下相约在此,有何吩咐?”

慕容熙摇摇头道:“李家代代忠心君王,小王岂敢吩咐先生什么?”这话听在李陵的耳中确实有些讽刺。不过慕容熙说的也没错,慕容熙若真敢吩咐李陵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只怕一转头李陵就能把他给卖了。李陵沉声道:“既然如此,平王召见……”

慕容熙淡淡一笑道:“小王听说,李老推辞了李小姐和六弟的婚事?”

李陵心中一沉,平王被废已经有三四年了,没想到平日里连朝都不上的平王消息竟然如此灵通。李陵今早确实是上了折子给华皇,但是这种事情自然不可能放到朝会上讨论,所以他上的是密折。却没想到,慕容熙竟然能这么快得到消息。慕容熙平静的道:“李老不必紧张,此事不仅小王知道了,四弟六弟甚至是八弟谁还能不知道?”

李陵沉默,他已经是朝中的老臣了,怎么会不明白慕容熙在暗示什么。密折上的消息这么快就能被皇子们知道,说明华皇对朝堂的掌控力渐渐地在变弱。这原本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陛下年纪越来越大,而皇子们却都真是年富力强的时候。此强彼弱本就是天道自然。

“六弟的脾气,只怕没有谁比小王更清楚了。李家在这个时候背弃了恭王府,李老可想过等到六弟缓过气来了会如此?”慕容熙淡淡问道。

李陵声音有些干涩,道:“平王这话言重了吧,李家与恭王府…也谈不上什么背弃不背弃的。李家为陛下效忠,何况…婚事的事情并非李家故意拖延。”慕容熙点头道:“李老这样想,本王也这样想,只是不知道六弟是怎么想的。”

李陵有些挫败的看着慕容熙,沉声道:“平王殿下到底想说什么?难道平王殿下还想要…。”

慕容熙摇头道:“李大人误会了。本王…对那个位置…不感兴趣。”

“哦?那平王为何……”慕容熙的话,李陵并不全信。身为龙子凤孙,对那个位置不感兴趣的人除了天生平庸无能的以外实在是少之又少。而他曾经教导过自然明白,慕容熙此人从来都跟平庸扯不上关系。若是当真平庸无能,说不定他反而能够稳坐太子之位了。

慕容熙也不多加解释,只是从旁边取过一份卷宗递给李陵,示意他自己看。李陵疑惑的接过卷宗,打开翻阅起来。越往后看,脸上的神色就越是震惊和难看。看到最后,忍不住问道:“殿下…这上面所言可是属实?”这上面记录的自然都是恭王府的一切罪证,包括朱氏杀害皇后,慕容煜无限顾家还有这些年来的点点滴滴。有朱明嫣招供的,也有冯止水手下的人暗中调查的,有真的也有假的,看上却却绝对的耸人听闻。也无怪李陵连真假都来不及分辨了,若是这些事情都是真的…不,就算这些是假的,只要这份东西落入了恭王的敌人手中,恭王府的麻烦也绝对不小。何况,看慕容熙的模样,很显然这并不是作假的。李家…绝对不能跟恭王府再扯上关系!

慕容熙抬手,在棋盘上落下一子,平静的道:“李老现在知道小王为什么会在此了么?”

李陵记起这份卷宗上最重要的一点,朱氏谋害已故的皇后,“是为了…先后?”

慕容熙点点头,道:“李家想要怎么做与小王无关,不过…李老毕竟曾经对小王有教导之恩,这些东西,就算是送给李老的谢礼了。”李陵回想起这几日朝堂上针对恭王的诡异局面,再看看眼前状似悠闲的蓝衣男子,终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陛下到底还是小看这位曾经当太子殿下了。太子刚刚被废的那段时间经历过怎么样的打压他也是亲眼所见的。太子府上下的人,除了太子妃以外几乎换得一个不剩。甚至最开始的一年多时间里,平王每天连去了哪儿做了什么吃了什么说了什么话都有人记录了呈给陛下。就这样的情况下,平王居然还能够查到这么多东西,甚至对朝堂隐隐还能有一些影响力,不得不让人心生忌惮。

慕容熙皱了皱眉,压下了胸中的咳意。神色平静的盯着李陵,李陵神色变幻不定,一时间后背竟隐隐的生出了冷汗。

“左相尽可继续对陛下尽忠。不过…有的时候当断不断,只怕是反受其乱。”一直坐在慕容熙对面捏着棋子盯着期盼的白衣男子突然抬起头来低声笑道。男子的声音低沉而幽雅,还带着一丝令人不由沉醉其中的温雅清朗之意。李陵不由得一怔,总觉得这个声音有几分熟悉,但是仔细回忆自己似乎又没有见过这么一个人。

“多谢平王殿下提醒,老夫…知道该怎么做了。”李陵终于沉声道。

慕容熙似乎也并不想拉拢这位在朝中分量颇重的两朝老臣,听到他如此说便点了下头含笑道:“如此,就不浪费李老的时间了。”

李陵也立刻知趣的不在停留,“微臣告退。”

看着李陵的轿子离开,坐在慕容熙身边的白衣男子才抬手取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俊美无俦的容颜。已经痊愈了的伤痕虽然无可避免的在脸上留下了一道紫红的印记,却似乎丝毫不损这张俊美的容颜。反而更在那温文的容颜上添了几分锐气。

顾秀庭微微蹙眉,道:“这样做有用么?”

慕容熙闷咳了两声,淡笑道:“想要他做什么自然是不可能的,不过,咱们也不需要李家做什么。只要李家跟慕容煜划清界限,对于慕容煜来说这就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了。而且,李陵此人…一向很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既然他想要跟慕容煜划清界限,又怎么会允许慕容煜还有翻身的机会?”

顾秀庭挑了挑眉,点头道:“表哥说的不错。”

慕容熙轻声叹了口气道:“这些日子,倒是辛苦你和清漪了。八弟那边,还有四弟那边…八弟倒是好说,但是卫老将军可不是省油的灯,我倒是有些好奇,你是怎么说动卫老将军的?”顾秀庭笑道:“卫蠡也不是笨蛋,这么好的机会上哪儿去找?又何须我说动?”

只要解决了慕容煜,还能够和慕容昭相争的就只剩下一个慕容协了。慕容协为人却是深沉而难以对付,但是慕容协的弱点也很明显。他的母妃早逝,母族也没有什么势力,跟护国将军府比起来更是天壤之别。也难怪卫蠡有信心能够在清除了慕容煜之后,将太子之位收入慕容昭的囊中了。

慕容熙挑眉笑道:“难道,四弟也是因为相同的原因?”

顾秀庭笑道:“那倒不是,治王殿下认为…八皇子比恭王殿下好多对付得多。”

“这倒是真的。八弟从小过便过的太顺遂了,却是不是四弟的对手。”慕容熙点头赞同。

看着慕容熙苍白的容颜,还有那消瘦的连青筋都能看的清清楚楚的手腕,顾秀庭有些担忧的问道:“慕容煜到底下了什么药?真的没有办法了么?”慕容熙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原本我也不知道,现在看来…应该是跟母后一样的药。原本…我也没有在意,直到这次知道了母妃的死因之后才让人查的。这毒下了已经有几年了……”先皇后也是这样,早先只是身体虚弱,之后两年渐渐地咳嗽直到最后虚弱而死。这样的死因在宫中其实并不少见,多少不得宠的宫中女子郁郁而终都跟这个差不多。所当初即使是顾家和慕容熙自己都没有注意到顾皇后的死因有什么问题。而慕容熙在顾家剧变之后也同样一直郁郁寡欢,连他自己都不怀疑自己什么时候就可能郁郁而终了。若不是这一次听到自己母后的死因另有蹊跷,慕容熙甚至都不会想到自己有没有中毒这个事实。

顾秀庭皱眉道:“若真是如此,朱氏和恭王在宫中的势力还当真不简单。那么长的时间,那些太医竟然都没有发现姑母中毒了么?”

慕容熙摇摇头道:“这个毒似乎很是蹊跷,给我看诊的大夫也算是专攻毒术的了,却也说不出来这到底是什么毒。一般的太医很容易当成普通的病给治了,而且,据我所知母后一直以来都习惯用同一个太医看病。”

顾秀庭挑眉道:“姑母薨逝之后不久,那个太医就失踪了?”

慕容熙苦笑,“听说是告老还乡了,不过现在看来……我这个六弟…还真是不简单。那时候他才多大?十岁还是十一岁?”顾秀庭淡然道:“他年纪不大,朱氏却不小了。这个朱氏当真是不简单。”

说能说不是?一个二十多年在宫中默默无闻的女子,却能够生下来两个皇子并且养大承认,其中一个皇子还能够几乎完全压制住所有的皇子的光彩。如果一切顺利的话,甚至连兄弟阋墙自相残杀的问题都不会发生。因为长子慕容煜聪明绝顶材质卓越,而次子慕容安却是个只爱吃喝玩乐的纨绔。慕容熙和顾秀庭对视一眼:这样的女人,简直就是天生为了这个宫廷而生,为了当皇太后的存在。

“清漪一个人在宫中,让他小心一些。”慕容熙提醒道。

顾秀庭莞尔笑道:“表哥不用担心,清漪心中有数。”朱氏却是是段数高超,但是那都是建立在对她没有防备的人身上的。一旦看破了她的伪装,朱氏那些所谓的手段也不过都是小道罢了。顾秀庭相信,自家小妹绝对能够应付得了。

慕容熙有趣的看着顾秀庭笑道:“你似乎对清漪很有信心?”

顾秀庭挑眉道:“难道表哥不觉得清漪很聪明么?”

“自然是聪明绝顶。”慕容熙叹道:“有时候看到她我都会错觉的以为看到了歌儿。”

顾秀庭一怔,垂下了眼眸轻声道:“是啊,歌儿…也和清漪一样聪明。”

提起小表妹,慕容熙也有些黯然,不在多说免得让顾秀庭更加伤心。顾秀庭却在心中叹息,死而复生的事情毕竟太过玄妙,歌儿还活着的事情还是不要告诉表哥了。

冷宫里

“来人啊…快来人啊,救命啊……”冷宫里最偏僻的一个房间里,一个嘶哑的仿佛鬼魂一般的声音不停地响起。时高时低,时隐时现,让一不小心路过的人们都忍不住露出惊惧的神色然后飞快的跑过。

沐飞鸾无力的躺在床上,早已经欲哭无泪。房间里的灰尘依旧不成清理,床边不远处一个残破的桌子上放着一盘已经冷掉的青菜和半碗米饭。这样的饭菜,在此之前即使是沐飞鸾的噩梦中也绝对没有出现过。她生来便是肃诚侯府的千金,即使是庶女也过的是锦衣玉食的日子。

这样残破的地方,冷冰冰的毫无油水的饭菜,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宫中的粗使的太监和宫女吃的都比这个好。沐飞鸾知道,即使是被贬入冷宫的宫妃,待遇也不至于如此差。会如此,只不过是有人想要自己不好过罢了。只是平日里怨恨她的人太多了,即使是她自己也猜不出这是谁想要折辱她。

刚进来的那两天,她以为她会死去。差点被华皇掐死不说,又因为毫无联系的临幸而小产。但是华皇却连个太医都没让她看就直接被丢尽了冷宫里,动弹不得的躺在满是灰尘的地方忍饥挨饿,沐飞鸾当真以为自己活不下去了。但是几天之后,她依然还没有死,但是她却觉得自己比死了还痛苦。身体的某一处传来的恶臭即使是在这本就满是阴湿和霉味的房间里也掩盖不住。每天为她送饭菜来的太监也是匆匆丢下饭菜便厌恶的转身跑了。

沐飞鸾知道,自己被放弃了。没有人会来救她,也许她再过些日子就会死去。也许她不会死她会在冷宫中渐渐疯掉。但是她不甘心,几天前她还是高高在上的皇妃,未来的贵妃,她还怀着陛下的小皇子,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为什么转眼间她却成了阶下之囚?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柔妃娘娘。”一个低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沐飞鸾侧首望去,一个看不清面目的宫女站在门口。

沐飞鸾一愣,“你…你是谁?”

那宫女浅笑道:“柔妃娘娘何必在乎我是谁?奴婢是来救你的。”柔妃怔住,“你…你还救我?”那宫女漫步走了进来,不知怎么的,沐飞鸾却突然感觉到危险,“不,你别过来,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宫女笑道:“我真的是来救你的。柔妃娘娘,你看你现在这副模样,活着也是受罪啊。奴婢…是来帮你解脱的。”

“你!你…你要杀我!你是云妃的人!?”惊惶中,沐飞鸾早已经忘了云妃现在已经是云贵人了。那宫女并不承认只是笑道:“柔妃娘娘勿怪,若不是你太多嘴了何至于此?原本…我们主子还可以救你的。只可惜…现在只能请你闭嘴了。”

“不,不要杀我…”沐飞鸾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死亡的同居从未离她如此近过。她不想死,她不甘心…她还没有成为贵妃,成为高高在上的皇后。宫中战战兢兢这么多年,她什么都没有得到!

宫女冷笑一声,一条白绫飞快的绕上了她的脖子。早先伤了喉咙的沐飞鸾根本无法大声呼叫,而被白绫缠住之后更是叫不出声来。何况此时夜深人静,又有谁会专门跑到这宫中最偏远的冷宫最偏僻的角落来见证一场谋杀?

白绫的力道飞快的收紧,沐飞鸾明显的感觉到脖子被狠狠地勒住,痛得喘不过起来。她甚至听到了自己喉咙卡卡的声音,她的手慌乱的挣扎着,但是那宫女显然并不是一般的宫女,她那点无力的挣扎很轻松的便被压制了下去。

望着屋子里晦暗的烛火,她的眼神渐渐的开始涣散,手上挣扎的动作也渐渐的停了下来。她似乎看到了几年前的那个夜晚,那个苍白而悲伤的白衣女子也是这样被人勒住了脖子,只是对方却比她来的平静许多,眼眸中是淡淡的眷恋和解脱。

渐渐地她的思绪似乎飘得更远了。她看到了还是豆蔻年华的自己还有那温婉娴雅的白衣女子。那是她的嫡母,张氏。她还记得,张氏曾经为她挑选了一门亲事。一个二品大员家中的嫡次子,当时她不满意的拒绝了。她是肃诚侯府最受宠的小姐,她是如此的聪明美丽。凭什么她只能嫁给一个不能继承家业的次子甚至是更低的庶子,而她那个毫无出彩之处的四妹却在还完全不懂事的时候就被指婚给皇子?于是,她淡淡的拒绝了她的提议,选择了进宫。

眼前的情景一晃,又显出了那个白衣女子苍白而痛苦的容颜,“我死了…求你放过漪儿……飞鸾,你会后悔的……”

她会后悔的…她知道,但是现在…她后悔也来不及了。如果当初…听从她的话嫁人,是不是…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可惜…我不甘心啊…。

一行泪水划过满是污渍的容颜,床上的人彻底的停止了挣扎,只是那大大的睁着的无神的眼睛还在诉说着她的不甘。

那宫女停下了手中勒紧的白绫,抬手在沐飞鸾的鼻间探了一下,才轻哼一声抬手合住了她大睁着的眼眸。即使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大半夜的看着这样冤死的眼睛还是有些渗人的。

干净利落的将人挂在了房梁上,做出悬梁自尽的模样。那宫女才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转身走了出去。走到门口还回头看了一眼,冷笑道:“这就是曾经…宠冠六宫的柔妃啊,也不过如此。”

转身,走出门外。空荡荡的房间里,烛火在墙壁上迎出一个微微晃动的剪影。

静夜,清寒如水。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86.柔妃的惨状 下一章:88.皇子发难
热门: 太阳系幸存计划[无限] 吐槽系黄金之王 玄武天下 珠穆朗玛之魔3 男主跟渣男跑了[快穿] 天敌饲养指南 五大贼王4:地宫盗鼎 手术直播间 心梗选手[快穿] 希腊棺材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