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柔妃的惨状

上一章:85.公子的“心意” 下一章:87.沐飞鸾之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回到宫中,就有华皇身边的太监来传旨陛下召见。沐清漪挑了挑眉,换了身一副便跟着去了勤政殿。虽然不知道经过了昨天的事情之后华皇对她会是个什么态度,但是皇帝的召见显然也是不能回避的。原本她还以为华皇应该不会这么快要先见她。

“明泽见过陛下。”大殿里,沐清漪看着殿上的华皇,盈盈一拜。一晚上过去,华皇似乎苍老了许多。或许大多数人都会以为是因为柔妃肚子里的小皇子没了难过导致的,但是沐清漪却知道,华皇远没有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在乎柔妃肚子里的孩子。

华皇神色复杂的望着沐清漪许久,才终于叹了口气道:“明泽,朕对不起你娘…你可会恨朕?”沐清漪抬眼,不闪不避的与华皇对视,道:“母亲的事情…怎么能怪得了陛下?是母亲…命苦…”

华皇脸上的愧疚之色更深了,望着沐清漪道:“都是朕考虑不周,竟然相信了沐飞鸾那个贱人!才害得你母亲…你母亲和皇儿……”听着华皇叨叨嘘嘘的诉说着自己的懊悔,沐清漪垂眸在心中盘算着。看来华皇听到的并不太多,而沐飞鸾显然也没有再说出当初是她胁迫姨母的事情。华皇依然一厢情愿的以为姨母对他也是有情的。也正是因此,华皇会更恨沐飞鸾,也更恨肃诚侯府。

如果想要华皇对自己更加的信任和宠爱,现在出声安慰他无疑是一件很容易办到的事情。但是沐清漪做不到,她不能假装姨母真的对华皇怎么样,然后以姨母的名义去安慰一个害死了她的人,即使是为了算计和筹谋,她也做不到。所以,她只能沉默。

显然,华皇也并不在意这个。就如同他这么多年宠爱着沐飞鸾一样,他需要一个人陪他回忆,听他诉说他的爱情。而现在,这个人从沐飞鸾变成了沐清漪。沐清漪是张安如的女儿,华皇也想要将她当成自己的女儿。对着女儿追忆母亲,显然是比对着小妾追忆他逝去的爱人更让他觉得真实和舒服的。他可以将眼前的少女当成他和安如的女儿,对着自己的女儿谈论回忆妻子的事情,这很容易让他产生一种张安如本来就是他的妻子,从来不是什么肃诚侯夫人的错觉。因此…他必须尽快的灭掉肃诚侯府!华皇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没有了肃诚侯府明泽才会真正成为他的女儿。虽然沐长明还算是个得用的忠臣,但是这一切都比不上他抢了他女儿,害死了他的皇儿和安如的错!

等到华皇终于说够了,才停了下来,慈爱的望着沐清漪道:“明泽不用担心,朕会好好照顾你的。你是华国的公主,以后没有人敢欺负你。”沐清漪垂眸拜谢道:“明泽多谢陛下厚爱。”

华皇幽幽的叹了口气道:“朕多希望…朕收你为义女如何?”

沐清漪一愣,没想到华皇还有这么一出。但是她却实在是不想称呼华皇为父皇。犹豫了一下,方才道:“陛下对清漪恩泽如海,但是…如此只怕对陛下的圣明有损。”

华皇有些不悦的挑眉道:“朕收个义女,怎么就对圣名有损了?”

沐清漪幽幽道:“明泽到底是出身肃诚侯府的。陛下刚刚…贬了大姐,若是又收明泽为义女,只怕世人以为陛下摇摆不定。而且……明泽想请陛下削去公主的身份。”

沐清漪虽然没有说出那个而且以后的话,但是华皇却不难猜出来。等他将整个肃诚侯府都给灭了之后,如果还留下了一个嫡女收为了义女,很难不让人怀疑沐清漪的身份,进而质疑起张氏的名誉和皇帝的德行。

沉默了半晌,华皇终于叹了口气道:“罢了,是朕思虑不周。废去公主封号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朕刚刚封了你就废掉,那才是出尔反尔摇摆不定。”

沐清漪点点头,道:“是,陛下。”反正她只是不想叫华皇父皇,至于公主的封号,她在京城一日这个身份就对她有利一日,等她要走了,还是不是公主也就无所谓了。

冷宫在整个后宫西北角最偏僻的一个角落里,原本的名字叫做清宁宫。只是位置实在太过偏院,用来做什么都不合适。最后就用来安置一些失宠犯了错被贬的嫔妃,久而久之,虽然清宁宫的匾额还明晃晃的挂在宫门口,但是大多数人记住的却只有冷宫这两个字了。对宫中的嫔妃来说,冷宫就是她们心中最深的噩梦。一旦到了这个地方,就等于所有的荣华富贵,帝皇恩宠从此跟她们再无关系。无论他们曾经是什么身份,一进入这里她们就会变得比普通的粗使宫女尚且不如。

原本死气沉沉的冷宫里,这两天倒是多了几分人气。这一切,都是因为昨天刚刚被送进来的那位柔妃娘娘所致。柔妃得宠的时间并不算长,前后也不过三四年,但是恨她的人却不算少。自从她被关进来之后,来打探消息的,幸灾乐祸的都络绎不绝了。不过在看到沐飞鸾的惨状之后,一大半的人都放下了心来,只剩下嘲讽了。如果这副模样沐飞鸾还能够复宠的话,她们这些人直接吊死算了。

沐飞鸾一进冷宫就直接被丢尽了宫中最破败的一间屋子里,这样的地方自然也不能指望有什么丫头随身侍候了。所以沐飞鸾的房间依然跟她进来的时候一样,地上桌上床上满是灰尘。这个房间至少有一两年没有住过了,自然到处都布满了灰尘。

沐飞鸾就躺在那张满是灰尘的床上,如果是往常哪怕有一点灰尘沾上了她的衣摆她也会大发雷霆。但是现在,她却只能这样狼狈的躺在厚厚的灰尘中。原本华丽的衣衫破败不堪,上面还带着斑斑血迹。被床上的灰尘沾染,原本亮丽柔软的浅红色绸缎变得灰败昂张的犹如一团抹布。

床上的人,原本美丽的脸上不知怎么的出现了一道狰狞的伤痕,发丝散乱,浑身肮脏还泛着浓浓的血腥恶臭的味道。原本想要来嘲讽沐飞鸾的容妃只看了一眼就险些吐出来,一句话都来不及说,直接转身便冲了出去。

沐飞鸾无力的躺在床上,艰难的伸着手想要抓住容妃。但是容妃离她太远走得太快,最终她只能无力的将手颓然放下,“救救我…陛下……”空荡荡的房间里响起沐飞鸾嘶哑无力的声音。

“大姐姐。”少女轻柔含笑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沐飞鸾艰难的抬起头,便看到一身白衣的少女静静地站在门口,巧笑倩兮的望着她。淡淡的阳光在少女背后形成一圈淡淡的光晕,更映衬的少女绝美的容颜犹如天外仙子。但是,如此美好的场景看在沐飞鸾眼中,却仿佛看到了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般,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喉咙里发出咯咯的怪叫声,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沐清漪抬脚踏入房间里,平静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子柔声问道:“大姐姐,你…还好么?”

“沐…沐清…漪…”沐飞鸾艰难的叫道。

沐清漪勾唇浅笑道:“才一天不见,大姐姐连说话都说不利索了么?怎么样…四妹送给大姐姐的圣宠,大姐姐觉得如何?”沐飞鸾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抬手就想要去抓沐清漪,“是你!是你…。”

沐清漪轻巧的往后退了一步,淡淡笑道:“什么是我?那香炉里的药不是大姐姐自己放的么?唔…我只是觉得可能不够又多给你加了一点,免得到时候大姐姐觉得不尽兴啊。只是,小妹没想到,大姐姐竟然…当真是舍命博圣宠啊,连肚子里的小皇子都顾不得了。”

沐飞鸾浑身发抖,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吓得。昨天发生的一切,对她来说就像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噩梦。原本一切都计划的好好地,却在沐清漪提前醒来的那一刻开始偏离的正道。她偷偷加在香炉里的助兴的药物,竟然让陛下失去了控制一般,然后…。回想起那一场堪称惨烈的折磨,沐飞鸾抖得更厉害了。仿佛一头突然发情的野兽,毫无节制毫无联系的,她只能忍受着巨大的痛苦,眼睁睁的感受到肚子里的孩子慢慢的消失。

原来这一切都是她做的!她自己下的药她心里有数,陛下绝对不会如此失控,原来她早就猜到了她的计划!不…这样的心狠手辣,她绝对不是那个胆小懦弱的沐清漪!

“你…你到底是谁?!”沐飞鸾嘶声道。昨天她浑身上下伤痕累累的被华皇让人丢到了冷宫里,喉咙也同样一说话就痛的不行。她还记得那是华皇怒极之下掐着她的脖子造成的。

沐清漪眨眼,有些无奈。这已经是第几个人怀疑她的身份了?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即使她再怎么不想要引起太多人的注意,跟漪儿原本的性格也还是差的太远了。只可惜,沐飞鸾是永远也不会有机会知道真相的了。

“大姐姐你在说什么?我自然是清漪啊。”沐清漪浅笑道。

“不…你…你不是……”沐飞鸾咬牙道。沐清漪抿唇微笑道:“不自然是,只不过…或许我是从地狱回来,找你们报仇的呢?”对上沐飞鸾恐惧的收缩的眼睛,沐清漪脸上的笑容更加甜美起来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沐飞鸾问道。

沐清漪有些奇怪的挑眉,“我做了什么?大姐姐是说你现在这副模样么?我这样做不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么?自然是…为了我娘报仇。大姐姐放心,陛下很高兴母亲有我这样一个孝顺的女儿呢。我还要谢谢大姐姐,若不是你这么配合,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不着痕迹的将这件事告诉陛下呢。现在岂不是正好?大姐姐借了母亲的光想了这么多年的福,现在…也该下去陪伴母亲了吧?”

“不…我不要…我不唔…。”本就伤着了的嗓子经不起沐飞鸾如此大吼大叫,话说到一半就痛得说不出来了。沐清漪嫣然浅笑,“大姐姐还是省着些用,不然你这娇柔的嗓子只怕就要毁了。不过…以后想必也没有人会欣赏了,倒也无所谓。”

“你……”

房间里带着血腥的恶臭让沐清漪隐忍的皱了皱眉,有些怜悯的看着沐飞鸾柔声道:“大姐姐,你好好享受你剩下来的日子吧,别想再陛下面前再说什么该说不该说的。你什么都说不了,你没有时间了。”

你想杀人灭口!沐飞鸾愤怒的瞪着眼前的白衣若雪的少女。

沐清漪微微摇头,“怎么会是我呢,大姐姐忘了么,你在宫中…还有用一位你的盟友呢。你将她拱了出来,你觉得恭王会怎么对你?”

沐飞鸾躺在满是灰尘的房间里,往日里风情万种的眼眸里写满了绝望和不甘。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输的,然而此时的现实却是她浑身是伤的躺在这里什么也做不了。她的孩子没有了,她的脸毁了,她的身子也毁了,就连她原本低柔甜美的嗓音可能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她完了……房间里,沐飞鸾喉咙里低低的发出绝望的哀嚎声。

沐清漪走出了房间,抬头望着头上破败的屋檐。身后是沐飞鸾破碎绝望的哀鸣声。她神色平静的抬头望向天空,一行清澈的泪珠悄悄的滑下脸庞。痛苦么?当初祖母,母亲嫂子,姨母,还有自己的痛苦又有谁知道呢?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啊?!”不远处的屋檐边传来一声惊呼。沐清漪侧首望去,沐云容神色惊慌的站在屋檐下望着她。

“三姐,你在这里干什么?”沐清漪淡声问道。

沐云容有些犹豫的道:“我…我来看看大姐。”

“哦,是么?那就进去看看吧。”沐清漪微笑道,朝着沐云容点点头往外面走去。身后沐飞鸾的哀叫声依然不绝于耳,只是渐渐地变得更加的誓言难辨。走过沐云容身边,沐清漪低声笑道:“三姐,聪明人…就要明白什么该听什么该说。你说…是不是?”

沐云容脸色顿时煞白,连忙退到一边,懦懦的道:“我…我知道了。”

沐清漪满意的点头,“我知道三姐不是个坏人,别做多余的事情。不然…三姐进去看看大姐吧。我先走了。”

沐云容怔怔的望着沐清漪离去的背影,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往里面走去。刚到门口,一股夹带着恶臭的血腥味扑面而来,看着床上躺着的满身尘尘土血迹,伤痕累累,脸上还带着一条未干的狰狞血痕的沐飞鸾,沐云容仿佛突然从噩梦中惊醒一般,惊叫了一声转身冲了出去。

回到明芳馆中,聂云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显然沐清漪一声招呼都没有跟他打就直接回了宫的事情,让这位华国第一高手很是有些不悦。所以看到沐清漪进来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沉默的看着她。沐清漪也很是无奈,不管怎么说聂云始终都是华皇的人,她可不认为就紧紧几天的相处就能够让这位绝顶高手倒戈相向毫无限度的帮助自己。所以很多时候她只能甩掉聂云去进行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了。

聂云神色淡漠的打量着沐清漪,最后将目光落到了她手指上的玉指环上,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沐清漪并不太喜欢这样的气氛,皱了皱眉道:“聂统领,我去跟陛下说,将你调回陛下身边如何?”聂云沉默的看了她一眼道:“陛下不会同意的。”沐清漪蹙眉,华皇一时半刻可能不愿意看到聂云,但是只要他还有半点理智在,就绝对不会彻底放弃聂云的。毕竟,聂云这种级别的高手做随身侍卫,并不是谁都能够得到的。至少西越皇帝和北汉皇帝身边的侍卫里肯定就没有这样的高手。

聂云看着她,道:“公主想要走什么不必顾及我,属下并不是多嘴的人。只要…公主保证不会伤害到陛下。”

沐清漪心中微微一跳,有些惊讶的看向聂云。聂云唇角轻轻扯动了一下,道:“聂云虽然并不是聪明绝顶的人物,但是这些天的事情,聂云已经明白公主想要做什么了。”沐清漪盯着他,淡淡道:“知道?聂统领怎么会知道的?或者说…聂统领本身就是知情的人?”

聂云默然,但是这样的沉默无异于承认了。沐清漪闭了闭眼,这才明白了聂云每每望着自己的时候复杂的眼神意味着什么,那是——愧疚。这个可能沐清漪并非没有想过,聂云虽然成为御前侍卫统领是在顾家毁灭之后的事情,但是在这之前很长时间他就已经是华皇的侍卫了。他知道一些事情也不足为奇。但是如果…姨母的事情他也有份的话…?!

察觉了沐清漪仿若实质的寒意,聂云闭了闭眼道:“公主,我很抱歉……”

沐清漪稳定住心神,让自己尽量平静的道:“抱歉?聂统领何出此言?”

聂云神色黯然,显然这件事也困扰了他很久。那时候聂云还是个刚进宫每两年的年轻侍卫,虽然有着技压群雄的实力,却也是从一个最普通的侍卫做起的。说是普通,也未见得,毕竟和寻常的侍卫不一样,他出身名门,即使已经被赶出了聂家他还有一个前安西郡王的师傅和现任安西郡王的师弟。再加上绝顶高强的武艺,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在宫里过的非常自在。

直到那一日,他出宫的时候偷懒抄近路路过华阳宫,听到里面传来一些奇怪古怪的声音。一时好奇便潜入了其中,以他的功力,他想要去何处整个宫中自然不会有人发现的。那时候他还不是华皇的心腹,自然也没有资格贴身跟随华皇在宫中来去。所以,进了华阳宫才知道这华阳宫中竟然还有一个除了沐飞鸾以外的美丽女人。

那个女人独自一人的时候总是绝望的哭泣,在华皇到来的时候却又仿佛什么是也没有一般。虽然称不上高兴却也看不出什么不乐意,若不是之前看到她绝望的痛苦,只怕聂云都要以为这个女人是华皇藏在宫中的情人了。再后来,看到那个女人几欲寻死,却被沐飞鸾以她的女儿相要挟时,聂云才终于猜出了这个女人的身份。

这是聂云二十多年的人生里,第一次见过如此丑陋而肮脏的阴谋。即使曾经在那个让他厌恶的腐朽的聂家也没有过这样的事情。

“谁来救救我…漪儿…我的漪儿……”

将自己挂在屋檐上,聂云望着殿里那女子绝望无神的眼眸,他知道,如果不是为了她口中的漪儿,或许这个女人早就已经自尽而死了。

聂云并没有救她,他无法救她。他是宫中侍卫,就算他能够悄无声息的将她带离皇宫又能如何?她还有一个女儿在肃诚侯府,就算将两人都带出来,两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又要如何生活?最重要的是…他不能背叛陛下。每次看到陛下在那个女子面前轻松愉悦的模样,聂云都很想要戳破这样虚伪的安宁,但是最后他却什么都没有做。

不久之后,那个女人被悄然送出了宫,送回了肃诚侯府。聂云心中暗暗松了口气。或许他的决定没有错,回到了家里她还可以看到女儿,还可以忘掉这一切重新开始。但是…几天之后消息便传入了宫中——肃诚侯府夫人张氏,自缢而死。因为当时顾家和张家的事情,张氏自杀的事情并没有引起太多的人注意。陛下狠狠地发了一通脾气,喝得烂醉之后醒来,追封张氏为秦国夫人。

而一直默默旁观的聂云却只觉得心底仿佛结了冰一般的阴寒。从此,他的武功再也没有寸进。

聂云显然没有跟别人吐露心事的习惯,所以他说的非常慢。而且断断续续,沐清漪也废了不少时间才完全明白聂云到底想要说什么。等到聂云说完了所有想说的事情,沐清漪望着他愧疚的脸沉默了许久,方才道:“聂统领先回去吧,我想要静一静。”

聂云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起身走了出去。

大殿里,沐清漪独自一人静静地坐着。对于聂云所说的事情,她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从聂云的角度来说,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他是宫中的侍卫,是华皇的人。他确实没有义务去救一个素未平生的人,而且救这个人还不仅仅是将人从宫中带出去那么简单。后续的许多事情都不是那个时候的聂云能够应付或者是解决的。至少,比起那些毫无愧疚,甚至觉得理所当然的伤害别人的人,聂云这个原本就不相干的人,至少还知道愧疚。

但是,沐清漪同时却又难以接受,当姨母在承受着那些痛苦的时候,有一个人恍如旁观者一般冷静的注视着这一切。看着姨母的痛苦挣扎和屈辱却无动于衷。所以,即使知道这些事情并不该聂云承担责任,她却依然无法平静的面对聂云。

“启禀公主,平王殿下来了。”门外,宫女禀告道。

沐清漪有些诧异,为了避免被华皇怀疑,她一直都没有主动联系过大表哥,除了上一次在恭王府别苑的见面以外,两人甚至没有私下见过面。定了定神,沐清漪淡淡道:“请平王殿下进来。”

不一会儿,慕容熙便被人带了进来。挥手让人退下,沐清漪方才望着慕容熙咬了咬唇角道:“大表哥,你可还好?”慕容熙含笑点了点头,道:“我还能有什么不好的,清漪…这些日子倒是你辛苦了…咳咳…”话音未落,慕容熙便跟着咳嗽起来。其实只看慕容熙的气色和那消瘦的身形便知道他不太好。因为顾家的巨变和被废了储位,这些年大表哥本就一直郁结于心。如今听到姑母的消息,对他来说必然又是一个极大的冲击。

“大表哥,还是保重身体的好。”沐清漪轻声劝道。

慕容熙有些苍凉的笑了笑,道:“如今这世上…除了你和…还有谁会觉得我该保重身体?”他的父皇早就不当他是儿子了,至于他那些兄弟,只怕是都恨不得他早死免得碍事吧?

沐清漪沉默,她和大哥可以单纯的憎恨华皇,但是大表哥却不行。因为那是他曾经敬仰,崇敬过的父皇。

“大表哥……”

慕容熙摆摆手,笑容有些苦涩,“你看看我这个做表哥的,还要你来安慰,是不是太没用了。”沐清漪摇摇头,慕容熙今年才刚刚而立,看上去却比本身的年龄苍老了不少。

“大表哥怎么会来明芳馆的?”沐清漪有些好奇的问道。

慕容熙勾唇淡淡笑道:“是父皇的意思,父皇说你刚进宫人生地不熟,让我没事可以来陪你说说话。不管怎么说,我们也还算是…表兄妹。”这个表兄妹其实有些讽刺的意味。沐清漪这个人和慕容熙是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的。只不过因为慕容熙是顾云歌和顾秀庭的表哥而沐清漪是顾云歌和顾秀庭的表妹罢了。如今顾云歌身死,顾秀庭下落不明,华皇倒是想起他们的表兄妹关系来了。

现在的华皇确实不用顾忌慕容熙。如今的慕容熙早已经不是三四年前那个风华正茂的太子殿下了。如今顾家灭了,张家败了,就连慕容熙自己的身体都不是很好,华皇对他的防备自然也就渐渐地宽松了不少。

大殿里宁静了一会儿,沐清漪方才道:“表哥已经见过…大哥了什么?”

慕容熙有些奇怪的看了沐清漪一眼,每次听到沐清漪叫表弟大哥的时候他总是有一种小表妹复生一般。摇摇头,苦笑着挥去这荒谬的想法看着沐清漪道:“不错,之前的事情秀庭都跟我说起过了,当真是辛苦清漪了。”若不是当初自己亲手将顾家的玉佩交给了这个少女,若不是表弟亲口相告,慕容熙当真很难相信这些日子一来京城里这桩桩件件的事情竟然都是这个才十六岁的少女一手策划的。而这策划这些事情的人甚至已经先一步进了宫中,还废了正得圣宠的沐飞鸾,却没有引起疑心病重的父皇丝毫的怀疑。

沐清漪定定的望着慕容熙,道:“之前的事情大哥都跟表哥说过了。那么…之后的事情,表哥可想过?”

慕容熙默然,沐清漪看着他淡淡道:“如今…大哥已经是八殿下身边最信任的幕僚之一,我也有把握能够说动治王。但是…这之后的事情,大表哥想要怎么做?”

慕容熙闭了闭眼,有些疲惫的道:“我不想再管这些事情了。清漪…若不是我这个太子之位…父皇有怎么会对顾家下手?我不知道到底是父皇真的生性多疑,还是因为这个皇位才变成这样的。但是我不想变成这样…就算得到了皇位又如何?我不想…有一天我也会对秀庭下手,若是如此,我与父皇又有何差别?”

沐清漪轻叹了口气道:“看来,大哥要失望了。”

慕容熙苦笑道:“我不能跟秀庭说这些,但是我知道,清漪你跟一般的女子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说给你听。我不能那样做…即使我还有野心也不能。”

“为何?”沐清漪挑眉问道,她看得出来慕容熙确实是已经对这一切没有兴趣。但是如此斩钉截铁的说不能,却更兴趣应该没多大的关系了。慕容熙低头轻咳了一声,苦笑道:“我…大概没几年的时间了。就算…得到了太子之位,甚至皇位又怎么样?几年之后,我若是出了什么事…你和秀庭要怎么办?”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旦他死了,那些被他们打压的人只怕就要对顾秀庭和她发难了。与其将表弟表妹拖进这潭污水中,还不如安安静静地过几年算了。曾经意气风发的华国太子,虽然才刚过而立心却已经如七八十岁的老朽一般枯朽无波了。

“怎么会这样?”沐清漪震惊,很快又反应过来了,道:“慕容煜!”华皇再丧心病狂也不会对自己的嫡子下这样的狠手,只能是慕容煜了。

慕容熙淡淡一笑,似乎并不在意,只是盯着沐清漪道:“清漪,我来只是想要知道…我母后的事情,当真是朱氏所为?”

沐清漪点了点头道:“这是朱明嫣死前亲口所说,应该不会有假。”

慕容熙慢慢的吸了口气,沉声道:“我知道了,朱氏的事情,我会处理。”他曾经的势力虽然十不存一,但是却也不是完全无用。至少,要对付一个小小的宫妃还是不那么困难的。或许应该让朱氏知道一下,当年,华皇到底为什么忌惮他这个太子殿下!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85.公子的“心意” 下一章:87.沐飞鸾之死
热门: 她似救命药 异世医仙 山核桃大街谋杀案 我的人生模拟器 五大贼王1:落马青云 奥杜邦的祈祷 第三死罪 小人鱼他超乖 长安十二时辰 三生,忘川无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