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公子的“心意”

上一章:84.乐极生悲的柔妃 下一章:86.柔妃的惨状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这几天有什么事么?”看着跟前的无心,沐清漪问道。珠儿和盈儿都被她带进了宫,整个兰芷院里能管事的就剩下无心一人了,而且无心还不能出现在人前,这几天也却是有些辛苦他了。无心摇头道:“小姐不在,兰芷院中并没有什么事。沐二公子的丧礼一切从简,另外还有孙氏想要从兰芷院中拿走一些东西,但是被肃诚侯和沐老夫人拦下了。”

沐清漪冷笑一声,对此毫不意外。比起沐长明和沐老夫人孙氏到底是眼皮子浅一些,看到她不在府中难保不会想方设法的来沾些便宜,不过现在她只怕没那个心思了,“今天怎么没见着孙氏?”无心道:“柔妃的消息传出来之后,孙氏当场便晕了过去。现在只怕还没醒呢。”

沐清漪点点头,她也料到肃诚侯府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不过…大哥那里…想起自己昨天的所作所为,沐清漪不由的有些心虚起来。想了想,沐清漪还是觉得先不去见大哥了,还是先去见见安西郡王赵子玉吧。京城唯二的异姓王之一,比起已经渐渐地失宠的朱變,赵子玉才是真正有价值的那一个。不过,同样的赵子玉也绝对比朱變更难对付。若是能得到赵子玉的一个承诺,应该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与赵子玉约定见面的地方依然是轻安阁,轻安阁是京城里许多文人雅士和权贵喜欢去的地方。而且在自己的地方行事总是要方便的多。沐清漪带着盈儿到了轻安阁的时候赵子玉早已经到了。更上一次一样,邵晋也来了。见到沐清漪,三人连忙上前见礼。沐清漪含笑道:“安西郡王,还有邵大人何必如此多礼?”

邵晋笑道:“礼不可废。”

沐清漪淡淡一笑不置可否。四人落座,赵子玉看着沐清漪正色道:“这次的事情多谢公主了,本王说话算是,本王欠公主一个人情,无论什么时候,公主若有差遣,只要赵子玉力所能及,绝不敢有违。”沐清漪挑眉笑道:“我相信安西郡王是言出如山的君子,到时候若有所请,我不会客气的。”赵子玉点头一笑,他是武将,虽然也不乏勾心斗角但是对于爽快的人总是要更加喜欢一些。若是沐清漪故作客气的推三阻四,他反而要心生不喜了。

邵晋举杯笑道:“子玉说的不错。这次真是多谢公主了。若是在京城在下有什么能够帮得上忙的地方,公主尽管派人道应天府传个话便是。”

沐清漪看向聂云笑道:“我只是随便说了两句话,就得到了安西郡王和邵大人的承诺,这样无本万利的买卖可当真是值了。有友如此,聂统领真是好福气。”聂云淡淡一笑,道:“安西郡王和邵兄如此盛情…我实在是…”

邵晋不在意的挥挥手道:“你是子玉的师兄,我也算是他的同窗,咱们从小一块儿长大的交情说这些岂不是见外了。”赵子玉点头道:“邵晋说的不错,师兄难道还跟我见外不成?”

沐清漪看着三人,不由轻声赞叹。这世道亲兄弟都能为了一点小事杀的血流成河,三个毫无血缘的人能够有如此交情实属不易。

邵晋看了沐清漪一眼,笑道:“原本没想到公主今天竟然会出宫,方才聂云过来的时候我和子玉都吓了一跳呢。”

沐清漪扬眉道:“没想到?为何?”

邵晋无奈的摇头压低了声音笑道:“公主这不是明知故问么?宫中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就是胆子最大的**公主不也乖乖的呆在宫里不敢到处乱跑?”

知道邵晋指的是沐飞鸾的事,沐清漪不以为意,浅笑道:“这些事情,不关咱们的事儿吧。”

邵晋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沐清漪,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道:“听说今儿一早,恭王就进宫去了。只怕是为了云嫔…云贵人的事情去的。这恭王…今年当真是有些走霉运呢。”可不是走霉运么?从五月起慕容煜的运气就没好过,别人好几年的霉运都让他一个月全赶上了。手下的势力被人拆的七零八落不说,唯一的同母弟弟半死不活,生母从高高在上的正妃变成了一个无定数的贵人。那深宫中,稍微被临幸过的抓一把过来十个里有八个都是贵人。如此一来,慕容煜的身份就很有些尴尬了。

赵子玉轻哼一声,完全不以为然。他跟慕容安有仇,对慕容煜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慕容煜倒霉他才高兴呢。

聂云神色复杂的看了沐清漪一眼。谁又能知道,宫中这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完全都是因为眼前这个正捧着茶杯笑盈盈的听着他们说话的妙龄少女呢?

“慕容安怎么样了?”沐清漪有些好奇的道。

赵子玉嗤笑道:“还能怎么样?宫里几位太医会诊过后都说了,再醒不过来…慕容安活不过半个月了。师兄,你怎么看?”赵子玉在战场上出生入死什么样的伤没见过。虽然没有见到慕容安的伤势,却依然举得有些奇怪。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摔下去,要不当场死了,要不就是摔惨了。磕到了脑袋昏迷不醒却是有点意思,他怎么不直接将脑袋给磕破个洞呢?

聂云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宁王…应该是得罪了哪个决定高手吧。”

沐清漪眼神微闪,赵子玉和邵晋的注意力也立刻被吸引了过去。邵晋好奇的道:“聂云你知道他的伤?”聂云淡然道:“我奉陛下之命去看过一次。很像是…一种独门的锁穴之术。”

“那你怎么没跟陛下说?你也解不开么?对方比你还厉害?”邵晋奇道。

聂云摇摇头道:“对方未必比我厉害,但是这个锁穴之术虽然不算什么独门绝学,却是每一家都有自己独特的手法。因此,手法,位置,轻重哪怕是差一丝一毫也不行。若是有人强行试着解穴,宁王就是立刻七窍流血而死。”

赵子玉凝眉道:“也就是说…必须是伤了宁王的那个人亲自解穴才行?”

聂云点了点头。

难怪那些太医有志一同的说宁王伤了脑子,因为宁王根本就醒不过来了。若是对方肯救宁王当初也就不用煞费苦心的去伤他了。不过赵子玉好奇的是京城里什么时候来了这样以为高手,“下手的人,武功有多高?”

聂云思量着道:“最少也应该跟我在伯仲之间。”

“那没有几个啊。”准确的说,他们知道的人只有一个——北汉烈王哥舒翰。聂云摇头道:“应该不是哥舒翰,锁穴术是一门极为精巧阴柔的功夫,哥舒翰内功刚阳,大开大阖,不像是他做的。倒是那晚袭击哥舒翰的人……”能够伤得了哥舒翰的人,武功至少也应该和哥舒翰差不多。而且这人身份神秘,除了哥舒翰也没人知道到底是什么人。

邵晋挑眉道:“我似乎听说,那晚袭击北汉烈王的是一个叫什么云隐公子的人。”邵晋是华国京城土生土长的人,又不是习武之人自然不会知道这云隐公子到底是什么人物。事实上,连聂云这个高手对云隐公子也不熟悉。倒是长期身在边关的赵子玉倒吸了一口凉气,惊道:“云隐?那个煞星怎么会跑到京城来?”

赵子玉常年驻守边关,对于西越和北汉两国的许多事情自然比旁人了解的多。何况云隐公子还是在西越和北汉都一样有名的人物。不过…“宁王怎么会得罪云隐公子?”赵子玉有些怀疑的道。一个几乎从未离开过京城,一个从未来过京城,这样的两个人能结什么仇?

邵晋挑眉一笑道:“谁知道呢,说不定他走路不长眼睛就不小心得罪了谁呢?”慕容安那个个性得罪谁都不稀罕,只不过在京城里碍于他的身份谁都得让他三分。但是如果是外来的人就不一样了

沐清漪好奇的看着三人,问道:“邵大人主管京城安治民生,那…要不要去抓这个云隐公子呢?”

“抓?如果这个云隐公子真有子玉说的那么厉害,我哪儿抓得住?”邵晋状似惊讶的笑道。沐清漪微笑道:“聂大人这几天也没什么事,可以帮邵大人的忙。”

邵晋显然对抓云隐公子这个提议没什么兴趣,含笑道:“这只是咱们几个闲磕牙,随便说说。公主可别告诉别人啊。”

“闲磕牙?”沐清漪挑眉,邵晋笑得十分纯良,“可不是闲聊么?以讹传讹随便聊聊罢了,咱们又没有证据,就算云隐公子就站在咱们面前也没法抓他啊。”

看着三人显然都兴趣缺缺的模样,沐清漪也不由得在心中感叹慕容安此人的人缘之差。就连据说是最效忠皇室的几位青年才俊都对他这个皇子的生死和幕后凶手毫无兴趣了。

闲聊了一会儿,沐清漪便起身带着盈儿告辞了。原本聂云想要起身跟上,却被沐清漪抬手压了回去,“我就是想到处走走,若是有聂统领跟着,我哪儿还能到处走?”京城里,认识沐清漪的人没多少,但是不认识聂云的人大概也没多少。带着这么一个侍卫逛街,实在是太过招摇了。聂云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重新做了回去。

看着沐清漪下来,邵晋探头从窗口看着沐清漪秀丽的身影漫步走入人群中,才回过头来看着聂云笑道:“聂云看起来很担心?这位公主…怎么样?”

聂云沉默了一下,淡然道:“很厉害。”

邵晋倒是不惊讶,笑道:“这几天宫里的事情都是这位公主的手笔吧?”聂云惊讶的看向邵晋,邵晋笑道:“这又什么难猜的?柔妃和云嫔好好的,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明泽公主在宫里的时候就出事了。不过我比较好奇,这位公主是怎么撇清了自己的嫌疑的?出了这么大的事居然还有心情出来逛街。”邵晋断案子断多了,看到有趣的案子就忍不住想要追根究底。

聂云看了他一眼,平静的道:“不是她动的手。”

“什么意思?”

“柔妃的孩子,不是明泽公主动的手。云嫔被贬也不是明泽公主动的手。”聂云淡淡道。

邵晋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那她到底做了什么?”

“惹柔妃和云嫔生气算不算?”聂云问道。

邵晋沉默了良久,终于忍不住叹道:“高手!聂云,别惹明泽公主。小心她整死你。”聂云沉默不语。赵子玉若有所思道:“我倒是比较想知道,柔妃的孩子到底是怎么掉的?”

聂云默默地看了赵子玉一眼,依旧是沉默。只是他脸上的神色却显而易见的有些僵硬,显然是想起了什么不太愉快的事情。

“大哥。”沐清漪看到顾秀庭的时候,顾秀庭正坐在兰芷院的书房里看书。原本还在奇怪大哥是怎么悄无声息的进了肃诚侯府的,但是在看到坐在另一边笑的一脸得意的某人的时候,就彻底没想法了。

“大哥……”只看顾秀庭脸上的神色,沐清漪就知道大哥生气了。顾秀庭生气的时候从来不会跟人大吼大叫,或者开口训斥责骂。他只要淡淡的看着你,什么都不用说就足够让人羞愧汗颜的了。从小就是在自家大哥温柔的教导下长大的沐清漪对此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大哥,你怎么来了?万一被人发现了……”

“我若不过来,你一会儿是不是就直接回宫,不打算见我了?”顾秀庭放下书卷,平静的问道。

“我……”沐清漪自知理亏,小心翼翼的觑了顾秀庭一眼才道:“我都早就计算好了的,不会有为什么危险。聂云一直都暗中跟着,若是真有什么事,他自然会救我出来的。我…没有冒险。”

“既然如此,为何不来见我?不想看到大哥?”顾秀庭挑眉道。

沐清漪心中暗暗叫苦,狠狠地瞪了一眼旁边看热闹的某人。容九公子顿时就委屈了,他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清清还是要生他的气?

“大哥,清清知道错了,你就别怪她了。”看着清清苦恼的小脸,容九公子立刻心疼的劝道。

顾秀庭俊眸微沉,目光淡淡的从容瑾身上扫过,“九皇子客气了,叫顾公子就可以了。”咱们没那么熟。容瑾笑眯眯的道:“都是自己人,这么生疏做什么?清清,快跟大哥道个歉就是了。”容九公子一向很能自动忽略自己不想听到的话。

沐清漪没好气的白了容瑾一眼,拉着顾秀庭的衣袖轻轻晃了晃,“大哥…我错了。”

“你啊。你就没想过,万一出了事……”顾秀庭无奈的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她柔顺的发丝。容九公子嫉妒的瞪着顾秀庭放在沐清漪头上的手,清清在他面前从来没有这么温柔乖巧过!

见大哥似乎消了一些气了,沐清漪这才松了口气。连忙拉着顾秀庭坐了下来,道:“听说大哥已经深得慕容昭倚重,大哥真是厉害。”顾秀庭无奈的摇摇头道:“不过是碰巧了罢了。不过还要差点儿火候。”

沐清漪眼睛一亮,“大哥想要怎么做?”

顾秀庭淡笑道:“这个你不用操心,在宫里就不要再做多余的事情了,早些出宫大哥也好放心。另外,给慕容协递给信儿,让他跟慕容昭联手对付慕容煜。”

沐清漪蹙眉,想了想道:“也好,现在慕容昭开始崛起,但是如果让慕容协选的话,他肯定宁愿对手是慕容昭而不是慕容煜了。不过,如果慕容昭真的成长起来,可比慕容煜麻烦的多。”倒不是说慕容昭本人有多厉害,而是容妃的家世比朱云妃好的实在是太多了。京城里的大家族本就是盘根错节,纠缠不清的。而慕容煜和慕容协的弱点都是母家薄弱。

顾秀庭淡淡道:“不用担心,到时候…赵子玉自然会帮着他的。”

“咦?”沐清漪惊讶,“大哥的意思是?”

“赵子玉不是慕容协的人,但是他一向和慕容协走得近。清漪可知道为什么?”顾秀庭问道。沐清漪脑海中灵光一闪,冲口而出,“为了平衡!赵子玉效忠于华皇,他的所作所为都是华皇授意的。”

顾秀庭满意的点头,“所以…不用担心慕容昭不肯动手。他肯定知道慕容煜才是他最大的对手,现在能有机会除去慕容煜他求之不得。”沐清漪点头,道:“我明白了,回头我便让人传信给他。大哥,云嫔那里……”

顾秀庭摇头道:“把云嫔还是姑姑的消息也一并交给慕容协,他自然会去查,也自然知道该怎么做。”沐清漪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顾秀庭看着沐清漪,犹豫了一下方才问道:“沐飞鸾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沐飞鸾突然小产的消息一传出来,顾秀庭也吓了一跳。到底沐飞鸾还是个怀着皇子的宠妃,如果是清漪一时气愤动的手,那就麻烦了。不过…看着妹妹轻松悠然的模样,顾秀庭又很快放心下来了。妹妹的性格他了解,绝对不是会冲动行事的人。

沐清漪唇边勾起一丝冷漠的笑意,嫣然道:“沐飞鸾么?她…心心念念想要华皇的宠爱,为了盛宠不择手段。我就…送了她一场惊天动地的圣宠。谁知道她自己承受不住小产了呢?”顾秀庭一时还有些不解其意,旁边的容瑾却立刻便领会了其中的深意。不由的抚掌赞叹道:“清清的想法真是…奇妙之极。呵呵…就算是本公子自己,也很难相处这样…美妙的法子呢。这也算是…一报还一报吧?”

顾秀庭皱了皱眉,虽然不知道妹妹到底做了什么,但是只要不会危害到她的安危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对于自己不能明白,容瑾这个外人却能够立刻领会有些不悦罢了。秀庭公子却不知道,这世上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容九公子一样几乎见识过世间所有的丑陋规矩,自己也已经坏的没治了。至少,即使曾经受过不少苦的秀庭公子就远远还没有到如此博闻多见的程度。

肃诚侯府并不是久留之地,该说的说清楚了顾秀庭便起身离开了。不过容瑾并没有自己带着顾秀庭离开,而是召来了随身侍卫无情带着顾秀庭离开。秀庭公子虽然不满某人的行为,但是无奈文弱书生手无缚鸡之力,这种情况下也当真是秀才遇到兵了。

“清清,你昨天可排了一出好戏,好可惜本公子竟然没有亲眼看到。”秀庭公子一走,容九公子立刻就原形毕露了。沐清漪冷然一笑,“那有什么好看的?柔妃现在还呆在冷宫里呢,你要是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容瑾轻轻从身后环住少女纤柔的身子,将她揽入怀中。低声笑道:“清清是觉得自己下手太狠了么?”

“胡扯!”沐清漪冷声道,抬手想要拉开他的手臂。但是如果容九公子铁了心不放手的话,以一个少女的力道是无论如何都拉不开的。容瑾的怀抱即使是在夏日里也并不温暖,自从用了沐清漪调制的幽寒香之后更是一直带着淡淡的冷香。但是沐清漪却感觉到从昨天开始一直有些混乱的脑海在那淡淡的冷香中渐渐的清明起来。

“那就是…为了孩子?”容瑾笑道:“清清用不着如此在意,那个孩子生在皇家,有那样一个母亲…还不如不生下来的好。最是可怜…便是生在帝王家啊。”

沐清漪轻哼一声,淡然道:“你想太多了。我怎么会后悔?她当初做了那样的事情,如今我不过是稍微还以颜色罢了。而且…你以为,我会有心软那种东西么?”早在顾家毁灭,早在她被送入教坊,早在她**在烈火之中的时候,她的心就再也不会有多余的柔软给不相干的人了。她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骄傲而美丽,聪慧却单纯的顾家大小姐了。

“心里不舒服总是有的吧?”容瑾笑眯眯道,“没关系,慢慢的就习惯了。当年本公子第一次杀人的时候也比你好不到哪儿去。”

沐清漪唇角抽了抽,“九公子第一次杀人…是几岁?”

“六岁。”容九公子傲然道,仿佛是什么了不得的壮举一般,“所以清清不用怕,这种事情本公子很有经验。”沐清漪翻了个白眼,起身推开他,“你想太多了。”她确实是有一点点的不舒服,这毕竟是第一个真正亲自经由她的手结束的生命。与之前那些暗中筹谋再由人去执行的并不一样。而且还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才几个月还为此生的生命。但是,被容瑾这么一打诨,心里那一点点的不舒服也消失无踪了。

没有去问容瑾为什么会六岁的时候就会杀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不幸。容九公子自然也不可能是天生下来就三观不正心狠手黑的。

容瑾却不是那么轻易就肯放手的人,拉着沐清漪不放低声笑道:“说起来…清清昨天的行为还真是有些冒险呢。吓了本公子一跳。”沐清漪挑眉道:“冒险?”容瑾道:“难道不是么?清清就这么信任聂云?万一他不肯帮你怎么办?”

沐清漪含笑道:“那我就只好…这样了!”沐清漪含笑侧首,一抬手袖间一道流光激射而出。容瑾连忙送来了沐清漪飞身让开,在回头看了看钉在墙壁上闪着幽蓝的光芒的暗器,有些哀怨的望着沐清漪,“清清,你好狠啊。”虽然没有近看,但是一看那颜色就知道绝对是见血封喉的剧毒,要是沾上一点儿只怕就要没命了。

沐清漪浅浅一笑,“我不是相信九公子的身手么?”

这点小暗器,若是由聂云魏无忌这些人来用,出其不意或许能够伤得到容瑾。但是如果是沐清漪这个没有丝毫功底的新手,就算是给她时间先出手,她也伤不了容瑾半点毛皮。容瑾饶有兴趣的抓住沐清漪的手看了看,原来不是短短几天沐清漪的暗器手法就有小成了,而是在沐清漪的腕上向上一些的地方,还隐藏这一个做成手环模样的暗器匣子。有点像袖箭,但是却比袖箭更加精致,威力可能要小一些但是用起来也更容易一些。显然是专门有人细心制造的。

“这玩意儿…聂云?”容瑾有些酸酸的道,宫里还有人能给清清弄出这玩意儿来的人也只有聂云了。沐清漪也不隐瞒,点点头道:“没错,不过…原本上面涂得是迷药。”显然是她自己觉得迷药的效果不够,而另外换成了眼前这泛着幽蓝光芒的剧毒。

容瑾不悦的轻哼一声,想了想从怀中取出一大堆东西扔在桌子上,然后拉着沐清漪坐下来慢慢的挑选。沐清漪有些茫然的看着一桌子的各种零零碎碎的东西,完全看不出这些玩意儿有什么用处。

容瑾却似乎对这些玩意儿很是满意,笑眯眯的拿起一个看似不起眼的珍珠项链递到沐清漪跟前,炫耀的道:“这些可是这几天本公子特意为清清找来的。这个带着……”

“我能问这是什么吗?”沐清漪抓住容瑾想要将项链挂上自己脖子的手,总觉得这玩意儿不是那么安全。容瑾笑容可掬的道:“这个么…这是化尸散,杀人灭口,毁尸灭迹的必备佳品。”又拎起响亮上另一颗浅紫色的珍珠,道:“这里面是清毒散,可以解大部分的毒,就算不能解的毒也能暂缓毒发。”沐清漪看着那项链上一粉一紫的两个珍珠,再想想那个什么化尸散,顿时觉得一头黑线。

“清清不用怕,人没死这玩意儿是不管用的哟。还有这个……这个可比那个什么手腕暗器管用多了。”容瑾再一次从那一顿杂七杂八的东西里挑出一个造型古朴精致的白玉指环。指环上还镶嵌着缠枝兰花的图像,看上去素雅却有不是贵气。执起她的手,容瑾小心的将指环套在了她纤细的手指上,笑眯眯道:“这里…只要这样…里面就会射出淬毒的小针,别看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指环,里面一共有十九枚毒针。就算毒针用完了,只要将指环扔出去摔碎了,里面的毒绝对可以马上放到十步以内的所有人。”

“十九丧魂钉?”沐清漪眨了眨眼睛道。

“咦?看来太史衡真的告诉清清了不少事情。”容瑾挑眉道,“本公子可是花了不少时间才将这东西改造成指环的。嗯,东西带的太多了也不好,毕竟聂云的眼睛也不是白色,再挑一个这个吧。”容瑾取出一个精致小巧的白玉盒子塞到沐清漪手里,白玉雕成的盒子还没有沐清漪的手掌打,上面镶嵌了蓝色的宝石,繁复的花纹。看上去倒像是一个精巧的小玩意儿可以拿在手里随意的把玩。沐清漪挑了挑秀眉,疑惑的看向容瑾,容瑾悠然道:“这个么…暴雨梨花钉。所以…不到未及关头清清可千万别用哟。别看这玩意小巧,射出来的力道比袖箭还大。更重要的是,据说这一个小小的盒子里面装了有九百九十九根针。你的指环就是本公子根据这个改造出来的,可惜本公子费了好大的劲儿最多也只能装进去十九根可。这个一射出去…就算是本公子…只怕也要去掉半条命了。就是因为这个威力太大,所以,暴雨梨花钉从来没有人淬毒的。可惜…制造这玩意儿的人几十年前就被人弄死了,这玩意…大概也只剩下这一个了。清清拿着防身吧。”

沐清漪握着手中的白玉盒子,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容瑾这人当真是心狠手黑坏的不行了,但是他对她确实是当真非常好的,即使是为了他那所谓的谋臣计划。至少,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为了一个还未归顺也不知道价值的谋臣费这么多的心力,“容瑾……”

仿佛知道她要说什么,容瑾笑眯眯的望着沐清漪道:“清清感动了是不是,那就早点跟本公子走吧,本公子会对清清很好很好的。”

沐清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不该感动的太快了。容瑾却笑得一脸的真挚无邪,“清清跟别的人是不一样的。”

真是个混蛋!被黑衣男子搂在怀里动弹不得的少女心中暗恨道。

于是,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明泽公主便带着一大堆堪称得上恐怖的玩意儿回到宫里去了。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84.乐极生悲的柔妃 下一章:86.柔妃的惨状
热门: 天下珍藏 兽世种江山[种田] 逆十字的杀意 十角馆杀人预告 惊叫循环(无限流) 我渣过的四个男人都找上门了 无尽丹田 低智商犯罪 特工在异世 辉煌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