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复杂后宫

上一章:79.相认,倒霉的聂云 下一章:81.容瑾入宫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御花园里

沐清漪在前面漫步而行,珠儿和盈儿跟在后面,聂云沉默的走在最后。比起沐清漪和盈儿的只在,珠儿显得有些担忧和惊恐。她虽然只是一个小丫头,但是华国第一高手的名号她还是听说过的。而这样一个大人物现在却成了她家小姐的随身侍卫…真是让人有些难以置信。当然了…现在小姐是公主了,显然要比聂云身份高很多,但是做惯了不起眼的小丫头的珠儿走在这样一位厉害的人物前面,还是忍不住有些忐忑不安。

沐清漪有些漫无目的的在御花园里走动着。华皇一片好意让她住在宫里,她自然也不能说不住。何况,这也是一个不错的可以接近朱云嫔和沐飞鸾的机会。有聂云这尊大神做侍卫,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宫里大概没有多少人该惹她,坏处是,她大概没办法使太多的手段去招惹别人。

停下了脚步,沐清漪回过头来看向一直沉默寡言的跟在身后的聂云。聂云也跟着停了下来,恭敬的道:“公主可是有什么吩咐?”

沐清漪摇摇头,打量着聂云半晌道:“陛下要聂统领跟着我实在是有些大材小用。聂统领不觉得委屈么?”

聂云正色答道:“雷霆雨露俱是君恩,陛下的旨意聂云只能遵从,何来委屈?”

“聂统领果然是个难得一见的忠臣。”沐清漪笑道。

聂云的身世沐清漪事先也了解过。京城某书香门第不受宠的嫡子,却从小弃文学武,跟着早年的华国第一高手安西郡王赵子玉的父亲学武。跟赵子玉可说是师兄弟的情分。不想老安西郡王没能将儿子教成一代高手倒是教出来一个厉害的徒弟。不过也正是因此,聂云与聂家基本上早已经完全决裂,就是这一次聂云被华皇打入天牢,聂家也没有人出面替他说过情。如此交情,也难怪赵子玉为了他的事情如此费心了。

沐清漪当然不会说自己在华皇面前替聂云求情的事情,这种事情自己说出来反而像是在邀功了。她相信,只要聂云想要知道,总是可以知道的。

“本公主想要学些防身之术,不知道聂统领可否赐教?”沐清漪浅笑道。

聂云一愣,显然完全没有想过这位陛下新封的明泽公主会提出这样的问题。华国本身就不尚武,京城里习武也从来没有大家闺秀习武的传统。即使是宫中的公主们也没有谁对这个有兴趣过。

沉默了一会儿,聂云才道:“公主身份尊贵,自然有侍卫随身保护,何须亲自习武?若是公主放心属下,属下可亲自为公主挑选随身侍卫。”

沐清漪浅笑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虽然事情不同但是道理却是一样的。侍卫纵然武功高强,但是谁又能保证我就没有找不到侍卫的时候呢?”习武的事情沐清漪早就有过想法了,只是对此并不十分热衷而已。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的优势并不在武力上,而且她对成为以一敌十的武林高手也没有太大的兴趣。顾家大小姐,素手拨棋,运筹帷幄就足以让许多人头痛了。但是她也不反对偶尔为自己保留一些底牌。碰巧现在在宫中可能有一段无聊的时间而她身边恰好有一位绝顶高手。

聂云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公主…已经过了习武的年纪了,完全没有基础。而且…身体似乎也不是很好。若是从头学起会非常辛苦而且…效果不会有多好。”沐清漪明白,一般习武都是从孩童还是最好,大一点的也是十二三岁最多了。聂云的话已经足够婉转了,凭她的资质习武,只能是事倍功半。

对此,沐清漪到并不十分失望。若是哪一天她需要靠武力超过靠自己的脑子了,那么大概已经说明事情非常不妙了。

虽然沐清漪不以为意,但是聂云似乎觉得她很是失望。所以沉吟了一下,有些诚恳的建议道:“如果公主一定要学的话,可以学学暗器机关和轻功之类的。”

闻言,沐清漪眼睛微亮,挑了挑秀眉故作失望的笑道:“我以为聂统领想说可以用什么诸如灌顶**之类的替我打通任督二脉呢。”聂云似乎有些窘迫,道:“这…属下孤陋寡闻没听说过这类的功法。”

看着聂云这般老实的模样,沐清漪不由的莞尔笑出声来。沐清漪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聂云的路跟其他几个高手截然不同了。不只是因为出身和处境的不同,性格绝对也占了很大的因素。

看着眼前笑容明媚的黄衣少女,聂云明显更加窘迫僵硬起来了。忍耐了再三终于忍不住道:“公主还要逛御花园么?”

沐清漪掩唇摇头道:“不用了,去明芳馆看看吧。”

“是。”聂云沉声道。

“……”御花园里沉默了骗了,沐清漪有些无奈的道:“请聂统领前面带路,我…本宫不认识路。”

聂云默默的望了沐清漪一眼,前面带路去了。沐清漪跟在后面跟盈儿对视了一眼,暗自偷笑。她绝对看到聂云的耳朵有点红了,华国第一高手脸皮这么薄,跟九公子比起来肯定一败涂地啊。至少他的脸皮绝对比不过某人厚。

沐清漪很自在的在明芳馆住下来了。华皇的几位公主显然都是很懂得进退的,对沐清漪这个突来的外来者虽然没有表示什么亲近却也没有过分的反应。只除了同样寄住在宫中的淮阳公主有点儿不阴不阳的以外。淮阳公主显然也知道自己的亲事定下来了。比起之前几次见到了多了几分毛躁的感觉,明显是对自己的婚事并不满意却又反抗无能。和亲的公主,能够挑选的范围本来就有限,又能够有多少自由呢?

当天下午聂云就找来了基本关于机关和暗器方面的书给她看。还顺便教了几种最基础的掷暗器的手法,和几种常见暗器的用法。不得不说,聂云确实是有眼光,沐清漪对武功的领悟力跟她聪明绝顶的头脑半点边儿也沾不上。聂云原本准备教她一套见到的剑法,但是同样一招聂云练了七八次她也学的七零八落。就连在旁边看着好玩儿的盈儿都学的像模像样了,她依然是惨不忍睹。沐清漪相信,如果她不是公主的身份,聂云眼底绝对会明晃晃的写着几个字——朽木不可雕也。

京城,聂府

聂云原本的出身的家族虽然也算是京城有头有脸的名门世家。但是早在聂云拜安西郡王为师之后便已经斩断了关系。世代以书香门第出身清贵为傲的聂家显然不能接受嫡子成为一个粗鲁的武夫的决定,即使那可以让他们攀上京城显赫无比的异姓王。腐朽而顽固的家族死守着自己的高傲和尊严,将聂云这个本身就看不顺眼的嫡子扫地出门。聂云虽然性情沉稳,却也并不是人人揉捏的软蛋,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踏入过聂家的大门,即使在他成为了御前侍卫统领之后也没有与家里恢复关系。如今栖身的府邸还是他成为侍卫统领之后华皇所赐的。

聂云回到府中,邵晋和赵子玉早已经等在那里了。三人私下关系很好,这两人也算是聂府的常客了,即使主人不在聂府的下人也一样放人进来尽心招待。倒是聂云看到两人有些惊讶,“你们怎么来了?”

邵晋举了举手中的茶杯,以茶代酒笑道:“不是来祝贺你终于沉冤得雪么?”

聂云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赵子玉偏着头看着他问道:“陛下有说什么?我听说你被从天牢里放出来了以为你会立刻回府呢,没想到陛下还将你留在了宫中。”他们都清楚,聂云就是没事了只怕也免不了要被华皇冷落不断的一段时间,但是能够这么快出来总是好的。聂云的仇人不少,若是在天牢里待久了谁知道会有什么事情?

聂云淡然道:“明泽公主暂住在宫中,陛下让我跟着明泽公主随身保护。”

“明泽公主?”邵晋和赵子玉对视一眼,都坐直了身子看向聂云。

“怎么?”聂云挑眉。

赵子玉沉吟了一下,道:“昨天…我和邵晋去求了明泽公主替你在陛下跟前说情。”只是他们都没想到明泽公主动作竟然这么快,昨天才刚拜托完,今天人就放出来了。看来,陛下对明泽公主的重视绝对是超过了那些真正的公主们的。

“陛下怎么会让你跟着明泽公主?是…明泽公主要求的么?”邵晋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聂云摇了摇头道:“应该不是,陛下下这个命令的时候明泽公主似乎也很惊讶。”而且明泽公主虽然一直都言笑晏晏的模样,但是聂云跟在华皇身边这么多年,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明泽公主其实并不是特别喜欢被他跟着。

“多谢你们。”聂云看着若有所思的邵晋和赵子玉。他被陛下打入天牢,整个京城还肯真心为他奔走的,大概也只有赵子玉和邵晋了。

赵子玉淡然一笑道:“自家兄弟,说这些做什么。倒是…那么明泽公主,你最好让她小心一些。”

聂云挑眉看着赵子玉,赵子玉有些无奈的轻叹一声沉声道:“三年前的事…你还记得么?”

闻言,聂云不由得神色一变。他是华皇的随身侍卫,许多事情华皇即使不想让他知道其实也很难瞒得住他的。只是为人臣者,特别是皇帝身边的近臣,最重要的事情便是知道什么该记什么该忘,什么该听什么不该听。但是有些事情却不是说忘就能够忘得了的。

看到聂云脸色顿时难看起来,邵晋皱了皱眉却没有问什么。有些事情,不知道并不是坏事。

“她是……”

“你不是知道的么?她是肃诚侯府的嫡女。”赵子玉淡然道,“不过你不必担心,我觉得陛下…应该是真的将她当做女儿看的。”华皇哪怕是有半点别的心思,也绝不会将沐清漪封为公主,而且还赐了一个明泽的封号。只可惜赵子玉虽然猜对了华皇的心思,却没有猜对沐清漪的心思。

看着聂云凝重的神色,赵子玉沉声道:“师兄,你不是做坏人的料,但是…也别太心软了。当初的事,原本就不关你的事。”

聂云垂眸,淡淡道:“我知道。”

确定他听进去了自己的话,赵子玉才放心的点了点头。

皇宫里的生活比起蜗居在肃诚侯府更加无聊。各种规矩和禁忌虽然碍于华皇并没有人特意来要求她跟淮阳公主一样认真的学习,但是沐清漪也没有兴趣去挑战宫中的这些人的接受底线。除了第一天去给太后和皇后请过安之后,沐清漪就一直呆在明芳馆里鲜少出门。

皇后和太后对她这个华皇突然册封的公主显然也是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太后还告诫了她几句宫中的规矩,至于皇后就什么都没问,只是关照了几句仿佛她不是被莫名其妙突然册封的而是本来就是宫中的公主一般。太后和皇后这样的态度却让宫中的不少人都起了心思,于是沐清漪虽然不出门,但是来拜访她的人却不少。

其中走动的最勤快的便是朱云嫔和八皇子的生母容妃以及她的长姐沐飞鸾。如果别的妃子都急着巴结明泽公主,而身为公主亲姐的柔妃反而无动于衷的话,未免显得有些怪异。而且,柔妃心中很清楚,哪怕自己恨不得沐清漪赶快去死,也绝对不能让华皇察觉到丝毫。所以,柔妃差不多每天都殷勤的上门探望沐清漪,仿佛两人当真是同母同母感情深厚的亲姐妹一般。

云嫔和容妃还好,沐清漪还能有兴趣应付一二,但是对于基本上已经扯破了连的沐飞鸾沐清漪就没有那么好的耐性了。两天下来,宫中几乎大多数人都知道明泽公主不待见柔妃了。据说柔妃曾经有意无意的在华皇跟前提过明泽公主对她无礼,但是华皇却似乎并没有任何表示。

这日送走了一脸不悦的柔妃,便又迎来了笑的一脸热切的容妃。容妃看着沐清漪脸上有些淡漠的什么娇笑道:“柔妃妹妹又来探望公主了?”

沐清漪也不掩饰自己对沐飞鸾的不喜,有些无奈的淡淡一笑。

容妃立刻便闻歌知雅意,掩唇笑道:“公主也不用发愁,其实宫里谁不知道公主不待见她呢,偏偏她还装着不知道似的竟往明芳馆凑,还不是想要借此讨好陛下。”

沐清漪垂眸淡笑道:“容妃娘娘言重了,柔妃娘娘简在帝心,哪儿需要讨好我这个新封的公主?”

容妃挥挥手,挑眉笑道:“简在帝心?现在确实是这样没错,谁知道她是怎么勾得陛下对她如此上心的?当年她刚进宫的时候陛下可是不怎么在意她的。”

沐清漪心中一跳,若无其事的道:“我记得,早年的时候陛下最宠爱的是**公主的生母王贵妃。”容妃点点头道:“没错,陛下原本并不喜欢太过妖娆艳丽的女子,王贵妃出身名门,性格温婉又不乏大家气派,倒真是个端庄贤惠的女子。自从王贵妃薨逝之后,陛下不知怎么的就突然看重柔妃了,柔妃这几年下来也确实是端庄温婉了不少,但是要学王贵妃她学出来的也不过两三成而已啊。”对此,容妃说的有些咬牙切齿。本质上从外形看容妃和柔妃都是一样的偏向艳丽妖娆的女子。将门出身的女子很难不得上书香门第女子天生的温雅气质,而华皇却恰好更喜欢那些端庄温雅的名门淑女一些。所以早年的容妃和柔妃一样都不得宠。但是柔妃显然比容妃聪明,或者说身为庶女她更豁得出去一些,即使容貌艳丽,她依然能够学得让自己看上去更加雍容温柔许多。所以,柔妃比容妃得宠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容妃看了看神色平静的沐清漪,有些挫败的拧了拧眉。宫中的嫔妃都知道明泽公主不喜欢柔妃,所以想要挑动明泽公主去对付柔妃的人不在少数。毕竟,一个不受宠的嫡女突然被封为高高在上的公主,还能够沉得住气的本就不多见。但是这位明泽公主却显然是个异类。虽然她的言行举止从来没有掩饰过她不喜欢柔妃这个讯息,但是无论什么人明里暗里的挑拨,这位公主却都是风吹不动,淡定如恒。有时候,容妃都都不禁要以为这位公主根本就是从小就在这深宫里长大了的所以才会如此熟悉这些宫中的嫔妃的招数了。

但是容妃竟然敢来,自然说明了她有与别人不一样的招数。看着低眉饮茶的沐清漪,容妃眼底掠过一丝笑意,又很快的抬起手以手中的手帕掩住,柔声笑道:“说起来,柔妃妹妹能够如此得宠,与秦国夫人还有几分关系呢。”

沐清漪神色微变,抬起头来淡淡的盯着容妃。对上沐清漪这样的神色,容妃脸上的笑容险些保持不住了。连忙道:“本宫记得当初秦国夫人病逝的消息传入宫中的时候,柔妃妹妹可是大哭了一场,还生了一场重病呢。因此还被陛下赞为孝心有嘉,才封了柔妃之位。再往后,柔妃妹妹就盛宠渐隆,公主说,这是不是柔妃妹妹是不是应该感激秦国夫人呢?”沐飞鸾身为庶女却借着嫡母的死上位,她就不相信身为嫡女的沐清漪就会不在意。当初沐飞鸾那场戏做的可是感人泪下,只可惜这宫中谁都不是傻子。容妃自己家中就有好几个庶姐庶妹,岂会不知道庶女对嫡母的想法?更可况,沐飞鸾若真有那么敬重嫡母,肃诚侯府也就不会当沐清漪像是不存在一般了。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柔妃娘娘是一进宫就受宠呢,原来还有这么一段缘故。”沐清漪微笑道。见她如此不动神色,容妃心中有些懊恼起这明泽公主竟然如此的难以对付。沐家的女人果然都不是省油的灯。扫了一眼容妃有些讪讪地神色,沐清漪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一些,浅笑道:“娘娘不愧在宫中多年,消息真是灵通。”

容妃有些得意的笑道:“这是自然,公主有什么想要知道的都可以来问本宫,不必客气。”容妃确实是有资格自豪,她出身名门,只要卫家不倒她在宫中就永远都会屹立不倒,无论有没有圣宠。但是她这样的自豪在沐清漪眼中却难免有些悲哀。一个家族的兴盛衰落有的时候不过是帝王的一句话一个念头罢了。

“娘娘跟云嫔娘娘相熟么?”沐清漪不经意的问道。容妃一怔,有些疑惑的看向沐清漪,似乎有些不解她为什么突然问起了云嫔来了。沐清漪浅笑道:“这几天云嫔娘娘往我这里走了好几趟,我有点儿……”

看到沐清漪欲言又止的模样,容妃突然觉得自己明白了。含笑安慰道:“不用想太多,云嫔这人一向是与人为善,也不爱生事。跟她那两个儿子比起来倒是完全不同。公主刚进宫来,她怕自己做的不周到,难免会多来几趟的。”

沐清漪有些惊讶,慕容昭看起来相当的讨厌慕容煜但是容妃看起来居然对云嫔的看法不太差?

看来这位云嫔果然相当的会做人,不仅跟姑母的感情不差,就连有些目中无人的容妃都觉得她不错。也难怪这宫中只有她生了两个儿子而且还都养大成人了。不过,一向顺风顺水的云嫔最近确实难免有些倒霉。沐清漪眼底掠过一丝冷笑,她倒要会会看这位善于隐忍的云嫔娘娘。

送走了容妃,身后一直没有开口的聂云突然开口道:“公主似乎对云嫔娘娘很感兴趣。”

沐清漪回头看了看聂云,有些无奈的揉了揉眉心道:“我说过了聂统领不必如此拘束,坐吧。”自从昨天聂云再次出现在她面前,看她的目光就有些变了。虽然沐清漪一时半刻分不清楚聂云看她的目光代表着什么意思,但是至少她能够肯定目前聂云对自己并没有恶意,甚至是有些担心她的。

聂云垂首道:“属下不敢。”

“你是御前侍卫统领,又不真实我的随身侍卫。这样毕恭毕敬的…我反而觉得不自在。何况…好歹你还教我了一些东西,按理我也该叫你一声师傅吧?”沐清漪笑道,最后这句师傅自然是玩笑话。聂云连忙道:“属下不敢。”

“聂统领!”沐清漪无奈的皱眉道:“我命令你坐下!我不想一直仰望你说话。”

聂云沉默了一会儿,终究还是听命坐了下来。沐清漪看了看他才笑道:“你说的没错,我确实对云嫔有点兴趣,聂统领有什么消息么?”聂云皱眉道:“宫中的事情盘根错节,公主还是…不要太过好奇的好。”沐清漪眨眼笑道:“难道云嫔真的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让聂统领如此讳莫如深么?我只是对云嫔娘娘比较好奇而已啊。毕竟…无缘无故的每天这样耐心陪着我聊天却不想挑拨我对付别人的人可很少见呢?你说云嫔娘娘是不是很喜欢我?”

聂云沉默了半晌,方才沉声道:“公主最好还是不要跟云嫔娘娘接触的太多比较好。”沐清漪清眸微微一眯,聂云果然知道不少东西。但是沐清漪知道,必须要循序渐进,想要一下子从聂云嘴里掏出所有的秘密是根本不可能的。不过她也不着急,所以只是含笑点头道:“我知道了,谢谢聂统领提醒。”

看着她的神色聂云就知道她根本没有听进去。跟在沐清漪身边两三天,聂云发现自己实在是不太了解这个公主。每天见她似乎都无所事事的喝喝茶看看书,与宫中的嫔妃公主们闲聊几句,似乎什么都没有做一般。但是仔细回想又觉得她似乎做了不少的事情。而且,是极为有计划的在做什么事情。

“公主不该让人觉得公主和柔妃的关系恶劣,这宫中…并不适合久居,公主还是早些跟陛下请旨出宫去吧。”聂云沉声劝道。

沐清漪扬起美丽的容颜,笑眯眯的望着聂云道:“聂统领是不是讨厌跟着我想要赶我出宫的?万一我出宫的时候跟陛下求情,要陛下让你跟我一起出宫,你会不会生气?”

聂云沉默不语,好一会儿就在沐清漪以为他真的生气了,才听到聂云道:“陛下无论下什么样的命令,属下都会遵从的。”

讨厌的愚忠!

“就算陛下要你去死你也要去么?”沐清漪好奇的问道。

“是。”聂云似乎丝毫不以为意,平静的道。

沐清漪眨了眨眼睛,有些羡慕起华皇的好运来了。一个如此忠心的臣子,而且还是天下间数得上的绝顶高手…只可惜,华皇似乎并不知道珍惜。

“既然如此,陛下要你跟着我,你就要听我的。我不喜欢柔妃,我喜欢云嫔。所以你也不许喜欢她!”沐清漪有些小小的娇纵的扬眉道。聂云沉默的看着她,您的模样不太像喜欢云嫔,而且…我不会喜欢柔妃当然更不会喜欢云嫔。

看着聂云纠结的模样,沐清漪不由莞尔一笑。只觉得这位御前侍卫统领大人实在是太有趣了。

看着沐清漪愉悦的笑颜,聂云脸上沉默的神色也缓和了许多,慢慢的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启禀公主,恭王殿下来了。”殿外的太监匆匆进来禀告道。沐清漪起身,侧首问身边的聂云道:“你猜慕容煜是来做什么的?”

聂云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道:“属下不知。或许是因为…云嫔娘娘?”自从云嫔被贬了位份之后就一直不太顺当,先是宁王昏迷不醒,之后又是恭王妃被废,甚至莫名其妙的自杀身亡,恭王府和李家的关系也同样僵硬,这些日子云嫔的身体也不太好。这两天来探望沐清漪的时候脸上也都还带着一些病态。

沐清漪笑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还没有迎出门去,慕容煜就已经走进了大殿,沐清漪淡然一笑道:“见过恭王殿下。”慕容煜认真的打量了沐清漪一会儿,方才开口道:“明泽公主不必多礼。”

沐清漪笑道:“恭王请坐吧。”

慕容煜并没有多说什么,沉默的在沐清漪的下手落座,看到侍立在一边的聂云皱了皱眉。他当然知道聂云是华皇安排了跟在沐清漪的身边的,这也更他惊讶于华皇对这个女子的喜爱。

看着坐在上手诸位上一身鹅黄罗衣,笑容浅浅,清丽脱俗的女子。算来也才短短的还不倒两个月的时间,这个少女身上的改变却可以称得上是翻天覆地的。从一个肃诚侯府里见到人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的不起眼的嫡女,到如今这个坐在诸位上含笑看着自己的明泽公主,如果不是这张脸确实是沐清漪的脸,慕容煜简直都要认为沐清漪是不是被人给掉包了。

突然成为一国公主,在这个少女身上似乎也丝毫见不到突然一步登天的惊喜和失措。就只是这一份宠辱不惊的淡然就已经远远地超过京城里大多数的大家闺秀了。慕容煜突然觉得有些理解父皇为什么会喜欢这个少女了。

“恭王亲自前来,可是有什么指教?”等到宫女上了茶,沐清漪才轻声问道。

慕容煜看了一眼坐在一边沉默喝茶的聂云,笑容温文尔雅,“听母妃说这两天与公主交谈,甚是愉快。母妃这些日子…因为七弟的事情,一直有些郁郁寡欢。所以本王才有些好奇罢了。如果可以,本王还希望公主能够陪母妃多聊聊,免得她寂寞。”

沐清漪发现,慕容煜的脸皮之厚果然不能够以常人来衡量。记得她醒过来之后第一次见到慕容煜的时候慕容煜对她的态度可不是那么友善。之后的几次也不见得有多好,但是慕容煜现在却能够自然地仿佛他们当真是交情匪浅一般。

沐清漪犹豫了一下,道:“这不太好吧。听说云嫔娘娘喜静。清漪恐怕并不宜打扰。”

听了沐清漪的话,慕容煜心中微微一松。进宫之前他自然跟沐长明打探过沐清漪的,但是沐长明对这个女儿显然是十分生气。沐清漪与沐长明之间的心结慕容煜也是知道的,沐清漪会有这样的反应倒也并不奇怪。毕竟,沐清漪并不是印象中那些愚笨的女子。如果只是单单对沐长明和沐飞鸾有心结的话,对他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虽然沐长明现在还没有要脱离他掌控的意思。但是慕容煜很清楚,如果沐飞鸾生下一个皇子并且平安养大的话沐长明的忠心就没有保证了。而且以父皇如今的身体,很明显的看起来还能活不少年,到时候,年纪靠后的皇子们反而会比他们这些年长的更有优势。

既然父皇如此宠爱这个新封的公主,若是能够利用沐清漪恢复母妃的位份,甚至是打压沐飞鸾,也是一件好事。而他,也相信一个新封的无权无势却有些聪明的公主是明白单凭她一个人是无法在宫中真正立足的。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79.相认,倒霉的聂云 下一章:81.容瑾入宫
热门: X密码 捉鬼实习生3:借命杀人事件 桃花债 横滨最强供应商 天之逆子 三国谍影:暗战定军山 同桌乃是病娇本娇 心尖上的你 妖怪公寓 揣着霸总孩子去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