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相认,倒霉的聂云

上一章:78.安西郡王的请求 下一章:80.复杂后宫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大哥。”

秦府后院,沐清漪神色复杂的望着正坐在树荫下,神色宁静的翻着书卷的白衣男子。

顾秀庭握着书卷的手一僵,停顿了片刻才慢慢的转过身来,望着眼前的穿着白色男装显得俊秀非凡的少女。两人时间的沉默无言。

许久,顾秀庭方才站起身来,走到沐清漪跟前,伸手抬起她的小脸,有些犹豫的轻声道:“歌儿?”

“大哥。”一行清泪从她美丽的容颜上滑落,沐清漪呆呆的望着顾秀庭有些艰难的想要说些什么,却更加惊恐的发现,自己一时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轻声叫着,“大哥……”

“果然…果然是你。”顾秀庭的声音同样有些哽咽和激动。自从他猜到了清漪的真正身份,就开始陷入了一种诡异的犹豫和矛盾之间。他有的时候他无比的害怕如果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幻想,清漪只是清漪而不是自家的妹妹该怎么办?有时候又更加恐惧的担心着如果真的是云歌她会不会责怪自己这个做哥哥的没有保护好她,让她陷入了那样一个在她那个年纪原本连想都不会想到的处境中?直到此时,他心中的那块石头才怦然落地,不由得露出一丝释然的笑意。

顾秀庭伸手将妹妹拉入怀中,“歌儿,你回来了真好。”是的,他的歌儿,她唯一的妹妹,她怎么会责怪他呢?虽然他这个做兄长的无能,但是他知道,他的歌儿是不会怪他的。虽然有些对不起小表妹,但是这一刻,顾秀庭真的只想要笑。他唯一的妹妹啊,在听到歌儿那样惨烈的死去的时候,他恨不得自己连灵魂也不要再存在于这个世界。但是上天怜悯,他的妹妹又回来了。

“大哥。”沐清漪终于忍不住了,抓着大哥的衣襟哭的像个惊慌失措的孩子。她其实也不过是个才十八岁的少女,顾家毁灭,被迫进入萃红阁的时候她甚至还未满十五岁。但是在那样一个混乱肮脏,鱼龙混杂的地方,她却只能隐忍,小心翼翼的保全自己。听到大哥死去的消息时,她连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只能想到去刺杀慕容安,毁灭自己。然而被那样的烈火炙烧过后,她却又活了过来。活过来却并不代表着从此就解放了,她要面对的依然是害了顾家,害死大哥的仇人,只能比在萃红阁的时候更加的谨慎小心的筹谋。自由自在的大哭大笑,仿佛已经是上一辈的记忆了。

“大哥…大哥…”沐清漪靠在顾秀庭怀里,尽情的宣泄着自己心中的悲伤和痛苦、

顾秀庭耐性的搂着她,柔声安抚道:“大哥在…歌儿…没事了……。”

原本以为难以面对的兄妹相认,却在这一场哭泣中变得轻而易举起来。等到沐清漪发现自己哭湿了顾秀庭胸前的大片衣服时,才连忙止住了眼泪,只是那一双清丽的眼眸已经被泪水泡的更加明亮了,眼眶都哭的有些肿起来了。

沐清漪羞愧的低下了头,“大哥…”也算得上是两辈子了,两辈子加起来她都没有在大哥面前这么丢脸过。

顾秀庭含笑拉着妹妹坐下来,微笑道:“歌儿害羞了么?你小时候哭的在床上打滚的模样大哥也见过。”

“大哥!”沐清漪恼羞成怒,狠狠地瞪着顾秀庭。

顾秀庭无奈的抬起手做投降状,“好,好…大哥开玩笑的…。”

小院里安静了下来,气氛仿佛也变得静谧了。沐清漪望着眼前的俊秀男子,轻声道:“大哥,还能见到你真好。”顾秀庭轻叹了一口气道:“大哥也没想到,今生还能在见到歌儿。”

沐清漪浅浅一笑,犹如多年前面对着俊雅的大哥一般,“大哥还是叫我清漪吧。万一吓到别人就不好了。”这世上,除了大哥以外的人,都是外人。她死而复生的事情自然也不必宣扬的人尽皆知,只要大哥知道她是谁,就足够了。当然…还有某个自作聪明的混蛋!想起某人那一日无厘头的“求亲”,沐清漪含笑的容颜不由得扭曲了。

“清漪怎么了?”顾秀庭奇怪的看着沐清漪古怪的神色,问道。

沐清漪连忙将某人从脑海里抛开,摇头道:“没什么。大哥…以后有什么打算?”顾秀庭淡淡笑道:“清漪想要做什么,大哥都会帮你的。”

沐清漪沉默,她明白大哥的意思,他并不想拿回顾家的产业和祖父留下来的势力。也没有要重建顾家的打算。但是跟冯止水谈过之后,这些日子沐清漪自己也想了很多。大哥受的苦已经够多了,重建顾家的荣耀远远比不上大哥来得重要。大哥想要过什么样的日子,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只要她和大哥还活着,顾家就还在。

看着沐清漪沉默的模样,顾秀庭抬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发丝,柔声道:“你知道…大哥本来就没有什么大志向。当初只是因为你大表哥所以才……”

“清漪明白。”沐清漪重重的点头道,大哥从小便是一个性情淡薄的人。喜好山水娴静更剩余朝堂上的争名夺利。如果不是她们这一代顾家只有他一个男孩儿的话,大哥也许根本就不会参加科举进入官场,而是做一个悠闲自在的山野闲人,游遍天下的名山大川。

顾秀庭淡然一笑,眉宇间带着淡淡的倦色,眉梢唇角却带着一丝冷意,“不过…顾家的仇还是要抱的。清漪想要做什么,都要告诉大哥,大哥会帮你的。”

沐清漪靠在顾秀庭的怀中,轻声道:“就像是朱明嫣么?”

顾秀庭低眉看着她眼巴巴的望着自己的模样,微笑道:“不错,清漪可是觉得让她死的太早了?”沐清漪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她原本确实是没有打算让朱明嫣这么早就死去,但是她也明白大哥的用意,“我明白大哥的意思。大哥是想要里间平南王府和恭王府。”

顾秀庭点头道:“不错。朱明嫣知道慕容煜不少事情,她一死慕容煜固然放下心了,但是朱變难免会心生芥蒂。另外…朱明嫣还告诉我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什么?”沐清漪坐起身来,大哥说重要那必然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了。

顾秀庭沉声道:“姑母…是被朱云嫔害死的。”

“什么?”沐清漪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姑母也就是慕容熙的母亲已故的顾皇后薨逝已经是十一二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朱云嫔虽然已经有了两个皇子,却也还是后宫里一个不算得宠的嫔。也正是姑母去世那段日子,表哥过的十分艰难,慕容煜才更表哥渐渐熟悉起来,后来才慢慢与顾家相熟的。但是,那时候的朱云嫔,有什么本事在后宫中害死一个皇后?

顾秀庭道:“姑母和朱云嫔的关系一向不差,而且云嫔入宫一来一直不争不抢,十分的安分。姑母没有防备她也是有可能的。这是,回头我会跟表哥商量,让他设法去查的。宫里的事情,还是他比我们方便一些。”

沐清漪犹豫了一下道:“大哥想要与表哥相认么。表哥这几年一直被人监视着,就连华皇都不放心他,只怕他也无能为力,咱们反而会给他添麻烦。”

顾秀庭微笑道:“清漪你也未免太小看你表哥了。别忘了他从一出生便做了太子,而是多年的太子也不是白做的,真的想要做点小事那些人想要盯着他也不容易。他只是…心灰意冷了罢了。”

沐清漪点头,能不心灰意冷么?自己的亲生父亲毫不犹豫的灭掉了自己的母族,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却被废了太子之位。或许大表哥是有做错了的地方,他错就错在做的太好了,而他也太年轻了。顾家的事情,沐清漪知道表哥不可能不恨,但是他却比她和大哥更加艰难,因为那个人是他的亲生父亲,是他的父皇。天下无不是之父母,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沐清漪犹豫了一下,方才道:“大哥,我的事情…不要跟表哥说了。”

顾秀庭一怔,很快又莞尔一笑道:“放心便是,大哥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就算是…咱们之间的秘密?”沐清漪有些心虚,这个秘密早就被另一个混蛋给猜到了啊。

“清漪打算怎么对付慕容煜?”顾秀庭望着沐清漪沉声问道。顾秀庭不能确定妹妹对慕容煜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毕竟,曾经慕容煜是沐清漪的未婚夫,而且两人相处的一直都不错。无论如何,顾秀庭都不愿意看到妹妹再受什么伤害。

沐清漪抿唇浅浅微笑道:“大哥不用担心,慕容煜…跟别的什么人没什么不同。”在她的眼中,慕容煜找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温柔和煦的未婚夫了。即使是当年,顾云歌眼中的恭王也只是一个未婚夫而已。这是沐清漪这些年唯一庆幸的一件事,她,没有爱过慕容煜。

顾秀庭稍稍心安,沉声道:“既然如此,慕容煜交给大哥解决吧。”

沐清漪无所谓的点头,“不过,我现在是治王府的…也算是幕僚吧。”经过了上次的事情之后,慕容协虽然没有再请他去治王府,但是却不时会派人送些礼物到张府,偶尔也会询问一些小事情请他给一件。这么短的时间,想要让慕容协真的将她当成心腹也是不可能的。

顾秀庭同样也是聪明绝顶之辈,一听沐清漪的话便明白她的打算了。沉吟了片刻道:“既然如此,大哥…就帮帮八皇子,清漪你看如何?”

沐清漪掩唇笑道:“当年太子殿下的首席谋士能够出手相助八皇子,八殿下一定会感到荣幸之至的。”慕容昭生性骄纵自傲,远比前面几个皇子要容易摆弄的多。只不过他有一个不太好糊弄的外公,而且这样的人很难听得进身边的人劝告,沐清漪也没那么多时间去调教他,所以才选择了慕容协。但是如果是大哥的话,想必有办法让慕容昭言听计从的。

“不过…京城里认识大哥的人可不少呢。”沐清漪有些担心的道。

顾秀庭淡淡笑道:“不用担心,大哥自然会有办法。这个…也不是全无好处的不是么?”抬手轻抚了一下左脸上依旧狰狞的疤痕,俊美之极的容颜配上这狰狞的伤痕,让原本清俊脱俗的人更多了几分肃杀之气。

“大哥千万小心。”

顾秀庭点头,专注的看着沐清漪,柔声道:“歌儿,若是想要报复慕容煜和平南王府,用不着这么麻烦。歌儿是想要…毁了华国么?”

沐清漪一怔,轻咬着唇角倔强的望着顾秀庭。

顾秀庭轻轻扣住她小巧的下巴,微微用力让她不再咬着自己的朱唇。顾秀庭怜惜的道:“傻丫头,大哥说过,无论你想要做什么,都可以。即使是…毁了华国。”

沐清漪闭了闭眼,道:“我不想毁了华国,但是…我要毁了慕容家所有的人!除了表哥……”她不管这些人是不是无辜,每每午夜梦回她就觉得自己仿佛依然在烈火中被火焰包围着一般永远无法解脱。如果皇权就是那些人用来伤害她的亲人,伤害她的利器。那么她不介意从他们手中将所有的一切都夺走。当初…也没有人问过,顾家的人是不是无辜的,不是么?

“大哥知道了。”顾秀庭依然像是一个疼爱妹妹的好哥哥,柔声道,“无论歌儿想要做什么,大哥都会帮你做到的。”

“小姐。”无心匆匆而来打断了沐清漪和顾秀庭之间的温情脉脉。看到两人之间如此亲近,无心不由得在心中默默为九公子担心。虽然小姐和顾大公子之间一直是兄妹相称,但是要知道,表哥表妹什么的,实在是……而且在九公子那么恶劣有白目的情况……

“何事?”沐清漪虽然还没有完全信任无心,但是却也知道他是很懂规矩的。没有重要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打扰。

无心沉声道:“宫中柔妃娘娘召见。”

“柔妃?”沐清漪挑了挑眉,柔妃还是挺能沉得住气的,她原本以为在华皇寿辰的第二天她就应该想要见她了,或者是…希望永远也不要再见她了吧?

站起身来,沐清漪道:“我知道了,这就回去。”

无心恭敬的告退,顾秀庭也知道她要走了,也不想留,只是轻声嘱咐道:“万事小心。”

沐清漪点头道:“大哥放心就是了。”

匆匆恢复收拾了一番,沐清漪便再一次带着珠儿和盈儿进宫去了。进宫后自然还是直接去了柔妃的华阳宫,但是等在那里的却并不是只有柔妃一人,还有显然也在那里坐了不少时候的华皇。虽然不知道是意外还是华皇有意在这里等着的,沐清漪还是上前见礼,“见过陛下,见过柔妃娘娘。”

沐飞鸾还来不及说话,那边华皇便朗声笑道:“快起来吧。你这丫头,寿宴过后也不知道进宫来请安,非要朕让人宣你进宫才肯来一趟么?”

沐清漪有些意外的扬了下眉,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笑容有些僵硬的沐飞鸾。原来并不是沐飞鸾想要见自己么?沐清漪笑道:“哪儿是明泽不想给陛下请安,这不是怕陛下生气么?”

华皇剑眉微扬,笑道:“你倒是大胆,什么都敢说。”他这几天心情不好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却没人敢当着他的面说出来,所有的人都之小心翼翼的陪着,奉承着。华皇虽然喜欢听人奉承,但是如果身边全都是奉承的人,每个人都一副噤若寒蝉的模样,也未免无趣。

沐清漪清眸流转,浅笑道:“明泽自然知道陛下不高兴了,不过陛下胸怀广阔,其实犯不着为了这些小事生气。”

华皇笑容一敛,盯着沐清漪道:“哦?你觉得这是小事儿?现在所有的人都知道,朕被人给骗了,白白在寿辰上丢了脸吧?”

沐清漪道:“陛下是天子,何必在乎旁人说什么?陛下做的事情,对的自然是对的,即便是错了…那也是别人的错。陛下何必为了别人的错误让自己不高兴?没有九转玲珑陛下同样统御天下坐拥江山,这种小事便当是个玩笑便是了。当然了,若是以后抓到那幕后之人,陛下不放再狠狠地惩治他一番。现在,却没有必要为了这些许消失气坏了自己。”

华皇望着沐清漪良久,方才笑道:“你这丫头,倒是能言善道。”

沐清漪皱了皱眉,有些烦恼的道:“我才不是能言善道,我这是被逼无奈…想要向陛下求情呢。”

“哦?”华皇有了些兴趣,含笑看着沐清漪道:“有什么人值得朕的明泽公主亲自跑来求情?”

沐清漪笑道:“聂云聂统领啊,昨儿安西郡王和邵大人还专程跑来找我请我向陛下求情呢。”

华皇笑道:“赵子玉和邵晋找你求情?”

沐清漪坦然的道:“是啊,我正被永嘉郡主拉着在茶楼里品茶呢。安西郡王和邵大人就找上来,很是郑重的拜托我。还是第一次有人托我这么重要的事情……”

华皇挑眉道:“这么说,你觉得聂云是冤枉的。”

沐清漪笑道:“陛下不是也明白聂统领是清白的么?陛下慧眼如炬,身边怎么会留下监守自盗的贼人,聂统领能成为陛下的心腹之人,必定是个忠心侍君的忠臣。”

华皇叹了口气,看着沐清漪道:“这两天,上折子要治聂云的罪的人可不少。”

沐清漪笑道:“聂统领是个忠臣,陛下一定不会为难他的,其实我也是知道陛下一定会放了他,才答应安西郡王来求情的,还可以白白让安西郡王欠我一个人情。”

华皇好笑的看着她,问道:“哦?你怎么知道朕会放过他?”

沐清漪正色道:“古人有云:国士遇我,我故国士报之。聂统领是华国第一高手缺甘愿成为宫中侍卫统领,必定是陛下君恩深重,聂统领乃是高义之士怎么会背弃陛下。陛下又怎么会辜负聂统领的忠心?辜负这一段君臣佳话?”

看着沐清漪笑盈盈的娇颜,华皇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这丫头倒是会说话的很,朕若是不放了他岂不是让你觉得朕昏聩了?让世人以为朕刻薄寡恩?”

沐清漪笑道:“明泽不敢,雷霆雨露俱是君恩,陛下肯放了聂统领自是陛下慈悲。”

“罢了。”华皇摆摆手,吩咐道:“去将聂云提出来吧。”其实聂云是不是无辜的,华皇怎么会不知道?只是当时的情况他若是不处置聂云又怎么下得了台?但是皇帝做错事很容易,要认错却很难。每朝每代,只是为了帝王的面子枉死的人也不在少数。聂云只是被暂时打入天牢,也不算多冤枉了。

沐清漪浅浅一笑不再多嘴,她是求情让华皇将人放出来了,但是华皇到底会不会对聂云生出什么芥蒂就不再她能管的范围内了。以她对华皇的了解,这些日子华皇必然是春风得意的很,得意的模样自然被身为随身侍卫的聂云看进去了不少。丢了这么大的脸,华皇很难不对看到过他丢脸的聂云产生什么想法。

柔妃坐在一边,听着沐清漪与华皇一来一往的对话,心中却是惊骇不已。华皇有多难伺候进宫这么多年她自然是清楚的很。什么时候这么轻轻松松的几句话就能让华皇改变主意了?据她所知,这两天也不是真的没有半个人替聂云求情,只是大都是刚开了个头就被赶出去了。

这个沐清漪对陛下的影响到底有多大?竟然只是这样就…而且陛下似乎还没有丝毫不高兴的模样?一时间沐飞鸾简直要怀疑沐清漪是不是会什么妖法了。

“赵子玉倒是个不错的人,你若是有什么事去找他也可。”旁边,华皇对沐清漪嘱咐道。

看着沐清漪有些惊讶的模样,华皇笑道:“赵子玉跟聂云交情不菲,聂云出了事若是赵子玉一点表示都没有那朕倒是要奇怪了。不过,他居然会早上你,朕也好奇的很。”

沐清漪笑道:“我不是蒙陛下册封为公主么?这可是靖安朝的头一份儿,安西郡王自然以为我能够在陛下面前说得上话了。不过…我听说是因为他去求见明微公主的时候人都没见到就被赶出来了。”

华皇闻言,也不由大笑起来,“赵子玉素来沉稳,行事有度。朕也想看看他被人扫地出门的模样。”

看着沐飞鸾坐在一边一脸不自在的模样,沐清漪终于将话题转到了她身上,浅笑道:“还不知道柔妃娘娘召见,有何吩咐呢。”

华皇挥挥手道:“也没什么大事。寿宴过后就要准备跟西越和北汉联姻的事情了。不过和亲的公主还没有选定,朕估摸着有不少人以为朕这个时候册封你就是为了和亲呢。你还是到宫里来住几天,等到和亲公主的人选定下来了在回去不迟。”

沐清漪一愣,犹豫了一下道:“这…只怕有些不合适。我……”

华皇道:“这又什么不合适的,朕已经打算将淮阳公主指给九皇子做王妃,不过她对华国的礼仪还不熟悉。西越端王想要看着淮阳公主大婚之后在启程回国,这些日子淮阳公主就住在宫中的明芳馆学习礼仪。五公主和八公主九公主也住在那里,你跟她们住在一起也不无聊。不然…朕让人请永嘉郡主也一起住进来?”

沐清漪想了想还是连忙谢恩婉拒了,永嘉郡主那个性子肯定会嫌宫中无聊,她自己被迫住进来已经够了就别再祸害她了。

华皇宫中的公主,十五岁及笄之后便都住在明芳馆的宫殿里一直到出嫁。如今适龄的公主只有五公主八公主和九公主,但是除了五公主以外,其他两位公主都已经指婚了。只怕和亲的人选是要从宗室的郡主和权贵之家的嫡女中间挑选了。也难怪华皇会让她住进宫来,只怕打着让她这个新册封的公主和亲的人不在少数,如果她还呆在肃诚侯府的话,难保不会有一些倚老卖老的家伙上门来对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不多时,聂云便被人给带着走了进来。虽然在天牢里带了好几天,但是聂云看上去除了发丝有些凌乱以外,竟看不出有什么狼狈的地方。显然待遇还算是不错。这也是沐清漪第一次认真的打量这个号称华国第一高手的男子。以容貌而论,聂云不及赵子玉俊美也不如邵晋的儒雅,以永嘉郡主的标准绝对够不上小白脸这个评价。容貌看上去略有几分平凡,但是绝顶高手的实力却让他有一种令人无法忽视的内敛的气度。特别是那一双平静的眼眸,一旦对上了仿佛能够将人给看穿一般的犀利。

“罪臣聂云拜见陛下。”聂云俯身跪拜道。

看着聂云恭敬的模样,华皇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平身吧。”

聂云拜谢起身,看着坐在华皇下首笑盈盈的望着自己的沐清漪,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和疑惑,“见过柔妃娘娘,见过明泽公主。”

柔妃含笑让聂云免礼,华皇淡然道:“这次的事情,朕相信你是清白的,这几天委屈你了,从今天起你海华丝官复原职吧。”

聂云一愣,他对华皇还是有些了解的。自然没想到这次的事情会这么容易就能够了结,连忙道:“多谢陛下隆恩,臣必定恪尽职守,不辜负陛下信任。”

“如此甚好,若是再有什么纰漏,莫怪朕不念君臣之情!”

“是,微臣领旨。”

看着聂云恭敬谨慎的模样,沐清漪不由在心中暗暗惋惜。像聂云这样的高手,若是脱离了皇宫这样的樊笼天下何处去不得?到时候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是何等自在?天下五大高手,魏无忌富可敌国,容瑾身为一国皇子,南宫绝是威震西越的大将军,而哥舒翰是北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烈王。只有聂云,华国御前侍卫统领,听上去似乎威风凛凛,但是比起其他人相差何止千万?

华皇想了想,又道:“这些天明泽公主要住在宫中,她对宫中不熟,你就先跟在她身边几日吧。”

果然,华皇虽然放了聂云,一时间还是不想让他经常在自己跟前待着的。一个帝王,如果他做过一件特别可笑的事情被人从头看到尾的话,等到回过神来确实是很难在将这个人放在跟前,每见一次就想起自己的蠢事。

聂云当真…不是一般的倒霉。

“微臣领旨。”聂云恭声道,面上没有丝毫的不满。

吩咐完了沐清漪的事情,华皇似乎当真不太愿意看到聂云,起身便准备走了,“朕还有事要处理,明泽若是没事就四处转转,明芳馆里朕也让皇后派人收拾了。缺了什么就问皇后和柔妃要便是了。”

沐飞鸾连忙陪笑道:“陛下隆恩,臣妾一定会好好照顾公主的。”

华皇点了点头,转身出了华阳宫。

沐飞鸾和沐清漪如今是相看两厌,既然不是沐飞鸾找她华皇一走沐清漪自然也不多留了。看着沐清漪毫不在意的转身而去,沐飞鸾娇颜的容颜顿时扭曲起来,紧紧的抓着手中的手绢不自觉的撕扯着。

“娘娘,息怒啊。小皇子要紧。”这几天沐飞鸾经常着急上火,好几次气得肚子疼了。身边侍候的嬷嬷看着她扭曲的神色担心不已连忙劝着。

“嬷嬷,你说陛下对沐清漪到底是什么意思?!”沐飞鸾沉声道。

这嬷嬷也算是沐飞鸾的亲信心腹了,从沐飞鸾一进宫就跟着她。对于当年的事情也是了解不少的,对于华皇的态度也有些糊涂,迟疑着道:“这…陛下只怕是将明泽公主当成自己的女儿疼着呢。”若是陛下当真对明泽公主动了心思的话封为郡主还说得过去,绝不会封为公主的。

沐飞鸾冷哼一声,沉声道:“沐清漪可不是陛下的女儿呢!而且她那张脸…本宫每每看到了都忍不住想要做噩梦!本宫就不相信,陛下的心性会当真将别人的女儿当成自己的女儿!”华皇生性凉薄,连自己的女儿也没见的有多疼爱,怎么会真心的去疼别人的女儿?她才不信!

“娘娘…。”嬷嬷有些担忧,娘娘可别一时糊涂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沐飞鸾勾唇一笑,冷笑道:“嬷嬷不用担心,本宫知道该怎么做。”

------题外话------

其实对于清漪对仇恨的程度凤一直都有些犹豫的。以现在的观念来看,无论多大的仇叛国都是绝对不对的。认真的考虑了许久,凤觉得首先古代的国家的观念和咱们现在是不一样的。古代是家天下,想要杀掉包括皇帝在了的皇族基本上也就等于想要灭掉这个国家了哈。古代…其实没有具体的国家这个概念,应该说江山或天下,谁的江山,谁的天下而不是谁的国家。于是,叛国也不是杀大事哈,大概跟谋反差不多嘛~

by胡言乱语的凤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78.安西郡王的请求 下一章:80.复杂后宫
热门: 抱歉,替身也有假的[娱乐圈] 同萌会的一己之见 鬼吹灯同人之六银棺 养父 穿堂惊掠琵琶声 定海浮生录 为你师表 被我渣过的前任他暴富了 暴君洗白计划[穿书] 锦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