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魏公子来访

上一章:76.史上最白痴的告白 下一章:78.安西郡王的请求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自从华皇的寿宴过后,整个京城的权贵圈子里便陷入了一种诡异而安静的喧闹之中。华皇在寿宴上丢了面子,心情自然绝对不会有多好,所有人都不得不处处小心,免得自己不知道在身边地方就惹怒了君王。但是私底下,却又流动中无数的暗涌。因为寿诞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

寿宴上,刚刚新封的长宁郡主一鸣惊人,当场被封为明泽公主。原本最后宴会不欢而散,华皇含怒而去,还有人暗暗叹息这位新封的公主运气实在是不算好,陛下刚刚下旨,连正式的金册都还没有呢就遇到这种事情,说不定陛下一直迁怒就把这是给忘了。那样明泽公主的身份就尴尬了,还不如就只有长宁郡主这个身份呢。但是第二天一早,华皇身边的贴身总管太监亲自去肃诚侯府传旨,就立刻打破了众人暗地里的猜测。这位陛下他们可是清楚的很,生起气来就是毫无关系的人也能迁怒,但是却在如此盛怒的情况下还记得给明泽公主的册封金册和赏赐。这位明泽公主果真是不简单啊。

另外,寿宴结束之后北汉烈王遇刺和应天府大牢里平南王府的郡主朱明嫣自尽身亡的事情同样也闹得满城风雨。前者虽然哥舒翰呢本人并不在意,但是华国的官员却不能不在意。哥舒翰来者是客,若是在华国的京城出了什么意外对北汉皇帝他们可交代不过去。而后者他们不想理会,但是碍于平南王府的权势却不得不给平南王府做一个交代。

至于肃诚侯府的二公子沐翎饮酒过度淹死在宫中御花园的湖中的事情,被关注的反倒是不多了。华皇寿辰之日出了这样的事情,没有下旨责罚肃诚侯府已经算是看在明泽公主的面子上了,何况沐翎生前早已经声名狼藉,即使柔妃在华皇跟前伤心哀哭了半晌,也没能让华皇给沐翎半点的爵位或官职,让他的身后事能够好看一点。比起已经死了偶尔什么都不是的肃诚侯府二公子,人们自然更乐意讨论如今俨然成为京城新贵的明泽公主。但是无论如何,肃诚侯府似乎突然在京城里变得如日中天起来了,就连宫中的柔妃也跟着受益不少。只是沐长明和柔妃却谁都高兴不起来,现在这样的名气,在他们看来更像是一把悬挂在他们头顶上随时可能会落下的剑。

应天府里,应天府尹邵晋只觉得从未有过的心烦意乱头晕脑胀。关在应天府大牢的朱明嫣突然自杀了,爱女如命的平南郡王夫妇自然不肯罢休,一收到消息就赶了过来,看到朱明嫣的尸体之后险些将应天府衙门给闹翻了。看着眼前脸色阴沉的平南郡王朱變,和哭闹不休的平南王妃,邵晋之恨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有直接把朱明嫣给押进天牢里去。反正意图谋杀李家三小姐,也算是罪证确凿了。最糟糕的是,华皇寿辰刚过,而且心情似乎不太好,要正式上朝至少还要五天时间。而他,没有入宫求见的资格!

冷眼看着眼前闹着要自己给个交代的平南郡王夫妇,邵晋神色端凝的低头看着属下呈上来的卷宗,微微皱眉。

“邵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嫣儿在你应天府的大牢里死了,难道你不该给本王一个交代?”看着邵晋平静的模样,朱變的气顿时不打一处来,起身怒吼道。

邵晋抬眸,淡然道:“平南王稍安勿躁。本官立刻就命人立案调查。”

朱變一愣,“什么立案调查?嫣儿不是自尽的么?一定是你们折磨嫣儿了,本王的女儿从小娇生惯养,怎么受得了这些苦楚?嫣儿一定是不堪忍受才自尽的。邵晋,你必须给本王一个交代,否则本王便一本告到陛下面前,求陛下主持公道!”

邵晋平静的看着朱變,道:“平南郡王想要本官给什么交代?要本官跪下向你谢罪?还是干脆要本官陪你一条命?”

“你…你放肆!”朱變咬牙道。

邵晋神色冷淡,如果朱變当真是为了朱明嫣的死来跟他为难,他或许还要高看这位平南郡王几分。可惜,除了一开始朱變来到这里提了几句朱明嫣的事情以外,其他的无不是明里暗里的要挟他归顺平南郡王。邵晋并不是出身什么了不得的豪门大家,否则他也坐不上应天府尹这样重要的位置。天子脚下的一方父母官,皇帝最极淡的便是与各方势力有什么牵连。但是却不代表邵晋不了解这些人的想法。朱變确实疼爱朱明嫣,但是朱明嫣既然已经死了自然要让她死的更有价值一些。若是因此可以要挟他这个应天府尹投靠平南王府或者是恭王府的话,朱明嫣倒也不算白死了。但是,邵晋能够在不到三十的年纪稳坐应天府尹之位,自然不是那些目光短浅之辈能比的。他很清楚,只怕他这会儿答应了朱變或者恭王什么,明早他就跟聂云一样进天牢里呆着了。

“郡王,本官怀疑朱明嫣是被人谋杀而死。马上就会派人重新调查此事,郡王和王妃不妨先回去等候消息,当然若是郡王有什么线索也可以告诉本宫。至于,要本官给什么交代,朱明嫣都死也算是本官失职,稍后本官自会上折子向陛下请罪。”邵晋沉声道。

“什么?”哭泣中的平南王妃猛地抬起头来道:“你说嫣儿不是自杀的?”不怪平南王妃不怀疑,朱明嫣这些日子的状态实在是让人堪忧。特别是上次平南王妃来探望的时候朱明嫣的模样简直像是真的被鬼缠身了一般。所以,听到朱明嫣自杀身亡的消息,平南王妃只是暗暗后悔自己太过疏忽,没有真的带给高僧去看看嫣儿,就算是骗骗她安慰她也是好的。

闻言,朱變也是一愣。他显然是没想过会有人要谋杀自己的女儿这个可能。

邵晋点头,低头翻看着手中的卷宗,一边道:“虽然朱明嫣看上去是自缢而死,但是自缢的绳子却并不是牢房中有的,显然是有人从外面带进去的。另外,她虽然确实是被在那跟绳子上缢死的,但是挣扎的太过激烈了,不像是想要求死的人。最重要的是,以朱明嫣的能力,是绝对无法将那根绳子抛上那一处房梁的。”所以,要自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谋杀…谁…谁会杀了我女儿?”平南王妃喃喃道。

虽然对一个被杀的人冷嘲热讽有些不厚道,但是邵晋实在是分不出同情心来同情朱明嫣和平南王府。他的官职特别,也就注定了他知道不少别人所不知道的事情。对朱家这一家三口自然更生不出什么同情心来。只是淡淡道:“杀人左右不过为才,为利,报仇,情杀等等。两位不妨想想看有什么人可能想要杀了朱明嫣而又有这个能力的。”

说到这个,邵晋也有些恼火。虽然应天府大牢的防备并不算森严,但是被人大摇大摆的进来杀了牢房里的囚犯,对他这个府尹来说也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而让邵晋确定这其中有问题的是,不仅是朱明嫣死了,那晚看守牢房的两个狱卒也失踪了。

想要杀朱明嫣又有能力杀她的人?平南王妃一脸茫然,在她眼中虽然女儿有些娇纵任性,但是也没有到有人想要杀她的地步。朱變怔了一会儿,神色微变却终究没有多说什么。

邵晋眯眼看了一眼朱變,问道:“郡王可是想到了什么?”朱變摇摇头道:“没有,既然如此,此时就交给邵大人了,还请邵大人早日还小女一个公道。王妃,咱们回去吧。”平南王妃还想要再问些什么,却被朱變强硬的拉着走了出去。

身后,邵晋眯眼盯着朱變匆匆而去的背影,扬了扬眉眼中闪过一丝了然的神色。

“真是难得,朱變对慕容煜倒是忠心耿耿。”大堂后的屏风后面,一声褐色衣衫的卓然男子漫步走了出来,淡淡道。邵晋淡然扫了;来人一眼,道:“安西郡王对治王似乎也是忠心耿耿?我早说过你不用来劝我了,我这个位置…别说不想搀和这些事情,就算我想也没那个胆子。”

来人正是安西郡王赵子玉,赵子玉冷哼一声淡然道:“你什么时候看到我劝过你?”

邵晋含笑挑了挑眉,说赵子玉对治王忠心耿耿不过是个笑话罢了。安西郡王府和平南郡王府这么多年能够一直屹立不倒,就是因为他们素来不偏不倚,从来不在大位已定之前站队,除非当真有十成的把握。赵子玉跟他交情不差,有心人可能以为赵子玉是想要为治王拉拢他,但是真实情况如何却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朱明嫣的事情,当真是慕容煜所为?”赵子玉有些好奇的问道。

邵晋笑道:“连朱變自己都怀疑他了,说明他的动机最大不是么?如果实在是找不到证据和凶手的话,我都想直接栽给他算了。”丝毫不避讳的说起想要栽赃一位亲王,丝毫也没有担忧的意思。显然邵晋和赵子玉的关系并不是一般的交情好,而是非常的好。

赵子玉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皱眉道:“你最好小心一些,最近京城里可是乱的很。”

邵晋有些无奈的蹙眉道:“可不是乱么?”也不知道今年是不是流年不利,这个月京城里乱的简直是让人难以忍受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出来了,肃诚侯府的二公子在御花园里死了,平南王府的郡主在大牢里死了,北汉烈王遇刺了但是遇刺的人坚称自己只是更朋友切磋。还有前段时间宁王失踪,送回来的时候已经半死不活……

“这些事情…最后似乎都是指向恭王府的。”赵子玉淡淡道。

邵晋自然也看出来了,身在局外他们看得自然比局中人更清楚一些,犹豫了一下,邵晋沉声道:“当年顾家…到底还有没有人?”

赵子玉轻叹了口气道:“谁知道呢,顾家那样家史渊源的家族,几代丞相更是桃李满天下。就算顾家真的没人了,也难保有什么人会来找慕容煜的麻烦。”

邵晋奇道:“这么说,当初真的是慕容煜对顾家下的手了?”

赵子玉满不在意的耸肩道:“谁知道。这段时间的事情肯定更顾家有关,前些日子慕容安跑到翠微苑去翻了个底朝天。”翠微苑原本是顾家大小姐的别院,之后被华皇赐给了赵子玉。虽然当时赵子玉不在京城,但是回来之后自然不会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顾家…你是说慕容安是在找……”邵晋往皇宫的方向看了一眼,没有再说下去。赵子玉冷笑一声道:“那个蠢货被人给骗了,活该现在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赵子玉跟慕容安一直都不对盘,对于慕容安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跑到自己的地盘上撒野,自然是很不高兴的。

邵晋不由吸了一口冷气,沉声道:“若真是如此,对方可是非同凡响了。最麻烦的是…这次聂云也被牵扯到其中了。”这才是赵子玉一大早跑来找邵晋的原因。虽然出身各有不同,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应天府尹邵晋,安西郡王赵子玉和御前侍卫统领,华国第一高手的聂云是从小便认识的发小知交。这一次,聂云被华皇下狱,赵子玉和邵晋都很清楚,聂云完全是牵连在其中被无辜连累了的,甚至可以说完全是被华皇给迁怒了。聂云对华皇忠心耿耿,根本不可能会对九转玲珑做什么手脚。换句话说,如果真是聂云做的手脚,他早该跑了而不是等着华皇将他打入天牢,以他的武功,如果想走的话,想必京城里也没有多少人能够拦得住他。

“可不是么。”赵子玉皱眉道。他虽然身份尊贵,在华皇面前也说得上话。但是现在华皇怒气正盛的时候,他这样手握重兵的人反而不好开口了,只怕他开口替聂云说话,不但救不了聂云反而还要害了他。甚至让华皇还跟着怀疑其安西郡王府来了。

邵晋有些担忧的道:“聂云现在怎么样?”

赵子玉摇头道:“没什么大碍,他到底是陛下跟前最信任的人之一。陛下还没有定夺之前,天牢的人也不敢为难他。不过…时间久了可就不一定,这些年,他也得罪了不少人。”

聂云,赵子玉还有邵晋他们三个之所以一直深受华皇信任,就是因为他们绝对的忠于华皇。但是也正是因此,这些年来他们跟京城的大多数权贵甚至是皇子王爷的关系都不算好。这是他们的性格使然,但是同时也是因为他们的身份不允许他们过于结交权贵。身为皇帝最信任的臣子,最忌讳的便是结党营私。华皇有的时候虽然看起来昏庸无能,但是身为帝王本能也让他知道该如何去驾驭臣子。

邵晋烦恼的皱眉道:“那现在要怎么办?”他是应天府尹,也算是这京城的一方父母官了。但是说起来应天府尹可算是地位最高的父母官了,但是同时却也是权力最受限制的一方官员了。只要是与皇室有关的事情,他基本上都插不上手。更不用说,聂云的事情还是华皇亲自下的旨意。

赵子玉凝眉道:“若是有人肯替他说情的话,或许还有转圜的余地。”否则,以陛下的个性就算聂云不死,出来以后也不会再受到重用了。

邵晋无奈的苦笑道:“说的倒是容易,现在这个时候上哪儿去找能说动陛下,还愿意为聂云求情的人?”他们三个关系好,陛下是知道的。所以他和赵子玉根本不能去为聂云求情。陛下盛怒之下,还能劝得住陛下的至少也应该是太后皇后或者受宠的妃子公主皇子一类的,这些人…他们可都没什么交情。

赵子玉低眉沉思了片刻,沉声道:“有一个人或许可以试试,不过,希望不大就是了。”

“谁?”

“明泽公主。”

邵晋和赵子玉计划着找沐清漪帮忙的时候,沐清漪正哭笑不得的从盈儿手中接过一张刚刚送到的帖子。帖子的外表很华丽郑重,雍容的紫色帖子上印着复杂的金色花纹。仿佛生怕收帖子的人不知道他是谁,帖子的左下角还印着一个金色的魏字。帖子上还带着清幽的茉莉清香。

盈儿双手呈上帖子,还有些嫌弃的道:“这帖子肯定是哪位千凌姑娘搭理的。”

沐清漪掀开帖子,一边看着一边挑眉道:“怎么说?”

盈儿从小跟在冯止水身边,搭理的是顾家的万贯家财,什么样的场面东西没见过?撇了撇小嘴道:“魏公子这帖子做的雍容大气,气度非凡。却偏偏撒上这茉莉的香味。茉莉虽然清香悠然,但是配上这紫色的帖子,金色的花纹,未免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不伦不类。这千凌姑娘肯定不是华国人。”

华国西越和北汉三国中,最讲究精细的便要属华国了。华国的千金闺秀从小到大,待人接物,什么时候穿什么衣服用什么首饰妆容都要分的清清楚楚的。像这样发帖子的错误确实是很难出在华国的闺秀们身上。而西越和北汉在这方面便没有这么讲究了。若是将这帖子拿去给永嘉郡主看,永嘉郡主只怕连着香味到底是什么都不一定能分清楚。

拿着帖子轻轻拍了盈儿一下,沐清漪淡淡笑道:“就你挑剔,人家主人家乐意用茉莉香与你何干?何况…如此搭配起来,倒也有几分味道。”

盈儿眼珠一转,眼唇笑道:“确实有几分味道,就像是魏公子和千凌姑娘站在一起么?”魏无忌雍容沉稳,俊美大气。只一看变让人觉得是一方豪杰。身边跟着的千凌却是个犹如菟丝花一般娇弱,仿佛风一吹就要倒了的女子。如此英雄陪美人也未必不美,但是却未免让人感到有几分不适应。

“魏公子…应该是千凌姑娘请小姐明天去魏家的别院小聚呢,小姐去么?”盈儿问道。

沐清漪随手将帖子放下,淡淡道:“自然不去了。”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沐清漪都不想要跟千凌接触。华皇寿宴那晚,千凌对她表现出的敌意是沐清漪自己误会了还是真有其事她也不打算去追究。既然都看对方不顺眼,那就不要接近。沐清漪实在无法理解千凌这种明明不喜欢她却还非要表现出想要跟她交好的想法。

“这次魏家的聚会似乎请了不少人,应该是魏公子想要将千凌介绍给京城的名门权贵们认识,小姐不去会不会不太好?”如果大家都去了,独独小姐一个人不去,倒像是小姐故意跟魏公子的未婚妻过不去一般。前两天在宫中,虽然千凌留给京城的贵妇千金们的印象并不好,但是只要她还是魏公子的未婚妻一天,她就是京城里大多数权贵都要小心结交的对象。

沐清漪皱了皱眉道:“到时候再看吧。”沐清漪不想跟千凌打交道,但是也并不怕她。若是因为一个女人跟魏无忌交恶,反倒是得不偿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沐清漪总有一种莫名的直觉,有这个千凌在,她想不跟魏无忌交恶都不行,“别说这个了,朱明嫣的事情怎么样了?”

旁边无心答道:“这两天平南郡王一直去找应天府的麻烦,不久前应天府似乎认为朱明嫣并非自杀,而是被人谋杀了的。邵晋已经开始调查此事了。”

“邵晋?”沐清漪皱眉,邵晋这个人她也略有耳闻,顾家还在的事情他就已经是应天府尹了,即使在京城这么多的权贵子弟之中也绝对称得上是年少有为。而且能力相当不俗,若是让他发现了大哥可就不妙了。

“朱變有什么行动?”

无心皱眉道:“朱變什么都没做,直接带着王妃回府了。”

沐清漪一怔,蹙眉沉吟了片刻便有些明白朱變的想法了。只怕,朱變在心中是有些怀疑此事与慕容煜有关了。朱變怎么想的她不在意,只要不要将大哥暴露了就行了。想起顾秀庭,沐清漪微微迟疑了一下。容瑾拆穿了她的身份之后,她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回忆了一番自己露出的一些破绽。同时却发现,大哥…同样也可能开始怀疑她的身份了。

那晚她去秦府探望大哥,大哥最后问的话分明是个陷阱。而她竟然因为对大哥丝毫不设防根本就没有察觉。如果不是因为容瑾的事,只怕她到现在都还没想起来这件事。所以这两天她也一直没有去秦家探望大哥,她实在不知道见到大哥自己要说些什么。“小姐,魏公子和千凌小姐求见。”门外,管家匆匆进来禀告道。

沐清漪一怔,耳边不由的想起了永嘉郡主的话,忍不住想要呻吟一声,“我可以不见他们么?”盈儿忍不住掩唇偷笑,跟着小姐这么长时间她还没见过小姐爬过谁呢。

“小姐当然可以不见他们,小姐是公主么,也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不过…奴婢中觉得就算小姐这一次不见,那位千凌姑娘也不会轻易散罢甘休的。”是的,是千凌想见沐清漪而不是魏无忌。虽然魏无忌是跟着一起来的,但是沐清漪也很清楚,魏无忌绝对不可能亲自上门来见她,即使她是一个公主。

沐清漪有些无奈的挥挥手道:“罢了,让他们进来吧。”

不一会儿,魏无忌便挽着千凌一道走了进来。男子俊逸卓然,女子温柔如水,还当真是一对璧人。

“魏无忌见过明泽公主。”魏无忌淡淡拱手道。

沐清漪微微一笑,含笑道:“魏公子,千凌姑娘请坐。”

魏无忌扶着千凌在客座上坐了下来,沐清漪并不看千凌,只是望着魏无忌平静的问道:“不知魏公子来访,有何见教。”

千凌轻轻咬了咬樱唇,抬眸望着魏无忌道:“无忌,我想跟公主单独谈谈可好。”魏无忌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准备起身出去。沐清漪却并不打算就让她这么出去了,在魏无忌起身之前先一步道:“魏公子还是坐着的好。千凌姑娘有什么话不妨直说,想必…以清漪与千凌姑娘的交情,也不至于会聊到什么不方便让公子听的话题。”

千凌不由得呆了呆,显然是没有想到沐清漪居然如此不给她面子。幽幽的望着沐清漪道:“千凌只是想要跟公主…聊一些姑娘家的话,无忌确实不好在一边听着。公主…可是嫌弃千凌……”

沐清漪决定,就算真是她误会了千凌,她也绝对不想跟这个女人交好了。这样的性格行事实在不是她能够接受得了的,成为朋友她岂不是天天都要忍耐?那还不如做敌人算了。

“不,千凌姑娘误会了。但是…清漪跟姑娘的交情真的没深到可以聊私房话的地步。千凌姑娘未免太高看清漪了一些。”沐清漪淡淡道。

“无忌……”千凌含泪望着魏无忌,幽幽道。

魏无忌脸色微沉,看着沐清漪道:“公主,凌儿初到京城难免有些人生地不熟,想要结交几个朋友。若是有什么失礼的地方,还请看在在下的面子上不要见怪。”

沐清漪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有些嘲讽的看着魏无忌,道:“魏公子言重了,清漪只是想起了…一位好友的告诫,深以为然。所以,深深地觉得,与千凌姑娘私下交谈实在是不妥。”

魏无忌显然是有些意外,道:“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告诫让明泽公主如此慎重?”

沐清漪莞尔一笑,学着永嘉郡主的语气道:“万一跟你说话说着说着就吐血了怎么办?魏无忌肯定要怪咱们把她气吐血的。万一她突然昏倒了怎么办?别人肯定以为咱们欺负她……”竟然将永嘉郡主的语气神态模仿的惟妙惟肖,站在她身后的盈儿和珠儿都忍不住掩唇偷笑。

“明泽…明泽公主,我…你……”千凌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看上却确实是一副随时快要晕过去了的模样。沐清漪有些无奈的道:“千凌姑娘你不是现在就打算晕了吧?还是…以前跟随聊天吐过血,晕过去过?”

被人如此毫不留情的挤兑,千凌当真是恨不得立刻晕过去算了。但是她此时却绝对不能真的晕过去,否则不久落实了沐清漪所说的话。若是传了出去,她在华国京城就别想交到朋友,她也不用再想进入华国的贵妇们的圈子里了。

“千凌自知出身低微,明泽公主看不起千凌便罢了。何必如此…如此出口伤人?千凌只是想要跟公主交给朋友而已啊。”千凌忧伤的低语道。

沐清漪心中暗暗的翻了个白眼,想要跟她做朋友还在华皇的寿诞上陷害她?看了一眼坐在旁边没什么反应的魏无忌,沐清漪难得的露出一丝虚伪的笑容道:“千凌姑娘言重了,不是我不识抬举,实在是你我性格不合,只怕做不成什么朋友。千凌姑娘身为魏公子的未婚妻,何来身份地位之说?想必整个京城多的是人想要跟姑娘结交。”所以,你就别缠着我了,赶快该干嘛干嘛去吧。

魏无忌沉声道:“千凌真心结交,公主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

沐清漪深吸了一口气,望着魏无忌淡声道:“魏公子如此说,清漪若是在拒绝未免显得不给公子面子。既然如此,公子你的未婚妻在这里跟我说话期间不会因为情绪激动或者任何原因吐血,昏迷,受伤,导致我成为那个倒霉的伤害你未婚妻的人?”

“千凌不会使这种下作的伎俩。”魏无忌不悦的道。

沐清漪满意的点头道:“那就好,盈儿,送魏公子出去喝茶,本公主陪千凌姑娘聊聊。”沐清漪含笑道。

“是小姐,魏公子请。”盈儿上前,走到魏无忌跟前盈盈一拜,恭敬的道。

魏无忌起身,回头看了千凌一眼。千凌柔声道:“无忌先出去吧,我会好好跟公主相处的。”

送魏无忌出去的盈儿回头,笑眯眯的看了千凌一眼:你还是保佑小姐愿意跟你好好相处吧。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76.史上最白痴的告白 下一章:78.安西郡王的请求
热门: 这只妖精有点二 我家老宫失忆了 前夫高能 魔尊穿成选秀文炮灰[穿书] 邮递员搜奇簿 超神机械师 Omega的精分师尊[穿越] 我在超能比赛谈恋爱 寓所谜案 怼妮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