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史上最白痴的告白

上一章:75.公子云隐 下一章:77.魏公子来访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清晨,沐清漪渐渐清醒过来,就发现自己依然被容瑾搂在怀中。或许是身体的原因,容瑾的身上总是和他的手一样带着微凉的感觉,仿佛永远也捂不热一般。沐清漪有些困惑的发现,自己昨晚竟然一觉睡到了天亮。这是自从重生以来,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自从成为了沐清漪,她总是习惯了很晚入睡很早就醒过来,因为晚上她根本就睡不安稳。总是不断的惊醒,在清醒和睡梦中挣扎不休。

容瑾还没有醒来,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棂上薄薄的纸将光明带了进来,洒在了地上和房间里的桌子上。沐清漪侧首看着依然在沉睡中的容瑾,俊美的令人惊叹的容颜此时安宁平静的像是一个纯净的孩子。

原本还满心的怒气,看到这样的容颜也发不出来了。沐清漪只得叹了口气,小心的将自己从容瑾的怀中移了出来,起身下床。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依然睡得香甜的某人,又俯身拉过床上的薄被为他盖上,才转身走了出去。

书房里,沐清漪挑眉看着再在跟前一脸纠结的无心和盈儿,“怎么了?”

盈儿娇俏的小脸忍不住扭曲了一下,终于还是支支吾吾的问道:“小姐,那个…九公子…九公子…”沐清漪道:“他应该没事了。不用担心。”

盈儿顿时窘了,我是在担心他有没有事么?我是在担心他有没有对小姐你做什么啊!

看着盈儿这副模样,沐清漪无奈的掩唇一笑,摇摇头道:“别胡思乱想了,府里可有什么事儿?”

“什么事儿?”盈儿小小的茫然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略带兴奋的道:“可不是有事儿么!小姐,昨晚二公子没从宫里出来。”

“父亲不是回去找了么?没找到?”沐清漪问道。

盈儿忍不住幸灾乐祸,道:“可不是没找到么,找到了就不算个事儿了。今天一大早,侯爷又派人出去找了,只怕这会儿把京城都要翻过来来了。小姐…说这二公子好好地怎么救丢了呢?”而且还是丢在了宫里,真是太奇怪了。

盈儿和珠儿都没有跟着沐清漪去御花园,自然也不知道她遇上过沐翎的事情,沐清漪也不打算多说,只是淡然道:“谁知道呢。还有什么事儿?”

“还有…”盈儿看了沐清漪一眼,有些小心的道:“昨晚…应天府里平南王府郡主朱明嫣自杀了。”

沐清漪一怔,微微蹙眉道:“她可不像是会自杀的人。昨晚…有什么人去见过她么?”盈儿低声道:“是…大公子。”盈儿有些担心的看着沐清漪,虽然他们现在都是小姐的属下,也都效忠了小姐。但是到底他们最初都还是顾家的人,小姐和大公子虽然关系很好,但是他们也不敢确定小姐会不会不高兴。

看着盈儿紧张的模样,沐清漪无奈的一笑,道:“不过是个不重要的人,大哥想杀就杀了吧。你这么紧张干什么?”盈儿顿时松了口气,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旧主和新主之间若是有什么矛盾,对他们这些做下属的人来说总是会略有些为难的。虽然她昨晚还嘲讽无心身在曹营心在汉,但是人的感情又岂会真的是说断就断的?小姐不计较不过是因为小姐对大公子的感情比对九皇子更深罢了。

“盈儿错了,求小姐原谅。”

沐清漪淡然一笑,轻声斥道:“再胡闹我可真罚你。去看看,容瑾怎么样了。”

盈儿做了个鬼脸,福了福身准备转身去看容瑾。无心突然开口道:“小姐,九公子醒了自会起来,还是不要让人去惊扰的好。”

沐清漪微微蹙眉,“怎么?”

无心沉默了一下,方才开口道:“九公子睡着时最讨厌旁人靠近他,就连身边的侍卫一不小心也会有性命之忧。”容瑾身边的侍卫还都是难得一见的高手,像冯盈这样的只怕还不够九公子随手拍一下。

盈儿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瞪着无心道:“你…你知道昨晚还阻止我去找小姐?!万一……”万一九公子不小心伤了小姐该怎么办?

你想被九公子一袖子拍飞出去么?无心面无表情的望着盈儿,只是看她的神色实在是难看才勉为其难的解释道:“九公子不会伤害小姐。”正是因为如此,身为容瑾身边的最信任的侍卫之一的无心和无情才会对沐清漪感到如此惊讶,而无心被送给沐清漪的时候也没有表示任何意见。因为沐清漪是容瑾唯一不成排斥过的人。

“小姐,侯爷和老夫人还有孙姨娘大公子三小姐来了。”珠儿匆匆进来,神色有些惊惶的禀告道。沐清漪扬眉问道:“怎么了?”

珠儿道:“刚刚…二公子被人从宫里送了出来。说是…今早从御花园的湖里找到了二公子,二公子已经…死了。”盈儿眼睛微亮,不满的道:“二公子死了,来找咱们小姐干什么?”

盈儿一呆,对呀,二公子死了侯爷不是应该给二公子准备丧事,一大早的来早小姐干什么?看起来不像是给小姐报二公子的丧事,反倒是来找茬的。

沐清漪站起身来,都:“走吧,去看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盈儿不满的道:“小姐不喜欢可以不见他们,小姐现在可是陛下亲封的公主,还由得他们想见就见么?”

沐清漪掩唇笑道:“我可不想他们真将我当成公主了。”一来她对公主这个称号没有兴趣,二来…若是他们真的规规矩矩的把她当公主敬着,许多事情反而还不好办了呢。现在这样多好,想要压人的时候再拿出来用一用,平常的时候还是一切如常。

兰芷院是整个肃诚侯府最好也是最新的院落,会客的大厅面积也不小,陈设更是十分的精心,当年张夫人为了这个唯一的女儿很是费了不少心思的。沐清漪踏进大厅,就看到沐长明等人脸色阴沉的坐在大厅里出神,或许唯一一个心情不错的人大概就是沐琛了。但是此时沐琛自然也不敢做出他心情很好的模样,所以也只是一脸肃然的坐着,眼观鼻子鼻观心。

“祖母,父亲,这么早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沐清漪踏入大厅,淡声问道,仿佛什么也不知道一般。

沐老夫人神色憔悴,突然失去了一个最看重的孙儿,让她一时间有些你那一承受。她盯着沐清漪严厉的道:“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沐清漪点头,毫无遮掩的道:“我昨晚睡晚了,刚刚才起身连早膳都还没有用。”

旁边,沐长明突然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瞪着沐清漪怒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就想到了吃早膳?!”沐清漪皱眉,沉声道:“父亲,从头到尾你们也没有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难道我说一句每次早膳还错了么?”坐在旁边的孙氏早已经顾不得再挑沐清漪的刺了,抱着沐云容哭泣了起来。

旁边,沐琛低声道:“四妹,今早二弟被人从宫中送出来。已经…死了。”

沐清漪脸上的神色这才稍微有些动容,但是即使沐长明一直盯着沐清漪,却也只从她脸上看到一丝淡淡的惊讶,然后便平静的仿佛什么都没有了,只是点头道:“原来如此,父亲,祖母,节哀。”

沐清漪如此平静的模样显然刺激到了沐老夫人和孙氏。沐老夫人指着沐清漪半晌说不出话来,只能不停地咳嗽。孙氏有些充血的目光狠狠地瞪着沐清漪,厉声哭叫道:“都是她!都是她害死了我的翎儿!都是她害死了我的翎儿!”说着就想要扑过去抓沐清漪,旁边沐琛上前一步挡住了孙氏,沉声道:“姨娘,慎言。”

沐清漪如今可不是无权无势不受宠爱的肃诚侯府四小姐了。而是华皇亲自册封的明泽公主。只看寿宴上华皇对沐清漪的态度就知道华皇对她的宠爱,若是让孙氏伤了沐清漪他们只能吃不了兜着走。

沐清漪有些惊讶的打量着孙氏,她可不相信孙氏能这么厉害的猜到沐翎的死跟她有关。再看看孙氏疯狂扭曲的脸便明白了,不过是失去儿子的痛苦无处发泄的疯狂罢了。

“父亲来我这儿是有什么事么?”沐清漪平静的问道。

沐长明的脸色铁青,咬牙道:“你二哥死了,你就是这样的态度?!”沐清漪偏着头,启唇浅浅的微笑道:“父亲想要清漪又什么态度?我跟他的关系很好么?还是父亲希望清漪失声痛哭,呼天抢地?若真是如此,父亲不觉得虚伪么?”这府里,她跟沐翎的关系差的人尽皆知了,她若是真的表现的痛苦难过,才会让人感到惊讶呢。

“沐清漪!二哥现在死了你高兴了吧!”沐云容含恨咬牙道。

沐清漪微笑道:“无关紧要的小角色,谈不上高不高兴的问题。”沐清漪这话确实不假,比起她目标中的那些人,沐翎确实是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如果不是他自己命不好撞到了她跟容瑾在一起的一幕,沐清漪本来没打算为他费事。

这样的态度,毫无疑问是激怒了悲痛中的沐老夫人和孙氏。沐老夫人怒斥道:“沐清漪,你放肆!”

沐清漪脸色微沉,淡漠的看着沐老夫人道:“放肆?到底是谁放肆?”

沐老夫人一窒,沐清漪如今是公主的身份,若是真的追究起来沐老夫人也难逃责罚。沐长明神色阴沉的盯着沐清漪道:“你成了公主,就当自己不是沐家的人了,是么?”

沐清漪含笑看着沐长明,柔声道:“父亲…有当清漪是您的女儿么?”看着沐长明扭曲起来的神色,沐清漪心中突然感到一丝奇异的愉悦。却又对沐长明的痛苦感到可笑和厌烦,因为沐清漪这个女儿的怨恨而感到痛苦?真是可笑…当初可是他亲自害死了“沐清漪”的母亲,甚至是她这个人啊。

“行了,你们直接告诉我…你们想要做什么就行了。”沐清漪有些不耐烦的道。容瑾还在她房里睡着,她可不希望那个混蛋睡醒了给她找什么麻烦。

大厅里沉默了片刻,沐长明才沉声道:“你二哥死了,为父打算将你三弟过继到夫人名下?”

“我娘不需要嗣子。”沐清漪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沐长明脸色更加难看,咬牙道:“本侯说的是孙氏!”沐清漪沉默的看了看众人的神色,突然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有些好笑的道:“将庶子过继个给妾室?父亲是想要做什么?若是三弟的生母膝下多几个孩子也就罢了,但是他娘也只有三弟这一个孩子。更何况,陈姨娘虽然也是妾室,到底也还是家世清白的人家进门的良妾,你把她的儿子过继给一个丫头出身的女人,是想要干什么?另外,二哥尸骨未寒…父亲一大早的就来张罗这种事情。你们就不怕二哥死不瞑目以后夜夜回来探望爹娘么?”

闻言,孙氏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这一次其实她并没有那么迫切的想要过继一个孩子,毕竟她是真心疼爱自己的儿子的。而且三少爷沐珂虽然才年方十岁,却也已经是开始懂事的年纪了。就算过继来了也未必养的家,只是这一次显然是沐老夫人和沐长明更加心急一些。

沐长明有些气急败坏的道:“这个不需要你管!”

沐清漪挑眉道:“既然如此,父亲一大早来找我干什么?”既然根本没打算听她的意见,沐清漪实在有些不解这些人是来干什么的。沐长明咬牙道:“我要正式扶孙氏为正室,连着珂儿的事情一起办!”

沐清漪这才恍然大悟,沐翎突然去世必然会影响到宫中的柔妃,将孙氏扶正也算是给柔妃吃了一颗定心丸了。但是孙氏这个年纪,很难再有孕了,所以再过继了沐珂来作为嫡子,也算是补全了沐翎死了的缺了。这一切显然都不是为了孙氏本人,而是为了那位即将升为贵妃的沐飞鸾。只是,将沐珂过继给孙氏容易,但是想要将孙氏扶正为正室却是难上加难。只要沐清漪这个做嫡女的反对,除非皇帝强行下旨,否则孙氏下辈子也别想做肃诚侯府的正室夫人。

“把她们都给我赶出去!”沐清漪脸色一沉,沉声道。

大厅里众人都是一愣,沐长明厉声道:“你说什么!”

沐清漪同样也没有好脸色,冷笑一声道:“我早就说过,肃诚侯府需要一个正室夫人我不会阻拦,但是如果想将一个贱妾抬到与我母亲同样的位置上,休想!父亲,你是想羞辱我母亲,还是…想羞辱您自己?”对上沐清漪嘲弄的眼神,沐长明顿时气得脸色发青,半晌也说不出来话来。

“你…孽女!本侯没有你这样的女儿!”许久,沐长明方才怒吼道。沐清漪冷笑道:“正好,我也没想有你这样的父亲。父亲何不昭告天下,将我这个不孝女逐出家门呢?我等着……”

逐出家门?沐长明很想这么做。但是…他不敢!

赶走了一大早就上门来胡闹的一群人,沐清漪看着最后并没有跟着离开的沐琛,挑眉道:“大哥怎么还不走?”沐琛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气道:“父亲永远都只会想着孙氏他们母子几个么?”对于沐长明这个父亲,沐琛再一次失望了。沐翎死了,沐长明想到的依然只是将沐珂过继给孙氏,而不是对他这个长子寄予厚望。

沐清漪摇头笑道:“不,他想着的并不是孙氏母子,而是…利益。是宫中的柔妃,或者说…柔妃肚子里的小皇子。大哥若是还记得我说的话,就早作打算吧。”沐琛点头道:“我知道了,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盼的了。以前只往沐翎是我的对手,现在沐翎已经死了但是他却还是看不见我,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沐清漪漫不经心的一笑,对于沐琛的痛苦和失落不以为然。沐琛叹息道:“真是没想到,沐翎居然会…这样就死了。”

沐翎的结局沐琛曾经设想过很多次。比如他得罪了沐清漪被折磨死,他官场不得志郁郁而终,等到自己抢到肃诚侯之位之后落魄而死等等。却从来没想过沐翎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因为饮酒过量而跌进御花园的湖里淹死了。

不错,宫中太医给出的结果便是醉酒被淹死的。沐翎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和挣扎的痕迹,而且有许多人证明他曾经喝了许多酒然后独自一人离开。在湖边的假山堆里也找到了一大堆被喝光了的酒瓶。这些证据无一不是证明了沐翎确实只是自己心情不好喝酒太多而失足跌进了湖里。只是他落水的那个地方人迹罕至,所以根本就没有人看到他落水自然也没有人救他。只能等都第二天尸体浮上来了才被人发现。

“启禀小姐,宫中传旨的公公来了。”门外,府中的管家急匆匆的来禀告。沐清漪挑眉,起身道:“去看看吧。”

肃诚侯府的正厅里,肃诚侯府众人都在。穿着太监总管服侍的人正坐着喝茶。看到沐清漪进来才连忙起身,含笑迎了上去,略带谄媚的道:“奴才见过公主。”

沐清漪虚抬了一下手道:“公公免礼,公公前来可有什么事?”

那内侍太监陪着笑道:“昨晚诸事匆忙,陛下说委屈了公主。今天一早陛下便命奴才前来传旨,有些东西要送给公主呢。”说完,内侍太监从袖中取出一道明黄的绢帛一展,高声道:“明泽公主接旨。”

肃诚侯府众人连同沐清漪一起跪下接旨。

“长宁郡主沐清漪,长宁郡主端方贤静,幼娴礼训,敏惠多才,晋封为公主。赐号明泽。另赐杨柳江畔公主别苑一座,良田三千亩。白银五万两,商铺十二家,皇庄三座……”另有数不清的金银珠宝,珍玩古董等等。只听着传旨的太监念名目就念了好长一段时间。众人不禁羡慕这么多的财富,更是惊讶于华皇对这位新封的公主的宠爱。也难怪就连华皇身边贴身侍候的太监总管也对沐清漪恭恭敬敬的了。这样的赏赐,即使是在如今已经有封号的公主中已经算是上上的了。当年明微公主出嫁的时候除了嫁妆以外,华皇赏赐的也不过是良田千亩,商铺二十,皇庄三座而已。而沐清漪这仅仅只是册封的赏赐而已。如果华皇一直宠爱如故的话,将来沐清漪出嫁必然还会有嫁妆赏赐,加起来只怕比明微公主还要丰厚不少了。

念完了圣旨谢恩起身之后,传旨太监这才将圣旨连同公主宝册一起交给沐清漪,陪笑道:“恭喜公主了,如果没事奴才这就先行告辞了。”

沐清漪接过宝册和圣旨,浅笑道:“有劳公公走一趟,盈儿,送公公出去。”

“是,公主。”盈儿盈盈一拜,上前请那传旨的太监一起出去。到了门口才塞了一个素雅的荷包倒他手里。荷包虽然看着不起眼,但是那薄薄的一层只要一上手就能摸到里面的东西是什么。那传旨太监顿时眉开眼笑的让盈儿留步。这荷包里至少也是一张一百两的银票甚至还有好几颗珍珠,出手这么大方即使是公主皇妃中也是极为少见的。传旨太监当即决定回去之后要在陛下面前为这位新封的公主多说些好话。

大厅里,一片宁静沉重。有什么事情比自己正承受着丧子之痛,另一边却喜气腾腾的更让人觉得愤怒呢?沐清漪虽然并没有喜气洋洋,但是这样的场景看在沐长明眼中就是最大的讽刺和嘲弄。对于孙氏和沐云容来说,更是恨不得立即掐死沐清漪才好。

只可惜,无论他们怎么想,却依然拿沐清漪没有办法。从一个多月前,沐清漪再一次睁开眼睛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她不再是他们能够控制得了的人。所以,沐清漪只是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随手将甚至和宝册交给身边的珠儿,转身走了出去。

回到兰芷院,容瑾早已经醒了,正坐在书房里握着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看到沐清漪进来,头也不抬的调侃道:“恭喜哟,明泽公主。”

沐清漪斜了他一眼,淡淡道:“九公子的恭喜就是这么不咸不淡的一句话?”

容瑾放下手中的书册,笑道:“反正清清也不喜欢这个公主的头衔,本公子还正经八百的来恭喜你,岂不是给轻轻添堵么?本公子可是最善解人意的人!”

看着那张笑意慢慢的俊脸,沐清漪就想起来自己昨晚的遭遇,不由咬牙切齿,“好一个善解人意!”见沐清漪神色不善,容瑾立刻识相的转变了话题道:“说起来,华皇会册封清清为公主,本公子还真的吓了一跳呢。”容九公子聪明绝顶,自然早就从那些不算多的消息中看出了华皇对张夫人的那点儿心思。所以对于华皇居然将肖似张夫人的沐清漪真的当成女儿来看,还是很有些意外的。

沐清漪轻哼一声,也懒得再纠结昨晚的事情,只是问道:“一整晚不回去,端王不会担心么?”沐清漪也看出来了,容琰似乎并不想让容瑾跟华国的权贵接触,所以才总是紧迫盯人。每次公开场合,容瑾只要消失一会儿容琰必定会找过来,倒像是真的多关心这个弟弟似的。只可惜容琰不知道,容九公子在正式场合从来不做正事。

容瑾笑道:“不用担心,他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哪儿有空盯着我啊。”沐清漪认真的打量着容瑾,即使和容瑾认识了已经不算断的一段时间,但是沐清漪也从来没想过容瑾会是被太史衡评为江湖五大高手之一的云隐公子。沐清漪虽然并不习武,却也知道想要成为绝世高手所需要的绝对不只是天赋而已。其中所需要的辛苦和磨砺更是不计其数,而容瑾身为皇子,却在几乎没有丝毫自由的情况下练成绝世武功,更兼他一身的重病,这其中到底经历了多少辛苦只怕不是当事人谁也说不清楚。

“清清这么看着本公子,是喜欢上我了么?”容瑾望着沐清漪,笑嘻嘻的道。

沐清漪无奈的白了他一眼,“九公子若是没事了,可以请便了。”容瑾脸上的笑容渐渐散去,难得的专注的望着沐清漪,一声叹息道:“清清这样辛苦,让公子很担心呢。清清到底想要做什么…如果只是想要杀了慕容煜和慕容安的话,我可以帮你办到啊。”

沐清漪完全相信,以云隐公子的武功只要有合适的机会,杀掉慕容煜确实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她的目的从来就不只是慕容煜或者慕容安这几个人而已。云隐公子武功就是再高,也不可能一个一个的全部帮她杀完,京城里也并不是只有他一个高手。最重要的是…她不会用这种办法报仇。

望着沉默不语的沐清漪,容瑾柔声道:“我现在…有点猜到清清要做什么了。但是清清,你现在这样做有点危险,公子很担心呢。”想要杀掉一个人很容易,即使是身为皇帝的人,只要想总是会有办法的。但是清清的目的显然并不是单纯的想要毁灭哪一个人而已。这样的事情…其实是在玩火,一着不慎便会落得万劫不复。

容瑾怜爱的摸摸沐清漪秀丽的容颜,低声道:“为什么本公子觉得…清清一点儿也不像是肃诚侯府的嫡女呢?”容瑾并不是容易糊弄的傻子,事实上他对外界拥有者常人无法比拟的防备和锐利的直觉。沐清漪身上的疑点他自然是早就看在眼中的。沐清漪所拥有的学识见识和心性,都绝对不是一个小小的侯府嫡女能够拥有的。无论沐清漪有多么聪明,心中有多少仇恨,多少委屈,她所在的环境就注定了她能力的局限性。但是沐清漪所展现出来的却是与她本身完全不符合的卓绝才智。

“清清是怎么认识太史衡的?嗯?”容瑾低声问道,声音带着几分蛊惑的问道。

沐清漪眼神却十分情形,淡淡道:“我说过我认识太史衡?”容瑾含笑捻起沐清漪的一缕发丝笑道:“除了太史衡,谁会多事排什么五大高手的名头?更何况,这其中还有魏无忌。除了太史家的消息如此灵通,江湖中还有谁能知道魏无忌武功高强?太史家有武林史家之称,确实是知道不少别人不知道的秘密。清清真的不认识他么…那本公子去杀了他也没关系吧。”

沐清漪顿时一脸黑线,她相信容瑾绝对是说得出做得到的,没好气的道:“他哪儿惹到你九公子了?”容瑾挑眉道:“乱说本公子的小道消息,难道还不算惹到本公子了?清清…你到底是谁呢?”

沐清漪神色微变,有些淡漠的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容瑾经常在她面前装疯卖傻,却让她忘了即使容瑾事先根本不认识沐清漪这个人,但是以他的多疑和敏锐又怎么会察觉不到异常之处?如今,可以说容瑾才是这世上最了解她的真面目的人了,比大哥还要更加了解一些。

“九公子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沐清漪问道,无形中也等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沐清漪很清楚,一旦容瑾开始怀疑,并且说出口了,无论她解释的有多么的合理容瑾都绝对不会接受的。因为他会问出口,在他心中就已经有了结论了。

容瑾笑道:“嗯…也许是清清真的调制出幽寒香的时候,或者是…清清设计慕容安的时候。清清如果是清清的话,就不会等到现在才做这些事情了不是么?这一切…都是从顾云歌死了之后才发生的。”如果沐清漪真的有她这样的才智,无论有没有容瑾的帮忙都可以设计慕容安和慕容煜,根本不需要等到这个时候。以沐清漪表现出来的对顾秀庭的重视,也绝对不可能允许顾秀庭受这几年的苦。

“九公子当真是不动声色。”沐清漪有些无奈的苦笑。她曾经以为最先揭穿她身份的人可能会是大哥,或者是肃诚侯府的某个人。没想到却是一个无论是顾云歌还是沐清漪都从来没有见过的人。

容瑾专注的望着沐清漪,问道:“所以…清清才是顾云歌么?”

沐清漪垂眸,微微轻叹了一声没有答话,但是容瑾却已经知道了答案。如果是这样,他倒是能够明白清清对华国皇室的仇恨了。灭门之恨,只是单单的杀几个仇人确实是远远不够的。容瑾无法体会家人对顾云歌的重要性。但是容瑾知道,如果有人如果毁了他最重要的东西的话,他必定要那个人连下了地狱也不得安宁!

“如果清清是顾云歌的话,那么真正的沐清漪到哪儿去了?”容瑾有些好奇的问道。他对真正的沐清漪怎么样不感兴趣,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因为从一开始,他看中的就是眼前的这个清清,曾经冠绝惊华的华国第一美人第一才女的顾云歌。

沐清漪轻声道:“我就是沐清漪…也是顾云歌。”这是沐清漪第一次对人说这样的话,虽然对象是一个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的人。但是真正说出来却似乎并不像想象中那般困难。

容瑾微微一愣,显然是有些不解。不过很快有明白过来了,虽然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容瑾却并没有怀疑沐清漪的话。因为清清并不是一个会随意的撒一些没有意义的谎言的人,而且据他所知,清清也确实是在顾云歌**而死之后几天重伤昏迷之后醒来才性情大变的。当然,这个性情大变是指在容瑾的眼中,在外人眼中的沐清漪虽然也有变化,但是变得却并没有容瑾所知道的那么多。

“果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么?那…清清以后会不会再变回去?”容瑾叹道,很快又有些担心的道。

“你相信我?”沐清漪挑眉道,容九公子的接受能力未免好的有些过分了。容瑾笑眯眯的看着他道:“为什么不相信,清清以后咱们又多了一个秘密哟。不过…清清最好一直都是现在的清清,不然……”想到眼前这个聪慧绝顶的女子有可能变成一个自己完全不认识的怯弱女子,容瑾顿时觉得心中有些心烦意乱。原本他只是以为清清用什么法子将真正的沐清漪藏起来了然后代替了她的身份,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情况,就不由得更多了几分担心。

微凉的手轻抚着沐清漪修长的玉颈,状似怜爱但是口中吐出的话却充满了凛冽的杀意,“公子就杀了她!”

既然清清已经是清清了,既然让他遇到了,谁也不能再带走她!包括可能是这句身体原本的主人。如果清清不再是清清,那他宁愿彻底的毁了她!容九公子从来就是既自私又霸道,既任性又偏执的。他从来都不是好人,所以他也绝不会同情那个无辜的沐清漪,在他眼中,只有此时的清清才是应该存在的。

“清清,你要记住本公子的话。只有清清才是清清,不然…就让她去死吧。”望着沐清漪惊讶的眼眸,容瑾又一次认真的道。

沐清漪心中一惊,也不知道是为了容瑾此时的偏执和杀意,还是为了容瑾这么快接受自己的身份。好半晌才幽幽叹了口气道:“漪儿若是还能回来,早该回来了。”

容瑾轻哼一声道:“本公子不管什么漪儿。本公子只要清清。这是咱们之间的秘密哟。”

沐清漪无奈的淡笑道:“对,若是漪儿回来了,你这些日子的辛苦不是白费了么?”容九公子恶狠狠的道:“没有人敢欠本公子的债不还!沐清漪那个笨妞,她还不起!”

心中最重要的秘密,就这样被人给看破了。没有被当成怪物或者妖怪什么的,沐清漪一时间有些百感交集。

“九公子今天怎么想起来说这个了?”容瑾怀疑她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沐清漪有些好奇他怎么今天突然说出来了。

容瑾看着她,正色道:“因为本公子昨晚临睡之前决定了,这辈子只要清清一个人陪着睡。自然不能再藏着什么秘密了,不然的话心里多别扭啊?本公子总不能聪明一世,连一起睡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陪、睡?!

肃诚侯府嫡四小姐,御封的明泽公主,前京城第一才女,在某人得意的目光中拎起桌上一本又厚又重的书,毫不留情的拍在了他的脸上。

“清清……”容九公子抓过拍在自己面上的书,揉了揉有些发红的鼻子委屈的望着沐清漪。也不知道拍到了哪一根经脉,只觉得眼睛里眼泪控制不住的直往外冒,“我说错了什么了么?”

“容瑾。”沐清漪柔声道,“你还是早点去死吧。”

告白失败的容九公子有些伤心的走出了书房,憋了一眼站在书房门外神色扭曲的前侍卫一眼,问道:“清清为什么要生气?”

无心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是有资格怜悯九公子的。比起九公子,自己那点小小的坎坷身世算什么啊?九公子都快变成白痴了好么至少他还是个正常人。轻咳了一声,无心道:“九公子,您…这样的表白…是个人都想拍你。”

“表白?”容九公子诧异的盯着无心道:“你觉得本公子想要表白?”

难道不是么?

容九公子轻哼一声,傲然道:“本公子只是在很认真的告诉清清这个事实而已。而且,清清明明都已经…难道不是表示她也同意么?”

身后书房的门从里面被拉开,沐清漪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容瑾,你立刻给我滚!”

“清清…。”

“碰!”书房的门再一次在跟前狠狠地被合上,差一点再一次拍到容九公子俊挺的鼻梁。容九公子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清清偶尔发点小脾气也是可以的,本公子要大度。”说罢,也不再看站在旁边当壁画的前侍卫,容九公子好心情的转身,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九公子,你真的不怕小姐哪天被你气的一怒之下找个人嫁了么?

------题外话------

九公子虽然疑是告白了,但是其实他还没有真的爱上清清。他只是直觉的清清很重要,先圈到身边里再说~(*^__^*)嘻嘻……容瑾这人略有些变态,跟他比起来修尧绝对算是好人。容瑾心理阴暗,心狠手辣,而且还霸道任性~总之就是坏!第一卷因为大多数时候他都在装傻,还看不太出来,等到后面…咩哈哈~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75.公子云隐 下一章:77.魏公子来访
热门: 巧克力游戏 终极蓝印 纨绔世子妃 穿书后我把反派弄哭了[娱乐圈] 终局者 是渣男就死一百遍 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龙舞九天 [综]今天的审神者也很任性呢 西夏死书4克格勃和中情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