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草草收尾的夜宴

上一章:73.郡主到公主的距离 下一章:75.公子云隐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才艺展示就在最后这突如其来的册封之中结束了,因为这段不算短也不无聊的插曲,所有的人都不由的觉得今年的宴会时间过得似乎十分的快。之后,华皇便带着大殿中所有的人移坐到殿外的广场上去与所有参与宴会的人们共饮,然后一起观赏持续半个时辰的焰火。这段时间,众人也相对自由许多,不用按照规定的位置坐在固定的地方,而是而是可以与自己交好的朋友或者家人坐在一处。

待到殿外的臣子们饮过华皇赐的酒,齐声为华皇祝寿之后,永嘉公主便立刻丢弃了她的十一哥哥挤到了沐清漪这边来了。

“长宁…啊,不对,明泽公主,你真是太厉害了。你没看到淮阳那个脸可难看了……”对于想抢自家十一哥的淮阳公主,永嘉郡主可没有什么好脸色。只是下午暗地里与之交锋了几个回合之后,永嘉郡主就清楚的感觉到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人都不太好对付。所以看到沐清漪落了淮阳公主的面子才会那么高兴。

沐清漪无奈的道:“我叫沐清漪,郡主叫我清漪就可以了。”

永嘉郡主高兴的道:“我叫哥舒冰,你叫我冰儿就可以了。哎呀,清漪是我来华国第二个交换名字的人呢,话说华国果然是出美人,清弟弟也是一样的好看…咦?清漪跟清弟弟名字里都有一个清字哟,改天介绍你们认识。”

沐清漪只觉得满头黑线,若是能叫你介绍我们认识,我还玩儿什么?沐清漪第一次觉得当初贪图方便取了个张清的名字貌似有点太随意了,就是叫张云也比叫张清感觉安全啊。

“哎呀,快走!”沐清漪正想着要不要推迟一下表示自己不方便见什么清弟弟,永嘉郡主突然拉着她往另一边人群里挤过去,“清漪快走,我们去十一哥那里。”

“怎么了?”沐清漪不解。

“瘟神来了。”永嘉郡主嘟哝道,沐清漪一回头,就看到千凌被魏无忌扶着往她们这边走过来。而且看千凌的眼神,绝对是朝着她们这边来的。

永嘉郡主一边拽着沐清漪往前挤,一边回头解释道:“十一哥说里那个病歪歪的女人远一点。那个女人很麻烦。”

“很麻烦?”沐清漪好奇的挑眉,有些好奇起哥舒翰对千凌的看法。

永嘉郡主皱着眉道:“那么病歪歪的还到处跑,可不是麻烦么?万一跟你说话说着说着就吐血了怎么办?魏无忌肯定要怪咱们把她气吐血的。万一她突然昏倒了怎么办?别人肯定以为咱们欺负她,不管了,咱们先跑吧。”

沐清漪点头赞同,“受教了。”

虽然天色有些暗淡,不过两个姑娘手牵着手在观赏宴会的人群中挤来挤去还是很方便的。但是扶着病歪歪的千凌的魏无忌就不是那么方便了。别说魏无忌那走到哪儿都被人注目的身份,就他手里扶着的人就让他不敢随便往人群里挤。所以,才往他们这边走了几步,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姑娘手牵手的从这一边的看台溜到了另一边。

“明泽公主好像不喜欢我。”看着两个姑娘欢快的远去的背影,千凌有些伤感的道。

魏无忌淡然道:“不过是个刚刚册封的公主罢了,不用在意她。”千凌回头,温柔的望着魏无忌道:“但是…我很喜欢她啊。明泽公主…看上去就很让人想要亲近,她跟别的姑娘都不一样了呢。”

魏无忌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怜惜的道:“改日我带你去肃诚侯府拜访可好?”

“这…明泽公主会见我么?我觉得她不喜欢我。”

“会的,不用担心。嗯?”

“嗯,无忌,你对我最好了。”

“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魏无忌柔声道,将千凌揽入怀中,小心的替她拢好身上的薄纱披风。抬眼望去,漫天绽放的烟花下,一张美丽的容颜带着淡淡的笑意仰望着天空。那一抹轻柔的笑意不过一闪而过,却在煞那间仿佛将周围所有的容颜都掩盖了一般的明媚动人。

“哟,这不是永嘉郡主么?又在拐带美人啊。”永嘉郡主拉着沐清漪一边找哥舒翰,一边好奇的仰头看天上的焰火。这样华丽壮观的烟花即使是在北汉,身为郡主的她也是没有见过的。正玩得开心,身后传来一个懒懒的声音道。

永嘉郡主神色僵硬的转身,恨恨的瞪着身后的人。烟花之下,人潮之中。即使是喧喧嚷嚷的嘈杂喧闹的地方,他再在哪里也不自觉的给人一种静谧而空旷的感觉。对于容瑾这个人,永嘉郡主的心情十分复杂,一方面她觉得自己喜欢他,看到那俊美的容颜就忍不住脸红心跳。但是另一方,容瑾只要一开口说话,她就忍不住想要一巴掌拍到他脸上。偶尔她都忍不住幻想,若是能把那张漂亮的脸剥下来带回北汉去该多好啊,再也不用面对这个讨厌又没口德的男人了!

“啊,又拐到一个美人儿。永嘉郡主,你一个女人每次下手都比本公子快,你好意思么?”容瑾瞧了瞧沐清漪,似笑非笑的道。

永嘉郡主冷笑,“你想要美人,不会回房去自己找镜子么?”

容瑾丝毫不以为忤,笑的更加愉悦起来,“你也承认不如本公子长得好看么?那还不把美人给本公子送过来,别吓到本公子的美人儿,丑女!”

永嘉郡主的俏脸顿时扭曲了,无论从哪个种族的审美观来看,永嘉郡主都绝对是一等一的美人儿。虽然跟某些妖孽比起来稍微有那么一点儿距离,但是永嘉郡主自认自己是正常人,差得也不算多。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质疑她的眉毛。这一刻,什么让她心动的美男子,什么气质独特的翩公子通通都没有了,永嘉郡主看到的只有俗世的仇人,不共戴天的死敌!

“容九!本郡主要跟你决斗!”幸好手里没有剑,若是刚才在大殿上容瑾敢这么嚣张,她就敢直接一剑捅过去了。

容九公子懒洋洋的道:“随便吧。先把漂亮的美人放开,你个粗手粗脚的丑女别伤着人家,本公子会心疼的。”

“容、瑾!”永嘉郡主气得心尖儿都在发疼了。眼看着永嘉郡主快要爆发了,沐清漪甩了个警告的眼神过去,拉着永嘉郡主笑道:“冰儿,别生气。跟九皇子比起来,咱们都是丑女么。”

跟容瑾那张脸比起来,全天下的女人还正没几个敢说自己是美女的。并不是说容瑾长得很女气,他长得甚至都不精致。沐清漪也见过他阴沉着脸的时候那如刀锋一般锐利的感觉,但是怎么看,容瑾本身就是好给人一种找不到缺陷的完美的感觉。当然,上天是不会让一个人完美无瑕的,所以,容九公子的容貌上完美无瑕,直接导致了他的性格扭曲的不知道哪儿去了。

永嘉郡主一愣,上下打量了容瑾半晌果然不生气了。笑眯眯点头道:“嗯,清漪说的没错。输给…九皇子也不丢脸啊。就算九皇子觉得本郡主长得丑,说不准本郡主还是天下第二,呃,第三美人呢。对吧,清漪。”

为了安抚住永嘉郡主的脾气,必须对啊。而且,沐清漪也实在不想在这种场合看到一个好好地姑娘被容瑾那没口德的混蛋给气哭了。

“九弟。”

“九哥。”

或明或暗的火光下,容九公子的神色变幻不定。显然还是考虑好到底要不要发怒,却被身后传来的两个声音打断了。容琰带着眼睛微红的淮阳公主跟了过来。容瑾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回头看着两人道:“有事?”容琰打量了一眼手牵手的永嘉郡主和沐清漪笑道:“没事,看九弟不见了才过来看看。九弟身体不好,小心一些。”

容瑾轻哼一声,不阴不阳的道:“有劳关心,四哥有那个空闲还是关心关心六妹吧。真是丢人现眼,本皇子都不好意思出门见人了。幸好这儿不是咱们西越,横竖过些日子本皇子就要回了。要是在西越,本皇子以后也不用出来见人了。”

“容瑾!你……”淮阳公主怒瞪着容瑾,气得俏脸通红。她刚刚被容琰拉到外面狠狠地骂了一顿,现在还要被容瑾冷嘲热讽,一直也都是养尊处优的公主,哪儿受得了?再一看站在一边看戏的永嘉郡主和沐清漪,淮阳公主心中的怒火更是不打一处来。都怪这两个女人!要不是永嘉郡主舞什么剑,她哪儿需要去表演?这个叫沐清漪的假公主还敢嘲讽她!

怒极之下的淮阳公主却忘了,人家表演才艺可没有人借机传情的。若是她规规矩矩的献艺又何至于此?若是她不挑衅沐清漪,沐清漪又何必到处树敌的去嘲讽她?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淮阳!”容琰不悦的道。幸好之前因为跟容瑾吵架,三人移动到了相对僻静的地方。要不然西越今晚还要丢一次脸。按着淮阳公主一脸怨愤的模样,容琰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一直以来都还算聪明的淮阳到底是怎么回事,今晚上就像是中邪了一样的到处咬人?如果不是对这个妹妹太熟悉了,容琰都要怀疑淮阳公主是不是给人掉包了。

也难怪容琰不明白了,女子对于感情的事总是看的比男人更重要一些。而对于一个骄傲的女子来说,心上人的不屑一顾足以让她失去理智。

“四哥!”淮阳公主有些怨恨的叫道。是跟居然帮着这两个害她丢脸的女人!容琰有些不耐烦的道:“要么闭嘴,要么立刻回去!”对于这个妹妹,容琰的耐性也未必比容瑾更多。果然,重要的事情其实是不能交给这些受宠的公主做的,因为她们早已经被宠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后宫里不受宠又听话的公主还有一堆。

容瑾不耐烦的看着兄妹俩,挑眉道:“四哥和六妹过来找我,就是为了看你们吵架?”

“不,我们担心九弟……”

“见过公主,陛下请公主过去。”容琰的话还没说完,华皇身边的内侍匆匆过来,对着沐清漪恭敬的道。沐清漪看了一眼大殿外最显眼的位置坐着的华皇和太后皇后,点了点头道:“请带路吧。”

看着沐清漪离去的背影,容琰若有所思的都:“华皇陛下对这位明泽公主似乎很特别。”容瑾轻哼一声,漠然道:“那与本皇子何关?”

对于容瑾的无礼,容琰不以为忤,看了看他身后的永嘉郡主笑道:“说的是,看来九弟跟永嘉郡主的关系要更好些。”闻言,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容瑾和永嘉郡主的神色都不由得扭曲了。

也不怪容琰如此误会,自从来到华国京城,容瑾很少跟人接触。而他遇到的两次恰恰容瑾都是跟永嘉郡主一起,恰好永嘉郡主又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怎么能不让人想入非非。

“陛下。”沐清漪被内侍拎到华皇跟前,盈盈一礼。有对着坐在华皇身边的太后和皇后见了礼,“见过太后,见过皇后娘娘。”太后和皇后虽然对皇帝突然册封一个臣女为公主颇有微词,但是将沐清漪聪慧知礼,进退有据,两天之内突然被封为郡主公主脸上也丝毫没有得意之色,对她的看法不算差。

华皇点头笑道:“明泽去哪儿了?”

沐清漪笑道:“永嘉郡主拉着我玩儿来着,刚好碰到魏公子和千凌姑娘过来,我们就逃走了。”华皇有趣的挑眉笑道:“看到他们,你们为何要逃走?难道你们一个北汉郡主一个华国公主还怕他们不成?”

沐清漪含笑将永嘉郡主的论调跟华皇说了一遍,听得华皇扬声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点头道:“永嘉郡主说的不错,遇到这样的人还是离远一些的好。不过有一点她说错了,就算真是那样,朕还是会相信明泽的。”沐清漪有些惊讶于华皇的信任,旁边的众人则是惊讶于华皇对这位新册封的明泽公主的宠爱,许多人纷纷在心中对这位肃诚侯府的嫡女做出了新的评价。

“陛下,前日陛下有言将会在寿辰上展示出九转玲珑,不知我等现在是否有眼福观赏?”

烟花燃尽之后,这场盛大的宴会已经进入后期了,回到大殿中坐下,哥舒翰突然开口问道。华皇心情颇好,大方的笑道:“朕一言九鼎,这个自然。聂云!”

一直守在华皇身边的华国第一高手聂云恭敬地点点头,转身去取九转玲珑去了。一时间大殿中众人纷纷交头接耳的低声议论着。坐在前面的人皆是神色肃然的等待着旷世珍宝的到来。

沐清漪看着坐在大殿之上志得意满的华皇,几乎要开始同情他了。那只九转玲珑是她亲自吩咐人做的,自然知道是个什么模样。现在距离龙王诞已经有半月之余,九转玲珑经过这半个月又会变成什么模样…。

不一会儿,聂云捧着一个锦盒小心翼翼的出来,送到了华皇跟前。华皇亲自站起身来打开盒子,就在打开盒子的瞬间,华皇先是一愣,然后脸色变得铁青。

底下的众人见华皇如此模样,也有些担忧起来。很快,华皇便回过神来,神色凌厉的叫道:“聂云,这是怎么回事?!”

聂云怔了怔,看向放在华皇跟前的作案上的九转玲珑。原本流转着九色毫光的九转玲珑不知为何已经变得暗淡无光,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拙劣的琉璃。虽然这样的琉璃摆件也挺值钱的,但是比起据说得之者可得天下的九转玲珑来说就是天壤之别了。

九转玲珑别人掉包了?!这是聂云的第一个想法,但是很快这个想法就被人否决了。九转玲珑自从拿回来之后就一直锁在宫中禁卫最森严的藏宝库中,能够接近的人除了华皇本人以外只有负责守卫的聂云自己。身为华国第一高手,聂云自信绝对没有人能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将东西掉包。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这个东西…从一开始是就是假的!但是此时当着满朝文武,各国使臣,聂云却不敢就这么说出自己的猜测。只得跪倒在地,“属下…属下不知……”

“混账!”华皇一把抓起锦盒中的九转玲珑,慢点的烛光下,却怎么也看不出来刚得到那几日的宝光流溢的模样。华皇盯着手中的东西瞪了许久,终于忍不住一挥手将东西甩了下去。碰的一声,琉璃一般的九转玲珑碎成了无数的碎片。这一下,谁都明白眼前的这是一个赝品了,毕竟传说中记载的九转玲珑可是坚硬胜铁,刀砍不断火烧不烂的。

“华皇,这是……。”容琰一眯眼,盯着地上的一堆随便,心中怀疑是不是华皇不愿意见东西拿出来才故意弄了个假货来作秀?

今晚一整晚的好心情顿时都消失的一干二净,不仅如此,华皇只气得眼前一阵阵发黑。自己这些日子的志得意满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笑话。还有那份藏宝图…他已经派人照着图去找了。只是地方有点远,如果那幅图也是假的…。华皇只觉得眼前一黑,几乎都能看到自己成为各国使臣的笑柄的模样了。

“将聂云给朕拿下!”华皇冷声道。不管怎么样,聂云都少不了一个失职之罪。

立刻有人上前来想要拿下聂云,聂云也不反抗,只是沉默的任由侍卫将自己押下。华皇冷冷的扫了一眼底下脸色各异的众人,冷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华皇的五十寿辰上,自觉丢了脸的华皇拂袖而去,留下在座的众人面面相觑。在座的这些都是经历过不少大世面的人物了,但是估计这样的场面也还是第一回见到,一时间谁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看着地上那一对半透明的碎片,更像是对这一场华丽的盛宴最大的讽刺。

皇帝走了,皇后也不宜久留。只得匆匆交代了几位王爷善后,扶着太后带着众嫔妃也走了。明微公主冷眼看着这一场闹剧,淡然的侧首对沐清漪道:“罢了,咱们也走吧。”

沐清漪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华皇虽然在大殿上反应不够激烈,但是事后肯定会有所行动的。她也必须提前做好安排。

几位王爷安抚了客人,才将这些使臣贵客一一送出了宫。知道华皇现在的心情必然不好,谁也不敢再去触他的眉头。

在宫门口,沐清漪跟明微公主告了别,来到自己的马车前正好肃诚侯府众人也都到了。一看到正准备上车的沐清漪,沐云容就忍不住尖声嘲讽道:“这不是明泽公主么?怎么不住在宫中还回小小的肃诚侯府干什么?”

“云容!”沐琛皱眉道,这宫门外依然是人来人往的地方,沐云容就如此口无遮拦,平白给肃诚侯府招祸。沐长明神色默然,仿佛根本没听见沐云容的话一般。沐云容却不肯罢休,冷笑道:“难道我说的不对么?也不知道她使了什么手段竟然蛊惑的陛下封她做了公主?不过…谁知道是不是送去和亲的呢?”

沐清漪勾唇淡淡一笑,道:“三姐,注意你的身份。你还知道我是公主么?”

沐云容脸色一白,咬着唇道:“你以为我会怕你么?”

沐清漪浅笑道:“你恐怕是得怕我了。如果不想怕我…那就考虑嫁进宁王府做宁王妃吧,毕竟,陛下应该是不会封你为公主的了。”

“够了!”沐长明淡淡的扫了沐清漪一眼,打断了还想要回嘴的沐云容。

跟在他们身后的孙氏突然开口叫道:“翎儿怎么还没出来?今天下午过后怎么一直没有看到他?”一家人这才注意道,这大半晚上竟然谁都没有看到过沐翎的身影。沐长明回想了一下,就连刚才在殿外看烟火的时候似乎也没有看到过沐翎。

沐云容也是一怔,犹豫了一下道:“二哥…难道还在宫里没出来?”

沐琛看了沐清漪一眼道:“怎么会?我们走的已经算是比较晚了。再过一会儿宫门都要落锁了。”

“难道他先一步回去了?”沐长明皱眉道,他们一家人都坐在殿中,只有沐翎一个人坐在殿外。心里不高兴先走一步也是有可能的。孙氏担心的道:“但是…咱们府上的马车都还在这里啊。侯爷…翎儿会不会还在宫里?”晚上宫门落锁之后还在宫中逗留可是大罪,孙氏不由有些担心起来。

沐长明凝眉想了想道:“你们先回去,本侯回去看看。”

孙氏虽然担心,却也只能如此了。沐长明转身往宫门口走去,其他人被丫头扶着上了马车准备回府去了。上车之前,沐清漪望了一眼正往宫门口走的沐长明的背影,唇边勾起一丝极淡的微笑。沐翎…还能找得回来么?

------题外话------

亲爱哒们,今天不舒服…下午两点了头越来越晕乎,今天就这么多了,见谅。

另~乃们真的误会魏公子鸟!但是伦家以后不会再为他解释了,咩哈哈~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73.郡主到公主的距离 下一章:75.公子云隐
热门: 诡案罪7 你丫上瘾了? 愿祈久安 韩熙载夜宴 九州·秋林箭 宠物天王 藏地密码3古墓历险记 暗黑系暧婚 我五行缺你 干掉那个偏执帝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