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郡主到公主的距离

上一章:72.宫宴前,不讲理的容九公子 下一章:74.草草收尾的夜宴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陛下驾到!太后驾到!”

一声有些刺耳的尖锐声音响起,满殿的臣子们纷纷起身跪迎,“恭迎陛下,恭迎太后!恭迎皇后!”来贺寿的使臣以及魏无忌这样的人虽然不需要跪拜却也跟着起身以示敬意。

华皇与皇后一左一右扶着太后出来,将太后扶到龙椅右手边的位置坐下方才转身面向众人笑道:“众卿平身。”

太后今年已经将近七十高龄,这些年早就退居后宫吃斋念佛。从不插手后宫的事务也不管皇子间的争斗,平日里除了必须出席的大型宴会以外,几乎足不出后宫。或许也是因为太后的淡薄名利,皇帝和皇后对这位太后都是十分敬重。

“谢陛下隆恩。”众人谢恩起身,华皇坐在高高的龙椅上,居高临下的将下面的所有人都看在眼中。在看到坐在明微公主身边的沐清漪时,华皇朝着明微公主满意的点了点头。显然对于女儿与沐清漪交好的情况很是高兴。明微公主神色淡然,她与沐清漪交好并不是因为华皇看重沐清漪,华皇看重的人多了去了,她身为大公主也不必一一都去结交。只是因为第一次见面她就觉得跟沐清漪十分投缘罢了。

众人齐声恭贺华皇圣寿,华皇龙心大悦,朗声宣布宴会开始。

一时间大殿里丝竹声起,身着五彩纱衣得舞姬们缓缓入场翩然起舞。宫女们端着各种鲜果佳酿穿梭在大殿中,随时为宾客们送上需要的东西。

宴会其实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当沐清漪还是顾云歌的时候每年要随着顾夫人参加无数次的宴会。即使今晚的宴会看上去是前所未有的盛大,却也不会变的更加有趣一些。不过沐清漪知道,今晚的宴会终究是会有不一样的地方可以期待的,不过那应该要留到最后去了,在此之前她最少还要忍耐下两个时辰的无聊时间。

坐在明微公主身边,沐清漪虽然脸色平淡从容,思绪却早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从无情到底把沐翎弄到哪儿去了,想到如果不来参加这无聊的宴会可以趁机做点儿什么,再想到此时还在应天府大牢里发疯的朱明嫣和独自一人在秦府后院不知道休息了没有的大哥。

“长宁,长宁?”耳边传来明微公主的声音,沐清漪这才回过神来眨了下眼睛平静的侧首看向明微公主道:“公主,怎么了?”

明微公主低声道:“你一直看着…魏公子有什么事么?”

啊?沐清漪回头望去,果然看到对面的魏无忌正皱着眉望着自己,同时还有倚坐在魏无忌身边的千凌,秀眉浅蹙,眼眸中盈盈带泪。沐清漪这才反应过来她刚刚出神的时候竟然一直望着魏无忌那边。看着千凌的神色,沐清漪顿时不由得头皮一麻。千凌该不会以为她对魏无忌有什么心思吧?沐清漪有预感,若是惹上了这个叫千凌的女子,只怕比同时惹上了淮阳公主和**公主还要麻烦。

有些歉意的朝千凌笑了笑,沐清漪回头对明微公主笑道:“没有,刚刚不小心想事情出神了。”明微公主这才松了口气,她当真有些担心沐清漪是不是也看上了魏无忌。在见过**公主的遭遇之后以沐清漪的聪慧应该不会重蹈**公主的覆辙才对,但是明微公主也不得不承认,魏无忌确实是有吸引女子的本钱和能力,“想什么这么出神?”

沐清漪有些无奈的苦笑道:“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宴会,有点儿无聊。”

明微公主赞同的点头,道:“这种宴会确实是很无聊。”除了那些锁在深宫中一年到头都没什么事情的妃子和小公主们会觉得这样的宴会有趣以外,其实大多数人都觉得挺无聊的。只是无论无聊还是有趣,他们都必须做出一副很荣幸很欢喜的模样全程参加这样的宴会,“中间的时候安排了看焰火,到时候可以到外面走走。”

既然是大宴群臣,自然不能只顾大殿里的人,毕竟来参加宴会的人能进入殿内的其实都是少数,大多数都是在殿外的。所以到了宴会中间的时候华皇还要出去跟所有的臣子们共饮一杯,然后一起欣赏盛大的焰火表演。据说这次的焰火工部的人准备了大半年的时间,不仅仅宫中能够看到,几乎整个京城的百姓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也算是与民同乐普天同庆之意。

沐清漪浅笑道:“多谢公主提醒。”

“启禀陛下,为恭贺陛下万寿,我高句国明珠公主特意编排了一支舞蹈献给陛下。”两人正讨论着无聊的时候,另一边,高句国的使臣便起身开口了。高句国只是华国东南的一个岛国,国小民弱,国民善采珠织锦,不尚武功。一直以来都是中原强国的附属国,如今算是华国的属国。这一次他们前来也带了一位公主过来,只是高句国自然比不得北汉和西越,需要华国公主亲自作陪。就连宴会的位次也排在西越和北汉后面很远的地方。

华皇抬手,殿中丝竹声立刻停了,舞姬们纷纷退场。华皇扬了扬眉笑道:“高句国素擅歌舞,朕也想看看高句公主的舞蹈。”这一次华皇的五十大寿,诸国来贺最重要的原因便是西越北汉华国三国不久前刚刚签署了和平协定。而现在正要趁着这次华皇大寿和亲以巩固这份和平协定。其他周边的效果自然也不甘落后,不是送上公主和亲便是送上倾国佳人做礼物。高句国便是送出了国中最出众的明珠公主,只是两国差距太大都算不得是正式和亲了。如果淮阳公主或者永嘉郡主进宫会是个妃位的话,这位明珠公主只怕最多就是个贵人。

既然原本就要和亲的,华皇也不在意现在就让人看看。便跟太后提议让各家愿意献艺的小姐公主郡主们为太后表演一番。太后当然明白华皇的真意绝不只是为了取悦自己而已,必然还有更多的含义,也不反对的点头同意了。

最先亮相的自然便是高句国的明珠公主。这位明珠公主亲自编排的曲子果然还是费了不少心思的,一开始便是高句国的乐师奏起了本国的雅乐,明珠公主一身大红的衣衫在宫娥的簇拥下缓缓而来。

高句国虽然国小民弱,但是确实担得起华皇的一句素擅歌舞,即使是公主之尊同样也是舞技非凡。当然这也不排除明珠公主因为要被送来华国而刻意训练的结果。但是这对于华国的贵女们来说却是一件十分新奇的事情。因为在华国,大家闺秀可以会琴棋书画,但是歌舞却是风尘女子才能做得。看着大殿里翩翩起舞的明珠公主,许多人面上虽然隐隐有些不屑,但是也很难说有没有羡慕的意味。

明珠公主的舞带着鲜明的高句国的特点,虽然未必便比华国的舞蹈更出色,却胜在新奇。在座的许多男人都不由得将目光落到了明珠公主身上,跟着那飞快旋转的身影移不开眼。少女们同样也盯着明珠公主,暗暗在心中幻想着如果自己跳起舞来会不会比她更加好看。

一曲作罢,明珠公主以一个极为优美的姿势停了下来。朝着上方的太后和华皇恭敬的一拜,“高句国明珠公主公主陛下圣寿,太后万福。”

华皇点头笑道:“很好,公主的舞蹈让朕大开眼界,高句国舞蹈果真是名不虚传。”

听到华皇的称赞,明珠公主也跟着松了口气。她并不想出这样的风头,但是他们这样需要依附华国生存的小国,是没有如西越和北汉这样的大国的傲气的。即使她身为公主,说白了也只是一个送给华皇的礼物罢了。所以,是绝对不能让华皇不满的。

“本郡主并不擅长歌舞,就不献丑了。本郡王倒是可以为华国太后献上一段剑舞,还望太后和陛下不弃。”正在众贵女们还在犹豫的时候,坐在哥舒翰身边的永嘉郡主突然站起身来朗声道。华皇既然已经开了口,并且表明是为太后献上的表演了,自然不能不上,但是华国素来没有酒宴上要闺秀们展示才艺的习惯,所以一时间让众人有些踌躇不前,倒是北汉一向没有那么多的规矩,既然早晚都要上,永嘉郡主也就不在意自己先上了。

太后看着地下英姿飒爽的红衣少女,不由对华皇笑道:“听说北汉的姑娘多会武艺,永嘉郡主果然是气度不凡。”华皇也跟着点头笑道:“母后所言不错。朕也听说永嘉郡主武艺非凡,是难得一见的女中豪杰呢。”

永嘉郡主也不害羞,对哥舒翰笑了笑,便起身抽出内侍送上来的宝剑。只见永嘉郡主手腕一抖挽出几朵剑花,一时间红衣女子身姿宛如游龙,剑光纵横,气势非凡。显然永嘉郡主并不只是拿着剑玩玩而已,而是当真练过的。

坐在沐清漪身边的公主们对永嘉郡主的表演也很是惊奇,在京城这样的地方舞刀弄枪的女子实在是少见的很。明微公主含笑道:“这个永嘉郡主倒是个直性子。不过,这样的性子……”这样的性子实在不是个和亲的好人选。永嘉郡主若是真的留在了华国,以后的日子只怕绝不会有现在这样的快乐了。

“北汉烈王与永嘉郡主的关系似乎非常好,永嘉郡主若是不愿留下,应该也不会勉强。”与永嘉郡主也算是相熟,沐清漪对这位郡主很有几分好感。不过她并不为永嘉郡主担心,北汉兵强马壮,就算是和亲也是有很多可以谈的地方的,未必就一定要永嘉郡主留下。至少几次交往沐清漪从来没有发觉永嘉郡主身上有对未来的担忧之意。哥舒翰带着她过来也未必就会将她留下和亲。反倒是淮阳公主那样的才更像是来和亲的。只可惜,淮阳公主似乎……

“说起来,烈王倒是个不错的人选,长宁看不上么?”明微公主低声笑问道。哥舒翰亲自上门提亲的事,明微公主也是知道的。更难得的是,身为北汉位高权重的烈王,哥舒翰被拒绝之后半点没有生气,甚至连京城里可能出现的对沐清漪不利的谣言都处理好了。至少可以说明这个男人确实是个心胸宽广的人。

沐清漪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我不想离开华国。”至少暂时不能……。

明微公主只当她不愿远嫁和亲,幽幽叹了口气道:“离开京城也未必不是什么好事。”北汉并非华国人想象中荒凉的不毛之地。与之相反的是辽阔的草原,同样也有着和华国一样的山川河流,城市村落。只是位于西北很容易让人与北方域外的草原部族联系在一起罢了。如果可以选择,明微公主觉得自己是宁愿远嫁和亲,而不是一辈子被圈在着皇城之中犹如笼中之鸟。

两人说话间,只听噌的一声,原来永嘉郡主已经舞完了一套剑法,归剑入鞘。

“好!”大殿里一片称赞声。就永嘉郡主最后这一手就可以看出来剑术绝对了得。至少对于一个女子来说,能够到这样的程度已经是殊为不易。永嘉郡主大方的一笑,朝着众人拱手为礼,还不忘朝着沐清漪这边得意的眨了眨眼睛,才跑回了哥舒翰身边。

有了两位公主郡主的表演,华国这边的贵女们自然也不肯落后。左相李家的千金未来的恭王妃弹了一曲赢得满堂喝彩,九公主当殿亲自画了一幅画作为送给华皇的贺礼,另有几家贵女也各展技艺,虽然京城的闺秀们对歌舞剑术之类的没有什么研究,但是在琴棋书画方面却都有颇高的造诣,也在各国使臣面前为华国保住了面子。

沐清漪虽然身为华皇亲封的郡主,但是这些年来京城里从来没有穿过她有什么才女,她自然也就乐的清闲在一边看戏。顺便听听明微公主对这些闺秀们的点评。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对面坐在容琰身边的容瑾早已经低着头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前一晚做了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呢。

“淮阳也愿为太后献上一曲。”西越使臣的座位上,一身宝蓝色宫装柔美温婉的淮阳公主突然起身道。见到淮阳公主如此,众人并不意外。毕竟北汉的永嘉郡主第二个上场献艺,而且一段剑舞很是惊艳了许多人,如果西越公主没有表示反倒是奇怪了。同为两个大国,两位公主郡主又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在众人心中难免就有了比较的意思。若是淮阳公主今晚一直没有动静,未免会让人觉得淮阳公主怯场,自觉不如永嘉郡主。

“永嘉郡主剑法一绝,不知道淮阳公主打算为大家演示什么才艺?”坐在不远处的八皇子笑道。其实今晚这样的场合,除非当真有信心技压全场,否则越排在后面是越吃亏的。女子能展示的才艺也就那么一些,前面明珠公主的歌舞,永嘉郡主的剑舞,李知宜的琴,九公主的画都各有所长,淮阳公主想在任何一方面压倒她们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淮阳公主浅浅一笑道:“淮阳也为诸位抚琴一曲。”

坐在淮阳公主身边的容琰微微蹙眉,显然淮阳公主的选择并不符合他的想法。但是淮阳公主既然已经开口说出来了,他也不能阻拦。几位皇子王爷显然都对淮阳公主的琴艺很好奇,慕容昭含笑看了慕容煜一眼笑道:“本皇子也想看看公主的琴技与李小姐孰胜孰负,六哥,你说是不是?”

显然淮阳公主这样的选择被当成了是对未来的恭王妃的挑衅。淮阳公主会留下和亲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除了入宫为妃以外,最大的可能就是嫁入某位皇子府中。但是虽然几位年纪合适的皇子都有了正妃就连八皇子也有了未婚妻。但是如果迎娶淮阳公主的话,应该是可以破格立为平妃的。而如今,机会最大的便是慕容昭和慕容煜。因为这两人毕竟正妃还没娶进门。如果淮阳公主不愿与人平起平坐,他们也都还有转圜的余地。其他的皇子王妃没有犯错总不能无故休妻。

但是淮阳公主此时貌似挑衅李知宜的举动,却很容易让人误会她是否心许恭王了。

慕容煜垂眸淡然道:“琴之一道,发乎于心。岂能擅断高下。”

慕容昭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轻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内侍送上来的依然是之前李知宜所用的瑶琴,淮阳公主也不多说什么,只是浅浅一笑,捻了捻琴弦,玉指轻轻一拨,瑶琴发出清幽的乐音。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旁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大厅里一片寂静,西越使臣的位置上,原本闭目养神的容瑾睁开眼睛淡淡的看了殿中的淮阳公主一眼,又重新闭上了眼睛,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坐在他身边的容琰却是脸色铁青,盯着淮阳公主的模样仿佛恨不得立刻一把掐死她。为皇帝太后献艺本算不得什么,但是之前上场的女子,无论是明珠公主还是后面的几位华国贵女都是及有分寸的。但是淮阳公主却显然超出了这个分寸。淮阳公主是来和亲的,但是却在大殿上弹奏这样的曲子,无论是华国的华皇还是皇子王爷们,谁还愿意娶她?

来华国这一路上,容琰一直防着容瑾坏他的事。没想到最后坏他事的却是这个一直听他话的妹妹,若是和亲的事出了问题,回去他要怎么跟父皇交代?

大厅里的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喝彩。诚然,淮阳公主的琴技不在李家小姐之下,更加上那甜美的歌声,令人一听之下心旷神怡。但是…这样的场合,唱这样的曲子真的可以么?最重要的是…这到底是唱给谁听的啊?!

多数人将目光投向了坐在一边神色平淡的慕容煜身上,只是恭王的定力并不差,从容地坐着纹风不动,仿佛根本没听见刚刚的曲子一般。

但是也有例外,沐清漪便将目光看向了正跟永嘉郡主说话的哥舒翰。可怜淮阳公主一片芳心错付,烈王殿下根本连听都没有认真听。淮阳公主当然也看到了,脸上的神色更加幽怨了几分。

这种情况下,就算华皇心里再不高兴,也不能冲着淮阳公主发火。就在众人神色各异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华皇突然笑出声来,含笑看着淮阳公主道:“朕只听说北汉的女子大方开朗,不想西越的公主也是如此直爽。不错…淮阳公主既然当殿唱出一曲凤求凰,想必意中人便在这殿中了。不妨指出来朕也好成就一桩美事?”华皇如此说,就是表明了没有将淮阳公主留在宫中的打算了。

容琰脸色微臣,也没有说话,只是警告的盯着淮阳公主,生怕她再说出什么自己不能接受的人物来。

淮阳公主轻咬着唇角,望了一眼有些气急败坏的容琰,在看看坐在永嘉郡主旁边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自己一眼的哥舒翰,心中突然生气一股不甘,咬了咬牙道:“淮阳多谢陛下隆恩,不过…在此之前,淮阳想要领教一番长宁郡主的才艺,还请陛下成全。”

沐清漪觉得这一晚,自己看了一出莫名其妙又无聊的话本戏。特别是再看出了淮阳公主对哥舒翰的心思之后,更是有几分世人皆醉我独醒的郁闷,但是当淮阳公主将箭头指向自己的时候,沐清漪不仅是莫名其妙而且还有些愤怒了。她是不知道淮阳公主是怎么看上哥舒翰的,但是就算如此她也不用无缘无故的把怒气发泄到她的身上吧?从头到尾她可是一点儿也没有得罪过淮阳公主。

沐清漪愤怒而隐晦的目光扫向容瑾。

听到长宁郡主四个字的时候,容瑾就淡淡的睁开了眼睛。看到沐清漪愤怒的目光,容瑾眼眸中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早告诉你了她是个疯子,不关本公子的事儿啊。

沐清漪再一次的感受到了成为众人焦点的感觉,显然所有人都不太能理解淮阳公主这天马行空的一笔到底是为什么?难不成淮阳公主钟情的人跟长宁郡主有什么关系?但是也没听说过长宁郡主跟京城的那位公子订婚或者交好啊。倒是几位消息灵通的皇子王爷们若有所悟。

方才还笑意盈盈似乎对于淮阳公主的无礼丝毫没有动怒的华皇这一次脸色却有些沉了。看了沐清漪一眼,华皇淡然道:“献艺之事全凭自愿,公主若是想要向长宁郡主请益,不放回头私下再去。”

淮阳公主看着正皱眉望向沐清漪的哥舒翰,只觉得心中又酸又痛,倔强的摇了摇牙,挑衅的看向沐清漪道:“难道长宁郡主不愿为陛下和太后献艺?”

所有人目光都落在了沐清漪身上,虽然总所周知的已经过世的秦国夫人是个难得一见的才女,但是京城里却从未听闻过这位肃诚侯府嫡女长宁郡主有什么惊人的才艺。默默无闻,就是沐清漪在被封为郡主以前给人的全部影响。这样的情况下,面对西越公主的挑战,长宁郡主到底是应战还是退避呢?

“公主琴曲无双,小女甘拜下风。”良久,才听到沐清漪悠悠道。

殿中众人不由有些失望,倒也不算太过惊讶。毕竟确实没有人听说过肃诚侯府的千金琴艺如何。但是淮阳公主却不肯就此放过,紧紧地盯着沐清漪,扬声道:“不战而退,难道这就是华国的名门贵女的做派?”

“咄咄逼人,难道这就是西越公主的做派?”坐在沐清漪旁边的三公主冷笑一声,反讽道。淮阳公主却不理会三公主,只是盯着沐清漪笑道:“本公主是真心想要领教长宁郡主的才艺,还请郡主给个面子。”

哥舒翰皱了皱眉,开口道:“淮阳公主,长宁郡主不喜此道,公主何必强人所难?”

哥舒翰不开口还好,一开口淮阳公主的脸色就更难看了。就连沐清漪也忍不住想要在心里问候哥舒翰。虽然哥舒翰是想要帮她,但是这种情况下只会越帮越忙好不好?果然,只听淮阳公主道:“怎么会是强人所难?长宁郡主能够被华皇陛下亲封为郡主必然是有什么过人之处的,陛下,您说是不是?”

“也许长宁郡主是真的不谙琴艺呢?”突然,一个声音柔柔的道:“郡主不如选一个擅长的便是了,也算了了淮阳公主的心愿不是么?”魏公子身边,千凌姑娘柔声道。似乎是为沐清漪解了围,但是另一方面却也逼着沐清漪必须要接受淮阳公主的挑战。若是她当真一样都不选,只怕明天一早长宁郡主平庸无才的名声就要传遍京城了。

沐清漪抬头望去,便见千凌正笑盈盈的望着自己。那双温柔似水的美眸里似乎写满了善意,沐清漪却立刻在心中往魏无忌身上狠狠地记了一笔。她不想跟千凌这样菟丝花一样的女子计较,但是养了一个这样的女人还放出来给人添麻烦的魏无忌必须狠狠地记一笔!

发现沐清漪恼怒的目光,魏无忌愣了一下,低头看了千凌一眼并没有说话。但是千凌却并不肯甘休,轻轻拉了拉魏无忌的衣袖,柔声道:“无忌,你说是不是?”

魏无忌沉默了片刻,轻声道:“你说得对。”

千凌看向沐清漪的笑容更加甜美起来,沐清漪心平气和的在心中默默骂道:“魏无忌,养了个脑子有洞的女人在身边你知道吗?”

明微公主皱了皱眉,正想要开口为沐清漪解围,却见沐清漪突然站起身来,含笑对九公主道:“公主,您方才的笔墨可能借清漪一用?”

九公主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看看依然站在殿中的淮阳公主掩唇娇笑道:“当然可以了,长宁郡主请便。”一挥手,身后的内侍宫女立刻送上了笔墨纸砚。沐清漪离开自己的座位走到殿角的空桌前,磨了墨便开始刷刷刷的动起手来。坐在殿中的人们都有些好奇的看着,有些猜不透着长宁郡主到底在做什么。若说是作画,她落笔的速度也太快了一些,若是写字,这会儿早该写完了。何况大家都看到了长宁郡主是用了作画的颜料的。书法一道要出彩更不容易,除非你有了名家的水准,但是鉴于长宁郡主年纪还小,是不太可能单纯的选书法展示的。

画画是需要时间的,但是沐清漪却并没有用多少时间。前后也不过半刻钟的时间变放下了笔,示意身边的宫女将画送到大殿中央给众人观赏。

看到沐清漪停笔,淮阳公主美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她才不相信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沐清漪能画出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来。毕竟刚刚九公主只是一副牡丹争艳图就用了足足有大半个时辰。

两个宫女小心翼翼的展开画卷给众人欣赏。一入目的便是一只巨大的几乎占了半张纸的凤凰。凤栖牡丹本是一副很不错的画作,但是这一幅画的凤凰却有些奇怪,凤凰背对着众人,只能看到一个巨大的凤凰背影。凤首却是向着东边的红日,仿佛展翅欲飞。

“咦?还有题诗?”最活跃的八皇子直接站起身来,盯着画上的题诗朗声念道:“千古一曲凤求凰,

而今幸闻凰求凤。

无奈君心兮情若殇,

佳人哀兮与我何妨?呃…这是什么意思?”念完了,慕容昭还有些茫然地问道,等到反应过来立刻又喷笑出声了,几乎跌坐在椅子里笑得人仰马翻,还不忘朝着沐清漪竖起大拇指笑道:“长宁郡主高才,本皇子佩服!”

其他人的脸色也十分古怪,都是一副要笑不笑的模样。几个胆子大一些的直接就跟着慕容昭一起狂笑起来了。其实沐清漪的诗书画都算不得多好。其中固然有沐清漪刻意掩饰的结果,同样的极短的时间里要做出一副比刚刚九公主更复杂的画作,品质上自然顾忌不到了,但是也还能看。最让人叫绝的却是她题的诗,也是一句算不得出色的打油诗。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候这样的情景下再配上那副凤凰背花朝阳的画,却不由让人忍俊不禁。

这首诗很好理解,说的直白有点就是:凤求凰虽然是千古流传的名曲,由一个女儿家唱出来却有些不伦不类。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虽然很值得同情,但是你难过伤心不关我的事儿啊,你不要找我麻烦啊。

淮阳公主盯着那幅画,脸色铁青。在看看周围所有人都是一副忍笑的表情,淮阳公主更是恨不得扑过去将沐清漪给撕了。对上淮阳公主怨恨的目光,沐清漪神色淡然。她没有招惹淮阳公主,淮阳公主反而来招惹她,当真以为她好欺负不成?

“淮阳!回来!”容琰瞪了淮阳公主一眼,沉声道。今晚西越已经够丢脸了,没有必要再丢下去,“淮阳不懂事,还请陛下见谅。”

如果原本华皇还真有些生气的话,在看了沐清漪的表现之后怒气就完全消散无踪了。原本看不顺眼的淮阳公主似乎顿时也顺眼了许多。华皇大度的一挥手笑道:“罢了,小孩子照着玩儿,长宁郡主胡闹,端王和淮阳公主也不要见怪。”

容琰勉强笑了笑,望了一眼已经坐回明微公主身边的沐清漪笑道:“长宁郡主才智过人,本王佩服还来不及怎敢见怪?”

华皇看了一眼沐清漪,满脸慈爱的笑道:“长宁确实是才智过人。呃…长宁郡主听旨。”

沐清漪一愣,反应过来方才连忙上前跪下,脆声道:“沐清漪听旨。”

华皇含笑道:“长宁郡主端方贤静,幼娴礼训,敏惠多才,晋封为公主。赐号明泽。”顿时,整个大殿一片寂静。望着跪在殿中的女子,所有的人心中都是五味杂陈。这肃诚侯府嫡女到底是什么来历啊?无缘无故的封个郡主也就罢了,现在一副不算特别出众的画,一首打油诗就成了公主。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公主,华皇膝下的几位公主封号依次是明微、明玉、明月、**、明和……这沐清漪赐号明泽,不就表示在陛下的眼中,她就跟亲生的公主们是一个地位么?远不是那些为了和亲才册封的公主郡主能够比拟的。难道陛下对柔妃当真是如此宠爱,甚至还爱屋及乌到了肃诚侯府的姑娘身上?不过转念一想又纷纷摇头,要知道,柔妃的亲娘亲妹妹现在可还什么都没有呢。

“明泽,怎么不谢恩?”见沐清漪愣在当场,华皇还心情颇好的提醒道。之前他确实是有将沐清漪当成安如的意思。但是现在既然将她当成了女儿,就觉得长宁这个封号有些不太好了。华皇本质上是一个相当独断的人,所以也丝毫不觉得自己突然封一个公主是不是会让人受不了。

沐清漪确实是难得的真的有些愣住了,之前以为华皇只是开玩笑的,没想到现在却当真当殿就下了旨意了。不过对此沐清漪倒是没什么意见,并非因为公主这个身份,而是如果一定要顶着华皇赐予的身份一段时间的话,她依然不希望用长宁这个封号。这对于姨母来说,本身就是一种亵渎。

被人还没什么,坐在华皇下首方的柔妃先就受不了了,柔妃也没想到华皇竟然会如此宠爱沐清漪,封了郡主还不够,现在又册封为公主。柔妃只是一个正二品的妃子,没有成为贵妃之前她的身份是压不住身为公主的沐清漪的。

“陛下,这是不是…太过了一些。”柔妃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的道。

华皇淡然的扫了她一眼,道:“有什么太过的?”

另一边,容妃掩唇低笑道:“柔妃妹妹,这可是陛下对肃诚侯府的恩典,怎么会过了呢?何况,太后和皇后娘娘都没说什么,妹妹怎么还不乐意了?”柔妃的妹妹封了公主,容妃自然是嫉妒的。但是看到沐飞鸾那难看的脸色,虽然不知道沐飞鸾是在矫情还是真的不乐意,但是只要她不痛快,容妃就觉得痛快了。

沐飞鸾瞪了容妃一眼,暗暗咬牙。陛下为什么会对沐清漪如此宠爱?难道就因为那一张脸不成?那自己这些年来的辛苦和宠爱算什么?

皇后和太后都足够了解华皇的性情,所以即使她们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突然册封,甚至他们也觉得有些过了,但是却不会当着华皇的面反对。如此一来,华皇这突如其来的近乎胡闹的册封竟然是出奇的顺利了,“明泽公主,还不谢恩。可是被吓到了?”皇后甚至还不忘跟沐清漪开了个玩笑。

“明泽多谢陛下隆恩。”沐清漪恭恭敬敬的谢恩。

华皇龙颜大悦,挥手笑道:“好孩子,起来吧。”

沐清漪起身落座,几位公主不管是什么心思都纷纷祝贺。殿中众人也纷纷向太后和华皇便是祝贺皇室又多了一位公主。虽然华皇没有明说,但是大家都清楚这是不成文的规矩,被封为公主的女子便是皇室的女儿的,无论有没有皇室血脉按理都要称呼皇帝一声父皇。

看着华皇高兴的模样,不少人纷纷向沐长明投去羡慕又怀疑的目光:明泽公主真的是你的女儿么?

沐长明神色平静的接受着四面八方的各种目光,桌案下,却暗暗地捏碎了手上的一个扳指,破碎的玉器将他的左手割除累累的伤痕。

另一边,女眷的席位上,沐云容和孙氏坐在沐老夫人的身边,听着旁边的诰命夫人们纷纷向沐老夫人道贺,早已经气得神色扭曲了,孙氏忍不住低声道:“那个丫头有什么能耐,竟然让陛下封她做公主?!”

“闭嘴!”沐老夫人淡淡的瞥了孙氏一眼,冷声道。不管沐清漪有什么能耐,事实就是她现在是公主了,陛下亲封的明泽公主!

------题外话------

伦家绝对不会告诉乃们…乃们误会魏公子了啊啊啊~今天仿佛是高考啊,虽然不知道有木有高考的孩纸,还是要说一声,祝所有高考的孩纸们考试顺利,要专心考试哦都~

小剧场:

淮阳公主:你抢了本宫的烈王,本宫要向你挑战!

千凌:求求你不要跟我抢无忌,我只有他了啊。

朱明嫣:你都死了还勾引王爷,我要找高僧收了你!

清漪(云歌):这世上这么多蛇精病,她们的男人知道么?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72.宫宴前,不讲理的容九公子 下一章:74.草草收尾的夜宴
热门: 地球攻略进度报告 魔力的胎动 重生乡村霸主 仙界科技 祖传土豪系统 子夜十 咬上你指尖 花颜策 十方神王 狐媚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