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勾心斗角,花园闹剧

上一章:69.长宁郡主,秀庭起疑 下一章:71.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华皇在寿辰的头一天,将一个肃诚侯府的嫡女封为了郡主,而且还是传说中已经毁了容的沐清漪。一时间京城里众说纷纭,有说华皇被柔妃说动,打算将沐清漪嫁入宁王府冲喜,郡主头衔就是华皇给沐清漪的补偿。又有人说,真正要嫁入宁王府的还是宁王的未婚妻沐云容。只是为了补偿肃诚侯府,才另外赐了肃诚侯府的嫡女一个郡主的头衔。但是这些也都是众人无聊的猜测罢了,而大多数人都明白,这样的猜测根本就说不过去。就算华皇想要补偿肃诚侯府,也绝不会给一个姑娘比自己的父亲还要尊贵的爵位,除非这姑娘是打算出去和亲的。但是如果是和亲的话,郡主的身份显然是没有公主好看,既然是要册封和亲的女子,也没有必要吝惜一个公主的名头。另外,一个毁容了的女子,和亲真的会有人要么?不过转念一想,女眷的身份比男人高的事情在肃诚侯府也不是第一回发生了。当年张夫人过世之后皇帝不也追封了一个秦国夫人么?若是将来肃诚侯去世的时候没有被追封为国公,那么这乐子可就大了。

但是不管众人如何好奇,却都不能追到肃诚侯府去打探什么情况了。因为他们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当天傍晚了,而明天…就是华皇的寿辰,无论有什么事都必须等到这个万寿节过完之后再说。

次日一早,肃诚侯府的人便收拾停当准备进宫去了。万寿节讲究的就是个热闹,因此对身份的限制反倒是宽松了不少。像孙氏这样的侧室也是有资格出席的,但是沐琛的生母却依然被留下了。

肃诚侯府外,依次听着几辆肃诚侯府的马车。但是最显眼的却是一辆崭新的黄檀雕花马车。马车上雕着祥云凤舞的精致图案,车顶的边缘处悬挂着淡紫色帘幕和流苏,前方是一匹通体雪白的没有一丝杂毛的骏马。这是昨天跟着宫中的赏赐一起出来的郡主的车架。

看到这明显比肃诚侯府的其他马车更加气派贵气的马车,几个女孩子眼睛也不由得一亮,看着从里面出来的沐清漪脸上也满是羡慕嫉妒。只是沐清漪穿着一身鹅黄色绣着飞凤暗纹的衣衫,外面罩着一件白色的雪蚕纱衣。乌黑的青丝松松的挽起,发间簪着一直郡主身份才能够用的镶蓝宝石的银凤钗,浅蓝色的宫绦环绕着纤细的腰肢,看似清雅却难掩贵气的装扮让所有人都不得不想起她此时的身份——御封的长宁郡主,比祖父和父亲的爵位还要高的多。

沐云容更是万分嫉恨的瞪着沐清漪,虽然沐清漪面上遮着浅色的面色,她也明明知道那面纱下必定是一张千疮百孔的脸。但是看到沐清漪走出来,沐云容却止不住心中的恐慌。她从未如此清楚的察觉到这个曾经一直被自己欺负的异母妹妹竟是如此的美丽。幸好…幸好她已经毁容了!不然,她一定会抢走她的一切。沐云容突然在心中暗自庆幸,她无比的确定如果沐清漪还留着那张美丽的容颜,那么她绝对会轻而易举的夺走自己的一切。

如果沐清漪知道此时沐云容的想法的话,一定会暗笑她想得太多了。现在的沐云容…还有什么能够让她去抢的么?

沐清漪并没有去看盯着她目光各异的众人,而是扶着珠儿的手直接上了马车。宫中高手如云,而且京城里也有不少人是知道无心的。所以无心不能跟她一起进宫,沐清漪就只带了珠儿和盈儿两个。

看着沐清漪从头到尾连跟她们说话的意思都没有,肃诚侯府众女眷的脸色都难堪极了。看到沐云容还想要冲上去找沐清漪理论,沐老夫人轻哼了一声,沉声道:“还不够丢人现眼?走吧!”说完也不管孙氏几个,自顾自的扶着丫头的手往自己的马车走去。孙氏如今虽然是肃诚侯府实际上的女主人,但是却并没有名号,除非沐长明跟她一起,不然她也只能跟沐云容或者沐羽菲沐水莲一起挤了。而现在,沐长明显然并没有那个心思理会她的委屈。直接带着沐翎和沐琛走了。

皇宫里,往日里总是宁静的有些沉闷的皇宫这一日却是热闹非凡。早早的,京城的权贵们就进宫准备为华皇贺寿了。不过,真正的宴会却是要等到晚上才能举行,白日里正午时分众大臣还需要跟随着皇帝出宫去祭天,而女眷们则留在宫中由皇后皇后和高位的嫔妃招待。所以,一进了宫门男宾和女眷就分为两路,有官职在身的官员宗室去前朝的勤政殿拜见君王,而女眷则由宫中的内侍带领,却后宫拜见皇后。

还有那些出身不低本身却没有官职的男子,既没有资格跟着皇帝去祭天,也没有资格去拜见皇后,就由内侍领去了宫中御花园边上的一处湖边的水阁喝茶。往年沐翎都是跟着去祭天的,但是今年却不幸成为了这其中的一员,只能阴郁的看着沐琛跟在沐长明身后去觐见皇帝,自己却被内侍领着往京城闲散纨绔们聚集的地方而去。

最可悲的事情是,即使在这样的地方沐翎也是不受欢迎的。毕竟之前的传言实在是太难听了,这些纨绔子弟们爱玩爱闹不做正事不假,但是喜好南风的确实不多。就算真有也没有几个会光明正大的表现出来,于是有了这方面的传闻甚至据说被人捉奸在床的沐翎自然成为了众人疏远的对象。于是沐翎只能独自一个人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和闷酒,阴鸷的脸色和那眼中隐现的血丝也让人忍不住对他退避三舍。

另一边,肃诚侯府的女眷被引着去后宫的贤德殿拜见皇后。跟在引路的内侍身边,走在最浅的依然是沐老夫人,沐清漪只是淡淡的跟在沐老夫人身后。而沐云容孙氏和沐羽菲沐水莲则只能跟在最后面了。原本已沐清漪的身份,走在沐老夫人前面也没有不对。但是沐老夫人毕竟还是长者,沐清漪走在她前面礼法上虽然没什么可说的,却会让人觉得她恃宠而骄得意忘形。

一踏入殿中,沐清漪立刻就感觉到了殿中几乎所有的目光都在一瞬间射到了她的身上。华皇无缘无故的册封一个郡主,既无出众的功勋,也没有众人耳熟的德行,甚至连和亲都不太可能。这样的女子怎么能不让众人好奇?再看看沐清漪面纱覆辙的面纱,许多人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种又羡慕嫉妒,又惋惜同情的奇怪心情。若是沐清漪容貌完好,所有的人都会嫉恨她的好运。但是她却已经毁容了,一个毁了容的女子,便是封为公主又能怎么样?只怕若是没有这郡主的头衔,以后这沐小姐能不能嫁出去都难说。这样一想,大多数人又觉得平衡了。

“见过皇后娘娘,见过容妃娘娘,见过柔妃娘娘。”肃诚侯府众人齐声跪拜。

从宫中的妃子的位份也隐隐可以看出华皇确实是一个刻薄寡恩的皇帝。华国宫中的规矩皇后之下应有贵妃二人,妃四人,嫔六人,贵人等等无定数。但是从华皇登基到现在已经近三十年,除了**公主已经过世的母妃王氏追封了贵妃以外,最高的也不过是妃位。像现在宫中妃位上就只有柔妃沐飞鸾和八皇子的生母容妃卫氏。之前慕容煜的生母朱氏原本也是妃位,却被慕容煜兄弟连累贬为了云嫔。至于三皇子五皇子的生母现在也都还在嫔位上,而大皇子福王的生母死了之后也才追封了一个贵人。

如此看来,华皇宫中似乎并没有多少嫔妃。但是华皇却并不是不好女色的人,高位的嫔妃虽然不多,但是贵人甚至贵人以下的嫔妃却是数都数不过来,只不过这些人却是没有资格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贤德殿受命妇们朝拜的。

“快起来吧。”皇后含笑道,“这边是长宁郡主么?快过来让本宫瞧瞧。”

肃诚侯府众人谢恩起身,沐清漪方才缓步走了过去,这才看到坐在皇后下首第一个的明微公主。或许是因为华皇的寿辰,明微公主并没有如往常穿着一身白衣,而是一身藕荷色绣着芙蓉缠枝的衣衫,发间斜斜的插着两支紫玉兰花簪,虽然三十多岁的年纪,多年吃斋念佛却让她更多了几分旁人没有的淡然和沉静。

看到沐清漪朝自己望过来,明微公主对她点点头,淡然一笑。

皇后拉着沐清漪到自己跟前,上下打量了一番笑道:“不愧是肃诚侯府嫡出的千金,这一身的气度便是旁人不及的。”皇后并不说沐清漪的容貌,仿佛根本不知道她毁容了一般,只是称赞她的气度。虽说女子无不看重自己的容貌,但是如果时时拎到台面上来说到显得轻薄了。只说沐清漪气度好,既不会让沐清漪因为毁容的事情尴尬,说起来也好听一些。皇后虽然也对皇帝的行为感到奇怪,毕竟皇帝册封之前连告知她一声都没有。但是皇后却并不生气,皇帝喜欢谁她就喜欢谁,这就是她这些年做皇后的策略。

见皇后如此盛赞,在座的众人自然也连声称赞,道皇后有眼光。皇后含笑又看了一眼跟在沐老夫人身边的三个女子,侧首对柔妃笑道:“肃诚侯府真是养人,这三个姑娘也是生的好生美貌。”

如今正该是风头正盛的沐飞鸾的脸色却有些苍白和疲惫,听了皇后的话才有些勉强的笑了笑道:“皇后娘娘谬赞了。”

肃诚侯府几个姑娘,包括沐云容在内倒都是喜出望外。不管怎么说得到皇后娘娘的称赞总是一件荣耀的事情。坐在柔妃身边的容妃淡淡的瞥了沐飞鸾一眼,掩唇笑道:“柔妃妹妹也太谦虚了,皇后娘娘说的不错,这肃诚侯府的姑娘可当真是比别家的姑娘出挑的多。若不是如此,陛下准备回如此宠爱柔妃妹妹呢?”

容妃出身护国大将军府,身份尊贵又生下了八皇子慕容昭。在沐飞鸾入宫前也可算是极为得宠的一位了。但是没想到柔妃进宫这几年分了自己的宠还不算,才刚怀了孕就能够哄得陛下金口亲许她生下皇子就晋位为贵妃。她卫婉儿是陛下刚登基没多久就进宫了,皇儿马上都要大婚了也没有得到过陛下如此盛宠啊。现在,在容妃的眼中沐飞鸾基本上就已经跟狐狸精画上等号了。

沐飞鸾眼神一闪,看着容妃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但是碍于现在的场合却不能发怒。对上容妃脸上挑衅的神色,沐飞鸾抬手仿佛不经意的轻抚着自己的腹部,低头浅笑道:“容妃姐姐过奖了,容妃姐姐才是那开的最盛的花儿,艳冠群芳呢。”只可惜已经老了,马上就要凋零了。

容妃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沐飞鸾是在嘲讽自己。眼中闪过一丝恼意,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皇后有些无奈的看着她们,皇后无宠又无子,华皇虽然在宫中的事务上对她还算尊重,但是要管起这些华皇的宠妃来皇后还是没有几分底气的。毕竟谁都知道枕头风的厉害,万一得罪了哪个宠妃在皇帝面前吹枕头风陷害自己,她这个家世单薄无子无宠的皇后只怕两个替自己说话的人都找不到。

“好了,你们也少说几句,还有这么多姑娘在场呢。”皇后淡淡笑道,拉着沐清漪笑道:“长宁郡主来本宫身边坐吧。”沐清漪连忙道不敢,她已经足够引人注意了,可不想一整天都让所有人把目光盯在自己身上。

明微公主笑道:“母后,您这样倒让长宁郡主不自在了,还是让她过来跟本宫坐吧。正好上次一别本宫也想跟郡主聊聊呢。”其实论年纪,明微公主倒是比皇后相差不大。但是既然身为皇后,便是众皇子皇女的嫡母,别说是明微公主,就是比皇后年纪还要大两岁的福王也要称她一声母后。

皇后一怔,看看依然站着的沐清漪不由得笑道:“是本宫思虑不周,郡主就陪着大公主说说话儿吧。”

沐清漪自然是求之不得,朝着皇后盈盈一拜笑道:“多谢娘娘,清漪也十分仰慕大公主,正想向大公主多多请益呢。”明微公主拉着她到自己身边坐下笑道:“本宫就说你会说话,听得本宫心里舒服极了。”

在座的命妇小姐们看了不由的在心中啧啧称奇。要知道,自从驸马战死之后明微公主就极少再出现在人前。即使是宫中又什么宴会必须出席大多数时候也是一个人在那里坐着,任谁上前去搭讪也没有用。偏偏华皇似乎对这个女儿心怀愧疚,对她依然十分宠爱。众人没想到,一向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明微公主竟然会对沐清漪这个肃诚侯府的嫡女,陛下亲封的郡主如此的和善。这个…已经毁容了的沐清漪,难道真有什么特别之处么?

这些人不知道,沐清漪却是知道的。明微公主拉着她坐下第一句便是问道:“你那国色还有么?”闻言,沐清漪不由莞尔。当初她调制国色的时候纯粹是为了利用明微公主消除自己的嫌疑。却没想到明微公主当真会如此喜欢她调制的香料,有些歉然的笑道:“有倒是有,不过没想到会在宫里遇到公主,没带来呢。回头我让人给公主送到……”沐清漪也有些拿不准是该送到报国寺还是送到京城的公主府。

明微公主倒是不在意,笑道:“我自己派人去取就是了。你不知道,自从你送我的用完了之后,再用从前的那些怎么都觉得不是个味儿。从前本宫也自诩对香道颇为精通,跟你一比才知道我这才是个半吊子呢。”

明微公主不同于一般皇室中人的直爽性子倒是让沐清漪很有几分好感。可惜她跟华皇皇家的人注定了是没办法有什么深刻的交情的,不然的话两人说不定真的能成为至交好友。而经历了朱明嫣的背叛,沐清漪心中并不想用好友的身份再去欺骗别人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公主谬赞了,我也是瞎琢磨罢了。”沐清漪道。

明微公主望着沐清漪脸上的面纱,幽幽的叹了口气。望着沐清漪的眼神似怜悯又似伤心,柔声道:“这世上的人总是莫名其妙的多些,你也不要放在心上。”沐清漪一愣,看了一眼四周时不时投过来的隐晦目光才明白明微公主是在安慰自己。不由浅笑道:“多谢公主,不必担心我。说不定…该担心的是她们呢。”

明微公主一怔,仔细打量了沐清漪一会儿,突然笑道:“也罢,我早该看出来了,你跟我…是不一样的。”

沐清漪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睛,一时间聪明如她也无法领会出明微公主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明微公主却显然无意解释,淡淡一笑便将话题给转了过去。

一群命妇姑娘聚在一起也没什么新鲜的事情,各自做着低声各聊各的交换着一些其实大家都知道的小道消息。偶尔陪皇后说几句笑话。沐清漪陪着明微公主坐在最前面,自然也将上面这几位嫔妃的互动看在眼里。容妃似乎卯足了劲儿的想要给沐飞鸾找不痛快,沐飞鸾有肚子里的孩子保驾,本身出生也不低,华皇的盛宠更是远高于容妃,自然也不将她放在眼里。总是皮笑肉不笑的顶了回去,偶尔还能气得容妃咬牙切齿。皇后倒是两面都不得罪,只是坐在一边含笑看着,只在她们正要掐出火来了的时候才出来说两句。

容妃也是将门女子,嫡女出身比起沐飞鸾那不知道拐了多少个弯儿的肠子直爽不少。眼见嘴皮子上说不过沐飞鸾,眼睛往下一瞟正好看到了坐在下面一身桃红色衣衫,艳丽娇俏的沐云容。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勾唇笑道:“对了柔妃妹妹,贵府的三小姐不也来了么?怎么不招她上来说几句话。等过些时候三小姐与宁王大婚的时候,柔妃妹妹在宫中可没法子出宫为妹妹送嫁呢。”

柔妃脸色微沉,淡笑道:“有劳容妃姐姐关心。陛下还没下旨呢,现在说什么只怕人家还当咱们家轻狂呢。”容妃掩唇呵呵笑道:“怎么会呢?要笑早该笑过了。三小姐还没及笄了就能想着为自己谋婚事了,只可怜了四小姐…啊,长宁郡主。不过现在看来…郡主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沐飞鸾恨恨的瞪了容妃一眼,冷笑道:“容妃姐姐这是在说宁王殿下如今这般是报应么?诅咒皇子…可不是什么轻巧的罪名!”容妃状似惊恐的掩着唇,道:“柔妃妹妹你可别当着大庭广众的诬陷姐姐,姐姐胆小呢。当初退婚的事儿可不是宁王殿下提的,宁王殿下就算是…那也是被人给连累了的。”

不管当初退婚的时候慕容安是什么态度,但是确实是肃诚侯府自己提出来四小姐身体病弱,无力承担宁王妃的责任的。原本婚事取消了之后华皇也没打算指婚给沐云容,毕竟沐云容只是个庶女而已,华皇就是再忌惮自己的儿子结党营私,也不可能不要脸面的让皇子娶一个庶女为妃。最后却不知道柔妃和恭王云妃是怎么说的,最后竟然真的将婚事给定了下来,而宁王也没什么意见自然也就没人理会这事儿了。

沐飞鸾和容妃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无奈沐清漪和大公主坐的离她们实在是太近了。听着两个女人你来我往的掐架,明微公主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嘲讽的对沐清漪笑了笑。沐清漪自然明白明微公主是什么意思。淡淡一笑低下了头不再去看上面的人。

“启禀娘娘,千凌姑娘来了。”一个内侍进来恭声禀告道。

皇后皱了皱眉,问道:“为了不请人进来?”

内侍犹豫了一下,道:“魏公子将千凌姑娘送进宫门,本是由奴才领着进来拜见皇后娘娘的。不过,千凌姑娘身体欠佳,刚刚走到御花园便又发病了。奴才只得将她安治在御花园边上的若华轩歇息,前来禀告娘娘。”

皇后脸色也是一变,连忙问道:“可请了御医了?”

内侍点头道:“已经请了。”

“那就好,让人好好照顾千凌姑娘,可千万别出了什么事儿。你回去跟她说不必过来拜见本宫了,好好歇息吧。”皇后又嘱咐道。

待到那内侍退下,众人都很是好奇让皇后如此慎重的这位千凌姑娘到底是什么人物?而且似乎是与魏公子有关的,但是据说魏公子家里并没有什么亲属,也没有妻妾才对。

“娘娘,这千凌姑娘是?”容妃先一步问道。

皇后笑道:“你们还不知道呢,这位千凌姑娘便是魏公子的未婚妻。据说这位姑娘从小身体便不好,却更魏公子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据魏公子所言,是打算明年大婚呢,因此便趁着今年陛下的寿辰也带着千凌姑娘一起来了京城。以后魏公子怕是要长居京城了。”魏无忌当真可称得上是富甲天下,而且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哪一国人。几乎是居无定所,华国西越北汉都有他的宅邸。如果他愿意定居在哪一国,对国家虽然不是什么极重要的影响,但是对经济肯定是有极大的影响的。

众人惊叹之余,不由得有些好奇。这位魏公子的未婚妻从前从未听人说起过,而且皇后娘娘对她的称呼也十分奇怪。一般来说只要是稍有些身份的人,称呼起来也应该称呼姓氏而不是闺名。毕竟姑娘家的闺名并不适合昭告天下,而这位千凌姑娘倒是正好相反,皇后称呼起来没有一点刻意的意思。而且以皇后的做派也绝不会犯如此低下的错误,那么就是这位千凌姑娘本身就是这样称呼了?

“母后,**在哪儿?”坐在前面的大公主皱了皱眉,突然开口问道。

贤德殿里坐着的都是各家的诰命夫人和小姐,几位年轻的公主郡主以及淮阳公主和永嘉郡主却都不在。皇后怕她们陪坐在这里无趣,早早的打发她们出去玩儿去了。皇后怔了一下,凝眉想了想道:“永嘉郡主说想要去御花园赏花,都往御花园去了罢?”

明微公主皱眉道:“母后快些派人将她召回来吧,莫要除了什么事儿。”

皇后一愣,这才想起来**公主对魏公子的痴缠。若是知道魏公子的未婚妻进宫了,以她的个性怎么肯罢休?有些懊恼的皱了皱眉,皇后叹气道:“本宫怎么就忘了这事儿?”

其实并不是皇后忘了,正是因为她记得这事儿担心千凌过来的时候**公主在这里闹出什么事情才将她们打发了出去,谁知道那千凌的身体竟然会这么差,刚好在御花园里就发病了?

皇后正要开口吩咐,外面有人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启禀皇后娘娘!五公主将御医堵在了若华轩外面不让进去,千凌姑娘那边……”

“胡闹!”皇后怒斥道,“立刻叫**给本宫过来!不…本宫亲自去看看。”想了想,皇后还是决定亲自走一趟。谁知道那千凌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万一真的差到不行,**也未必肯听人劝,这一来一去耽误了时间真出了什么事儿就麻烦了。

明微公主道:“儿臣跟母后一起去吧,五妹还肯听我劝几句。”

皇后点了点头,回头看向容妃和柔妃。

容妃抿唇笑道:“臣妾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柔妃对此自然也没有兴趣,浅笑道:“臣妾有些累了,有劳皇后娘娘。”皇后也没指望她们替自己分担什么,只是淡淡的点点头道:“也罢,这儿就交给你们了。”

两人自然是恭敬的领旨,明微公主站起身来看了看沐清漪道:“长宁郡主,你也跟本宫一起去吧。”沐清漪也不想留在这里面对这些无聊的贵妇的试探和怪异的目光,连忙跟着起身道:“清漪领命。”

一行人赶到御花园东南角的若华轩外面,门外果然已经闹起来了。被请过来的两个太医被**公主拦在外面进退不得,若华轩门口两个小丫头跪在地上对着**公主苦求着什么。那模样显然是跟着千凌一起进宫的小丫头,想必是在求**公主让太医进去。但是**公主明艳的容颜上满是痛恨和妒意,两个小小的丫头又岂能唤起她半分的怜惜,只是沉着脸盯着两个太医不动。旁边还有淮阳公主和永嘉郡主在劝着,但是此时早已被妒意蒙蔽了心智的**公主谁的话也听不进去。其他人即使再着急也不敢对公主用强,只得在这里僵持着了。

“**,你在干什么?”皇后沉声道。

**公主望向外面,看到皇后等人到来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懊恼和不甘。上前一把咬牙道:“见过母后,见过皇姐。”皇后皱了皱眉,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救命啊…”**公主还没来得及答话,原本跪在门口的两个丫头已经扑倒了皇后跟前哭的满脸泪水,“皇后娘娘,求您救救我们小姐吧。我们小姐快要快要不……。”

“住口!”皇后沉声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容得你们胡说?太医,还不快进去看看!”得到皇后的旨意,两名太医连忙拎着药箱冲了进去。见状,**公主不甘的咬着唇不说话,只是瞪着地上的两个小丫头的目光快要喷出火来了。明微公主叹了口气,低声道:“母后,有什么话进屋了再说吧。”

皇后也只得点了点头,**公主深得皇帝宠爱,又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平日里相处起来本就不易,说重了轻了都不好。只是这一次**公主也太胡闹了一些,今天这样的日子若是真闹出了什么人命,谁也脱不了干系。

一行人进了若华轩,里面的房间里太医正在为千凌诊治,皇后等人便进了另一侧的配殿坐下来,皇后长长地出了口气才看着**公主问道:“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公主轻咬着嘴唇,倔强的不肯开口。皇后将目光转向永嘉郡主道:“郡主?”虽然相处的不多,但是皇后还是对这两位客人有些了解的。比起看似温柔的淮阳公主,皇后显然更相信明艳大方的永嘉郡主。

永嘉郡主皱了皱眉,有些不赞同的看了**公主一眼,将事情的经过仔细的说了一遍。原本她们是在御花园里赏花的,不知听谁说魏公子带着未婚妻进宫了,**公主便闹着要去看。但是谁都看得出来她那模样哪儿像是只要去看看的?摆明了就是去找麻烦的。跟着她们一起玩儿的公主郡主也都明白魏公子的分量,并不想惹上什么事情,最后便只有淮阳公主和永嘉郡主陪着一起去了。之后便发生了**公主拦着不让太医进去的一幕。对此,永嘉郡主是十分看不上的,若不是碍于礼貌她早就转身走了。

倒不是哈永嘉郡主有多看重千凌的命,而是觉得**公主这样的作为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若是千凌当真就此死了,难道魏公子还会喜欢一个害死自己未婚妻的女人不成?而且大庭广众当着这么多的人做这种事情,即使她是皇帝的女儿,可能不用偿命但是皇帝也不可能完全不给魏无忌一个交代吧。说不定**公主就就此失宠了呢。对于一个母妃过世,又没有兄弟的公主来说,如果连皇帝的宠爱都没有了,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

听着永嘉郡主讲述,**公主虽然面有不甘却没有出声反驳,想来永嘉郡主也并没有添油加醋的地方。等到永嘉郡主说完了,皇后才盯着**公主道:“你倒是越发的胆子大了。”

**公主轻声哼了哼,没说话。

皇后摇摇头,叹气道:“罢了,本宫知道,本宫说话你听不进去。这是回到本宫禀告了陛下看陛下怎么处置吧。”**公主美丽的脸上闪过一丝放松和得意。想来这些年华皇是真的十分宠爱这个公主的,所以她才能混的几乎所有的皇子都不怎么待见她,所以她才能身在宫闱行事却粗暴直接的让人侧目,只是不知道华皇这样的宠爱到底是真的很宠她还是害了她。

“不过是个来历不明的狐狸精,有什么了不起的!”**公主低声嘟哝道。

“五妹!”明微公主皱眉道,“来者是客,千凌姑娘是魏公子的未婚妻!”对于自家五妹这样口无遮拦的模样明微公主很是看不惯。但是**公主却不以为意,她是高高在上的华皇最宠爱的公主,即使连皇子皇妃都要让她三分。她为什么要怕一个弱不禁风,来历不明的女人?

皇后皱着眉,显然是被**公主气得不轻。挥挥手道:“本宫管不住你,也不想管了。有什么事儿回头你跟陛下说吧。”

明微公主有些担心的看了**公主一眼,她比五妹更加了解自己的父皇。帝皇的宠爱从来都是靠不住的,如果魏公子真的因此而执意要追究的话,父皇绝对不会偏袒五妹的,即使他曾经对她百般宠爱千般呵护。只可惜,从来没有遇到过任何挫折的五妹并不明白这个道理。

“启禀娘娘,千凌姑娘醒了。”门外,太医进来恭声禀告道。

皇后沉声问道:“千凌姑娘现在如何?”

太医道:“千凌姑娘似乎生来便带有心疾,虽然不算严重但是身体却也十分虚弱。若不是赶得及时,只怕……”太医不敢说,只怕陛下五十寿辰当天就当真要出人命了。这样的日子宫里死了人可是大大的不吉利了,他们这两个办事不利的太医也难免会被陛下迁怒。想到此处,太医不由得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

“没事就好。本宫去看看千凌姑娘。”皇后起身道。侧首看了一眼一脸不甘的**公主,沉声道:“**你就不要去了,先在这里等着吧。”

**公主轻哼一声,不以为然。难道她稀罕去看那个狐狸精不成?

千凌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子。并不是说她的容貌如何的倾国倾城,事实上单论容貌的话她似乎还远远够不上绝色美人的标准。她的脸色太过苍白,眉毛略淡了一些,嘴唇也显得有些单薄的而苍白。但是她的气质却让人忍不住沉迷。沐清漪见过的绝色美人不计其数,萃红阁里各色花魁环肥燕瘦,娇媚柔弱温柔明艳的应有尽有。但是却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如此的羸弱而又让人觉得美丽动人。

她们进去的时候就看到那穿着月白色衣衫的羸弱女子斜倚在屏风后面的软榻上,刚刚醒过来发丝还有些散乱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仪容不整。但是就只是那样懒懒的半躺在软榻里,苍白而无力的望着她们,却让进门的众女子都忍不住一愣。她并不显得楚楚可怜,但是却似乎更加的让人想要怜惜。如果连身为女人的她们都有这样的想法,更不用说身为男子的魏公子了。魏无忌一直将这个未婚妻藏着不让见人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千凌…见过皇后娘娘。”

千凌并不认识在场的任何人,但是至少皇后身上那一身雍容华贵的朝服她还是能认出来的。连忙想要坐起身来向皇后行礼,只是刚刚醒过来的身体确实软弱无力,挣扎了几下也没能坐起来。

皇后淡淡笑道:“不用多利。千凌姑娘可还有什么不适?”

千凌美丽的容颜微黯,低声道“千凌无碍,多谢皇后娘娘挂心。”皇后叹了口气,道:“五公主不懂事,还请姑娘见谅。”虽然皇后说了不管**公主,到了千凌面前却还是要替她说几句好话。如果千凌能够原谅她,魏公子追究起来也不会那么难看。

“五…五公主……”显然想起了什么,千凌脸色一白。顿时间泪眼朦胧,低声道:“皇后娘娘言重了,是千凌…千凌配不上魏公子,公主才貌双全,出身尊贵,千凌…千凌不能及其万一。是千凌配不上公子……”

“谁说你配不上本公子?!”外间的大门被人猛然推开,魏无忌一身紫衣,俊朗的脸上阴云密布,飞快的走了进来。

------题外话------

推文——好友佳若飞雪新作

传言,千雪国相府三小姐容貌丑陋,身体残疾,克父克母,天生带煞!

传言,千雪国相府三小姐体弱多病,为防克死亲父,被发配出京。

传言……

然,传言,怎可尽信?

本是身赋异能的一名现代天才少女,奈何被奸人所害,与哥哥双双在爆炸中殒命!本以为的死亡,竟然会是意外地重生?

当表面上怯懦,实际上身躯里是藏了一个现代灵魂时,这千雪国上下,将会因为她的回归,带来怎样的暴风雨?

当表面上是被放逐,实际上是被保护的洛倾城,回到相府时,带来的,不知又是何等的血雨腥风?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69.长宁郡主,秀庭起疑 下一章:71.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热门: 临渊行 龙舞九天 秘密 乌盆记 泰坦尼克谋杀案 魔尊他念念不忘 沉舟 全职家丁 地狱变 首相绑架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