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长宁郡主,秀庭起疑

上一章:68.癫狂,疑心生暗鬼 下一章:70.勾心斗角,花园闹剧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朱明嫣被送进应天府之后,沐清漪没有再在她身上费心思。朱明嫣的结局其实早已经可以预见。死心塌地的爱上慕容煜那样一个人,不得不说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悲剧。沐清漪也不得不庆幸,从头到尾她并没有真正的爱过慕容煜,否则她只怕会比朱明嫣更早的癫狂而崩溃。

无论京城里有多少事情,华皇的寿辰却依然如期而来。而所有的人,也得不放下所有的事情全心准备为华皇贺寿的事情。原本沐清漪以为华皇的寿辰与自己关系不大,就算有也是趁着京城大多数的权贵都进宫了去做一些不能告人的事情。但是就在寿诞的前一天,肃诚侯府接到了华皇突如其来的旨意。册封肃诚侯府四小姐为长宁郡主,着明日进宫赴宴。

接到圣旨,肃诚侯府上下脸色都不好看。孙氏母子几个自然是险些气歪了脸。肃诚侯脸色同样僵硬无比,送走了传旨的太监之后脸色立刻就沉下来了。沐老夫人皱了皱眉也没有说话,原本还想要开口恭喜沐清漪的沐琛看看这情形,再看了看沐清漪冷漠的眼眸,终于还是摸了摸鼻子闭上了嘴。

“这是怎么回事?!皇上怎么会封她做郡主?!”孙氏尖声叫道,就连装样都装不下去,直接指着沐清漪叫着。沐清漪依然带着面纱,眸光淡淡的迎上了沐长明怀疑的目光,漠然道:“父亲想问什么?清漪这些日子不是都躲在院子里不敢出来见人么。”

听到沐清漪略带些嘲讽的话语,沐长明眼神动了动。但是显然这一张圣旨更加触动他心中某一根隐痛的神经,盯着沐清漪的目光更多了几分厌恶的神色。

沐老夫人皱了皱眉道:“够了,现在说这些干什么?明天要怎么办?”

沐清漪挑了挑秀眉,随手将手中明黄的圣旨往跟前的桌上一抛,笑道:“这还不简单?父亲直接禀告陛下清漪脸上的伤更重了。或者直接说…沐清漪…死、了。不就好了么?”

沐长明心中一跳,瞪了沐清漪一眼道:“胡说什么!好端端的什么死不死的?”别说沐长明还狠不下心亲手杀女,就算他狠得下心现在他也不敢。沐长明心中很清楚,陛下突然在这个时候破格将一个侯府的嫡女封为郡主,绝对是对他之前的事情的一个警告。也就是说,陛下只怕已经知道了清漪毁容的真相了。郡主之位…如今整个肃诚侯府里反倒是沐清漪的身份最高了。郡主本就是郡王嫡女,甚至是亲王嫡女才能够得到的身份。

沐清漪秀眉微挑,淡淡一笑。对沐长明的话不置可否。

沐老夫人也明白了如今是不能再阻挡沐清漪入宫了。只得叹了口气道:“罢了,明天就是陛下的寿辰了,漪儿的礼服却还没有准备,你们都去吧,赶快吩咐下面的人赶紧连夜赶出来。”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就算是连夜赶工,繁琐精致的礼服也是赶不出来的。沐清漪身后盈儿笑道:“老夫人不用担心,刚刚传旨来的公公私底下跟盈儿说过了。陛下派人连着小姐的郡主礼服和配饰都一起送来了呢。陛下寿诞是大事,这么穿着倒也不算招摇。”

沐老夫人脸上的笑容一僵,勉强扯了扯嘴角道:“既然如此,老身就不用操心了。”沐清漪起身,淡然道:“既然如此,清漪先告退了。”虽然跟肃诚侯府上下还不算是彻底的撕破了脸。但是自从上次的毁容事件之后,沐长明在沐清漪跟前也很难再以慈父自居了。沐长明现在才发现,他终究还是错看了这个女儿。原本以为毁容之后沐清漪发过一通脾气之后,依然还是会被他给劝服。毕竟沐清漪从小便不是刚强的性子,更重要的是将来沐清漪总还是要依靠肃诚侯府的。但是却不想,沐清漪出了在他面前冷言冷语的说了几句之后,竟是真的再也不理会肃诚侯府的任何人了,自己关起门来过日子,就连院子里平日的吃穿用度都不再从府里过了。原本沐长明以为沐清漪这些年身边根本没多少钱,一时赌气也撑不了几天。但是现在沐清漪有了郡主的封号,每个月也会有俸禄和例银,看起来倒是更有底气跟他赌气了。

可惜沐长明却不知道,即使沐清漪没有郡主的头衔和俸禄,她手中掌握着的财富就是把肃诚侯府给埋了都绰绰有余。

沐清漪回到兰芷院中,果然一进门院子里就摆满了各种颜色的箱子盒子。大大小小的足足有二三十个,将兰芷院里她居住的小楼前的院子摆得满满的。这些都是刚刚从宫里送来的,东西太多了兰芷院的下人也不敢随意进出小姐的小楼,只得守在院子里等着。这么多的各种东西,即使肃诚侯府是京城的权贵,她们这些做下人的也从没见过这么多的好东西。

沐清漪走过去看了看,只见其中有七八个箱子里装着的全是各色名贵的绸缎,还有三箱已经做成了的衣服。另有四箱各种古玩奇珍,两箱古董字画,三箱古籍书卷。另外还有一个略小的箱子装着的是笔墨纸砚。然后最前方还有几个小一些的箱子,一打开里面宝光四射。其中有两箱全是各种时兴的金银玉器首饰,还有一箱是一颗颗大小一般的珍珠。放着珍珠的箱子上还压着一个小匣子,沐清漪拿起来打开,里面是几张银票地契和金锭。这应该就是属于郡主的每年的俸禄和例银了。看起来华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册封她为郡主,但是显然却并不单纯的只是为了给沐长明一个警告。属于郡主该有的东西,竟是一样不少的送到了她这里。

但是,即使如此沐清漪却依然无法领情。永远也不能。她的姨母,姓张,闺名安如。小字,长宁。

“小姐,这些东西……”兰芷院里的管事嬷嬷凑上前来,陪着笑道。这管事嬷嬷是沐老夫人派来的,沐清漪虽然搬到了兰芷院,却并不热衷往兰芷院添加自己的人手。平时能靠近她的人也只有一直跟在她身边的珠儿和后来又添了一个盈儿。这管事嬷嬷在兰芷院极捞不到什么油水,也探不到什么消息。自从沐清漪脸毁了之后,就一直不冷不淡的不再往她跟前凑了。原本以为四小姐这辈子是毁了,却没想到,居然还能有这样的造化被陛下封了郡主。这嬷嬷虽然没什么见识,但是那平南郡王府的郡主的威风却也是见过的。就连侯爷和老夫人也要让着三分啊。

沐清漪淡然道:“交给盈儿处理就是了。”盈儿从小跟着冯止水,对于如何管理这些事情早就已经耳熟能详。当下也不拘束,含笑道:“小姐请放心,盈儿一定会替小姐打理好的。”

那嬷嬷没想到沐清漪居然一转手就将这么多的东西扔给了一个刚来没多久的小丫头,不由心痛万分,连忙劝道:“小姐三思。这丫头机灵是机灵,不过年岁还小。哪儿懂得这些……”

沐清漪回头,漠然的扫了她一眼道:“我说的话你听不懂么?”

那嬷嬷想要劝说的话顿时堵在喉咙里吐出来,脸色一时青一时紫的好不难看。沐清漪不再理她,转身往自己的小楼走去,身后却传来了嬷嬷惊喜的声音,“三小姐!老夫人,夫人,大公子,二公子……”

沐老夫人皱眉道:“这是怎么了?”

那嬷嬷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连忙上前诉苦道:“老夫人有所不知,小姐年轻不懂事,竟然要将这么多东西交给盈儿那个小丫头来打理。这些小丫头片子懂得什么?若短了缺了什么,咱们做下人的可不好跟小姐交代。”

盈儿轻哼一声,笑道:“蒋嬷嬷,就算少了什么东西也是咱们自己跟小姐交代,你着什么急啊?”

沐云容上前一步,一挥手将想要甩盈儿一个耳光。盈儿机灵的很,怎么肯白挨这一下,脸往旁边一偏,一抬手就抓住了沐云容的手,笑嘻嘻道:“三小姐这是想要干什么?有什么话好好说不成么?”

沐云容怒道:“你这小丫头在祖母面前也该如此无礼,本小姐要教教你规矩!”

盈儿笑道:“三小姐费心了,盈儿的规矩自有我们小姐教。我们小姐就是打断了我的腿也该我受着。不过三小姐么…不是您的事儿就别忘身上揽,那什么拿耗子可没什么意思。”说完,盈儿将沐云容的手往旁边一推,笑嘻嘻的蹦到了沐清漪的身后,“小姐,盈儿错了。求小姐责罚。”

沐清漪没好气的点了点她的脑门,浅笑道:“胡闹。”

盈儿吐了吐舌头,还不忘朝沐云容半个了鬼脸。

一时间,沐云容脸上的神色都扭曲起来了。她堂堂一个肃诚侯府最受宠爱的小姐,现在竟然连个小丫头都敢欺到她头上来了!

“死丫头!我要死了你的嘴!沐清漪,你敢护着她?”沐云容怒骂道。

沐清漪抬眼,懒懒的看了她一眼道:“抱歉,她卖身是给我的,不是给肃诚侯府的。她是我的丫头,你恐怕没有权力撕了她的嘴。”沐云容冷笑道:“你的?你难道用的不是肃诚侯府的钱?”

沐清漪想了想,微笑道:“很抱歉,我用的是我娘的嫁妆。我娘的嫁妆…都是我的钱。一直以来,是我的钱在养你们这一群废物,你明白么?”

“沐清漪!别以为你做了郡主就可以嚣张了!”沐云容怒道,转身看向沐老夫人道:“祖母,你看看她。才刚刚做了郡主就嚣张成这副德行了。以后只怕连您和父亲都不放在眼里了。”

沐老夫人脸色阴沉的看着沐清漪,沉声道:“四丫头,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就算你父亲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你也该适可而止了吧?”

被沐清漪戳破了真相,沐老夫人的面子也有些撑不住了。肃诚侯府是沐长明这一代才封的候。但是跟许多以军功封侯的人家不同,那些人家就算原本家世薄弱,军功封侯所带来的巨大的赏赐还有战场上的战利品都是极为惊人的。

但是沐长明生在一个相对和平的时期,虽然也上过战场但是他最大的功劳也不过是救驾罢了。救驾固然是天大的功劳,但是那时候尚且年轻的华皇还算是个公私分明的皇帝。封侯之后的赏赐全是从自己的私库里出的。皇帝纵然掌握天下,私库和偌大的国库又岂能同日而语?于是,沐长明的赏赐看着好看,真正有用的还不足别人家的三成。而刚刚封侯带来的地位上的巨大反差更是让肃诚侯府很有一段时间是挥金如土的。当年若不是张氏带着丰厚的嫁妆嫁入侯府,又极善于理家控制侯府的用度,只怕肃诚侯府早就穷得只剩下个空壳子了。

而沐老夫人对这个儿媳的心结也是再那个时候埋下的。刚刚做了一品夫人还没有享受到几天呢,突然来了个儿媳要控制花销了,沐老夫人怎么高兴的起来?但是再不高兴,这些年沐老夫人依然是安心理得的花着张家的钱。还有一件事是沐家人根本不知道的,当初张家姐妹俩几乎是前后相隔不远的时间出嫁的。顾夫人也知道自家妹妹要嫁的人家的情况,硬是从自己的嫁妆里挪出来了三成放到了妹妹的嫁妆里。外面虽然看不出来,顾家也不会计较这种事情,反倒是认为顾夫人姐妹情深,让顾老丞相对这个儿媳妇很是称赞,但是当年张夫人的嫁妆却实实在在可以称得上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丰厚。

“适可而止?”沐清漪偏着头望着沐老夫人,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什么叫适可而止?我为什么要适可而止?花着原配的钱,还欺负原配的娃儿的人难道是我么?怎么?说你们是废物说错了?这些年养你们的都是我娘,你们以为沐家有钱养你们?我娘在世的时候侯府的家底如何,现在又如何?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来干什么的么?想要这些东西?我告诉你们…我就是把它们一把火烧了你们也别想得到一丝一毫。一、群、废物!”

一院子的下人都吓傻了,谁也没见过一向沉默少言的四小姐说话竟然如此犀利而狠辣。但是再看看四小姐身边那两箱子金灿灿的首饰和一箱珠光盈盈的珍珠,又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沐老夫人气得指着沐清漪手指直发抖,旁边的众人连忙扶住了她。孙氏尖声道:“四小姐,再怎么说老夫人也是你亲祖母,你可别再气着老夫人了。”

沐清漪心中冷笑,孙氏是巴不得她气死沐老夫人吧?沐清漪淡淡一笑,“既然没事了,你们就回吧。我还要准备明天进宫的事情,就不奉陪了。盈儿,这里交给你了。”

盈儿满脸笑容,脆声道:“是,小姐。”

“慢着!”见沐清漪当真要走了,孙氏不由得有些慌了。她们来这里可不是为了跟沐清漪吵架的。看着地上摆得慢慢的一箱箱各种东西,孙氏心中又妒又恨。当真没想到陛下竟然对沐清漪如此大方,这么多的东西…比侯府的库房里还要多了。更不知道,沐清漪身边那个叫珠儿的小丫头手里捧着的盒子里有多少的银票和地契。若是这么多的东西白白从她跟前溜走了,孙氏只怕晚上做梦也要后悔了。

这就是沐老夫人和孙氏的差别。虽然沐老夫人同样也眼热皇帝赏赐的这么多的珠宝首饰和财物,但是她自恃身份绝对不会先开口问沐清漪要的。而孙氏却不一样,她是卖入沐家的丫头出身,又是从通房坐到了如今这个之位。对于财物可以说是看的极重。但是沐老夫人一直把持着肃诚侯府的权利,她能够得到的也不过是一些沐长明送的东西,就算近两年沐老夫人因为精力不济有些事情不得不交给她处置了,但是她自己能够得到的却是十分有限。这也就更加让孙氏觉得钱财的重要了。

连府中的钱财孙氏都敢暗中伸手克扣,更不用说这么多的财物从面前流过。若不能收到自己手里,孙氏简直觉得自己这一年都不能安睡了。

沐清漪有些不耐烦的回过头来,孙氏扯着手里的绣帕道:“陛下赏赐了咱们肃诚侯府这么多的东西,当真是陛下天恩和娘娘的脸面。放在四小姐的院子里恐怕不妥。还是收到府中的库房妥当一些。四小姐什么时候要用再派人去取就是了。”

看着孙氏脸色都没有丝毫变化的扯出这一番言论,盈儿也忍不住咂舌惊叹。人为了钱财,果真是能够无耻到一定的境界了。难怪父亲总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呢。再看了一眼旁边的沐老夫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却也明显是赞同孙氏的话的。盈儿在心中不屑的轻哼了一声。当她什么都不知道么?自从大夫人过世了之后,肃诚侯府的女眷根本不善于经营,这几年肃诚侯府的营收每况日下。偏偏无论是沐老夫人还是孙氏沐云容都绝不是知道节省的。更不用说沐飞鸾在宫里宠妃做着看似风光,沐家每年却要为沐飞鸾贴进去两三万两的银子给她花用打点宫中各处。原本沐云容要嫁入宁王府,孙氏为了颜面,更是费尽了心思的准备嫁妆,这一年来,肃诚侯府早就已经入不敷出了。

“孙姨娘,你恐怕听错了吧?这些东西都是陛下赏赐给长宁郡主的,不是给…沐家的!”盈儿含笑咬牙道。眼前这些东西多虽然多,但是老实说比起顾家的财富还真未必能让人看在眼里。但是看到孙氏几个眼红心热恨不得立刻抢回自己的院里的模样,盈儿就忍不住想要气一气她们。

孙氏脸色一沉,却并没有发作,“这是什么话?难道四小姐做了什么长宁郡主,就不是肃诚侯府的女儿了?果真是…飞黄腾达了就连亲爹都不认了么?”

沐清漪淡淡一笑道:“飞黄腾达了就连亲爹都不认了的人…仿佛不是我吧?二哥,三姐,你们见过孙家的老爷子老太太…也就是你们的外公么?说起来,孙家的老爷子老太太都还健在呢,毕竟也算是咱们肃诚侯府的姻亲吧?但是这么多年却从没见人上过门呢。倒是…我记得好像是大姐进宫的那年,两位老人家远远地跑来认亲来着,可惜却被人给赶了出去。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家了,真是…可怜啊。”说着,沐清漪摇了摇头仿佛不胜唏嘘。

孙氏的脸却顿时铁青了,旁边沐云容和沐翎的脸色也难看起来。如果说孙氏母子几个的死穴在哪里,那么毫无以为便是孙氏的出身。孙氏的娘家是京城附近一个极小的偏僻村子,家里太穷了实在养不起那么多的孩子便将孙氏卖进了沐家做丫头。不过,孙家父母也还算有些良心了,签的并不是死契,孙氏八岁进府,按理十八岁后便算是自由身了。

可惜孙氏才十三四岁的时候就跟沐长明勾搭上了,自然也就不会再提什么出府不出府的事情了。做了沐长明的妾室之后,孙氏却极为厌恶提起自己的娘家。好几次孙家的人上门来找她都被她让人赶了出去。当时也几乎传成了沐家的笑谈。只是这几年不知怎么的,孙家的人几乎都不在上门了。所以,沐老夫人这些年看孙氏不顺眼也不是没有理由的。人总是这样,自己做什么错事都不是错,却喜欢拿着圣人的标准要求别人。在沐老夫人眼里连亲爹娘都不肯认的孙氏自然就不是什么好人了。

站在旁边看热闹的沐琛看着孙氏几个的脸色,忍不住低头轻笑出了声来。都是庶子不错,但是他母亲也算是官家小姐了。只是娘家家世单薄又是庶女所以才只能给人做了妾,但是至少也还是一顶小轿从府门外抬进来的。而孙氏却是实打实的通房丫头出身罢了。四妹这人…看着温和尔雅,说出口的话却是既狠又毒。

沐清漪却不关别人的神色,幽幽笑道:“父亲,你也想要这些东西么?这些…陛下赐给长宁郡主的东西?”长宁二字,在沐清漪口中却多了几分奇异的婉转之意。众人回头,却见沐长明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兰芷院的门口,神色冷肃的看着他们。

“侯爷……”孙氏哀声叫道,正想要扑到沐长明怀中诉说自受到的委屈。但是沐长明却从她身边快步走过,连片刻的停留都没有。孙氏这般柔情似水的模样就像是做给了瞎子看。

沐长明走到沐清漪跟前站定,居高临下的打量着眼带着面纱盈盈浅笑的少女,沉声道:“你一定要跟我做对么?”沐清漪莞尔一笑,疑惑道:“什么作对?父亲在说什么?清漪什么时候跟父亲做对了。啊…父亲是说这些东西么?如果父亲也想要的话,长、宁、郡主…的东西当然可以给父亲用了。毕竟……”沐清漪低眉一笑,幽幽道:“父亲又不是没用过。不是么?”

“孽女!”沐长明气得脸色发红,一抬手就想给沐清漪一个耳光。虽然刚刚沐清漪的话压低了声音,除了他们父女并没有别人听到,但是沐长明总感觉院子里所有的人都在用一种异样的目光打量着他一般。他不知道沐清漪到底知道了些什么,但是却知道,这个女儿肯定知道了不少不该知道的事情。

现在沐清漪怎么还肯给他打到?沐长明手才刚开始动沐清漪就已经往后退了。珠儿和盈儿也立刻忠心耿耿的挡道了沐清漪的前面。沐清漪平静的看着他,微笑道:“父亲,你现在恐怕没有资格跟我动手了呢。别忘了,我是郡主,而你…只是个侯爷罢了。”

郡主已经归于王爵之列,即使不是慕容家的人也归宗室管了。而肃诚侯却是勋爵,还是臣子。

沐长明当真被气得不轻,盯着沐清漪许久,就连放在身边的紧紧握住的拳头都在发抖。沐清漪看在眼里却不以为意,如果沐长明以为她只是想要气一气他,就太天真了。

“走!”终于,沐长明怒吼一声转身而去。

孙氏和沐老夫人都是一愣,她们都不知道沐清漪到底跟沐长明说了什么话,能将沐长明气成这个样子。孙氏看了一眼地上大大小小的箱子,心有不甘,“侯爷……”

“我说走!以后谁也不许来这里!”沐长明冷漠的盯着孙氏,沉声道。

孙氏心中一颤,连忙闭上了嘴不敢再说话。跟在沐长明身后乖顺的出了兰芷院。

沐云容自知不是沐清漪的对手,也跟着沐老夫人走了。倒是沐翎留在了最后,沐琛见沐翎没有走,便也跟着留了下来。沐翎阴鸷的盯着沐清漪的脸,沉声道:“你以为有了个郡主的位置就可以翻天了么?别忘了你不过是个女人,终究你还是要靠肃诚侯府。”

沐清漪有些感叹的看着沐翎。从她重生之后第一次见到沐翎到现在其实也不过短短月余的时间。但是当时虽然偏向沐云容的沐翎有些隐藏的傲慢,但是却也还是一个风度翩翩的侯府公子。但是现在看上去,却像是一个阴鸷狠毒的鬼。那双眼中闪烁着的阴寒之气丝毫也没有掩藏的暴露在人前,只要不是傻子,是个人一见之下都会忍不住去提防疏远他。

“二哥费心了。有那个心思。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我至少还有一个郡主的她头衔呢。二哥在等着父亲的爵位掉到你身上么?可惜父亲还没死呢。”

沐翎脸上的肌肉颤动了几下,转过头直接走了。

沐琛看着沐翎的背影皱了皱眉,沉声道:“你何必去招惹他?”

沐清漪笑道:“大哥也看见了,可不是我去招惹他,是他来招惹我啊。”沐琛皱着眉,有些不解的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觉得二弟现在看起来总是阴测测的让人觉得浑身不舒服。”以前他是讨厌沐翎也嫉妒他。但是现在看到沐翎沐琛却总是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仿佛多跟他在一起待上半刻浑身都要不舒服了一般。

沐清漪淡淡一笑,沐翎变成什么样子她不关心。就算是因为上次在报国寺的事情变成这样的,也是他自作自受,难道还能指望她有几分愧疚不成?

沐琛扫了地上的东西一眼,摇摇头道:“四妹你自己小心一些吧。那些东西…孙氏和祖母只怕都不会死心的。”沐清漪不在意的摇了摇头,回头吩咐盈儿道:“挑几样合适的首饰,让大哥给姨娘带回去。”

沐琛一愣,“这怎么可以,这是陛下赐给你的。”

沐清漪笑道:“给我的就是我的了,送给谁又有什么关系?这府里,也只有大哥对我还有几分真心了。身外之物,不必如此在意。”见她如此说,沐琛也不好拒绝只得谢过了。

肃诚侯府书房里,沐长明挥退了所有的人,连孙氏想要求见也被蔫了回去。沐长明将自己关在房间狠狠地发泄了一通。书房中原本的古瓷器全部被砸的粉粹,桌上的笔墨纸砚满地都是。就连书架上的书好多也都被扯了下来四处散落着。守在门外的下人们听到里面的动静都吓得不轻,但是谁也不敢进去查看动静,只得提心吊胆的在门口守着。许久,里面的动静终于渐渐的消失了,下人才悄悄的松了口气。

书房里,沐长明坐在书案后面唯一还算完好的椅子里,对着眼前一屋子的狼藉视而不见。到底是武将,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就将原本的书房毁得十分彻底。沐长明坐在椅子里,脸色阴沉的垂眸回想着刚刚沐清漪在自己耳边说着话。这个女儿…有着一双极像她母亲的眼睛。而那个女人…是他这一生最愧疚,最无颜以对,也是最痛恨的女人!他的妻子…他的女儿的母亲…夫妻十几年,他最后留给她的是耻辱和仇恨,而她也留个他了永世也无法磨灭的羞辱和一个恨他入骨的女儿。

在沐清漪对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沐长明就知道,这个女儿早已经恨他入骨。一个十三岁的小丫头,居然能够在他面前假装三四年,直到现在觉得可以反抗他了才爆发么?如果沐清漪恨得不是自己,沐长明简直想要称赞她的忍耐了。但是…他绝不会允许有人破坏他已经得到的一切,将来…他还会得到更多!所有那些隐忍和耻辱,他都会全部回报给他们的!他沐长明才会是最后的赢家!

似乎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沐长明拿起桌上还幸存的笔墨,随意扯过一张纸笺写了几行字,密封进了一个信封之中,才沉声道:“来人。”

不一会儿,门外的人将门从外面推开,小心翼翼的跨过满地的狼藉走到沐长明跟前,“侯爷。”

沐长明淡淡道:“将这封信送出去。”

那人接过信,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便捧着信封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是。”

夜深人静之时,京城秦府的后院。一身白衣的翩翩公子站在屋檐下神色漠然的望着天空的一轮圆月。银白的月光洒在他身上,整个人仿佛笼罩了一层淡淡的银纱,显得更加的空透而寂寥。听到脚步声,男子回头,本该俊美无暇的容颜上却横着一道狰狞的伤痕,让月光下的白衣男子更多了几分诡异之感。

“这么晚了,这么还过来?”顾秀庭淡淡问道。

一身白衣的少年站在走廊下,皱眉望着他道:“大哥还没休息么?”顾秀庭含笑摇头道:“我若是休息了,你岂不是白跑一趟?怎么想到这会儿过来了,可是有什么事?”

沐清漪低声道:“明天,就是华皇的寿辰。”

顾秀庭一怔,两人相对沉默。对于这个国家的皇帝,兄妹俩一直都并没有多谈。沐清漪也一直在计划着如何报复慕容煜,慕容安甚至是平南王府。但是其实他们心里都清楚,真正想要顾家死的,是那高高的九重帝位上的君王。慕容煜之流,最多不过是看清了华皇的心思而逢迎讨好罢了。但是,从小所受到的教育又告诉他们要忠君爱国,自古有言,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所以,他们对华皇的仇恨到反而不如对慕容煜等人的直接和真实了。

“是啊,明天就是华皇的寿辰……”顾秀庭轻咳了一声淡淡的叹息道。

沐清漪沉默了片刻,低声道:“明天我也会进宫参见宴会。”

顾秀庭一怔,皱眉道:“这是为何?外传沐清漪的脸毁容了,按说是可以不去的。”沐清漪微笑道:“今天,华皇刚刚封了我为长宁郡主。我怎么能不去谢恩?”

“长宁?”顾秀庭微微变色,京城里知道张夫人名字的或许不少,但是知道张夫人小字的人并不多。但是顾秀庭却恰好便是那不多的人中的一个。抬眼看了一眼月光下容貌秀美玲珑的少年,顾秀庭摇头道:“不行,漪儿你不能去。”

沐清漪莞尔一笑,抬手轻触了一下自己的面庞,笑容突然多了几分冷意,笑道:“不,大哥。我要去,我不但要去,而且还要…就以这张脸去。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胡闹!”一个手握天下权的君王到底能肆意妄为到什么地步,顾秀庭早已经不愿意再去猜测。但是他却不愿意这唯一的表妹再受到什么伤害。

看着顾秀庭紧锁的眉头,沐清漪掩唇笑道:“大哥,你不用担心。清漪已经不是小时候的清漪了,该怎么做清漪心中自有分寸。既然皇帝封了我做郡主,不管他想要干什么,一时半刻之间他也不会轻举妄动的。毕竟…皇帝就算再肆意妄为,他也是要脸面的。”

“你既然知道皇帝的心思…。”顾秀庭皱眉道。看着眼前的少女美丽的容颜,不由得想起了当年自己那位温柔淑雅的姨母。姨母那样的出身,那样聪慧的女子,原本应该一生都平安顺遂的。却只是因为一次巧合的以外让她救了一个人,从此便再也没有过过一天的舒心日子。帝王家…忘恩负义似乎从来都是当做理所当然。

沐清漪冷笑道:“皇帝既然有了这个心思,难道我躲着就能有用了么?大哥,我…我娘不能就那么白死了。还有顾家那么多人,还有表…表姐,既然这些人都没有心肝,那他们就不用活着了!”

“漪儿…”顾秀庭抬手轻轻抚了抚沐清漪的发丝,淡然一笑,“枉费大哥年长你几岁,却比你一个女儿家还要优柔寡断,漪儿不会笑话大哥吧?”

沐清漪习惯性的在顾秀庭的手心里蹭了蹭,道:“才不会,大哥是最厉害的!”

闻言,顾秀庭一怔,望着自己刚刚抚摸沐清漪发丝的手一时间有些出神。很多年前,也有一个美丽的少女总是喜欢在他揉她的头发的时候在他手心里蹭蹭,然后抬起头笑眼弯弯的道:“大哥最厉害了!”

云歌…歌儿……

月光下,顾秀庭望着眼前的少女的目光更多了几分复杂之意。沐清漪见大哥定定的望着自己不知道在想写什么,不由问道:“大哥,你在想什么?”

顾秀庭淡然一笑道:“没什么?无论清漪想要做什么,大哥都会帮你的。不,大哥会跟清漪一起,让那些不该活着的人通通都去他们该去的地方!”月光下,白衣公子淡淡的话语却让人感到几分阴冷的杀气。

“咦?”

看着她惊讶的目光,顾秀庭淡淡一笑也不解释,只是道:“明天进宫千万要小心,等你回来,大哥送你一份礼物。现在大哥一时间也帮不上你什么忙,千万要小心。”

沐清漪笑道:“大哥要送我礼物么?太好了,好久没人送我礼物了。不过,大哥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养好身体才是。”顾秀庭微笑道:“你放心,你肯定会喜欢的,没见过你这么好哄的丫头,当年买了几个木雕也高兴半天。还藏着个荷叶木雕死都不给人看。”

沐清漪小脸微红,娇嗔道:“我才没那么好哄呢,那不是大哥送的么?”

顾秀庭含笑不语,只是看着眼前的少女目光更多了几分柔和与怜惜。

直到送走了沐清漪,月光下秀庭公子望着天空的明月叹了口气。有些迟疑的轻喃道:“歌儿…是你么?”哪一年,他刚刚做官。俸禄并不多,买了几件精致的木雕送给家中的女眷。其中,小表妹拿的是一件如意摆件。拿到那荷叶莲蓬木雕的人…是顾家大小姐,顾云歌。

------题外话------

亲爱哒们,大家可能觉得虐渣太慢了。但素偶真滴要说…女主不是在玩网游过地图,也不是地图炮走到哪儿就把图上的渣灭完了又换新地图啊啊啊啊~渣都死光了伦家要怎么布局,怎么弄死别的渣?女主现在不是权倾天下,也不是武功盖世,也还没有颠倒众生无论除了神马问题都狂霸拽的大人物来救啊啊啊啊~so,求谅解,伦家需要考虑剧情~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68.癫狂,疑心生暗鬼 下一章:70.勾心斗角,花园闹剧
热门: 万界直播之大土豪 七日逃生游戏[无限流]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爬行人 霸总穿成炮灰替身后[穿书] 奸臣直播间 在冷漠的他怀里撒个娇 九州·龙痕 这个凶手我抓过 乡村之大被同眠 后来,他成了魔王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