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癫狂,疑心生暗鬼

上一章:67.沐琛心寒,墙角偷听 下一章:69.长宁郡主,秀庭起疑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雅间里一时寂静无声,好一会儿,福王妃的声音才再次响了起来,“朱小姐,快回去吧。别让平南王妃担心了。”

“闭嘴!不用你管!”朱明嫣突然怒吼道,目光如毒箭一般的射向李知宜,尖叫道:“都是你的错,都是你!都是因为你王爷才不要我的,我要杀你这贱人!”说着,竟然一把推开了治王府的两个丫头朝着李知宜扑了过去。

“啊呀?!”在场的众女眷不由得都惊叫起来。这些女眷无论是福王妃治王妃还是李家的众人都是书香门第之后,而朱明嫣纵然是娇生惯养却也是将门之后,一时间竟让她将整个房间的人撞得七晕八素。本就有些富态的福王妃更是直接被撞翻了压在了有些瘦弱的治王妃身上。李家的几个女眷也是躲得躲惊叫的惊叫乱成一团竟是谁也顾不得去管李知宜。大约谁也没料到朱明嫣会突然发疯,竟然就这么让她扑倒了李知宜,然后狠狠地掐住了李知宜的脖子,“你去死!去死!”

如此混乱疯狂的一幕,顿时让所有的人都呆住了,连去解救李知宜都忘了。

治王妃和福王妃终于在两个丫头的扶持下站了起来,一看这情形也吓了一跳,治王妃急的直骂,“都是死人啊,还不快去拉开?!快拉开啊!”

两个丫头连忙上去,一左一右抓住朱明嫣的胳膊想要将人拉开。只是不知道为何朱明嫣的力气竟然出奇的大,任是两个丫头又拉又扯又掐就是掐着李知宜的脖子不肯放手,“贱人!我杀了你!”

李知宜也绝不会想到今天会有这样的飞来横祸。被掐的脸色开始发青,痛苦的伸手拼命想要拉开朱明嫣的手却总是无能为力,眼看着就要翻白眼了。

或许是求生的意志太坚定,也或许是两个丫头的努力终于有了用,朱明嫣的手松了松但是很快又挣扎起来。就趁着这一瞬间,李知宜奋力的推开了她的一只手,哑声道:“顾、顾云歌……”

李知宜被掐住了半晌,说出来的话本就有些嘶哑难辨,但是离她最近的朱明嫣却听得清清楚楚。顾云歌三个字仿佛有魔力一般,顿时如遭雷击一般的顿住了,“你…你说什么?!”

李知宜一阵猛烈的咳嗽,喘息着望着朱明嫣道:“你…你害死了顾云歌,又想来害我是么?咳咳…所有接近恭王的女人,你都想害死么?”

“你…你胡说!”朱明嫣厉声叫道,抬手又想去掐她,两个丫头见机立刻一边一个拖着将她拉离了李知宜。旁边早就被吓呆了李家最小的姑娘回过神来哇得一声大哭起来,扑倒在李知宜怀里叫道:“三姐!三姐你没事吧?”

李知宜依靠在李家的孙媳妇怀里,无力的摇了摇头,看向那一边被丫头制住了的朱明嫣。朱明嫣突然发狂,给人的压力太大了一些。李家的两个小姑娘都害怕的躲到了姐姐和嫂子的背后去了。最小的那个也依偎着姐姐呜呜咽咽的哭着。看着这幅场景,治王妃只觉得额头一阵一阵的抽疼。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朱明嫣,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治王妃厉声道。

朱明嫣却并没有理会治王妃的训斥,明明是她把一屋子的小姑娘吓到了,此时的模样倒像是她自己吓得更重。朱明嫣呆呆的望着李知宜眼神发直,口中喃喃道:“你胡说…不关我的事!不是我害死她的!”

治王妃和福王妃皱了皱眉相视一眼,因为朱明嫣和顾云歌的关系,其实这些传言京城里一直就没有断过。但是传言毕竟是传言,但是看朱明嫣此时这模样,难不成还真的跟她有关系不成?顾云歌不是刺杀宁王不成,焚火自尽的么?

“滚!不要来找我!不关我的事!”朱明嫣惊恐的大叫道,慌乱中拽下头上的朱钗就朝着李知宜扔了过去。看着她这疯疯癫癫的模样,雅间里的众人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来。仿佛那顾云歌的幽魂真的出现在了这小小的房间里找朱明嫣索命来了一般。整个房间的温度顿时都觉得降了许多。

治王妃忍不住抹了抹手臂,神色僵硬的皱眉道:“够了,朱小姐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还不快些跟李小姐陪个不是?”

“不要!顾云歌你去死!你已经死了!不要来找我……”

雅间里,众人面面相觑。福王妃有些烦恼的揉了揉额头吩咐道:“罢了,你们快送朱小姐回去。弟妹,快让人去请个大夫来给李小姐看看。”

治王妃有些懊恼的叹了口气,歉疚的看了一眼李知宜。她素来在妯娌间也算是长袖善舞,今天被这个朱明嫣气得连行事都忘了,“大嫂说的是。李小姐,你可还好?”

李家众人都是有修养的大家闺秀,自然也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但是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前两天在治王府差点受辱也就罢了,今天在这归林居差点连命都给赔进去了。虽然这其实并不关治王妃的事,但是到底是治王妃做东,也怪不得人家给她脸色看了。

李知宜轻咳了一声,摇头道:“没…没事,多谢王妃关心。”朱明嫣刚刚是真的下了力气的,李知宜这一会儿脖子上便已经起了一圈指痕,一说话喉咙更是火辣辣的疼。脸色也跟着一白。

治王妃恼恨的瞪了一眼还迷迷瞪瞪的朱明嫣,沉声道:“还愣着干什么?将这个疯女人给我送到应天府衙门去!回头本妃再请王爷上门问平南郡王要个说法。”

“是,王妃。”侍女连忙上前,要将朱明嫣给拉出去。

“见过恭王,见过治王,见过安西郡王!”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着门外的侍卫见礼的声音传来。雅间的门被打开,慕容煜和慕容协出现在门口,身后还跟着神色漠然似乎毫不在意的赵子玉。

“王…王爷?”看到慕容煜,不知怎么的朱明嫣的原本还浑浊狂乱的眼神渐渐地清晰起来。还未说话,晶莹的泪珠便从眼角滴滴的划落了脸庞。刚刚被丫头一阵拉扯,朱明嫣本就显得有些狼狈凌乱,此时再看上去倒真是十分的可怜和无辜。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看着眼前凌乱的一幕,慕容煜沉声问道。最初听到朱明嫣到归林居闹事的时候慕容煜是当真不想来的。他素来都是温文有礼,无论什么事情都能够做的面面俱到。自从多年前跟着还是太子的平王之后就再也没有发生过什么让他感到难以应付的事情了。但是这个朱明嫣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耐心。偶尔慕容煜都要怀疑,自己当初找朱明嫣来实行自己的计划是不是根本就是一个错误。朱明嫣这种脑子居然能够骗得了顾云歌,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但是,当听到慕容协一脸歉疚的说起李知宜也在归林居的时候,慕容煜却当真是不得不来了。与李家的关系已经相当的僵硬了,若是明知道李知宜在归林居可能被朱明嫣刁难还置之不理,只怕李家那里又要往父皇那儿闹了。

蠢货!慕容煜在心中暗骂道。

“王爷……”朱明嫣泪眼朦胧的望着慕容煜,凝噎的道。

慕容煜眼神微闪了一下,望向里面的福王妃,道:“大嫂,这是怎么了?”福王妃的心情也不好,她几番劝说朱明嫣全然不理会也就罢了还恶语相向。现在又在慕容煜面前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样,若不是李知宜脖子上的伤痕还在,只怕外人还以为是她们欺负了朱明嫣呢。

福王妃轻哼了一声,淡淡道:“怎么回事?六弟不妨问问这位朱小姐就是了。真是…本妃嫁入皇家这么多年,就没见过这种……”治王妃含笑看了站在慕容煜身边的丈夫一眼,淡笑道:“大嫂别动怒,这朱小姐如今也算不得皇家的人,行事怎么样也碍不着咱们什么事。只是可怜了李小姐…六弟,李小姐到底是父皇亲自指的恭王妃,你也上点心。李小姐连番几次受了这样的委屈,难怪人家家里不高兴呢。”

这话听起来像是在劝慕容煜的,但是另一方面却也点出了恭王府和李家如今僵硬而尴尬的关系。慕容煜向李知宜望过去,这才看到李知宜脖子上那让人触目惊心的指痕。李家的女眷也不都是不知事的小姑娘,李家的少夫人搂着李知宜含泪道:“可怜的三妹,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只要一看到李知宜脖子上的伤痕,谁还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慕容协看向朱明嫣的目光更多了几分不善,要是今天真让朱明嫣把李知宜给掐死了,原本不关治王府的事情只怕他们也要跟着受牵连了。冷哼了一声,慕容协看着慕容煜道:“六弟,男子汉大丈夫,也莫要太过心慈手软了。万幸今天没出事,若是真出了什么事,大家谁也说不过去。”

“王爷…王爷我…不关我的事。”朱明嫣怔怔的望着慕容煜,仿佛现在才回过神来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慌乱的摇头道:“不关我的事!王爷…呜呜……”

治王妃冷笑一声道:“不关你的事?难不成是我们掐着李小姐的脖子往死里掐的?”

朱明嫣慌乱的喃喃自语,她突然觉得自己真的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了。她没有想要掐死李知宜,她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她什么都不知道……

“不关我的事!”朱明嫣尖叫道:“是她!是她…是顾云歌!是她再作祟,不要找我…不关我的事……”

雅间里一片寂静,众人纷纷以看疯子的眼神打量着慌乱无措的朱明嫣。

“你胡说什么!”慕容煜脸色一沉,厉声道。

朱明嫣一愣,委屈的望着慕容煜喃喃道:“是真的…王爷,是顾云歌…是她回来了。她要害我…我什么都不知道……”看着朱明嫣神情恍惚,失魂落魄的模样,嘴里说出来的话也是七零八落有一句没一句的,倒真有几分像是疯了的模样。最初的惊讶过后,治王妃却已经回过神来,冷笑一声道:“本妃才不管你是真疯了还是装疯,是真遇到鬼了还是假遇到鬼了敢当着本妃的面儿杀人,来人!将朱明嫣给本妃抓去应天府。这事儿无论如何本妃也要给李小姐一个交代!”

“四嫂!”慕容煜不由得沉声道。

“怎么?六弟又想要求情?”治王妃冷笑道,“六弟怜香惜玉也要有个限度,莫忘了…李小姐还在这儿坐着呢。”

李家众女眷脸色都有些难看,李知原本就是京城里最得各家权贵主母喜欢的女子,未来儿媳妇的最佳人选。说是一家有女百家求也不为过。谁知道被华皇亲自下旨赐了婚,虽然恭王妃的身份金尊玉贵让无数女子羡慕非常,但是从赐婚之后连续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李知宜已经渐渐从众人羡慕的对象变成了让人同情的对象了。

慕容煜皱了皱眉,叹了口气道:“四嫂说笑了。只是……”即使是能言善道的慕容煜也实在很难找出什么理由来为朱明嫣开脱。治王妃轻哼一声道:“既然六弟没话说。那么…带走吧。”横竖治王府和平南王府也是敌对的关系,她这个治王妃也不怕得罪了平南郡王府。

两个早就等在门外听命的婆子这才进来,一左一右抓起朱明嫣就往外面拖去。朱明嫣并没有真的疯癫到什么都不知道,怎么会没有听到治王妃说的话,立刻死命的挣扎起来,“不要!放开我…王爷救命啊…不关我的事!贱人放开我…放开…”

治王妃厌恶的皱眉,“把嘴赌上。”

站在慕容协身边的赵子玉突然伸手往朱明嫣的身上点了一下。刚刚还挣扎的生猛无比的朱明嫣身子一软立刻倒在了地上,连声音都没有了。只能浑身无力的让人给拖了出去。

朱明嫣被拖出去,治王妃命人去请的大夫也来了。大夫为李知宜看了伤之后只是嘱咐没什么大碍,不过嗓子要痛些时候。开了一些止痛润喉的药给李知宜便告辞了。

原本一个好好的聚会,最后只落了个不欢而散。慕容煜亲自送了李家女眷回去,治王妃也跟着治王走了。倒是走在最后的赵子玉瞥了一眼旁边墙壁上不起眼处一个铜钱大小的小洞若有所思。

出了门,赵子玉路过那个厢房门口是停了下脚步,正好一个小二从里面出来,“郡王。”

赵子玉问道:“刚刚这里面是什么人?”

小二道:“是一位姓张的小公子,上次来归林居见过王爷。王爷还吩咐下次张公子来这里不必收银两了。不过这一次是张公子的朋友付的钱。”小二也知道赵子玉和自家王爷关系素来极好,也不隐瞒。只是京城里认识沐清漪的人不多,认识容瑾的也少。小二就只能捡自己认识的人说了。

“什么时候走的?”

小二道:“刚走,郡王有什么吩咐?”

“没事,随便问问。”赵子玉淡淡道。

归林居里另一处厢房里,容九公子趴在椅子里笑得爬不起来。最后笑的太过分了引发了身上的旧疾,只能趴在软榻上悲催的等待痛楚过去。看到他在软榻里软成一团的狼狈模样,沐清漪半点也没有同情的意思,只是坐在一边淡然的看着他。看的容瑾直叫清清狠心。

容瑾剑眉微蹙,半闭着眼眸忍耐着身上的痛楚。其实现在这样的情形对他来说并不是十分难受,或者说早已经习惯了。自从得到了沐清漪亲手调制的幽寒香之后,容瑾每天的睡得很好,即使发起病来,痛楚也比往常要轻得多。所以,此时容瑾并没有上一次仿佛浑身上下动一下都要痛死过去的感觉,还有心思分出一些精神来跟沐清漪说笑。

“清清,那个朱明嫣看起来真的要疯了。”就算现在还没疯,照这么折腾下去也要疯了,“清清不高兴么?”沐清漪抬起头来,淡淡的看着他道:“有什么好高兴的?”

容瑾道:“我以为清清很讨厌朱明嫣,看到她这样应该很高兴才对。”

沐清漪淡然一笑,没有说话。她与朱明嫣之间何止是讨厌而已?只不过看到朱明嫣这个下场却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朱明嫣只是这其中最微不足道的一个,要对付她的法子多得是,实在是没有什么可高兴的。

“清清不高兴,是因为…顾云歌么?”容瑾看着坐在窗口神色悠远的少女,突然问道。好几次他都发现,面对朱明嫣的时候清清的心情就会很不好。原本以为是因为朱明嫣,但是刚刚看到朱明嫣那么倒霉的一幕清清眼中却没有任何的动容,无论是高兴还是难过。现在认真想来,似乎每次都是与顾云歌有关,刚刚清清不高兴也是在对面的厢房里突然提到顾云歌才开始的。

沐清漪一怔,垂眸道:“你怎么知道的?”

容瑾笑道:“很好猜啊,朱明嫣本身跟清清应该没有什么仇怨才对。不过朱明嫣是顾云歌最好的朋友么。”说起顾云歌,容瑾其实也有几分好奇的。毕竟他这次来华国原本是有打算找顾云歌的。只可惜他来得不巧,等他到底华国京城的时候,顾云歌刚刚死了没几天。一个女子,能以那样惨烈的姿态死去,容瑾虽然冷心冷情却也不由得为之感到遗憾。只可惜却无缘见一见那个曾经号称京城第一美女和第一才女的女子了。不过…清清也很不错啊。看着不远处一身白衣的少女,容九公子心情颇好的想着。

“清清和顾小姐感情真好。”容瑾有些吃味的道。

沐清漪淡淡笑道:“从小和表哥表姐就是好一处长大的,感情自然要好得多。”容瑾撇了撇嘴,从小跟一群前世的冤孽一般的兄弟姐妹一起长大,容九公子完全不能领会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就会好这种事情。

朱明嫣被人归林居里拖出去直接送去了应天府衙门,之后李小姐又被人扶着从雅间里出来,看到的人们指天发誓看到了李小姐脖子上紫红的指痕。一时间,整个京城里再一次传的沸沸扬扬。虽然没有人亲眼看到,但是那传言却精彩细致的仿佛当事人就在房间里看到了一般。而且还不止一个版本。

最真实的版本是,朱明嫣不忿李小姐抢了自己的丈夫,闯入归林居想要谋害李小姐被人制止之后送入了应天府。但是最真识无趣的版本往往没有人肯信,于是又有了最深情的版本,恭王为了旧爱不顾新欢,一怒之下要掐死李小姐,最后被治王和安西郡王阻止了,只得亲自送李小姐回去赔罪。但是这个版本因为朱明嫣的入狱而少有人采信。而最阴谋化的版本是,李小姐怨恨朱明嫣陷害自己未遂,自己掐了自己陷害朱明嫣。朱明嫣被关入大牢,恭王抛却旧爱,护送新人回府。

于是乎,无论是哪一个版本,慕容煜似乎都变成了那个不太讨人喜欢的角色。反倒是对朱明嫣,居然有不少不知真相的百姓同情起来了。毕竟,一个高高在上的王府郡主王妃,不仅身份没了丈夫没了,还被人送进了应天府里,寻常百姓天性里边喜欢同情弱者,一时间,舆论倒是向着两个方向开始争执起来了。

收到朱明嫣被送入应天府的消息,朱變差点晕死过去。平南王妃也跟着抹泪哭天抢地,哭的朱變心中烦闷不堪,平生第一次忍不住朝着王妃吼道:“别哭了!现在哭有什么用?!”

平南王妃忧心女儿,也顾不得计较朱變的态度,含泪道:“王爷,咱们该怎么办?嫣儿是咱们唯一的女儿啊。难道真的要让她被人关在监狱了受苦么?嫣儿怎么受得了啊。”

平南郡王忍不住顿足长叹,“真是冤孽啊。”平南王妃迟疑了一下问道:“要不,咱们再去求求恭王?”朱變冷笑道:“你以为慕容煜是什么人,能让你予取予求?上一次恭王就说过了,以后再不管嫣儿的事。当时他也在场,如果他肯管的话,嫣儿怎么会被关进应天府?”

“怎么会?以前恭王不是……”平南王妃道。

朱變冷笑道:“以前对咱们客客气气的?那是因为他不想跟咱们闹得太僵罢了。”平南王府其实早就跟恭王府绑在了一起,即使没有朱明嫣这个纽带连接,两家的关系也是斩不断的。自从顾家倒了以后,平南王府就注定了永远也别想甩开恭王府了。以前慕容煜对他们客气那是他习惯行事如此,但是如果真的惹火了慕容煜,平南王府也绝对讨不了好。想起前几天晚上与慕容煜夜谈的时候慕容煜告诉自己的话,朱變有些痛苦的闭了闭眼睛。平生第一次觉得,养这样一个女儿还不如不养算了。

“等到嫣儿出来之后,立刻将她送进庙里去清修,再也不准出来了。”朱變沉声道。

“什么?!这怎么行?!”平南王妃不由惊呼道,嫣儿是她唯一的女儿,就算没有了恭王妃和郡主的头衔,平南郡王府依然是嫣儿的,将来她自然有办法让嫣儿得到平南郡王府过的幸福快乐。但是…王爷竟然要将嫣儿送进庙里?!

看着王妃还想要说什么,朱變决然:“本王主意已定,不必再说!”

见朱變如此,平南王妃也将到了嘴里的话给咽了回去。决定等到将女儿救出来以后,在慢慢跟王爷说。这么多年的夫妻,平南王妃并不担心自己说不服朱變,没有必要现在惹她不高兴。想到此处,平南王妃体贴的改变了话题,忧心的问道:“王爷打算怎么做?”

朱變沉思了片刻,沉声道:“本王亲自去李家赔罪。想必李家还是会给本王几分薄面的,只要李家肯松口,恭王自然也不会帮忙。应天府那边绝不敢咬着不放。”平南王妃点点头,道:“妾身想去看看嫣儿。”朱變原本不想答应,这个女儿当真应该多吃点苦头才好。但是看到王妃担忧的模样,终究还是心软了。叹了口气道:“你去吧。”

应天府,是专门处理京城里的各种刑名事务的地方。应天府尹是正三品官,在到处是高官权贵的京城里这个品级不算出众,但是应天府尹的这个位置确实十分重要的。因此应天府尹一般都是皇帝看重并信任的人亲自担任。如今的应天府尹乃是靖安十七年的新科状元,邵晋。出身世家,性格沉稳,铁面无私。虽然京城里几个皇子都想要拉拢他,但是他却不愿意任何一个皇子走得太近。这也让华皇对他更加满意了。虽然得罪了不少人,但是邵晋在应天府尹这个位置上却做得十分稳当。

朱明嫣被人送到应天府来,报上的罪名是谋杀未遂。而且还是谋杀未来的恭王妃,这个罪名绝对不轻。即使是邵晋也不得不重视,当即便将朱明嫣锁拿收监。同时又派人去询问了当时在场的福王妃和治王妃还有李家众女眷。这个案子本身并不复杂,问清楚了之后只等着择日审判就是了。但是麻烦的是朱明嫣的身份,前恭王妃,平南郡王府郡主,平南郡王夫妇的独身爱女。

邵晋虽然铁面无私却并不是不通俗务,自然知道以朱明嫣的身份想要那么容易就判了只怕也不易。当下便决定等到陛下圣寿过后再禀告陈奏此事。虽然他有心早一点了结了此案,但是过几天就是陛下的寿辰了,这几天都没有大朝会。而他这样的三品官员是没有随时入宫求见的资格的。

因为朱明嫣的身份给自己带来如此之多的麻烦,一怒之下,邵晋随手将朱明嫣丢进了整个顺天府最脏乱差的牢房里。顺天府的牢房本就是不长期关押犯人用的,而真正有地位有身份的人大多也进不了顺天府,所以顺天府的牢房既没有专门关押宗室的地方舒适奢华,倒也没有专门关押重犯的天牢血腥恐怖。唯一的缺点就是又脏又乱,因为邵大人没钱打理牢房。反正顺天府的牢房也就是个过度的地方,犯人被判刑之后是不会住在这里的,所以邵晋也从来都不在乎。

但是,这些对于从小就娇生惯养的朱明嫣来说却是一场灾难。刚被投入又阴又湿昏暗无比的牢房里的时候朱明嫣还能忍耐着,还能跟狱卒叫骂。但是等到狭小的监牢里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她就开始害怕了。上一次被绑架的记忆再一次涌上了脑海。其实上一次她被绑架的时候环境虽然也是晦暗不明,但是却比这监牢要好得多。只是在朱明嫣的记忆中那是她平生第一次遭受那样的境遇,而且她所有倒霉的事情几乎都是源自那一次的绑架。因此在脑海中便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而且自己越想越觉得恐怖。甚至觉得冤死的顾云歌就真的在这小小的牢房里无时无刻的不再盯着她。

朱明嫣忍不住吓得尖叫起来,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狱卒听到声音进来看看,等到后来狱卒也给她闹烦了,索性不去理她任由她闹。等到平南王妃赶到应天府的牢房时,险些忍不住自己的女儿来了。不过短短一天的时间,朱明嫣就已经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眼神涣散,浑身狼狈,看到平南王妃也不知道说话,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她。

“嫣儿…嫣儿,你这是怎么了?我是娘亲啊…”平南王妃也顾不得牢房的污秽,扑到牢门的栏杆前伸手要去拉朱明嫣的手,“嫣儿,你怎么了?”

“啊?!”朱明嫣慌乱的拍开平南王妃的手,惊恐的坐在地上连连后退。

看着女儿这副模样,平南王妃忍不住泪如雨下,“嫣儿,娘的宝贝儿,你受苦了。我是娘啊,你到底怎么了……”

“娘?”幸好朱明嫣并没有糊涂的彻底,渐渐的回过神来飞快的扑到平南王妃跟前,拉着平南王妃的衣摆叫道:“娘,你是来救嫣儿的么?快放我出去,我不要呆在这里了。这里有鬼…娘,快放我出去啊。”平南王妃连声安慰道:“别怕,别怕…哪儿有什么鬼?你放心,你爹已经去想办法了,很快就能放你出去了。”

一听不是放自己出去的,朱明嫣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一把推开平南王妃道:“为什么还要等?让爹叫那个邵晋立刻放了我啊!我一肯也不想在这里多呆了!”

平南王妃无奈的叹气,若是别的什么人让人直接放了嫣儿自然不难。但是应天府的府尹偏偏是连平南王都不愿轻易得罪的邵晋。这人软硬不吃,偏偏还十分受华皇看重和信任。若是没有后台和几分真本事,也坐不稳这天之脚下的府尹。更不用说另一边还关系着李家和治王府,就算是为了给这两家一个交代,应天府也没那么容易放了朱明嫣。

平南王妃无奈的道:“别怕,很快的,很快就可以出去了。你也是…好端端的你还去招惹那个李知宜干什么?上一次受的教训还不够么?”

朱明嫣咬牙切齿道:“我才是恭王妃,凭什么要便宜了那个贱人?我不会让她的得逞的,只要我活着一天,就绝不会让任何人嫁给王爷!”闻言,平南王妃也不由得一呆。这到底是怎么了?这些日子她天天开解女儿,以为她听明白了啊。这恭王当真是嫣儿前世的孽债不成?想当初没有恭王的时候,她觉得女儿也是顶聪明的姑娘。但是自从嫁给恭王做了恭王妃,就时时的进退失据,偏偏她这个做娘的劝她也听不进去。若是恭王肯一直让着她对她好也就罢了。现在的情形恭王明显已经失去耐性了她却反而变本加厉,真是……

平南王妃自己做正妃可说是少有的成功的。虽然平南王府也有几个妾侍和庶子,却跟摆设没什么两样。平南王几十年如一日的只宠爱她一个,甚至爱屋及乌的对唯一的女儿比儿子还疼爱,除了没能生下一个儿子,平南王妃自觉自己已经没有任何遗憾的。自然也就看不上朱明嫣这样的做派,死命拦着不让纳妾,死缠烂打着不肯放手有用么?但是偏偏这个傻女人却还是她的女儿。

“嫣儿!你好好听娘说!”平南王妃正色盯着朱明嫣沉声道:“你知不知道你这几天都做了些什么荒唐的事情?你以为这样做恭王就会不娶王妃,就会记得你的好么?”这一刻,平南王妃真心觉得朱變说要把女儿送去庙里是有先见之明的。就她这个样子,这会儿出去了只怕过不了几天还得被人给弄进来。除非她什么都不干就整天守着她。

看着朱明嫣怔怔的模样,平南王妃无奈的叹了口气,柔声道:“傻孩子,你如今越是胡闹只会让他感到丢脸,他绝不会认为你这样做是因为你不能没有他的。男人将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更不用说他这样的身份,稍微犯了一点错就是别人攻击的对象。这些日子,因为你这事儿恭王可没少被陛下责骂。”

朱明嫣眼神动了动,仿佛有些无助的望着平南王妃。平南王妃心中暗暗叹了口气道:“现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若是闹到陛下那里又是一场祸事。若是李家和治王府再跟着起哄,嫣儿啊,只怕你爹拼了老命能保住你的命就算不错了。”

“不…不要…”朱明嫣低声哭泣着,“娘,救我…救救嫣儿……”

平南王妃抬手轻柔的拍拍她的肩膀,柔声道:“你是娘亲的宝贝女儿,娘不救你还能救谁?你爹已经去李家了,嫣儿,就算看在你爹豁出老脸不要了的份上,这事儿过了你可千万别再闹了。回头娘陪你外面住一些日子。等到将来这事儿过了,你和恭王到底是这些年的夫妻,等到将来…还怕恭王不会念起你的好,再将你接回去么?”

朱明嫣失神的望着平南王妃,低声轻喃道:“我知道,娘…我都知道。但是我忍不住…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怎么了…我就是忍不住……”她当然知道做这些只会让自己越来越艰难。但是只要一听到关于慕容煜的婚事和李知宜她就像是忍不住想要发疯一般的,想要狠狠的掐死李知宜!

“娘亲,我害怕…有鬼…是顾云歌,是顾云歌死不瞑目,是她想要害我!是她想要害死李知宜,不关我的事……”朱明嫣痛苦的掩面哭泣道。

平南王妃皱眉,所谓的鬼神之说她是不相信的。若这是上真的有什么鬼神之说,顾家被满门抄斩那一日何等的惨烈?顾家的鬼魂早该将京城闹个人仰马翻了。何况向她们这样的人家,哪家没有点阴私的事情?但是谁又真的见过什么鬼?

平南王妃不信,朱明嫣却越想越觉得是这真的,“对!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顾云歌。听说她死的那天穿了一身大红的衣裳。她一定是心有不甘化成厉鬼了!”

“就算是化成厉鬼,也该去找恭王和宁王,她找你干什么?”平南王妃有些忍无可忍的道。

朱明嫣脸色一边,低下了头将自己的脸藏在长发下,低声喃喃道:“你不知道…你不知道……”

看着她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倒真像是撞鬼了,平南王妃叹息,只得道:“好,等你出来了,娘陪你去报国寺请高僧做法,好不好?”

“高僧…对,高僧…”朱明嫣眼睛一亮,连忙拉着平南王妃的手道:“现在就要!娘,你快去请高僧来救我!快去!”这一回,朱明嫣倒是不留平南王妃了,使劲将她往外面推。若不是隔着栏杆她使不上力,平南王妃险些给她推倒在地上。她也不再看平南王妃,将自己所在牢房里最角落,缩成小小的一团,嘴里不停地道:“娘…你快去,快来救我……”

看着女儿恍如疯癫的模样,平南王妃只觉得眼睛一酸,连忙转身走了出去。

幽暗的牢房里,朱明嫣低低的喃喃自语,“云歌…你别来找我,我关我的事…我关我的事……”

------题外话------

姑娘们姑娘们,端午节快乐哈,姑娘们吃粽子了么~伦家还没来得及吃,晚上吃粽子神马是不是有点奇怪?(*^__^*)嘻嘻还是祝大家粽子节快乐哈~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67.沐琛心寒,墙角偷听 下一章:69.长宁郡主,秀庭起疑
热门: 民国之联姻 七界武神 一受封疆 帝道至尊 被迫标记 病秧子的冲喜男妻 超A星 他怀了少将的小鱼崽[星际] 亡灵之船 腐蚀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