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沐琛心寒,墙角偷听

上一章:66.九公子的目的 下一章:68.癫狂,疑心生暗鬼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宁王原本就是跟沐清漪订的婚!要冲喜要守寡让她去!反正她现在毁了容也没有人肯定要了!”

这话一落,书房里的人都是一愣。沐长明沉声道:“你疯了!”但是沐云容却是满脸的惊喜,就连一直面无表情的沐翎眼神也闪了一闪。沐琛坐在一边一言不发,但是看向孙氏的眼光却也变得十分诡异。他从小就不喜欢孙氏,不只是因为他和沐翎之间注定了的利益关系,也是因为当真是看孙氏不顺眼。但是即使如此,他也没想过孙氏居然能够无耻到如此地步。

果真是上不得台面的丫头出身,还真以为天家皇子是大白菜可以任由她挑选,说要就要说不要就不要不成?当初大夫人刚刚过世,就挑拨着父亲和柔妃在皇上面前进言将四妹的婚事换给了沐云容。现在眼看着宁王不行了,又想要拿四妹来顶岗。真是毫无廉耻!这样的女人…他父亲居然宠爱了十几年?一时间,沐琛的思绪不由得朝着一个极为诡异的方向去了。他父亲到底要什么样的品味,才会看不上大家闺秀出身,美丽婉约,雍容端庄的大夫人。也看不上小家碧玉,温顺沉静的娘亲,偏要看上这么一个女人啊?若说这女人是个倾国倾城的妖孽也就罢了,但是看容貌也只是称得上漂亮而已啊。

被沐琛的目光看得有些浑身不自在,沐长明不由得闷咳了一声。虽然并不知道长子在想些什么,但是能够猜出来的部分就已经足以让沐长明羞愧了。

被沐长明当着儿女的面怒斥,孙氏的脸上也下不来。强辩道:“我说的有什么不对?横竖四小姐也嫁不出去了,难道还要害了我的容儿不成?”

沐琛默默的翻了个白眼,不替你女儿出嫁就是害了她,当初的婚事也不是人家求着你抢来的啊。轻咳了一声,沐琛道:“夫人三思,皇家只怕不会同意咱们随便替换新娘。”

孙氏不屑的轻哼一声道:“只要请娘娘跟皇上提几句便是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娘娘现在可是怀着龙子了。”

沐琛心中万分不屑,你以为沐飞鸾独自里怀的是把龙椅么?不是什么大事儿。至少在太后眼中,宁王可比一个还不知道是男是女的胎儿重要多了。

“够了!这件事不用商量,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也趁早给本侯收起来。”眼里的扫了损失一眼,沐长明厉声道。如今他们正避免让华皇在想起沐清漪来,怎么可能在自己往上撞。虽然清漪现在已经毁了容,但是这世间实在是太巧了,若是华皇还不肯死心派人去查了,无论肃诚侯府还是柔妃哪里都不好叫道。

孙氏窒了窒,回过神来哭闹的更加厉害了,“我难道是为了我自己么?还不是为了容儿!难道容儿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不成?侯爷…你好狠的心啊。”

沐云容也跟着掩面大哭起来,“娘,呜呜…女儿的命好苦啊……”

原本是一死的书房,此时杂乱吵闹的如同菜市场一般。沐翎厌烦的皱了皱眉没说话。沐长明看着眼前哭成一团呼天抢地的妻女,没好气的站起身来快步走了出去,砰地一声将书房的大门甩上了。

巨大的响声让孙氏母女俩都是一愣,连哭都忘了哭了。沐琛看看没自己什么事儿也跟着站起身来往外走去,走到孙氏和沐云容身边时停了下脚步,淡笑着看着孙氏道:“夫人,父亲的亲生女儿也不止三妹一个,四妹也是父亲亲生的呢。”说完也不管孙氏是什么脸色,沐琛大步走出了书房。果然,刚出了书房就听到里面传来孙夫人尖锐的骂声,“她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贱人罢了!”

沐琛侧首,便看到站在不远处屋檐下气的脸色发黑的沐长明,显然,孙氏的叫骂声他也听得一清二楚。父亲,这就是你宠爱喜欢的女人。你自己好好看看吧。

“娘…我该怎么办?”沐云容哭倒在孙氏怀里道。孙氏连忙安慰着女儿道:“容儿别怕,不用担心。过两天娘就进宫去求你姐姐。你们是亲生姐妹俩,难道你大姐还会看着你掉进火坑不成?”沐云容还是有些担心道:“万一太后非要为宁王冲喜……”沐云容并不是真的笨,虽然她大多数时候都表现的不够聪明,但是当关系道自己的切身利益时,却还是惊人的清醒的。大姐姐再厉害也还是比不过太后的。

沐翎冷笑一声道:“又不是什么大事?还用去求大姐?何况,娘你也别费事去求打劫了,大姐是绝对不会同意了。”

孙氏有些不悦的皱眉道:“这话怎么说?鸾儿一向最疼爱容儿了。”

沐翎轻哼一声道:“在疼爱关系道大姐自己的地位她还会答应了?大姐为了不让皇上见到四妹费了那么多的心思。现在你让她到皇上跟前替起四妹,岂不是让她前功尽弃?万一到时候皇上大怒,或者一时兴起要查四妹是怎么毁容的,你们谁能承担得起责任?”

“这…”两人这才想起来这事儿,虽然对外都说沐清漪是自己吃错了东西,但是府里买的东西,做出来送到沐清漪那里,到底是经手了那么多的人。真有人尽心要查,未必是查不出来的。

孙氏犹豫了一下,问道:“翎儿,这么说…你有办法?”

沐翎道:“若是没有这事自然是好,万一太后真的想要冲喜…到了那一天设法将沐清漪塞进轿子里去便是了。等到人送进了宁王府,难道还有换新娘子的不成?到时候再让父亲在恭王跟前说几句好话,这事也就过了。至于三妹,以后设法换个身份便是了。横竖盯着沐云容这个身份,三妹这辈子是没有什么指望了。”要不等着守望门寡,要不进宁王府给宁王冲喜,等着做寡妇。

听着沐翎凉薄的语气,沐云容忍不住气得直抹眼泪。但是除了照沐翎说的法子做她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沐翎说的一点都没错,沐云容这个身份,她是注定了一辈子也出不了头了,冲不冲喜倒显得没关系了,只要最后被送进宁王府的人不是她。

“这…行么?”孙氏有些迟疑的道。侯爷明显是不同意这样做的,态度坚决的和往日里截然不同。虽然京城暗地里背着沐长明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但是孙氏却从不敢真的当着明着跟沐长明唱反调。

沐翎满不在乎的道:“有什么不行的,父亲平日里忙的很,兰芷院里就那么几个人,只要咱们小心一点上轿之前别被人发现了就行了。等到生米煮成熟饭,父亲总不会为了沐清漪当真要对咱们怎么样吧?”就算是按数量算,他们母子三人的分量也比沐清漪一个要重要的多,更不用说身后还有一个柔妃。只要父亲不想跟柔妃生出什么芥蒂,就不会对他们如何。

孙氏认真一向,果然觉得沐翎言之有理,“翎儿说的不错,若是没有这回事自然是好,万一真的…就将沐清漪那丫头送过去便是!”

孙氏的打算,传入沐清漪耳中不过是一则笑话罢了。聪明人不可怕,笨蛋也不可怕,可怕的是自以为是聪明的笨蛋。

沐琛看着似乎对此丝毫不以为意的沐清漪,皱眉道:“四妹,你就一点都不担心?”

沐清漪的容颜掩盖在厚厚的面纱之下,看不清脸上的神色。但是那双露在外面的眼眸里却带着悠然的笑意。抬眼看了一眼沐琛,沐清漪道:“多谢大哥这个时候…还肯亲自来跟我说这事儿。”

从沐清漪毁容的消息传出的那一刻,肃诚侯府所有的人几乎都认为四小姐完了。这样的情况下,沐琛还敢冒着让沐长明不悦的风险来跟她说一声,不管是因为什么也算得上是不易了。沐琛道:“四妹不必如此说,当初夫人还在的时候…总算是对我和姨娘都不错。四妹,孙氏母子三个处心积虑的想要算计你,你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沐清漪笑道:“多谢大哥挂心,不过…我若是不想让人算计,这世上能算计到我的人只怕也没几个。至少,绝对不会包括那三个。”

沐琛一愣,有些惊讶的看着沐清漪道:“四妹还有什么后手么?”看到沐清漪似笑非笑的眼,沐琛自知失言,有些惭愧的道:“是大哥问的太多了,总之,四妹一切小心。”

沐清漪接过珠儿送上来的一种补汤,一边慢条斯理的以勺子搅拌着,一边打量着沐琛道:“这些日子。大哥对父亲和肃诚侯府可有什么想法?”

沐琛眼神微黯,苦笑道:“无论我做什么,只怕都入不得父亲的眼吧。”原本以为沐翎倒霉了父亲总该看得到他了,前些日子父亲确实是对他比从前好了不少。但是没过多久,沐翎又开始频繁被父亲招去书房议事了。很显然,在父亲心中依然是沐翎才是肃诚侯府的继承人。他这个儿子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代替品,或者说连代替品都不如不过是个没人可用时跑腿的罢了。沐翎犯了那么严重的错,在父亲眼中依然是最看重的儿子,沐琛相信如果那次的事情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父亲只怕早就一顿好打将他逐出家门了。

沐清漪淡淡的看着他道:“我早就说过了,只要柔妃还在一日…父亲是绝对不会放弃沐翎的。”

沐琛有些烦恼的道:“那又如何?难道四妹认为凭我一个庶子能够动摇得了柔妃?何况,肃诚侯府一家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是柔妃除了什么意外,我又能讨得了什么好?”

沐清漪悠悠道:“大哥觉得…恭王殿下会赢么?”

沐琛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问的是什么意思。原本不愿回答,但是看着沐清漪从容淡定的神色不知为什么心中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犹豫了一下道:“原本我觉得恭王会赢。但是现在…”想起这段时间恭王接二连三的倒霉事情,还有皇上对恭王府和云嫔的态度,也像是有意立他做太子的模样。沐琛也是在朝中为官的,虽然还称不上什么重要人物,但是官场上许多消息还是知道的。如今太子之位最有力的竞争者便是恭王和治王。若论实力可能恭王府还要略高一些,但是论名声人望的话却是治王要更胜一筹。如今看来,胜负还是五五之分,更不用说这其间还会有多少便是。

看着他凝重的神色,沐清漪含笑道:“大哥也觉得,父亲将所有的筹码都压在恭王身上,有点太过冒险了是不是?”

“四妹的意思是?”沐琛谨慎的问道。

沐清漪笑道:“真正能够源远流长的世家,除了精准独到的眼光之外,还有一点就是…永远不会将所有的筹码都放在一个篮子里。”

沐琛微微变色,盯着沐清漪道:“你想要我暗中投靠治王?”

沐清漪抿唇微笑道:“清漪只是给大哥一个建议。俗话说…自古成大事者,眼光,决断,能力缺一不可。大哥可以考虑是继续蜗居在肃诚侯府跟孙氏几个争那可能永远也没指望的父亲的注目,还是自己去搏一搏…说不定能得一个冲龙之功。”

“若是被父亲知道了……”沐琛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被说动了,但是一想到沐长明的态度心头却是一凉。万一父亲知道了,是绝对不会原谅他的。

沐清漪垂眸道:“路要怎么走,是大哥自己的事情。老实说…其实我并不看好肃诚侯府的继承权。”

“四妹这话何意?”沐琛不解。沐清漪道:“大哥可知道父亲这个肃诚侯是怎么来的?要知道,沐家虽然也算是京城中的权贵之家,但是家底却着实比别的侯门要薄弱不少。”

沐琛自然知道,因为肃诚侯这个爵位是从沐长明开始才有的。是当年沐长明救驾之功而得到的封赏。说到底,算是恩封。沐长明虽然手中也握着兵权,但是在军功方面比起平南郡王府的第一代王爷,安西郡王府的前几代王爷和如今的安西郡王赵子玉来说就不够看了。以军功得到的功封爵位除非罪在不赦否则绝不会被夺爵,但是恩封的却不一样,那一天皇帝不高兴这爵位说不定就没了。也正是因此,直到现在华国的异姓王也不过只有朱家和赵家两家而已。只是因为他们祖上的战功确实是过硬。至于别的什么郡王侯爵,说不定就因为皇帝想要缩减开支也能被抹掉一大堆。

沐清漪平静的道:“当今陛下虽然算不上是刻薄寡恩,但是老实说…也不是什么宽厚仁爱的君王……”

“四妹!”听着沐清漪侃侃而谈,沐琛却直觉的额头上冷汗直冒。非议君王,若是被人听见了那可是杀头的大罪!沐清漪含笑看着他道:“大哥不用怕,这里没有外人。我说的话,大哥不妨想想…老实说,我觉得肃诚侯府的爵位,大概就到这一代了。”

沐琛神色一变,沉声道:“四妹这话,有什么证据?”

沐清漪展颜笑道:“父亲和大姐当年似乎瞒着皇上做了一件不太好的事情。这事儿若是被揭发了,只怕…这世上就没有肃诚侯府了。”

沐琛早就惊骇的说不出话来了,他不过是如往常一般看着方便来给沐清漪传个消息,也算是拉个关系。毕竟沐琛一直都知道他这个四妹绝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但是却没想到,这个一向少言少语的四妹,居然会对他爆出这样令人震惊的消息。

“你…你就不怕我告诉父亲么?”沐琛盯着沐清漪沉声问道。

沐清漪扬眉,浅笑道:“告诉父亲…与你有什么好处?你觉得父亲是会更看重你一些,还是疑心你已经知道了当年的事情的内幕,然后…做些什么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说到此处,沐清漪漫不经心的抬手碰了碰自己面上的面纱。沐琛心中一跳,不得已而为之…四妹的脸不就是父亲的不得已而自为之么?

看着沐琛变色,沐清漪笑道:“大哥不必担心,如果大哥真的想要做个好儿子却告诉父亲的话,也没什么。我已经这样了,大不了再让父亲给杀了便是了。”

“四妹胡说什么!”沐琛连忙阻止道:“再怎么父亲也还是咱们的亲身父亲,不会…不会的,而且,你说的事,大哥什么时候跟别人透露过半句?”

沐清漪赞同的点头笑道:“原本我还想着或许帮大哥争一争,未必没有胜算。现在看来却不行了。肃诚侯府…长不了。大哥也别老惦记着肃诚侯府的爵位了,横竖这也不是祖上传下来的,丢了也算不到大哥头上。大哥若是忧心,倒不如自己去挣一分功名,到时候见姨娘接出去做个金尊玉贵的老太太,岂不比在肃诚侯府里看人脸色强得多?”

沐琛肃然,低眉沉思了半晌,才苦笑道:“四妹说的虽然有道理,但是…除了肃诚侯府,大哥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芝麻小官,只怕也没有那个门路。”

沐清漪笑道:“大哥此言差矣。大哥能力并不弱于旁人,又是肃诚侯府长子,这边是天然的比别人多了几分优势。端看大哥怎么选。”

沐琛显然是有些心动了,沐清漪也不逼他,只是道:“大哥不妨回去和姨娘商量商量再说。”

送走了沐琛,沐清漪也慢悠悠的用完了珠儿送上来汤品,望着空荡荡的门外,有些无趣的嗤笑了一声。

沐琛这人,算不上好人也说不上有多坏。不聪明也不够傻,这样的人,原本是绝对争不过孙氏那母子几个的。沐清漪自然也不会好心给他指什么平步青云的路,她说的一些也不过是看他怎么选择罢了。他若是聪敏即使止步,至少还能落个平安。若是被权势所迷,只会陷入万劫不复深渊,远比在肃诚侯府跟孙氏几个争斗,最后跟着肃诚侯府一起毁灭更惨。

治王府里

慕容协坐在静谧的书房里,打量着眼前沉默寡言的男子。他自然之道,这个男子便是一直跟在张清身边的随身侍卫。据治王府的侍卫回报,此人沉默少言,行踪诡异,武功同样深不可测,绝不是一般的侍卫能够相比的。

沉默了良久,慕容协终于放下了手中的信笺,道:“回去告诉你家公子,本王知道了。”

无心也不多话,他本就只是来传信的,点了点头便道:“在下告辞。”很快就有治王府的管事领着他出去了。等到无心离去,慕容协又重新拿起信笺,皱眉道:“郑先生,你也来看看。”

郑维从屏风后面出来,接过慕容协手中的信。字迹清隽挺秀,以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来说,这手字算得上是难得一见的好字了。郑维飞快的看过了一遍,又重新将信笺放回了桌上,叹息道:“这位张公子…年纪轻轻便有如此谋略心计,若是再过几年,只怕是……”

慕容协道:“先生的意思是,此计可用?”

郑维点头道:“好计策。”

慕容协皱眉道:“不过是七弟冲喜的些许小事,与咱们也没有什么好处。更可能会因此而得罪了柔妃吧。”郑维摇头道:“王爷以为咱们治王府和柔妃关系还会好么?肃诚侯府已经是铁板钉钉的恭王府的人了,在宫里,可没有人替王爷说话。”慕容协的母妃周慧妃在慕容协十几岁的时候便过世了,也没有给他留下什么兄弟姐妹,也就导致了慕容协在宫中几乎无人可用。

只听郑维道:“柔妃现在正是得宠的时候,太后要她的妹妹去冲喜无疑就是打她的脸,她肯定是要跟皇上闹得。无论最后陛下偏袒谁,柔妃都注定了要得罪太后。太后这几年对这些皇子们都并不十分清净,但是如果王爷能够得到太后的好感的话,以后在宫中也要容易一些。毕竟,太后对陛下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慕容协沉思了片刻道:“若是柔妃不上当,宁愿让沐云容去冲喜也不肯跟太后对上呢?”

郑维笑道:“那对于咱们也没有什么损失,太后关爱孙儿,王爷自然是关心弟弟了。”

“原来如此。”慕容协点头道,有郑维的分析慕容协才真正明白了张清的这封信的真意。只听郑维叹道:“若是这张清是真心为殿下效劳,将来必定是殿下的肱骨之臣。一个好的谋士所定的计策,成了固然是利益不菲,就算是不成,也绝不会有任何的坏处。张公子小小年纪就能思虑如此周全,在下不如。”

慕容协淡然笑道:“厉害是厉害,但是…来路不明的人就是再厉害本王也不敢全信。”这话不仅是慕容协的真心话,同时也是慕容协对郑维的保证。无论这个张清什么来路有多厉害,终究郑维才是慕容协最信任的人。听了慕容协的话,郑维脸上的神色果然更加的松缓了许多。身为幕僚,其实当真不是一个太好的职业。知道主人的内幕太多,一旦遭弃,鲜少有能够善终之人。因此,大多数幕僚最担心的便是主人家有了一个比自己更厉害的幕僚。这不仅关系到他们失宠与否,往往还关系到他们的身家性命。

治王府的宴会之后,沐清漪比往常更加乐意在京城里四处走动了。这些日子京城里的热闹成出不穷,即使是华皇的五十大寿即将到来也挡不住人们对看热闹的兴致。朱明嫣被遣回了平南郡王府,就连郡主的身份也没有了,虽然因为平南郡王的宠爱和平南王妃护着也没有人敢欺负她,但是朱變夫妇再厉害却也挡不住别人看笑话的眼神。偏偏朱明嫣本性并不是一个能忍气吞声的人,才回家的第二天就大摇大摆的上街去了。仿佛生怕躲在家里被人怀疑自己是无颜见人了。听到这个消息,沐清漪突然有点明白朱明嫣为什么恨顾云歌了。不仅仅是因为慕容煜,只怕她那样一个自诩身份尊贵的郡主在顾云歌跟前却一直觉得自己低了一头一般,不恨才怪。原来,她从未曾真正了解过朱明嫣的性格。

除了朱明嫣以外,李家和恭王府的态度也很值得玩味。自从李家和恭王府在华皇跟前闹了一场之后便都没有有什么回音。婚事也依然再,华皇甚至已经定下了今年九月完婚。虽然外面传言纷纷,李小姐一进门便注定了要失宠,毕竟谁也没见过媳妇儿还没进门娘家就先给了夫家那么大一个没脸,更重要的是,对方还是个皇子。

但是李家对此似乎并不在意,李家上下,包括身在漩涡当众的李知宜每天依然是该做什么做什么。甚至还有人看到李小姐跟着李家的几个姐妹一同去轻安阁喝茶买点心。于是,恭王府和李家都没有动静,反倒是急坏了一众在旁边看热闹的京城大笑闲散人士。

“公子,公子!有热闹看了!”张府里,沐清漪正半躺在床边拿着一本国史翻着,门外又小厮兴致勃勃的冲进来叫道。这张府的下人都是由秦家老爷子帮忙买的,又经由冯止水暗中查过一遍,进来的都是家世清白背景简单单纯的人。他们也都不知道沐清漪的身份,只是知道这府中的小公子年纪尚小极爱玩闹,因此有什么好玩有趣的消息都乐意跑来跟他禀告一声。

沐清漪立刻坐起身来,笑道:“有什么热闹让你这么高兴?”

那小厮摸额边的汗,笑嘻嘻道:“刚刚去归林居给公子打包烤鸭的王大婶说,今儿治王妃请了李家的女眷在归云居喝茶,说是给李家的小姐赔罪的。不知怎么的,听说平南王府那位…听到消息便冲了过去。呃…王大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那位还没到归林居呢,公子现在赶过去说不定还能赶上看热闹。”

沐清漪果然很感兴趣,随手赏了小厮一小块碎银子。站起身来对无心道:“无心,走。咱们看热闹去。”

无心沉默的跟在她身边,一边走沐清漪一边蹙眉道:“朱明嫣是不是疯了?”刚刚惹完了事儿还没平息下来,就又迫不及待的去惹事。别说她只是个不被华皇待见的郡主了,就算她是公主这么折腾也扛不住啊。那**公主够刁蛮骄纵了,也没跟朱明嫣这么能折腾。

无心默默地看了走在前面把玩着折扇的小少年一眼,朱明嫣疯了不也是您逼得么?话说一个女子从高高在上受尽了羡慕的王妃短短半个月跌落成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弃妇,是个人都该疯了。这朱明嫣到底是有多倒霉才招惹了这位小姐啊。

“你不用在心里偷骂我,有什么可以光明正大的说出来。”无心正想得出神,前面的少年突然转身笑眯眯的盯着他。无心顿时觉得身上一寒,默然无语。果然听到她继续悠悠道:“不过我记仇,你要小心一点。”

我没骂你,只是在想那个倒霉的女人到底有多不长眼睛才得罪你。

归林居果然是热闹非凡,沐清漪都有些怀疑治王妃选择在这里请客是不是就是猜到了朱明嫣要来闹腾,故意给自家拉生意的。至少只看二楼那座无虚席的模样,跟他上次过来的时候绝对是大相径庭。不过让沐清漪失望的是,想要亲眼看到一群女眷混账还真是不太容易,因为…治王妃他们是待在雅间里的。但是兴奋不已的人们却并不肯就此离去。就算是只看到最后谁败退而去,也算是一个不错的谈资啊。

“张小弟,快来快来…九哥给你留了位置哦。”一堆嘈杂的声音中,容九公子的声音毫无障碍的传进了沐清漪的耳中。沐清漪只是一侧首,就看到不远处风华绝代的容九公子懒懒的依靠着墙边,站在一个厢房的门口朝他招手。众人顿时对沐清漪报以羡慕嫉妒恨的目光。这一次倒不是羡慕沐清漪有绝色美男相邀,而是…容瑾站的那个厢房就在治王妃等人所在的厢房旁边!

沐清漪发现,每次见到容瑾她都有往他那俊美的惨绝人寰的祸水脸上狠狠地拍一下的冲动。翻了个白眼,还是往容瑾身边走了过去。谁让她本就是来看热闹的,谁又让这偌大的归林居里居然连个作为都没有了呢?

容瑾的厢房果然就在治王妃的旁边,不过归林居的厢房墙壁竟然都不差,他们坐在这边也只能隐隐约约听到旁边说话的声音。容瑾和无心可能听得见旁边的人说什么,但是完全没有内功的沐清漪却是什么也听不到的。

幸好容九公子本质上还是一个非常体贴的人,所以他在墙壁的各处轻轻敲了敲,然后从袖中摸出一把寒光熠熠的匕首,朝着墙壁轻轻一划。削铁如泥的匕首,墙壁上连声音都没有发出一丝就被容九公子挖出了一个铜板大笑的孔。再然后,容九公子毫不犹豫的破坏者归林居的墙壁,在墙壁最上方又挖出了好几个更大一些的洞。方便的雅间的声音便再也隐藏不足的传了过来。

将眼睛凑在容九公子挖出的小孔里往对面望去,沐清漪顿时觉得自己像个猥琐好色的纨绔子弟在偷窥人家美貌的大家闺秀一般。回头看了看正笑眯眯看着自己的容瑾,沐清漪顿时悟了。任何一个跟容九公子一起呆的太久的人,都很容易变得更他一眼的无耻。正所谓近墨者黑便是这个道理。

“本公子一听说这事儿就立刻派人过来定了这间厢房。怎么样,清清是不是觉得本公子深谋远虑?”容瑾凑到沐清漪耳边低声笑道。

沐清漪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回过头去看另一边。她来得有些晚了,所以也没看到是怎么开始的,等到她看的时候方面的雅间里的闹剧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了。朱明嫣像个疯子一样的在房间里撒泼,反倒是那李家三小姐被李家几个女眷护着,坐在一边淡定的看着这一切,很有一点置身事外的超然感。反倒是治王妃和被请来作陪客的福王妃都是一脸尴尬和恼怒。很朱明嫣如此的不识趣,已经倒了这个地步了还闹不是让大家都下不了台么?

“朱明嫣,你闹够了没有!”治王妃怒道,今天认识她请的,地方也是她治王府的,朱明嫣这样闹就是打她治王妃的脸。以前她拿朱明嫣没办法,难不成现在她还会怕她不成?“看来皇祖母赏得那三十杖还是手下留情了,这才几天你又能出来闹腾了?”

这话一出,朱明嫣美丽的脸上顿时一阵青一阵紫。对于一个出身名门的女子来说,被打了板子这件事的意义反而比被打板子这个事实更加让她难堪。京城里,但凡是有点身份的女儿家是绝对不会受这样的处罚的。就算是家教严格的人家惩罚姑娘最多也就是打手板。打板子那是惩罚下人的方式,受到这样的惩罚,朱明嫣在整个京城里也算是独一无二的了。更不用说,这还是太后亲自下的令。

朱明嫣脑中本就摇摇欲断的一根弦顿时砰地一声就断了。朱明嫣神色狰狞的瞪着治王妃,目呲欲裂的想要扑过去。却被身边治王府的丫头跟紧紧的抓住了。朱明嫣自然不肯罢休,一边挣扎着,一边怒骂道:“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破落户的女儿,也敢在我面前嚣张!”

这话一出,在场的众人都不由得变了颜色。治王妃的娘家自然不是什么破落户,但是在本就出身不高的众皇子妃中治王妃的出身却依然要靠后的。治王妃娘家祖上也是十分清贵的人家,但是到了治王妃这一代,治王妃的父亲也不过是个吏部的员外郎。直到家里出了个王妃,这几年才好一些了。如今治王妃的父亲外放做了个刺史,也算是一方大员了。但是跟平南郡王府这样的人家比起来,显然还是不够看的。

“放肆!”治王妃果然大怒,重重的一拍桌案冷笑道:“朱明嫣,你算个什么东西?生在平南郡王府是你命好,可惜你不惜福。或者说…你天生就是个命贱的受不得这份福气,连个封号都没有的郡王府千金,你也是头一份了。”

郡王府出身的小姐,无论嫡女庶女总还是有个封号的,嫡出小姐自然是个郡主的,而庶出的小姐们,至少也能有个乡君的身份。也幸好如今平南王府没有别的庶女,不然朱明嫣这个嫡女倒是连庶女的身份都不如了。看着朱明嫣气氛的神色,治王妃冷笑道:“本妃便是出身微寒,也知道何谓女子规范,从不曾有半点行差踏错。更没有落得连自己夫君都嫌弃的地步。倒是出身尊贵的朱小姐……”

治王妃并没有再说不好听的话,但是那冷冷的笑声已经说明了一些。旁边坐着的几个李家女眷也不由得掩唇低笑起来。

还是福王妃厚道,叹了口气道:“朱小姐,你又何必如此。早些回去吧。”

朱明嫣却并不领情,一把挥开抓住自己的丫头,一指李知宜冷笑道:“李知宜,你敢抢我的丈夫,不敢跟出来跟我说话么?”

李家女眷中一个少妇模样的女子忍不住嗤笑一声,道:“李小姐这话可错了,这门婚事可不是咱们家三小姐哭着求着挣来的,什么叫抢你的丈夫?更何况…谁是您的丈夫呢,你倒是问问看,恭王殿下肯不肯承认他是你的丈夫?咱们三小姐可是跟恭王有了婚约了,你可别随便攀扯再坏了她的名声。”

一番话连削带打气得朱明嫣浑身发抖。李知宜看着她微微叹了口气道:“朱小姐,我与你无冤无仇。朱小姐对我又恨是因为恭王。但是你我都明白,此时并非你我或者李家和平南王府能够做得了主的。朱小姐来与我为难又有何意义?就算今日没有我李知宜,难道陛下不会为恭王殿下指一个张知宜,赵知宜么?”

朱明嫣神色扭曲起来,李知宜说的她怎么不知道?但是知道又如何?她不能恨慕容煜,不敢恨华皇,她就只能去恨其实最无辜的李知宜。如果连个恨的人都找不到,那么她就只能恨自己,她就只能发疯了。

------题外话------

姑娘们,六一快了哟~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66.九公子的目的 下一章:68.癫狂,疑心生暗鬼
热门: 大国金融 何为贤妻 辣鸡总裁还我清白![娱乐圈] 皇上别闹 劲敌 逝者请闭眼 幽冥怪谈1:夜话 全校都以为我A装O 降维碾压[快穿] 斗破苍穹衍生同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