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九公子的目的

上一章:65.闺中典范,书房试探 下一章:67.沐琛心寒,墙角偷听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沐清漪和无心回到张府,容瑾果然已经在那里等着了。不只是容瑾,还有一直放心不下的沐清漪独自一人去治王府的冯止水也同样在书房里焦急的等着。看到沐清漪进来两人都同时松了口气。不同的是,冯止水是单纯的放下心来,而容瑾更多了几分愉悦和欣喜。

虽然之前早就见识过小姐的能力,但是那毕竟是暗地里筹谋,这一次才是沐清漪第一次公然出现在京城的众多权贵跟前。更不用提参加宴会的许多人都不是易于之辈,也难怪冯止水从沐清漪出门就开始担心了。此时看到沐清漪安然归来,冯止水心中万分欣慰。虽然小姐并不姓顾,但是聪明才智却是顾家的产业最适合的继承者。想必顾老先生九泉之下也会感到十分欣慰了。

“清清,你终于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本公子就只好去治王府找你了。”容瑾望着沐清漪,担忧的道。

虽然刚刚才扯着容瑾的名头要挟了慕容协一把,但是此时看到容瑾真的在府里等着她回来,沐清漪心中的思绪一时间还是有些复杂。容瑾本性绝对是一个相当凉薄的人,但是沐清漪不得不承认,无论是为了什么容瑾对她算是真的不错。

“让九公子担心了。冯先生久等了。”

冯止水连连摇头,看了看容瑾在场也知道现在不是谈这事的时候,横竖也不急在这一时,便笑道:“小姐言重了,小姐没事就好。属下便先行告辞了,也好派人去跟大公子禀告一声,大公子一直都很担心小姐。”沐清漪点点头道:“既然如此,先生慢走。”

看着冯止水退了出去,容瑾挑了挑眉道:“原来清清手中的人人马是顾家的么?”

沐清漪也不意外,淡淡道:“九公子不是早就知道了么?”容瑾摸着下巴道:“之前是有些猜测,不过现在才可以肯定了么。顾家。还真是奇妙,没有交给顾家嫡孙顾秀庭,也没有交给外孙慕容熙,反而给了清清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外人。”虽然沐清漪和顾云歌顾秀庭是表兄妹,但是在外人眼里沐清漪这个人跟顾家其实是没有关系的。对于家族来说,没有血缘关系便是外人。

沐清漪走到一边的椅子里坐了下来,今天一天在治王府应酬下来,特别是在书房里跟慕容协和郑维的一番交谈消耗了她不少的精力。面对慕容协那样的人,即使沐清漪看似轻松悠闲,内心里却不得不步步小心谨慎的算计着。这会儿一放松下来就立刻觉得非常疲惫。

看到她脸上难以掩饰的疲色,容瑾轻轻叹了口气在她旁边坐了下来,伸手为她倒了一杯温茶,道:“清清这次可是太冒险了。清清想要利用慕容协挑起与慕容煜之间的争斗,还是想要扶持慕容协上位,顺便整死慕容煜。”

“九公子聪慧过人,你觉得呢?”

容瑾沉吟了片刻,笑道:“本公子觉得…是前面那一个。”

“为何?”沐清漪问道。

容瑾笑道:“慕容协并不是会轻易相信任何人的人,当然也包括清清。若是要扶持他上位,就算只是太子之位也需要不少的时间和精力,最重要的是还需要慕容协绝对的信任。这些清清都没有,有了那么长的时间,慕容协就是再傻也能将清清查个底儿朝天了。所以哟…清清没时间啊。而且,如果清清真的要扶持一个人上位的话…福王比治王更合适啊。”

沐清漪淡笑不语,心中却不得不承认容瑾的分析非常正确。福王性情宽厚,与表哥关系也最好。如果沐清漪不赶时间慢慢来扶持一个新的太子的话,福王绝对比治王合适。至少,兔死狗烹的几率要比治王要小得多。

容瑾认真的看着沐清漪,轻声道:“而且,本公子也不希望清清花费太多的时间再慕容煜身上。”

沐清漪抬眼,淡淡的看着容瑾。她当然不会认为容瑾是在跟她告白。

果然,只见容瑾笑眯眯的看着沐清漪道:“之前本公子帮清清可是花了大代价的哟,现在…本公子要收账了。”沐清漪挑眉笑道:“我还以为九公子不打算要了呢,说吧,你想要什么?”

容瑾道:“我要清清跟我去西越。”

书房里一时寂静,半晌才响起沐清漪带着些疑惑的淡然嗓音,“去西越?九公子…要我去西越做什么?”容瑾笑容绝艳,“本公子缺个皇子妃呢,带清清回去做皇子妃啊。”

“九公子若是不想谈,可以继续…。”沐清漪淡淡道。

容九公子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望着秀眉微蹙的沐清漪道:“好吧,我想要清清帮我。”沐清漪疑惑的道:“帮?清漪不知道能够帮得上公子什么?”容瑾身为西越皇帝最宠爱的皇子,即使真实情况可能并没有传言中的那么美好,但是至少他也还是整个西越行事最肆无忌惮的皇子了。暗中甚至还有梅家的势力支持者,她一个侯门出身的闺中女子能够帮上什么忙?

容瑾正色点头道:“不错,我想要清清倒西陵去帮我的忙,有些很很重要的事,我一个人想要办到很困难。”眼前的黑衣男子锦衣雍容,俊美无俦的容颜上原本漫不经心的邪魅之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带着一丝痛苦的肃然,深邃而幽静的黑眸带着点点光彩,甚至是有些祈求的望着沐清漪。这样的容瑾…很难让人吐出拒绝的话来。那一瞬间,沐清漪甚至想了很多,比如说容瑾的性格里无法掩饰的尖锐和刻薄,容瑾神秘莫测的伸手和时好时坏的身体……

“你对我用了什么摄魂术?”正想要心软的答应,沐清漪突然清醒过来,盯着容瑾道。烟花之地总是鱼龙混杂,她曾经听说过江湖上有人擅长摄魂之术,可以控制人的心神。

容九公子俊美的容颜闪过一丝错愕,不由笑道:“摄魂之术么?我确实会,不过我不会用在清清身上的。而且…那对于意志力坚定的人来说根本没用,后患也不小呢。不过…清清这么说,刚刚是不是有点想要答应本公子了呢?”

沐清漪无语,想起自己从前听人说起过的一些传言。大概真的是她太过敏感了。

“本公子就说么,什么样的**术比得上本公子这张风华绝对的俊脸?就连清清也动心了是不是?哈哈哈……”容九公子得意的大笑,刚刚肃然正经的气氛一扫而空。

看着某人得意非凡的模样,沐清漪再一次无言以对了。只得淡定的坐在一边等容九公子笑过来再说话。好半晌,容瑾终于笑过来才重新坐起身来,望着沐清漪道:“清清是不是打算答应本公子啦?”

沐清漪摇头,“让九公子失望了。清漪才疏学浅只怕帮不到公子什么忙。”虽然不知道容瑾想要她帮什么忙,但是跟皇室扯上关系的事儿容瑾这么诡计多端的人都直言有困难要找外人帮忙的事情,左不过就是那么几件。而这其中无论哪一件都是十分麻烦的。惹上容瑾已经够麻烦了,她并不想再给自己添更多的麻烦。

容瑾哀怨的望着沐清漪,“清清要赖账么?”

沐清漪有些无奈的看着容瑾,同样是难得一见的真诚的道:“九公子,清漪只适合一届女流,而且又是华国人。就算跟九公子去了西越能够帮得上忙的地方也非常有限,只怕反而徒惹人注意罢了。公子何必强求?”容瑾瞪着沐清漪,半晌才负气的威胁的道:“本公子不管!清清必须跟本公子走。不然…不然我要告诉慕容协你骗他哦。”

沐清漪有些头痛的看着明显在闹小孩子脾气的某人,很明显,跟容瑾这样的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是绝对行不通的。沐清漪只得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眉心道:“九公子应该知道,我在华国有很多事情要做。到时候只怕也未必有命跟着你去西越帮忙。另外…九公子到底想要我帮什么忙?还是说清楚好些……”谁知道容瑾会不会把她当牛当马的使唤一辈子,虽然容瑾帮了她的忙她也很承情,但是也还没有打算出卖自己一辈子的打算。

容瑾眨了眨眼睛,望着沐清漪半晌方才开口道:“清清,不如咱们重新定下一个约定如何?”沐清漪淡淡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又有了什么新想法。

容瑾撑着下巴悠然道:“清清想要对付的人不止是慕容煜吧?还有平南王府说不定还有肃诚侯府,甚至是别的皇子…只要是清清想要做的事情,我都可以帮清清完成。但是完成之后,清清就要跟我却西越,做本公子母后的幕僚和谋士。”

沐清漪诧异的望着眼前的容瑾,确定了他并不是在开玩笑之后才道:“幕僚?九公子废了这么多事就是为了找一个幕僚?”

容瑾眨眼,道:“我知道清清不相信。但是…清清要知道,想要找一个合格的谋士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在西越我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选的。至于那些无能的笨蛋,用他们的话本公子还要时不时的替他们善后,那还不如本公子自己操劳算了。但是清清就不一样了,清清比本公子见过的大多数的谋士更加聪明,手段也不错,又不是西越人,岂不正是本公子需要找的人才么?”

“我是个女人。”沐清漪提醒道。

容瑾不解,“这个我早就知道啊,有什么问题么?清清是个美人啊…做皇妃还是做谋士?清清自己选吧?”沐清漪只觉得一头黑线,但是一种惊人的直觉却告诉她,皇妃什么的绝对是个玩命的选择,而且若是因为容瑾的帮忙赔了自己一时的自由也就罢了,若是连整个人都赔进去了,那她就亏到家了。似乎发现了什么可以威胁沐清漪的把柄,容九公子立刻兴奋起来了,“清清不答应的话,本公子就要去向华皇请求赐婚哟。”反正现在三国都不想打仗,这一次华皇的寿辰来这么多人就是为了联姻的,就算容瑾提出来想要娶一个华国的闺秀,想必华皇也不会不允许的。

沐清漪俏颜微沉,瞥了兴致勃勃的容九公子一眼,幽幽道:“九公子肯帮我对付恭王甚至是那些王爷,但是…如果我想要对付的人、是华皇呢?”

“呃?”容九公子一愣,望着沐清漪的眼神多了一丝意外,但是很快又变得更加火热起来了。笑道:“清清果然是大手笔,不过这个么…咱们现在肯定还对付不了华皇。不如…这个也加在咱们的约定里,等到清清帮完了我,本公子就有能力帮你对付华皇了。到时候你是想煮了他还是油炸了他都岁随清清高兴……”看着越说越兴奋的容九公子,沐清漪觉得自己彻底的败了。以他们现在的能力对付华皇等于蜉蝣撼树,他这么兴奋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那么,九公子是不是应该说一说,你到底是想要让我帮你做什么?”沐清漪问道。

兴奋中的容九公子沉默了片刻,抬起头来再看向沐清漪的眼眸中却掠起一片雪光,幽冷而阴寒。容瑾盯着沐清漪的眼睛,沉声道:“我要西越的太子之位。”

沐清漪并不惊讶,虽然平时容瑾在外面表现出来的就仿佛一个性格恶劣的纨绔子弟一般。但是一个人如果能够暗中掌握那么多的势力,能够有那样令人惊讶的身上。那么无论他平时的表现如何,或者身体身份如何,他都绝对不是外人以为的那样简单。一个没有野心和权欲的皇子是绝对不会像容瑾这样私底下有这么多不能见人的秘密的。

西越太子之位…西越皇帝容慕天年纪比华皇更大,今年已经六十五岁了。但是他比华皇更加的冷酷,铁血,多疑。容慕天在位已经快四十年,最年长的皇子今年已经四十八岁,但是他却从来没有立过太子。而且,西越虽然也有立过立太子的传统,但是却并不是必须的。西越有许多君王身前都没有立过太子。所以,容瑾与其说是要西越太子之位,不如说他要的是西越的皇位。毕竟,西越皇很可能是打定了主意,这辈子都不立太子了。

看着沐清漪沉默不语,容瑾也不催她,毕竟这样的事情绝对不是一时一刻就能够作出决定的。容瑾站起身来,柔声道:“清清可以慢慢考虑,只要在本公子离开华国之前给我答复就可以了。”沐清漪惊讶的扬眉,容瑾这一次居然没有死缠烂打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容瑾笑道:“这种事情,怎么强迫的来?万一弄个对本公子心存怨恨的军师回去,本公子岂不是自找麻烦?”

“九公子是什么时候决定的?”沐清漪有些好奇的问道。容瑾肯定不可能一开始就有如此荒谬的想要一个侯门闺秀做谋士的想法。容九公子偏着头,望着不远处描着山水图的灯罩中微微摇曳的烛火,笑道:“之前看清清设计慕容煜就有这个想法了,不过,真正让本公子决定的却是今天。本公子很看好清清哦。”

“多谢,我一点也无法看好九公子。”沐清漪毫不留情的道。不是她想气容瑾,而是单纯以夺嫡的方面来看,容瑾实在是没有什么优势。无论是名声势力还是在朝堂的威望只怕容瑾都远远不及他的兄弟们。容瑾唯一能称得上优势的大约就只有敌明我暗了,没有人会防备他罢了。但是除非他一辈子不出手,只要参与进去了就总有被人发现的一天,到时候甚至有可能引起群起而攻之。毕竟,西越帝对容瑾的宠爱似乎一直让很多皇子公主十分不满。

容瑾可怜巴巴的望着沐清漪,“清清好狠的心。”

沐清漪连白眼都懒得翻了,直接趴在桌边无精打采的看着容九公子表演,容九公子自觉无趣,也知道沐清漪今天累得不轻,便起身告辞了。

“如果我到最后都不同意怎么办?”沐清漪睁开眼睛,看着门口的人淡淡问道。

容九公子回眸一笑,“唔…但是本公子觉得清清会答应的啊。”

同样是夜深人静,恭王府中却没有张府的静谧和悠然。

朱明嫣的院落里,平南郡王妃正细声安慰着正倒在床上低声恸哭的朱明嫣。平南王妃今年还不到四十岁,虽然已经过了女子最美丽的时候,时光却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依然是容光焕发,明艳动人。也就难怪了朱變会一心一意的宠爱着这个正妃对那些偏房侧室不闻不问了。

看着女儿哀声恸哭的模样,平南王妃也不由得心疼的叹了口气。但是这次的事情确实是朱明嫣做错了,也难怪刚刚朱變一过来也顾不得当着恭王的面就将她给狠狠责骂了一顿。朱明嫣从小到大从没有被父亲怒斥过,突然这一番痛骂,再加上这些日子受了不少委屈,一哭起来便有些收不住了。

“好了,嫣儿。”平南王妃柔声道。

“娘……”朱明嫣扑进平南王妃怀里,失声痛哭,“父王为什么骂我?又不是我的错!呜呜…上次的事情明明不是我的错,凭什么…凭什么我要将王爷让给李知宜?娘…他们都给李知宜骗了,那个贱人…她陷害我!”

“傻孩子。”平南王妃抬手轻抚着朱明嫣撒乱的发丝道:“不怪你父王骂你,这次的事情你也办的太冲动了一些。若是成了也就罢了,你看看现在…你自己成了过节的老鼠人人喊打,人家李家三小姐反倒是落了一个受了委屈,贤惠忍让的名声。”朱明嫣想要整治李知宜,平南王妃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但是错就错在朱明嫣没有计划好反而落了个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下场。都是她们从小将这孩子给惯坏了,平南王妃有些担忧的在心中叹气。

被母亲劝了一会儿,朱明嫣才渐渐地回过神来。想起下午刚刚回府的时候慕容煜的眼神朱明嫣不由得害怕起来了,紧紧的拽着平南王妃的衣摆,惊惶的道:“娘,我…我该怎么办?王爷他、他会不会……”想起慕容煜的眼神,朱明嫣毫不怀疑当时慕容煜是想要杀了自己。

平南王妃也有些担忧的皱起了眉。虽说看在平南王府的面上恭王总要对明嫣容忍几分。但是这一次明嫣做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了,而且李家虽然不是勋爵之家,却也不是那么好惹的。看着女儿惊惶的模样,平南王妃拍拍她的手背柔声安慰道:“别怕,你父王会为你做主的。恭王…恭王会给你父王这个面子的。只是,你以后万万不可再娇纵了,一会儿等你父王和恭王殿下从书房里出来了,你就去跟恭王认个错。”

朱明嫣想要说我没错,但是看到平南王妃坚决的神色,只得怏怏的将自己的想法给吞了回去。

慕容煜和平南郡王的谈话一直到子夜才结束。出了书房的们慕容煜原本冷酷阴沉的脸色倒是缓和了不少,但是平南郡王的脸色却有些难看起来了。想必是因为朱明嫣的事情对慕容煜做出了不少的让步。

一出门,平南王妃就带着朱明嫣迎了上来,看模样也不知道在外面站了多久了。

“王妃,你们怎么站在这里?”朱變看到站在月色下的平南王妃立刻迎了上来,握住她的双手轻声问道,语气中难掩心疼。平南王妃淡淡一笑道:“还不是嫣儿,这次是嫣儿做错了事,她想要亲自求王爷原谅。还请王爷海涵。”

朱明嫣上前,眼神忧伤的望着慕容煜咬了咬唇角。见慕容煜没有丝毫动容的意思,朱明嫣咬了咬牙突然往地上一跪,哀声道:“王爷,嫣儿知道错了。都是嫣儿一时糊涂…但是这些都是因为嫣儿离不开王爷…嫣儿再也不敢了,求王爷原谅嫣儿这一次吧。”

原本就已经跟朱變谈妥了条件,慕容煜自然也不会再当着朱變和平南王妃的面为难朱明嫣。上前一步伸手将朱明嫣拉了起来,“起来吧。”

朱明嫣顿时喜不自胜,“王爷?”

慕容煜淡淡道:“以后莫要再胡闹,明天跟本王一起去李家像李小姐陪个不是。”

什么?朱明嫣一愣,正要说话,眼角却看到正倚在朱變身边的平南王妃目光正直勾勾的望着自己,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

看到母亲的暗示,即使不情愿朱明嫣也只得乖巧的点了点头。见她如此,慕容煜的神色倒是更加缓和了一些,点头道:“如此便好,今天你也累了,先回去歇着吧。”

“是,明嫣告退。”朱明嫣恋恋不舍的看了慕容煜一眼,只得顺从的退了出去。

朱明嫣自觉地亲自上门道歉很委屈,但是更加觉得委屈气愤的却是李家的人。李家原本就没有要贴着哪位王爷的意思,但是皇帝下旨赐了婚他们自然也不能抗旨。但是如今这自家姑娘还没有进门就被侧妃如此陷害。当着整个京城几乎所有的权贵之名罪证确凿人赃并获,恭王给李家的交代却是带着侧妃上门不情不愿的道个歉就想算了?世上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么?也就是朱明嫣的计谋没成,若真是让她给弄成了,自家姑娘就是真的当场一死以证清白,只怕也还有不少的脏水要往她身上泼。

当真是以为李家都是读书人,就不会发火了是不是?

当下,李家老爷子,当朝左相一状就直接告到了皇帝跟前,而李家的大夫人也带着几个儿媳哭哭啼啼的进了宫,到早已经退居后宫颐养天年的太后面前喊冤了。

李家人在宫里如何跟恭王府和平南王府打对台,身在肃诚侯府的沐清漪自然不能亲眼看到。等到消息传到肃诚侯府的时候,连同朱明嫣的处置也一并传来了。对于朱明嫣这个儿媳妇,华皇本就是已经极为不满了。自己猜刚刚指婚没几天,就弄出这种事情,不是摆明了对他的旨意不满么?当下,华皇也不管朱變如何求情,直接一纸诏书削掉了朱明嫣所有的封号,包括恭王府侧妃和平南王府郡主的身份,遣回娘家。如果朱明嫣还有正妃的身份的话,她就算是被休了。但是因为她只是个侧妃,就连休书也没有一封,直接就被华皇给扔回平南王府了。在这之前,还被听到李家众女眷的哭求而愤怒非常的太后赏了三十大板,最后是被抬着回平南王府的。而慕容煜也因为偏袒朱明嫣,被华皇当着众人的面骂了个狗血淋头。如此一来,原本应该因为刚刚指婚正是热络的恭王府和李家的关系顿时冷淡了许多,而李家和平南王府也算是正式的结了仇了。

听到这消息时,沐清漪正悠然的倚坐在兰芷院里的一株大树下乘凉午睡。听到盈儿笑意盈盈就差手舞足蹈的诉说着朱明勇敢的惨状,仿佛是亲眼看到的一半,沐清漪也不由得嫣然一笑。

原本还说的兴致勃勃的盈儿看着半躺在躺椅中,笑意阑珊的小姐不由的愣住了。

“怎么了?”见她突然失了声,沐清漪挑眉问道。

“小姐长得真好看。”盈儿赞叹道:“盈儿从来没见过比小姐长得更好看的人了。大概只有当年大小姐跟小姐一样好看,只可惜盈儿没吩咐,没见过大小姐呢。啊…还有,九公子也长得很好看!”

“扑哧。”听到盈儿的话,前半段还让她略有些伤感之意,最后一句却让她不由得喷笑了。虽然容瑾素来爱臭美自己的俊脸,但是如果知道他被拿来跟个女子相提并论,还一样好看…只怕臭美自恋如容九公子也是不会高兴的。

见她发笑,盈儿不依的直跺脚,“小姐!盈儿说的都是真的么,难道小姐不觉得九公子很好看么?”

沐清漪连连点头,笑道:“可不是么,你家小姐我可不是最好看的,差着九公子一大截呢。下次你若是见了,别拿我跟他相提并论,他会不高兴的。”

“啊?”盈儿疑惑的眨眼,有些不明白九公子是不高兴与小姐相提并论,还是不高兴说他好看。

沐清漪掩唇笑道:“你就直接赞他最好看,他一定会赏你的。但是你如果说他跟我一样好看,这恭维的…可就有些不够了。”

盈儿这才恍然大悟,点了点头。蓦地回过神来,笑道:“原来小姐是不高兴盈儿拿旁人更小姐相提并论么?嗯嗯,小姐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美人,小姐最好看了!”

沐清漪无奈的摇头笑了笑。

嬉笑过后,盈儿才有些遗憾的道:“可惜小姐现在不能出门,不然的话…咱们也可以出去看戏了,这几天京城肯定十分的热闹。”

沐清漪挑眉,问道:“府里那位这几天没闹事儿?”慕容安要死不活的,眼看着沐云容的婚事又要耽搁了,孙氏居然会这么沉得住气不闹?

盈儿笑道:“哪儿不闹啊,这几天差点就将府里闹翻天了。只是侯爷让人不许打扰咱们兰芷院,而且咱们院里也没什么人才没传进来罢了。但是她再怎么闹又能怎么样,宁王还没死呢,她在闹侯爷也不敢退皇子的婚啊。”退婚,肃诚侯自然没这个胆子。不退婚,等慕容安一死沐云容就当真是未嫁先守寡了。

“这三小姐也不知道是倒霉还是跟皇家无缘,这婚事从头到尾就没有顺过。”冯盈含笑道,仿佛半点都不知道沐云容这桩婚事会这么倒霉都是她家小姐的手笔。不过,这门婚事原本就是小姐的,就算小姐不要也不是沐云容就可以随便去捡的,“小姐觉得三小姐会撑着宁王还在嫁过去做宁王妃还是留在在家等着将来再寻一个人家?”

木清漪抬眼看她,淡淡问道:“怎么?外面有什么传闻?”

冯盈笑道:“似乎听说太后有让宁王提前大婚,是冲喜的意思。”至于冲喜的人选,自然就是身为宁王未婚妻的沐云容了。

沐清漪沉吟了片刻,淡淡道:“只怕未必。莫忘了,柔妃现在正受宠呢。她若是在华皇跟前说话,未必不能帮沐云容避过此劫。”

“啊?”冯盈顿时有些失望了,“那岂不是便宜她了。”

沐清漪轻哼一声,淡淡道:“沐云容怎么样不重要,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若是柔妃真相插手这事儿,我倒是希望她成功。”

“咦?”冯盈不解的望着沐清漪,沐清漪淡淡道:“若此事真是太后的意思,柔妃却能说动陛下违背太后的懿旨,太后就是再慈爱宽厚也不是活菩萨。救了一个空有容貌没有脑子而且名声已经坏了的沐云容,却得罪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后,我倒是有些好奇…柔妃会怎么做?”

盈儿惊叹的望着躺椅上仪态慵懒的小姐,父亲说的果然不错,小姐的聪慧才智她就是再学十年二十年只怕也及不上三分呢。虽然她自诩也还算聪明机灵了,但是这些事情便是给她三五天的时间她也想不明白的。

“小姐好厉害。”

沐清漪淡然一笑,坐起身来抬眼望着树荫间簌簌漏漏的洒下来的阳光眼眸明澈而清凉,“看得多,想的多了自然就明白了,你还小呢。无心。”

树上,无心坐在枝头上闭目养神,听到沐清漪的声音立刻从树上飘然落下,站在沐清漪跟前听候吩咐。沐清漪淡淡道:“今晚你去一趟治王府,跟治王殿下提个醒儿。太后她老人家爱护孙儿,操心宁王殿下的婚事。治王殿下应当为太后多多分忧,这才是身为孝顺的儿孙之道。”

无心恭敬的点头道:“属下遵命。”

这些日子一来,无心跟着沐清漪也越发的尽兴起来。跟在沐清漪身边越久,他就越忍不住惊叹这个看似柔弱的少女的才智和谋略。曾经无心以为这世上最聪明的人莫过于九殿下了,但是沐清漪却每每都能与容瑾争锋相对而丝毫不落下方。自从昨晚沐清漪从治王府出来之后,九殿下就告诉他从此以后不会在召见他,也不会再吩咐他任何事情之后,他就明白了九殿下的试探到此结束,而沐小姐才智也已经得到了九殿下的认可。九殿下将他送给了沐小姐,昨晚却没有要他一起回去。从此以后,无心这个人便跟九殿下和梅家再也没有了任何关系,只能是沐小姐的随身侍卫。

沐清漪自然也察觉到了无心的变化,不过她并不着急罢了。效忠,和死心塌地的效忠…总还是有些区别的。

肃诚侯府书房里,沐长明一脸烦躁的看着眼前哭哭啼啼的孙氏和沐云容。在看了一眼坐在一边面无表情的沐翎和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沐琛,不由得皱了皱眉。沐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日子变得越来越阴沉了。就像现在的事情,如果是从前云容遇到这样的事,沐翎必定焦急万分。虽然偶尔会显得有些鲁莽和不知轻重,但是比起现在这样无动于衷的漠然却总是让人感觉到几分真实的情谊。

“够了,什么事情都还没有,哭什么哭?!”沐长明不耐烦的道。

孙氏抹着泪,哭泣道:“什么事都没有?等到真有什么事情就来不及了!我早听人说了,宁王一个月内醒不过来,就没救了。到时候…到时候难道真的要让容儿守望门寡不成?”

“混说什么!”沐长明没好气的道:“宁王吉人自有天相,你怎么知道醒不过来了?”说起这话,沐长明心中也透着几分心虚。他自然比孙氏更了解慕容安的伤势。但是那又怎么样?慕容安别说只是昏迷不醒,就是真的马上就要死了,他也不敢说要退婚的话来。

沐云容早就已经六神无主,她确实是爱慕容安不错,但是却也没有爱到明知道他要死了还想要嫁给他将来守寡的份上。更不用说守那连个王妃头衔都没有的望门寡了。见母亲一个劲的跟父亲苦恼,便也跟着哭起来。

“爹…我不要…”沐云容呜咽着哭道:“呜呜…爹,你救救容儿吧,容儿不要嫁给宁王了。呜呜,容儿不要嫁给死人!”

沐长明皱眉道:“什么嫁给死人?这话也能乱说?”

沐琛皱着眉看着书房里乱成一团的模样,淡然道:“父亲,外面似乎在传说,太后想要提前举行宁王的婚事,好为宁王冲喜。”

沐长明摇头道:“提前?陛下的寿诞只有六天的时间了。再怎么提前也要陛下的寿诞之后。而且大婚准备也还有不少少见,就算太后真的想要…时间上也赶不及。”

听了沐长明的话,沐云容和孙氏都不由得松了口气。沐琛在心中冷笑一声,脸上却平静的道:“但是如果是冲喜的话,太后可能会要求一切从简。陛下对太后至孝,未必不会答应。”

闻言,孙氏和沐云容再一次变了脸色。沐长明剑眉紧锁,一边思索着。想要退婚沐长明自认没有这个胆子。若是比起宁王死了云容在家里守望门寡,倒还不如冲喜嫁入宁王府算了,至少还能有一个宁王妃的名声。只是如此一来,云容将来势必不能再嫁了。不过,未嫁夫先死,在外人眼里云容肯定会背上命硬克夫之类的名声,又是庶女,只怕也找不到什么好人家了。倒还不如加入宁王府一辈子锦衣玉食算了。

沐长明自觉为女儿考虑的周全,但是在孙氏母女眼中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孙氏身为母亲,对亲生女儿总还是有那么几分疼爱的。何况虽说是王妃,但是丈夫尚在,有权有势的王妃,和守着寡,除了个王妃的名头什么都没有的王妃可当真是天壤之别。自家女儿身为肃诚侯之女,贵妃之妹,长得也是花容月貌,只要能够躲过了这桩祸事何愁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家?就算不是做不了王妃之尊,加入一些侯门权贵之家也是不难的。

沐云容更是惶恐,她才不过十七岁,对未来还充满了憧憬。她虽然不知道守寡的女人要做些什么,但是却见过一些年纪轻轻便守了寡的女人的。即使是有着高贵的身份,但是那些女子却依然苍白木然形如枯槁仿佛活死人一般。她一点儿也不想变成那个样子。

孙氏焦急的盯着沐长明,生怕他说出什么她不想听的话来。但是越看沐长明的神色她心中就越没有底。她足够了解沐长明,所以也很容易猜出他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一股惊恐和恼恨的情绪涌上心头,孙氏几乎连考虑都没有考虑,突然破口而出,叫道:“宁王原本就是跟沐清漪订的婚!要冲喜要守寡让她去!反正她现在毁了容也没有人肯定要了!”

------题外话------

姑娘们,目前的剧情有木有什么问题,求评啊…最好是对目前已有剧情的看法,对未来的希望神马滴…咱们再议~求爱爱~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65.闺中典范,书房试探 下一章:67.沐琛心寒,墙角偷听
热门: 弓区之谜 犯罪心理 仙药供应商 王牌大高手 无污染、无公害 剥皮行者 有种你再撞一下 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古董杂货店1 迟一分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