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郎心如铁,好戏连台

上一章:63.公子无忌 下一章:65.闺中典范,书房试探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公主到!淮阳公主到!永嘉郡主到!”

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整个大厅的人都有些无语了。这个大厅今天的人气竟然这么往旺么?大人物一个二个的有待遇更好的地方不待,都要往这里来挤?不过两位公主一位郡主到底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虽然自己不一定能有份,但是多看上几眼也是福分啊。

其实,引起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此时正坐在靠墙的位置,轻摇着手中折扇笑的一脸悠然自在的某人。若不是跟座明晃晃的金山一样的引人注目的魏公子不肯坐到治王府安排的正厅却跟那些各怀心思的皇子们勾心斗角,慕容煜和**公主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果然,三位衣着风格各异的美人儿一进门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众人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身大红色修身的劲装的永嘉郡主。大红色衣衫勾勒出永嘉郡主优美的曲线,美丽的容颜更是在如烈焰一般的红衣映衬下更多了几分傲然和英气。只不过这美人的腰间还缠着一根装饰的十分华丽的软鞭。虽然鞭子用宝石装饰的华丽的像个玩具,但是鞭子末梢那寒光熠熠的倒刺却还是让人不由得不寒而栗。

比起一进门就惊艳众人的永嘉郡主,**公主和淮阳公主的美丽就显得要柔和了许多。就连身上的衣服也是一个鹅黄一个浅蓝,原本都是称得上上乘的美人,现在看起反倒是被永嘉郡主给遮住了三分的艳色。因此,两人看向永嘉郡主的目光都有些奇怪起来。但是永嘉郡主却显然并不在意,昂首踏入大厅中,落落大方的打量着大厅里的众人。

“见过公主!”众人再一次向**公主行礼。**公主从来都不是个谦逊的人,她甚至连让众人平身的一丝都没有,直接转身就往魏无忌和慕容煜这边来了。

还是慕容煜皱了皱眉,沉声道:“今天是来给四哥道贺的,大家都是客人,免礼了吧。”听了慕容煜的话,众人才连忙谢恩起身。心中对于刚刚传恭王的谣言更多了几分心虚。比起这位五公主,恭王殿下是个多么好的人啊。

鉴于这边角落里的大人物实在是太多,大厅里的众人都不由自主的开始往另一边的角落转移了过去。就连原本有些互相看不顺眼的冤家对头也不计前嫌的共坐一桌了。一副热闹纷腾和睦愉悦的气氛更显得他们这边周围空着四五张桌子的情形十分诡异。

沐清漪摸了摸鼻子,决定也跟着过去凑个热闹。有这三个公主郡主在这里,慕容煜就是再想跟魏无忌拉关系,也得把话给咽回去。

“张兄,那边没位置了。你还是就坐这儿吧。”沐清漪才刚动了一下还没起身,旁边的魏无忌便侧过头来笑吟吟的道。立刻,沐清漪就感受到几道探究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沐清漪僵硬着脸色看向魏无忌。魏公子却似乎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给别人带来了什么困扰。挑眉笑道:“或者,张兄想要过来跟在下同饮一杯?”

“不用了,在下不善饮酒,坐这里就行了。”沐清漪干巴巴的道。

魏无忌与沐清漪的几句对话其实很寻常,甚至连一向多疑的慕容煜都没有多想什么。但是**公主却有些不高兴起来,这不是她第一次被魏无忌无视了。但是这绝对是第一次魏无忌因为别的什么人而无视了她,虽然对方只是一个看起来才十三四岁的孩子,但是如果女人想要找茬的话,那么是绝对不会考虑理由到底合不合理的。

“你是什么人?”**公主上前一步,仰着下巴居高临下的盯着沐清漪道。**公主之所以直接早上沐清漪,并不是舍本逐末,而是因为她早已经知道如果她直接去跟魏无忌搭话的话,魏无忌根本就不会理她。所以,一开始就向看起来和魏无忌似乎认识的沐清漪发难,至少让魏无忌不能再忽视了她。

对此,沐清漪却只能在心中将魏无忌狠狠地痛揍一顿,脸上却依然带着温和而纯善的笑容道:“在下张清,见过公主。”

“什么张清?没听说过。你坐在这里做什么?到那边去!”**公主傲然的指了一下另一边已经挤得满满的地方,一脸嫌弃的道。沐清漪无言以对,这位五公主真是白瞎了**这么一个好名字。简直是蠢得让人不忍直视,这样嚣张又愚蠢的性子到底是怎么在那吃人的后宫里长这么大的?难道真的是只靠着华皇的宠爱?难道她没看到,就连站在她旁边的永嘉郡主脸上都忍不住露出一丝错愕的神色。

挑了一挑眉,沐清漪不在意的准备站起身来往另一边人多的地方走去。横竖她也不想坐在这里看**公主拙劣的追求魏公子的戏码。但是魏无忌却显然并不不打算如她所愿。淡淡的抬眼看了**公主一眼道:“张公子是在下的朋友,既然五公主喜欢那张桌子,张公子,你还是坐过来吧。身为男子,总要有几分成人之美不是么?”

沐清漪心中将魏无忌骂了一百遍。无缘无故的拖一个素未平生的人下水,活该你被容瑾记恨!

“嘻嘻,这位小弟弟好生可爱。咱们北汉就没有如此俊俏的男儿。不如**姐姐和淮阳公主你们做这边,本郡主跟小弟弟聊聊?”站在一边把玩着鞭子的永嘉郡主突然开口笑道。说着也不管众人的反应,直接走到沐清漪跟前坐下了。沐清漪朝着魏无忌跳了跳眉,侧首对永嘉郡主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容,“多谢郡主姐姐,郡主姐姐真是个大美人,跟咱们瀛洲的美人倒是有几分相似。”瀛洲是极南方的孤岛,气候炎热,岛上的百姓也不如中原人拘束,民风开放热情。倒是和西北英姿飒爽的草原儿女有几分相似。

果然永嘉郡主脸上的笑容更甚,笑道:“小弟弟真会说话,以后若有机会本郡主一定也要去瀛洲玩玩。弟弟什么时候来北汉玩儿,记得来找姐姐哟。”

沐清漪含笑应下,跟哥舒翰一样,这位跟哥舒翰关系不错的永嘉郡主果然也是性格开朗的女孩子。又因为哥舒翰的原因,沐清漪对她的好感原本就比另外两位公主多一些。聊了两句之后更觉有趣。只是这永嘉郡主一口一个姐姐的,其实永嘉郡主与沐清漪是同年的,若是按顾云歌算的话,永嘉郡主还要小两岁。只是比起华国女子的娇小娴静,才年方十六岁的永嘉郡主倒是显得当真要打两岁了。

“我叫哥舒冰。弟弟叫我冰姐姐就行了,老是郡主郡主的多生疏啊。”永嘉郡主觉得眼前的少年虽然年纪小,但是谈吐幽默风趣,长得也是十分俊俏,便直接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张清,冰姐姐叫我名字就可以了。”虽然对永嘉郡主有些愧疚,但是沐清漪还是报了化名。

“清弟弟。”哥舒冰眨眼笑道。

旁边桌上的两人一见如故,了得热火朝天。坐在他们身后的另一座气氛却不怎么美好。**公主一边恼怒与永嘉郡主竟然如此亲近那个自己讨厌的小子,一方面有安心于永嘉郡主的主动退出。如果永嘉郡主也看上了魏无忌的话,**公主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几分胜算。

魏无忌漫不经心的喝着酒,一边支着耳朵听旁坐两个人的对话。不知道为什么,魏无忌就是觉得这个之前之见过一次的俊俏少年很有意思。在一听这两人聊了还没几句就开始称姐道弟的了,更觉得有趣。

魏无忌不肯开口说话,甚至连注意力都不曾放到跟前的人身上,这边的气氛顿时就有些僵硬了。慕容煜皱了皱眉,看了**公主一眼才温声问道:“五妹,你怎么带着淮阳公主和永嘉郡主来这里了?”这里到底是招待男宾的地方,堂堂公主这个时候不跟着众王妃一起坐在女眷的地方,反而往男人堆里扎,说出去总是不好听的。

**公主却并不在意,只是直直的盯着魏无忌,道:“听说魏公子来了,本公主才过来看看的。魏公子,上次一别可好?”

魏无忌疑惑的挑了挑眉,打量着**公主道:“上次?在下…似乎没有见过五公主。”

**公主脸色顿时更加僵硬了,轻咬着唇角有些幽怨的望着魏无忌道:“公子不记得了么…去年在宫中……”魏无忌的笑容温和而有礼,看着**公主的眼神甚至还带着几分歉意。但是说出口的话却没有丝毫的情谊,“抱歉,在下不记得见过公主。”

**公主的脸色更加苍白起来。

其实,**公主喜欢魏公子的事情京城里知道的人并不在少数。最早要追溯到三年前的太后寿辰了,魏无忌当时也在京城,虽然当时魏无忌还没有如今的声势但是却也已经隐隐有天下首富的模样的。魏无忌自然也在被邀入宫为太后贺寿的人之列,当时**公主年方十五,华皇便有意招魏无忌做驸马。对于一个商人来说,这可谓是天大的恩典了。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魏无忌拒绝了华皇的赐婚。

原本**公主对于要嫁一个商人还颇有不满,反倒是在魏无忌拒婚之后对这门婚事起了心思,甚至在暗中见过魏无忌亲自向华皇表示愿意嫁给魏无忌。只可惜当时魏无忌已经离京前往北汉。之后每一次魏无忌回京,**公主总会派人送一些东西信笺之类的过去,直到去年终于忍不下与魏无忌在宫中勤政殿外与奉命前去觐见的魏无忌来了一个巧遇。只可惜,现在看来,魏公子洗依然是不肯消受美人恩。

一个美女,特别还是一个身份尊贵的美女。费尽心思却连在心上人眼中留下个印象都做不到,这是何等的羞辱?**公主俏丽的双眼顿时就红了,幽怨的瞪着眼前华贵俊美的男子。

“够了。”慕容煜皱了皱眉低声道。慕容煜对这个娇纵的皇妹原本就没有什么好感,绝不仅仅是因为上一次**公主让朱明嫣颜面扫地的事情。**公主仗着华皇宠爱一向跋扈娇纵惯了。却养成了这样一个不看场合就胡说八道的毛病。魏无忌三年前就拒绝了父皇赐婚的提议,父皇既然没有怪罪魏无忌,那么此事本就不该再提起,免得损了皇室公主的清誉。偏偏这个**公主仿佛当自己的名声不是一回事一般,扔在地上使劲儿的作践。当真这么多京城里的名门世家的面如此不知羞耻的纠缠,若是魏无忌坚持不肯娶她,只怕京城里也没什么好人家愿意要她了。

**公主显然并不能领会慕容煜的好意。毫不留情的大声道:“不够!本公主有什么不好?要让你如此退避三舍?魏无忌,你若是不说清楚,本公主不会放过你的!”

魏无忌有些烦恼的皱了皱眉,任谁被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死缠烂打了都会觉得烦恼的。坐在大厅的另一端的人们一边装作自顾自聊天闲谈的模样,其实每一个都竖直了耳朵想要听听魏公子是怎么拒绝五公主的。

许久,就连原本跟沐清漪聊得开心的永嘉郡主都忍不住好奇的转过身来看着他们了。魏无忌方才慢吞吞的道:“公主误会了,在下…早已经有了未婚妻,公主的垂青…在下实在是汗颜。”

所以,魏公子你其实还是知道**公主喜欢你的么?

所有人震惊了,魏公子竟然已经有了未婚妻!?这个消息远比恭王府和李家联姻的消息更加让人震撼。魏无忌独身一人,上无父母,下无兄弟,万贯家财富可敌国。这样的男人年仅三十却没有成婚。早已经让天下人纷纷猜测不已。更让无数的闺中女子抱着一丝渺茫的希望。但是现在…魏无忌竟然亲口承认他已经定了婚事了?!

“未…未婚妻?”不仅**公主震惊,同桌的淮阳公主和慕容煜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只是不如**公主这般失态罢了。**公主似乎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彻底的失去了理智,“她是谁?!她比本公主更漂亮更有才华身份更尊贵么?!”**公主咬牙切齿的模样,让人毫不怀疑那位魏公子的未婚妻若是此时在场,**公主只怕会毫不犹豫的将她碎尸万段。

魏无忌淡笑摇头道:“这世上身份能比公主尊贵,又美貌聪慧的女子能有几个?在下的未婚妻不过是个寻常女子罢了,不值得公主如此关切。只是…这情之一字,本就是半点不由人。只要在下喜欢,她就是世间最美的女子。”似乎想起了什么,魏无忌脸上的笑容更多了几分温柔之意,看的**公主又恨又妒,“本宫才不信!你让她出来,本宫要跟她比试!”

魏无忌皱了皱眉,有些不悦的道:“在下已经说过了,她与公主不是一样的女子,但是她却是在下唯一会娶的女子。所以,还请公主自重。”

“你……”

“**!”慕容煜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人家已经拒绝的如此明了了,还要死缠烂打实在是太难看了。有个这样的妹妹,慕容煜都不由得觉得羞于见人。

“我……”**公主还想要说什么,慕容煜却半句话都不想在听她说了。沉声道:“你若是不想留在这里,就立刻回宫去!”**公主与慕容煜的关系本来就不好,哪里听得进去慕容煜的话。尖声叫道:“这里是四哥的府邸,你凭什么本宫走?有空管本宫的事情,还不如处理好你自己那一对难事!”

慕容煜面沉如水,俊逸的面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但是沐清漪却清楚的知道如果此时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母亲与只怕会真的不顾及**公主的身份杀了他。

“这是怎么了?”就在大厅里的气氛凝重起来,众人都有些胆战心惊的等待着慕容煜发作的时候,慕容协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

看到跟着慕容协一起过来的众人,大厅里众人不由的在心中哀嚎。这个大厅的风水果然还是太好了吧?所有在正堂的宾客都跟着过来了。

沐清漪一抬眼,便看到容瑾在人群里冲着自己露齿一笑,那笑容自然是少有的惑人。更妙的是,容瑾对着人笑,但是整个大厅里的人却谁也没有分辨出他到底是在对着谁笑。所以,整个大厅里位数不多的几个姑娘甚至包括对魏无忌有意的**公主都忍不住俏脸微红了。一直表现的洒脱大方的永嘉郡主甚至忍不住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沐清漪看在眼中只能在心中暗暗摇头,暗骂了一声妖孽。

看到沐清漪,慕容协的目光顿了一下,目光从魏无忌和慕容煜身上划过若有所思,“六弟,这是怎么了?”慕容煜看了一眼**公主,神色淡淡的道:“没什么,五妹有些不舒服,嫂子先带她去休息吧。”**公主刚想要反驳,却被旁边的淮阳公主轻轻我住了手笑道:“本宫也有些累了,不如本宫陪五公主一起去歇息吧。”

慕容协夫妇自然也知道**公主恋慕魏无忌的事情,他们跟**公主的关系虽然没有慕容煜那么僵硬,却也不算十分亲厚。见**公主在自家的宴会上闹出这种事,治王妃心中也是不悦。上前对**公主淡淡道:“五妹,既然累了,跟嫂子下去歇一会儿吧。”

**公主虽然娇纵,但是陪伴淮阳公主和永嘉郡主的事情却是华皇亲自吩咐的。**公主也不是傻子,她之所以能够如此肆意妄为都是因为父皇的宠爱,对于父皇亲自吩咐的事情自然不会怠慢。看了一眼笑吟吟的淮阳公主,**公主终究还是没有再闹。淮阳公主转身看向哥舒冰笑道:“郡主不跟我们一道儿走么?”

哥舒冰虽然性格洒脱,到底是个女儿家,不好意思再去看容瑾,反而起身走到了哥舒翰的身边,搂着他的胳膊娇笑道:“我不累,我要跟十一哥哥在一起。”

哥舒翰不在意的拍了拍堂妹的肩膀笑道:“来了华国你也一样爱闹腾。”

哥舒冰不服气的朝哥舒翰做了个鬼脸,她可没有闹腾。闹腾的分明是那个脑子不清楚的**公主还有那个阴险的淮阳公主好么?

治王妃带着淮阳公主和**公主走了。大厅里的气氛一时半刻却也回不到最初的融洽和轻松,幸好这些人也不在乎。这些人不是出身皇家就是一方巨擎,无论多尴尬的情景他们都有办法表现的轻松自如,这样一点小小的尴尬自然也不看在眼里。也不再移驾,直接就在大厅里做了下来,各说各的。

看了看似乎又有各的的事情的众人,容九公子俊美非凡的脸上扬起一个懒洋洋的笑容,便朝着沐清漪坐的地方走了过来。笑眯眯的道:“本公子容九,这位公子贵姓?”

沐清漪神色木然的盯着他,淡淡道:“张清。”

容九公子却是表现的十分自在,甚至还自恋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笑道:“张小弟也觉得本公子俊美绝伦么?不用担心,你还小呢,再过几年也能跟本公子一样俊美无俦。呃…说不定会差上两分罢?不过看在整个大厅只有咱们两个美男子的份上,张小弟就收留九哥坐一会儿吧?”

也不等沐清漪说话门边自顾自的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沐清漪无语的看着明显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某人,容九爷说话从来不知道什么叫耳语,虽然不至于整个大厅都听得见,但是毫无疑问周围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了。所有人都不由得将目光落到了两人的脸上,然后又不得不承认人家长得确实是出类拔萃了一些。另有一部分人将目光转向了一脸尴尬的容琰。西越的皇子都这么傻缺么?

容琰只得无奈的苦笑着朝与自己同坐的人赔不是。

幸好,在场的众人其实都没有太将容瑾当成一回事儿。毕竟,西越九皇子唯一名扬天下的也就是那一张脸了。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卓越的才干,就连这次来华国也都是由容琰做主的,从头到尾容瑾就是跟在容琰身边当陪衬的,他甚至连个陪衬都没有当好。西越皇若是真的派容瑾出使别国,那绝对不是去联络感情的,那是去挑衅的。

这个小小的插曲很快就被人忽略过去了。一个无关紧要的皇子和一个无关紧要的少年,坐在一起反倒让众人觉得理所应当。容瑾这样的人,坐在那儿都让人觉得膈应。只有慕容协和魏无忌的目光偶尔或从两人的身上扫过。

“清弟弟,你跟九皇子认识么?”跟在哥舒翰身边的哥舒冰犹豫了一下,还是重新回到了沐清漪这一桌,好奇的问道。

沐清漪淡淡道:“现在认识了。”

哥舒冰眨了眨眼睛,转向容瑾,“九殿下,我是哥舒冰。”

在外人面前,九公子还是颇为冷艳的。所以他只是淡淡的打了个呵欠道:“哦,北汉那个大块头的堂妹。你长得倒是不错。”哥舒冰忍不住俏脸一僵,虽然被容瑾称赞了让她有几分羞涩的喜悦,但是也不能容许有人贬低她的十一哥哥,十一哥可是他们北汉的大英雄!

“我们北汉男儿都是比较高大的。十一哥可是我们北汉姑娘最喜欢的美男子!”哥舒冰骄傲的道。

容瑾点头,认真的道:“虎背熊腰,有头无脑。华国和西越的姑娘都不喜欢这样的男人,张小弟,你说对么?”沐清漪咬牙道:“九殿下问错人了,在下怎么知道华国和西越的姑娘喜欢什么样的男子?”

哥舒冰也有些接不上话了,她在觉得容九公子的容貌天下无双,也不可能为了一个刚说过几句话的人贬低自己从小倒带崇拜爱戴的十一哥哥啊。于是,三人大眼瞪小眼一番之后,永嘉郡主终于舍弃了亲近美男的机会转身专心跟刚认识的清弟弟聊起天来了。

坐在一边喝闷茶的容九公子看着眼前相谈甚欢的两个人暗暗磨牙。清清为什么不理他反而跟那个讨厌的女人聊得那么开心?聊得再开心清清也不能变成男人娶她啊?

容九公子一不高兴,就开始捣乱了。非要拉着沐清漪陪他去逛花园。大约是这些日子容九殿下的爱胡闹的印象已经深入人心了。慕容协甚至没有觉得奇怪,只是看沐清漪一眼,便让人带他们出去了。这会儿已经临近开宴的时候了,原本在花园里玩耍的千金闺秀们也早已经被几位王妃请去歇息了,倒也无妨碍什么,只是最后却多更了一个永嘉公主。

于是一行三人就在治王府的花园里漫步目的的闲晃起来。比起刚刚热闹纷腾的大厅,花园里的气息和静谧倒是让沐清漪觉得舒服了许多。抬头望着已经日暮的斜阳,悠悠的吐了口气。

容瑾嫌弃的看了一眼跟在沐清漪身边的哥舒冰,轻哼一声道:“本公子和张小弟逛花园,郡主跟着来干什么?莫不是看上张小弟了不成?”

哥舒冰脸上一红,她当然不敢说她看容瑾了。而且容瑾那样阴阳怪气的语气也让她有些气不过,一把抓住沐清漪笑道:“本郡主就是看上清弟弟了,怎么样?”

“哦?”容瑾皱眉来回看着两人。哥舒冰笑眯眯的盯着他,但是被她抓住手腕的沐清漪却能感觉到她的一丝紧张。只听容九公子漫不经心的叹气道:“不怎么样,只是郡主想要老牛吃嫩草…也要问问人家愿不愿意给你吃啊。”

沐清漪忍不住一脸黑线,她要是永嘉郡主绝对一巴掌往这货脸上拍过去了。

果然,永嘉郡主顿时被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容瑾半晌也说不出话来。

“九殿下!”闭嘴!沐清漪咬牙道。

看着被自己气得不轻的红衣少女,容九公子满足的闭上了嘴。短时间内,永嘉郡主是再也没有勇气去搭理容瑾了,只得拉着沐清漪说话。看起来倒像是一男一女并肩而行的逛园子,原本提议的九公子自己却成了多余的那个。

三人走到王府花苑最深处也是景致最好的假山堆的时候,里面隐约传来了有人说话的声音。容瑾和哥舒冰都是习武之人,自然比沐清漪听得清楚。哥舒冰皱了皱眉正想要开口询问是什么人在里面,却见容瑾深处一根指头轻轻的摇了下,做了个“嘘声”的动作。

哥舒冰好奇的眨了眨眼睛,看到容瑾拉着沐清漪往假山处走去,也跟着跟了过去。

突然被容瑾拉着走,沐清漪还来不及抗议,就被容瑾捂住了嘴,起身道:“清清乖哦,前面有好戏看。”

也不知当初设计王府的人是怎么想的,这一出假山群足足占了整个王府花苑的五分之一大小。若是想要玩捉迷藏的话,人躲在这里绝对不太容易被找出来。沐清漪和哥舒冰便跟在容瑾的身后,小心翼翼的朝着传来声音的地方而去。直接穿过了整个假山,已经快到了边缘处才停了下来,那声音便是从那假山后面传出来的。

“侧妃,如果你没什么知宜就先行告辞了。出来这么就,其他姐妹会担心的。”假山后面,传来一个清雅秀气的女子的声音。对华国不熟悉的哥舒冰疑惑的眨了眨眼看向沐清漪和容瑾。

“王爷不会喜欢你的!”朱明嫣的声音带着些倔强和骄傲的响起,还有些气急败坏的意味。显然在他们到来之前,两人之间的对话就不怎么愉快了。

李知宜沉默了片刻,才淡淡的笑出声来,“那又如何?恭王会娶我做正妃,这才是现实不是么?”

朱明嫣窒了窒,显然是被人一下戳中了要害。回过神来声音更加尖锐起来,“就算你做了正妃又怎么样?王爷是为了李家才娶你的,你以为他会真的喜欢你么?”

李知宜轻声叹了口气,浅笑道:“既然侧妃知道这些,又何必来找知宜的麻烦呢?等到我与恭王大婚之后,我做我的恭王妃,侧妃乐意与恭王怎么喜欢怎么两情相悦,也都是你们的事。知宜虽然不是什么贤惠大度的女圣人,却也不算是个妒妇。”

朱明嫣再一次没有了声息,李知宜所说的确实是不错。但是那一切是建立在慕容煜爱她的基础上。然而朱明嫣比谁都清楚,慕容煜从来没有爱过她。

假山后,秀雅温婉的少女望着眼前一脸戾色,虽然美丽依旧却明显有些憔悴的朱明嫣,有些怜悯的叹了口气。只是,她这样的怜悯却更加刺激到了朱明嫣,朱明嫣冷笑道:“不用你猫哭耗子!你以为你好得到哪儿去?他娶你还不是为了李家的支持,没有了李家你又算什么?你只会落得比本妃更加不如的地步!”

李知宜默然,她当然知道朱明嫣说的是事实。她能够得到太后的喜爱就绝不会是个笨人,事实上她看得比大多数人更清楚。但是…皇命难违。皇上要她嫁给恭王,别说恭王只是不爱她而已,至少还算得上是个能力出众才貌双全的高贵皇子。就算皇上指婚的是个一无所有的乞丐,她也必须要嫁。

既然必须要嫁了,她就必须端正自己的身份。她是恭王正妃,她可以不要慕容煜的爱,但是她绝对不能容忍朱明嫣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她的身份。

“知宜会如何,无需侧妃操心。侧妃若是有功夫,还是操心操心你自己的事情吧。待到我与恭王大婚之后,希望能与侧妃相处的愉快。”李知宜轻声道。

“你休想!本妃绝不会让王爷娶你的!王爷是我的,你这个凭什么抢?!”朱明嫣咬牙道。这一次,朱明嫣深刻的察觉到这个李知宜不简单。若是真的让她入了府,自己很可能真的会被她狠狠地才在脚底下。那么,唯一的选择就是让她永远也进不了恭王府!

到底是大家闺秀,被人如此辱骂即使李知宜修养再好也忍不住动怒了,沉声道:“侧妃莫不是忘了,恭王仿佛也是你从别人手中抢过来的罢?我李家可从来没教过要怎么抢自己至交好友的未婚夫,我和恭王的婚事是陛下亲自下旨御赐的。侧妃所说的罪名太重了,李知宜承担不起。”当初顾家下狱还不到一个月,顾云歌还在大牢里关着连审判都还没有,朱明嫣就以迅雷不及之势嫁给了慕容煜。若说他们在这之前没有什么苟且谁信?这也是众王妃不喜欢朱明嫣的原因。连从小一起长大的至交好友的墙角都能挖的人,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从背后给你一下?

“闭嘴!贱人!”顾云歌这个名字简直就是朱明嫣心中的一根刺,戳一下就痛得鲜血淋漓。

看着眼前状若疯狂的朱明嫣,李知宜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道:“侧妃还请慎言,知宜还有事,先行告辞了。”

“想走?有那么容易?!”朱明嫣并没有扑过去拦住李知宜,而是冷笑了一声嘲讽道。李知宜皱了皱眉,正要说话,只觉得脑后一阵剧痛,眼前一黑便晕倒在了地上。

看着晕倒在地上的李知宜,朱明嫣得意的笑了起来。她到底是平南王郡主是恭王妃,治王府里自然有恭王府和平南王府的人。想要算计李知宜这样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丫头,即使不是在自己的地盘上,也容易的很。

看着站在跟前长了一副憨厚模样的男子,朱明嫣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很好,你知道该怎么做么?”男子搓着手道:“郡主请放心,东院那边已经准备好了。保准一会儿让所有人看一出李家三小姐私会情人的好戏。”

“很好,去吧。”朱明嫣点头笑道。

另一边,哥舒冰睁大了眼睛听着那一边的话。没想到那个看似雍容美丽的恭王妃居然如此恶毒,正想要出声阻止,却被容瑾瞪了一眼给制止了。容瑾有些担心的看了看身边的沐清漪,自从那两个女人说起顾云歌的时候清清就有些怪怪的。知道沐清漪和顾云歌的关系,容瑾也只当她想起自家表姐的事情心中难过,抬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沐清漪一抬眼,便看到容瑾担忧的眼眸。唇边撤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哥舒冰有些焦急的抓着沐清漪的胳膊低声道:“咱们不救人么?万一那李小姐被她们给害了……”女子的贞洁,就连,民风开放的北汉也十分重要,更不用说更加保守而严苛的华国了。朱明嫣不过是被人衣衫狼藉的扔在了路边就被贬了还差点被羞。若是李知宜真的被诬陷了私会情郎,只怕就不用活了。

容瑾低低的笑道:“这个朱明嫣倒是很会学以致用啊,不过…这拾人牙慧未免显得有些落了下乘。”

沐清漪翻了个白眼,这种事还有上乘的么?

哥舒冰焦急的瞪了两人一眼,沐清漪含笑轻声道:“别着急,那李小姐是个聪明人,应该不会没有防备。”

“可是…她已经晕了啊。”

正在哥舒冰担忧之际,外面突然传来一个丫头惊恐的叫声,“啊!有人死了!快来人啊,出人命了!”虽然假山从中没有人,但是花园附近侍候着的人却还是不少的。那丫头刚刚叫出一声,不远处一个正在浇花的花匠就奔了过来。同时还有几个侍卫模样的人也从不远处冲了过来。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朱明嫣和那男子都是一惊。那男子也顾不得许多立刻就想要往外奔逃,但是他哪里比得上治王府的侍卫,还没逃到墙角边就被人给抓住了。另一边,朱明嫣脸色也是一白。若是刚才那男子逃走之前先杀了李知宜,或许她还有法子应变,但是现在无论她做什么狡辩,李知宜一醒过来她说什么都不管用了。一时间,朱明艳也不由的吓出一身冷汗。

耽搁了这么一会儿工夫,已经有不少人奔了过来。其中便有出来寻李知宜的随身丫头和李家的小姐,看到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李知宜,李家的丫头顿时吓得尖叫起来,“你对我们小姐做了什么?!”

------题外话------

妞儿们,近期网络上频繁出现有人冒充作者骗取读者钱财事件!亲爱哒们务必记住一件事:作者某凤绝对不会在群里或者qq里,或者任何私下问亲们要任何东西。(当然,伦家很需呀大家滴支持)。行骗者又把名字信息改成和作者一样让人不小心上当的行为。如果遇到这类情况请务必小心。如果有什么重要事或者什么活动需要大家支持滴,凤都会先在正文题外话或者公告中先告诉大家哒,网络安全大家要警惕防止发生不愉快的事情哟。

mua~爱乃们哒凤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63.公子无忌 下一章:65.闺中典范,书房试探
热门: 穿成炮灰总裁的男妻 婚命难为,BOSS下聘9亿9 一点不科学 死了七次的男人 圣祖 重生最强嫡女 五大贼王1:落马青云 半城风月 天道今天又作死了吗? 恶魔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