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公子无忌

上一章:62.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下一章:64.郎心如铁,好戏连台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书房里,慕容煜同样正在和自己的幕僚和属下议事。这两年,恭王府太过顺风顺水了,以至于这几天突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让他们竟然有些应接不暇。也让慕容煜万分的恼怒,他确实没想到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自己居然还会被人算计的这么彻底。

“林先生,这次的事,你们有什么看法?”慕容煜沉声问道。坐在慕容煜下首的是两个中年男子,一个看上去已经年过五十,双鬓斑白,脸上太过深重的皱纹让他看上去有几分怪异的丑陋。另一个男子却只有三十出头的样子,保养得还算十分年轻,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英俊的。但是那英俊的容颜却并不弱慕容煜那样的温文贵气,反而让人产生一种怪异的不舒服的感觉。

这两人都是慕容煜最信任的幕僚。这世上总是有很多聪明甚至有才的人,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不能进入朝堂,甚至不能光明正大的在外面行走。而成为权贵人家的幕僚便是这些人晋身的选择之一了。那灰发的中年男子姓林,名唤林端,早在慕容煜少年时期就跟着慕容煜了。慕容煜对他曾有过救命之恩,可以说,恭王府能够有今天的威势,少不了他在其中出谋划策。

那年轻一些的男子,姓朱,名瑞明。是慕容煜的生母朱云嫔娘家的侄子,颇有些才气。若是他身在平南郡王府的朱家的话说不定如今也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大家公子。只可惜朱云嫔的娘家虽然也姓朱,却和平南王府差了十万八千里。朱瑞明十四五岁的时候与京城里一个宗室王爷家的世子打架,被人打瘸了一条腿。自然从此也与官场无缘,只能屈居恭王府给自己的表哥慕容煜做一个幕僚。

虽然朱明瑞并不甘心,但是却也不可奈何。宗室王爷大都是华皇那一辈儿的亲兄弟,虽然不怎么掌权却也不是朱家这样一个底蕴并不深厚的门第能够匹敌的,即使他是恭王和安王的亲表哥。因此,朱明瑞所有的希望便都寄托在了恭王有一天能够位登九五上了,到时候自己也算是有了从龙之功。恭王也必定要加恩给自己的母族的了,那时候自己也就算是熬出头了。所以这些年来,朱明瑞也还算尽心尽忠。

林端皱眉道:“王妃说…那人自称顾流云,王爷觉得这话有几分真假?”

慕容煜凝眉,摇头道:“顾流云早就不在了,应该不会是作假。”

林段点头,沉声道:“那么就是有人要借顾家的名了。但是,顾家的名头也不是那么好用的,至少证明,这个人肯定对顾家很熟悉。”

朱明瑞扬眉道:“顾家虽然族人不多,而且都死的差不多了。但是顾牧言为相几十年,门生故吏遍布天下,若是有人想要暗中为顾家报仇,咱们只怕也不容易见人给找出来。”

闻言,林端也不由得跟着他叹气。若是那么容易能将人找出来,他们也不用坐在这里讨论了。沉吟了片刻,林端方才道:“人既然找不到便先不管了,王爷现在要提防的是对方还有没有后招。在下总觉得…对方费了这么大的心思闹出这些事情,不会那么容易便收手。还有顾秀庭……若是宁王的事情也是对方设计的,那么,顾秀庭必然落到了对方手中。”

“顾氏宝藏和九转玲珑已经到了父皇手中,还要顾秀庭有什么用?”

慕容煜皱眉,心中升起一丝怪异的想法。抬眼看着林端和朱明瑞道:“两位可又觉得,顾氏宝藏和九转玲珑出现的时间和地点…太过巧合了?”现在想来,那简直就像是将两样稀世珍宝白白送出来。若是落在了他们这些皇子或者使臣手里或许还能引起一些争端。但是落到了父皇手里,简直就跟白送没有两样。

林朱二人皆是一怔,蓦地林端站起身来变了脸色。望着慕容煜道:“王爷…那藏宝图和九转玲珑有可能……”慕容煜盯着他问道,“有可能什么?”

林端有些困难的咽了口口水,道:“有可能是假的。”

“假的?”慕容煜面无表情的道,即使是林端和朱明瑞这两个算是他最信任的人也猜不出他在想些什么。林端在心中飞快的盘算着龙王诞的事情,脸色也不由得苍白,望着慕容煜沉声道:“从头到尾,我们都弄错了一件事。对方布置了这么多事情最主要的目的并不是引起京城的动乱或者对付恭王府。而是…为了救出顾秀庭。”若是只是想要对付恭王府,没有必要布置那些看似精妙实际上只要身在局外很容易就能够想明白的计谋。对方显然并不惧怕恭王府知道什么,否则完全可以不必透露顾流云这个名字。对方只是需要在短时间内麻痹对手,而一旦救人成功,也就无所谓了。所以,无论是抛出九转玲珑做诱饵,还是设计恭王妃和宁王,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救出顾秀庭这个人。至于其他的,都是顺便的。但是,如果一个人能够再顺便之余就为恭王府带来这么多的麻烦,就更加不得不让林端感到震惊了。如果这个人真的一心一意想要跟恭王府为敌,那么此人或许会成为恭王府最大的敌人。

这样的猜测,让书房里的三个人神色都变得更加凝重了。一个身份不明而且深不可测的对手,这对于恭王府是极为不利的。

“如果林先生的猜测属实。那么这人可是大大的得罪了陛下。不说咱们,陛下就绝不会放过他!”朱明瑞冷笑道。

慕容煜淡然道:“既然他敢这么做,只怕…也不那么担心父皇那边的,或者他本身就有应对之策。”这几天,暗地里查这个人的并非只有恭王府一家。其他人同样也在查,但是却谁都没有抓到任何线索。善后的如此干净,就算华皇亲自派人追查,只怕所知的也十分有限。

“王妃,你不能进去!”书房的院门口,远远地传来了守门的侍卫为难的声音。

“滚开!”然后是朱明嫣气急败坏的声音。书房里静默了片刻,林端道:“王妃应该知道陛下下旨赐婚的事情了。”朱明瑞皱眉道:“知道了又如何?陛下赐婚难道还能抗旨不成?何况,陛下此次赐婚对恭王府未尝没有好处。”他们一直想要拉拢李家却无处下手,就连李家跟肃诚侯府的婚事也眼看着就要黄了。这个时候,陛下将李家小姐指给了王爷,简直就是天助我也。无论如何,李家和恭王府的婚事也要顺利结成才行。

两人说话间,朱明嫣已经闯进了院里。虽然朱明嫣被华皇贬为侧妃,但是到底还是恭王府的主子,更还有这平南郡王府郡主的身份,侍卫也不敢狠拦着她。

“你来这里做什么?”朱明嫣一把推开书房的门,看到坐在慕容煜下手的林端和朱明瑞愣了一下,却又因为慕容煜的话忍不住红了眼睛。

“你要娶李知宜?”朱明嫣红着眼睛,含泪问道。

慕容煜顿了一下,点头道:“这是父皇的旨意。”

朱明嫣当然知道这是华皇的旨意,她只是定定的盯着慕容煜问道:“那么你呢?你自己想不想娶她?”慕容煜不答,只是平静的望着她。但是从他的眼神中她已经看明白,慕容煜自己对华皇指的这门婚事也是满意的,甚至是十分的满意。李知宜,出身名门清流世家的嫡出小姐。容貌虽然比不得自己美丽,却也算得上是秀丽佳人。还有李家小姐亲自被太后赞为诚孝的名声,更不是如今已经算得上声名狼藉的自己能够相比的。甚至,比起几年前号称京城第一才女的顾云歌,李知宜才是所有的权贵皇族心中最合格的大家闺秀,顾云歌太美丽也太聪慧了。而李知宜,如她的名字一般,永远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做到什么程度。当真不愧是太后称赞的闺中典范。

娶了这样一个女子,对恭王府的名声来说绝对是一个大逆转的机会。将来只要李知宜不出错,恭王府之前的笑话很快就会被人忘记。甚至因为慕容煜没有听华皇的话休了她,还能得到一个重情宽容的名声。

两人对视这一会儿,林端和朱明瑞都明白此时并不是自己应该留下的时候,双双起身告退了。

“不要…不要娶她好不好?”许久,书房里才想起朱明嫣仿佛哀求的声音。朱明嫣痴痴的望着眼前俊逸而温雅的男子,祈求道。

不只是不想让他再去一个妻子,她知道他终有一日他会另娶正妃的。但是她曾经希望那时他迫不得已娶得,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这一刻朱明嫣深刻的认识到,如果李知宜进门了,她…会失去他。虽然,有可能她从来没有得到过。

慕容煜皱了皱眉,淡淡道:“明嫣,不要闹了。这是父皇的旨意。”

“但是你明明自己也很高兴!”朱明嫣尖声叫道,“你很高兴可以娶李知宜是不是?就像当年娶我一样,就想当年跟顾云歌订婚一样!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你的地位你的势力,你从来就没有真正喜欢过我,你只是想要利用我对付顾家,对付顾云歌……”

“啪!”一个耳光重重的甩在朱明嫣的脸上,慕容煜目光冰凉如水,淡淡道:“闭嘴。我跟你说过,不要在替她的名字,你总是记不住。若是你有她半分聪明,也不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捂着红肿的脸庞,朱明嫣呆呆的愣在了那里。这不是慕容煜第一次动手打她,在外面面前温文尔雅的恭王从来都不是一个温柔的人。但是似乎每一次慕容煜对她动手,都是因为…顾云歌。半晌,朱明嫣终于指着慕容煜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眼泪却疯狂的从眼眶里涌出,“哈哈,每次提到顾云歌你都这么激动。你后悔了是不是?她死了…你就后悔了是不是?王爷…你再后悔她也死了,是被你亲手害死的。她被火烧死的时候,你不就在当场么?是你、眼睁睁的看着他被烧死的!你现在这样…做给谁看?!”

“本王说了,闭嘴。”慕容煜一只手握住朱明嫣纤细的脖子,淡淡道,“你总是在不对的场合说一些不该说的话,自以为聪明,有嫉妒着所有比你强的人。若是本王今年娶了一个毫不出色的女子,你不会如此激动罢?乖乖的做你的侧妃,不然就回娘家去。”

朱明嫣咬牙,“你就不怕我父王……”

慕容煜冷然一笑,“你觉得他会相信么?本王对平南郡王府还不够优待么?其实本王一直想提醒你,朱變很看重你没错,但是…你和平南郡王府之间,你觉得他会选哪一个?”平南郡王府早就已经绑在了恭王府上,即使朱變现在想要投靠别人他也没有足够的筹码,更没有人会相信他。何况,这次的事情,慕容煜可说是仁至义尽了,即使是朱變也说不出什么。朱變就是在疼爱女儿,他到底还是个男人。从根本上想法就跟朱明嫣是不一样的。

“你…卑鄙!”朱明嫣怒道。

慕容煜放开她,淡淡道:“乖乖做你的侧妃,不要给本王惹麻烦。”

看着他冷淡无情的脸,朱明嫣只觉得心中一片荒凉。但是她却依然对这个男人生不出一丝的痛恨和决绝。曾经她也轻蔑的鄙视过那些被丈夫欺压却不敢反抗的女子,但是事情到了自己头上才知道,当初那所谓的骄傲…也不过如此。

原本想要找慕容煜闹一场,最后朱明嫣却只能自己掩面哭着回了房间。这世道,与男人争执原本就少有女子能够赢得,即便是赢了,也不是那女子本身赢了。大多是为了家世、为了权力、为了财富罢了。

为了经常在京城里走动方便,沐清漪花了大手笔在城东买了带着花苑的府邸。府邸上光明正大的挂了个张府的匾额,对外宣称是瀛洲张氏的小公子。瀛洲与旁的地方不同,虽然也是隶属于华国的,但是却是一座海外孤岛。朝廷虽然也派了官员前去管理,但是天高皇帝远,朝廷的官员在那里能起到的作用极为有限。但是若要兴兵讨伐华国的水军水战尚可,但是倒了海上也一样晕菜,讨伐的成本也不合算。所以一直以来,对于瀛洲朝廷的策略都是偏向安抚的。几十年前还封了瀛洲最有权势的实际统治者庄氏的家主一个世袭的镇海郡王。如此一来,瀛洲倒像是古时分封的诸侯了。

瀛洲距离华都路途遥远,而且交通十分不便。一来一去追快也得三两个月,而且人口繁多,家族林立。沐清漪随口扯了一个瀛洲张氏倒也不怕被人拆穿了。倒是沐清漪这白白净净的娇贵模样跟海外孤岛上肤色偏重略有些出入。不过这也只是需要一个能说得通的借口罢了,又有多少人真的去在意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的身份真假?

没几日,治王府里就送来了一张帖子。治王府世子的周岁宴,邀请张清公子前去参加。沐清漪把玩着帖子淡淡一笑,心中明白这是治王的示好了。看来治王殿下虽然十分的理智精明,却也抵不住想要打败慕容煜的**。或者说,是华皇刚刚的指婚给了慕容协压力吧。刚刚贬了一个身份贵重的平南王郡主,又来了一个众皇子人人想要拉拢的书香世家的嫡出小姐。也难怪华皇几个皇子都看慕容煜又羡又妒了。要知道,当年身为太子的慕容熙的太子妃不过是个礼部尚书家的嫡女,而母家出身高贵的八皇子的未婚妻娘家甚至只是个从三品的侍郎。其他的皇子的王妃们虽然各有各的优点,但是又一件事却是相同的,这些王妃们的家世都称不上渊源雄厚。大多都是刚刚兴起或者已经开始没落的家族。从这一点也能看得出来,华皇其实是恐惧这自己的儿子的成长的。

沐清漪悠然的拍了拍手中的帖子,回头吩咐府中的管家去准备一份厚礼。既然要做治王府的幕僚,至少也要给出足够的诚意吧?

原本再过不了几日就是华皇的寿辰了,在这之前是不该再有人贺寿的。但是或许是刚刚得到了九转玲珑华皇龙心大悦,竟然亲自下旨为治王府的世子赐名慕容霄,并让治王府大办小世子的宴会。如此一来,京城里刚刚因为恭王和李家联姻而有些踌躇的人们就更加疑惑起来。一时间也看不明白皇上到底是中意恭王还是更意属治王。所以,还是得继续观望。

有了华皇亲自的赐名和旨意,慕容协自然也就毫不客气的为儿子大肆操办起来了。虽然因为时间紧促又碍于华皇的圣寿将近并不十分奢华,却也对得起治王府世子的排场了。在发帖子的时候,慕容协心中一动便让人给那位只见过一面的瀛洲张公子也发了一张。

沐清漪到的不早不晚,被人引进门的时候治王府里早已经宾客如云了。他的身份淹没在这一堆的高官权贵富商名士之中,自然是丝毫也不起眼,也没有人专门作陪,便索性闲着在治王府里四处看看了。

治王府面积颇大,用来宴客的却是前院的部分和连接后院的一处花园。沐清漪进去的时候花园中也早已经是一片喧闹。花园中央的水阁里有戏班子正唱着戏,被治王夫妇请来的福王妃和平王妃正陪着众贵妇们听戏闲聊。对那咿咿呀呀的戏曲还没有兴趣的闺阁小姐们便纷纷在花园里散步嬉闹。另一边,王孙公子,书生才俊没纷纷坐在一间敞廈里,喝茶闲聊下棋品画。便是有几个闲不住的想四处走走,也十分规矩的只在花苑这边走动,并不去惊吓到另一边的女眷们。

沐清漪自然只能呆在男宾这一边,他也没有兴趣去跟这些才子雅士们高谈阔论,只是选了一个清净一些的角落坐在喝茶。

一边喝着茶,沐清漪一边望向花园的另一边。彩衣少女们成群结队欢歌笑语,无忧无虑。曾经她也曾是她们之中的一员,而如今抬她却只能坐在一堆的男人中间,听着他们吹嘘自己的才华能力吹捧别人的权势地位。曾经那欢喜无忧的韶华时光早已经一去不返。

“哎,听说了么,今儿李家那位小姐也来了啊。”不远处的桌边,有人神神秘秘的低声道。与他同坐的人嗤笑道:“这还要听说,李家几位女眷一早儿就来了。那不,李家三小姐这会儿正坐在水阁里陪福王妃和平王妃听戏呢。”

“今儿恭王殿下肯定也得来啊。”有人幸灾乐祸的笑道:“那位…恭王、呃,侧妃肯定也要来啊。就算不是恭王妃了,人家还有个平南王郡主的身份呢。”

旁边的人也不由得低低的窃笑道:“若真是如此,可有好戏看了。”前任的恭王妃,现在的恭王侧妃,对上未来的恭王妃,自然是一处好戏。那位平南王郡主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这些年在京城这些王妃中性子也算是拔尖儿的要强,也不知道是得罪了谁才被人给这般整治了。

旁人嗤之以鼻,“平南王郡主又怎么样?做了侧妃在正妃面前就是要矮上一劫。你以为那李三小姐就是好惹的?”若真是个软弱的,也得不到太后的喜欢。太后平生可是最不喜欢那些软绵绵会勾人的女人了,可见这李小姐也是个厉害的,“这个关键只怕还是要看恭王的态度。恭王殿下向着谁,谁就占上方。”

众人连称有礼,就连沐清漪也不得不赞同。两个同样厉害的女人相斗,赌的就是男人的态度。李知宜比顾云歌小两岁,以前她也见过几次。才不过十一二岁的小丫头,却已经是落落大方进退有据,一看就是个聪慧女子。这样一个女子嫁给慕容煜,还真是糟蹋了。沐清漪在心中暗暗惋惜。

“恭王殿下到!”一声高昂的声音,大厅里顿时安静了一下来。刚刚还在兴致勃勃的谈论着的几个人也连忙闭上了嘴,换上了一副恭恭敬敬的模样。心中却都不由得嘀咕着:恭王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治王府待客的地方自然不是只有这一出,真正身份尊贵的如总宗室王爷皇子们自然另有地方由治王夫妇亲自接待。坐在这里的大都是一些没什么爵位或官职的世家子或者富商以及有些名气的读书人罢了。

慕容煜依然是一声亲王袍服,神色淡然沉稳。让人惊讶的是,穿着一身侧妃的朱红色依然的朱明嫣也跟在她的身边。面上还带着浅浅的笑意,似乎丝毫没有为这些日子的流言所困。

“见过王爷。”众人连忙起身行礼,“见过侧妃。”

站在慕容煜身边,朱明嫣脸上虽然带着笑,但是唇边的笑容还是忍不住僵硬了一些。这还是这些日子她第一次真正清楚的体会到自己已经不是恭王妃了。恭王妃和恭王侧妃,所差的不过是一个字而已,但是就只是这一个字,就已经是天渊之别。但是她却不能不来,她不可能永远不见人,更不可能永远不见李知宜。若是她躲着不来,外人反倒是以为她害怕认输了。

“免礼。”慕容煜点点头温声道,显然是心情颇好。

“王爷,不知王爷有何吩咐。”有人上前恭敬的问道。恭王不跟众王爷坐在一起,反而跑到这里来总是有什么事情的吧?

慕容煜摇摇头笑道:“没什么事,八弟他们正跟四哥闹着玩儿呢,本王出来透透气。”

朱明嫣望着慕容依,带着得体的微笑,“王爷,臣妾去大嫂她们那边了。”

慕容煜点头,温声道:“去吧。”

朱明嫣微微一福,转身便往花园另一头的水阁而去。众人看在眼里也不由得暗暗叹服慕容煜的气度,要知道不管朱明嫣到底有没有被人毁了清白,除了这样的事情的女子大多数男子都是无法接受的。

看着众人有些拘束的模样,慕容煜才淡淡道:“不用顾忌本王,大家随意吧。”

你在这里谁敢随意啊,刚刚咱们还在讨论恭王府的小道消息呢。众人默默在心中腹诽着。慕容煜似乎真的不打算走了,扫了一眼整个大厅抬脚便往人最少的角落走去。却正好就在沐清漪对面的桌子做了下来。沐清漪到还没有如何,反倒是刚刚议论恭王府八卦的那几个人,神色僵硬不说,连身体都有些僵硬了,想走却又不敢走,显然是心虚的厉害。

看着那几个人一脸苦闷的模样,沐清漪不由得暗笑着摇了摇头。

“这位公子贵姓大名?”慕容煜打量着坐在自己对面角落里的堇衣少年道。因为是来参加小世子的满月酒,沐清漪也没有穿寻常惯常的白衣,而是换了一声堇色的绣着祥纹暗纹的锦衣,外面罩着一件白纱,看上去更多了几分金贵和俊俏之意。活脱脱一个涉世不深的富家小公子。只是京城里名门世家的公子慕容煜大都是知道一些的,看眼前这少年却是非常陌生,显然以前并没有见过。而且,刚才这满大厅的人的神色慕容煜怎么会看不见?自然之道他们这副模样的原因,这些日子恭王府的留言他早就听得都麻木了。但是这少年却更那些紧张尴尬的人不一样,俊俏的脸上带着戏谑的笑意,仿佛看到了什么好玩儿的事情一般。还带着一点点调皮的意味,让人看了原本还有些沉郁的心情也不由得好了许多。

沐清漪一怔,淡淡笑道:“敝姓张,瀛洲人。见过恭王。”

“张公子是瀛洲人,倒有些不像。”慕容煜笑道。

沐清漪从容道:“家母…是越州人,在下…确实是肖母一些。”说吧,还有些不悦的撇了撇嘴角。仿佛不太高兴聊起这个话题一般。慕容煜不由得笑道:“是本王的错,本王还想着张公子如此俊雅的人物,倒是有江南水乡人物的雅致呢。”

沐清漪摇了摇头不再说话。不得不承认,如果不是早就知道慕容煜的真面目,慕容煜还是一个非常容易让人产生好感的人。他并不弱一般的一般皇室中人如治王或者八皇子那边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总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但是也不会过于降低自己的身份,只是在一个刚好合适的位置展现自己的风度和平易近人的特质。这样的性格,让许多傲气的读书人不由得心悦诚服,让身在底层的人仰慕,也让他的对手失去警惕。

若不是这样一幅温和尔雅,仿佛循规蹈矩的态度,当年又怎么能骗得过表哥,成为了太子身边最信任的兄弟和得力助手。偏偏,却也是这个最信任的兄弟一手覆灭了太子表哥和整个顾家。

这一刻,沐清漪不得不感谢这些年在萃红阁吃的苦头。如果是换到顾家刚刚破灭的时候,在这种情况遇到慕容煜她绝对没办法如此心平气和的跟他说话。

“张公子是瀛洲人?怎么会来京城?”慕容煜仿佛不经意的问道。但是沐清漪却很能领会他的意思,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怎么会独自一人到了京城,而且还能收到治王府的帖子。治王虽然是大宴宾客,但是治王府的帖子也不是随处可捡的废纸。

沐清漪笑道:“这个么,在下不过是出门游历罢了。碰巧听说陛下圣寿便想来凑个热闹顺便沾沾陛下的圣恩。我家门下有两家铺子与治王府有些生意往来,没想到王妃竟让人送了帖子给我呢。”那两家铺子横竖原本就打算给慕容协的,沐清漪自然也就好不犹豫的抬出来做挡箭牌了。

“原来如此。”慕容煜淡淡笑道。

“魏公子来了。”不知谁说叫了一声。沐清漪往门口望去,果然看到一身绛紫衣衫的魏无忌握着折扇从外面漫步走了进来。魏无忌虽然是天下第一首富,但是论身份的话与那些皇室王爷们还是差了一些的。虽然慕容协夫妇请他去主厅坐,他却依然拒绝了直接往这边的大厅来了。

看着走进来的魏无忌,再看看一样往门口看的慕容煜,沐清漪顿时了悟了。原来是专门在这里来等人的,慕容煜竟然连魏无忌势必不愿意和那些宗室皇亲权贵坐在一起都能够算到,果然是无所不用其极。

魏无忌一来,整个大厅却热闹了不少。原本大厅里的商人就不少,见到魏无忌这个第一首富自然是立刻都围上去寒暄了。而且对魏无忌也没有之前面对慕容煜的压力和尴尬,魏无忌这样富可敌国却还依旧单身的青年人简直是所有的人眼中的一块肥肉,不管有没有生意要谈,所有人都上前打招呼了。

魏无忌含笑与众人寒暄了一圈,才将目光转向了角落里这两桌。慕容煜是只是自恃身份即使他也是想要找魏无忌也绝不会跟着一群人一起上前去打招呼的。而沐清漪是前两天刚刚在治王面前泄了人家的底,略有些心虚。而且她跟魏无忌也没有什么利益关系,自然也犯不着上前献殷勤了。

“魏无忌见过恭王殿下。”魏无忌上前来,淡淡的拱手道。并不算恭谨也不热切,甚至有些疏离的动作在魏无忌做来却丝毫不让人觉得失礼。慕容煜显然也不在乎这个,淡然一笑道:“魏公子客气了,不如坐下共饮一杯如何?”

这样的场景,魏无忌显然已经习惯了。他富甲天下,腰缠万贯。即使是诸国的皇子王爷们得对他客客气气的再三拉拢。虽说这世道商人的身份不高,但是,谁又能抵得住金钱的诱惑?慕容煜想要跟自己说什么,魏无忌不用想都能够猜出来。但是他也知道现在慕容煜是不会说的,因为这里并不是一个适合谈话的地方。所以他也不在意,淡笑道:“如此就恭敬不如从命。”

魏无忌并没有在慕容煜的对面落座,而是坐在了慕容煜右手边靠墙的位置。如此一来,不仅能够看到整个大厅的情形,也能够看到坐在最角落里的沐清漪。很显然,魏公子并不是一个喜欢自己背后有人的人。沐清漪偏了偏脑袋,大大方方的打量着眼前的两个男子。

被人如此围观,魏公子也不以为忤,反而对着沐清漪淡淡一笑点了点头。然后便于慕容煜闲聊起来,两人并没有了什么实质的内容。魏无忌说了几句在外旅途的事情和别国的风土人情,与慕容煜聊聊时政之类,却都是词不达意的闲聊。停了一会儿,沐清漪便没有兴趣的放弃了。

“张公子是瀛洲人?”正出神,魏无忌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沐清漪怔了一下很快便回过神来,抬眼看向魏无忌点了点头道:“正是。”

魏无忌笑道:“三年前在下也去过一趟瀛洲,倒真是一个好地方。在下记得瀛洲方寸山下有一座镇海郡王修建的别院,名唤蓬莱仙境。当真是美如仙境不可胜收,真是让人流连忘返。”

沐清漪眼眸微闪,有些疑惑的扬眉道:“魏公子是记错了吧?蓬莱仙境是在方丈山下才对。”方丈山和方寸山名字相似相隔的也不远。一般若不是瀛洲本地人确实有可能弄错。但是沐清漪却更倾向于魏无忌是在试探他。到底要多小心,魏无忌你才会去试探一个刚刚见面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的少年啊。沐清漪在心中暗暗思量着,如此小心谨慎,看来这位魏公子确实不像是寻常商人那么简单。

魏无忌神色微变,淡然一笑道:“是么?看来是在下记错了,真是惭愧。”

沐清漪笑道:“就连瀛洲本地人都会弄错,何况是魏公子。公子见多识广,在下很是佩服。”

魏无忌笑道:“张公子客气了,张公子小小年纪便自身远游,在下才是佩服不已。”沐清漪笑容可掬的道:“在下家中也是经商的,平生便将公子视为今生效仿的对象。”

人家都当他是效仿的对象,人生的目标了。在精于应酬的魏公子也觉得没法在吹捧对方了。只得笑道:“不过是挣口饭吃罢了,张公子言重了。”

两人一时安静无语,双双觉得这样的互相吹捧无聊之极。

慕容煜在一边做着,平静的看着跟前隔着一张桌子你一眼我一语的两个人。当然注意力最多的还是在魏无忌身上。魏无忌表现出来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他无意参与众皇子之间的纷争,也没有打算拿自己的财富来挣一个从龙之功的意思。或者说,他慕容煜的筹码和胜算还不够,还不足以让魏无忌这样精明的一个商人下注。

原本,魏无忌若是不到京城也就罢了。但是他既然已经来了京城又怎么可能完全置身事外。就算他慕容煜不早上魏无忌,其他的兄弟也同样会早上他的。所以,慕容煜毫不在意的先下手为强。魏无忌这样巨大的财力,若是不能为他所用,至少也不能被他的对手所用。否则,他宁愿毁了他。

沐清漪看了看魏无忌,有看了看神色平淡的慕容煜,心中暗暗为魏无忌叹了口气。魏无忌这样的身份,在这些皇子眼中简直就是一块肥得流油的肉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移动金山啊。也难怪他才刚刚一进京城就被慕容煜给盯上了。慕容煜这样的人,你若是站在他这边的还好,如果不是,魏无忌显然要狠狠地得罪慕容煜了。在想想不知道为什么跟魏无忌结了仇,正在暗中猥琐无耻的图谋这算计他的容瑾。沐清漪第一次觉得魏无忌这位天下第一首富,还当真是有些不容易。

“张公子在想什么?”魏无忌有趣的看着望向自己的目光隐隐带着几许怜悯的少年,有些好笑的问道。

沐清漪眨了下眼睛,正要说话,门外再一次想起了有些尖锐的声音,“**公主到!淮阳公主到!永嘉郡主到!”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62.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下一章:64.郎心如铁,好戏连台
热门: 生化危机7零度时刻 纨绔才子 抚生·孤暮朝夕 暗黑神探 地狱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1 在星辰中浪 坑过我的都跪着求我做个人 断袖对象他又高又大 全世界都在磕我和影帝的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