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上一章:61.秀庭公子的拒绝 下一章:63.公子无忌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安西郡王?这一刻即使是一向从容若定的凤章先生也不由得露出了头痛的表情。沐清漪不由一笑,好奇的问道:“冯先生,这安西郡王有什么特别的么?”

安西郡王沐清漪不算熟悉,但是却也知道一些。这一代的安西郡王名唤赵子玉,跟平南郡王朱變不同,赵子玉今年不过才二十五岁。七年前前一代安西郡王病逝的时候赵子玉不过才十八岁。一个还未及弱冠的少年支撑起一个偌大的王府,原本许多人都认为安西郡王府将要没落了。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还未及二十的赵子玉自请镇守边关,几年下来竟是战功卓著,深得华皇的喜爱和信任。顾云歌还在萃红阁的时候就曾经听人提起过,华皇甚至有意晋封赵子玉为亲王。要知道,从华国开国至今,能够以异姓得封亲王的人屈指可数。如此隆恩不得不让人惊讶,但是却被赵子玉给拒绝了。华皇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又赐了赵子玉黄金万两和湛卢宝剑。

这样的人物,莫说是寻常权贵,就是一般的皇子也不愿去招惹。赵子玉素来跟宁王慕容安不合,有好几次甚至闹到了华皇面前,但是一向爱面子的华皇既然多半时候都是偏向赵子玉而少数时候也是各打五十板。慕容安以皇子之尊竟是没有从赵子玉身上占到半点便宜。这也导致了赵子玉对慕容煜的态度也一直十分冷淡。

这五公主若是脑子没有问题,就不会去招惹这样的人物。还是,五公主以为她是华皇的爱女华皇就会无条件的站在她这边?华皇在沐清漪眼中,或许罪该万死,但是昏庸但是绝对称不上无能,更不是笨蛋。

“五公主跟安西郡王有过节?”沐清漪问道。

冯止水摇头,一个是身居内廷的公主,一个是长期驻守边关的郡王,想要有什么过节也很难啊。沐清漪眨了眨眼睛,心念微转笑道:“莫不是,五公主看上了安西郡王?”

冯止水一怔,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却又有些迟疑的道:“这个…应该不会罢?好像听说五公主是不喜欢武将的。五公主…不是喜欢魏公子么?”

还有这事儿?沐清漪不由得也有些好奇起来了。看起来这几年京城里确实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被她给错过了。冯止水想了想,突然一击掌笑道:“我怎么将这事儿给忘了!”

沐清漪挑眉,冯止水有些无奈的道:“今天好像是魏公子进京的日子。华皇大寿魏公子也在宾客之列。不过这一次魏公子似乎去了一趟安南,回来的有些晚了。这个…每次魏公子到京城第一天都必然会来轻安阁喝茶。”

沐清漪不由莞尔,“这么说,五公主这是打算守株待兔了?就算如此,也犯不着专门跟安西郡王抢位置啊。”五公主想要坐,想必多得是人愿意让座。但是…性格冷峻傲然的赵子玉却未必在这之中。

冯止水回忆了一下今天赵子玉坐的位置,叹了口气道:“魏公子在咱们轻安阁定了一个位置,无论魏公子来不来都是留着的。这个位置和…就在安西郡王的桌子后面。这几位咱们这小小的茶楼哪一位也得罪不起。属下还是先去看看吧。”

看着冯止水出去,沐清漪想了想也跟着出去了。她现在不担心自己被人认出来,十三四岁的俊俏少年,正是雌雄难辨的时候,那么也就不妨闲着看个热闹了。

二楼的大堂中,气氛果然有些古怪。沐清漪淡淡的扫了一眼还空着七八个位置,或许是有人看到起了争端便立刻走人了。到底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看热闹的,有的热闹更是看不得。沐清漪随意找了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下来,在看向另一边靠窗的位置顿时就明白五公主为什么坚持要赵子玉的位置了。魏公子定下的桌子位置十分巧妙,靠着窗,里边却靠着一个柱子,周围来摆着几个山水画屏,表明了主人并没有和楼中的茶客寒暄的意思。坐在那个位置,一眼望去能够看到京城最美丽的景致,侧耳也能听到附近大多数人的声音。但是却只能看到前方赵子玉的座位。如果五公主真的是为了魏公子而来的话,确实是势必要挣到这个位置了。

赵子玉今年才二十五岁,以一个功勋彪炳的武将来说他还年轻的有些过分。他穿着一身玄色云纹的衣衫,堪称英俊的脸上带着冷肃的神色,配上那仿佛沾染了血腥一般的玄色,整个人仿佛一把刚刚出鞘的战刀。此时,赵子玉皱眉望着眼前的三个少女,冷峻的容颜上写满了不耐烦。

冯止水走过去的时候,五公主正有些倨傲的瞪着赵子玉,一脸的不悦。跟在她身边的永嘉郡主和淮阳公主倒是没什么不悦,永嘉郡主绝艳的容颜上甚至带着几分看好戏的悠然。

瞪着跟前的男人,**公主只觉得心中的怒火无处宣泄。这个赵子玉一直以来就是一副别人欠了他几万两不还的僵尸脸,谁的面子都不给。她好好地跟他商量,就算看在她公主的身份上卖个面子给她会死吗?

“**公主,不然咱们还在坐那边去吧。”淮阳公主看了一眼一脸冷漠的赵子玉,轻声在**公主耳边劝道。**公主此时早已经失去了理智,若是她就这么走了岂不是让别人以她她慕容**怕他赵子玉?

“本公主偏不走!本公主就要坐这里!”**公主仰着下巴高声道。

赵子玉放下手中的茶杯,淡然道:“既然公主喜欢,就在旁边等着。本王走了这个位置想必也没人跟你抢。”**公主不由得一哽,“你什么时候走?”

赵子玉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傍晚吧。”

现在才不过刚刚过了午时,到傍晚至少还要两个时辰。**公主的俏脸顿时就青了。一旁的看客虽然不乏有觉得赵子玉跟一个姑娘家这么争锋相对,未免太过小气了一些。但是没有相应的能力和地位也没有几个人愿意去得罪赵子玉的,即使是为了公主。英雄救美固然是可歌可泣,若是公主能再来个以身相遇赚个驸马之位自然更是一段佳话。但是如果出了头却没有得到丝毫的好处,反而得罪了睚眦必报的安西郡主,那就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接受得了的了。在这一点上,京城的百姓们还是惊人的清醒的。

“草民冯止水见过郡王,公主。”看到眼前的情形越闹越僵,冯止水叹了口气只得上前去了。正想要发火的**公主愣了一下,回头扫了冯止水一眼,傲然道:“你是什么人?”

冯止水嘴角不由得抽了抽,这位**公主能知道来轻安阁堵魏公子,难道都没有稍微调查一下么?他冯止水在京城虽然不是什么声名赫赫的人物,但是也不至于泯然众人吧?

“草民真是轻安阁的掌柜,不知…公主可是对敝店有什么不满之处?”冯止水恭敬地问道。**公主抬手一指赵子玉道:“你让他立刻给本宫让座!”

冯止水看了看低头饮茶的赵子玉,摸了摸鼻子有些为难的道:“这个…公主,正所谓先来后到,郡王先订下了这里,公主何不看看别的地方?其实还有几个位置景致都十分不错,另外,小店还有几件厢房,同样可以赏景,虽然不及大厅热闹,却也别有一方静谧风韵,正和公主尊贵的身份。”

轻安阁最出名的便是茶点和风景,公主大驾光临自然是为了赏景饮茶的。当然如果**公主敢当着大庭广众说她是来看魏公子的,他冯止水也只能甘拜下风了。

“我不管,本宫就要这个位置!”**公主青白着脸色,咬牙道。这已经不仅仅关系道她是不是能接近心上人的事情了,更关系着她公主的面子和尊严。其实**公主现在已经有些后悔让赵子玉让座了,但是在开口之前她确实没有想到赵子玉居然会如此不给面子。如今她却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冯止水无奈的看向赵子玉,希望这位郡王爷能够好说话一些。

赵子玉自然也察觉到了冯止水殷勤的目光,赵子玉早年还没有驻守边关的时候也是这轻安阁的常客,掌柜的面子自然是要给的。只是还未开口,楼梯口便传来了一个温润含笑的低声男音,“赵兄若是不嫌弃的话,不如与在下同坐如何?”

众人齐齐的将目光转向楼梯口,刚刚关注着公主和郡王的对峙太过专注,竟然没人注意到有人走上来了。漫步走上里的男子看上去二十七八的模样,穿着一身绛紫色绣银鹰的锦衣,外面还罩着一层紫色薄纱。手中握着一柄看上去很普通的折扇。但是沐清漪却看出那折扇的扇骨并非寻常的竹木象牙之类,通体黝黑却泛着淡淡的光泽,很有可能是某种不知名的矿物。看上去不像是附庸风雅的玩意儿到更像是一件危险的兵器。沐清漪不由的想起太史衡曾经跟她聊起过的,魏公子的武功深不可测。

被人一直注视着,魏公子自然不会没有感觉。侧目望去却见到角落里坐着一个十三四岁俊秀非常的白衣少年,见被自己发现少年也只是对他露出一丝有些窘迫的笑容便低下了头去喝茶。魏公子不由得淡然一笑,将目光重新转到了窗口这边。

赵子玉也在看着走上楼来的男子,蓦地淡然一笑,颔首道:“原来是魏公子,幸会。”

“赵兄客气了,在下魏无忌。请。”魏公子笑道。

“请。”面对魏公子这样的温文尔雅却又不失洒脱的翩翩公子,即使是赵子玉这样的人也很难不和颜悦色。赵子玉起身跟着魏无忌移到了旁边屏风后面的作为。冯止水松了口气,转身对着**公主含笑道:“公主请。”

**公主怔怔的望着屏风后面似乎正与赵子玉说话的男子,脸色苍白无色。从头到尾…魏公子都没有看她一眼。

魏公子,名无忌。天下第一富豪,十年前突然崛起富可敌国。就连三国皇室也若如上宾。与古时信陵君同名,无人知起来历。

就连魏无忌都来了,可见这一次的华皇寿辰果然称得上是八方来贺了。这京城…真是越来越热闹了。沐清漪起身悠然的下楼,一边在心中暗暗思量着。

除了轻安阁,无心立刻跟了上来。一边漫步而行,沐清漪漫不经心的问道:“魏公子这个人,你怎么看?”无心不由得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沐清漪会问他这个问题。虽然沐清漪接受了他作为容瑾赠送给她的随身侍卫,但是无心自己心知肚明,沐清漪根本就不信任他。他平时能够知道的都是她愿意让他知道的,但是他们还远没有互相信任到能够随意闲聊的地步。

所以无心的话回答也很正式,“回…公子。魏公子十年前携着巨大的财富出现之后,不过短短十年便有了天下首富之称。其人长袖善舞,对行商有着无人能及的天赋。但是他原本是什么人,十七八岁之前的背景却是一点都没有消息。”

“无人能及?连梅家也不能?”沐清漪挑眉道,梅家当年的声势也不必如今的魏公子差。不过梅家到底是一个经营了上百年的家族,跟魏公子这样突然一飞冲天的也不能相提并论。

无心沉吟了片刻,方才摇头道:“公子说,梅家这一代无人能比。”这个公子,指的自然是容瑾了。连容瑾都如此盛赞的人,看来确实是非同小可。沐清漪淡淡一笑,倒也无妨,她跟魏公子没有任何交集,想必以后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交往。

“魏公子似乎与护国大将军交情不错。”无心沉声道。

沐清漪脚下一顿,回头看了无心一眼笑道:“哦?交情不错…九公子的消息灵通果然让我叹为观止。”魏无忌和卫大将军有交情看来应该是件隐秘的事情,否则以魏无忌如此惊人的财势早就引起诸位皇子的忌惮了。但是如果连京城里的众皇子王爷都不知道的事情容瑾却能查的这么清楚,看来她应该对容瑾的能力和势力评价再抬高一个层次。

无心低着头并没有看到沐清漪脸上的神色,这位小姐给他的感觉很多时候与九公子非常想,总是无形中会让人感到强大的压力。所以无心很少会抬头去看她的神色,只是平静的道出自己知道的事情。

沐清漪皱眉,魏公子…魏无忌…

护国大将军,卫蠡。魏…卫……

“你们公子跟魏无忌有仇?”沐清漪突然开口问道。

无心惊讶的抬起头来看向沐清漪,只听沐清漪淡淡道:“想对付魏无忌让他自己去,我没这个能力招惹魏无忌。就算有,也没必要。”

看着白衣少年转身扬长而去的身影,无心一贯肃然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几分惊讶纠结之色。

沐清漪并没有急着回府,如今肃诚侯府里没有人会找她。就算她一两天不回去也未必有人能发现,即使有人突然找她,以盈儿的聪慧也可以应付到等她回去。看看时间差不多,沐清漪转身又去了城南的一处酒楼。这座名归林居的酒楼是治王名下的产业,而沐清漪早就约好了的人正在这里瞪着他。

踏入桂林居,立刻便有人迎了上来,不等小二开口,沐清漪淡淡笑道:“在下与四公子约好了的。”小二不由愣了一下,他自然知道四殿下与人约在了归林居里,但是却没想到居然是一个才十三四岁的少年人。

“啊…公子请。”回过神来,小二才连忙道。

归林居的后院,慕容协正坐在厢房里对着一盘残棋出神。只是看他专注的神色,绝对不会有人知道他此时的心思完全没有在棋盘上。慕容协在等人,等待的空隙里,慕容协不由得有些质疑自己只是收到一张连名字都没有的帖子就同意与对方见面是否太过草率了一些。

但是如果对方真的跟六弟这些日子的倒霉事情有关的话,那么此人必定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何况,归林居是治王府的地方,对方既然敢来他堂堂皇子难道还会害怕不成?

“王爷。”门外,小二低声禀告,“客人来了。”

“进来。”

沐清漪一踏入房间里,慕容协先是愣住了。然后便感到一股怒气从心中涌起,有一种被人耍了的感觉。他本就端正雍容的面容因为这一丝怒气,更多了几分肃杀之意。沐清漪却并不在意,偏着头含笑看着慕容协笑道:“治王殿下似乎不高兴?为什么?是在下有何处之礼了么?”

慕容协冷然的盯着沐清漪道:“阁下就是要求见本王的人?”

沐清漪不在意的点点头道:“正是。王爷…都不请人坐下么?”

打量倒是不错,慕容协怒气稍弱,抬了抬手示意沐清漪随意。沐清漪也不客气,走到慕容协下手处不远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这片刻间,慕容协也冷静了下来淡淡道:“这位公子高姓大名?”

沐清漪笑道:“在下…姓张,单名清。”张清,听着便不像是真名,但是慕容协也并不在意。毕竟即使沐清漪说了真名慕容协也未必会相信。他们这些在勾心斗角中长大的皇子,除了亲眼见到的证据是什么都不信的。

“哦?那么,张公子见本王有何事?”慕容协一边审视这沐清漪,一边问道。

沐清漪含笑道:“这个么…自然是想要帮助王爷了。当然,王爷也可以称之为互惠。”慕容协眼眸一眯,沉声道:“本王怎么不知道有什么需要张公子帮忙的,更加不知道…本王能帮公子什么。”

沐清漪淡笑道:“无聊的试探不如咱们都免了如何?在下的时间并不多,相信王爷也是一样的。在下可以帮王爷…得到你想要的东西,而到时候王爷只要帮在下一个小小的忙就可以了。”

慕容协冷笑一声道:“本王怎么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能力?另外,你那所谓的小小的忙若是本王办不到又该如何?”

沐清漪笑眯眯道:“我没有没能力,恭王妃和宁王殿下不是已经证明了么?至于我要的,只要治王得到了你想要的,将慕容煜和慕容安交给我就可以了。”

“你倒是胆大。”慕容协盯着沐清漪沉声道:“你就不怕本王将你抓起来么?”

沐清漪悠然的抬手,笑问道:“这样做对治王殿下有什么好处?还是说在下误会了,其实治王殿下和恭王兄弟情深?压根就没想过太子之位?”

“放肆!”慕容协厉声道,“你好大的胆子。”皇家的勾心斗角自古有之,但是少有人敢如此**裸的在他面前提出来罢了。

沐清漪耸耸肩,表示闭嘴。

慕容协目光幽冷的盯着沐清漪许久,方才冷声问道:“你为什么要对付恭王?”

“我看他不顺眼。”沐清漪笑道。

“你打算用这个理由来说服本王么?”慕容协冷笑道。沐清漪无奈,只得淡然道:“在下与慕容安有刻骨深仇。要动慕容安自然免不了与慕容煜为敌,只可惜…这次慕容安命大逃过了一劫。”

慕容协皱眉,在心中盘算着要不要相信这个理由。慕容安是什么德行慕容协自然清楚,想要他死的人只怕都能从宫门口排到杨柳江边了。只可惜他身为皇子,能动得了他的人却实在是不多。若说与慕容安有仇,慕容协却是有些相信的。

看着慕容协犹豫迟疑的模样,沐清漪淡笑道:“王爷何必如此,在下说的是真是假与王爷都没有害处不是么?你我的目标,本就是一致的。就算王爷不相信在下,总还是该知道有一句话的。”

“什么话?”

沐清漪笑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随手从袖袋中取出两件东西抛了过去,慕容协接在手中一看,是一只女用的发簪和一块男用的玉佩。玉佩上四条龙环绕着一个宁字,这样的玉佩慕容协自己也有一块,那是代表他治王身份的玉佩。原本应该是慕容安不离身的信物。

看着慕容协,沐清漪起身笑道:“王爷可以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合作。在下可以再送给王爷一个消息,魏公子和护国将军似乎有些关系。”

意料之中的看到慕容协变了颜色,沐清漪微微一笑转身往门外走去。

手刚刚碰到门口,身后便传来了慕容协的声音,“张公子留步。”

听到慕容协的声音,沐清漪低头唇边勾起一丝淡淡的微笑。在回过头来时俊俏的有些稚嫩的容颜上却只担着一丝淡淡的疑惑了,“王爷还有什么事?”

慕容协盯着沐清漪沉声道:“本王多谢公子提醒,若是张公子不嫌弃,闲暇时可以到归林居或者敝府坐坐。”沐清漪含笑点头道:“若是王爷有什么事,也可派人送行到此处。”沐清漪自然也是懂得投桃报李的人,将一张纸笺放到了桌上,笑道:“在下告辞。”

“慢走不送。”

沐清漪的脚步声在门外消失,又过了片刻一个四十多岁模样消瘦脸色略有些蜡黄的中年男子推门进来,恭敬地道:“王爷。”

慕容协抬眼,沉声道:“此事郑先生怎么看?”

男子眯眼道:“这位张公子…行事倒不像是十三四岁的少年。”慕容协点头赞同,这白衣少年行事作风竟是比二三十岁的成年人还要老到沉稳。那中年男子低眉想了想道:“这次的事情…他应该没有说谎。王爷可还记得,恭王妃所说的…绑架她的人自称是顾流云。”恭王府里自然有治王府的眼线,虽然慕容煜的书房这样的地方是探不到的,但是朱明嫣大受刺激之后,她的消息却好打探的多。

“顾流云。”慕容协点头道:“若是顾流云…不,顾流云就算还活着,现在也该有十六岁了。另外,咱们不是已经确定了,当年顾流云确实是夭折了么?这少年,不会是顾流云。”

中年人笑道:“他是不是顾流云其实不重要,不是自然更好。否则跟这样的人牵扯上什么关系,对王爷终究是不好的。但是…这人肯定知道一些顾家的内幕,甚至…跟顾家有什么关系。”

慕容协垂眸在心中盘算着,“顾家本家除了一个下落不明的顾秀庭以外,已经没什么人了。二哥…也不可能。或许是顾家的旁支?”虽然都说顾家的旁支早已经凋零,但是顾家那样历史悠久的家族,谁知道还有没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人物?

中年人也皱眉,道:“他自称姓张。说起来,当年顾家的大夫人便是姓张的。与这两个姓还能称得上有关系的人,便只有顾秀庭和…肃诚侯府四小姐沐清漪了。”严格来说,就连沐清漪都称不上,沐清漪只有母亲姓张,本身与顾家其实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很快,中年人便将沐清漪派出了,不仅是因为她与顾家的关系不大,更因为她是个女子。即使身为谋士,他也难免对女子产生轻视的想法。只是他不知道,曾经,他距离事情的真相是那么的近。

“顾秀庭死了么?”慕容协问道。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道:“不知道。”谁也不知道恭王别院那日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别院中的人全部都死了,连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他们也只能从其中捕风捉影的推测出一二。但是顾秀庭的下落却是无人能知。

慕容协沉默了许久,皱眉道:“无论如何,对咱们来说总归不是一件坏事吧。”自从慕容煜娶了朱明嫣之后,这两年恭王府风头正盛,慕容煜本人也十分受华皇重视,俨然便是众皇子第一人的架势。最让人郁闷的事,慕容煜这个人为人十分谨慎,即使再受父皇看重也从来不会居高自傲,竟是让人半点错处也抓不住。曾经有一度,慕容协甚至以为父皇是不是意属立慕容煜为太子。但是这一次看了父皇对恭王府和云嫔毫不留情的处置之后,慕容协心中又升起了一丝希望。

“王爷说的是。恭王不仅有平南郡王和肃诚侯支持,朝中拥护者也是不少。另外,当年…太…平王手下的大部分势力只怕也被他给吸收到麾下了。只凭咱们,要对付他只怕还有些费劲。”

那白衣少年说的不错,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王爷。”门外,侍卫沉声道。

“进来。”回来的是派去更重沐清漪的侍卫。侍卫脸色有些难看,低声道:“属下无能,跟丢了。”慕容协眼眸一沉,“连个不会武功的人,你们也能跟丢?”

侍卫咬牙,羞愧的道:“那少年似乎对京城的地形十分熟悉。担心被他发现了属下等人不敢更得太紧。只转过了一个巷角,人就不见了。”

“废物!滚出去!”慕容协怒道。

“是!”侍卫连忙退了出去。坐在旁边的中年男子看着怒不可歇的治王若有所思,“看来这位张公子果真十分了得。王爷倒也无需动怒,他若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也没那个能耐和胆量算计恭王了。”

慕容协平定了怒气,赞同的点了点头道:“郑先生有什么主意。”

中年人道:“合作也无不可,不过…王爷还是要小心一些莫要被他给算计了。”

慕容协点头道:“这个本王知道。”防人之心,他们这些做皇子的最不缺的就是这个。毕竟,少了防人之心的人的下场是明明白白的摆在她面前的。

京城里某个小巷的房顶上,容瑾笑眯眯的坐在沐清漪身边看着平生第一次坐在房顶上而显得有些紧张的沐清漪直乐。清清平时就是太严肃了,现在的模样看起来多可爱啊。

沐清漪扫了一眼趴在房顶上笑的肚子疼的无良男子,没好气的道:“不怕被人发现你容九公子武功盖世,你就继续笑。”他以为这大白天的趴在房顶上很隐蔽么?随便一个会武功的人路过说不定都会发现。沐清漪自觉自己倒是无所谓,大不了就是被人发现跟西越九皇子有点关系么,但是容九公子要怎么解释他一个病秧子是怎么跟一个完全不会武功的人爬到这么高的房顶上来的就是个问题了。

“清清真是不可爱。”容瑾无奈的道。伸手将沐清漪拉了起来,一手拦住他纤细的腰足下轻轻一点两人便悄然落地。终于站到了平实的土地上,沐清漪有些僵硬的身子才放松了一些,一掌推开容瑾自顾自的往前走去。容九公子委屈的皱了皱眉,又巴巴的跟了上去。

“清清别走啊,本公子专程出来找你的啊。”一人在前面走,一人在后面追着。

沐清漪轻哼一声,淡淡道:“找我做什么?继续挑拨我去对付魏公子?九爷,你不觉得你太高看我了么?”容九公子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模样,笑嘻嘻道:“怎么会高看呢?清清选了慕容协,迟早不都要跟魏无忌对上么?本公子只是早一步给清清提供情报,免得清清被他给阴了啊。”

沐清漪冷笑,“在没被他阴了之前,我怕先被九公子给坑死了。”

“清清…你肯定误会我了。”容九公子无辜的道。

沐清漪转身看着他,含笑问道:“魏无忌跟你有仇么?”容瑾公子张口就想为自己辩解,但是看着眼前的“少年”优美的唇边挂着的那一抹清凌凌的淡笑时,所有的话都被吞了回去。有些沮丧的叹了口气,眨巴着温润无辜的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沐清漪,小声道:“是有那么一点儿。”

沐清漪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望着她负气而去的背影,容九公子有些忧伤的叹气,“清清为什么那么不好骗呢?不好骗也就罢了,骗不过她还要生气。怎么办呢,下一次…要显得周详一点才行啊,不然清清又要生气了。”

所以,公子你就从来没想过不骗人么?

“无情,你说…清清是不是生气了?”

不远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身着青衣的男子,沉默的望着容九公子,脸上写满了无语。这还用问么?瞎子都看得出来沐小姐生气了好么?

“都是无心太笨了,嗯…本公子要去做一些让清清高兴的事情。”说罢,容九公子挥挥手摇摇晃晃的往巷口走去。

公子,属下只怕你做得越多越容易惹沐小姐生气。毕竟,你老…最擅长的就是最所有人看到你都想望你脸上拍板砖。

恭王府后院

朱明嫣沉默的坐在房间里出神。依然是锦绣华贵的房间,比起从前却多了几分清冷和死寂。坐在铜镜前真正的望着镜中雍容美丽的女子。比起从前的神采飞扬,到底是多了几分苍白和羸弱。衣领处的痕迹在抹了药膏之后早已经消失了,但是朱明嫣却永远也无法忘记在江边那些过往的行人还有那些皇子皇妃看她的眼神。还有…她的丈夫…

龙王诞已经过去七天了,自从那天回来之后慕容煜就再也没有进过她的房间。房间里,原本属于恭王正妃的东西都被人拿走了,换上了一些依旧华美却不违制的摆件。朱明嫣了解慕容煜,这必定是他吩咐的。慕容煜素来小心谨慎,放在明处的错误丝毫也不肯给人抓到。她已经被华皇亲自下旨费了王妃之位,属于亲王正妃才能享用的东西她自然是不能再用了。

独自坐在房间里,朱明嫣甚至会忍不住想,在慕容煜看来她被废了是不是反而是一件好事。平南王府身上早已经打上了恭王府的标记,经过这一次的事情父王自然会对慕容煜更加的死心塌地。而慕容煜…甚至还可以再娶一个出身名门的王妃。即使没有平南王府那么大的势力,却也是一种拉拢属下的手段。虽然一直躲在院子里没有出去,但是朱明嫣却知道京城里已经有不少人家在盘算着将女儿嫁入恭王府了。而这些,慕容煜并没有表现出反对的意思。

“王妃,王妃…不好了。”门外,传来丫头慌乱的叫声,朱明嫣皱了皱眉,自从城外回来以后,她就不太愿意见外人了。平时连身边侍候的丫头也都赶出去了。

“什么事?”朱明嫣沉声问道。

小丫头战战兢兢的道:“皇上…皇上给恭王指婚了。”

“什么?!”手中的玉钗砰然落地,立刻碎成了两段。朱明嫣望着地上的玉钗,一时间有些茫然。好半晌才反应过来。皇上…皇上给恭王指婚了?

前任王妃才被废了不到五天,皇上就给恭王指了新王妃。从一方面来说,这可以算是皇帝疼爱儿子,担心儿子被声名狼藉的前任王妃牵连了。另一方面来说,却是皇帝对平南王府和朱明嫣这个人已经讨厌到一定的程度了。所以根本就不给他们半点面子,短短时间里就选定了新的王妃。

朱明嫣猛的站起身来,眼前却一阵阵的发黑。她连忙伸手撑住了梳妆台,站稳了之后才转身向外走去,一把拉开门瞪着门口的小丫头道:“皇上选的谁?”

通告的小丫头也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李家的小姐。”

“李家?”朱明嫣皱眉道:“李家不是跟肃诚侯府订了亲?”虽然李家闹着跟肃诚侯府退了婚,但是皇上也不至于将一个退过婚的女人指给恭王才对。

朱明嫣的脸色实在是可怕,小丫头战战兢兢的道:“不是,不是那位李小姐,是李家长房嫡出的三小姐。曾经被太后亲口赞过诚孝淑嘉,闺中典范的那个李小姐。”当初与沐翎订婚的那位李小姐虽然也是李家的嫡女,但是却是二房的,与这一位指给慕容煜的长房嫡女不可同日而语。更重要的是,被太后如此称赞过的女子自然是身价百倍,又怎么会许配给沐翎那样的身份?

“王爷…王爷回来了没有?”

“王爷刚回来。”

朱明嫣一把推开跟前的小丫头,跌跌撞撞的往慕容煜的书房跑去。

------题外话------

纳尼~亲爱哒们,伦家不会黑烈王。烈王虽然不算是个纯粹的好人,不过他确实算是难得的光明正大的人。至于结局哒问题,咱们就交给结局来解决吧。人生在世,活过,精彩过,问心无愧…酱紫~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61.秀庭公子的拒绝 下一章:63.公子无忌
热门: 恶魔百货 余生,请多指教 波西·杰克逊奥林匹斯英雄系列5:奥林匹斯之血 人道至尊 偷偷藏不住 乡野兽医 穿成豪门恶毒炮灰后[穿书] 谨言 神藏 万人迷他总在崩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