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秀庭公子的拒绝

上一章:60.令人作呕的“亲情” 下一章:62.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清漪也没想到,九公子身为西越皇子,会对华国的纷争如此感兴趣。”

书房里有片刻的沉静,良久,容瑾才摸了摸鼻子笑眯眯道:“公子我还不是为了清清么?清清如今的所作所为本公子看着着实忧心啊。所以才不得不多了解一些以备不时之需么。”

容瑾说的自然不是真话,不过沐清漪也不在乎。对于容瑾的话她本就半个字也不会信,容瑾这样的人,若是想要骗人的话,只怕天下没有人能够防得住他,所以猜了也是白猜。而且,有的谜题还是自己来解开要更有意思一些。

容瑾明显也不想跟沐清漪聊这个话题,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说起来,清清可把本公子吓坏了。突然传出清清毁容了的消息,若是清清这般的绝色佳人容貌尽毁,岂不是这世间的一大损失?”

沐清漪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比不上九公子给我的惊吓大。”

慕容很快就想起来沐清漪指的是哪件事了。顿时笑容有些讪讪的道:“这个么…清清还不相信本公子么?绝对不会给你留下后患的。本公子保证慕容安再也开不了口了。”

沐清漪点点头,假笑道:“真是多谢公子了,清漪还以为好不容易不用闯宁王府救人,却要闯宁王府杀人了。”容瑾无辜的眨眼,“清清真的生气了么?本公子可以解释啊,清清不想听一听么,我也是为了大哥好啊。”

沐清漪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跟容瑾交流总是免不了偶尔的额角青筋直跳的时候。这位容九公子自来熟的会不会太快了?之前一见面就顾大哥顾大哥的叫了,还能当他容九公子礼数周全为人谦逊,这会儿直接就变成大哥了?

“九公子的大哥该在西越才对。”沐清漪咬牙道:“什么叫为了我大哥好?”

容瑾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望着沐清漪难得的正色道:“秀庭公子的事,我也听说过一些。”

沐清漪脸色一僵,咬了咬牙冷声道:“废话可以免了。”

容瑾也不在意她的态度,沉声道:“当时情况紧急,那时候你让大哥亲手杀了慕容安报仇固然爽快了。但是大哥的心结未必能够解的开,还是等大哥考虑清楚的在设法亲自解决得好。清清这么聪明,我想就算要再杀慕容安一次想必也不是难事。”

沐清漪神色冷肃,容瑾说的问题她确实没有考虑过。在她心中,一直认为只要将当初害了大哥的人杀了,一切就都结束了。但是发生过那么多的事情,过了这么久的时间,大哥心中绝不会没有半点的心结。杀了慕容安当真能让大哥从此释怀么?就这么杀了慕容安实在是太容易了,只怕连大哥都没有考虑过别的事情。但是万一大哥心结一直难解,或者觉得心中的恨意还没发泄完,她连找尸体给大哥鞭尸都做不到。

看着沐清漪沉思的模样,容瑾知道她接受了自己的理由,心中不由暗暗吁了口气。清清要生气的样子好可怕……不过,这么容易被说服的清清…顾秀庭对她来说果然很重要吧?

“启禀小姐,北汉烈王来访。”门外,盈儿脆声禀告道。

容瑾立刻站起身来,不悦的道:“哥舒翰,他跑来干什么?果然还是对清清不死心么?”

沐清漪白了他一眼,问道:“九公子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迎接北汉烈王?”容瑾哀怨的斜了她一眼,“我就知道哥舒翰一来,清清就要赶我走了。好吧,本公子不打扰就是了。不过…清清可不要给哥舒翰勾搭走了哦。不然…本公子把他大卸八块!”

“听说北汉烈王是天下五大高手之一。九公子努力吧。”沐清漪不咸不淡的道。

容瑾公子轻哼一声,气嘟嘟的负气而去。

不多时,哥舒翰便在沐长明等人的陪同下走了进来。沐清漪看到跟在沐长明身后的孙氏和沐云容等人,立刻便沉下了脸,毫不客气的道:“父亲是带人来看清漪的笑话的么?”

沐长明本就心中有亏,又当着哥舒翰的面自然不敢对沐清漪如何。有些苦涩的笑了笑道:“漪儿……”沐长明还没说话,沐云容便忍不住抢先开口了,“四妹,咱们好心来看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沐清漪抬眼,笑容浅浅的看着她挑眉道:“看我?有这个功夫三姐不如去看看宁王。四妹我的脸一时半会好不了也烂不到哪儿去。倒是宁王……”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一命呜呼了。

沐清漪话虽然没说完,但是那未尽的意思却是谁都能够听得明白的。沐云容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虽然父亲没有说,但是沐云容却也明白这一次宁王伤的只怕比上一次更重。就算不会有生命危险,只怕已经延过一次期的婚礼也无法如期举行了。这几天京城里流言四起,并不是只有恭王妃和宁王的,还有关于她的。有不少人都暗中嘲笑她身为庶女根本就没有做王妃的命。好不容易从妹妹那里抢了个王妃的位置过来,大婚之前未婚夫却一伤再伤。甚至有人直接说她命里克夫,若是宁王真有个三长两短,这克夫的罪名她只怕就背定了。

哥舒翰皱着眉看了看扶着面纱的沐清漪,虽然遮了厚厚的面纱却依然能隐约看到面纱下狰狞的伤痕。不过…这丫头倒是挺有精神的?哥舒翰挑了挑眉,笑道:“四小姐说的没错,本王听说宁王昏睡不醒。若是一个月醒不过来,只怕就……”

闻言,沐云容脸色惨白,靠在孙氏身上摇摇欲坠,“娘…娘…。”

孙氏连忙扶着女儿,柔声安稳道:“别怕别怕,宁王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哥舒翰冷哼一声,淡淡道:“在吉人天相也顶不住有个克夫的扫把星啊。”

“烈王,慎言。”沐长明皱眉,沉声道。

哥舒翰也不在意沐长明的无礼,扬眉笑道:“这可不是本王说的,早上出来的时候京城里的茶楼里都在说这事儿呢。倒是侯爷…四小姐伤了脸,你却带个妖妖娆娆,病病歪歪的女人过来,是真的想要看四小姐笑话呢还是想把那一身莫名其妙的毛病过给她?”

哥舒翰这样的人,无论笑不笑的时候都会让人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但是事关女儿孙氏也顾不得害怕,怒气冲冲的得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容儿才没有什么病!”被谣传克夫已经够倒霉了,若是再加上个有病,沐云容这辈子就正没指望了。孙氏跟一心倾慕慕容安的沐云容不一样,通房丫头的出身让她永远更关注的是现实而不是感情。如果宁王真的不行了,自然要为女儿的将来打算。

哥舒翰抱胸居高临下的盯着孙氏,漫不经心的道:“没病?没病一副病病歪歪东倒西歪站都站不稳的德行干什么?本王听说华国的大家闺秀端庄娴雅,还是说这庶女的教养就是跟嫡女不一样么?不过,就是肃诚侯府另外两位小姐,本王也没见这副德行啊。”这是说,沐云容连二房庶出的沐水莲和沐羽菲都不如了。

其实平常时候沐云容虽然偶尔特别是在慕容安面前也有一些以娇弱示人的时候,但是平时大多数时候还是正常的。毕竟华国民风虽然不甚彪悍,但是对女子的要求却是以端庄娴静为美,那种弱不禁风恨不能黏在男人身上的女人并不吃香。只是这几日沐云容受的打击太大了,这会儿在沐长明跟前便想如往常一般撒娇扮委屈,好让沐长明站在自己这边训斥沐清漪,却忘了旁边还站着一个明显就是站在沐清漪这边的哥舒翰。被哥舒翰一通毫不留情的挤兑,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看着沐云容可怜楚楚的模样,沐长明脸色也不由得一沉。对于这个三番四次不给自己面子的哥舒翰沐长明实在很难喜欢起来。可惜对方并不是寻常的微不足道的使臣,而是北汉最位高权重的烈王。甚至可以说,哥舒翰的任何想法都可以直接影响到现任的北汉皇帝哥舒竣。

“烈王,请你慎言。”沐长明神色阴沉的道。

哥舒翰哪里是会听人警告的人,闻言也只是轻哼了一声便不再理会摇摇欲坠的沐云容和一脸怒意未平的孙氏,看着沐清漪道:“你怎么样了?本王怎么听说你这脸是被人给害了的?”

这话一出,从沐长明到沐云容心里都不由得提了起来。

沐清漪抬手轻触了一下隔着面纱的容颜,对上哥舒翰满是关心的眼神心中不由得有些愧疚,但是戏却还是要继续演下去的,淡淡笑道:“多谢烈王关心。是清漪一时不慎误食罢了……”

哥舒翰虽然性格洒脱不拘小节,却也不是傻子。冷冷的扫了沐长明等人一眼,顿时让沐长明只觉得如芒刺在背。

“上次本王就跟你说了,你跟着本王去北汉,岂不是比呆在这小小的京城侯府里要愉快的多?”哥舒翰皱眉道。沐清漪敛眉微笑,“多谢王爷好意,京城才是清漪的家。”

哥舒翰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他是真的觉得沐清漪如今这样的处境,与其呆在京城还不如跟自己到北汉快活一些。至少在北汉自己可以护她周全,不让她受什么委屈。对于这个当年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候帮助过自己的小姑娘,哥舒翰已经是难得的有耐心了。

见她没有改变心意的意思,哥舒翰也不面前。只得道:“也罢,咱们北汉也有些治疗伤痕的灵药,回头我让人给你送些过来。只要本王还在京城,有什么事你都可以让人到北汉使馆找我。”

其实当年张氏母子对哥舒翰的帮助也只是举手之劳罢了,何况哥舒翰还救过她们的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姨母早已经过世,哥舒翰却还记得这份情义并且真心为沐清漪打算,这份心意沐清漪心中还是十分感念的。自从取代了表妹一来,这也是沐清漪第一次对一个人产生了好感。

“多谢烈王。”

哥舒翰站起身来,侧首看了看沐清漪有些无奈的叹道:“你这小丫头跟小时候一点都不像了,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沐清漪心中轻轻叹了口气,面上却浅浅笑道:“人总有要长大的时候。”

即使生性洒脱,但是身在皇室的哥舒翰却更加能够理解沐清漪的话。即使是他也曾经有过天真无知的时候,而眼前的少女,或者当年那样单纯可爱的时候在她的母亲去世之后就已经不复存在了吧?想到此处,哥舒翰看向沐清漪的目光更多了几分温和和疼惜。

送走了哥舒翰,沐清漪并没有心情再应付肃诚侯府众人。只是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便自顾自的回自己的房间去了。对于她这样的反应,肃诚侯府的众人却没有惊讶的意思。毕竟,这种事若是发生在沐云容身上,只怕早将肃诚侯府给闹翻天了,沐清漪的表现已经算是相当克制了。

京城里流言纷纷,各个上层的权贵之家也是暗流汹涌。但是寻常人却依然还是悠然的过着自己的日子,王侯将相的兴衰起落在他们的眼中也只是遥不可及的一则笑谈罢了。

城西秦府,是京城里一座并不起眼的府邸。府邸的主人秦老爷经营这一家还算不错的绸缎庄,平日里也算是与人为善的老好人,除此之外,在外人眼中更每一个住在这附近的商人没有任何区别。

秦府后院最深处的一个偏僻院落,庭院中的一株榕树下,一身白衣的秀庭倚坐在躺椅上闭目养神。手中还握着一本看了一半的书,因为他的浅眠而开始慢慢的向下滑落。休养了几天,但是顾秀庭的精神却比之前在恭王别院的时候更差。之前在慕容煜的别院,必须全力以赴的面对成出不穷的刑讯。而现在一旦松懈下来了整个人反而更加虚弱。

一直纤细白皙的手轻轻伸过来,接住了那往下坠落的书卷。也让原本就是浅眠的男子睁开了眼睛。跟前依然是仿佛十三四岁的俊美少年,顾秀庭淡然一笑,坐起身来道:“清漪啊,你怎么来了?”

沐清漪站起身来,走到他旁边毫不在意的在旁边一块光滑的石头上坐了下来,笑道:“闲着没事,就来看看大哥。大哥这两天还好么?”

顾秀庭含笑看着她,点头道:“很好,肃诚侯府出了什么事?”沐清漪身为肃诚侯府的嫡女,即使不受重视也不是说想出来就出来的。看清漪这般悠然的模样,显然是一点都不赶时间,她笃定了在她出来的时间里绝不会有人去找她么?

沐清漪抿唇浅笑,点头道:“嗯,肃诚侯府的四小姐毁容了,见不了客,也不想见人。”那日沐长明做出想要毁了她的容的事情之后,沐清漪之所以没有立刻发作就是考虑到现在的情形。她暂时还不想被送离开京城,也不想费心思去思考万一沐长明真的豁出去了要她的命要怎么应付。相比之下,毁容简直是个专门为她准备的好借口。她可以呆在府里不见任何人,当然想出来的时候也可以自由的出现在京城。而其他的时间…她完全可以自由支配,做更多的事情。比如现在,来城西的秦府看看大哥。

“毁容?”顾秀庭坐起身来,打量了沐清漪一番确定她俊俏的小脸并没有丝毫的伤害才放下了心,重新靠了回去,沉声道:“你到底是沐长明的新生女儿,他为何要对你下手?”

沐清漪不在意的道:“大约是因为柔妃吧。前几日听说华皇要柔妃召我晋见,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沐…父亲和孙氏甚至还有柔妃都觉得华皇会要我入宫为妃。然后就……”

“然后沐长明就想要毁了你的脸?”顾秀庭沉声道,但是那声音却让人不由得生出几分冷意。

沐清漪点头,看着顾秀庭犹豫了一下方才道:“其实…这也是我今天来见大哥的原因。我想知道,我…母亲以前……”其实沐清漪也不确定顾秀庭会不会知道以前的事情,毕竟顾秀庭也只不过比她打了四岁而已,她完全不知道的事情,大哥知道的几率也很有限。若是大哥也不知道,她就只能找机会问问表哥或者肃诚侯府的人了。

顾秀庭一怔,“清漪问这个做什么?”

沐清漪轻咬着唇角,低声道:“我…清漪想要查我娘的死因……”

顾秀庭默然,他刚刚被抓入宁王府的头一年几乎天天重伤半死不活,自然也顾不了别的什么。等到知道消息的时候张夫人已经死了好几个月了。平时在宁王府里下人也不会跟他说话,慕容安更不会跟他说这些。所以他并不知道张夫人去世的真相。

沐清漪低声叫冯止水和容瑾告诉自己的事情跟顾秀庭说了一遍,一边听着秀庭公子也不由得变了颜色,神色有些复杂的望着沐清漪欲言又止。只看他的神色沐清漪就知道顾秀庭必定是知道一些她不知道的事情的。连忙道:“大哥,求你告诉我吧。我…我不能让娘亲死的不明不白的。”

顾秀庭无奈的看着她,幽幽叹了口气道:“这事…原本不该大哥来说的,姨母已经过世了咱们做后辈的就更不该说这些事情了。不过…你知道的,肃诚侯对当今皇上又救命之恩。”

沐清漪点头,这个事情知道京城里大多数人都是知道的,也不算是什么秘闻。所以华皇虽然暴戾多疑,却一直都对肃诚侯府还算不错。

顾秀庭道:“那年…的事情我知道的并不清楚,那时候我才刚刚出生。姨母和肃诚侯也尚未成婚,但是他们却早已经定了婚事的。那年的初春,肃诚侯邀姨母出门踏青,每年春日相邀出府踏青游玩的未婚夫妻并不少,自然也没人当一回事。外祖父和外祖母便同意了。就是在这一次踏青,肃诚侯救了当时微服出宫遇刺的华皇。”

沐清漪心中一动,沉声道:“这么说,是母亲和…一起救了华皇。”

顾秀庭看了沐清漪一眼,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他的猜测。然后继续道:“之后没多久,外祖母就来相府探望母亲,告诉母亲华皇暗中示意外祖父,想要让姨母进宫为妃。”

沐清漪不由深吸了一口气,虽然心中一惊有了猜测但是当真相被大哥亲口证实的时候,还是不由得震惊,“外公没有同意?”

顾秀庭点头道:“外祖父自然不会同意。姨母已经许配给肃诚侯了,肃诚侯对姨母虽然说不上是一心一意却也是十分尊重的。无论如何,也比败坏了名声进宫去做个妃子一辈子不得自由好得多。但是,华皇既然已经跟外祖父要了姨母,这事情又岂是外祖父不同意就能解决的?最后还是姨母亲自开口,如果华皇一定要她入宫,她愿意退了与肃诚侯府的婚事遁入空门,也绝对不会踏入宫门半步。最后华皇无奈,又有姑母在一边苦苦相劝,这事就这么算了。只是没想到……”

谁也没想到,已经过了十几年了华皇居然还记得这件事。更没想到的是,沐长明居然会将自己的妻子送入宫中,最后更是下手害死了她。

“沐长明!沐飞鸾!”沐清漪忍不住咬牙切齿暗恨道。

“清漪…。”顾秀庭抬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道:“别为了那些人气到自己……”

沐清漪抬手抹去了眼角的泪水,咬牙道:“我只是想到…母亲竟然受了那么多的苦楚和委屈,还那样死去…我就恨不能一把火将肃诚侯府给烧的干干净净!”

“傻丫头。”顾秀庭轻声叹息,“一把火烧了又能如何?大不了他们再建就有了。他们最看重什么,咱们一件一件的从他们眼前毁去,毁的干干净净。这样姨母在九泉之下才能安眠。只是…漪儿,沐长明到底是你的亲生父亲,你当真…。”

沐清漪干脆的道:“清漪只有母亲,没有父亲!肃诚侯府的人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望着顾秀庭担忧的眼眸,沐清漪坚定的道。她不知道如果是表妹会怎么选,但是这是她顾云歌的选择!即使将来到了九泉之下表妹恨她,她也绝不会有丝毫改变。

“这些年苦了你了。”看着她冷漠的容颜,顾秀庭低声道。从前的清漪,是一个不知世事的单纯孩子,被所有人宠爱着。即使在肃诚侯府并不得宠爱,但是无论是张家还是顾家都十分宠爱这个天真又内向的孩子。相比之下,年长两岁的云歌就显得太过优秀独立而让人忘了她其实并不大了。就连当时的太子慕容熙看在云歌和他的面子上对清漪也是不错的。什么样的环境,才能将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女磨练成现在这副模样?

沐清漪淡淡一笑,“清漪很好,大哥才是受苦了。”蓦地想起什么,沐清漪飞快的从袖带中翻出上次就想要交给顾秀庭的玉佩道:“大哥,这个还给你。”

顾秀庭摇摇头,将她的手推了回去。沐清漪疑惑的望着她,顾秀庭淡笑道:“当年祖父留下了规矩,谁先拿到了就归谁,不能转送。”

“可是,这本就是属于大哥的东西啊。而且…如果大哥方便的话,肯定比我先取到这个。”沐清漪坚持道,“这些本就是属于顾家的东西,交给大哥以后复兴顾家不是理所当然的事么?

”复兴顾家?“顾秀庭的眼神悠远,脸上那一道狰狞的伤痕,因为那虽然消瘦却俊美非凡的容颜而显得更加的触目惊心。许久,才看到顾秀庭慢慢的摇了摇头道:”顾家能不能复兴并不重要。漪儿,你可以拿这些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沐清漪不由得愣住,一时间似乎有些无法理解大哥所说的话。如果大哥当真如她开始以为的不在了,那么确实是无所谓。人都没有了还谈什么复兴?但是大哥还活着,重新振兴顾家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

看着她呆滞惊愕的模样,顾秀庭莞尔一笑,悠悠道:“漪儿可想过如何振兴顾家?重新扶持一位皇子或者是平王,争权夺位等到新皇登基凭着从龙之功自然可以重新振兴顾家。但是…那又如何?说不定…几十年后又是一次灭门之灾罢了。祖父当年约定了五年之内若无人去取,顾家所有财富就散于天下百姓。漪儿可明白为何?”

沐清漪想要反驳顾秀庭的话,但是却不知从何反驳。正如大哥所说的,另外扶植以为皇子争夺帝位,待到新皇登基为顾家平反,从此顾家再一次复兴?但是只是想想,沐清漪便觉得自己不愿,无论是辅佐别的皇子甚至是身为表哥的慕容熙,她都不想。顾家灭门,陷害顾家的慕容煜必然是罪魁祸首。但是,如果华皇哪怕对辅佐自己了几十年的老臣有一丝一毫的信任,那样拙劣的罪证也绝对不可能定了顾家的罪。为何京城的达官权贵不敢谈论起顾家,因为所有人心里都清楚,真正想要顾家死的不是恭王,而是九重帝位上那位高高在上的帝王。

但是,难道百年顾氏,流传的数百年的书香门第,她们从小长大的家,就这样如风卷流云一般的消失无踪,再也找不回丝毫的踪迹了么?

沐清漪想说,但是看着顾秀庭脸上无法掩饰的疲倦,终究还是没有能够开得了口。只得低下头沉默了起来。

顾秀庭怜惜的望着眼前的白衣少女,看上去才十三四岁的模样,低下头无声的坐着就像是一个孤独而无措的孩子一般。但是顾秀庭也知道,她并不是一个不知所措的孩子,眼前的少女比大多数的男子女子都要聪明的多,或许也就注定了她想得太多也更加痛苦,因为他们其实都是同样的人。

“清漪,你与容瑾是怎么相识的?”顾秀庭轻声问道。

沐清漪也不隐瞒,将与容瑾相识的事情说了一遍。顾秀庭总觉得容瑾这个人太过危险了,但是也不能不承认容瑾确实一直在帮着自家表妹。但是…若说一个人无缘无故的帮助另一个人,像他们这样的人是很难完全相信的,虽然知道表妹心中应该有数,顾秀庭还是提醒了一声,“这个人…深不可测,清漪自己小心些。”

沐清漪不由扑哧一笑,连连点头道:“大哥也是这么认为的么?”容九公子一天到晚挂着那张无害的俊脸到处晃,若是给人知道才见了一面就给人看穿了,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顾秀庭淡淡一笑,道:“九皇子在西越的日子应该也不好过,竟然还能在华国都城里和肃诚侯府来去自如,还能匀出人手来帮你,可见是有些手段和决心的。不过,清漪。我担心将来他要的代价你付不起。”

沐清漪浅浅笑道:“我们说好了只给我给得起的,何况…真付不起大不了就赖账呗。能够将大哥救出来才是最重要的。”话虽是这么说,沐清漪心中却已经开始盘算起来容瑾到底会提出什么代价,要知道想要赖容瑾这样的人的账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真惹恼了他他能跟跗骨之蛆一般的缠你一辈子。

听了沐清漪的话,顾秀庭眼中更多了几分暖意和怜惜。即使是在他最绝望的时候,他也没有想过最后救出自己的会是当初那个害羞娇弱的表妹。

顾秀庭的身体还很虚弱,与沐清漪谈了一会儿就显得更加疲惫起来。沐清漪也不再多留,从旁边取过一个薄薄的毯子为他盖上便起身告辞了。

“歌儿……”身后,传来顾秀庭轻悠而温和的声音。

沐清漪身子不由得一僵,定了定神才从容的转过身去望着顾秀庭微笑道:“大哥…是想起了表姐了么?”顾秀庭抬手掩住自己的眼眸,轻声叹了口气道:“是啊,不知道怎么的,看到你…就想起了歌儿来了。”

沐清漪只觉得鼻子一酸,眼泪仿佛下一刻便要划落了一般,连忙道:“大哥你别想了,表姐…一定也不希望你再为她伤神。”

顾秀庭掩着双眸,自然没有看到她脸上的神色。无声的点了点头,沐清漪却觉得自己再也待不下去了,轻声道:“大哥好好休息,过两天我在来。”说完,便转身匆匆往外面走去。她只怕再晚一刻她就会忍不住扑进大哥怀中痛苦起来。但是她不能…她不敢与大哥相认。不是因为虚无缥缈的鬼神之说,而是…她不敢…

大哥,都是云歌的错…

离了秦府,沐清漪便直接往轻云阁去了。进了二楼的厢房,冯止水进来对着沐清漪便是一拜,道:“属下恭喜小姐。”

沐清漪亲手扶起冯止水,含笑道:“冯先生何必如此客气,请坐吧。”沐清漪知道,到现在冯止水才算是真正的承认了自己这个主人。如果沐清漪真的只是个略有些小聪明的闺中女子,那么冯止水是绝对不会真正的效忠与她的。原本沐清漪也不在乎冯止水到底是不是效忠于她,只要他能够效忠顾家就够了。毕竟,顾家的未来还是要由大哥来执掌的。但是现在,大哥却清楚的表现出不愿意执掌顾家的意思,虽然让沐清漪很是失望且不明所以,但是沐清漪却不愿意逼迫大哥做任何他不愿意做的事情。

那么,至少短时间内就必须有她亲自掌控者顾家遗留下来的一切了。

冯止水谢过落座,有些担忧的问道:“小姐,不知大公子伤势如何了?”

沐清漪轻声道:“这也是我来见冯先生的原因,大哥伤势未愈,只怕还要修养不少日子。过个一年半载的总是会好起来的,但是,大哥却不愿接受顾相留下的一切,这是为何?”

冯止水挑了挑眉,道:“小姐跟大公子提了将顾家的产业还给他?”

沐清漪道:“这岂非理所当然的么?这原本就是顾相给顾家子孙留下来的啊。”

冯止水摇头道:“小姐错了,这确实是顾相留下的,但是却未必是给顾家子孙留下的。至于大公子不愿接手的原因,属下也能明白一二。”

沐清漪哑然,当初她都到冯止水的承认的时候确实没有要求需要是顾家子孙。否则便是她再怎么聪慧再多少巧合,只这一条冯止水就可以否决她了。但是就算这个好说,她却还是无法明白大哥的想法。

看着沐清漪茫然的模样,冯止水有些纠结的皱了皱眉,犹豫了片刻才道:“小姐,如果大小姐还活着而大公子不在了。你觉得大小姐会接手这一切么?”

当然会!沐清漪毫不犹豫的在心中道。一个人到底势单力薄,有了冯止水的协助想要做什么都方便的多。但是冯止水既然会这么问…沐清漪低眉沉思了许久,她若是还是顾云歌,她会隐姓埋名暗中行事,或者如现在一般借用子清的名字行事。而她…顾云歌这个名字自然是不会再出现了。顾家…时代书香门第青玉无瑕的顾家,怎么能有一个沦落风尘的女儿!?

想到此处,沐清漪不由得脸色一白。大哥…是了,如果她会这么想,那么从小便受着最正统的文人教养长大的大哥只会比她更看重这些。那么大哥会怎么想?!她不会在乎大哥曾经受过的苦,就如同大哥也绝不会因为她沦落青楼就不认她这个妹妹。但是…她怎么会忘记自己曾经的经历?如果连自己的都忘不掉,大哥又怎么能?现在她解脱了,一把火燃去了那个她认为有辱顾家门风的躯壳,那么大哥呢?大哥要怎么办?!

这一刻,沐清漪无比的感激容瑾留下了慕容安一命的行为。怎么能让他那么容易的就死了?她要把他碎尸万段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看着坐在椅子里面色淡漠,浑身上下却散发出令人胆寒的杀气的少年,冯止水也不由得觉得冷汗直冒。同时在心中暗暗惋惜,可惜小姐竟不是一位真正的少爷。若不然,只怕当真是前途无量。

沐清漪有些痛苦的闭了闭眼睛,暗恨自己之前太过心急。她三番四次的要将玉佩和顾家塞给大哥,想要大哥承担起复兴顾家的责任,根本就是一次一次的逼大哥去面对那些痛苦的过往!顾云歌,你真是该死!

“小姐?”冯止水有些担心的道。他也知道刚刚说的话可能对小姐冲击太大了,但是小姐这样下去也不是法子,而且坐在旁边的自己也要受不住了。只得劝道:“小姐不必担心,大公子并非钻死角的人,只是小姐也不必太过着急了。”

沐清漪有些汗颜,点头道:“多谢冯先生指点。”

冯止水摇了摇头,笑道:“论才智谋略,属下不如小姐多矣。只是小姐到底还年轻,有些事情想不到也是难免。”在冯止水看来,沐清漪想不到这些是再正常不过了,毕竟沐清漪是个女儿家,根本很难明白有些事对男人的影响。而也正是沐清漪根本没想这些事,冯止水才真的相信沐清漪确实是十分在意顾秀庭,根本不会在意之前的那些事的。

沐清漪有些不好意思,浅笑道:“先生过奖了,以后许多事情还要先生多多指点。”

冯止水正色点头道:“顾相对冯止水恩重如山,但有驱使,属下莫敢不从。”

两人不由得相视一笑,再客气下去就显得虚假了。沐清漪正想问一问宁王府的事情,门外的小二匆匆进来禀告道:“掌柜,外面…五公子带着北汉的永嘉郡主和西越的淮阳公主来了。”冯止水不以为意,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来了便来了,好好招待便是。”轻安阁来过的王孙公子不知凡几,几个女眷虽然身份贵重却也没有重要到需要冯止水这个掌柜亲自接待的地步。不然每天冯止水什么都不用做,直接在门外迎客就可以了。

小二有些为难的道:“但是…大堂里已经没有座位了,五公主却坚持不肯坐厢房,非要…非要跟安西郡王抢座位啊。”

------题外话------

亲们表觉得秀庭公子和清漪拖拖拉拉啊,说到底他们都是正常人,正常人的心路历程必须有的。变态这种东东毕竟不是量产的哈~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60.令人作呕的“亲情” 下一章:62.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热门: 老千1:天下有贼 我在古代搞建设 和死神躲猫猫/皮系玩家躲猫猫 虚拟歌姬的战斗 大宋仁宗皇帝本纪 嫁给男主的植物人哥哥 比克斯魔方 九天帝尊 退休判官进入逃生游戏后 腐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