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令人作呕的“亲情”

上一章:59.沐飞鸾的表演 下一章:61.秀庭公子的拒绝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只要你的脸好不了了,自然也就不用担心了。”

听着沐长明自以为父爱慢慢的话语,沐清漪只觉得浑身发冷。或许,她该感激沐长明没有真的想要杀了她而只是想要她毁容?但是对于一个侯门的闺秀来说,她看不出来毁容跟死了有什么差别?留着一条命忍受一生一世的折磨么?

对上她震惊的神色,沐长明有些苦口婆心的道:“漪儿,你放心。就算你的脸好不了了,父亲以后也会好好照顾你的。等再过几年,或许就可以找个大夫再帮你治好。”

沐清漪垂眸,看着跟前一盘盘精致的菜肴,淡声道:“难怪父亲会来陪清漪用膳。这些菜里面,哪一个加了蟹肉?清漪竟然没有尝出来。”

被女儿拆穿了自己的心思,沐长明的脸色也是一阵青一阵白,看着沐清漪那满是暗红色疹子的容颜,沐长明有些不自在的看向放在沐清漪跟前的一盘菜肴上。正是刚刚沐长明殷勤的为她夹的那样菜。比起别的菜,这道菜的味道确实是要浓烈不少。想必这府上她一向认为厨艺平平的厨子也还是有几分深藏不露的,居然能将蟹肉汤汁掺入菜中,还让她半点也没有闻出来。只可惜…沐长明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她根本就没有中花粉毒。

“父亲,清漪一直在努力的尊重你呢,你为何还要如此对我?”沐清漪幽幽的道。可不是在努力么?若不是努力克制自己的心情,现在倒霉的就不是慕容煜而是沐长明了。

看着沐清漪那双似曾相识的忧伤眼神,沐长明只觉得心里一阵一阵的发虚。横竖那份菜沐清漪也吃下去了,沐长明也不愿再久留。站起身来飞快的往外走去,“漪儿,你别怪父亲,父亲、父亲也是为了你好!”说罢,仿佛后面有恶鬼追着她一般,匆匆便出了门。

沐清漪望着桌上丰盛的菜肴,再回头看了一眼沐长明已经到了中门的背影,幽幽的叹了口气道:“如果真的是漪儿,说不定真的不会怪你。可是…我不是啊,要怎么办呢?”

“小姐。”

盈儿和无心同时出现在厅中,盈儿那双俏丽的眼眸几乎要喷出火来了。看着她义愤填膺的模样,沐清漪心中的阴郁之意反倒是散去了不少,不由掩唇一笑道:“这是做什么?我又没有真的毁容。”

盈儿气鼓鼓的道:“就算小姐没事,但是还是不能改变肃诚侯想要害小姐的事啊。这个肃诚侯,真是比沐云容还要让人觉得恶心!”沐云容看小姐不顺眼,至少是明白的就摆明了她看你不顺眼,要害你。但是这个肃诚侯,明明想要害的小姐毁容,还一副是为了你好的模样,平白的让人作呕。骂完了,盈儿才突然记起,这肃诚侯可是小姐的亲生父亲啊。不管怎么样,小姐也许不会愿意别人辱骂自己的父亲的。顿时,原本怒气冲冲的小脸上多了几分可怜楚楚的无措。

沐清漪淡淡一笑道:“无妨。”

盈儿眼睛微亮,眼巴巴的望着沐清漪。小姐是父亲认定了的主人,但是父亲却一直担心着小姐跟肃诚侯府的血缘至亲会不会让顾相留下的一切最后为自己的仇人作嫁。如今看小姐的反应,似乎是真的对肃诚侯府没有丝毫的感情了?

沐清漪哪里会不明白盈儿在想什么,淡淡一笑道:“好了,平时在外面可别这么口无遮拦,这里到底还是肃诚侯府。”

盈儿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她才不会那么白目呢。目光落到坐上的菜上,盈儿皱眉道:“小姐,现在要怎么办呢?肃诚侯看着小姐吃下了蟹肉,如果小姐的脸还是好好的话,说不定又要引起恭王的怀疑了。”

沐清漪挑了挑眉道:“去请个大夫来。然后…就关了兰芷院,任何人都不许再进来。本姑娘毁容了,心情不佳不想见人。”

“谁都不见么?”盈儿问道。别的人好说,沐长明心中有愧不会来,沐老夫人大约也没那个心思理会这个不受宠的孙女。但是孙氏那母子三人,如果不来幸灾乐祸一番反倒是不对劲了。沐清漪清眸一沉,冷声道:“无论是谁,只要是肃诚侯府的人,来了都给我打出去!”

“这样…好么?”

“肃诚侯会处理的。”沐清漪淡淡道,此时厅中只有无心和盈儿,沐清漪也懒得做戏,直接称呼肃诚侯了。

“奴婢遵命!”盈儿脆声应道,横竖她看肃诚侯府的人也十分的不顺眼。

当天晚上,兰芷院便闹腾起来了。匆匆请了大夫之后,沐清漪便将所有的人都赶了出去,锁上了房门不肯再见任何人。肃诚侯府众人这才知道,四小姐不知怎么的毁容了。

肃诚侯书房里,沐长明与沐翎沐琛都在场。另一人,却是刚刚从沐清漪的院子里出来的老大夫。这大夫是京城里平心堂的老大夫,医术医德都颇有些名气,也是常年为肃诚侯府出诊的。肃诚侯对他也多了几分客气,“大夫,小女的脸当真…。”

老大夫叹了口气,摇摇头道:“四小姐本身便是极为娇弱的体质,对许多花粉柳絮都有过敏之兆。前几日本就是一些寻常的花粉疹子,歇个十天半月的也就好了。但是今天这些疹子突然开始溃烂,这…便是好了,四小姐的脸上也无法再复原了。”说到此处,老大夫也不由得在心中惋惜。那位四小姐容颜最好的时候他虽然没见过,但是上次为她看病的时候也看得出来,若是红疹消退了必定是个在京城里也数一数二的美人。只可惜,如今这美人脸上多了那么多无法消除的斑痕,四小姐这辈子算是毁了。

想了想,老大夫又从身边的药箱里取出一些软膏和一份药方道:“这雪月膏是难得的养颜圣品,还有这份方子。等到四小姐脸上的伤结痂之后便开始服药。带到所以痂痕落尽之后便抹药。用个一年半载…应该会好一些。其他的老夫便无能为力了。听说宫中许多御医精通驻颜养颜之术,侯爷或许可以请人试一试。”

交代完了沐清漪的病情,老大夫便起身告辞了。

沐长明看着桌上的药膏和药方,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很快又消失无踪。站在一边的沐琛只觉得浑身发寒,他记得几天前父亲还称赞四妹聪慧端丽,比起三妹更有名门千金的风范。没想到才过了几天,父亲就能对四妹下这样的狠手。

沐清漪之前脸上长疹子的事沐琛是知道的,但是那并不严重。今天下午沐长明不过是跟四妹用了一次膳,晚上四妹的脸就毁了。这样的事情,让沐琛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这真的只是个巧合。还有,沐琛敏锐的发现从龙王诞回来之后,沐长明看着自己的神色又冷淡了不少,反而看向沐翎的神色倒是多了几分如从前一般的关爱。虽然还没有报国寺的事情之前那样的看重和温和,但是沐琛清楚的明白父亲对沐翎的态度在渐渐的好转。而一旦沐翎翻过身来,自己这些日子在父亲面前的表现和得到的重视立刻又会变得不值一提。

柔妃!

沐琛从来没有什么时候如现在这般的清楚,柔妃绝对只能是自己的阻力和敌人!

“翎儿,这方子和药膏你拿去个你娘亲,等漪儿好些了让人看着煎药给漪儿送去被。”沐长明抬手将药膏和药方都递给了沐翎。沐翎眼神一闪,伸手接过,沉声道:“孩儿知道了,父亲放心便是。”

看着沐长明一脸关爱的看着沐翎,沐琛眼神更加冰冷起来。明知道孙氏和四妹的关系还要将药交给孙氏,父亲,你是准备彻底舍弃四妹了么?那么…四妹,你又打算怎么做呢?

出了书房的大门,沐琛眼神不经意的望向兰芷院的方向。他总觉得,他的那位四妹并不是那么容易让人摆弄的对象。若是她真的反扑……

肃诚侯府四小姐意外毁容的消息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因为第二天一早整个京城的人们就被另一个消息震得七晕八素了。一大早,七皇子宁王殿下被恭王府是侍卫从城外几十里外的一处山崖下找了回来。宁王殿下从山崖上坠落之后身受重伤,更因为前些日子的重伤也未痊愈,如今已经是重伤垂危。一大早,京城里几乎所有有名气的大夫都被恭王请到了宁王府,等到宫门一开,更是急忙忙的派人进宫请了数位太医。这一系列的动作,更让所有的人笃定了宁王当真是伤的不轻。再联想到上个月萃红阁那一场大火,宁王同样身受重伤。所有人不得不在心中暗叹,今年对宁王来说,绝对是个大凶之年!

宁王府里,慕容煜坐在慕容安的房间外的花厅里,看着眼前忙忙碌碌进进出出的人们身上直冒冷气。宁王府的下人们也知道恭王现在的心情不好,都不敢招惹这位主子,只是胆战心惊的坐着自己的事情。里间,七八位大夫正围着慕容安的床把脉的把脉,查伤的查伤,剩下的都在一边低声交流着自己的看法。这个时候谁也没有什么同行相轻的想法了,看宁王这么重的伤,谁也不敢打包票说能救活。但是…只看外面恭王的脸色便知道,宁王若是出了什么事,他们绝对是讨不了好。

慕容煜此时的心情烦闷暴躁的几乎想要拔剑将眼前这些人都砍得干干净净了。往日里的温文尔雅的模样是怎么也维持不住了,只得面无表情的坐在花厅里等待着大夫诊断的结果。他本身就诸事缠身,朱明嫣被带回恭王府后他还没有想到怎么处置,母妃被连累贬为嫔,顾家的宝藏和就九转玲珑一件也没有得到,还有消失无踪的顾秀庭!每一件都是无比的棘手又亟待处置。但是宁王府现在还没有女主人,母妃被禁足了而朱明嫣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即使慕容煜再忙也只能亲自到宁王府来坐镇。

“王爷。”门外,恭王府的侍卫进来,小心翼翼的道。

慕容煜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说。”

侍卫沉声道:“昨天跟着宁王出去的六个侍卫依然没有踪迹,不过属下有七成的把握,这几个人…应该已经死了。宁王殿下坠崖的地方人烟稀少,兼之当时京城附近的百姓都赶到杨柳江去了,并没有人看到当时的情景。宁王殿下是坐骑突然失去控制,直接冲向了悬崖。不过因为山崖并不太高,宁王殿下被坐骑抛出之后,下坠的过程中被山崖下的树梢挡了一下,所以才没有……”当场摔死。

“所以,你要告诉本王,七弟是意外坠崖的?这就是你调查了一晚上的结果?嗯?”慕容煜沉声道。

侍卫只觉得背脊一寒,连忙道:“属下不敢,宁王殿下若是意外坠崖,跟着他的侍卫就已经尽早回来禀告或者下去寻找宁王才是。但是宁王落下的地方没有任何人的足迹。京城方圆数百里内也没有人见过他们。所以属下认为…宁王殿下应该是被人暗算了,那几个侍卫也是死了了。另外,还有据说被宁王殿下劫走的…下落不明。”

“凶手是谁?”慕容煜问道。

“属下无能。”侍卫低下头跪倒在地。他们从昨天宁王失踪就开始查了,但是却始终查不到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这一切自然的仿佛真的就是宁王殿下自己骑着马冲下了山崖一般。但是谁也无法解释,应该根本宁王一起的秀庭公子和六个侍卫到了那里去了?

“王爷,宁王殿下…。”侍卫吞了口口水,有些艰难的道,“只要宁王殿下醒来了,一切都会水落石出。”慕容煜沉声道:“那要他还醒的过来!”

回想昨天的所有事情,慕容煜才有些惊骇的发现对方对于时间和局势的把握实在到了令人惊恐的程度。他本该在离开龙船到祭典开始之前的时间去翠微苑将七弟带回来,但是却偏偏出了擂台比武的事情给耽搁了。等到祭典一结束,他快马加鞭的赶到翠微苑,慕容安已经走了,等他回到别院的时候别院已经被洗劫顾秀庭被带走慕容安失踪。而从头到尾,只留下了一个指证慕容安的侍卫,而且只说了几句话这个侍卫就死了。再之后又出了朱明嫣的事情,以至于让他一直没有功夫分身亲自去寻找七弟。而这些所有的事情,到了最后慕容煜才发现,他竟然没有抓住一个可以询问的证人。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会这样百般算计恭王府和宁王府?

“顾流云…顾流云…”

从头到尾,他得到的竟只有一个已经死去多年的人的名字。那么这件事…一定跟顾家有关了!平王?慕容煜心中暗暗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推论。

“王爷,福王殿下,平王殿下,治王殿下,还有八皇子来了。”门外,宁王府的管家匆匆来禀告道。

慕容煜一皱眉,起身道:“本王知道了,请他们进来。”

不多时,几位王爷便在管家的陪同下鱼贯而入。福王慕容恪依然是一贯的长兄之风,关切的问道:“六弟,七弟怎么样了?”

慕容煜摇摇头道:“多谢各位兄弟关心,七弟……”那些大夫进去有大半个时辰了,却是谁也没有出来禀告过半句。但是慕容煜却已经从他们的态度明白了,慕容安只怕是不太好了。

看他的神色,慕容恪也明白了几分。抬手拍拍慕容煜的肩膀道:“七弟吉人自有天相,六弟也不要太担心了。”

其他人也纷纷安慰了慕容煜几句。而八皇子慕容昭却是奉了华皇的旨意来探望慕容安的。虽然说着的同样是宽慰的话,却总给人几分幸灾乐祸志得意满的感觉,看得其他几人纷纷皱眉。再看了一眼旁边神色平静,仿佛丝毫没听说慕容昭话中之意的慕容煜。纷纷在心里摇了摇头。八弟这性子太过张扬放肆,只怕总有一天要在恭王手里吃亏的。

兄弟几人正说着话,几个大夫从里面走了出来,看了一眼这坐了一屋子的王爷皇子都吓了一跳,有些战战兢兢的上前行礼,“见过诸位王爷。”

福王一挥手道:“起来吧。七弟的伤势怎么样了?”

“这……”几个大夫纷纷踌躇着,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慕容昭扬眉,傲然道:“叫你们说就照实说。我七哥到底怎么了?本皇子恕尔等无罪。”

几个大夫顿时一喜,看了一眼慕容煜见他并没有开口的意思,为首的一个太医才上前一步道:“启禀诸位王爷,微臣等无能,这…宁王殿下实在是伤势过重……”

治王慕容协皱眉问道:“七弟究竟是些什么伤?”

太医道:“宁王殿下有两根肋骨断裂,应该是坠崖时撞到了硬物造成的,这倒并不要紧,养伤几个月也就好了。另外腹内怕是有些内伤,又牵动了上一次尚未痊愈的伤处。若是王爷清醒着,慢慢调理总能有康复的一天。但是最要紧的是,王爷现在昏迷不醒,无论什么汤药送进去效果都会大打折扣。这就…这就让王爷的内伤很难痊愈了。”

“七弟什么时候会醒?”慕容煜淡淡问道,问话的同时,目光淡淡的从几个王爷身上一一掠过。大夫为难的摇了摇头,道:“宁王殿下似乎是伤了脑子,臣等已经开了活血化瘀的药方,但是宁王什么时候能醒…恕臣无能,实在是难以确定。有可能……”

八皇子挑眉道:“有可能这辈子就醒不过来了?”

太医叹气道:“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如果一个月内王爷不醒过来的话,王爷体内的内伤就会彻底恶化,也就……”没有一辈子了,慕容安要不一个月醒来下半辈子当病秧子,要不就只能活一个多月,直接就可以出殡了。

慕容恪皱眉道:“只是摔个崖怎么这么严重?不是说山崖不高么?七弟武功也是不错的啊。”

大夫摇摇头,他只管看病救人,不管断案自然也没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慕容协想了想,问道:“七弟身上可有别的什么伤?”

“没有。”大夫肯定的道:“宁王殿下只有断了肋骨和一些掉落下去的震伤。这样的伤…如果宁王殿下原本没有受伤的话,并不算十分严重。只可惜……”偏偏一个月前宁王险些就去掉了一条命,现在是伤上加伤,还因为重伤昏迷而导致药效无法发挥。简直就是天要灭他,“还有就是,宁王殿下可能头碰到哪儿伤了脑子。”不是这样根本无法解释慕容安为什么会昏迷不醒,虽然他们都没有在宁王头上找到伤处,但是七八位大夫却都有志一同的认为宁王必定是磕到了脑部。

一时间,花厅里有些沉默了。慕容煜心情不好是可以肯定的,其他人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时候无论再说什么看上去都像是在幸灾乐祸吧?

最终还是慕容恪挥了挥手道:“罢了,你们先下去吧。好好照顾七弟。”

几个大夫都不由得松了口气,纷纷拜谢告退。都说福王和最好说话的皇子王爷,果然不假。

等到大夫告退,花厅里沉默了一会儿,慕容昭便有些不耐烦的站起身来道:“父皇还在宫里等着消息呢,我先回去了。”慕容协点头道:“如此也好,八弟先回去吧,别让父皇等着急了。”

慕容昭点点头,也不跟慕容煜打招呼,直接起身走了出去。

慕容协看着神色默然的慕容煜,温声道:“八弟就是那个脾气,六弟你别见怪。若是七弟这些有什么需要,尽管派人来通知四哥一声便是。四哥让你四嫂好好准备。”谁都知道,慕容安自己没有王妃,慕容煜的王妃现在还不知道要怎么倒霉呢,在场的几个皇子也纷纷表示若是有什么不便,尽管到府上去派人传个话就是。

知道慕容煜此时无心跟他们寒暄,慕容恪等人也纷纷起身告辞。

刚刚还热闹非凡的花厅再一次安静下来,慕容煜起身转入里间看着躺在床上人事不省的慕容安神色阴沉。宁王府的管家担忧的站在他身边,一时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王爷…。”

慕容煜轻哼一声,沉声道:“好好照顾七弟。本王会再派人寻找名医的。”

“是,王爷。”

看着慕容煜毫不犹豫转身离去的背影,管家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心中也知道如今是多事之秋,王爷根本不可能为了宁王在这里久留。

“王爷,皇上召王爷立刻入宫觐见。”刚出了宁王府,侍卫便上前来禀告道。

原本准备回府的慕容煜只能停下来,转身道:“知道了,进宫。”

勤政殿

慕容煜踏入殿中的时候,便看到华皇高高在上的坐在龙椅上,一身明黄色的龙袍煜煜生辉,更是将整个人衬得高不可攀,有仿佛冰冷无情。慕容煜垂眸,掩去了自己心中也野心和渴望。那个高高在上可以俯览众生的位置,总有一天会是属于他的。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儿臣叩见父皇。”慕容煜恭敬的跪拜。

殿中并非只有慕容煜一人,还有早一步被召来了的平南郡王朱變和恭王妃朱明嫣。不过才短短一日,原本艳光照人骄傲而雍容的朱明嫣却已经变得憔悴而苍白,换下了往日里雍容华贵的王妃服饰,只是一身素色的罗衣,但是更多了几分弱不禁风之意。

但是让朱明嫣恐惧的事,从她一进了勤政殿,华皇只看了她几眼。但是这几眼却让朱明嫣觉得,华皇看她的时候的眼神,就仿佛在看一个肮脏而污秽的东西。她想要大声的叫出来,她没有做对不起慕容煜的事情,她没有失节,那些绑架她的人并没有对她做什么。但是她不敢,她也知道华皇绝不会相信。

华皇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沉声道:“起身吧。宁王如何了?”

慕容煜恭声道:“启禀父皇,七弟他…大夫说若是醒不过来,大约就只有一个多月的命了。”到底是自己的儿子,即使不是寄予厚望的儿子却也还是有几分情分的。华皇微微动容,皱了皱眉道:“从太医院多找几个太医看看。若是有什么要用的药材,尽管让人进宫来取。”

帝王的父子之情,大约也仅此而已了。问过了之后,华皇立刻就抛开了这个问题,看向平南郡王和朱明嫣,皱眉道:“平南郡王,昨日之事你要如何解释?”

这件事,朱變却是冤枉的很。女儿突然失踪,朱變早就记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了。好不容易找回来了还出了这种事,最要命的是皇帝还要他解释?他能够解释什么?难道他会傻得让自己的女儿去做什么有损闺誉的事情么?但是皇帝问了他却不能不答,只得硬着头皮道:“皇上明鉴,小女素来端庄贤淑,这次的事情…绝对是被人陷害了啊。”

华皇冷哼一声,“陷害?别人怎么不陷害别的王妃,专门陷害你女儿?”事实上,华皇根本不在乎朱明嫣是不是被陷害了。就算是被陷害了,出了这样的事情,这个儿媳妇也绝对不能再要了。华皇之所以这么问,不过是想要朱變先开口认了罢了。只可惜,平南郡王朱變却并不如华皇所想象的那么上道儿。

但是也不能怪朱變不上道,朱變膝下只有朱明嫣这么一个女儿,还是最宠爱的正妃所生。虽然还有两个儿子,但是都是不受宠的妾室所生,资质更是平平。如此一来,朱變倒是对朱明嫣这个女儿寄予的希望反而比对两个儿子更多了。平南郡王之位虽然算得上是除了宗室王爷以外最尊贵的爵位了,但是如今的华皇更看重的却是跟他关系不好的安西郡王。至于他这个平南郡王手里虽然还有些兵权,但是在华皇面前受重视的程度只怕还不如沐长明这个肃诚侯。因此,朱變不得不将所有的筹码都压倒了慕容煜的身上。若是朱明嫣不是恭王妃,那他这些投资岂不是都白给了?

被朱變给了一个软钉子,华皇顿时不悦了。毫不客气的扫了朱明嫣一眼,冷然道:“朕不想理会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朱氏当日在龙王诞上衣衫不整,放荡无形丢进我皇家的颜面。这样的女子绝不堪为我皇家的媳妇儿。恭王,你可明白?”

慕容煜抬头看了一眼一脸祈求的望着自己的朱明嫣,垂眸沉声道:“父皇容禀,儿臣也认为…此事并不是明嫣的错。早在两天前明嫣便被匪徒挟持,都是儿臣无能,未能及时救出她来。但是儿臣敢保证,明嫣并没有让皇室蒙羞。”

听到慕容煜的话,朱明嫣先是一怔,眼中带出了点点泪光。她没想到,慕容煜居然会为她违抗皇命。毕竟,身为当事人她和慕容煜都清楚,慕容煜并不爱她。

或许…或许他……

朱明嫣感动不已,华皇却是勃然大怒。一把抓起御案上的纸镇就朝着慕容煜当头砸了过去。

“王爷!”朱明嫣惊呼一声,当场便冲过去挡在了慕容煜跟前,虽然隔得远,但是华皇到底还是习武之人,纸镇砸在了朱明嫣的肩膀上。朱明嫣闷哼一声,将痛吟声咽了回去。跌倒在慕容煜怀里痛的脸上冷汗直冒。

“嫣儿…。”朱變同样吓了一跳,但是碍于华皇却不敢立刻上前去探视,只得跪倒在地,“陛下恕罪。”

华皇冷冷的盯着慕容煜,怒斥道:“没有让皇室蒙羞?你脑子被狗给吃了?你以为真要出了什么事才算让皇室蒙羞?昨天的丑闻早就传满了整个京城,今天一早连朕都听到宫里的奴才在暗地里议论,你还好意思说没有让皇室蒙羞!”

无力的依靠在慕容煜怀里,朱明嫣的脸色惨白的一丝血色也没有。

“父皇,儿臣…儿臣相信明嫣。”慕容煜闭了闭眼,咬牙道。

“朕看你是鬼迷心窍了!”华皇怒道。

“陛下!”朱變一咬牙,高声道:“陛下,微臣对陛下忠心耿耿,求陛下看在微臣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原谅嫣儿这一遭吧。微臣只有嫣儿这一个女儿啊,微臣求陛下恩典…。”

看着老父老泪纵横的模样,朱明嫣也不由得泪如雨下。强忍着肩上的痛楚坐起身来,在慕容煜身边跪下,“明嫣给皇家丢脸了,求父皇降罪。但是父皇,儿媳真的是被人陷害的,儿媳从来没有对不起王爷,也绝没有愧对皇家之举,求父皇明鉴。”

看着眼前哭的一塌糊涂的父女俩,还有一脸平静的跪着的儿子,华皇只觉得一阵心烦意乱。慕容煜为什么非要留下朱明嫣,他并非看不明白。只不过不想理会罢了,在华皇看来,这些儿子蹦跶的再厉害也永远翻不出他的掌心。冷哼了一声,道:“也罢,你愿意担着这样的名声,朕也不拦着你。但是…朱明嫣即日起贬为侧妃!永不得晋位!”

看到慕容煜还想再做什么,华皇冷冷一笑,道:“你若是还不满意,这个恭王你就别做了。平头百姓也没人管你媳妇儿是不是名声败坏!”华皇说罢,一拂袖转身回后殿去了,根本就不理会殿下的三人还会有什么反应。

“王爷…”朱明嫣泪眼朦胧的望着慕容煜,低泣一声扑进了慕容煜的怀中。慕容煜神色淡然,扶着朱明嫣站起身来,温声道:“明嫣,你不用担心。你永远都是恭王妃的主人。”

朱明嫣依偎在慕容煜怀中,呜呜咽咽的哭泣起来,“只要能留在王爷身边,明嫣便什么都不在乎了。”朱變也同样没什么不满的,这次的事情,别说是休了朱明嫣,严重一点华皇要处死朱明嫣也没人敢多说什么,只是贬为侧妃,已经是天大的幸事了。至于用不得晋位这句话,朱變根本没放在心上。等到将来恭王登基为帝,立谁为后还不是恭王说了算。虽然华国不许扶妾室为正室,但是朱明嫣本身就是以正妃之礼进门的,就算被贬为侧妃也算不得真正的妾。规矩这东西,端看人怎么操作。

一行三人出了勤政殿,慕容煜放开朱明嫣道:“我去探望母妃,你先回府去吧。”

朱明嫣乖巧的点了点头,刚刚哭过一场的眼眸显得格外的柔媚清澈,“是,我先回去了。王爷早些回来。”慕容煜点点头,转身往后宫的方向而去。

看着慕容煜离去的背影,朱明嫣不由得低头看了看刚刚被慕容煜牵着的手,只觉得有些莫名的凉意。他…真的爱他么?

肃诚侯府

兰芷院里,本应该因为毁容而在房中痛哭流涕的肃诚侯府四小姐,正端着一杯刚刚送来的极品清茶悠然的靠着椅子的扶手品茗。面纱下,依然隐约可以看到可怖的斑痕破裂的伤疤,端是有些触目惊心。

在她不远处,容九公子笑盈盈的坐在椅子里,手中同样端着一杯茶一脸沉醉,悠然叹道:“都说西越的丝,北汉的酒,东华的茶堪称天下三绝。这喝茶,果然还是要在华国才比较好啊。别的地儿,即使是华国来的好茶,也有些失了味道了。”

沐清漪淡淡道:“今年新春刚上的贡茶,肃诚侯府里统共也只有这么多。九公子来的正巧了。”大约是毁了她的容,沐长明很是过意不去,这两天倒是往兰芷院里送了不少好东西。不过多半被沐清漪做戏发脾气给扔出去了。倒是今早看到刚刚送来的清茶,沐清漪想了想还是留下了。难得的好东西,扔出去还不是便宜了别人。

容瑾偏着头,笑眯眯的道:“看来,毁容也没有让清清难过啊。”

沐清漪看着他,淡然道:“碍了九公子的眼了?”

“怎么会?无论清清变成什么样子,在本公子眼中都是天下无双的。”容瑾柔声道,轻吟的语调深情而婉转,仿佛当真是用情至深一般。

但是沐清漪却只看到他平静的没有一丝波动的眼眸,深邃而幽静,即使满是笑意也无法掩盖那眼底深处的幽冷。若是十五岁以前的顾云歌,或许会好奇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男子,但是现在的沐清漪对此却丝毫没有了解的**。

“九公子谬赞了,若论天下无双,谁比得上九公子?”比他更会做戏,更恶劣也更冷酷无情的人,只怕当真是天下只此一家了。

容九公子有些无奈的望着沐清漪,总是被人看透真的是让人觉得很失败啊。但是总是看透了自己的清清却总是让他更加的想要靠近呢。如果我的世界注定了孤独冰冷黑暗,为什么不拉一个跟我一样的人一起来享受这份寂寞呢?

“听说恭王在宫里为了王妃不惜违抗华皇的圣旨,如此情深…清清可有什么想法?”放下茶杯,容九公子笑眯眯的问道。

“情深?”沐清漪微怔,一时间很难将情深这个词放在慕容煜身上,“九公子觉得呢?”

容瑾沉吟了片刻,轻嗤了一声道:“恭王殿下…说不定有一天真能百忍成仙呢。俗话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恭王是个有大毅力的人。”说出的话是赞叹,但是那语气绝对更像是嘲讽。

“平南郡王府的支持很重要。护国将军支持八皇子,安西郡王明显更治王的交情更好。慕容煜若是不能得到平南王府和肃诚侯府的支持,将来根本就无法跟八皇子和治王抗衡。”沐清漪淡淡道:“更何况,经过了这次的事情,朱變还不死心塌地的为慕容煜效命?”

容瑾望着沐清漪平静的容颜,若有所思,“清清言之有理,不过…本公子却没想到,清清不仅精于谋划,就连朝堂局势都能看得如此清楚呢。”

沐清漪一怔,抬眼看着容瑾道:“清漪也没想到,九公子身为西越皇子,会对华国的纷争如此感兴趣。”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59.沐飞鸾的表演 下一章:61.秀庭公子的拒绝
热门: 杀人惊吓馆 恋战新梦 你喜欢的人设我都有[娱乐圈] 龙武战神 逆流纯真年代 天誓 所有人都在觊觎朕的美色 凶画(刑警罗飞系列第一季) 却无心看风景 换脸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