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沐飞鸾的表演

上一章:58.朱明嫣的窘境 下一章:60.令人作呕的“亲情”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父亲回来了?”

沐长明看到亲自起身相迎的沐飞鸾心中不由十分贴慰,连忙道:“娘娘有孕在身,何必如此辛劳。”沐飞鸾浅浅一笑,娇声道:“父亲这是说什么话,迎一迎父亲怎么就是辛劳了,鸾儿可没有如此娇弱。”以沐飞鸾的身份,她坐着等沐长明来拜见也没什么不妥。但是也正因为如此,沐长明才更加高兴。作为父亲,比起亲自跪拜自己的女儿,总还是由女儿来拜见自己更让人心情愉悦一些的。看着这个从小便被自己寄予厚望的女儿,沐长明原本还有些不太好看的脸色也跟着柔和了许多。

一家人重新坐了下来,沐长明才问道:“娘娘怎么亲自过来了,合该让她们却拜见娘娘才是。”

沐飞鸾想起龙船上大发雷霆的华皇,眼神微闪,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外面出了什么事,陛下突然大发雷霆。也是陛下体恤本宫,让本宫先行退下了。本宫出门的时候云妃娘娘还在挨骂呢,听说是被陛下降了品级了。”

云妃是慕容安的亲娘,自然也就是沐云容未来的婆婆。听到沐飞鸾如此说,最紧张的自然便是沐云容了,“大姐,云妃娘娘不会有事吧?”

沐飞鸾似笑非笑的看了沐云容一眼,淡淡道:“只是降了品级,云妃娘娘膝下有两位皇子,恭王殿下也是个能干的,想必过不了多久等陛下气消了就会升回来吧。”听了沐飞鸾的话,沐云容这才松了口气。沐飞鸾的话孙氏和沐云容信,甚至连沐翎都信,但是却骗不过同样了解华皇的沐长明。华皇是什么性格,少年时就与之相识的沐长明也是有几分了解的。华皇若真会看在恭王的面上对云妃好,那云妃也不会这几十年还是个二品的妃位了。倒是如果慕容煜和慕容安出了什么事,华皇绝对会迁怒到云妃身上。

沐长明想了想,对孙氏道:“我有话跟娘娘商量,你们先下去吧。”

孙氏母子三人虽然有些不情愿,却也不敢违背沐长明的意思,只得起身告退了。

房间里只剩下沐长明和沐飞鸾二人,一时间谁也没有开口说。气氛便变得有些冷淡了下来,好一会儿沐飞鸾才幽幽的叹了口气道:“父亲,还在怪鸾儿么?”

沐长明眼角的肌肉牵动了一下,好半晌才有些干巴巴的笑了一声道:“娘娘言重了,哪里……”沐飞鸾望着他,有些忧伤的道:“但是,自从三年前…你我父女竟然再也没有见过一面了。”自从三年前那件事之后,父亲就再也没有进宫探望过他。身为肃诚侯,沐长明每个月其实都是有一次机会可以递折子进宫探望女儿的。但是沐长明却从来没有去过,再加上这两年沐老夫人年事渐高精力不济,也极少再进宫。以至于沐飞鸾有什么事只能让自己的娘亲孙氏带话。但是孙氏本身并不是个能聪明人,十分要紧或者隐秘的事情沐飞鸾也不敢让她带。

“父亲觉得对不起母亲…在心中责怪女儿,所以…这几年才不愿意再来探望女儿,这几年还处处护着四妹,是么?”沐飞鸾一手抚着腹部,一边望着沐长明含泪道。这几年,并非没有人对沐清漪下过手,若不是沐长明暗中让人护着,沐清漪那样沉默寡言,懦弱胆怯的性子哪里还能活到现在?

沐长明眼中闪过一丝恼怒和尴尬,沉声道:“鸾儿,以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

沐飞鸾笑容有些苦涩,凄声道:“过去了…哪儿有这么容易过去?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几日陛下突然记起了四妹来了,跟本宫提过好几次,要本宫召四妹进宫晋见。若是…若是陛下当真看中了四妹,本宫要如何是好?”

沐长明眸中闪过一丝火光,再看看女儿楚楚可怜的模样不由叹了口气,柔声道:“不会的,鸾儿。你如今已经是皇上最宠爱的柔妃,未来的贵妃。咱们肃诚侯府也不需要再出一位皇妃。漪儿不会进宫的,父亲保证…陛下绝对不会看到她的脸!”

沐飞鸾半垂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冷芒,轻咬着朱唇道:“女儿知道,强要父亲对四妹不利是女儿不好,四妹与我虽不是同母所生,却也还是血缘至亲。可是我…我也没有别的法子,父亲,若是将来四妹知道了夫人的事…一旦泄露出去,只怕就是好咱们肃诚侯府的灭顶之灾。”

沐长明心中一震,有些不确定的道:“不会的,当年的那些人…”都死了。

沐飞鸾幽幽道:“世上没有不漏风的墙,鸾儿听说这些日子四妹突然开了窍了,若是她有心打听,只怕是……”

沐长明沉默了良久,终于沉声道:“为父知道了,你放心,为父会处理妥当的。”

闻言,沐飞鸾这才破涕而笑,轻声道:“父亲放心,鸾儿有七成把握这一胎必定是个皇子,到时候父亲就是小皇子的外祖父了。”

听了这话,沐长明心情不由得也轻松了几分,点头道:“正是如此,娘娘才要好好养着才是。”沐飞鸾抿唇浅笑道:“鸾儿知道,多谢父亲关心。”

之前的一些心结虽然没有完全放下,但是父女俩的气氛却也融洽了许多。目的达到了沐飞鸾也就不再谈论这个问题让沐长明心情不好了,十分自然的将话题转到了别处,“鸾儿在龙船上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父亲在外面可知道陛下为何雷霆大怒?”

沐长明自然知道的,将恭王安王和恭王妃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得沐飞鸾也不由的惊讶不已,“是什么人在暗中对付恭王?”几乎所有倒霉的事情都集中到了一天,怎么看也不像是意外。那么就只能是有人暗中对付慕容煜了。

沐长明摇头道:“不知,对方行事隐秘,算计精准。恭王若是有了这么一个对手,只怕是要有大麻烦了。”最麻烦的还是我在明敌在暗,就连想要对付对方都找不人。

沐飞鸾挑眉道:“会不会是哪位皇子王爷?”这京城里,看不惯慕容煜的人肯定都是同为皇子的华皇这些儿子们,“如此胆大妄为,倒像是八皇子的行事。但是…能算计的这般精准,倒又像是治王的手段了。”

沐长明摇摇头道:“只怕未必。治王就算要对付恭王,出手也不会如此肆无忌惮的。”

父女两人思索了半晌,也没有想出什么名堂来,索性便放弃了。横竖这是冲着慕容煜来了,肃诚侯府虽然如今是站在恭王府这边的,但是若是恭王府倒了他们也只有应对之法。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沐飞鸾也不能再肃诚侯府的船上久留,沐长明低声嘱咐道:“娘娘如今有了小皇子,但是暂时还是不可得罪了云妃娘娘和皇后娘娘。切忌遇事要多多忍耐。”说到此处,沐长明不由得升起几分遗憾。如果沐飞鸾年纪大一些,能早些年诞下皇子,肃诚侯府如今也不必一定要依附与恭王府了。自己的外孙坐皇帝,自然比自己的女婿做皇帝要好的多。只可惜如今情势未明,肃诚侯府若是露出丝毫的异心,只怕就要立刻遭到恭王府的报复和打击了。

沐飞鸾会意,微笑道:“父亲放心便是,父亲也请恭王殿下放心,鸾儿会照顾好云嫔姐姐的。”

“如此甚好。”沐长明满意的点头,为这个女儿的聪慧暗暗高兴。再想起另外一双儿女沐云容和沐翎,不由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果真这世上的事情没有双全的。

沐飞鸾这几年在宫中,察言观色的本事长进了不少,怎么会看不出沐长明的遗憾之意。又笑着替沐翎说了不少好坏,才起身回龙船上去了。

皇帝的心情不好,别人自然也不敢心情太好了。原本应该是欢乐无比的龙王诞辰倒是结束的有些不尴不尬。虽然没有影响到普通百姓享乐,但是一般的朝中权贵皇亲国戚都是在皇帝的御驾启程回宫之后就立刻也跟着回城了。与往年通常要闹到午夜,甚至晚上更加热闹的情景截然不同。

肃诚侯府里,沐清漪极为难得的拿着针线坐在窗前刺绣。一副精致无比的墨兰在手中渐渐成行,虽然才不过绣了一半,不过那细密的针脚,精致的图案却让侍候在一边的盈儿连声赞叹。沐清漪淡淡一笑,一边在心中盘算着,大哥最喜欢兰花,回头就做一只墨兰的荷包给他吧?

“小姐,侯爷和老夫人他们回来了。”珠儿进来禀告道。

沐清漪挑眉浅笑道:“回来了?怎么这么早?”

珠儿道:“听说是出了什么事儿,皇上很生气。出城去玩儿的官员们都回来了。”沐清漪点点头,笑道:“这些跟咱们没关系,不用理会。”

盈儿含笑道:“小姐,老夫人回来了,咱们是不是该过去请个安?”

沐清漪偏着头看了看盈儿,随手将手中的针线放下笑道:“你提醒的对,那就过去看看吧。”

到了德安堂,沐清漪很快便被沐老夫人房里的丫头请了进去。正好沐长明和孙氏等人也还没有回去。沐清漪一眼扫过去,沐云容望着自己的时候下巴抬得高高的,更多了几分高傲之意。沐清漪心念一转,不由在心中莞尔一笑。她怎么觉得这个沐云容十分的可爱呢?想必是见过沐飞鸾了,觉得有底气对付她了么?正好,她也想看看沐飞鸾想要怎么对付她。

沐长明坐在沐老夫人下手,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漫步走进来的少女。虽然遮着面纱,虽然知道此时面纱下的容颜必定是长满了让人厌恶的疹子。但是此时穿着一身湖色罗衣,衣摆上勾勒着淡淡的银色云纹的少女依然显得幽雅动人。这样的模样,若是真的进了宫,确实是有与鸾儿一争高下的资格的。更何况,她的容颜…。沐长明眼中闪过一丝决然,绝对不能让清漪有机会入宫!

“祖母,父亲。”沐清漪盈盈一拜,将在座的众人的神色收在眼底。心中微微一沉,隐藏在面纱下的菱唇微微勾起。也罢,就算肃诚侯府和沐飞鸾不对付她,迟早她也是要出手对付他们的。

“起来吧,脸上可好一些了?”沐老夫人问道。

沐清漪浅浅一笑,道:“多谢祖母关心,已经好多了。大夫说再过几日就能够彻底好了。”沐老夫人满意的点点头道:“那就好,你身边的人也精心一些,女儿家的脸上若有了什么疤痕可不好。”

“谨记祖母教诲。”沐清漪笑道。

在一边的椅子里坐下来,沐清漪一脸好奇的问道:“祖母和父亲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往年不是都要许久么?漪儿好几年没有去玩过了,也不知道今年的龙王诞辰可好玩儿。只可惜…只能等到明年了。”

看着沐清漪一脸遗憾失落的模样,沐长明淡淡道:“也没什么,明年再去就是了。这几日你们都少出门,特别是云容,回房去把该抄写的经文写完吧。”

“父亲!”沐云容咬着唇,有些不甘愿的道:“父亲,容儿想去恭王府看看表姐。”

“胡闹!”不待沐长明说话,沐老夫人就一口否决。盯着沐清漪沉声道:“你也不看看如今是什么情况。你一个还没出嫁的女儿家适合去见她么?”朱明嫣的名声,这一次算是丢得干干净净的了。不管是被人陷害还是真的自己不甘寂寞,这一次谁也保不住她。以华皇爱面子的性子,就算是看在平南郡王的面上不惩罚朱明嫣,恭王妃这个位置她是绝对保不住了。

沐清漪当然知道朱明嫣出了什么事,此时听到沐老夫人说起就知道效果果然是十分的不错。只是不知道…素来能够百忍成金的恭王殿下,这一次还能不能忍下来呢?

“可是……”沐云容咬着唇角道。她不只是想要见朱明嫣,更重要的是还想问问宁王到底怎么了。父亲也不说个清楚,让她心中一直忐忑不安着。

沐长明看着沐云容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虽然不知道宁王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但是隐隐的沐长明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若是宁王当真出了什么事情,云容可就……

“没有可是!”沐老夫人沉声道,严厉的盯着沐云容道:“你若是不想要名声了,你尽管去。老身不拦着你。”沐云容顿时哑了,有些颓然的坐在椅子里,可怜巴巴的望着孙氏,“娘……”

孙氏也有些心急,“侯爷,这宁王到底怎么了?”若是宁王出了什么事,云容的王妃之位可就没有了。并不是每一个王爷都愿意娶一个侯府庶女做嫡妃的,更何况,如今与云容年纪相合的王爷也只有宁王了。

沐长明摇了摇头道:“宁王…宁王带人从恭王别院劫走了…顾秀庭。”说起顾秀庭这三个字,沐长明有些不自在的僵硬,“目前,下落不明。”

“顾秀庭?!”沐云容忍不住尖叫道,“他不是死了么?!”

沐长明没有答话,虽然京城里知道顾秀庭的事情的不在少数,但是也还不至于流传的连沐云容这样的闺中女子也知道的地步。肃诚侯更是刻意的瞒着沐云容,否则以沐云容的性子还不知道会弄出什么事情来。不只是沐云容,孙氏和沐翎沐琛也十分震惊。倒是沐老夫人很是淡定,只是神色有些阴沉,咬牙道:“这个顾秀庭当真是狐狸精转世不成?竟勾得宁王为了他……”

坐在旁边的沐清漪眼眸微沉,隐藏在衣袖下的手紧紧地一拽,清丽的眼眸中流过一丝煞气。

“这不可能!宁王不会这样做的!”沐云容尖叫道。慕容安在京城的名声并不好,说是风流成性男女不忌也不为过。沐云容自然也听过一些传闻,只是她不肯相信罢了。

当年慕容安处处刁难顾家大公子的事情孙氏却是知道一些的,京城里贵妇之间流传的一些小道消息也不少,听到沐老夫人这么一说不由得白了脸色,难不成宁王当真带着那个顾秀庭私奔了不成?若真是如此,肃诚侯府和沐云容只怕就要成为整个京城的笑柄了。

沐云容刺耳的声音在沐老夫人皱了皱眉,沉声道:“闭嘴!闹什么,天还没塌下来。”对于沐云容来说,发生这样的事情,跟天塌下来也没差了。沐云容眼中含着泪,咬牙道:“宁王肯定是一时糊涂,都是顾秀庭…都是顾秀庭那个贱人…不知廉耻……”

沐清漪咬牙,强忍着一耳光甩在沐云容脸上的冲动,目光死死的盯着地面上。沐云容,若不让你生不如死,算我顾云歌对不住你!这世上,谁都不能侮辱大哥,谁都不能!

“清漪,这事你怎么看?”虽然沐清漪竭力忍耐,但是却也并非没有人发现她的异状。沐长明眼神微微一眯,沉声问道。

沐清漪慢慢抬起头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沐云容道:“三姐多虑了,宁王总不可能娶个男人回来。不过,若是宁王从此都不肯回来了,那三姐可就要…守望门寡了。如此看来,四妹还要谢谢三姐呢。”

盯着沐清漪半晌,沐长明心中暗道或许是自己想多了。沐清漪大约还是对当初云容抢了宁王妃之位怀有怨恨罢了。何况,顾秀庭到底是清漪的表哥,还有几分感情也不意外。

“沐清漪,你!”沐云容气红了眼,猛地站起身来指着沐清漪正要大骂,门口管家匆匆来禀告道:“侯爷,恭王殿下来了。”

沐长明还没反应过来,慕容煜就已经跟在管家身后大步走了进来。

“王爷,你这是?”沐长明连忙起身相迎,对于慕容煜突然大驾光临有些摸不着头脑。慕容煜的目光定定的落在了沐清漪身上。沐清漪也不躲闪,大方的任由他打量,好一会儿才微笑道:“王爷,清漪…有什么不妥么?”

慕容煜盯着她,冷声道:“前几日七弟来找你做什么?”

沐清漪微微退了一步,避开了慕容煜的气势威压,恭敬的道:“没什么…宁王只是问了清漪一些事情。”慕容煜冷冷的盯着她,“本王问你,他到底问了什么?”

沐长明一见不太好,连忙上前道:“王爷,这到底是怎么了?那日宁王到来时本侯也在府中,是本侯领宁王去见的清漪,可有什么不妥?”慕容煜扫了沐长明一眼,淡淡道:“其他人退下。”

沐老夫人连忙起身带着其他人退了出去,大厅里只留下沐长明和沐清漪慕容煜三人。沐长明道:“王爷,有什么话坐下说吧。清漪这几日吃错了东西,身子有些不好。若有得罪之处,还请王爷见谅。”

慕容煜的目光这才落到了沐清漪脸上的面纱上,虽然带着面纱,但是露在外面的眼眸和被刘海遮住的肌肤出也隐隐能看见不好暗红的疹子。

“四小姐,这几日可有出过门?”慕容煜问道。

沐清漪清美的眼眸划过一丝疑惑,微微摇头道:“回王爷,并没有。清漪前几日误食了一些东西,脸上长了疹子。大夫说若是疹子没好之前见了风,以后会留下疤痕的。”

慕容煜点了点头,在心中暗暗判断沐清漪这话的真假,一边问道:“那么,前几日宁王来找你所为何事?”沐清漪有些惊恐的道:“出…出什么事了?”

“回答本王的问题。”慕容煜沉声道,他知道眼前这个少女远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单纯无害,自然也不会对她有什么怜香惜玉之心。沐清漪也不在意,只是低声道:“宁王,宁王问我知不知道什么顾家的宝藏和九转玲珑的下落。”

“你怎么回答的?”慕容煜眼瞳一缩,定定的盯着沐清漪。

沐清漪摇头,“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见过什么九转玲珑。但是…宁王不信。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

“还说,如果我不老实告诉他的话,他就要杀了大表哥!”说到此处,沐清漪适时的露出了几分恐惧和担忧,眼眶微红,低声道:“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啊。就算真的有什么宝藏,又怎么会在我这里?”

慕容煜盯着她,淡淡道:“最后宁王从你这里拿走了什么?”

沐清漪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讶,老实的道:“是一个…母亲留下的盒子。里面装的是一个我小时候带过的银锁,不过…那应该是我三岁以前带的,并不值什么钱。宁王问我,母亲留下了什么东西。母亲留下的东西,我…我只剩下那个了。”

慕容煜看向沐长明,沐长明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声。这几年沐清漪不受重视,连原本住的院子都没了,更不用说张氏剩下的东西了。慕容煜也听说过一些沐清漪在府里的处境,自然也就明白了沐长明的尴尬所为何来。凝眉细细思索了一番沐清漪的话,发现并没有什么破绽之处,不由得剑眉皱得更紧了。

慕容煜沉思之极,沐清漪也没有闲着。虽然早在形式之前就已经将所有事情可能的发展推敲了数次,不过面对慕容煜的时候沐清漪还是极快的在脑海中回忆了一次今天的计划有无破绽。等到确定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之后,才在心中微微松了口气,脸上的神色也更安定了一些。

良久,才听到慕容煜问道:“顾流云你可认识?”

“顾流云?”沐清漪一愣,似乎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有些犹豫的道:“王爷你说的是…二表哥?”顾流云比顾云歌小两岁,却比沐清漪还要打上一岁多。顾流云夭折的时候,沐清漪才不过六岁半七岁都还未满。沐清漪眼中带着些迷茫之色,道:“清漪…不太记得二表哥了。”一个六岁的孩子,自然不能强求她记得一个并不是朝夕相处的人。

大厅里再一次沉默了许久,慕容煜才终于发话道:“没什么事了,本王只是有些事情想要问四小姐罢了。四小姐可以回去歇息了。”

“清漪告退。”看到虽然一脸疑惑却还是顺从的起身告退的沐清漪,慕容煜皱了皱眉。

“王爷,出了什么事了?怎么提起顾流云来了?”对于顾家那个早夭的神童,沐长明也还有些印象。只是有些不解恭王怎么会现在提起来。

慕容煜沉声道:“明嫣说,这一次绑架她的人,自称顾流云。”

“这不可能!”沐长明惊呼道,“当年,本侯也算是亲眼看着顾流云下葬的。何况,顾家也没有理由让一个八岁的孩子诈死。”肃诚侯府和顾家也算是姻亲,当年顾家二公子夭折沐长明也是去过的。甚至还陪着张氏亲眼看过顾流云的尸体,怎么可能还活着?

“该不会是有人借了顾流云之名?只是这谎言编的也太拙劣了一些。”沐长明道。

慕容煜沉思了一会儿,起身道:“王爷还有些要事,就先行告辞了。”

沐长明自然不敢拦着,连忙起身送客,“微臣送王爷出去。”

出了肃诚侯府,等候在门外的恭王府侍卫立刻迎了上来,“王爷。”

慕容煜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富丽堂皇的肃诚侯府沉声问道:“沐清漪这几天的行踪查清楚了?”侍卫点头,沉声道:“回王爷,沐四小姐这几日确实没有出过府。另外,她的脸…似乎是沐三小姐下的手。”

慕容煜轻哼一声道:“愚蠢的女人,不用管她。”他只需要确定沐清漪确实没问题就行了,至于谁想害她都跟他无关。

沐清漪回到自己房中,盈儿有些担忧的道:“小姐,恭王是不是怀疑你了?咱们要不要先将大公子转移出城去?”

沐清漪摇摇头,淡然笑道:“只是怀疑而已,慕容宁来找过我的事情瞒不住,慕容煜若是连问都不问,那才是怪事。不用担心,找不到确凿的证据他不会轻举妄动的。而且…我也不觉得他会怀疑我是幕后主使者。”慕容煜最多也就是怀疑她跟这件事有关系而已,但是这样的怀疑也是有限的。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中女子会去做这些事情。比起她这个跟顾家其实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肃诚侯府小姐,只怕身为顾家外孙的表哥都比她更有动机吧。

见她如此淡定,盈儿心中的不安也渐渐的散去了。虽然常年跟着父亲,但是这么大的事情还当真是头一遭遇到,结果事情刚办完,恭王就找上门来了,也不怪盈儿会吓了一跳。再看一眼正忙着为沐清漪摆晚膳的珠儿,盈儿在心中有些羡慕的叹道:“当真是无知是福啊。”珠儿从头到尾其实什么都不明白,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担心的了。最多便是以为小姐贪玩跑出去玩儿了。

“大哥安置的地方安全么?”沐清漪轻声问道。

盈儿浅笑道:“小姐尽管放心,大公子暂住的地方是城西一处富商的府邸。那府邸的主人已经在那儿住了二十多年了,绝对不会有问题。”

沐清漪点头,明白盈儿的意思。那人必定是冯止水手下的人了。

另一边,珠儿摆好了饭菜笑道:“小姐,该用膳了。”

沐清漪点点头,起身走过去坐下来用膳。

“无心,慕容安怎么样了?”一边用膳,沐清漪一边问道。

无心的声音从上方的房梁上传来,淡淡道:“公子说,至少要明天早上恭王的人才能找到。”沐清漪凝眉,沉声道:“难道…慕容安还没死?”

似乎察觉的沐清漪的怒气,上面沉默了片刻,才道:“还有一口气。”

闻言,沐清漪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秀眉微蹙,“为什么不杀了他?”她不相信无心能知道慕容安还有一口气,会杀不了他。无心如此做,显然是受到了别人的指使了。这个人自然便是容瑾!想到此处,沐清漪心中不由升起一丝恼怒。这一次容瑾帮了她不少忙,她也是真心感谢的。但是容瑾的性格实在是让人有些不敢恭维,偶尔的行事更是让人头晕脑胀。若是慕容安醒过来,虽然未必能够认出她来,但是对她来说还是一件大麻烦。

无心道:“小姐不用担心,除非公子亲自出手,否则宁王永远也不会醒过来。”

“为何?”

“公子精通锁穴之术,慕容安坠崖之时公子伤了他头部的穴位。”无心犹豫了一下,还是答道。沐清漪这才稍稍安心下来,“若是有神医国手或者内力高手相救又如何?”

无心道:“公子曾经有言,除了他的师父,这世上没有人能解开他的锁穴手法。”

沐清漪沉默了片刻,方才道:“有空告诉你家公子,他爱玩儿是他的事情,别坏了我的事。”房梁上没了声息,也不知道无心是应了还是没应。沐清漪也不在乎,重新拿起筷子开始用起晚膳来了。

“小姐,侯爷来了。”

“父亲?”沐清漪蹙眉,心中思量着沐长明这个时候来兰芷院是想要干什么。面上却是丝毫不显的起身相迎了。看到沐清漪迎出门口,沐长明慈爱的笑道:“清漪这是在用膳了?”

沐清漪点头,温声道:“正是,父亲可用过了?”

沐长明摇摇头笑道:“正好,为父便在清漪这里用膳吧。”

沐清漪自然不能反对,只是吩咐珠儿和盈儿再去厨房取一些饭菜和碗筷过来。沐长明看着这偌大的兰芷院里下人竟然寥寥可数,不由得皱了皱眉道:“清漪这里伺候的人怎么这么少?”

沐清漪抿唇淡淡一笑,不在意的道:“习惯了,珠儿很勤快,盈儿也还算机灵。清漪也不习惯太多人跟前跟后。”

大家小姐身边的丫头素来都是有数的,既显得闺中女子娇生惯养又显出家里的排场。沐清漪能习惯身边就这么小猫三两只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侯府的对待和他这个做爹的不重视?想到此处,沐长明不由得又生出几分愧疚,更觉得沐清漪说这话是为了替他这个做爹的开脱了。

想了想,沐长明沉声道:“回到让管家再给你挑几个机灵的丫头过来,这偌大的一个院子,就这么几个人也清冷的很。”沐清漪无所谓的点点头道:“多谢父亲。”横竖沐长明的愧疚保质期也不会超过两天,回头就会将这事儿忘了,沐清漪自然也不会放在心上。

珠儿和盈儿很快就从厨房里端来了几个刚做好的小菜,重新布好了碗筷请沐清漪和沐长明用膳。

其实沐长明早就记不清楚上一次跟这个女儿一桌用膳到底是什么时候了。从前张氏还在的时候沐长明对这个女儿就不重视,后来张夫人不在了沐长明干脆就连见都很少见她了。上一次一起用膳的时候,这个女儿似乎还不到十岁的样子。那个时候,这孩子眼中还总是带着对父亲的渴望和仰慕的目光眼巴巴的望着他。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孩子再也不愿抬起头来看别人了,等到她再一次抬起头来的时候,沐长明却发现自己已经无法从这个女儿的眼中看到任何情绪了。

有些不自在的为沐清漪夹了一些菜,沐长明慈爱的道:“父亲看你这些日子受了不少,多次一些。若有什么想吃的,尽管让厨房里的人去做便是。”

沐清漪默默地点点头,有些奇怪的看了沐长明一眼,似乎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沐长明看着低头不紧不慢的吃着东西的沐清漪,叹了口气,试探着问道:“漪儿可喜欢海州?”

沐清漪抬起头来,不解的看着沐长明。沐长明微笑道:“漪儿可还记得,你外祖父家就是海州的。小时候你跟你娘亲回去探亲,还不肯回来呢。”

沐清漪默默地点了点头。

沐长明问道:“你可愿意去海州住一段时间?”

沐清漪这才明白了沐长明的来意,他是想要让自己离开京城。而且,还是距离京城最远的海州。只怕如果可以的话,沐长明都想把自己送出华国最好这辈子都不要再回来了吧?只可惜…该办的事情还没办完,她只怕不能如他所愿了。

“外祖父他们都不在了……”沐清漪幽幽道。

张家的老爷子和老夫人早就去世了,如今张家没落全家迁回了海州,但是掌权的却并不是张夫人的亲兄弟,而是堂兄弟了。这样的情况下,沐长明要说让沐清漪去探亲只怕也说不出口。

沐长明神色微沉,虽然他将沐飞鸾看的最重,但是无论如何沐清漪也是他的女儿。不到万不得已,沐长明并不想做出什么亲手害死亲骨肉的事情。所以,他想将沐清漪送去海州,从此远远的离开京城,再也不要回来。但是,沐清漪却显然并不愿意离开。

“父亲…想要赶清漪走么?”沐清漪幽幽道。

沐长明轻声叹息,道:“清漪,父亲也是为了你好。你…你可想进宫?”

“进宫?去看大姐么?”沐清漪问道。

沐长明摇头道:“不,若是皇上想要召你入宫,就跟你大姐一样……”沐清漪皱眉道:“那怎么行,大姐已经做了皇上的妃子,清漪岂可再…何况,清漪不想一辈子呆在宫里。”

听了沐清漪的话,沐清漪神色更柔和了几分,轻声道:“正是因为如此,父亲才希望你先去海州住一些时候。”

“父亲…皇上想要我入宫么?”沐清漪问道。

沐长明一怔,有些含糊的道:“这个…很有可能。皇上要你大姐召你入宫晋见。”

入宫晋见的理由很多,当然不排除皇帝有这个意思。但是也可能有更多别的意思,皇帝连一丝表示都还没有,沐长明和沐飞鸾就迫不及待的想要阻止她进宫甚至不惜让孙氏毁她的容。这哪儿是单纯的怕她入宫分了沐飞鸾的宠,根本就是害怕她见到皇帝。也就是说么,沐飞鸾和沐长明都肯定,如果皇帝见到她的话,对沐飞鸾是有极大的害处的。

沐清漪眼眸一闪,轻咬着唇角道:“清漪不想入宫,但是…清漪也不想离开京城,离开家。”

沐长明看着黯然的低着头的沐清漪,想了想道:“还有一个法子。”

沐清漪眼睛一亮,连忙抬起头来望着沐长明,只听沐长明道:“只要你的脸好不了了,自然也就不用担心了。”

------题外话------

猜测慕容安植物人了滴妞,i服you了~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58.朱明嫣的窘境 下一章:60.令人作呕的“亲情”
热门: 攻略男神翻车日常 小奶猫他又在打工 原来我才是反派[穿书] 秀恩爱都得死 捉鬼实习生5:山夜 夺取 星纪元恋爱学院 我真没膨胀 扛着大山出来了 一触即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