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朱明嫣的窘境

上一章:57.公子脱险,宁王遇难 下一章:59.沐飞鸾的表演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杨柳江边,恭王别院。

龙王诞辰的祭典刚刚一结束,慕容煜就飞快的赶回了别院。但是回到别院看到的却是一片狼藉,仿佛刚刚打过一场打仗一般的场景。地上墙上花园中到处都是尸体和血迹。更让慕容煜惊怒交加的是,这些尸体中除了自己留在别院的侍卫之外,就只有宁王府的侍卫。虽然对方穿着的并非宁王府的衣着,但是慕容煜经常进出宁王府,几个经常见到的侍卫却也还是认识的。

“混账!”慕容煜气得险些喷出一口血来。他在龙船上想方设法的替他在父皇面前周旋,他却为了一个男人在背后给他捅刀子!这是他的亲弟弟啊。平生第一次,慕容煜终于体会到了一丝被人背叛的滋味。

一脚踢开关着顾秀庭的房间门,里面果然早就渺无人迹,只剩下地上的一圈染着血迹的绳索,仿佛在嘲笑他一般。

“还有没有活着的?”慕容煜沉声问道。

“启禀王爷,在前院找到一个活的,不过…受了重伤,只怕是…”也活不长了。

“带上来。”

不一会儿,一个浑身染血的侍卫被谈了上来,慕容煜眼眸一暗,沉声道:“出了什么事了?”那侍卫奄奄一息的望着慕容煜,哑声道:“宁王…宁王殿下…。”

“宁王带人闯进来的?”慕容煜问道。

那侍卫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慕容煜接着问道:“宁王人哪儿了?”侍卫微微摇头,眼看着气息变得微弱起来,连开口回答的力气都没有了。慕容煜也知道问不出什么来了,挥挥手让人将他抬出去。

“王爷,有王妃的消息了。”沐长明匆匆进来,沉声道。

慕容煜神色一变,皱眉道:“肃诚侯怎么来了?怎么回事,王妃在哪儿?”沐长明脸色有些不好看,微微喘息着道:“方才…王妃被人扔在了江边的的一棵树下。王爷,王爷还是快去看看吧。”刚刚一路进来,沐长明便知道这别院里只怕出了大事了,当下也不敢啰嗦,飞快的说道。

“王妃怎么了?”慕容煜端坐着没有动弹,沉声问道。

沐长明脸色一阵青一阵紫,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作答。

一看他的神色,慕容煜便知道只怕不是什么好事,揉了揉眉心只觉得额迹隐隐作痛。他的预感果然是对的,这一次绝对是有人针对恭王府的一次阴谋。实在是太巧了,所有的事情都在这同一天里发生。闭了下眼,定住了心绪,慕容煜放在起身道:“派人出去,无论如何也要找到宁王!本王去看看王妃!”

看着慕容煜大步离去的背影,沐长明皱着眉若有所思,一时间有些犹豫到底该不该跟上去。绝对有什么人暗中在对付恭王府!沐长明心中暗暗盘算着到底是什么人如此厉害,一边脸色不改,带着一脸担忧的神色匆忙的跟了上去。

朱明嫣被丢弃的地方距离慕容煜的别院并不远。但是此时她却没有一丝的勇气跑到别远去寻找自己的夫君求助。她身上只穿着一件有些暴露的艳色里衣,露在外面的肌肤上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更不用说那发丝散乱,面色潮红的模样,让人一看就觉得这是哪家公子爷后院里妖娆的姬妾。而且还是那种明显刚刚与人翻云覆雨之后春意未散的姬妾。如此模样,寻常男子看了自然是忍不住心驰神荡,女子看了却纷纷羞红了脸转过头去不敢再看。

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淫邪的目光时不时的从她身上扫过。若是换一个人,只怕此时找就有人上去上下其手了。只是那一张红霞未退的美丽容颜,在场的大多数的人却都是认识的。那是当朝六皇子恭王殿下的王妃,平南郡王朱變的爱女。

“滚!都给我滚!”朱明嫣厉声叫道,想要吓退周围围观自己的人。但是她此时的模样实在是太过让人惊讶了,丝毫没有往日里恭王嫡妃的唯一。有人甚至怀疑起眼前的女子倒地是不是恭王妃,堂堂恭王妃,怎么可能会穿着如此伤风败俗的出现在这里?

朱明嫣惊恐的将自己抱成一团所在树底下,口中发出无措的呜咽声。

她没想到,那个顾流云竟然会如此对她。她并没有受刑,但是朱明嫣此刻却无比希望自己是被人打晕了扔到了这里的。只可惜,从头到尾她都是无比清醒却又无能为力的看着自己被人装扮成这副模样,然后扔到了这里。甚至就连身上那些青青紫紫的暧昧的痕迹,也都是自己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弄上去的。这一刻,朱明嫣才清楚的知道,那个顾流云不是想要杀了她,而是想要毁了她,或者说是想要毁了慕容煜。

“呜呜…王爷…”

“这是怎么了?”一个带着些熟悉的含笑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人群中不由得分开了一条路来,之间几个衣着华贵不凡的男女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女子看了看躲在树下的朱明嫣惊呼道:“这不是六弟妹么?”

人群顿时哗然,原来真的是六王妃?

来者正是华皇膝下几个年长一些的王爷和王妃。从大皇子福王夫妇到五皇子庆王夫妇还有尚未大婚的跟着一起凑热闹的八皇子慕容昭。认出朱明嫣出声说话的正是四皇子治王慕容协的王妃。治王妃素来与朱明嫣不对盘,此时惊叫出声那声音里怎么听着都有几分幸灾乐祸和鄙视之意。朱明嫣更加低下了头,不愿再抬起头来看众人的目光。

最后还是福王妃厚道一些,皱了皱眉道:“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周围围观的百姓们这才纷纷散去,之前不能确定恭王妃的身份围观还没什么。这会儿治王妃已经点名了身份若是还想要看热闹,就是明白的挑衅恭王府了。不过…今天的事情过了,这个月京城只怕是不愁没有闲话挑了。离去的人们眼中都带着一些奇异的兴奋之色。

“六弟妹,你没事吧?”福王妃看了看自家王爷,才小心的上前。福王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声,对其他兄弟道:“各位兄弟,咱们先走走吧,这里还是留个弟妹他们。”虽然慕容煜倒霉他也听高兴的,但是一群大男人对着如此仪表不整的弟妹总还是有些尴尬的。

慕容熙若有所思的看了朱明嫣一眼,淡然点头道:“大哥说的对,前面似乎有一个茶亭,咱们去那边坐坐吧。”两位兄长都开口了,其他皇子自然也不好反对。何况他们虽然想要看慕容煜丢脸,却暂时还不想跟慕容煜当面撕破了脸。

等到众皇子离去,平王妃才接过身后的侍女脱下来的一件外衫给朱明嫣披上。如今正是已经入夏的天气,王妃们身边也都没有带什么披风大氅之类的东西。这些王妃自然也绝不会脱下自己的衣服给朱明嫣,因此也只能暂时披着丫头的衣服了。

福王妃看看朱明嫣这一身狼藉的模样,眼神也有些变了。朱明嫣这模样明显就是刚刚与人春风一度过的。但是在这之前她们是都知道慕容煜是在龙船上参加龙王诞祭典的,而身为王妃的朱明嫣却没有参见。因此这一身暧昧的痕迹自然不可能是慕容煜留下的了。何况,若真是慕容煜又怎么会让自己的妻子如此模样出现在这个地方呢?

想明白了这一点,其他王妃的脸色的也变了。不由自主的都里朱明嫣远了一些,福王妃淡淡问道:“六弟妹,你这是怎么了?”

“我…我不知道!”朱明嫣有口难言,只能抓着衣襟呜咽着哭了起来。只是她这一哭,几个王妃的脑中早已经脑补出了好几个版本的情节。譬如遭遇采花贼啊,与人苟且啊等等,倒是一个比一个精彩,比真的还要真实。

治王妃脸上直接就带出了鄙夷的色彩,“六弟妹,你这真是…你这让六弟和云妃娘娘的脸面往哪儿搁啊。”

“你……”朱明嫣从小打到何曾受过这等气,但是此时的情势她确实说什么也没有用。

治王妃挑眉道:“我什么?莫说是六弟和云妃娘娘了,便是咱们这些王妃的脸面也丢的干干净净的了。六弟妹真是好胆识啊,从今儿起这京城的百姓却是不缺嚼舌的了。”

平王妃叹了口气,道:“罢了,你们少说几句吧。六弟来了。”众人回头望去,果然看到一身白衣银龙衣衫的慕容煜正带着人快步朝这边走了过来。在距离他们还有十几丈远的地方慕容煜抬手阻止了跟在自己身后的侍卫,独自一人走了过来,“明嫣。”

“王爷…。”朱明嫣眼睛一红,恨不得立刻冲到慕容煜的怀里痛哭一场。慕容煜扫了一眼朱明嫣身上的衣衫和显露在外面衣衫根本遮不住的暧昧痕迹,眼神沉了沉,侧身对众王妃道:“六弟多谢各位嫂子。”福王妃叹了口气道:“罢了,六弟你来了就好。你先送弟妹回去吧,你大哥他们还在前面等着呢,咱们就先走了。”

慕容煜恭敬的点头道:“臣弟不送。几位嫂子慢走。”

众王妃点点头,便转身离开了。走在最后的治王妃回头看了看朱明嫣和慕容煜,掩唇笑道:“六弟还是快些带低眉回去换身衣裳吧,这可真是……”摇了摇头,治王妃也跟着拂袖而去。

江边的大柳树下,慕容煜和朱明嫣沉默的对立着。看着朱明嫣一声狼藉情潮未消的模样,慕容煜厌恶的皱了皱眉,原本伸出去的手也若无其事的收了回去,淡然道:“先回去再说吧。”

如此明显的厌恶,朱明嫣怎么会看不出来。有些慌乱的拉住慕容煜的衣摆,焦急的道:“我没有…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你相信我……”

慕容煜沉默了一下,终究还是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朱明嫣的肩膀道:“先回去吧。七弟出事了,我还有事情要办。”

朱明嫣有些绝望的望着慕容煜,哭泣道:“我真的没有…是有人要害我!是顾家的人!王爷,你相信我……”顾家?慕容煜挑眉,问道:“顾家什么人?”顾家现在还活在世上的人,除了顾秀庭就只有慕容熙了。顾秀庭之前一直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又刚刚被七弟带走了。难道是慕容熙?慕容煜在心中摇头否决了这个猜测,慕容熙的一举一动都是被父皇监视着的,他不可能做到这些。

“是…是顾流云。”

慕容煜一怔,顾流云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太过陌生了。恍惚了一下才有一点点的记忆片段从脑海中浮现出来。

“如果云儿还活着,一定比我和大哥都聪明。他六岁的时候背书我就比不过他了呢。”

“祖父说,大哥字清轩,云儿便取字子清。”

顾流云,顾家第二子。比顾云歌小两岁,比顾秀庭小六岁。八岁夭折,原本男子取字多为成人或及冠之后,但是顾家却依然为八岁便夭折的小儿取了字,并记入族谱。慕容煜并没有见过顾流云,但是也听说过这个小儿子胎里生来便是不足,从小体弱多病却聪慧异常。三岁启蒙便有神童之称,后来与顾家人相熟,顾云歌也不是提起这个夭折的弟弟,言语中对这个弟弟都是极为疼爱的。

难道顾流云根本就没有死?慕容煜摇头,这不可能!当时的顾家没有任何理由让一个才八岁的孩子诈死,而这么多年来,也顾家人也从来没有露出过丝毫的破绽。每次顾云歌和顾秀庭甚至是慕容熙提起顾流云的时候伤感怀念的情绪也并不是作假的。那么…就是有人借用顾家的名头生事了。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休息。我会查清楚的。”慕容煜低头看着朱明嫣,神色温和的道。说完,也不看朱明嫣的神色,直接抬手招来两个侍卫吩咐道:“送王妃回府。”

说完,慕容煜便转身往前方走去,连个眼神都没有留给朱明嫣。朱明嫣动了动唇角想要说什么,却怎么也开不了口一般颓然的闭上了嘴。只是望向慕容煜的背影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奈苦涩和绝望。这个男人不爱她,朱明嫣从来没有如这一刻这般肯定过这件事情。因为不爱她,所以他看向她的眼神里只有不悦,甚至连愤怒都没有。他只是不悦于她这样的情景给恭王府和他丢了脸,而不是愤怒于自己的妻子遭受了什么不堪的遭遇。慕容煜…从来都不爱她。

甩开了朱明嫣,慕容煜面无表情的负手往前走去,就连跟在后面赶来的沐长明也没有理会。他并非不知道朱明嫣还有话想说,甚至需要自己安慰。但是慕容煜此时却没有心情去与朱明嫣虚与委蛇,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而且每一件都是对恭王府十分不利的。有人在暗中算计恭王府,他必须处理好这些事情,而这些事情每一件都比朱明嫣的心情感受要重要千万倍。

沐长明看着慕容煜从自己身边面无表情的走过。在回头看了一眼披着丫头的外衣一声狼藉的朱明嫣,有些尴尬的没有再跟上前去。只是想到慕容煜铁青的脸色,沐长明心底深处突然升起一丝隐秘而诡异的快意。

“王爷,几位殿下在前面的风雨亭,请王爷过于一聚。”一个侍卫模样的男子匆匆而来,恭敬的禀告道。

慕容煜心中蓦地升起一股烦躁,却又让他很快的压了下去,看着眼前的侍卫淡声道:“回禀几位兄长,本王府上还有一些事,就先不过去了。”

那侍卫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不敢违背身为恭王的慕容煜,应了一声转身告退了。

风云亭里,几位王爷正坐在凉亭中品茶的品茶,说笑的说笑。不远处,几位王妃同样结伴在湖边漫步而行,欢声笑语不断。

看着不远处姿态各异,或端庄沉稳,或明艳动人或沉静娴雅的王妃们,众位王爷心中都不由的升起了几分庆幸和对妻子的喜爱之意。无论如何…就算他们的王妃不聪明不美丽身世不出众,至少,她们都是一个合格的王妃,不会给他们丢脸啊。

只要一想到慕容煜可能会有的脸色,这些皇子们就觉得往日里在心中抱怨自己的王妃不如恭王妃美丽啊,聪慧啊还是家世雄厚啊什么的真是太不应该了。至少他们的王妃也没有朱明嫣那么会惹祸啊。只看朱明嫣那模样便知道,绝对是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被人给恶整了。

“你们说,六哥现在是个什么表情?”慕容昭懒洋洋的趴在凉亭的倚栏边上,幸灾乐祸的笑道。

五皇子慕容淳比较厚道一些,摇摇头道:“是六嫂得罪了什么人吧。”

三皇子慕容齐皱眉道:“在京城里,敢这样恶整六弟妹的人可不多。”不说恭王府和宁王府,就但是朱明嫣的娘家平南郡王府的势力就足以让大多数人对朱明嫣忍让三分了。众人的神色都是都有些诡异起来,谁也没有说出来,如今这京城里有能力又有哪个理由对朱明嫣下手的,其实只有他们这些兄弟自己了。只是到底是哪个兄弟下的手,却是谁也猜不准的。不过在场的大多数人目光都若有若无的看向了治王慕容协。

如今华皇最看重的又最有能力的几个皇子就是四皇子慕容协,六皇子慕容煜和八皇子慕容昭了。不过比起意气飞扬肆意而行且年纪尚小的慕容昭来说,自然更多人怀疑性格沉稳深沉的慕容协了。

察觉到众人的视线,慕容协不屑的轻哼一声道:“谁知道朱明嫣得罪了哪里神仙了。这段时间,这京城里有这个能力的人可不少。”若真是让慕容煜怀疑上了自己,可是个大麻烦。何况若真是他动的手也就罢了,他可没有替别人背黑锅的嗜好。

众人一愣,转念一想也是。如今这京城里可说是卧虎藏龙,朱明嫣那性格一贯的张扬不讨喜,谁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就算他们真的要对付慕容煜,也犯不着用如此下作的手段,毕竟朱明嫣是皇家的人,皇家的名声没了他们脸上也不一定就好看。

一直没有说话的慕容熙平静的垂眸喝着杯中的清茶,自从被废了太子之位,慕容熙就很少出现在众兄弟的聚会上,就算出现了也很少开口说话,因此他此时的举动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慕容熙望着杯中的清茶,半垂的眼眸掩去了眼中淡淡的笑意。以前没有注意过,歌儿这个小表妹,还真是有点意思,能力倒也是不弱,想必能够安然的救出清轩的了。

江边的这些事情,自然也没有逃脱华皇的眼睛。江面庞大的龙船上,刚刚得到了藏宝图和九转玲珑的华皇在听到了侍卫匆匆上来禀告的消息之后原本脸上的笑容霎间退去,更染上了几分阴寒之意。如此变化,让陪坐在一边皇后和柔妃云妃都吓了一跳。最后还是皇后定了定神轻声问道:“陛下,只是怎么了?”

华皇目光如刀一般的扫向朱云妃,怒道:“怎么了?你养的好儿子?!好媳妇儿!”说着还不解气,一把抓起旁边座上的茶杯就朝着云妃身上砸了过去。

朱云妃虽然如今并不受宠,但是年轻时候也还是有过受宠的日子的,否则也不会连生了两个皇子。又因为有两个皇子傍生,朱云妃在宫中无论如何都很有几分地位和脸面,何曾受过如此的对待?虽然茶杯并没有砸到她身上,但是那满满的一杯茶水却是全溅到了身上。杏黄色的正二品后妃衣衫顿时便湿透了一大片,还有不少茶叶也黏在了上面。

朱云妃却不敢躲闪,也不敢去收拾衣服,只能惊惶的跪倒在地上哀声道:“皇上恕罪,臣妾教导无方……”其实朱云妃心中只感到万分的冤枉和委屈,从一开始她就跟着华皇在龙船上带着,连跟儿子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根本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虽然最后慕容安和朱明嫣都没有出息祭典的事情让华皇有几分不悦,但是华皇其实也没有那么多的功夫惦记一个不怎么看重的儿子和一个儿媳妇。那么此时皇上大怒就肯定不是为了这件事了。但是朱云妃却不敢开口问到底出了什么事,只得将哀求的目光望向皇后。

皇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她膝下无子,又是继后,所以一向不愿意与这些有儿子的嫔妃为难。看了看怒气未平的华皇和坐在一边一脸受了惊吓模样的柔妃,轻声道:“陛下息怒,可是出了什么事?”

华皇冷声一声道:“出了什么事?还不是那两个孽子!老七居然敢带着人大闹朕赐给安西郡王的别院,还跑到臣下的别院里大开杀戒。还有那个朱明嫣…朕真是羞于开口,这就是你千挑百选的好媳妇儿!”

华皇一开口朱云妃就感到有些不妙,越听脸色便越是苍白,等到华皇说完整个人也已经无力的软到在地上了。华皇对这个陪了自己几十年,还生了两个儿子的女人却是没有丝毫的好感。只在心中飞快的盘算着好端端的慕容安带人到安西郡王的别院去干什么?还跑到另一个别院去杀了那么多的人。他还记得…那座别院原本应该是顾家的产业,而自从赐给了安西郡王后,那座别院根本就没有人去住过,慕容安跑到那里去干什么?另外,小小一个朝中三品官员的别院,哪儿来得那么多人?至于朱明嫣这个丢尽了皇室颜面的媳妇儿,华皇根本连想都没有想,回到让老六休了她,另娶一个王妃便是。

听了华皇的话,皇后和沐飞鸾也是一惊。沐飞鸾当然知道自己的父亲现在还是站在恭王这一边的,立刻在心中盘算着这件事会不会连累的肃诚侯府。不过看华皇的模样,似乎肃诚侯府并没有什么牵扯,如此自己有孕在身无论如何陛下也应该会对自己多几分怜惜的。想到此处,沐飞鸾低下头轻抚着依旧平坦的腹部,做出一副柔顺有惊惧的模样。

果然,华皇见她如此,稍歇了一些怒气温声道:“辛苦了大半天,柔妃也该累了。先下去歇息吧,若是无聊,可召你家中的女眷来陪你聊聊。”

沐飞鸾心中一紧,生怕华皇又提起要召见沐清漪的事情。顿了一下却将华皇似乎并没有别的意思,这才暗暗在心中松了口气,柔顺的起身道:“多谢陛下,臣妾告退。”

华皇满意的点点头,道:“去吧,小心一些朕的小皇子。”沐飞鸾娇美的容颜上浮起一丝红霞,福了福身转,娇羞的转身退下了。还没走出门,里面就再一次传来了华皇的怒骂声,显然,华皇并不打算这么轻易的放过朱云妃。站在门口,沐飞鸾唇边勾起一丝冷漠的笑意。

“立刻去将那两个孽子给朕带过来!”华皇怒吼道。

如今诸国来朝普天同庆的日子,却搞出这样的事情来,也难怪华皇一场愤怒了。

“臣遵旨。”站在门口的禁军统领聂云恭声领命,转身而去。

“陛下……”朱云妃惊惶失措的叫道。她娘家的势力并不算十分强大,这些年能够如此尊荣都是靠着大儿子争气,还有自己的小心谨慎,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即使是在深宫中搏杀了几十年出来的女人也有些不知所措了。华皇冷声一声,沉声道:“云妃教子无方,御前失仪,贬为云嫔。”

闻言,云妃终于彻底的软倒在地,在意说不出半句话来了。辛辛苦苦二十年,如今不过是帝王的一句话,便什么都没有了。

肃诚侯府的画舫上,此时却是一片喜气洋洋。柔妃娘娘亲自驾临自然是肃诚侯府的荣光,虽然柔妃本就是出自肃诚侯府,但是既入了宫门就是皇家的人了,就连沐老夫人和身为肃诚侯的沐长明见到了沐飞鸾都要下拜行礼,更不用说别的什么人了。如今柔妃身怀龙种自然更是身份贵重,还能纡尊降贵亲自驾临,沐老夫人满是皱纹的老脸上也不由得笑开了花儿。

皇妃驾临,前后随行的人自然不少。沐老夫人连忙让跟前的管事将跟随柔妃而来的宫人请下去休息,这才亲自陪着沐飞鸾进了画舫里休息。

“老身携肃诚侯府家眷,拜见柔妃娘娘。”沐老夫人俯身一拜道。

沐飞鸾连忙扶住了沐老夫人,笑道:“都是自家亲人,祖母何必如此拘礼。娘亲,二弟三妹,还有羽菲水莲,快起来吧。”

听了沐飞鸾的话,众人才谢恩站了起来。看着沐飞鸾前呼后拥的阵势,沐云容和沐水莲沐羽菲三人眼中都不由露出几分艳羡的光芒。沐云容笑道:“大姐姐,听说你有了小皇子,恭喜大姐姐了。”沐飞鸾淡淡一笑,低头看了看自己依然平坦的腹部,唇边绽出一丝温柔的笑意,轻声道:“多谢三妹了。大家坐下说话吧。”

众人一一落座,沐飞鸾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浅笑道:“怎么没看到四妹?”

沐老夫人笑道:“都是清漪那丫头不经心,前两日说是不小心误事了什么花粉,脸上长了不少疹子,见不得风。因此老身便做主不让她来了,还请娘娘见谅。”

沐飞鸾眼神微闪,含笑道:“祖母言重了,既然四妹病了自然是好好在家里养着。咱们家门以后有的是时间见面。”沐老夫人看着座上的沐飞鸾一身皇妃的淡紫色绣鸾鸟的衣衫,雍容华贵笑语盈盈,那模样气度竟不必刚刚祭典的时候看到的站在皇帝身边的皇后差半分。只得在心中暗暗惋惜这般优秀的孙女可惜却是个庶出,不然若是年长几岁,只怕皇后之位也没有那张皇后什么事儿了。

孙女如此优秀,沐老夫人自然是十分得意。何况等到沐飞鸾诞下龙子就能晋位尽在皇后之下的贵妃,将来沐家指不定便靠着这个孙女贵不可言了。想到此处,沐老夫人在心中便已经完全抛下了不那么让她喜欢的嫡女沐清漪,完全的偏向了沐飞鸾这边。

沐老夫人的神色变幻,又怎么瞒得过沐飞鸾的眼睛。看着沐老夫人越加慈祥的目光,沐飞鸾淡淡一笑,将眼光转向坐在下手的沐翎,温声问道:“二弟,最近可还好?”

沐翎眼光闪了闪,沉声道:“多谢大姐关心,翎儿很好。”

沐飞鸾点点头道:“那便好,平日里要多听父亲和祖母教导,不可顽皮。”

“弟弟谨遵大姐教导。”沐翎点头道。沐飞鸾这般教导弟弟,更让沐老夫人满意了,连连点头连看向沐翎的目光也不复这些日子的不悦和疏远。

聊了一会儿,沐老夫人便说有些累了,带着沐水莲和沐羽菲进去休息,沐飞鸾也知道沐老夫人是留了时间跟他们母子姐弟说话,亲自起身送了沐老夫人去休息,才转回来继续与孙氏几人说话。

看着沐飞鸾如此小心的模样,孙氏有些不以为然的道:“娘娘如今已是皇妃,何必还如此小心?”沐飞鸾淡淡摇头,含笑看着孙氏不赞同的道:“娘这话说差了,祖母到底是府里的老封君,无论如何也不该怠慢的。何况,鸾儿虽然已经是宫中皇妃,娘亲和二弟三妹却还是要在府里生活的。另外,娘在父亲面前认了这么些年,若是现在才功亏一篑了,岂不是可惜?”

其实这些道理孙氏如何不知道,只是她忍得实在是太辛苦了。只因为她出生低微,这么多年在沐老夫人面前伏低做小,为了讨好沐老夫人她当年什么没有做过,但是沐老夫人却从来都不会给她好脸色。但是为了在沐长明面前维持一个温柔善解的形象,她甚至不能跟沐长明抱怨沐老夫人对自己的刁难。如今好不容易熬出头了,熬死了张氏,大女儿做了皇妃,小女儿即将成为王妃,她自然也有些按耐不住了。

若说谁最了解孙氏,大约非沐飞鸾莫属了。沐飞鸾从小便是肃诚侯府最聪慧的孩子,自然清楚的看着母亲是怎么一步步从一个父亲喜爱的通房丫头做到后来几乎能够跟大夫人张氏平起平坐的侧室的。也正是看了母亲那些年的经历,也让沐飞鸾在宫中更善于隐忍和算计,如果不过数年,却已经成为华皇独宠的柔妃,甚至得到华皇亲口的允诺,生子即封为贵妃。

孙氏咬了咬牙,她也知道自己这些日子有些得意忘形了。拽着手中的手绢咬牙道:“鸾儿提醒的是,娘记着呢。但是沐清漪那个贱丫头!你父亲竟然还袒护着她……她三番四次的害云容,害翎儿,但是你父亲居然还……”

沐飞鸾轻叹了口气,道:“四妹到底还是父亲的女儿,若是他如此轻易的便答应了对四妹下手,只怕……”若是连亲生女儿都没有丝毫考虑就可以舍弃,那么还有什么不能舍弃的?心在父亲能舍弃沐清漪,明天就能够舍弃沐飞鸾。身在宫中,沐飞鸾很清楚肃诚侯府的支持对自己的重要性。

低头轻抚着腹部,沐飞鸾轻声笑道:“娘亲不用担心,等到本宫诞下了麟儿,父亲自然知道该如何抉择了。至于沐清漪…若是没了那张脸……”

孙氏眼睛一亮,很快又有些泄气的哼了一声,看向沐云容道:“你派人弄得那个花粉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大夫会说过几天就好?”

沐云容也有些摸不着头脑,懊恼的道:“肯定是送去的两样东西沐清漪只用了一样,不然怎么会这样!”

沐飞鸾眼神微闪,淡淡道:“会不会被她看出破绽了?”

沐云容皱眉,有些不屑的道:“就她?她身边只有两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怎么会知道这些?”这些手段,可都是那些从深宫豪门里混迹了大半辈子的老嬷嬷才知道的阴损手段,沐云容不相信能被一个不懂艺术的小丫头看穿。

沐飞鸾淡淡道:“小心使得万年船,本宫总觉得这事有些蹊跷,还有上次在报国寺的事情……”一提起报国寺的事情,沐翎的脸色就难看起来。到如今,报国寺这三个字已经成为了沐翎心中的禁忌和伤疤。但是沐飞鸾要说,沐翎却也不敢动怒,只得面无表情的听着。

沐飞鸾瞥了沐翎一眼,淡淡道:“你也别不高兴,这事别说是父亲,便是本宫也想抽你一顿。你是怎么想的?用那种下作的法子去对付四妹,就算真的成功了,你觉得三妹以后名声就会好听?本宫脸上就会有光?更不用说,你居然还能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是被别人给算计了!”

“是沐清漪!我不会放过她的!”沐翎咬牙道。

沐飞鸾微微蹙眉,总觉得这个弟弟跟自己在家里的时候变了阴沉了很多。或者说…是自从上次报国寺的事情之后才改变的。但是沐飞鸾却总是为这样的改变有些不安。

“不要轻举妄动!”沐飞鸾沉声道,“不管上次的事情跟四妹有没有关系,你暂时都不要去惹她。”

沐翎眼中露出一丝愤怒和不满。沐飞鸾轻哼一声,冷笑道:“如果上次的事情跟她无关,那就表示暗地里还有人再盯着你,随时准备对你动手。不先将敌人找出来去对付无关紧要的人有意思么?若是当真是她做的,你以为上次你对不付不了她,现在你就会是她的对手了么?”

沐翎咬了咬牙,“难道就怎么算了?”

沐飞鸾漫不经心的打量着自己如玉一般的纤细玉指,淡淡道:“还是那句话,四妹,交给父亲处置。”肃诚侯府,能够名正言顺懂得了沐清漪的,只有沐老夫人和沐长明。而沐飞鸾当然希望由沐长明来解决。

“侯爷回来了。”门外的甲板上响起了下人的声音。沐长明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沐飞鸾神色一变,脸上的神色变得柔和而略带欣喜,站起身来含笑迎了出去,“父亲回来了。”

------题外话------

亲爱哒们,大家好像都急着把这些人渣xxx了,但素凤求时间啊,直接人青楼,或者弄死神马滴剧情肿么办?会变成酱紫:

一日,清漪与九公子抓住慕容安,杀了。抓住朱明嫣毁容扔青楼。抓住慕容煜,轮了。平南王被陷害,满门抄斩鸟,沐长明家破人亡鸟。

清清和九公子变成幸福的一家鸟。

全剧终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57.公子脱险,宁王遇难 下一章:59.沐飞鸾的表演
热门: 唇齿之戏 重征娱乐圈 全世界都想我学习 谜踪之国III:神农天匦 穿成顶级流量后男主和反派成了我的迷弟 一把手 赶A上架 虫族在上! [综漫]学医救不了鬼杀队 爱的重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