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公子脱险,宁王遇难

上一章:56.唯恐天下不乱 下一章:58.朱明嫣的窘境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杨柳江上一年一度的龙王诞辰祭典沐清漪和容瑾都没有兴趣去围观。但是身为华国的皇子和诸国来贺的使臣们却不得不参加,除了以任性妄为闻名的西越九皇子和华国七皇子以外。

此时关押顾秀庭的别院外面,一群身着灰色衣衫的人飞快的潜入,目标直指别院最里面的院子。别院里面隐藏着上百的恭王府侍卫,自然很快便发现了入侵者的身影,双方毫不犹豫的交起手来。一时间,原本静谧的院子顿时响起了一片打斗声,浓浓的血腥味也开始蔓延开来。

别院后门不远的地方,隐秘处沐清漪与容瑾无心三人站在树荫下望着前方不远处依然厮杀声不断的别院。容瑾懒洋洋的靠着树一边仿佛不经意的打量着不远处正望着别院出神的白衣少女。看着她虽然竭力镇定却依然掩不住一丝紧张的专注神色,容九公子心中不由得有些酸酸的。清清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他啊。

“清清,顾秀庭就这么重要么?”容瑾泛酸的语气连一向淡定的无心也忍不住侧目而视。

“他是我唯一的亲人。”沐清漪回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

唯一的亲人?淡淡的几个字不知为何让容瑾又片刻的失神,十分难得的住了嘴没有再多问什么。

沐清漪盯着不远处的别院皱眉道:“慕容安该过来了。”慕容安在翠微苑寻找九转玲珑和宝藏,找不到的话必定会往这边来先一步抢走顾秀庭。而且,他现在应该也知道了江边上擂台的事情,自然会立刻过来带走顾秀庭以免慕容煜杀人灭口。

容瑾挑眉,“清清故意选在这个时候,就是为了等慕容安?”

沐清漪淡淡一笑,并不答话。

别院里,关着顾秀庭的房间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冯止水带着人冲进去便看到顾秀庭被困在柱子上,身上的衣服上的血迹已经干透了,成为让人觉得很不舒服暗褐色。顾秀庭全身上下都是这样暗色的血迹,原本俊美的脸上也多了一道已经结疤的伤痕,整个人一看上去就是经受了不少的酷刑。

“大公子!”外面的传来的打斗声让原本昏睡的顾秀庭早就清醒过来了。看着冲到自己跟前的冯止水,顾秀庭愣了愣,才将人认了出来,“冯先生……”顾秀庭身为顾家长孙,又曾经是太子殿下的左膀右臂,知道的事情自然比大小姐顾云歌要多一些。曾经与冯止水也有过数面之缘。

冯止水连连点头,强忍着眼中的酸涩道:“大公子,咱们快走。小姐在外面等着咱们。”一边说着,一边手忙脚乱的为顾秀庭解开身上捆着的绳索。

小姐……顾秀庭有片刻的恍惚,才想起来,冯止水所说的小姐,应该是自己的表妹,沐清漪。不由淡淡一笑,当年那个羞怯文静的小表妹,竟然已经有了如此的能耐。连续被绑了好几天,身上又是伤痕累累,解开绳索的瞬间原本以为已经忽略的疼痛又开始一阵阵的袭来。顾秀庭轻哼了一声皱了皱眉。

跟在冯止水身后的两个男子连忙上前一左一右扶住顾秀庭。冯止水沉声道:“大公子,咱们先走吧。宁王和恭王应该都快要来了。”

顾秀庭点点头,问道:“清漪还有什么安排?”

冯止水道:“还有一些善后的小事,公子不必担心。走吧。”

两个男子扶着顾秀庭出了门,直接从已经清理干净的后院门出去,朝着沐清漪和容瑾所在的之处奔去。

“大哥。”远远地,沐清漪便看到了一身血迹斑斑的顾秀庭,连忙飞快的迎了上去。跟在她身后的容瑾看了看顾秀庭那一声狼藉的,皱了皱剑眉有些无奈的跟了过去。

“大哥……”虽然对自己的安排很有把握,但是真正看到大哥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沐清漪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再看看顾秀庭这一身的伤痕,眼泪终于忍不住大颗大颗的滴落了下来,“大哥,你怎么样?”

顾秀庭看着眼前女扮男装的美丽少女,淡淡一笑道:“大哥没事,漪儿,辛苦你了。”沐清漪连连摇摇头,含泪道:“都是我思虑不周,才害得大哥又受了这么多苦…”看到顾秀庭这一身的伤痕,沐清漪就恨不能将慕容煜碎尸万段。

“说什么傻话…咳咳,你做的很好,漪儿长大了。”顾秀庭柔声道。

旁边插不上话的容九公子看着这兄妹俩的互动,只觉得心里像是吃了一颗酸梅一般的不舒服。挑了挑眉,容瑾慢吞吞的道:“清清,你到算和顾大哥在这里叙旧么?慕容安已经往这边来了。”沐清漪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擦干了泪,沉声道:“大哥,我们先离开这里,这儿就交给冯先生吧。马车就在前面。”

顾秀庭也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不适宜多少,点了点头,只是目光再容瑾的身上多流连了片刻,眼中闪过一丝若有所思。

容瑾看了看扶着顾秀庭的沐清漪,挑眉柔声笑道:“清清你们先走,这里本公子替你看着。”沐清漪回头看了一眼依然正在打斗中的别院,点了点头道:“有劳。”

看着沐清漪和顾秀庭上了马车离去,容瑾回身望向不远处的别苑,偏了偏头,俊美无俦的容颜上露出一丝嗜血的笑意,“恭王宁王么…虽然你们没有惹到本公子,不过…谁让公子我无聊了呢。不好好玩儿一场怎么对得起这半日的辛苦?”

“公子,宁王来了。”容瑾身后,一个灰衣男子悄无声息的出现,恭声禀告道。

容瑾抬眼朝远处望去,果然看到慕容安带着人快马从翠微苑所在的方向朝这边狂奔而来。九公子勾唇一笑,道:“来得好!”

慕容安策马奔到别院门口,马儿尚未停住就已经飞身跃下了马背朝着别院里冲了进去。他在翠微苑里找了一整夜却什么也没找到。正在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沐清漪给耍了的当头,便得到属下来禀告的消息,顾家的藏宝图和九转玲珑已经落到了父皇的手里。慕容安立刻便知道不好,心中暗暗庆幸今日是龙王诞的祭典,六哥必须参加。否则只怕六哥当时就赶回别院灭口去了。所以他必须赶在六哥回来之前,从别院里带走顾秀庭。

一进了别院,便有刀光迎面砍了过来。跟在慕容安身后的侍卫连忙也冲了上来,双方人马顿时打成了一团。慕容安虽然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但是对顾秀庭但担忧还是占了上方,不管不顾的朝顾秀庭被囚禁的院子冲去。等他到了囚禁顾秀庭的房间,看到的却是人去楼空的场景,慕容安本就阴郁的脸上更加多了几分暴戾。

随手抓过一个重伤的侍卫,慕容安厉声问道:“人呢?”

“不…不知道…”侍卫看到慕容安也吓了一跳,连忙道。慕容安脸上划过一丝煞气,手上一用力,那侍卫连挣扎都没有脖子一歪便失去了声息。

“王爷。”几个宁王府的侍卫赶上前来,有些担忧的望着慕容安。慕容安沉声道:“给本王找人!”

一个侍卫有些战战兢兢的指了指后院还半开着的门,低声道:“王爷…人大概从那里跑了。”慕容安阴郁的扫了一眼七零八落的院子,沉声道:“追!”

“是!”

看着慕容安带着人从后门追了出去,后院隐秘处的假山后面拐出两个人来。冯止水瞪着远处已经不见人影的地方,顿足道:“九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那宁王去追小姐他们了,你为何非要放他们走?”万一真让慕容安追上了小姐和大公子,他们此番岂非前功尽弃?但是眼前这位九公子在小姐不在的时候,显然是非常不好对付。他不让追,他派来帮忙的人自然谁也不会听冯止水的指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慕容安带着人从后门追了出去。

容瑾笑容可掬的看着冯止水笑道:“冯先生担心什么?这不是有本公子在么?”

冯止水默然无语,这位爷不会是想告诉他,他放走了慕容安只是为了想要英雄救美吧?就算真的是,您老现在也可以出发了啊,你就不怕来不及么?

“别着急,解决了这里的事情,本公子就去救清清。”容瑾耐心的安抚着有些急躁的冯止水。可惜冯先生半点也没有觉得自己被安慰了,“些许小事,何须劳烦公子?”

容瑾笑眯眯道:“怎么会是小事呢?刚刚这别院里看到本公子的人可不少呢。”

看着笑得风光霁月的锦衣男子,冯止水心中一跳,“公子的意思是?”

“都杀了吧。”容瑾悠然的放,仿佛在说一起去喝茶吧。

冯止水眼梢一跳,虽然望着容瑾的目光还算平静,但是心中的波澜汹涌却不是外人所能够明白的。这容九公子身为西越皇子却跑来搀和顾家的事情,所图者绝对不紧紧只是跟小姐的交情而已。此时再看着看似无害的俊美公子轻飘飘的出口就是好几百条人命,却连眉眼儿眨都不眨一下。这容九公子只怕…不是池中物。

“何况,冯先生也不算是无名之辈。你敢保证这些人中就没有人认出冯先生的么?”容瑾看着冯止水悠悠道:“宁可错杀,不可错放。”

冯止水心中一惊,看着眼前一脸淡定的青年人终是叹了口气。他自诩半生坎坷,经历无数看近人情冷暖,也练成铁石心肠。但是比起眼前这俊美不凡的男子,若论狠毒他只怕远远不及。煞那间,冯止水竟不由得生出几分自己老了的感慨。后生可畏啊。

“公子说的是。”冯止水终究还是同意了容瑾的话。

容瑾满意的点头道:“很好。”清清的手下还是很聪明的,至少不是那些只会满嘴仁义道德的老头子。容九公子一挥手,沉声道:“杀!”

“遵命!”

小小的别院中一片血雨腥风,浓烈的血腥气更甚之前。容瑾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抬脚往后门走去,“这里就交给冯先生了,本公子去瞧瞧清清去。”

马车上,沐清漪小心的将顾秀庭安置在软绵的坐榻上。一时竟不敢碰到顾秀庭的伤口,“大哥,你怎么样?”

顾秀庭靠在马车里的靠垫上,斜坐在榻上摇摇头,含笑道:“不碍事。这些日子辛苦你了。几年不见…漪儿倒是让大哥刮目相看。”

“大哥…。”沐清漪咬了咬唇角,清眸中泪光点点。

顾秀庭只当她看到自己身上的伤难过,抬手拍拍她的手背笑道:“别担心,当真没事。若不是有你,说不定我已经……”如果不是那一次表妹的突然出现,他现在说不定真的已经随着小妹而去了。毕竟,人若是铁了心要弄死自己,是怎么防也防不住的。

沐清漪用力眨掉了眼中的泪水,故作不悦的道:“大哥胡说什么,以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咱们还要为顾家为…娘报仇呢!大哥还要重整顾家,以后清漪还要大哥照顾呢。”

一边说着,沐清漪从袖袋中翻出一块玉佩递到顾秀庭手中,道:“大哥,这个…物归原主。”这玉佩是冯止水交给沐清漪的。也是顾家历代家主身份的象征。顾秀庭沉默了一下,抬手将玉佩推了出去,淡淡道:“冯先生既然给了你,这便是你的了,说什么物归原主?”

“但是…。”沐清漪一怔,皱眉道。别说她现在不姓顾,就算她现在依然还是顾云歌,这顾家家主的玉佩也应该交给大哥而不是自家拿着。将来,顾家终究还是要靠大哥重整门庭的。

顾秀庭唇边溢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摇头道:“大哥现在不舒服的很,你先拿着有什么以后再说吧。”将顾秀庭苍白的脸上满是疲色,沐清漪也知道现在不是争论这些的时候,只得将玉佩收了回去。正想说要顾秀庭先歇息一会儿,后面便传来了一阵奔腾的马蹄声。

沐清漪一蹙眉,掀起车帘看向外面问道:“无心?”

外面驾着马车的无心沉声道:“不是我们的人,应该是追兵。”

沐清漪皱眉,她之前和冯止水的估算应该不会出错才对。除非慕容安和慕容煜同时赶到,不然他们的人马绝对足够应付的。为何还会有人追上来?难不成出了什么意外?

慕容煜决计不会有这么快!沐清漪皱眉在心中将所有的计划过了一遍,并没有发现有什么遗漏的地方,唯一的变数就是……

“容、瑾!”沐清漪切齿道。虽然不知道容瑾又抽了什么疯,但是刚才容瑾自愿留下善后她就该觉得不对。容九公子什么时候那么好心了?

“哒哒哒…”狂奔的马蹄声由远而近,拖着沉重的车子的马车自然跑不过慕容安的骏马,不过片刻间几匹骏马就从后面追了上来,挡在了马车前面。慕容安神色阴郁冰冷又满身戾气,就连他身下的骏马也有些不安的在原地走动着。

“顾秀庭,下来!”慕容安沉声叫道,声音里没有丝毫的感情。他为了顾秀庭可以做任何事情,包括背叛一直对他很好的兄长,但是他绝对无法容忍在自己做这些的时候顾秀庭却坐着别的打算。甚至有可能自己做的这些都是他算计的不一部分。

慕容安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成全,什么叫温柔,什么叫付出。所以,他当年觉得自己想要顾秀庭而不得,他就可以帮着慕容煜一起陷害顾家,然后乘机将顾秀庭抢入府中囚禁。所以,即使他偶尔都觉得自己真的喜欢顾秀庭了,却也不妨碍他将人折磨的死去活来。而顾秀庭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与人预谋想要逃走的事情,就绝对不在慕容安可以容忍的范围之内。他想要顾秀庭活着,但是这个前提是顾秀庭在他的视线之类,如果顾秀庭想要逃走,那么他宁愿他死了。

无心从马车上站起身来,警惕的盯着眼前的几个人。身后,马车的帘子被人拉起,沐清漪神色从容的坐在马车边上看着慕容安。慕容安第一眼看到的却不是马车门口的沐清漪,而是坐在更里面,依靠着软榻神色淡然的顾秀庭。而后目光才转到了沐清漪的身上,眼中更见暴虐,“你是谁?”

拜精妙的装扮所赐,慕容安并没有认出沐清漪。最多只是觉得眼前这个少年有几分眼熟罢了。沐清漪也不隐瞒,抿唇淡然一笑道:“顾流云。”

“顾流云?”慕容安皱眉,对这个名字感觉十分陌生,“顾家的人?交出顾秀庭,本王给你留个全尸。”沐清漪冷笑一声,淡然道:“那本公子倒要多谢宁王了,不过…宁王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慕容安冷笑道:“难不成你以为你们还能插翅飞了不成?顾秀庭,本王再给你一次机会,出来。”盯着里面伤痕累累的人,慕容安忍耐着道。

顾秀庭动了动,平静的从马车里站起身来。

“大哥。”

顾秀庭淡淡一笑,对沐清漪轻声道:“不用担心。”从马车里出来,一动弹身上的伤便火辣辣的痛。顾秀庭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痛楚之意。刚出了马车,只听刷的一声慕容安手中的鞭子便迎面朝着顾秀庭身上抽了过来。

“大哥,小心!”沐清漪惊呼一身。同样站在马车上的无心皱了皱眉,一抬手抓住了慕容安的鞭子用力一拉,慕容安从马上一跃而下,抽回鞭子便再一次朝着无心甩了过去。

无心一手抓住顾秀庭,一手拉住探出来的沐清漪跟着飞身下了马车。马儿早因为慕容安的这两鞭子受了惊吓,撒开了腿往前方奔了过去。

“大哥,你怎么样?”刚刚落地,看到脸色苍白的顾秀庭,沐清漪有些惊魂未定的问道。顾秀庭淡然一笑道:“没事。”

沐清漪回头,盯着慕容安的眼神中飞快的掠过一丝杀意。慕容安此时却是看不到顾秀庭以外的任何人,满脸的阴厉之色让他原本就显得阴柔狠戾的脸仿佛地狱出来的恶鬼一般。恶狠狠的瞪着顾秀庭道:“顾秀庭,你好样的!在六哥手里居然还有本事算计本王和六哥!”

许多事情,身在局中怎么看也看不明白。但是一旦跳出了那个圈子很多事情就一目了然了。此时若是慕容安还不明白自己是被人算计了,那他就当真是个白痴了。

顾秀庭垂眸,淡然一笑道:“宁王谬赞了。”

慕容安手中鞭子指着顾秀庭,沉声道:“现在,本王在给你一个机会。跟本王回去,本王饶你不死。”顾秀庭笑容极冷,轩眉一样淡淡道:“宁王还是担心自己能不能回去吧。”

慕容安一愣,不由得放声大笑起来。看着眼前的三个人仿佛是在看什么不自量力的蝼蚁一般,“哈哈,顾秀庭,你以为就凭你们几个有本事对本王如何?若是你们真有这个本事,又何必是这么多的计策?这几年,强闯宁王府想要救你的人不少吧?知道本王是怎么对付他们的么?”幽冷的目光落在沐清漪身上,更多了几分残酷和嗜血的味道。

顾秀庭不着痕迹的将沐清漪挡在身后,淡笑道:“是么?”

慕容安从来就不是什么心慈手软有情有义的人,这一次为了顾秀庭而跟慕容煜作对可算是他这辈子难得一见的真心了。只可惜这份“真心”却并不被顾秀庭所接受,于是慕容安自然也没有心情再软磨硬泡。顾秀庭既然要走,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动手!顾秀庭留一口气,其他人死活不论!”慕容安阴沉着脸下令道。

慕容安本身武功也不弱,身后更跟着六个侍卫。而沐清漪三人却只有无心一人能动手,另外两个都纯属拖累。沐清漪心中暗暗将拖后腿的容瑾骂了个狗血淋头。无心上前一步,横剑将沐清漪和顾秀庭挡在了身后。

“啊呀呀,本公子都还没到宁王怎么能这么心急的动手呢?”一个带着笑谑的声音幽幽的从山道上传来。慕容安微微皱眉,觉得这声音似乎有些眼熟。

循着声音望去,便见一身黑色锦衣的俊美男子悠然漫步而来,手中还不忘把玩着一直墨玉萧。神态闲适写意,笑意盈盈仿佛春日出游的王孙公子。

“容瑾!”慕容安眼神一闪,沉声道。虽然这些日子慕容安都在府中养伤,却也还是见过容瑾两次的,“九皇子怎么会在这里?”

容瑾笑眯眯的走到沐清漪身边,对着慕容安十分有礼的一笑道:“这个么…自然是为了看热闹来的。呃…顾大哥,你们没事吧?”原本想跟沐清漪搭讪调笑两句,但是看到清清不悦的神色容九公子明智的转向了顾秀庭。

“多谢九公子关心,万幸没事。”顾秀庭也不是笨人,自然猜得出慕容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对这个心思莫测的容九公子也多了几分试探之意。

容瑾仿佛完全没听出顾秀庭话中的深意,笑得更加灿烂了,“没事就好,要是顾大哥出了什么事…本公子也是会内疚的。”

“你们是一伙的?”慕容安沉声道:“容瑾,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管华国的事情。还有你们!居然敢勾结西越皇子。”

容瑾有些不悦的瞥了慕容安一眼,笑吟吟的道:“宁王殿下,不知你可听说过一句话?”

慕容安沉着脸不答,容瑾悠悠的自问自答,“俗话说…说得太多,会死得快的。您这样…让本公子怎么好意思放你活着回去?不过本公子也算对得起你了,要不是本公子一时心软放你过来,刚才在别院你就被人射成刺猬了啊。”

“你们故意的!”

“是啊。”容瑾诚实的回答道:“不然救了顾大哥咱们就走了,还留在那里等着领赏么?呵呵…宁王你别怕,你六哥很快就会来替你收尸的。不过…到时候他恐怕要以为是你劫持了顾秀庭逃走,然后…嗯哼?清…小云,我说的对么?”

沐清漪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混蛋从来都不肯老老实实的叫她名字就是了。

慕容安神色冷凝的盯着眼前的四人。虽然看起来依然还是自己这边占优势,但是不知道为何他心中就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妙,“给本王上!”慕容安从来不是善于筹谋算计的人,所以他直接动手!

几个侍卫立刻围了上来,无心仗剑上前,与侍卫交起手来。反倒是容瑾悠闲的站在沐清漪和顾秀庭身边,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同样站在一边观战的慕容安,方才讨好的看向沐清漪,“清清,你在生我的气么?”

沐清漪翻了个白眼,淡淡的看着容瑾,“慕容安为什么会在这里?”

容瑾笑眯眯道:“如果慕容安死在了别院,岂不是很容易让慕容煜怀疑么?”

沐清漪挑眉,“你认为他死在这里慕容煜就不会怀疑?”慕容煜生性多疑,做的越没有破绽他就越容易怀疑,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彻底骗过慕容煜,只要将他们自己摘出来,顺手杀了慕容安就可以了。

容瑾笑而不语,显然他也不是真的那么在意慕容煜到底会不会疑心的问题。他只是觉得让慕容安在别院里稀里糊涂的就那么死了不太符合他容九公子一贯的行事风格而已。看看现在,如果慕容安死在了顾秀庭跟前,那他心中该是何等的愤怒和不甘呢?想想就让人忍不住兴奋莫名啊。

无心能够成为容瑾信任的随身暗卫,能力武功自然不是慕容安身边的寻常侍卫能够比得上的。虽然是一个人面对好几个侍卫,却也丝毫不落下风,一柄长剑剑气如虹,将慕容安的六个侍卫牢牢地牵制在自己的身边。慕容安见此情形,脸上的愤怒更深。冷哼一声,提起手中长鞭就朝着沐清漪和顾秀庭的方向挥了过来。容瑾挑了挑剑眉,显然对于慕容安的忽视十分不悦。

身影一闪,仿佛一道黑色的魅影一闪而过,慕容安那宛如毒蛇一般的长鞭已经被他抓在了手里。容瑾如玉一般修长的手握着墨玉萧,漫不经心的敲了敲一头被自己拽在手中的长鞭,笑眯眯道:“宁王,欺负不会武功的伤者可不是所为。不如,本公子陪你玩玩儿如何?”

慕容安阴狠的盯着容瑾,冷声道:“容瑾,你想跟华国作对?”

容瑾呵呵笑道:“跟华国作对?宁王言重了罢?最多只能算是跟恭王府最对而已。不然,本公子替宁王将秀庭公子送到华皇跟前,也算是替宁王尽孝尽忠了如何?当然,到时候华皇若是追究秀庭公子为何还活着的事情,就不关本公子的事情了。”

“找死!”慕容安怒斥道。

容瑾轻哼,悠悠道:“可不是找死么?明知道是陷阱还不跑,所以你还是…去死吧!”容九公子想要与人为善的时候,他就是世上最纯善无辜的人,但是当他想要为恶的时候,他就是翻脸无情的恶魔。去死二字话音刚刚出口,只见原本还笑吟吟的站在跟前的容瑾脸色一沉,原本抓住鞭子的手蓦地松开,整个人冲了上来。慕容安甚至连后退都来不及,容瑾就已经到了跟前。一只冰凉的手卡住了他的脖子,慕容安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连忙抬手想要去格开,容瑾另一只手中的墨玉萧却是轻轻一点,还未来得及抬起的手臂一麻顿时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那只白皙冰冷的手掐住脖子动弹不得。慕容安突然想起了之前在别院里那个被自己随手杀死的侍卫,他当时是不是也像他现在一样的…无助和恐慌…

不得不说,这一次慕容安的轻敌害死了他。但是谁又能想到,传言中身体虚弱的西越九皇子竟然会有如此惊人的武功?这样的武功,别说是慕容安轻敌,就算他全力迎战也绝不会是容瑾的对手。脑海中,最后的意思里,慕容安只看到一身满是暗色血衣的顾秀庭慢慢走过来,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冷漠,“别掐死了,他还有用呢。”

秀庭…顾秀庭…顾清轩……

容瑾无辜的看着顾秀庭和沐清漪眨了眨眼睛,随手以袖摆抽晕了一个看到慕容安遇险放弃了无心想要扑上来的侍卫,抬起自己的手摇了摇道:“还没死。”

沐清漪上前两步看了看地上躺着的慕容安,胸口还有微微的起伏,果然还没死。

“大哥?”沐清漪看向顾秀庭,顾秀庭轻咳了一声,道:“把他放上马背。”容瑾眨了眨眼睛,再看顾秀庭和沐清漪都望着自己才明白过来顾秀庭是在跟自己说话。本公子可不是苦力!

但是看看顾秀庭和沐清漪,重伤的重伤,柔弱的柔弱,貌似苦力的工作只能由他苦命的九公子来办了。容九公子平生第一次,有些后悔为了贪玩没有多带几个人过来。幸好,马儿跑的并不太远,容瑾嫌弃的拎起慕容安扔上了马背,朝着顾秀庭拍拍手表示自己完成了。

另一边,无心也已经解决掉了几个侍卫走了过来。顾秀庭盯着马背上昏死过去的慕容安看了半晌,突然一挥手中刚刚从地上捡起来的鞭子狠狠地抽了一鞭子。马儿吃痛的嘶鸣起来,带着昏睡中的慕容安狂奔而去。

前面不远处便是悬崖,容瑾偏着头含笑看了顾秀庭一眼,笑道:“有趣,不过…只怕还不够。”俯身从地上捡起几粒石子,随手一掷,原本狂奔的马儿跑的更快了,朝着前方的悬崖便义无反顾的冲了过去。然后在四人的注视下跌下了悬崖。

“好了,无心,收拾一下咱们该回了。”容瑾满意的点点头,看着远处慕容安消失的悬崖顿时觉得自从来了华国之后这些日子的苦闷无聊都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是,公子。”

马车跑的并不远,很快众人便找回了马车继续上路了。只是这一回沐清漪改变了方向朝着京城的方向而去。

即使慕容煜知道了顾秀庭逃走,也绝对不敢大张旗鼓的到处搜查。在京城,多得是地方可以藏人。最重要的是,顾秀庭的身体急需要调理和资治疗,放在穷乡僻壤的地方安全是安全了,但是若是缺医少药的再往那边跑反倒是引人注意,沐清漪也不能放心。

顾秀庭身受重伤,又经过刚刚这一番折腾整个人更加苍白无力了。一上车便斜躺在马车里闭目养神。沐清漪只得跟着容瑾挤到一边去坐了。虽然顾秀庭身上浓浓的血腥和被刑囚许多天的味道让身娇体贵的容九公子十分不适,但是看在清清陪坐的份上也就勉强忍下了。容瑾状似无意的靠在沐清漪身上,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幽香才慢慢的舒展了眉头。沐清漪也知道容瑾的身体十分不好,见他如此倒是没有疑心他占自己便宜,有些担心的蹙眉,“不舒服么?”

容瑾懒懒的点了点头道:“不碍事。”

沐清漪有些歉疚的看了看容瑾,容瑾抬眼懒懒的看了她一眼,轻声笑道:“清清不用不好意思,公子我不是爱凑热闹么?”

“这位公子是?”顾秀庭靠着马车里的靠垫斜坐在榻上,睁开眼睛看着容瑾淡淡问道。沐清漪看向容瑾,容瑾懒洋洋的笑道:“在下姓容,容九。顾大哥有礼了。”

顾秀庭不由蹙眉,总觉得容瑾这一声顾大哥意有所指。再看了一眼坐在他旁边任由他靠着的沐清漪,顾秀庭若有所悟,点头道:“原来是西越九殿下,在下失礼了。”

顾秀庭虽然被囚几年,却也并不是对外面的事情一概不知。如今这京城,姓容又碰巧排行第九。容貌还如此出众的男子,除了西越第一美男子的九皇子容瑾,再不会有别人了。虽然不知道清漪是怎么跟容瑾结识的,但是看两人相处起来颇为熟稔,还肯带着容瑾一起来参与今天这样的事,想必是颇为信任的。容瑾也不像是对清漪有什么不好的心思,顾秀庭虽然心中还有些疑惑却也暂时按下不提。

容瑾笑得温和无害,“顾大哥客气了,本公子与清清是好朋友,清清的大哥就是我的大哥么。应该的。”

“哦?”顾秀庭含笑看着沐清漪,道:“漪儿能有九公子这样的朋友,倒也是一件幸事。”沐清漪忍不住掩面,“大哥,你别听他胡说八道。我跟九公子之间不过是交易而已。”

容瑾哀怨的望着沐清漪,“清清,你好无情。”

沐清漪无聊的瞥了他一眼,别说的容瑾公子好像有多多情似的,途惹人笑话。

容瑾坐起身来,望着沐清漪正色道:“秀庭公子身受重伤,这几日恭王府明里暗里肯定会大肆搜查的,清清打算将秀庭公子安置在哪里?”

沐清漪道:“这个我已经安排好了,多谢九公子挂心。”

容瑾也知道,顾家在京城所剩的势力绝对不止自己看到的那些而已。但是现在沐清漪是绝对不会告诉自己的。即使他们脸上再亲近,在心底深处其实依然是防备着对方的。虽然对于清清到现在还没有完全信任自己有些失望,但是容瑾也知道这也是必然的。若是清清这么容易就相信了他,只怕他还要失望了。

点点头,容瑾笑道:“好吧,如果清清需要帮忙的话,直接告诉无心就行了。他知道在哪里能够找到本公子。快要到京城了,本公子先走了。”

“我知道了,多谢。”无论如何,这一次容瑾还是帮了大忙了,沐清漪真心的感谢。容九公子不在意的摆摆手,也不叫外面赶车的人停车,直接掀起帘子约下了马车。

马车里,再一次只剩下两个人了,沐清漪望着大哥原本俊美的容颜上狰狞的疤痕,只觉得喉咙上又干又痛半晌说不出话来。顾秀庭却似乎很了解她想要说什么,淡淡微笑道:“清漪,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

沐清漪连连点头道:“是,大哥说得对,现在这样很好了。”以后还会更好的,等到真正为顾家报了仇,一切都会更好,无论是她和大哥,都不会再背负着如此沉重的负担和抱负。他们会过着自己喜欢的日子……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56.唯恐天下不乱 下一章:58.朱明嫣的窘境
热门: 重生之嫡女无双 凛冬之棺 他最野了 被校草的信息素绑定了 哑舍·零·秦失其鹿 交手 再活一万次 三叉戟 流量和影帝he了 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