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唯恐天下不乱

上一章:55.失踪的拱王妃 下一章:57.公子脱险,宁王遇难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京城外的杨柳江上,一反往常的静谧和安宁,人潮涌动锣鼓喧天热闹非凡。沿江两岸皆是人来人往,往日里蜗居在京城的人们倾巢而出,各种摆摊的小贩早就摆好了摊子,路边随处可见各种卖艺的表演。还有来来往往专程来凑热闹的人们。这其中,最惹眼的自然就是那些平时普通人难得一见的王孙公子闺阁千金名门权贵了。到了这一天,似乎再也没有了身份之别。一个个衣着华贵的王孙公子,珠环翠绕的名门淑女与身着布衣的寻常百姓一样徜徉在热闹的人海中,共享这一年一度的京城最喧闹的盛会。

宽阔的江面上,大大小小的停着数百艘各种画舫楼船。其中最耀眼的自然是停在江中间的一艘庞大的金黄色龙船。龙船全身金碧辉煌,巨大的龙头和龙尾在江中犹如一条金龙横卧。龙船上明黄的龙旗飘飘,身着玄色锦衣的大内侍卫肃然而立,还有无数身着华服的宫女来来往往。看在寻常百姓眼中犹如高不可攀的仙境一般。每年他们也只有这一个机会能够真正一睹皇家的威仪和雍容。

宽大的龙船里,华皇带着沐飞鸾坐在上座的主位上。就连皇后也要退一射之地,坐到了华皇的右下首。后妃中,跟着华皇一起来的还有慕容煜和慕容安的生母朱云妃。坐在了华皇的左下手方,如此一来众人一目了然,如今后宫中独占圣宠的果然是肃诚侯府的沐飞鸾沐柔妃了。

再往下,自然是各国的使臣以及华皇的众位皇子们。右手边坐着的分别便是西越四皇子端王容琰,九皇子容瑾,六公主淮阳,然后是北汉烈王哥舒翰,北汉永嘉郡主。之后便是一些小国的使臣。右手边坐着的便是从大皇子福王开始的众位皇子王妃和公主。因为没有太子,位次自然是按照序齿的顺序来坐的,倒也分不出什么亲疏来。华皇的目光在慕容煜和八皇子慕容昭之间顿了一下,皱眉问道:“宁王何在?”

座下,朱云妃忘了一眼慕容安的位置皱了皱眉,也跟着看向慕容煜。慕容煜神色从容,起身道:“启禀父皇,七弟素来爱胡闹,想必是有什么事耽搁了,还请父皇见谅。”

华皇哼了一声,道:“他年纪也不小了,还如此胡闹,今天是什么日子他不知道么?”

朱云妃连忙起身道:“臣妾教子无方,请皇上降罪。”

坐在另一边的皇后皱了皱眉,淡淡道:“今日大祭,还请陛下息怒。想必宁王是有要事耽搁了,还是派人去找找,免得耽误了祭祀才是。”这位皇后姓周,出身世家但是家族却已经渐渐衰弱在朝中并没有什么权势。又因为是继后,膝下唯有一个七岁的女儿,平日里也不怎么管朝中的纷争,处事不偏不倚,倒是颇受华皇敬重。皇后开了口,华皇也就不再追究慕容安迟到之事,只是看着慕容煜道:“还不派人去找。”

慕容煜暗中松了口气,恭声道:“儿臣领命,谢父皇不罪之恩。”

殿上,容琰看着有些冷凝的气笑道:“横竖离祭典还早,陛下也不必着急。宁王想必也是有分寸的,不会误了大事。”

华皇虽然心中不悦,却也不好对着客人发火,只得笑道:“安儿素来顽劣,让诸位见笑了。来,朕敬诸位一杯。”众人纷纷端起酒杯,回敬华皇。但是坐在容琰身边的容瑾却仿佛没听见一般,半倚在椅子里闭目养神。虽然乌黑的发丝掩住了半边容颜,露在外面的半掩仿佛沉睡中的俊美容颜却还是让对面不少的王妃公主心中微跳。

都说西越九公子有西越第一美男子之称,如今一见不说容貌只那份不经意间泄露出来的慵懒孱弱之意就让人忍不住心跳不已。如此风采若论姿色,只怕也只有当年号称京城第一美男子的秀庭公子可堪并论了。只是秀庭公子端方如玉,让人见之心生仰慕却不敢逾越。这位西越九皇子却是让人看了便不由的沉迷,心神晃动。

“九皇子这是?”华皇眼眸一沉,面上虽然不动声色但是眼神却多了几分阴沉。皇帝做久了就难免有几分高高在上不能容人违逆的心思。虽然容瑾来者是客,但是如此不给主人面子的客人还是让华皇高兴不起来的。

容琰和淮阳公主的脸色也不好看,容琰挤出一丝笑容解释道:“九弟自幼身体不少,不能饮酒。还请陛下见谅。”他解释了容瑾不饮酒的原因,却无法解释容瑾此时闭目养神的原因,总不能说容瑾累了吧?这样摆明了就没人相信的解释还不如不解释。横竖华皇就是看在西越的面子上也不能对容瑾做什么。

果然,华皇淡然一笑道:“倒是朕疏忽了。那就让九皇子好好歇息吧,一会儿出来观礼便是了。朕敬诸位。”

“陛下请。”众人起身道。

共饮了一杯,众人各自落座。哥舒翰饶有兴味的看着里自己不远处闭目养神的容瑾。他武功高强,自然一眼便能看得出来这位九皇子确实是如外界所传言的体弱多病。但是至少此时这位皇子气息平稳,还远没有到需要在这种场合失礼的地步。既然如此,那么这个容瑾就是故意的了。

哥舒翰对于奇怪的人事物有着天然的好奇,对于这位外界除了传言体弱多病容貌出众以外就再也没有任何了解的西越九皇子自然也很是好奇了。一种源自北汉彪悍的民族特有的直觉,他觉得这位九皇子并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无害。

“十一哥,你在看什么?”旁边,永嘉郡主好奇的问。哥舒翰以下巴指了指不远处的容瑾,永嘉郡主偏着头望过去,心中不由得一跳。

永嘉郡主一时间有些出神。她并非没有见过俊美的男子,就说此时这龙船上华皇的众位皇子和诸国的使臣,无一不是出类拔萃的人物。即使比起容瑾来稍有不如,却也依然都是俊美不凡的英挺男子。但是不知为何,永嘉郡主的视线就是无法从那似乎沉睡的男子脸上移开。其实容瑾这样的外表并不是永嘉郡喜欢的,出身北汉的女儿总是比华国和西越更加爽朗和利落的永嘉郡主也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是像十一哥一样高大挺拔,俊朗又有男子气概的男人。相比之下,这位西越九皇子就显得太过俊美和消瘦了。甚至那张脸…永嘉郡主摸了摸自己的称得上美丽的容颜,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还不如他长得好看。

“这是怎么了?”哥舒翰挑眉看着望着自己身侧痴痴出神的堂妹。

永嘉郡主只觉得脸上一热,慌忙的摇头表示没什么。哥舒翰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旁边,低声笑道:“这是看上漂亮男人了。不过,这样的男人再咱们北汉可不好养活。”

“十一哥!”永嘉郡主脸上如火烧一般,飞快的瞪了哥舒翰一眼便将脸低了下去,低声道:“我…我才没有…”

哥舒翰淡笑不语。

不远处,仿佛沉睡中的黑衣男子常常的眼见微微抬起了一下,眼眸中射出一丝幽冷的寒芒。

距离祭奠还有整整一个时辰,众人自然不会陪着华皇在龙船里干坐着。华皇也没有那个心思在这里端坐着等上一个时辰,何况祭典之前还要重新沐浴熏香更衣等等,喝过了一杯酒,说了一会儿话华皇便让众人各自散去了。

这些皇子王爷们都有着自己的画舫,同样也为各国的使臣们准备的画舫,众人也不愿意留在龙船上陪着华皇一道拘束,华皇一开口自然都纷纷起身告退了。

平日里一贯表现的淡定从容的慕容煜此时也没有那般悠闲地。恭王妃失踪到现在还没有消息,慕容安从昨天起就去了安西郡王的别院,到现在还没出来。不管慕容安想要干什么,要是被人发现他私闯安西郡王别院,也都是一桩祸事。下了龙船,上了自家恭王府的画舫,慕容煜依然剑眉紧锁,心中隐隐升起一股不祥之意。

“见过王爷。”画舫上,肃诚侯与平南郡王早已等候在上面了。平南郡王的王妃本就是沐老夫人的亲侄女,沐长明的嫡亲表姐,因此,沐长明与平南郡王朱變的关系也十分不错。兼之两人如今都算是恭王的左膀右臂,自然就更亲厚一些了。只是不同的是,平南郡王因为女儿的原因,将所有的筹码都押到了慕容煜的身上,而沐长明也同样因为女儿的原因,内心深处还有一些些小小的算盘。

慕容煜一挥手,道:“免了,王妃有什么消息没有?”

朱變同样剑眉紧锁,因为女儿的事情十分忧心,沉声道:“启禀王爷,方才下面的人来报,有人在南山附近看到过可疑的踪迹。似乎是往山里去了,另外还找到了嫣儿随身的首饰,也是往南方的方向的…。”慕容煜皱眉,有些烦躁的打断他道:“南山离京城足足有二百余里,绑匪将明嫣绑到那里去干什么?”

朱變有些为难的摇了摇头道:“这个…本王也不得而知。但是,这总算也是个线索,王爷,嫣儿的安危…。”慕容煜眼神微沉,沉声道:“派人往那边去找。一定要保证王妃的安危。”朱變大喜,连忙拱手道:“多谢王爷,老夫先行告退。”朱變虽然手握兵权,但是华皇疑心甚重,他们这些在京城的武将不得不步步为营,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动用手中的兵力。如此一来,即使是平南郡王府能够动用的人马也不过百来人了。但是有了慕容煜的命令就好办多了,一来恭王府就有不少的亲卫,而来他调用了兵马也有恭王在前面挡着。

看着朱變退出去,沐长明凝眉有些怀疑的道:“王爷,这个时候绑匪绑了王妃却往南山跑,这其中…会不会有诈?”

慕容煜看了一眼沐长明,自从沐飞鸾怀孕之后慕容煜对沐长明的信任就变得有限了。但是听到沐长明这话其实也有几分赞同的,但是当着朱變的面,无论如何他都要做出关心王妃安危的模样。为了平南王府的助力,朱明嫣现在也不能死。

“就算只有一点可能,也要去看一看,王妃的安危要紧。”慕容煜一挥手,沉声道:“肃诚侯坐吧。”

沐长明谨慎的谢过,在慕容煜的下首坐了下来。他自然不会不知道现在慕容煜对他产生了警惕,但是这却是无可奈何的事情。皇上如此荣宠柔妃,就算沐长明没有异心,以慕容煜的谨慎也必定是要怀疑他的。这本就是无可避免的事情。只是柔妃的孩子现在是男是女尚未可知,就算是男孩儿孩子要长大也还需要不少时间。将来到底是怎么样的谁也不知道,所以沐长明现在确实是没有背叛慕容煜的心的。

两人落座,侍女送上了茶水恭敬的退了出去。慕容煜低头看着跟前杯中清澈的茶水中泛起的圈圈涟漪,好半晌才淡然笑道:“柔妃娘娘身怀龙子,本王还未给肃诚侯道喜呢。”

沐长明心中一跳,恭敬的笑道:“多谢王爷。这是柔妃娘娘的福气,也是陛下的恩典。”

慕容煜点点头道:“肃诚侯说的不错,等到柔妃娘娘为陛下诞下龙子,本王就该称一声贵妃娘娘了。”沐长明笑道:“借王爷吉言,说来…这也算是双喜临门。等到云容和宁王殿下大婚,肃诚侯府与云妃娘娘岂非也算是姻亲。柔妃娘娘年幼,还望云妃娘娘多多照拂才是。”

这话,沐长明分明暗中表示,即使沐飞鸾成为贵妃,依然还是愿意以朱云妃马首是瞻。肃诚侯府依然是效忠恭王的。

慕容煜现在虽然怀疑沐长明的用心,但是还是知道沐长明即使别有用心,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有什么小动作的。柔妃虽然得宠,到底才刚入宫没几年,根基甚浅。沐长明也算是朝堂中修炼了半生的老狐狸了,绝不会在这个时候跟恭王府撕破脸。

想到此处,慕容煜扬眉一笑道:“侯爷言重了,本王不过随口说说罢了。今日府中内眷可都来了,明嫣如今下落不明,本王就不招待肃诚侯府的内眷了。”

沐长明也暗暗松了口气,笑道:“多谢王爷关心,除了清漪前两日误食了花粉出了疹子,在家歇息以外,其他人都来了。”

出疹子?慕容煜挑了挑眉,也没有多问什么。

“王爷。”恭王府的总管匆匆进来,看了一眼沐长明没有说话。沐长明乖觉的放下茶杯就要起身,“王爷,微臣先行告退。”慕容煜摆摆手道:“不必了,大约是七弟的事。直接说吧。”

总管定了定神,沉声道:“岸边突然摆起了一个擂台,说是比武的。夺魁的奖品是…顾家的藏宝图和九转玲珑!”

碰!慕容煜猛的起身一掌重重击在了桌面上,震得桌上的茶杯跳了跳,跌倒在桌面上茶水流了一地。慕容煜神色阴沉,沉声道:“立即派人,将举办擂台的人锁拿了,本王立刻去禀告父皇!”

总管苦着脸道:“只怕来不及了。西越的端王和九皇子,北汉的烈王和永嘉公主,还有高句、南安还有柔然等国的使臣都过去了。”虽然这些偏远的小国未必知道九转玲珑有什么意义,纯属去凑热闹,但是只要有西越和北汉两国搀和在其中,事情就完全有可能失去控制了。事到如今,已经不是华国单方面喊停就能够停得下来的了。

“另外…那摆设擂台的人留下了奖品就离开了。只留下了两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仆人守着……”总管苦着脸道。

慕容煜眯眼,沉声道:“若是那东西是假的又该如何?”

总管沉默不语,谁都也没见九转玲珑,同样的谁也没见过顾家的藏宝图长成什么样子,若是假的又该如何?

慕容煜不由得回想起顾秀庭的笑语,“过了今年的龙王诞,顾家的宝藏就将会不复存在!”不复存在…以这样的方式么?父皇寿诞,诸国来贺。抛出惊世宝藏引得四方云动京城动荡。顾牧言,你很好!

“派人去,禀告父皇,请父皇示下。”慕容煜沉声道。

“是,属下遵命。”

慕容煜定了定神,眼神中已经是一片冰冷。看向肃诚侯道:“侯爷,咱们也去看看吧。”沐长明哪里敢拒绝,连忙道:“王爷请。”

擂台的所在离龙船并不远。就在距离龙船不愿的江边一处空旷的地上。之前这里搭起的台子并没有引起外人的注意,因为沿江上这样的台子其实并不在少数。有比才艺诗词书画的,也有青楼名妓轻歌曼舞的,当然卖艺的也并不少。所以,在最后擂台的主人道出真相之前,这里竟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而等到这些权贵们赶到的时候,擂台上早已经打起来了,擂台的主人不知去向,却留下了两个武功高强的男子守着跟前的一个两个锦盒。其中一个半开的锦盒内流光溢彩在阳光下绽出九色流光,宝光四溢。正是与传说中的九转玲珑十分相似。

这擂台的主人算计的很好,如果这些皇子王爷早一刻得到消息赶来,他势必是走不掉的。如果这些人晚一刻赶来,凭留下的这两个男子的身手就算再厉害也该被人将东西给抢走了。正是这将将好的时间,众皇子和诸国使臣差不多同时赶到,谁也别想暗地里有什么小动作。一时间,这原本不起眼的擂台竟成为了整个江边最热闹的地方,等到慕容煜赶到的时候早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挤满了人。

“哟?六弟,你可来晚了一些。”坐在最前方的自然是诸位皇子们和各国的使臣。看到慕容煜带着人走进来,四皇子慕容协似笑非笑的道。

慕容煜也不动怒,淡淡笑道:“臣弟自不及四哥消息灵通。方才听到消息才派人去跟父皇禀告了一声,这才来晚了一些。”

他此言一出,其他皇子的脸色都有些不好了。不管是因为私心还是真的没想到,他们确实都没有派人去禀告父皇,这次竟又被慕容煜给抢了先。

八皇子慕容昭笑道:“四哥,六哥平日里最是孝顺父皇,又担心六嫂的安慰,所以才来晚了罢了。”才年方十八岁的八皇子同样不是省油的灯,他的外祖父是护国大将军,手握天下兵权。虽然他比慕容煜等人小了不少,但是同样也有一争储位的资格。听了慕容昭的话,众人看向慕容煜的神色就有些奇怪了。王妃失踪了,恭王还坐在这里看擂台比武。果然…顾家的宝藏还是比王妃更重要吧。再想想恭王和顾家大小姐曾经的关系和与王妃据说相敬如宾的传闻,怎么看怎么觉得恭王那温文尔雅的容颜透着几分虚假。

慕容协嗤笑一声,皮笑肉不笑的点头道:“八弟说得对,本王误会六弟了。”

坐在最前方的大皇子福王慕容恪有些头痛的看了一眼底下的诸位兄弟,沉声道:“四弟,八弟,当着外人的面,少说两句。”

慕容协还算给慕容恪面子,淡淡的点了点头,慕容昭却轻哼了一声直接将头偏过去了。他的母妃是护国大将军之女,而慕容恪的母妃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女,他自然有资格看不起慕容恪这个大哥。慕容恪身为皇长子,年过而立却被自己的弟弟如此扫面子,脸色也跟着难看起来。

“大哥,八弟还小,莫要跟他一般见识。”身旁,慕容熙淡淡道。

慕容恪看了看一脸沉静的慕容熙,再看了看底下那神色各异的一堆兄弟叹了口气也不再说话。二弟出身尊贵,刚一出生便被封为太子,如今都能忍得了。他又有什么受不了的?他倒要看看这几个弟弟到底想要怎么闹腾。

这边几个皇子明争暗斗,另一边的诸国使臣倒是看足了戏。台上刀光剑影,台下唇枪舌剑,真真是一出好戏。

容琰若有所思的看着对面的几个华国皇子,若有所思。想了想,方才侧首看向身旁的容瑾问道:“九弟,华国这些皇子,九弟觉得哪一位方是六妹的良配?”公主带过来,自然不会仅仅是为了给华皇贺寿的,要和亲,自然还要选出最合适的人。如果西越的公子能够成为华国未来的王后自然是最好,就算不能…华国下下代的皇帝能是西越血脉也很不错。

容瑾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淡淡道:“四哥做主便是了,臣弟哪儿懂得这些?不过,臣弟倒是觉得,四哥与其想着那个哪个皇子能赢得储位,还不如直接考虑皇位上那一位。华国的皇帝向来高寿,华皇今年才不过五十岁,看那模样再活个二十年也不是不可能。说不定…华国下一代皇帝就是咱们西越公主的血脉了呢。”

“九弟慎言。”容琰沉声道,对这个素来言行无忌的九弟很有些无奈。旁边的淮阳公主却有些忍不住了,“九哥,你什么意思?”

同样是和亲,嫁给正当盛年的俊朗王爷和嫁给五十岁的糟老头子的区别可不小。即使那个老头子是一国之君,身为西越公主的淮阳公主也不想委屈自己。她若是嫁给了皇子,无论哪一个皇子都不会怠慢自己,但是如果入宫为妃,华皇最多封她一个妃位,还要跟一群女人争宠。即使华皇看上去还不像五十岁的老头子,但是淮阳公主也才是一个年方十六的芳龄少女。

容瑾漫不经心的看了她一眼,淡淡道:“父皇是让你来和亲的,你以为是在招驸马么?”

“你!”

“淮阳。”容琰沉声阻止了淮阳公主,若有所思,显然容瑾的话也让他有一丝意动。他奉了皇命来为华皇贺寿,顺便送公主和亲,自然要为西越争取最大的利益。只要办好了这件事,回国之后父皇定然会龙心大悦……

“四哥……”淮阳公主脸色一变,含泪望着容琰。容颜无奈的叹了口气,道:“现年是在外面,回去再谈吧。”

容瑾淡淡的瞥了两人一眼,站起身来。

“九弟,你这是……”

容瑾不耐烦的看了一眼擂台上的打斗,不屑的道:“有什么好看?就像是一群傻瓜争一个臭东西一样无聊。四哥走不走?”容琰自然不能走,容瑾素来不管国事,任性妄为。容琰却不能如此,无论是顾家的宝藏还是九转玲珑都让他心动。虽然九转玲珑就算得到了自己也保不住,但是若是连争取一下都没有,回去也不好向父皇交代。

“那…九弟先四处转转吧,注意安全。”容琰仿佛是个好哥哥一般的嘱咐道。

容瑾不屑的轻哼一声,转身走了。

江山的一处楼船上,二楼临窗的位置一个俊秀不凡的白衣少年正坐在窗边望着对面江边人潮涌动的地方眉眼含笑。

“清清,你可当真安排了一出无聊的戏码。”悠悠的男声在楼上想起,少年回过头来便看到站在楼梯口的黑衣俊美男子。

容瑾看着女扮男装的仿佛金童一般俊俏的人儿,再看看二楼偌大的宁静空间连连感叹道:“清清好大的手笔,难怪一点儿也不缺钱呢。”这艘楼船自然是冯止水准备的,顾家在京城的另一家茶楼的船。楼下依然做客船之用,供人品茶赏景听曲,楼上却单独留了出来。

沐清漪望了一眼远处,笑道:“无聊么?我怎么看大家都很兴奋呢?”

容瑾叹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若不是事先知道清清的打算,说不定连本公子也要忍不住插上一手了。”沐清漪淡淡道:“这世上谁缺钱,九公子也不会缺钱的。”有着西越第一富商的梅家暗中支持,容瑾怎么可能缺钱?

“清清可有想过怎么收场?九转玲珑……”不用看容瑾都知道,那所谓的九转玲珑绝对是假的。沐清漪无辜的眨眼,问道:“为什么要我收场?那里面…现在有什么人跟我有关系么?”就连留下来看守宝物的两个人都跟顾家没有任何关系。至于所有参与过这件事的人,早在擂台开始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启程远离京城了。如果这些皇子王爷乐意四面八方一个一个的抓回来的话,她也无所谓。因为这些人所知的也很有限。从头到尾,无论是她还是冯止水,都没有出过面。

容瑾看着眼前的少女因为男装而显得更加稚嫩的面容,莞尔一笑道:“清清这搅混水的手段,本公子佩服的近。”

沐清漪淡然道:“九公子暗地里添火浇油的本事,清漪也深感佩服。”

两人面面相觑,最后相视一笑。谁都不是什么好人,也就谁都不必挤兑谁了。

容瑾在沐清漪对面坐下来,抬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倚坐在椅子里悠然的喝着茶。一边问道:“朱變调走了恭王府一半的人马去南山找朱明嫣,剩下的人,就算在加上宁王府的人你我手中的人马也应该足以应付。但是,清清可有想过,翠微苑和慕容煜的别院距离这里都不远,若是惊动了华皇……”若是惊动了华皇,调动禁军。那么无论是他还是沐清漪的人都是应付不了数不清的禁军人马的。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而在这华国都城里,不仅地头蛇是华皇,强龙也是他。论武力,没有人能够在这里跟他抗衡。

沐清漪淡淡道:“慕容煜不会让皇帝知道他将顾秀庭藏在了别院里的。若是我猜得不错,他必定已经告诉华皇顾秀庭已经死了。若是让华皇知道顾秀庭还活着,欺君之罪…慕容煜承担不起。

”看来轻轻都算计好了。“容瑾叹息道。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眼前仿佛应该天真无忧的白衣少年,到底要怎么样的玲珑心肝和才智谋略,才让这个才十六岁的少女敢将整个华国皇室和天下诸国使臣都玩弄于鼓掌之间?

顾秀庭…容瑾皱眉,他早该发现这一切所围绕的主题都是为了救出顾秀庭。无论是所谓的九转玲珑顾氏宝藏还是绑架恭王妃算计慕容安,这一切其实都是为了救出顾秀庭而做得铺垫。顾秀庭对清清来说有这么重要么?表哥表妹什么的,最讨厌了!

沐清漪无语的看着对面的男子俊美的容颜上一会儿疑惑一会儿恼怒一会儿了然一会儿咬牙切齿的模样,实在懒得去猜测容瑾这会儿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奇怪的东西。可惜她不好奇,容瑾却不会那么容易放过。容九公子趴在桌上,哀怨的望着对面的俊美少年,”清清,本公子发现这笔生意做亏了。“

”愿闻其详。“沐清漪翻了个白眼,淡淡道。

容瑾一脸严肃的望着她,”本公子…不会帮自己救了一个情敌回来吧?“

沐清漪一怔,险些被茶水呛到。轻咳了两声方才淡然道:”九公子你想太多了,第一,我跟表哥只有兄妹之情。第二,就算我们有其他的,表哥也称不上是九公子你的情敌。“因为我们根本就没关系啊,混蛋。做戏太多了的人总有一天会把自己给绕进去,我等着看你的报应!

容瑾眨了眨眼睛,无辜的望着沐清漪。那模样仿佛是在说,就算本公子有报应,也要拉着清清一起。

沐清漪无端的打了个寒战。

”小姐,公子。“无心走上楼来,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容瑾,方才走到沐清漪身边恭敬地道。沐清漪也不在意无心到底是效忠容瑾多一些还是对自己更忠心一点。看样子也知道无心跟着容瑾不是一天两天了,想要让他这么快就效忠于自己,沐清漪自认没那么大的魅力。若真是成功了,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无心对容瑾本就不忠,而一个不忠心的人沐清漪也是不敢用的。

”何事?“沐清漪淡然问道。

无心恭敬的道:”江边端王殿下和北汉越王还有华国的几位皇子都出手了。“

沐清漪不以为意,本就是再预料之中的事情,”他们总算是忍不住了,九公子,方才你问最后东西会落在谁手里?“容瑾笑道:”看来清清有答案了。“

沐清漪目光扫向外面,江面上一艘不算大的画舫正慢慢的驶向江边。画舫上明黄色的旌旗明显的昭示出画舫主人的身份。

”华皇。“容瑾沉声道。

沐清漪含笑道:”九公子消息灵通,总该知道华国的第一高手…聂云,是华皇身边的贴身侍卫兼大内统领吧?“容瑾剑眉微挑,偏要跟沐清漪抬杠,”就算聂云是华国第一高手,也未必就是哥舒翰的对手啊。“哥舒翰同样号称北汉第一高手,最重要的是哥舒翰常年征战,战场厮杀无数,论对敌经验只怕远在连京城都没有出过的聂云之上。”

沐清漪悠然的晃动着手中的茶杯,淡笑道:“清漪曾经听人说过,当今天下绝顶高手有五。华国第一高手白衣寒枪聂云,北汉第一高手漠北煞神哥舒翰,还有西越的建威大将军南宫绝。另外还有不知道到底该算哪一国人的天下第一富豪魏公子和更加神秘莫测的云隐公子。而据说…这五位高手的排行,聂云和哥舒翰分列第二和第四,怎么说,也还是聂云的机会大一些吧?”

这一次,除了叹息容瑾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连云隐都能知道,清清的消息灵通的当真让本公子惊讶莫名啊。”这世上其实并没有所谓的天下五大高手的称谓,而最出名的高手自然莫过于哥舒翰,聂云和南宫绝了。至于云隐,就连江湖上知道的人也并不多。而魏公子虽然名扬天下,但是更多的人都只会认为他是一个富可敌国的商人,而不是一个武林高手。但是沐清漪不仅知道,甚至连这五个人的实力都有所了解,虽然未必完全准确,毕竟这五个人除了南宫绝和哥舒翰曾经交过手以外,根本就没有遇到过。但是从他们的经历和战绩来分析,也不算没有道理。

看着容九公子懒得纠结的模样,沐清漪笑而不语。她自然不会告诉他她对这些所谓的高手的了解其实都来自于一个人。一个号称江湖百晓生的男人,当年曾经在萃红阁住过一个月的男人——文华公子太史衡。

看着沐清漪淡定的模样,容瑾叹道:“看来我那好四哥的如意算盘要打不响了。”

沐清漪没什么诚意的安慰道:“就算九转玲珑是真的,端王只怕也带不回西越。倒也不必太过失望。”现在东西是假的,抢到了的人才会更加失望,所以端王也不是最惨的人。

容瑾笑眯眯道:“若是真的,说不定本公子就下手抢了。”

沐清漪莞尔笑道:“若是真的,我可以送给你。”

“这么说,顾家是真的没有九转玲珑了?”容瑾笑问。沐清漪淡淡笑道:“这世上…有几个人见过九转玲珑?或许前朝开国皇帝是真的有所谓的九转玲珑。但是,华国太祖皇帝绝对没有。”

“怎么说?”

“早在前朝,九转玲珑便被宣扬的犹如圣物,得之者得天下。华国太祖本身便是得位不正,若是他有九转玲珑早就拿出来证明自己天命所归了。但是太祖在位二十多年,可从未有人见过九转玲珑。如今所谓的史书记载,不过是太祖过世之后史官编修太祖本纪的时候强加进去美化太祖形象的。翻遍了本朝太祖的起居注,可没有一处提到过九转玲珑这个东西。”沐清漪靠着椅子,侃侃而谈。

容瑾赞叹,“清清当真是精通史册,本公子佩服不已。”

沐清漪对他的吹捧不以为意,只看容瑾这一副丝毫不以为然的态度她就不相信容瑾会不知道这些。

“启禀小姐,擂台那边…决出胜负了。”一个小二模样的男子上来恭声禀告道。

“最后谁赢了?”

“是聂统领。”男子道。

沐清漪也不意外,站起身来对容瑾笑道:“祭奠要开始了,九公子是去龙船,还是跟我去看热闹?”容瑾懒懒的伸了下懒腰,道:“龙船有什么好看的?自然是跟着清清走了。不过,你到底将藏宝图画在哪儿了?小心碰巧撞上华皇的人。”

沐清漪淡淡笑道:“放心,想要解出藏宝图,还要一会儿时间。另外,还有半刻钟祭典就该开始了,藏宝图已经到手,华皇不会那么着急的。至于九转玲珑…至少要过几天他才能看出真假吧。”

“本公子果然不该怀疑清清的布局,走吧,看热闹去。”容九公子歉然道,只是那双邪魅的眼中满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光芒。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55.失踪的拱王妃 下一章:57.公子脱险,宁王遇难
热门: 九州·白雀神龟 我剪的都是真的[娱乐圈] 仙药供应商 恋爱的贡多拉 奶爸的科技武道馆 重生之地产大亨 安珀志3:独角兽之兆 幽灵客栈 蒙面女人 明月曾照江东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