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失踪的拱王妃

上一章:54.毁容?将计就计! 下一章:56.唯恐天下不乱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慕容安回到宁王府中,没有理会管家欲言又止的神色一头扎进了书房里。打开那个有些陈旧的不起眼的盒子,慕容安小心的从里面取出一个如意锁。看起来像是富贵人家的孩子小时候带的如意锁一般模样,并没有什么特别。但是慕容安从小在宫里长大,比起争权夺利,他更喜欢吃喝玩乐。什么样的稀奇古怪的宝贝没见见过。之前在肃诚侯府只看了一眼他就发现了,这个如意锁其实是一个设计的十分精巧的中空,有机关可以打开的物件。盒子和如意锁本身没有什么特别,那么秦国夫人临终前所说的重要的东西自然是藏在这个如意锁里面的了。

慕容安没有浪费时间去设法开锁,而是直接暴力破坏。如此小巧的银锁自然不会有多坚固,不过是使了一点巧劲和内力便开了。

妇人就是妇人,藏东西都没有一点高明的法子。慕容安阴鸷的脸上掠过一丝轻蔑之意。

如意锁中间果然夹着一张十分陈旧小巧的绢帛。慕容安小心打开,上面却是一张地图。以慕容安对京城的熟悉,也研究了大半个时辰才确定了地图上所标注的地方的准确位置。那里…距离六哥关押顾秀庭的地方不远,同样…距离将要举办龙王诞的京城外顺流而过的杨柳江也很近。

慕容安在心中仔细盘算着要怎么样既能救出顾秀庭,又能够不让六哥生气。若是真的能够拿到九转玲珑要六哥放人固然好,六哥虽然会生气但是时间久了气自然会消了。但是…凭着这么一张语焉不详的图…到底能不能找到九转玲珑就是个问题。万一找不到的话,就不得不铤而走险直接去六哥的别院劫人了。正好龙王诞那天六哥肯定忙得很,应该没有时间顾及到自己。

“来人。”慕容安收起绢帛,沉声唤道。

“王爷。”一个侍卫推门进来。

慕容安沉吟了一下,问道:“本王记得…杨柳江畔的长汀山下有一座别院,那是谁的?”侍卫低头回忆了一下,幸好那处别院不算特别偏僻,而且还颇有些名气,连忙答道:“回王爷,那座翠微苑原本是…顾家的别院。是顾相…叛臣顾牧言在顾大小姐十三岁生辰的时候送给她的贺礼,原本是要作为给顾大小姐的嫁妆的。顾家抄家之后,那座别院陛下赏赐给了安西郡王。不过安西郡王长期镇守边关,所以…那座别院一直都没有人住。”

果然跟顾家有关系么?慕容安心中一动。沉声道:“你带几个人,今晚跟本王去一趟翠微苑。不要惊动其他人。”

那侍卫一惊,犹豫了一下还是提醒道:“王爷,那别院已经是安西郡王府的了,咱们贸然前去只怕是不太好吧?”安西郡王跟平南郡王可不一样。平南郡王是站在恭王这一边的,无论什么是总会多容忍几分。安西郡王军功显赫却是谁的面子都不卖,若是惹急了他在陛下面前告王爷一状也是很有可能的。

“所以,本王才告诉你不要惊动其他人。”慕容安冷声道,对于自己下属的愚钝有些不满。

这是要准备深夜暗探了?

“王爷,要不要…跟恭王殿下知会一声……”

话还没说完,慕容安凌厉的眼刀直接扫了过来,侍卫立刻住了嘴心中打了个寒战。宁王就是再不成器也是龙子凤孙,这皇子的威仪却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随意触犯的。只听慕容安淡淡道:“你是本王府上的奴才,还是六哥的?”

“属下失言,求王爷恕罪!”侍卫打了个激灵,连忙俯身跪下请罪。

慕容安冷哼一声道:“出去办事吧。”

“是,属下告退。”

恭王府书房里,慕容煜站在书房背后执笔挥毫。一边听着站在算后面的人的禀告,淡淡道:“翠微苑?那里原来是顾家的地方,宁王去那里干什么?”

“王爷恕罪,属下不知。”站在书案前的人,俨然正是宁王府上的管家。

慕容煜沉默了半晌,方才放下手中的笔淡淡的叹了口气道:“七弟长大了,也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了。”管家神色微变,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劝道:“六殿下,七殿下或许…只是一时贪玩儿……”

慕容煜轻哼一声,淡然道:“贪玩就要去夜闯安西郡王的别院,他嫌赵子玉看他顺眼了是不是?还有,他怎么会突然想要跑到翠微苑去的?”

管家也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道:“这几天七殿下心情不好,去哪儿也不肯让府里的下人跟着,只带了几个贴身的侍卫。殿下回府之前,倒是去过一趟肃诚侯府。”

“沐长明?”慕容煜皱眉,这几日各种事情纷乱。之前一时不慎引得父皇不满也就算了,还有那柔妃又有了身孕,一旦生下了皇子他就必须考虑沐长明的忠心问题了。还有那九转玲珑……若是空穴来风也就罢了,但是若是真有其事,就算最后只能先给父皇,也必须是经由他恭王府的手献给父皇。

之前一直还不肯吐露半句的顾秀庭这两天似乎又有些松动了,也就让慕容煜更加谨慎起来。或者…应该在明天之前,再审一次顾秀庭?

“你回去吧,这事本王知道了。”慕容煜淡淡道。

“那王爷…七殿下那边……”管家迟疑道,他原本是宫中云妃的心腹。只因云妃不放心两个出宫建府的儿子,特别是从小就顽劣的小儿子,才将他派了出来。比起寻常的下人自然也更多了几分尽心。

慕容煜沉默了片刻,淡淡道:“他想干什么就让他去吧,本王会派人照看着的。”慕容煜也知道这个弟弟的脾气,从他那里强行带走了顾秀庭,他心里的那团邪火不发出来就不算完。这也更让慕容煜不得不正视了顾秀庭对慕容安的影响力。也好,原本就打算在七弟成婚之后解决掉顾秀庭,现在提前…等过了龙王诞和九转玲珑的事情,就解决掉他。人死了,七弟总不能找他这个做哥哥的偿命吧?

“是,属下告退。”

“启禀王爷,大事不好!”管家还没退出去,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恭王府的总管出现在门口,看了一眼管家疾声道:“王爷,大事不好,王妃失踪了!”

“怎么回事?!”慕容煜脸色一变,沉声问道。

总管喘了口气,定了定神方才道:“王妃今早出门上香,回来的路上失去了踪影,王府的下人只在离官道不远的小道边找到了王妃的马车。王妃…下落不明。”

慕容煜脸色难看的道:“好端端的她出城上什么香?!”

看着慕容煜冷厉的脸色,总管垂眸不答,不敢说王妃嫁入王府三年来没有消息,所以这两年每个月的这一天都会到京郊的送子观音庙上香求子。这些王爷自然是知道的,只是突发事情一时怒极罢了。

“立刻派人去找!”慕容煜阴沉着脸吩咐道。朱明嫣是平南王的正妃唯一的独生女儿,宠爱的程度比平南郡王府中的男丁更甚十分。也正是因此,平南郡王才会无条件的倒想恭王府,若是朱明嫣出了什么事,说不准平南郡王就要和恭王府翻脸为敌了。

总管连连点头道:“属下已经派人去找了。”

慕容煜点点头,想了想道:“罢了,本王亲自去。给平南王府也递个消息,让他们帮着一起找。”说话间,慕容煜已经快步往门外走去。这个时候自然顾不得管慕容安的小打小闹了。找到朱明嫣才是最重要的事。一时间,慕容煜对失踪的朱明嫣更多了几分厌烦之意。明明知道王府里最近事情多,还到乱跑,现在闹出事来了还是要他收拾。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龙王诞之前的日子就在京城所有人忙碌焦急中一晃而过了。这其间大约只有两个人是真正的轻松写意的。一个自然就是完全置身事外只是看戏的西越九皇子容瑾,而另一个则是躲在自己院里养病的沐清漪。被大夫诊断为不慎吃了过敏的东西而长了疹子的沐清漪自然是不能去参加那一年一度的龙王诞辰盛典了。对此沐老夫人漠不关心,沐长明却是暗地里松了口气。虽然也有些怀疑事情不对,却只是安慰了沐清漪几句便作罢了。

龙王诞当日一早,用过早膳之后肃诚侯府便安静了下来。府里的主子包括沐老夫人在内都坐着马车出城了,就连大部分的下人也得了恩典出城玩耍去了,整个肃诚侯府立刻便变得空空荡荡,沐清漪的兰芷院里更是除了珠儿和盈儿以外,一个人都不剩了。

“小姐,府里的人都走光了。咱们也走吧!”盈儿玲珑的眼睛闪动着兴奋得光芒望着沐清漪。这几年来爹爹最大的愿望就是救出大公子和大小姐,虽然现在大小姐已经不再了,但是能够救出大公子也是一件十分高兴的事情。

沐清漪悠闲地放下茶杯,淡淡笑道:“不,你和珠儿留下来。”

“啊?”盈儿一怔,看了看沐清漪有些担心的道:“小姐要一个人出去?”

沐清漪笑道:“我带着无心出去,你和珠儿留下来以防万一。万一有人突然来找我……”盈儿也是知道轻重的,听完沐清漪的话便正色点头道:“盈儿明白了,小姐你放心。盈儿知道该怎么做。”珠儿年纪小,一直跟在沐清漪身边也没有见过什么世面。如果真的有什么突发情况,珠儿一个人是绝对应付不了的。

沐清漪满意的点点头道:“很好,无心。”

隐藏在暗处的无心悄无声息的走了出来,他这样来无影去无踪的行为每次都将珠儿吓得不轻。无心也不在意,站在门口垂手肃立,“小姐,已经准备好了。”

沐清漪含笑起身道:“等一会儿。”

一刻钟后,两个男子出现在肃诚侯府外不远的地方。灰衣的青年男子神色冷肃,一看便是沉默寡言的模样。白衣的锦衣少年看上去却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眉目清秀,温雅如玉眉眼含笑,宛如高门大户中受尽宠爱,不知人间疾苦的小少爷。

两人漫步在京城的街道上,除了偶尔路人多看几眼这显得格外俊俏的小公子,倒是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今天这日子,整个京城的人大半都在往城外跑,自然是什么人都有的。

沐清漪握着手中的折扇,漫不经心的在大街上着走。一边淡然身后的无心,“慕容安现在在哪儿?”无心低声道:“还在翠微苑。”昨晚慕容安在翠微苑折腾了一整晚,却什么都没有找到。

“哦?他不参加今天的龙王诞么?”华国乃是水泽之国,对水神的重视自然不是其他国家可以比拟的。如京城每年这一年一度的龙王诞辰,重要性几乎可以与祭天相提并论了。就连皇帝都要亲自到临,更何况是皇子。

无心道:“翠微苑就在杨柳江边不远。等祭祀要开始了宁王再赶过去也完全来得及。翠微苑…还有恭王别院附近我们都已经埋伏好了人。”说到此处,无心微微皱了下眉。他不知道九殿下为何如此轻易地将梅家的势力交到这个根本就还没认识几天的沐四小姐手中。而这位沐四小姐的行事随意散漫,即使他已经跟了她好几天了依然没能够完全看明白她究竟打算做什么。虽然对主子的安排略有微词,但是身为下属却没有质疑主子的资格,所以他只能沉默无言。

沐清漪并不在意无心的想法,只是淡淡道:“先不要轻举妄动,等到祭祀开始了再动手。”祭祀一旦开始,除非发生天大的事情否则绝对不能中断。而恭王别院被劫什么的绝对算不上是天大的事情。

“现在跟我去一个地方。”

“是。”

带着无心出了城,依然是在杨柳江畔的一处比较偏僻的别院,刚进门便有人迎了出来。杨柳江从京城外横流而过,江畔两岸景致秀美绝伦,因此京城的大小权贵之家都喜欢在这杨柳江两岸买地修建别院。因此这江边沿岸倒是有不少别院,经常有王孙公子出没,任谁看到了谁也不觉得稀奇。

“小姐。”一进院子,冯止水便迎了出来。看到无心的瞬间眼中多了几分警惕,沐清漪抬手阻止了他,浅笑道:“先生不必担心,他是自己人。”

冯止水这才将两人引起大厅,打量了无心一番蹙眉道:“这位公子似乎不是华国人士。”

沐清漪有些好奇的笑道:“冯先生怎么看出来的?”华国人和西越大多数人长相并没有太大的差别,无心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冯止水却能一眼看出他不是华国人,这份眼力不得不让沐清漪好奇。

冯止水淡然一笑,道:“属下早年也曾经游历西越,这位公子…”指了指无心腰间的一只不起眼的荷包淡淡道:“这上面的绣文,应该是西越以西的一个叫做百瑶族的图腾。”

无心脸色微变,摘下了腰间的荷包收了起来,拱手道:“多谢先生指教。”百瑶族是西越一个极为偏远而且人口极少的地方,如果不是跟梅家有些关系的话无心也成不了容瑾的侍卫。这个族群就连西越本国的人知道的都不多,更不用说是在华国了。却没有想到,冯止水仅凭一个小小的荷包上的绣文就能看破他的来历。原本以为沐四小姐只是一个有些聪慧的侯府小姐,但是寻常的千金小姐手下会有如此厉害的人物么?

沐清漪浅笑道:“冯先生过目不忘,清漪佩服。”

“小姐过奖了。”冯止水并不骄傲,恭谦的笑道。

“冯先生准备的如何了?”坐了下来,沐清漪才沉声问道。冯止水的神色肃然,正色道:“咱们这处别院离恭王关押大公子的地方不远。在这里行动自然是最为便利的。不过,恭王别院守卫森严,这几天我们的人一直找不到机会进去。只能与外围的一些人接触了一下,恭王似乎对大公子用了刑。”

沐清漪神色一冷,想起上次在宁王府见到大哥的时候大哥手上累累的伤痕。心中顿时又痛又悔,她放出这样的消息,做出这些安排和设计就该想到一慕容煜的手段,必然是要对大哥动刑的…。

见他如此,冯止水的神色更温和了一些。低声劝道:“小姐不必如此,若不是如此,咱们根本没有机会挤出大公子。”若是强行带人闯入宁王府救人,只怕大公子就不是受伤而是有性命之忧了。而且他们也确实没有那么多的人手可以到京城里来去自如,如入无人之境一般。

沐清漪定了定神,淡淡道:“无论如何,今天一定要将大哥救出来。无心,我要的人准备的如何了?”无心恭谨的道:“奉公子之名,京城附近能调集的三百八十名高手都已经到了附近,随时听候小姐差遣。”

沐清漪看了一眼冯止水,冯止水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无心,点头道:“足够了。恭王别院里的人手最多也不过一百多人。另外,咱们自己也还有一些人。只要请西越的各位朋友绊住恭王别院和附近的一些守卫,我们的人自会救走大公子到安全的地方。”

冯止水也是少见的聪明人,只是稍微一沉吟便猜到了无心背后的人到底是谁。虽然有些惊讶自家小姐神通广大竟然能说动那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西越九皇子相助,但是这个时候自然万事都以救出大公子为重。

与冯止水商量好了救出顾秀庭的事情,沐清漪看看时间还早这才问道:“朱明嫣在哪儿?”

冯止水道:“就在这别院中。”朱明嫣身为平南王郡主和恭王正妃,身份自然不凡。万一出了什么事,还可以用来做筹码拖延时间,所以冯止水便一道将她也带了过来。沐清漪满意的点头笑道:“很好,冯先生先忙着,我去见见她吧。”

“小姐…。”冯止水皱眉,小姐似乎并不打算现在就杀了朱明嫣,那么这个时候小姐亲自去见她就有些冒险了。万一将来朱明嫣认出了小姐的身份,那么对小姐却是大大的不利的。

沐清漪笑道:“不用担心,她认不出来的。”

见她坚持,冯止水也只得无奈的同意了。招来人带她去见朱明嫣。

站在别院里的暗房门口,沐清漪并没有立刻进去。听着里面传来朱明嫣有气无力的叫声,沐清漪心中不由得五味杂陈。这里面的女子,曾经是她最要好的闺中好友。也是除了表妹以外她唯一看做亲姐妹一般的存在。表妹比她们年幼几岁,因此有许多不能更表妹说的话她都会跟她倾诉。她却从来没有想到过,最先狠狠地插了自己一刀的便是这个自己自以为是最好的朋友的女子。

沐清漪不由得淡淡苦笑,为了曾经有眼无珠的自己,为了曾经自以为是的顾家大小姐。

“小…公子?”无心有些不解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原本就是才十五六岁的年纪,扮作少年更是瞬间又笑了几岁。看上去倒真像是一个只有十三四岁的天真少年。只是她脸上带着的一丝苦涩的笑意却让无心茫然无解。

沐清漪摇摇头,道:“你在外面等着,我自己进去便是。”

无心点头应是。沐清漪推开房门抬步走了进去。小小的暗房里幽暗而潮湿,带着一股让人皱眉的腐朽的气味。房间被一道铁栏一分为二,朱明嫣跌坐在铺着杂草的地上,一身华丽雍容的王妃服饰与这晦暗不清的房间显得格格不入。

房间的一角,放着一盏油灯。豆大的烛火让房间里有了一点淡淡的光明。但是沐清漪站在门口能够看清楚烛火下的朱明嫣,朱明嫣看向沐清漪却只能看清楚一个白衣少年的身影。

“你…你是谁?为什么要抓我?你好大的胆子,知不知道我是谁!?”看到有人进来,朱明嫣顿时就爆发了。虽然没有人伤害她,但是这个房间又小又暗,还有着发霉的难闻气味。朱明嫣从小娇生惯养,只怕一辈子也没有受过这样的苦。

沐清漪有趣的看着眼前竭斯底里的朱明嫣,不由摇头叹息。这个女子,当真不是当年与她相识之时那个笑语嫣然,娇俏慧黠的平南王府郡主了。或许是她从未曾真正的认识过她,也或许是她变得太快了。何况…这世上又有谁是不变的呢?就连她,死过一次,再活过来也变成了肃诚侯府的嫡女。

“我自然知道,平南郡主,恭王嫡妃么。”沐清漪悠悠笑道。

“你是谁?!”朱明嫣茫然的道。她没有听过这个声音,但是可以确定这是一个年轻的,甚至有些稚嫩的声音,“你想要做什么?如果你要钱的话,只要你放了我,无论你要多少我都会给你的。”

沐清漪低低的笑出声来,“恭王妃见过哪个绑匪笨得绑架恭王妃勒索的么?何况…恭王那几个钱本公子还不看在眼里!”

朱明嫣心中一沉,既然不是为了钱,那只怕就是与平南王府或者恭王府有仇了,“你到底是什么人?”

沐清漪淡淡道:“敝姓顾,顾流云,字子清。”

“顾流云?本妃不认…”朱明嫣蓦地睁大了眼睛,死死的望向不远处黑暗中的白色身影,慌乱的道:“你是顾流云?这不可能?!顾流云…顾流云早就死了…”

“想起来了?”沐清漪挑眉笑道:“恭王妃好记性,也不枉费我姐姐与你相交一场啊。”

闻言,朱明嫣顿时吸了一口凉气。顾流云,顾家嫡次子。顾秀庭和顾云歌之弟,年幼多病,夭折,年方八岁。朱明嫣惊恐的望着沐清漪道:“你…你真的是顾流云?!不,不可能,顾流云早就死了!”沐清漪有些烦恼的皱了皱眉,淡淡道:“你不用那么害怕,我不是鬼。”

无论是人是鬼,朱明嫣都不能不害怕。如果顾流云没死,那么毫无疑问他是回来报仇的。而自己落在他的手里又岂会有什么好下场?

“顾流云,顾家图谋叛国,罪在不赦,早已经伏诛了。你…你既然还活着就该好好地活着,也算是为顾家留一个香火。你…你让人放了我吧,我保证不会将今天的事情告诉任何人。”沉默了一会儿,朱明嫣终于恢复了几分理智。放低了声音似乎劝说眼前的少年。

“呵呵……”看着火光下朱明嫣急切的神色,沐清漪低低的笑了起来。低声的笑声在狭小阴暗的暗房里显得格外的让人不寒而栗。朱明嫣警惕的盯着他,问道:“你笑什么?如果你敢伤害我,我父王和我夫君都不会放过你的!”

沐清漪有些奇怪的盯着眼前明显是故作镇定的女子,“不会放过我?你们当年对付顾家的时候,可有想到过,顾家的后人…不会放过你们?”

“顾家…顾家不关我的事!顾家通敌叛国,是他们该死!他们是叛贼!”朱明嫣惊恐的叫道。沐清漪冷笑一声,道:“叛贼?当年顾家叛国的书信,不就是你从顾家偷去的印章盖上去的么?难道才过了区区数年,恭王妃就忘了?呵呵,如果让世人知道,恭王妃的位置是靠做贼得来的,不知道这天下的百姓会怎么想?”

闻言,朱明嫣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你…你怎么会知道的?”这是她心中最重要的秘密,这个秘密…甚至连她的父王和母亲都不知道。这世上,知道这个秘密的人,除了她的丈夫以外,都死了。

沐清漪悠闲的靠着墙壁,欣赏着朱明嫣惊惧恐慌的模样,一边闲闲的笑道:“自然是别人告诉我的。说起来…还要感激王妃当初对我大姐姐的不杀之恩呢。若不是如此…本公子怎么会知道这么重要的事情。”说到此处,沐清漪眼中一片冰冷。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她被关在监牢里的那些日子。在那仿佛无天无月的幽暗中,她以为她将会在里面一直到生命的尽头。直到有一天,眼前这个女人一身华服,雍容华贵的出现在监牢里。她挥退了所有的人,以一种得意的高高在上的语气告诉她她是如何利用她与自己友好的关系,利用顾家人对她不设防的态度,悄然从书房里拿走了祖父的一枚许久不用的印章。告诉自己顾家满门收监之后,平南王府和恭王府是如何的打压顾家,肃诚侯府又是如何的落井下石。表哥的太子之位被贬,恭王如何有机会成为太子,而她朱明嫣,将会成为高高在上的太子妃。

第二天,顾家男丁满门抄斩,女眷全部自尽。活下来的…只有她和大哥。半个月后,恭王和平南王郡主大婚。再三日后,顾家大小姐顾云歌被贬入教坊。

知道真相的那一日,沐清漪甚至都记不起自己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木然的听着祖父和父亲叔叔们被处斩的消息,然后是祖母,母亲和嫂子自尽的消息,那一刻,她只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在这之前就死去。只可惜…她不能死。因为,她的亲哥哥,她唯一的哥哥被慕容安带进了宁王府。

而从此,顾家满门的名誉和性命,就成为了顾云歌永世都不可推卸的罪孽。是她。是她的未婚夫诬陷了顾家,是她顾云歌识人不清让朱明嫣有机会盗取了祖父的印信,这一切…都是她的罪!最初那两年,甚至只要她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祖父和父亲失望的神色,还有祖母母亲和嫂子悲伤绝望的模样。所以在萃红阁听说大哥已经死去的消息之后,她毫不犹豫的就相信了。或许…在她的内心深处也是盼望着早日解脱的吧。只可惜,那一把大火却并没有烧死她,反而让她重新背上了另一重罪——姨母,还有表妹。她们同样也是因为顾家才落得如今的下场。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顾云歌。

暗房里,有一片刻的沉默。许久,才听到朱明嫣低声呢喃道:“顾云歌…顾云歌…是顾云歌告诉你的?!”沐清漪微微蹙眉,朱明嫣提起顾云歌这三个字的时候声音尖锐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掩耳。沐清漪不置可否的轻哼了一声,淡淡道:“顾云歌…顾云歌会刺杀宁王,也是因为你派人告诉她…顾秀庭死了吧?”

早就该想到,萃红阁虽然是青楼,但是却是恭王暗地里的产业。平时沐清漪的一举一动都有慕容煜的人暗中监视,怎么可能让她那么刚巧听到了大哥的消息。而且,这京城里知道大哥还活着的人或许不少,但是敢在大庭广众讨论的还真没有几个。

所有的真面目都被人拆穿了,朱明嫣反而冷静下来了。冷笑道:“没错,是我。顾云歌自诩聪明绝顶,还不是被本妃耍得团团转。”说罢,还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

沐清漪皱眉,看着眼前笑的有些癫狂的女子淡淡问道:“顾云歌应该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吧?”

朱明嫣一愣,许久才冷笑一声咬牙道:“没错,她确实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那又怎么样?!谁说她对得起我我就一定要对得起她了?从小到大…她是京城第一美人,京城第一才女,所有的人都称赞她,效仿她。陛下喜欢她,太后喜欢她,无论有什么她得到的都是最好的。就连恭王…就连恭王也喜欢她!我呢?我是平南郡王府的郡主,难道我朱明嫣的身份比她底?难道我长得比她丑才华比她差?凭什么只要站在一起所有人看到的就只有她?我就只能站在她身后做一个不起眼的小配角?”

沐清漪凝眉,“你不愿意做配角,可以离她远一些。想必她也不会强拉着你做配角。”看着朱明嫣怨恨的神色,有一瞬间沐清漪都不由得怀疑自己是否当真如她所说的盛气凌人了。当初并不是她主动跟朱明嫣结交的,两人交往之时也从未有过任何争锋的。她实在是无法理解朱明嫣的怨恨从何而来,只能说是…人心不足。

朱明嫣脸上的笑容一僵,神色变得更加狰狞起来,望着暗影中的人大笑起来,声音却是难得的凄然和狼狈,“是…我不愿意站在她身边!但是…但是如果我不站在她身边的话,他眼里根本就看不到我一丝一毫!”

“慕容煜。”沐清漪沉声道,有些疲惫的闭了闭眼眸,朱明嫣做得这一切果然都是为了慕容煜,为了那个…现在她一想起来就忍不住想要作呕的男人。

笑声渐渐地弱了下去,朱明嫣坐在地上将自己抱成一团。脸上露出一丝痴迷的笑容,轻声道:“是啊,从我第一次看到他我就知道…为了他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顾云歌有什么了不起?天下无双的顾大小姐,最后还不是变成了人尽可夫的婊子?我才是恭王妃,呵呵,最后赢得的人是我!”

沐清漪眼中最后一丝温度渐渐地退去,黑暗中剩下的只是无尽的冰冷。阴暗的暗房里,响起她带着一丝戏谑的声音,“哦?既然最后你赢了,为何还要顾云歌死?真正看着她被千人枕万人骑,不是更开心?”

朱明嫣紧紧的搂着自己,却依然制住不足身体的颤抖,有些失控的叫道:“闭嘴!闭嘴!就算慕容煜还是忘了不了顾云歌又怎么样?我赢了!顾云歌已经死了!再也活不过来了!哈哈,她连尸体都被烧成灰了…我才是最后的赢家,我才是恭王妃…。”

看着眼前一脸癫狂的女人,沐清漪只觉得可笑又可悲。更多的却是那掩不住的恨意,这个女人…她曾经最好的朋友,为了一个男人,毁了她的家毁了所有最爱她的人,只是因为一个…可能根本就不爱她的男人!

“朱明嫣……”

朱明嫣警惕的盯着阴暗处,这个顾流云说过不会杀她,但是却没有说不会折磨她。当初慕容煜是怎么折磨顾秀庭的,她也是亲眼见过的。

沐清漪有些好笑的的看着她,柔声道:“告诉我,慕容煜、平南王府是怎么陷害顾家的。还有…恭王府所有的事情,统统说出来,我放你走。”

“你休想!”朱明嫣硬声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么?”

沐清漪好笑道:“这么说,从一开始你就心存死志了?若是如此,本公子倒是可以高看你几眼,给你一个干净体面的死法。”

朱明嫣惊恐的看着黑暗中根本看不清的人影,脸色发白。她从小娇生惯养,没受过苦,更没受过罪。她不想死更怕死。

“你…你要杀我?”

沐清漪挑眉笑道:“难道我绑你来玩儿么?”

“我…我是……”

“我知道你是恭王妃。不然绑你干嘛?”沐清漪看着吓得脸色发白的女人,淡然道:“我没有让人对你用刑,但是并不表示我不会对你用刑。所以,你最好还是快点招了。对了,你还有两个时辰可以考虑。最多两个时辰之后,慕容煜应该就能找到这里来了。”

看到朱明嫣眼睛一亮,沐清漪继续道:“所以,我们在一个办时辰后会离开这里。在这之前,如果我还得不得什么有用的消息的话,就只好对不住王妃了。”

看着朱明嫣惊恐万分的神色,沐清漪不在理会她,转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公子。”门口,无心和冯止水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年面上未干的泪痕。虽然不知道沐清漪到底跟朱明嫣聊了什么,但是只看沐清漪的神色也知道不是什么高兴的事情。

沐清漪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这里交给冯先生,我们该走了。”

冯止水恭敬的点头道:“公子放心,属下会处理好的。公子现在……”

沐清漪勾唇淡笑,“龙王诞,难得一见的盛会怎么能不共襄盛举?”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54.毁容?将计就计! 下一章:56.唯恐天下不乱
热门: 两小无嫌猜 命运魔方 炎柱存活确认记录 就算是哒宰也想不到 X档案研究所 朕只是一个演员 没人要的白月光 痴傻蛇夫对我纠缠不休 蓝裙子杀人事件 最强的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