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毁容?将计就计!

上一章:53.九公子的诚意 下一章:55.失踪的拱王妃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华皇出了华阳宫,原本满脸愉悦的笑容瞬间退去,剩下的便只有冷酷和阴狠了。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金碧辉煌的华阳宫,华皇眼中闪烁着诡异的神色。

“陛下。”一个内侍小心翼翼的上前侍候。

华皇拂袖,一边往皇帝所居住的勤政殿而去,一边问道:“顾秀庭还没有带回来?”内侍低着头不敢看华皇的神色,有些战战兢兢的道:“启禀…启禀陛下,派去宁王府的人回来禀告说。那顾秀庭前些日子…听说顾云歌**之后…便也跟着自尽了。”

华皇冷笑一声,没有在体会内侍的话,拂袖而去。跪在地上的内侍犹豫了片刻,才终于站起身来跌跌撞撞的追了上去。

回到勤政殿,华皇一挥手扫开了宫女送上来的茶水,整个大殿中的内侍宫女都吓得脸色发白,跪了一地。华皇冷声道:“召恭王觐见!”

“是,奴才遵旨。”

坐在龙椅上,华皇喘着粗气眼中尽是翻腾着暴戾之色。

“陛下息怒,还请陛下保重身体才是。”身边的内廷总管陆明小心翼翼的劝道。华皇冷哼道:“保重身体?那些逆子是恨不得朕早死吧!”

这话说得诛心,即使陆明再怎么受帝皇恩宠也不敢接。只得陪笑道:“殿下们都是孝顺陛下的。”对他的话,华皇不置可否。三年前慕容煜将顾云歌贬入教坊,将顾秀庭送入宁王府中他并没有过多的在意。只当慕容煜只是一时怒极想要折磨顾家的后人。若不是身为皇帝有些事情不能在明面上做,他也不想让顾牧言死的那么容易。但是如今这九转玲珑的事情一出来,顾秀庭和顾云歌还偏偏在这前后死了,就让华皇不得不怀疑…慕容煜是否早就知道顾家有这样的至宝了。

若是这个儿子当真是有了这么大的野心…

华皇神色冷漠无情,身为帝王,他要给的没人能不要,他不想给的,谁也不能自己去拿!

“儿臣见过父皇。”慕容煜走进殿中,对着殿上的华皇恭恭敬敬的行礼。

“起来吧。”看着底下正当盛年,风华正茂的儿子,华皇的眼中对了一抹只有他自己才明白的嫉恨和冷意。慕容煜谢过恩站起身来,谨慎却不失恭谨的看着华皇,道:“不知父皇召见儿子,有何吩咐?”外人都道慕容煜是当今最宠爱和看重的儿子,但是真正与华皇相处的时候,慕容煜却并不如外人以为的那般欣喜,反而处处小心谨慎。因为他比任何人都知道,坐在龙椅上的这位的绝情和冷酷。他们这些兄弟中,真正对这个父亲还曾经存着亲情的希冀的大约也只有他那位二哥了。而慕容熙的下场所有的皇子却也都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华皇淡淡的盯着慕容煜道:“朕听说…顾秀庭死了?”

慕容煜心中一沉,虽然心里早就有了准备,但是华皇问了出来却还是不由得心中一堵。但是他也深知,如果自己不将这事处理妥当了,只怕以后将会遗患无穷。沉住了气,慕容煜恭声道:“回父皇,儿臣仿佛听七弟说起过此事。说是顾秀庭因顾云歌的死大受打击,趁着看守的人不注意自己自尽了。”

“是么?顾家的人倒都是烈性子。”皇帝淡淡的道,也听不出来他是相信还是不信。半晌才听到他道:“最近朕怎么听说,外面有人在传什么九转玲珑现世的事情?”

慕容煜原本也没有指望这件事能够瞒住华皇,从容的道:“回父皇,确有其事。只是这消息来无影去无踪的,近完全不知道消息的来路。而且,这些日子京城里也并没有人发现九转玲珑的下落。只怕是有人想要趁机挑起京城的动乱。若当真有九转玲珑现世,父皇乃是当今天子,威加天下,这九转玲珑自然当是父皇的掌中之物。”

“你倒是个有孝心的。”华皇淡淡道。

慕容煜恭敬的低着头,道:“孝顺父皇是儿臣份内之事。”

华皇似乎满意了,点点头道:“罢了,朕也是这几日听着下面的人碎嘴了那么几句。朕年纪大了,以后这华国的天下还不都是你们年轻人的。”

“父皇春秋鼎盛,儿臣惶恐。”慕容煜连忙道。心中却暗暗懊恼自己被冲昏了头。九转玲珑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父皇怎么可能会没得到消息。这原本没什么错,但是错就错在他们这些兄弟竟没有一个想起来跟父皇禀告一声。也难怪父皇心中不悦了。

“对了,柔妃有了身孕。安儿和肃诚侯府三小姐的婚事,你多费些心思。”最后,华皇淡淡的道。

慕容煜眼神一闪,恭敬地领命,“儿臣遵旨。”

慕容煜从勤政殿退出来,很快便有内侍模样的人过来,低身禀告了华阳宫内的事情。就连华皇承诺生下龙子便册封沐飞鸾为贵妃的事情也一清二楚。

“本王知道了,你退下吧。”挥退了内侍,慕容煜的神色冰冷漠然。这个沐飞鸾果然不能小觑,母妃侍候父皇二十多年也不过得了个妃位,沐飞鸾进宫不过数年,才刚刚有孕就能得到父皇的亲口许诺。父皇如今身体康健春秋鼎盛,若是真让沐飞鸾生下了皇子还得了?

肃诚侯府

“我知道了,你回去休息吧。”书房里,沐长明听完孙氏的话,低头看着长女的亲笔信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虽然不知道女儿在信中写了什么,但是孙氏知道必然是跟沐清漪有关的事。看到沐长明如此冷淡不由有些失望。

“侯爷,四小姐……”

沐长明皱眉,沉声打断她的话道:“本侯知道该怎么做。你先退下!”看到沐长明神色间的不耐烦,孙氏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得一脸委屈的退了出去。

书房里只剩下沐长明一人,看着被自己扔在桌面上的信,沐长明忍不住长叹一声陷入了沉思之中。娘娘有了身孕这自然是天大的好事,但是如果让皇上见到了清漪…只怕就要变成一件祸事了。但是…沐长明放在桌面上的手微微颤了一下。真照娘娘说的斩草除根…现在却是万万不行的。无论如何,清漪总还是他的亲生女儿,北汉烈王对她也十分关注。即使她上次拒了北汉烈王的提亲,事后烈王也依然派人送了礼物上门来,丝毫没有不悦之意。至少,为了安全起见,在烈王还在华国期间,清漪最好还是不要出什么意外才好。

那么…龙王诞就先不去了吧。能拖得了一时算一时,说不定过些日子皇上便忘了。沐长明心中暗暗盘算着,只是脸上阴沉的神色却昭示着显然他对这个想法也没报什么希望。

孙氏离开沐长明的书房,心中犹自愤愤不平着。她为侯爷生下了两女一子,长女飞鸾更是如今宫中最受盛宠的柔妃。侯爷居然还偏帮着张氏那个贱人所生的女儿。如今沐清漪那个丫头不仅害了翎儿,更是要害到娘娘了,侯爷居然还不肯处置她!

“娘,这是怎么了?”回到自己院里,刚进门沐翎和沐云容就迎了上来。看到孙氏一脸怒气的模样,沐翎连忙问道,“大姐说什么了?”

孙氏将沐飞鸾让她带给沐长明的话,又加油添醋好的跟沐翎和沐云容说了一遍。

“大姐姐说陛下会看上沐清漪?!”沐云容尖声道。虽然她根本不相信皇上会看上沐清漪那个小贱人,但是平心而论,沐云容也不得不承认自从大病一场之后,沐清漪的模样是越来越标致了。即使她自己也是京城出了名的美人,但是有时候看到沐清漪她依然会感觉到一种古怪的胁迫感。这种类似于敌意的感觉是只有女子与女子之间才会有的。沐清漪即使看起来在温婉娴静,容易让人心生好感。但是在同样美丽的女子眼中,却也更容易引起对方的攀比和敌意。

“可不是么?”孙氏咬牙道:“没想到,张氏都死了那么多年了,陛下居然还会记得那个臭丫头!而且还要她龙王诞那天前去觐见!你大姐姐刚有了身子,若是陛下真的看中了那丫头……”

沐翎阴着脸笑道:“那就让她去不了!”

孙氏点头笑道:“你大姐姐也是这个意思。但是你父亲那里……”沐云容怒气冲冲的道:“爹这些日子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偏着沐清漪。这些日子。为了。她都罚过我好多次!指望爹还不如咱们自己想办法。”一想起这些日子自己受的委屈,沐云容就恨不得将沐清漪给撕了。从小到大,她还没有受过那么多的委屈。

闻言,孙氏有些迟疑,“这样好么?”

沐翎眼中闪过一丝狠意,赞同道:“三妹说的不错,沐清漪太狡猾了。肯定会蛊惑爹帮着她的,到时候万一真的让她进了宫,对咱们可没有什么好处。”看到孙氏迟疑,沐云容不耐烦的道:“娘,你担心什么?咱们只要…弄花了她的脸,让她那天出不了门就好了。到时候就算她去了,陛下见到一张鬼脸难不成还会看上她?万一真的被发现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再禁足几个月,爹总不会为了她不要咱们了。”

孙氏心中一动,她对沐长明还是颇为了解的。说他会偏着沐清漪她相信,但是说他会为了沐清漪放弃放弃即将成为宁王妃的云容甚至得罪宁王那是绝不可能的。只要事情成了,就算时候被发现了,也不会罚的太重。

“云容……”

“娘若是害怕的话,女儿去办就是了。”沐云容不耐烦的道,只要一想起能够毁了那个臭丫头的脸,她就感到心中一阵阵的快意。

孙氏慈爱的望着女儿,柔声道:“那你千万要小心,不可被你父亲和祖母发现了。”见母亲答应了,沐云容一阵高兴,搂着母亲的胳膊笑道:“娘你放心便是了,女儿保证让那个臭丫头以后再也没有脸面出来见人!”

“三妹,辛苦你了,千万小心。你不是喜欢二哥房里的那一套玉器摆件么?回头二哥让人拿过来给你。”沐翎温声道。靠着孙氏胳膊撒娇的沐云容却没有看到沐翎俊秀的脸上闪过狰狞而轻蔑的笑意。

翌日一早,沐清漪与往常一般的起身去给沐老夫人请过安,回到兰芷院的时候珠儿已经带着小丫头将早膳摆在桌上了。看到沐清漪回来连忙迎上前来笑道:“小姐回来了,可以用早膳了。今天又小姐爱吃的莲子粥哦。”

桌上果然摆着一盅精心熬制清香扑鼻的银耳莲子粥,还有一笼玲珑精致的水晶包,和两个精致爽口的小菜。虽然不算丰盛却让人看了便觉得胃口大开。

自从沐清漪搬到兰芷院之后,沐云容和沐翎接连倒霉,沐清漪的行事跟以前大相迥异。但是身为嫡女在这府中的地位却是水涨船高。如今在这肃诚侯府中虽然说不上是人人巴结,却也没有人再敢疏忽了四小姐。

沐清漪净了手坐下来,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粥正要品尝。

“嗖!”

一道劲风从隐蔽处射出,沐清漪只觉得手腕处微微一麻,手中的勺子便跌落进了碗里。无心从暗处走了出来,沉声道:“小姐,这粥不能吃。”

“你?!你……”突然冒出来一个男人,珠儿吓了一跳。回过神来连忙捂住嘴望着沐清漪,这人小姐显然是认识的。

沐清漪看着无心,并不意外。只是安抚的看了一眼珠儿,问道:“这粥怎么了?”

无心走到桌边,端起桌上的粥闻了闻道:“里面下了药。”

“有人…有人下毒?!”珠儿吓得脸色发白,小姐的早膳是她带着人从书房亲自端过来的。

无心摇头道:“也不算是什么毒,不过是一些花粉,一般人误食了之后脸上会长满斑疹,犹如水痘。但是…如果同时再食用过蟹肉的话,便会引起溃烂。”低头看了一眼桌上雪白可爱的小笼包,正是蟹黄包。

珠儿苍白着脸道:“奴婢…奴婢去厨房的时候,厨房的赵嫂说有刚送来的…奴婢想着小姐一直都爱吃这个,所以才……”

沐清漪轻叹了口气,抬手拍拍珠儿的手道:“好了,小姐不是没吃进去么。没事。”侧首看向无心问道:“你怎么知道的?你应该没有接触到早膳才是。”

无心沉默了一下,道:“属下对医毒略有几分涉猎,闻到了几分异香,另外…现在也不是吃蟹肉的季节。属下多言了,想必小姐也发现了。”沐清漪淡淡一笑,她确实发现了。她虽然对医毒并没有太深的了解,但是她对于气味的感觉却比一般人更加敏锐。银耳莲子粥熬得再好,若是里面没有加什么东西,都不会有这样的香气的。

“有人想要毁小姐的容?!”盈儿沉声道。沐清漪身边一直只有珠儿一个人时候,如今提拔一个院子里的小丫头到身边自然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就连珠儿都认为小姐什么多一些人是理所当然的,从前小姐太委屈了。

沐清漪莞尔一笑,美眸流转,“这倒是有意思了,毁容这种做法未免也太仁慈了一些。我以为,孙氏母子三个应该是想要我的命才对。”

盈儿轻哼一声道:“他们就算有那个心只怕也没那个胆子吧。”小姐就算不受宠,也是秦国夫人的嫡女。若是病死了还好说,如果突然暴毙了只怕孙氏几个也要吃不了兜着走。在这肃诚侯府中,除非沐长明想要毒死小姐,否则只怕没谁有那个胆子下手。

“都现在这个时候了,他们还有心情来跟我玩儿毁容。难道是之前给他们的教训不够?”沐清漪沉吟道,看了一眼盈儿问道:“府里可有什么消息?”

跟一直在沐清漪身边的珠儿不一样,盈儿是刚来的小丫头,又长了一副娇憨可爱的模样,在府中的下人中间也说得上是如鱼得水。想要打探什么消息自然也比别人容易的多。

盈儿道:“昨儿孙氏从宫中回来之后去书房见了侯爷。听说似乎还很有些不愉快。三小姐院子里负责洒扫的小丫头无意间似乎听三小姐说要让小姐去不了龙王诞。”

“去不了龙王诞,这倒是有意思。”沐清漪扬眉笑道。

无心问道:“小姐,是否需要将厨房里的人抓来问问?”

沐清漪摇头道:“不用。珠儿,半个时辰后去请大夫。”

“请大夫?”珠儿茫然的道。

沐清漪唇边勾起一抹浅浅的冷笑,“本小姐脸上长疹子了。”

“是,小姐。”虽然不明白小姐想要做什么,但是珠儿一向唯沐清漪马首是瞻,自然是她说什么她就做什么。沐清漪点点头道:“把这些处理了吧,然后去厨房拿一些点心来。若是有人问你早膳的事,你就说,粥做的很好吃,我很喜欢。”

“是,小姐。”珠儿连忙点头,上前收拾起桌上的东西。东西是她拿来的,险些害的小姐毁容。虽然不知道小姐想要做什么,但是珠儿知道小姐心里一定已经有了算计,她只要照着小姐说的做就行了。

看着珠儿出去,盈儿才有些不甘的问道:“小姐,难道就这么放过了他们?”

沐清漪摇头笑道:“这次他们也算是帮了我的忙了,先把眼前的事儿办完,再找他们算账也不迟。”盈儿转念一想,也不由得笑了。孙氏等人不想让小姐去参加龙王诞,却不知道他们也正在谋算着怎么让小姐在那时候不出现在人前又不引人怀疑呢。可不是孙氏帮了他们的大忙么?

无心沉默的站在一边看着两人,对眼前这个跟自己差不多时候来的,却显然比一直跟着小姐的珠儿更加让小姐看着的丫头仿佛没有丝毫的好奇心。

沐清漪似乎也并不防着他,坐在一边有一句每一句的跟盈儿说着话。

“四小姐,宁王殿下来了。”门外,一个德安院的丫头来禀告道。沐清漪微微蹙眉,也不叫人进来隔着屏风问道:“宁王殿下来了,去请三小姐便是,找我做什么?”

那小丫头有些为难的望了望里面,道:“可是…宁王殿下说是有事要见小姐啊。”

沐清漪沉默了片刻,才回道:“你去回禀宁王,我脸上长了疹子,不宜见客。”

“奴婢遵命。”虽然不知道四小姐说的是真是假,但是做丫头的也没有资格去质疑小姐的话。何况,宁王召见总不是什么坏事,四小姐也犯不着装病不是么?

打发走了那小丫头,盈儿皱着眉嘟哝道:“小姐,宁王怎么会这么快找到府上来了?”在肃诚侯府他们可没有法子朝宁王下手。而且就算得手了也势必会引起怀疑,到时候别说救大公子了,就连他们自身都会难保。

沐清漪凝眉想了想,淡淡道:“慕容安向来没什么耐性,会急着跑过来也不足为奇。正好,可以跟他打探一下宫里的事情。孙氏和沐飞鸾这么关心我去不去龙王诞的事情有些说不过去。”

“咦?小姐要见宁王?那方才…。”

沐清漪笑道:“我总不能在祖母的院子里跟他讨论这些事情吧?”

果然,还不到一刻钟的功夫,院外就传来了一阵喧闹声。盈儿还没来得及出门去看,慕容安就已经带着人如一阵风一般的卷了进来。一脚踢开沐清漪房间的大门沉声道:“沐清漪,你好大的胆子!”

屏风后面,沐清漪带好了面纱方才从容的走了出来,看着眼前的众人皱了皱眉沉声道:“这里是肃诚侯府,不是宁王府。宁王殿下如此作为未免太过失礼了。”

跟在慕容安身后进来的肃诚侯也忍不住皱眉,对慕容安更多了几分不满。虽然慕容安是皇室龙子他们这些做臣子的应该敬着,而且肃诚侯府如今也算是恭王一系自然要对恭王的亲兄弟更多几分忍耐。但是他沐长明也不是慕容安的奴才,慕容安在肃诚侯府这样横冲直撞还强闯府上小姐的闺阁,若是传了出去,外人还真当他沐长明卖女求荣连脸皮都不要了。

慕容安横行惯了,却不在意别人的眼光。踏入放纵哼了一声斜眼看着沐清漪道:“怎么?本王要见你还要三催四请的不成?你好难请啊。”

不理会慕容安阴阳怪气的口气,沐清漪淡淡道:“清漪已经让人禀告过宁王了,清漪脸上长疹子了,不能见风。”

“你以为本王会相信?”慕容安怀疑沐清漪知道九转玲珑的下落,此时沐清漪避而不见反倒是更坐实了他的怀疑。沐清漪也不着急辩解,只是一抬手将脸上的面纱扯了下来,果然原本美丽的容颜上长满了红色的疹子,甚至还有斑疹。原本精致美丽的容颜加上那双清冷沉静的眼睛,顿时变得触目惊心起来。慕容安愣了一下,有些厌恶的偏过了头去。

“漪儿,你这是怎么了?”沐长明惊讶的看着沐清漪的脸。看着那原本和亡妻有几分相似的脸变得面无全非,心中也不知是遗憾还是松了一口气。但是脸色却明显的缓了许多。

沐清漪摇摇头道:“或许是吃错了什么东西了吧,突然就冒出了不少的疹子。清漪已经命人去请大夫了。”

“对对对,一定要请大夫好好看看。”沐长明连连点头,有些责备的对沐清漪道:“你这孩子,病了怎么也不派人来说一声?”

沐清漪懒得陪他作态,乖巧的道:“是清漪思虑不周。”

将她如此,沐长明也满意的点了点头,安慰了沐清漪几句要她好好休息。

站在一边的慕容安早就不耐烦了,阴沉着脸沉声道:“肃诚侯,本王有事情要跟沐清漪说,你先退下吧。”

闻言,沐长明的脸色又是一变。柔妃刚刚传出有孕的消息还有皇上承诺册封贵妃的事,慕容安就上门来打他的脸。这在本身就心中有鬼的沐长明眼里就变成了恭王对他和柔妃不满所以授意宁王上门来给他没脸了。

沐长明就是再好钻营也还是一个手握兵权的武将,身份纵然不如慕容安尊贵但是在朝堂上却绝对比慕容安这个纨绔王爷说得上话的多。当下也有些不悦了,淡淡道:“小女尚待字闺中,只怕不方便与王爷私下相谈。请王爷见谅。”

慕容安不屑的喷笑,睨了一眼沐清漪道:“难不成你以为本王能看上她不成?本王还怕你将这个丑女人赖给本王呢。”

“宁王殿下,如果你此行就是为了挤兑清漪,那么你可以走了。”沐清漪淡淡道。慕容安轻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在他眼中沐长明是他王兄的人,在没能确定九转玲珑的下落之前自然不能和沐长明说的太多。见他不再嘴贱,沐清漪才看向沐长明道:“父亲,宁王想必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清漪这里有丫头侍候着,也不碍事。父亲先回吧。”

看着举止从容有度的沐清漪,沐长明轻声叹了口气道:“罢了,为父先回去了。”对于这个女儿,沐长明心中有说不出的遗憾。本就是肃诚侯府最尊贵的嫡女,行事举止在肃诚侯府众女中也称得上是翘楚。若没有宫里柔妃娘娘的事,清漪也必定能够寻得一门满意的亲事也为肃诚侯府再多添一份助力。

看着沐长明走出去,慕容安不屑的嗤笑一声,“没那个心思,又何必装作关心呢?”慕容安对于自己这个未来的老丈人,甚至是未来的王妃沐云容的不屑素来都是放在台面上的。若不是有慕容煜周旋,而如今朝中恭王一系也确实是势大,否则只怕慕容安再怎么是皇孙贵胄这婚事也要给他搅黄了。

虽然嫌恶慕容安,但是这句话沐清漪却不得不承认说得深得她心。淡淡的一笑,沐清漪也不接话,直奔正题问道:“不知宁王驾临,有何指教?”

慕容安走到一边坐下,仰着下巴一脸倨傲的盯着沐清漪也不说话。他不开口,沐清漪自然也不及。含笑走到一边的椅子里坐了下来,笑吟吟的等着。

看着眼前这眉眼含笑不骄不躁的女人,慕容安心中气便不打一处来。在这京城里,还没有几个人敢在他面前这般装腔作势。

“沐清漪!”

“王爷。”沐清漪轻声应道。

慕容安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意,问道:“九转玲珑在哪儿?”沐清漪一愣,倒是没想到这慕容安居然会如此直接了当的问。虽然她也知道慕容安这人其实想不出来什么阴谋诡计,但是原本还以为至少慕容安还会先探探虚实兜几句圈子再问的,现在看来,慕容安的耐性倒是比她想象的还要差一些。

沐清漪垂眸,“清漪不明白王爷在说什么。什么九转玲珑?”

“你不知道?”慕容安盯着她怀疑的问道。

沐清漪抬起头来,搂在外面的一双眼眸写满了坦诚,“王爷恕罪,王爷突如其来问什么九转玲珑,清漪确实是不知道。”慕容安冷笑一声道:“你以为你说不知道,本王就会相信了?”

沐清漪道:“我却是不知道,王爷想要让我怎么说?另外,虽然我不知道王爷是怎么会觉得我知道九转玲珑的。但是王爷难道不觉得奇怪么?整个京城,就连恭王殿下都不知道的消息,怎么偏偏王爷你就知道?清漪自小生在肃诚侯府,这些年也不曾结交过外人,九转玲珑那样的宝物又岂会在清漪手中。”

慕容安盯着她道:“你确实不该有那样的宝物,但是…顾家有没有谁知道呢?而如今…这世上跟顾家还有亲缘关系的人,除了慕容熙,好像就只有你了。”

沐清漪蹙眉,有些不耐烦的道:“既然如此,宁王何不去问平王殿下。”

慕容安一脸你是白痴么的神色看着她,自从被贬为平王,慕容熙府里到处都是各方势力的眼线。若是还能有什么动静的话,慕容熙这些年早就死了连渣都不剩了。慕容熙若是真的知道九转玲珑的下落,也轮不到慕容安去问了。

看着眼前这显然是油盐不进的少女,慕容安有些面上多了几分烦躁。他昨天才悄悄去看过顾秀庭,六哥又对他用刑了,后天就是龙王诞,据说九转玲珑会在龙王诞上现世。不管是真是假,在这之前都必须先救出清轩。不然,到时候无论六哥有没有得到九转玲珑,清轩都会没命的。

“沐清漪,你是否以为本王不敢动你?”慕容安咬牙道。

沐清漪启唇浅笑,“王爷言重了,王爷身为皇子天潢贵胄,要动谁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清漪不敢如此自视太高。但是…王爷所说的,清漪真的不明白。”

“你是不是想要顾秀庭没命?!”慕容安盯着沐清漪冷声道,“若是顾秀庭死了,本王定然要你陪葬!”沐清漪端着茶杯的手顿了一下,垂眸专注的望着杯中的茶水。慕容安对大哥的生死如此关心,是沐清漪早就知道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想到利用慕容安。早在她还是顾云歌的时候,她就发现了慕容安在面对大哥的事情上格外的偏执。所以他无比的痛恨身为顾秀庭亲妹妹的顾云歌,无所不用其极的折磨她。甚至到了她成为沐清漪之后,慕容安依然会因为她的眼睛与顾云歌相似而厌恶她。从前她并不明白,她与慕容安并无交集,一向自认也不是一个让人看一眼就觉得厌恶的想要处之而后快的人,慕容安对她的厌恶和痛恨所为何来?这些日子,多看了许多事情,突然再换一个角度来看,再看看慕容安此时气急败坏的神色,沐清漪觉得自己有些懂了。

但是…那又怎么样?!沐清漪心中冷笑一声。慕容安敢如此羞辱大哥,就该做好遭受报应的准备。

“大…大表哥?你想对他做什么?”沐清漪露在面纱外的眼睛写满了惊惶。

慕容安冷笑一声道:“现在只有九转玲珑才能救顾秀庭的命,若是找不到东西…不用本王做什么他都会死!”

“不,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九转玲珑。”沐清漪眼神慌乱的避开了慕容安的眼睛,却让慕容安的眼神更是一沉。

看着沐清漪这副慌乱的模样,慕容安心中更肯定了她在撒谎。强压下心中的烦躁沉声道:“沐清漪,告诉本王东西在哪儿。你想要什么本王都可以给你。听说这些日子孙氏和沐云容老是找你麻烦?本王帮你办了她们怎么样?”

沐清漪缩在椅子里不肯说话,慕容安继续道:“那东西留在你手里没有好处,还会害了你表哥。你若是不肯说…本王便将你交给六哥了。你可能不知道…六哥看起来虽然比本王斯文的多,但是…他动起手来可比本王狠多了。本王曾经亲眼看到一个人,被处了刷洗之刑,六哥可是面色改都不改的从头看到尾。对了,你知道什么是刷洗么?”

满意的看着沐清漪打了个寒战,慌乱的点头将自己缩得更小了。慕容安满意的笑道:“现在,告诉我…东西在哪儿?”

沐清漪清丽的眼眸终于划出了眼泪,呜咽着道:“我…我真的不知道什么九转玲珑。呜呜…我娘亲,还在的时候,给我过一个盒子,说是很重要的。别的,我真的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慕容安怀疑的打量了沐清漪许久,确定她并没有说谎这才皱了皱眉道:“去把盒子拿来给本王看看。”他也记起当年张夫人刚刚去世之后似乎京城里也传说过顾家宝藏的事,只不过当时并没有提到九转玲珑。其实慕容安也不相信沐清漪这样的一个小丫头能得到什么宝物,只是这几天他派人暗中监视沐清漪之后发现,肃诚侯府周围确实有不少不明身份的人出没,显然也是跟他一样在打探消息。另外,昨天他去探望顾秀庭的时候,最后顾秀庭也暗中在他手上写了一个沐字,如此倒说明了至少那张纸条上写的并不是空穴来风。

东西很可能在沐家,但是沐清漪本人未必知道。这是慕容安得出的推论。

很快,沐清漪从里间找出来盒子丢给慕容安。一副弃之唯恐不及的模样,仿佛那盒子里有什么吃人的怪物。

那是一个有些陈旧而且并不起眼的盒子,若是随便放在房间里,只怕三年五载也没有人会有兴趣去动它,这就是张氏说的十分重要的东西?

慕容安打开盒子,看了看里面的东西却并没有直接拿出来,反而重新合上对沐清漪道:“东西本王拿走了,你最好不要骗本王。若是…本王在外面听到什么风声……”

沐清漪咬牙道:“你拿走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我也不知道你面是什么,不过那不重要。你说过的…一定要救出大表哥。”

慕容安不屑的瞥了她一眼道:“本王自有分寸!”

说完,慕容安也不再理会沐清漪,收起东西转身走了。如果可以,他自然希望杀了沐清漪灭口,横竖他也不喜欢沐清漪。但是一来不轻易是清轩仅剩下的除了慕容熙以外的亲人,二来沐清漪的身份也容不得他在这个节骨眼上引人注意。

看着慕容安离去,沐清漪脸上的神色渐渐淡去,哪里还有半丝的担忧和惊慌。盈儿赞道:“小姐真厉害,随随便便就将宁王骗的团团转。不过…这宁王也太蠢了一些,难怪只能跟在恭王身后了。”

沐清漪淡淡笑道:“他不是蠢,他只是以为自己很聪明罢了。”慕容安这种人也幸好没什么野心。若是他跟慕容煜一样野心勃勃,只怕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他会上当么?”盈儿还是有些担忧的问。

沐清漪点头道:“会,他认为沐清漪绝对不敢骗他。不过…让人设法给恭王府找点麻烦。不能让慕容煜现在注意到慕容安,不然的话会很麻烦。”

盈儿掩唇笑道:“之前小姐吩咐我爹的事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小姐下令呢。而且,现在恭王也闲不住,昨天恭王从宫里出来似乎脸色就好看。肯定被皇上问了九转玲珑的事了。”

沐清漪淡淡一笑道:“慕容煜心思缜密,倒是难得出这种纰漏被皇上忌讳。看来九转玲珑的吸引力果然惊人。”

------题外话------

阿拉继续万更鸟~亲爱哒们求支持哟。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53.九公子的诚意 下一章:55.失踪的拱王妃
热门: 被瞎子求婚后我嫁进了豪门 我在虫族吃软饭 余生常安 九州缥缈录6豹魂 王之挚友 侯卫东官场笔记8 渣攻撩遍全世界[快穿] 满袖天风 凶案影像 当我怀了最后一只神明崽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