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九公子的诚意

上一章:52.恭王逼供 下一章:54.毁容?将计就计!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宁王府里

慕容安坐在小楼里,原本就显得空寂的小楼或许是因为主人离开显得更加寂寥幽静。慕容安倚坐在软榻上拎着酒壶喝着烈酒,等到酒壶空了就直接将手中的酒壶往门外砸去。门外的侍卫和丫头们都是胆战心惊的望着门口,却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进去自寻死路。

自从几日前小楼里住着的公子被恭王殿下带走,宁王殿下跟恭王殿下闹了一场便一直坐在里面喝酒,任谁劝也没用。反而将府里的几个管事都砸的头破血流。若不是这几天恭王殿下事务繁忙,只怕此时已经闹到恭王和宫里云妃娘娘面前去了。

“启禀王爷…”

“给本王滚!”前来禀告的小厮还没说完话,里面就传来慕容安暴戾的怒吼声,随之迎面而来的是一块原本应该放在桌上的玉雕。小厮吓了一跳,那玉雕从他脸边掠过,擦得脸颊生疼。避过了这一劫,小厮才惊魂未定的连忙道:“王爷,是和顾公子有关的…。”

“进来。”里面沉默了半晌,慕容安方才沉声道。

那小厮暗暗松了口气,吞了吞口水鼓起勇气走了进来。宁王长得一副俊美不凡的容貌,性子却是阴狠暴戾的让人不敢恭维。这些年,这府上枉死的下人不在少数。

“说吧,什么事。”慕容安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小厮,沉声道。那小厮深吸了一口气,道:“启禀王爷,方才小的出府买办,有位公子让小的将这纸条呈给王爷。还说…还说此时事关重大,若是误了王爷的事,王爷必不会轻饶。”

慕容安眼神一眯,阴狠的眼眸中射出寒光,“你刚才在门外不是这么说的!”

那小厮吓了一跳,连忙道:“小的不识字,并不敢随意传递纸条。那人便说,小的只要这么说,如果王爷见小的就将字条呈上,若是王爷不见,就当是…什么也没发生过。”

“呈上来。”

“是。”那小厮小心翼翼的从衣袖里摸出一张捏成一团的字条递了上去。慕容安展开字条看了一遍,眼神微变,神色变幻不定。半晌才道:“你下去吧。”

那小厮也在王府里呆了不少年,自然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知道的越多死得越早,连忙恭敬的退了出去。

小楼里再一次恢复了宁静,慕容安重新展开手中的字条,一张寻常的没有任何特色的纸笺上写着同样寻常的字体。只从这张纸条上几乎看不出任何来历。但是字条上的字迹却让慕容安不得不动容——九转玲珑,沐氏清漪。

慕容安猛的站起身来,如果九转玲珑真的在沐清漪身上,那么把她交给六哥就能换回清轩!不…刚要卖出去的脚步蓦地收了回来,慕容安神色变幻不定。这个消息是真是假还不得而知,就算是真的…大哥早就想杀了清轩以绝后患,若是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哥,清轩只会死得更快!

慕容安沉思着,只有…自己得到九转玲珑,然后送给六哥。以此来要求六哥放过清轩的性命!慕容安阴沉的俊容闪过意思决然,将手中的字条揉成一团撕碎了扔进旁边桌上早已经冷却的茶杯之中。

“来人!”

“王爷。”门外,两名侍卫上前听命。

慕容安冷然道:“给本王查沐清漪!这段时间做了什么,见过什么人,通通查清楚。”侍卫有些惊讶的愣了一愣,一抬眼就看到慕容安满是杀气的眼神,“这事…若是让六哥知道了,你们就不用活了!”

两个侍卫俱是一凛,连忙道:“属下遵命。”都说恭王和宁王兄弟情深,宁王素来为恭王马首是瞻。如今看来,再亲近的兄弟也还是有自己的小算盘的,不过这些却不关他们下面的人的事。

吩咐完了侍卫,慕容安才重新走回坐榻便坐下。旁边的桌子上还放着一卷没有看完的书,只是怔怔的看着书卷他便仿佛看到了那个消瘦苍白却铁骨铮铮的男子坐在窗前低眉看书的模样。

六哥说顾秀庭是他的孽障。可不是么…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横行无忌的七王爷因为一个男人神魂颠倒。其实。最初的时候他也只是一时意气罢了。那年琼林宴上,那人一身状元的红袍,温雅如玉,隽秀逼人。只是那无论看谁都十分温和的眼神,却总让人感觉带着一丝冷淡和疏离。他慕容安要什么男人男人会得不到?但是那个人却敢毫不留情的拒绝他,反倒更让他生气一股这征服的**。

还记得他刚刚被带到宁王府的时候,足足被六哥大刑伺候折磨了整整一个月,但是那人就是一声不吭的生受了下来,几番死去活来到最后连用刑的人都不敢也不忍动手了。六哥也终于放弃了逼供的打算,他才将人从六哥手里要了下来。

他从来不是好脾气的人,那个人在他手里同样也受了不少罪。头一年十二个月那人几乎十一个月是在床上养伤的。后来他也只得认输了,将人关起来,谁也不让见,即使是自己也只是十天半个月的不远不近的看几眼。无论六哥怎么劝,怎么骂,却也不肯将人交出去,或者干脆杀。原本的一时意气,早就因为那人磨不平,打不折的傲气熬成了执念。执念成魔,放不开,舍不下…

肃诚侯府里,沐清漪正提笔作画。珠儿被她打发去打理龙王诞上要用的衣饰去了,房间里只一个不起眼的小丫头低眉顺眼的侍候着。

“小姐,这两日有人在查小姐,肃诚侯府内也有人暗暗打探,监视。”

沐清漪淡然一笑,有些满意的看着桌上的万壑松风图。勾唇浅笑道:“让他打探便是了,我说过…他自己回来找我的。”

那丫头皱了皱眉,有些担忧的道:“如此,只怕小姐的安危……”宁王性格喜怒无常,万一无管不顾的来找小姐麻烦,他们如今的处境却是有些不好处理。

沐清漪含笑看着眼前的小丫头,这小丫头名唤冯盈,本是冯止水的亲生女儿,冯止水当年得罪了当朝权贵,四处颠沛流离为顾相所救。这冯盈五岁便丧母,跟着父亲长大,一直帮着父亲打理手下的产业。虽然才不过年方十五,那份聪明灵慧却不是一般的少女能够比拟。所以冯止水才会将她送进肃诚侯府来。果然没几日功夫她便已经顺利混进了兰芷院,做了一个粗使的小丫头。

“他若是会直接冲过来找我,一开始就该将纸条交给慕容煜了。”沐清漪淡淡解释道,“何况,就算他来了又如何?就凭着一张纸条就能当证据不成?”

冯盈眼儿一转,也跟着掩唇笑了起来。片刻又皱了皱秀眉道:“若是宁王不肯上当可怎么办?”

沐清漪笑道:“所以…你们也不能一点儿线索都不给他留。只要他心中有怀疑…就一定会找机会来找我的。”

冯盈点点头,好奇的问道:“小姐打算用宁王来给恭王交换大公子么?”

沐清漪摇摇头,淡淡笑道:“不,我不会用慕容安来交换大哥的。”

“那…小姐是要?”

沐清漪眼眸中闪过一丝杀气。她要慕容安…死无葬身之地!

低头望着桌上的话,少女平静的清眸中闪过一丝迟疑。冯止水手下,情报消息可能够了,但是若是需要动手的话,能力却是绝对不够的。在这京城里…还能帮得上忙的就只有…。

“清清,好好地一副松风图,被你画的杀气腾腾的。在打什么坏主意呢?”温柔的有些缠绵的男声在书房里响起。冯盈猛的抬头望去,就见一个黑色的华丽身影从房梁上落了下来,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躲在那里的了。

沐清漪却仿佛丝毫没有吃惊之意,淡淡道:“九公子下次若是要做梁上君子,最好是不要用香料。”

容瑾脸上得意的笑容终于龟裂了。撇了撇嘴角,飘然从房梁上落了下来,望着沐清漪笑眯眯道:“这么说,方才清清说的话,是专门说给本公子听的了?”

沐清漪抬头看了他一眼,淡笑不语。容瑾无奈的叹了口气,女人太蠢了看着就烦,但是太聪明了的话男人也受不了啊,都不好骗了。

“盈儿,你先退下吧。”

“是小姐。”盈儿好奇的望了一眼笑吟吟的站在书案边上的黑衣男子。如此俊美的容颜,还有那完全有异于华国的华丽服饰,能这么张扬的私闯别人府邸的,现在整个京城大约就只有一个人了——西越九皇子容瑾。

看着盈儿退到门外,容瑾毫不客气的坐到沐清漪的椅子扶手上,语气含酸,“清清好狠的心,从报国寺回来之后竟然连个信儿也不给本公子。难不成当真是看上哥舒翰了?”

沐清漪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一手拍开容瑾扣着自己下巴的手道:“这跟九公子应该没什么关系吧?九公子大白天跑到肃诚侯府来,就是为了告诉我你醋了?”

“可不是醋了么?”越不让靠近,容瑾就越乐意往人身上贴。不让他摸他就干脆把半个身体都直接靠到了沐清漪身上。沐清漪低头便闻到了淡淡的冷香,“看来九公子的幽寒香果然是成了。”

容瑾显然也很满意,“多亏了清清了,所以本公子才亲自上门来致谢啊。这几日清清这里可是苍蝇到处飞,本公子能进来可真是费了不少劲儿,够诚意么?”

沐清漪秀眉微蹙,凝眉望着容瑾,淡淡道:“九公子,清漪并不是一个喜欢绕圈子的人。”经过几次交锋,沐清漪早就看明白了,论装疯卖傻兜圈子,谁也绕不过容瑾。而这样毫无意义的试探和做戏让她感到有些烦躁和乏味。

容瑾专注的望着沐清漪,打量了半晌面上的笑容才渐渐地淡去。容瑾的容貌十分俊美,当他眉眼带笑的时候就会让人忍不住心荡神驰。仿佛一个锦衣玉食,华贵慵懒的纨绔贵公子。但是当他不笑的时候,那出身皇家的威仪便很自然的流露出来,俊美的容颜给人的也不再是勾人的魅力,而是一种让人发自内心不寒而栗的压迫感。

看着沐清漪,容瑾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站起身来走到距离沐清漪不远的地方坐了下来,淡然笑道:“清清想要本公子帮忙?”

沐清漪垂眸,淡然道:“怎敢劳驾九公子帮忙?交易而已。”容瑾平时表现的再亲昵也改变不了在这之前其实两个人都是素未平生的事实。如果没有利益交换,容瑾这样的人又怎么会真得付出代价帮忙?不过沐清漪并不排斥这种感觉。事实上,比起容瑾三不五时挂在嘴上的交情,利益交换更加让她感到放心。

容瑾凤眸微沉,偏着头看着沐清漪道:“清清有什么能够与本公子交易的?”

沐清漪平静的笑道:“若是没有,九公子现在怎么会在这里?”如果说容瑾真得是毫无理由的帮她,别说她了,只怕容瑾自己都不相信。

容瑾微微叹了口气,看着坐在书案后面的美丽少女轻声道:“不错,我确实想要跟清漪做一笔交易。我虽然不知道清漪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是,我看得出来…清清的眼中,有恨。”原本还距离沐清漪几步之遥的容瑾片刻间已经到了沐清漪跟前,抬手轻触那美丽动人的幽柔眼眸,容瑾柔声道:“清清恨得是肃诚侯府?或许…还有慕容煜和慕容安?无论清清恨的是谁,我都愿意借力帮清清报仇。”

沐清漪抬手拉开容瑾的手,心中暗暗为容瑾的身手惊讶。容瑾能够三番四次的避开众多耳目潜入肃诚侯府足以说明他的武功不弱,但是刚刚那一瞬她甚至连容瑾的动作都没有看清楚人就已经到了她跟前。沐清漪并不是毫无见识的闺中女子,江湖高手她曾经也见过不少。容瑾的身手就算是在整个天下,只怕也算得上是一流的了。

这些日子,沐清漪也让人留意过容瑾的消息。在华国容瑾的名气并不算大,所有人知道的大概也只有他俊美非凡有西越第一美男子之称,还有就是他深受越帝宠爱了。但是无论是哪方面的消息,都从来没有显示过他是一名武功高手的消息。相反的,世人都知道容瑾自有多病,身体虚弱。皇家的事情…无论是哪一国永远都是那么的有趣啊。

沐清漪抬起手,比出一根纤纤如玉的手指,笑道:“第一,这里是华国,九公子能帮得了我什么?第二,便是九公子能够帮我,我又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容瑾含笑压下她的手指,“本公子既然敢跟清清做交易,自然是有这个能力的。至于代价…不如等到时候再说?放心,我不会为难清清的。”

沐清漪凝眉,脑海中灵光一闪,道:“梅家?”西越九皇子的生母梅贵妃,出身西越梅氏。早年有西越第一富商之称,虽然这些年已经渐渐地低调了,但是梅家的产业早就遍布各国,耳目自然也就遍布各国了。

容瑾无奈的叹息,“这么聪明的姑娘,以后可怎么得了?不过,本公子就是喜欢清清聪明,这个…就当成是本公子和清清之间的秘密好了。怎么样?清清要不要跟本公子合作呢?”

“合作?”沐清漪挑眉道:“如果九公子想要九转玲珑的话,咱们只怕是没办法合作。”

“九转玲珑?”容瑾不屑的轻哼一声道:“本公子要那玩意儿能有什么用?清清不过是抛出一个子虚乌有的玩意儿,就将整个京城的人耍的团团转,倒是让我看了一出好戏。”九转玲珑的消息来得太突然,根本就寻不到丝毫的线索仿佛突然之间就流传开了一半。但是只要仔细的去想,这件事终究还是和顾家脱不了关系。如今这世上,跟顾家还有关系的人也只有那么几个了。但是如果不是容瑾知道沐清漪隐藏在平静外表之下的真面目的话,或许连他也不会怀疑眼前这个美丽而温柔的少女。谁能想到,这样一个温婉清幽宛如出水芙蓉的少女,背后的手段会是如此的狠辣呢?

不过他喜欢,果然…清清和他才该是一道的,只有他们才会了解彼此。至于哥舒翰…容瑾某种划过一丝幽冷的锋芒。这么久了还没看明白清清的这面目,不足为虑!

沐清漪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容瑾实在不是一个能让她安心的人。在他面前仿佛她所有的掩饰都犹如无物一般,他总是一眼就能够看清她心中所有的想法和情绪。容瑾曾经跟她说,他们都是一样的,她眼中心中有恨。这话,沐清漪相信。若不是同样心中有恨,他又怎么会看得出她心中的仇恨?那是经历烈火焚烧,早已融入骨血的仇恨啊。

闭了闭眼,沉淀了自己的情绪。再睁开眼时沐清漪的眼神已经宁静平淡如故。容瑾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可是难得看见清清的情绪起伏呢。清清对他有了防备,下次想要再撩拨出清清的真实情绪就没那么容易了。

“清清何必如此防备我呢,虽然本公子知道了清清的真面目,但是…清清不是也知道了别人不知道的么?”容瑾有些委屈的道。

沐清漪看着眼前俊美男子,莞尔一笑道:“九公子言重了,清漪的筹码或许比九公子要少一些。但是…清漪的顾虑显然也比公子要少一些。若说防备的话,也该是公子有所防备才对。”

容瑾叹息,沐清漪说的是事实,同样也是警告。沐清漪没有什么亲近的人,也没有什么野心。就算她被容瑾给卖了也不过一死而已。但是容瑾不一样,他身为西越皇帝最宠爱的儿子,还要暗中动这些手脚,说没有野心,没有盘算谁信?他若是被沐清漪给暗中捅一刀,西越可多得是恨不得他早死的兄弟姐妹。

容瑾并不动怒,反而朝着沐清漪叹息道:“正是如此,清清总该相信本公子对你的真心了吧?”

沐清漪暗暗犯了个白眼,清眸冷然的瞥了容瑾一眼,示意他适可而止。容瑾只得悻悻的退回座位上,问道:“现在清清总该告诉我,先要做什么了吧?总不至于,就是单纯的想要搅乱京城而已?”

沐清漪也不隐瞒,淡淡道:“救人,杀人。”

“就谁?杀谁?”容瑾问道。

“顾秀庭,慕容安。”

救得是顾秀庭,杀的,自然就是慕容安了。

容瑾赞叹,“清清果然不愧是本公子看中的人,心肠果真狠辣哟。慕容安有眼无珠,竟然敢退清清的婚,必须杀!不过…看在他这么识相,自知配不上清清的份上,本公子会给他留个全尸的。”

沐清漪懒得理会他的胡说八道,只是淡淡的看着他。容瑾只得无奈的认输,点头道:“明白了,清清能无迹可寻的放出消息,肯定不缺情报了。清清需要能打能杀的高手么。”

“九公子为难么?”身为出使外邦的皇子,身边的高手肯定有,但是能动用来干私事的绝对不多。容瑾托着下巴道:“原本确实有点为难,不过既然清清要,就必须有啊。”

容瑾从腰间扯下一块刻着梅花暗纹的玉佩扔给沐清漪道:“只要清清不是想要去跟京城的禁军硬拼,有了这个无论干什么都是够了的。”

沐清漪有些惊讶的把玩着手中的玉佩。是一块极品的温玉,若不是靠近了看几乎看不清上面的梅花图案。沐清漪沉吟了片刻,抬头看了一眼笑吟吟望着自己的容瑾,捏着玉佩慢慢的摸索起来,不一会儿,在容瑾惊讶的目光中慢慢拉开。原本一块完整的椭圆形玉佩被分成了两半。其中一块向外凸出的部分被人做成了一个印章的模样,沐清漪淡定的将印章往自己刚刚画好的画上一压,留下一个纂体的梅字。

“本公子早知道清清聪慧过人,没想到居然连玲珑锁都会。”容瑾惊叹道。

沐清漪淡淡笑道:“能够想得出将玲珑锁和印章做成玉佩,九公子也别出心裁。”

容瑾摸摸鼻子,讪讪一笑道:“总之,梅家在华国的人我可是交给你了,清清可千万别辜负本公子一片真心。不然…本公子可是要连命都一起搭上了。另外……”容瑾抬手打了个响指,一个灰色身影的青年男子从门外掠了进来,看了一眼沐清漪,对着容瑾拱手道:“公子。”

容瑾指了指沐清漪道:“无心,从现在开始你跟着清清。以后,她就是你的主子了。”

无心平淡无波的眼眸中掠过一丝诧异,却没有多问半句,只是沉默的道:“遵命。无心见过小姐。”

容瑾含笑对沐清漪道:“清清,无心是外公送给我的侍卫,以后就是你的侍卫,你可以放心用。以后他只听你一个人的。梅家的事情他也很熟悉,有他在你会方便很多的。”

沐清漪不置可否,只是点头道:“那就多谢九公子了。”

看她的模样,容瑾就知道她不相信,也不在意的笑了笑。站起身来对沐清漪道:“本公子该回去了,清清,我可是很期待你的好戏哦。”

沐清漪垂眸,淡淡道:“那九公子就安心看戏吧。”

一挥手,容瑾潇洒的飘然而去。

书房里,静悄悄的沉寂无声。无心沉默的站在书房的一角看着端坐在书案后面的少女执笔挥毫,仿佛自己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沐清漪自然不会真的忘了无心,只是她并没有打算现在就去尝试收服这个人罢了。一来完全陌生的人,性格行事能力都不够了解。二来无心也算是容瑾放在自己这里的一个眼线罢了,在如今这个双方都还处在试探阶段的时候,沐清漪不会去动容瑾的人。

京城最中央的位置坐落着华国最尊贵的所在,华国的皇宫。宫阙连绵之中,金黄的琉璃瓦将整个皇宫妆点陈一片绚丽雍容的金色,更多了几分尊贵蓬勃的气势。

华阳宫中

一身杏黄色绣芙蓉锦衣的美丽女子倚着软榻坐着,含笑看着底下的人,一举手投足间端庄幽美却又更多了几分妩媚之色。丝毫没有因为华贵的衣冠而显得呆板无味,让人忍不住看了再看。

“好了,母亲。”听着下面的人喋喋不休的诉苦,女子淡淡的蹙眉道:“这事原是母亲和二弟不对。”

座下,正说得起劲的孙氏不由一愣。望着黄衣女子道:“鸾儿…这、这怎么还成咱们的不对了?”黄衣女子,正是当今柔妃,这华阳宫的一宫之主,同样也是肃诚侯府的长女,沐飞鸾。

沐飞鸾有些不悦,淡淡道:“四妹这几年一直都老老实实的,你们去招惹她做什么?再过一两年,随便选个人家嫁了便是了,母亲若是怕她掀起什么风浪,只管选个家世差一些的便是了。那些歪门邪道的法子…也不知道二弟到底是得罪了哪一路的人了。四妹孤零零的一个人,那样的事情岂是她能够做得到的?”

孙氏脸上露出一丝不赞同,虽然没有证据,但是她和沐翎一样早已经在心中认定了这件事必定是沐清漪做的。

看到母亲脸上的神色,沐飞鸾也只得叹了口气道:“罢了,横竖也不是什么大事。过两日就是龙王诞,陛下已经答应了要带着本宫一起去,到时候…本宫自会召见四妹,好好跟她说说。”

“娘娘,有什么好跟那丫头说的?何不直接……”孙氏道。

“直接什么?”沐飞鸾道:“难不成母亲想让我直接将她赐死不成?莫说她是肃诚侯府的嫡小姐,就是个寻常宫女要赐死也要寻个合适的理由。若是想要用那私隐的法子,母亲又何必找我?”

孙氏保养得宜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正是因为她在府里找不到法子弄死那个小贱人,所以才进宫来求女儿相助的啊。看着女儿不以为意的模样,孙氏有些不甘的道:“娘娘何必如此顾忌。当年张……”

“母亲!”沐飞鸾神色一变,厉声道。

孙氏吓了一跳,沐飞鸾在她跟前素来都是后轻言细语的,即使做了皇上的妃子也不曾说过重话。这突如其来的严厉口气让孙氏不由得一呆,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沐飞鸾的脸色也不好看,站起身来盯着孙氏道:“母亲,以后不要再提那个人,千万记住!否则,若是出了什么事,本宫也救不得你。”

孙氏呆了半晌,有些不以为然。但是看到女儿难得冷厉的神色,还是点了点头。当年的事情孙氏知道的其实并不清楚。沐老夫人一直掌控着肃诚侯府,而沐长明和沐飞鸾也都三缄其口,孙氏也只知道张夫人死的有些奇怪,具体的事情却是一点也不知道的。

沐飞鸾定了定神,脸色稍缓道:“四妹的事情本宫知道了,到时候本宫会看着办的。但是母亲和二弟最好不要再轻举妄动了。无论如何,四妹总还是父亲的亲骨肉,若是让父亲知道了,岂能饶你们。到时候才是拜拜便宜了别人。”

孙氏连连点头称是。

沐飞鸾想了想,道:“还有二弟,让他好好在家里念书。等过些日子风头过了,本宫会向皇上禁言收回成命的。”

闻言,孙氏大喜,“那翎儿就有劳娘娘了。

看着孙氏欣喜的模样,沐飞鸾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嘲讽和悲伤。她一直都知道,在娘亲的心中最重要的人永远是二弟。还没进宫之前,人人都说大小姐是肃诚侯府最受宠的姑娘。但是沐飞鸾却知道,如果是为了二弟,她的娘亲是会毫不犹豫的舍弃她和三妹的。只因为,二弟是儿子,是她未来的依靠。

低头轻抚了一下依旧平坦的腹部,沐飞鸾浅浅一笑。可不是么,每一个母亲的心中儿子总是最重要的。如果她能够生下一个儿子,皇上一定会封她为贵妃的。到时候……

垂眸敛去眸中的算计,沐飞鸾淡淡道:”娘亲回去跟父亲和祖母说一声吧,或许再过六七个月,他就要做外公了呢。“

孙氏一愣,反映过来之后目光立刻落到了她搭着手的腹部上,欢喜的道:”娘娘…娘娘真的有了?“

沐飞鸾有些羞涩的点头道:”不错,今天早上太医才确诊了,连陛下都还不知道呢。“

”这…娘娘怎么还没给陛下报喜?“

孙氏浅浅笑道:”本宫想要亲自告诉陛下,给陛下一个惊喜。“

”爱妃要给朕什么惊喜啊?“门外响起一个洪亮的男声,只见一身明黄龙袍的中年男子大步走了进来。华皇今年已经是天命之年,只是保养得当,身为皇帝自是养尊处优,倒是一点儿也不显老。看上去倒像是三十七八的中年人一般。

”参见皇上!“柔妃和孙氏连忙起身行礼。

华皇对沐飞鸾果然是十分宠爱,快步上前扶她起来笑道:”爱妃免礼罢。爱妃方才说什么要给朕一个惊喜?“

沐飞鸾唇边含笑,娇羞的道:”皇上恕罪,臣妾一时任性便没有让太医禀告。臣妾…臣妾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

华皇一愣,很快又大笑起来,”好,好极了。“

沐飞鸾有些懊恼的道:”原本想要等到陛下万寿的时候再禀告陛下,现在却…。“华皇拉着沐飞鸾走到软榻便坐下,一边道:”胡说,现在朕也是大大的惊喜。来人,去将今年高句国送来的十匹鲛纱都送到华阳宫来。“

陛下,这……”沐飞鸾有些迟疑的道。鲛纱是高句国独有的特产,薄而不透,日下有七彩,月下有莹光,水沾不湿,冬暖夏凉。高句国每年出产的也不足一百匹,大都恭迎本国皇室了。只有少数的才当成礼物送给诸国,对于宫中的女子来说,美丽胜过一切。因此这十匹鲛纱一送来就不知道有多少人虎视眈眈了,没想到陛下却全部赐给了她一个人。

华皇笑道:“朕赐给爱妃,爱妃难道不高兴么?”

沐飞鸾连忙摇头道:“臣妾不敢,只是鲛纱珍贵,后宫众位姐姐都还没有,臣妾……”华皇不以为意,“正说给谁就给谁。爱妃喜欢自己用便自己用,喜欢赏人就赏人便是了。只要爱妃为朕诞下小皇子,朕便封爱妃为贵妃可好?”

沐飞鸾心中大喜,虽然她也打算着如果自己生下小皇子不知能不知升为贵妃,但是到底不如华皇亲口谁出来的作数。要知道,后宫里生过皇子的女人不在少数,却也不是每一个都能成为贵妃的。就拿恭王和宁王的生母来说,生了两个皇子也才是个云妃。

“臣妾叩谢陛下隆恩。”

高兴过了,华皇这才看向站在一边插不上话的孙氏,微微皱了皱眉。孙氏本就是侍女出身,即使做了多年的主子也比不上真正从小教养的名门闺秀。因此华皇本身对孙氏是不怎么看得上眼的,虽然柔妃几乎说得上是后宫数一数二的受宠了,但是华皇却也从来没想过要加恩给她的生母。

“朕记得宁王和沐云容的婚事推迟了吧?”心情颇好,华皇也没有立即遣退孙氏。孙氏连忙答道:“回陛下,正是…婚事改在了今年八月。”

华皇点点头,道:“如此也好,到时候老七的伤也该好了。”说起这个,华皇不知想起了什么皱了皱眉,沉默了片刻问道:“朕记得,肃诚侯府上还有以为姑娘?”

闻言,沐飞鸾神色微变,连忙赶在孙氏之前笑道:“有劳陛下惦记,鸾儿确实还有一位小妹。”

“可是…秦国夫人的女儿?这些年怎没在京城里听说过?”

“正是。”沐飞鸾脸色有些苍白,就连原本柔美的笑容都多了几分僵硬,勉强笑道:“小妹性子有些内向,平日里也不爱出门。养在闺中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名声了。”

“哦?”华皇笑道:“虽说是姑娘家也不该一直拘在闺房里,那姑娘也该有十六岁了罢?这次龙王诞,爱妃可招来陪伴爱妃玩玩。”

沐飞鸾浅笑道:“多谢陛下,臣妾…多年不见四妹,也朕有此意呢。”

华皇满意的点点头,起身道:“爱妃有孕在身,不可过于劳累。就让你母亲好好陪陪你吧。”

“是,恭送陛下。”

“恭送陛下。”

直到华皇的身影在宫门口消失,沐飞鸾才站起身来身子一软跌坐在了软榻里,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哪儿还有半点方才的柔美。

孙氏吓了一跳,“娘娘,这是怎么了?”

沐飞鸾一把抓住孙氏,问道:“清漪现在容貌如何?”

孙氏一愣,转念便明白了沐飞鸾的意思,脸色也难看起来了,“娘娘是怕陛下…若是以前,那丫头倒是不足为虑。但是,自从上次受了伤醒来,那丫头倒是出落得越来越好了。”

沐飞鸾沉默不语,她自然是知道的。她离家的时候沐清漪已经有十一岁了,虽然年纪还小但是已经看得出是个美人胚子。那小脸跟她的生母张夫人十分相像,只是张夫人雍容压制,仿佛一株白色的牡丹,而沐清漪自小身体稍弱性子也弱,倒像是看着不抬起眼的月桂。但是那美人的胚子是在那里损不掉的。

“娘娘…娘娘别急。皇上看重娘娘,未必看得上那个小丫头片子。”看着沐飞鸾难看的神色,孙氏连忙安慰道。

沐飞鸾摇摇头,沉声道:“不能让她见到陛下,绝对不能。”

“那…。”

沐飞鸾抓住母亲的手,道:“娘,你回去告诉父亲,无论如何龙王诞那天不能让沐清漪去参加。他会明白的。”

孙氏连连点头道:“好好好,你别急,我记住了,回去就告诉你父亲。只是,这些日子你父亲倒是偏着那丫头多一些,只怕不会听我的。”

沐飞鸾也渐渐冷静下来了,沉声道:“你回去将皇上的意思告诉父亲,不,我写封信给父亲带回去,他会知道怎么做的。”

“好,我这就回去。”

送走了孙氏,沐飞鸾独自一人坐在空荡荡的华丽宫殿中怔怔出神。许久,她美丽的容颜上浮现出一抹与柔美的外表极不相称的狠戾和狰狞。

四妹,你可别怪大姐心狠!要怪就怪你生在了肃诚侯府!

------题外话------

姑娘们~v了啊~万更持续中,求票求评求首订~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52.恭王逼供 下一章:54.毁容?将计就计!
热门: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恐怖谷 在好莱坞养龙 溺酒 炮灰总被迫成为团宠 六迹之贪狼 捡来的崽崽成影帝了 必须找到阿历克斯 我当道士那些年第七卷 城中诡事(下) 下乡综艺后我开始洗白 裙带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