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释怀

上一章:第三百九十二章 刺杀(下) 下一章:第三百九十四章 说服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你出宫有事吗.”舞惜有些好奇.“你们不是在商讨选秀之事.”两世的经验告诉她.任何事一定要及时沟通.且要给爱人解释的机会.若是盲目的误会.必会酿成大憾.

舒默诧异地看一眼舞惜:“你早上來安昌殿了.”要不怎么会听见什么选秀的事.

“嗯.”舞惜闷闷地点头.抬头看着舒默.其实很想问他.这个事后來怎么样了.可是.终究还是沒有问出口.舞惜告诫自己.要相信他.方才在郊外.为了自己.他能连命都不要.她实在沒有理由怀疑他.

果然.舒默主动解释:“舞惜.相信我.事情不是你想象中那样.这只是一个小部落首领的提议.被我严词拒绝了.……”舒默急切地解释着.他猜想这应该就是舞惜今日独自出城的原因吧.

该死的.舒默恼怒地想着.今日早朝.若非那个臣子聒噪.舞惜必定不会出城.也就不会受伤了.原本.今日他还在想.只是因为臣子出言议论了大汗的私生活.便将臣子严惩.是不是有些因私废公了.现在.他完全不会这样想了.同时埋怨自己.当时不该手下留情.像这样的臣子.就该举家罚至边境为奴.

听着舒默的解释.舞惜心中微暖.他这样语无伦次的样子.还真是少见呢.看來.是真的着急了.

然而.舒默见舞惜沒有说话.以为她不信任自己.有些着急了.怎么回事.两世的自己都面临这样的窘境.舒默想着沈浩和夏云.心中更是急切不已.

正待再说.便听舞惜柔声说:“不必多言.我相信你.”舞惜的脑中也是想到了前世的事.她微微摇头.同样的悲剧不能再发生第二次了.否则等到酿成不可挽回的结局后.追悔莫及.

舒默点头.真挚地看着舞惜.说:“舞惜.你要相信我.我绝不会做任何辜负你的事.之前这段时间.是我脑子犯浑了.为了那些小事.便自己钻牛角尖.连带着也忽略了你的情绪.相信我.再也不会了.”

“你想通了.”舞惜说道.“其实今晨我來找你.就是想和你谈谈的.不料却听到了那些话.一时间心中烦躁.才想着独自去散散心.”

舒默说:“有高人指点了我.……”于是便将之前在神庙里.大祭司的话转述给舞惜听.末了.他说.“你看.我们之间的缘分.是天注定的.”

舞惜头一次听见这样的言论.惊诧不已:“难怪呢.我总觉得大祭司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原來他从一开始就看穿了我的身份.”

正说着话.云珠走了进來.说:“大汗.单林他们跪在院子外.请您降罪.”

舒默起身准备出去.舞惜一把拉住他的手.说:“舒默.不要责罚他们.今日的事.是我一人所为.他们并不知情.这么多年來.单林他们尽职尽责……”舞惜知道舒默他们的规矩.单林他们奉命保护自己.可是自己却受了伤.按着规矩.他们只怕难逃重罚.

舒默拍拍她的手.说:“舞惜啊.在你看來.我就是一个暴君吗.你放心.我心中有数.”别说他现在有了沈浩的记忆.即便沒有.他也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地就随意惩处下人啊.

舞惜脸颊微红.说:“那就好.你快些回來.”关于雅儿的事.她还想和舒默好好谈谈呢.

舒默來到院落里.看着单林他们跪成一排.每个人面前都放着一柄长剑.舒默心下了然.按着最初的规矩.他们是他的死士.若是完成不了任务.便要以死谢罪.

舒默轻咳了两声.问:“你们想清楚了.”

“回大汗.属下们想清楚了.属下奉命保护大妃.却导致大妃身受多处重伤.属下们罪该万死.请大汗降罪.”单林忏悔地说着.这些日子以來.大妃一直心情郁郁.上午分别交付给他们任务时.他们就该想到的.

舒默心底对他们的态度还是很满意的.这几个人很是忠诚.若是真的因为今天这事严惩他们.舞惜必定会自责万分.舒默说:“本汗在出來之前.舞惜还专门为你们求情.说你们这些年來一直尽职尽责.且今日之事她也有责任.法理不外人情.死罪便免了.”

“大汗……”单林几人均意外地看着舒默.沒想到大汗会这样说.当时大妃倒下的时候.他们都在场.他们看着大汗脸上的震怒与心痛.心中就已了然.其实.若是真要追究起來.他们还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

舒默摆摆手.示意他们先别说话:“当然.你们该知道.这件事上你们是有考虑不周的地方.本汗希望这次这事是最后一次.”他严厉地说着最后一句话.

单林等人均一凛.低头齐声说:“大汗放心.绝无下次.”

舒默颔首.说:“既如此.这次的死罪就算了.但是惩处是不可少的.每人三十军棍.”

“谢大汗恩典.谢大妃恩典.”

回到寝殿内.舒默看舞惜微微闭目.知道她又睡着了.便也轻手轻脚地不打扰她.出了这样大的事.孩子们自然听说了.纷纷赶來.想要看看舞惜的伤势.

舒默示意他们噤声.随着他们几个出了寝殿.孩子们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父汗.阿妈到底怎么样了.”

舒默将舞惜的情况简单地说与他们听:“刘子然已经看过的.也用了药.虽说是都是外伤.但是那些伤势对你们阿妈來说.非常严重.这些日子.你们多來陪陪她.”有孩子们在.相信舞惜的心情会好一些的.

“父汗.阿妈不仅仅是需要我们.她更需要您陪在她身边.”瑞琛激动地说.语气和眼神都表现出了对舒默的谴责.

舒默看着瑞琛.心中倒很是温暖.这小子不错.还知道为他阿妈打抱不平呢.“这个自然.你们做好你们该做的事.”

瑞琛显然是不满意舒默的回答.他大声说:“父汗.有些话阿妈不知道.但是我和哥哥都知道.如今群臣都在私下里议论您和阿妈.说是您对阿妈厌倦了.父汗.这话若是叫阿妈听去.她该多伤心.您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说到后面瑞琛已经很是激动.瑞钰连忙拉扯一下他的手.低声说:“瑞琛.你误会父汗了.”今日在早朝之上.父汗已经公开表态.瑞钰相信父汗.一定会处理好这些事.

舒默点头.沉声说道:“瑞琛.首先父汗对于你的反应.表示非常欣慰.你懂得这样维护你们阿妈.说明你是一个孝顺的孩子.今日父汗就在你们面前表个态.这一生.父汗绝不会做任何辜负你们阿妈的事.”

舒默的话令瑞琛冷静下來.他怀疑地问:“您说真的.”

“怎么.不相信父汗.”舒默好笑又好气.

瑞琛摇摇头.说:“不是.我相信父汗.”

舒默摸摸他的头顶.说:“好了.你们先回去吧.你们阿妈这里有父汗在.等她醒了.父汗便差人叫你们.你们如今都守在这里.会影响她休息的.”

四个人相视一眼.纷纷点头离去.看着他们离开.舒默回到了寝殿.不过一会儿的功夫.舞惜已经睁开了眼睛.

“舒默.是不是孩子们來了.”舞惜问.她好像隐隐听见了瑞琛的声音.

舒默点头:“是.他们刚走.方才你睡着了.我便叫他们先回去了.你知道吗.瑞琛那小子方才一副要为你讨回公道的架势.有几分向我兴师问罪的味道呢.”

舞惜听了.面上露出笑意.她故意道:“那是自然.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

“你这可是冤枉我了.”舒默连忙叫屈.“我哪里是不敢欺负你.我分明就是不舍得欺负你啊.”

看着舒默.舞惜微笑.之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也算是上天对她们的考验.当下.舞惜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处理:“舒默.那两个蒙面人.我想见见.”

舒默一副早就知道的样子.说:“你若想见他们.就尽快让自己好起來吧.你如今这副样子.我怎么放心你见他们.”

舞惜小心地瞥一眼舒默.问:“他们不会还沒等我去见.就被你赐死了吧.”

舒默无奈.自己如今是怎么了.在他们心中似乎印象不佳啊.他戳一下舞惜的额头.说:“小东西.你们如今怎么一个二个的这么不信任我呢.”

“我们.”舞惜诧异地问.

舒默便将方才瑞琛的反应说给舞惜听.舞惜听了忍俊不禁.看着舒默.说:“这足以证明你平时的表现不是很好啊.所以我们才会这样不信任你.舒默啊.你要好好反思一下.”

“是.大妃言之有理.”舒默起身.一本正经地作揖到底.

舞惜噗嗤一声笑出來.扯痛了伤口.忍不住蹙眉.舒默见状.连忙询问.如此一來二去.两个人之前的那些小的不愉快.尽数消弭殆尽……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九十二章 刺杀(下) 下一章:第三百九十四章 说服
热门: 诈欺大师 全仙门都逼我换道侣[穿书] 地球攻略进度报告 三分野 妄神[快穿] 我在老家开农家乐的那些年 反派重生成病弱白月光 混世矿工 次元茶话会 全球高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