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刺杀(下)

上一章:第三百九十一章 刺杀(上) 下一章:第三百九十三章 释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舒默看着那剑尖又挑破一件衣衫.他知道若是再不做决定.舞惜只怕难逃一死.无论如何.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舞惜死在自己面前.舒默看向舞惜.说:“舞惜.我已经全部想通了.只要是你.我别无所求.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沒有我.也一定要活得开开心心的.”

舞惜哭了.她摇着头.说:“舒默.不要.我不要你死.”一直以來.哪怕受伤.哪怕疼痛难忍.她都死死咬住.沒有掉泪.但是听着舒默的话.舞惜的眼泪抑制不住地流下來.

舒默手握长剑.放在脖子下.正准备自刎.舞惜则早于他一步.身体猛地向前.只要她死了.舒默就不会再束手束脚.她相信.以舒默的能力.必定能全身而退.

“舞惜……”舒默看着舞惜的动作.失声唤道.

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蒙面男子身边一直沉默不语的人飞快冲了过來.她撞开男子手中的剑.说道:“不要杀她.”随着她的动作.男子手中的剑从舞惜的身上划过.不浅的伤势.却沒有性命之忧.

舞惜被剑所伤.摇摇欲坠.

与此同时.舒默抓住机会.冲上前.一掌大力打向男子.男子出于本能.后退两步.舒默顺势抱起舞惜.焦急地问:“舞惜.你怎么样.”

男子沒有料到身边的人会有这样的举动.喝道:“雅儿.”

原本已经虚弱得要闭上眼睛的舞惜.猛地又睁开了眼睛.看向蒙面女子.问:“你是雅儿.”是她认识的那个雅儿吗.

雅儿此刻也顾不上回答舞惜的问话.她眼底带着歉意.却又写满坚定.说:“她是我的恩人.我不能看着她死在我的面前.夫君.对不起.”

听她这么说.舞惜已然明白.眼前的女子就是她当年在大秦街头救下的雅儿.

男子听着雅儿如此说.无言以对.他拉住雅儿的胳膊.说:“休要再说.你先走.”当务之急.活着离开是最重要的.他知道.就方才那一幕发生.他们若是落在蛮子大汗手上.铁定就是一死.

然而.已经晚了.

阿尔萨带着众人和单林他们已经赶到.将他二人合围起來.阿尔萨大声问:“大汗.您沒事吧.”

“舞惜受伤了.先护送她回宫.其余人等.活捉他们.押解回宫.”舒默本想说格杀勿论的.但是见方才那一幕.他知道这个叫雅儿的人同舞惜是旧日相识.方才又救了舞惜.言及“恩人”.想必是有些渊源的.

果然.舞惜靠在舒默的身上.声音微弱地说:“舒默.不要杀他们.”到底是为了大秦.有些话.她要和他们说清楚.

舒默一副早就知道的样子.看一眼阿尔萨.阿尔萨马上领会意思.大声道:“遵旨.”

舒默二话不说.抱着舞惜便先行离开了.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雅儿不由自主地松一口气.她的确很想为大秦报仇.可是.让她亲眼看着舞惜死在她面前.她实在是做不到.她永远也忘不了.当年在街头.舞惜是怎样帮助她.保护她的;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干净宽敞舒适的马车;永远也忘不了身着华服的她.丝毫沒有一丁点嫌弃地同她说话.为她擦拭伤口……

当年舞惜给予她的.是她已经久违了的温暖.所以.今时今日.她无论如何.做不到看着她死去.

原本.他们的目标不是她.据那传话的人说.來者是乌桓贵人.他们怎样也沒有想过这个贵人竟然是乌桓的大妃.

自从乌桓的铁骑踏破了大秦的都城.夫君就同她说.一定要为国报仇.所以他们就一路北上.到了乌桓.

如今的情形.已容不得他们反抗.阿尔萨带人将他们层层围住.插翅也难逃了.蒙面男子看一眼身边的女子.语气一改方才的冷冽.带了一丝柔情:“雅儿.事到如今.你只能随我一同共赴黄泉了.”这样的阵仗之下.若说是他一个人.未必寻不到机会离开.可是.带着雅儿……

雅儿摇摇头.说:“不.你可以走的.不要管我.你自己走吧.”她知道他的能力.就这些人.应该是困不住他的.

“你是我结发妻子.到了任何时候.我都不会也不能舍弃你.”男子说得毋庸置疑.其实在这一点上.方才那个蛮子大汗的反应.还是令他心存敬意的.

阿尔萨的人就这样将他们团团围住.所有人都在等着阿尔萨下令.阿尔萨挥了挥手.众人一起上前.本以为他们会拼死反抗.不想那蒙面男子却动也不动.将手中的长剑插在地上.伸手揽过了身边那女子的肩膀……

在被押解回汗宫的路上.阿尔萨并沒有对他们做什么.大汗和大妃都发了话.他不会违拗主子的旨意.何况.方才在听他们的对话时.那男子是真心维护妻子的.这一点.倒是和大汗有几分相似.

当他们被关押进天牢.雅儿扯下蒙面的黑布.扑到男子的怀里.说:“对不起.若不是我.你也不会被关在这里.”在雅儿看來.男子是该潇潇洒洒.不受任何拘束的.

男子柔声说道:“说什么傻话呢.我们是夫妻.患难与共本就是应当的.方才那大妃……”男子顿一顿.接着说.“其实.我也心存不忍.”他并不想雅儿心中太过自责.便如是说道.对他而言.六公主本就只是一面之交.加之在他看來.舞惜早已不是当年的六公主.

“你认识六公主.”雅儿还是更愿意这样称呼舞惜.

“不错.有过一面之缘.”男子淡然地回答.

雅儿点点头.并不意外.他们本就是二皇子做媒认识的.而六公主素來和二皇子亲近.想來也是如此.他们才认识的.

“雅儿.你怕死吗.”男子温柔地问.

雅儿摇摇头.坚定地说:“只要是和你在一起.我什么也不怕.”她这一生.能遇到他.真是无憾无求了.她不怕死.可是.她还是不愿看见他死的……

执手宫中.舞惜已经沉沉入睡.她身上一共有四处剑伤.除了最后那一下以外.另外几处均是轻伤.然而.舒默看着她白玉般无暇的娇躯上有那样令人触目惊心的伤势.他还是恨不能立即冲到大牢去.将那男子碎尸万段.

舒默自幼便上了战场.身上的伤势可谓是数不胜数.他毫不在意.甚至.在他看來.那些都是男人英勇的勋章.可是这样的伤痕在舞惜身上.他只觉得.心痛欲裂.

她是那样美好的女子.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她就该是恩宠万千的.如今.却身受重伤躺在床上.舒默心底的自责几乎要将他淹沒.他可以不怪任何人.可是却无法原谅自己.

方才云珠哭着和他说:“大汗.奴婢不知道您和公主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奴婢知道.公主是真的爱您的.公主从一出生奴婢便在她身边.这么些年.奴婢还从未见过公主对谁像对您一样用心.可是自从您上次受箭伤之后.奴婢便察觉到公主似乎变了.……”

云珠娓娓向舒默道來在这么长久的时间以來.舞惜的郁郁.舞惜的愁绪.舞惜的寡欢……

末了.云珠跪在地上.说:“大汗.奴婢看得出您是爱公主的.那么奴婢斗胆恳请您.无论如何.请不要再让公主闷闷不乐了.”

舒默黯然.他听懂了云珠的话外之音.若不是他.舞惜也不会这样闷闷不乐.也就不会想要独自出宫了.其实.这些话不用云珠说.他哪里会不知道.舞惜明明知道.单林他们是他派來保护她的.却故意将他们遣开.她是想要独自出去走一走.散散心.足可见.这些日子以來.她心底的苦闷啊.

舒默坐在舞惜的榻边.大手抚过她额角的一缕碎发.看着她苍白的容颜.后悔不已地说:“舞惜.只要你醒过來.我什么都听你的.以后任何事.我都听你的.好不好.”

舒默微微闭眼.脑海中又出现方才那一幕.那剑尖从舞惜身体上划过.那一瞬间.他听着她呼痛的声音.仿佛那一剑是刺伤了他的心窝.他只觉得自己心痛难当.恨不能十倍百倍地替她承受.

舞惜缓缓睁开眼睛.虚弱地冲他露出笑容:“舒默.我沒事.”其实她沒有他想的那么严重.她知道.每次只要遇到她的事.他总会小題大做.她的那点小伤.比起他的.简直是不足挂齿.

舒默看着她睁开眼睛.喜不自胜.连忙问:“怎么样.伤口是不是很痛.除了伤口.还有哪里不舒服.告诉我.”

舞惜看着他那紧张的样子.心底原本的烦闷顿时烟消云散.摇摇头.说:“沒事.除了伤口还有点疼以外.沒有不舒服了.你别担心.”

舒默眉头紧蹙.说:“天知道.我看着你身上的伤口.有多么地心疼.舞惜.答应我.以后不要独自出去了.今日若不是我正好出宫……我简直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九十一章 刺杀(上) 下一章:第三百九十三章 释怀
热门: 刺青 玄天战尊 仙之雇佣军 恋爱脑的前男友们都重生了 学霸的黑科技时代 邪气凛然 一座城池 秘书长2 X密码 弑天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