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心结(五)

上一章:第三百八十九章 心结(四) 下一章:第三百九十一章 刺杀(上)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回到执手宫.舞惜将自己关在寝殿中.闷闷不乐.她知道自己和舒默之间是有一些问題存在的.但是在她看來.这些都是她们之间的事.还轮不到外人來置喙.沒想到.朝政之上.竟然有臣子公然地说要送女人入宫服侍舒默.

即便这段时间以來.舞惜也为他们之间存在的问題深感忧心.但是她从沒有想过.有一天.舒默的身边会有别的女人.若是在原來.真的出现了那种问題.她必会潇洒地远离.一如她最开始对他说的那样.他做不到唯一.她便永远退出.

可是.后來.随着她和舒默的感情越來越好.越來越深.随着她真的爱上了他.她便再也沒有想过有一天.她和舒默之间会有别的女人出现.自然的.她也沒有想过要退出之类的.

然而.现在看來.这个问題已经迫在眉睫.容不得她不想了.只是今非昔比.今时今日的她已经做不到淡然远去了……

该怎么办.

若是有一天.舒默真的大肆选秀.充实**.她要怎么办.

现在的她不是一个人了.她和他之间.有四个孩子在.有这十多年的相濡以沫在.但是若是让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又不是她的原则.她实在也是做不到.

她.到底该怎么办.

舞惜发现自己现在好像是站在了悬崖之上.一边是万丈深渊.另一边是渐渐逼近的危险.她无法面对危险.又沒有勇气跳下去.这样进退两难的处境.真是令她有些不知所措了.

在寝殿中.如何也想不明白的舞惜.甩甩头.决定离开汗宫.去郊外走一走.散散心.兴许这些恼人的问題就迎刃而解了.

而此时.安昌殿内.已经下了朝.舒默独自坐在宝座之上.也开始反思这个问題.难道一直以來都是他太较真了.身心疲惫的舒默站起身來.准备出宫去找大祭司.开解一下.

这些日子以來.夜里沒有舞惜陪在身边.他是真的沒有办法适应.这么十多年來.他已经习惯了每天夜里都能搂着舞惜.这段时间.舞惜不在.他经常会在夜里翻來覆去无法入睡;亦或者是半夜翻身发现身边沒有人.心底是若有所失的感觉.接着就再也无法入睡了……

另一边.平城郊外.隐蔽处.一男一女两人并肩站着.面前是一个鬼鬼祟祟的男子.那男人沉声问:“一会可是有乌桓贵人來此.消息可靠吗.”

“这位爷.您放心.小人家有亲戚在汗宫中.据他说.此人身份贵重.此时已经离开汗宫.正往郊外來.”那鬼鬼祟祟的男子说道.

男人挥挥手.说:“好.等事成之后.爷自会有赏.”

“谢谢爷.那小人先退下了.”

男人看着那人远离后.方才对身边的女子说:“此事危险.你不必随我一起.一会儿.你便躲在一旁.倘若我失手.你就拼命保全自己.”

“不.自从我跟了你的那日起.就沒有想过要离开你.”女子坚定地说.继而不放心地问.“只是.我们真的要铤而走险吗.所谓乌桓贵人.到底是谁.不会是陷阱吧.”

男人摇摇头:“国破家亡.我们已经是无家可归的人.唯一能做的就是为国尽忠.所以.无论前面是刀山火海.还是万丈深渊.我都会义无反顾.”

“好.就依你所言.我们做.”女子对男人说道.脸上是誓死追随的笑容.

离开汗宫后.舞惜独自骑在雪影之上.她的身边随时都有单林他们的保护.可是今日.她就想找到地方.好好的静一静.所以在离宫之前.她将单林他们找到.分别吩咐他们去为她办事.单林他们不疑有他.纷纷离去.他们前脚一走.舞惜便骑上雪影.离开了汗宫.

來到郊外.舞惜信马由缰地走着.心情渐渐地变得开怀……

神庙内.面对舒默的突然到访.大祭司似乎并不意外.舒默随他一同进入房间内.两人面对面坐下來.对于这个大祭司.恢复前世记忆的舒默隐隐觉得他有些神秘.虽说他一直是一个无神论者.可是不知为何.每次一想到大祭司那双仿佛能洞穿世事的眼睛.他就会不自觉地在心底肃然起敬.

大祭司看着舒默.说道:“大汗.我知道您一定会來.只是您來的比我想象中还要快一些.”

舒默诧异地看着大祭司.问:“大祭司.你知道本汗是为何事前來.”

“前世过往.因果报应.”大祭司微闭双眸.幽幽说道.

舒默几乎是不敢置信地看着大祭司.心中暗道:难道这世上真有这般神奇的人物存在.“你知道什么.”舒默谨慎地问着.

大祭司睁开眼睛.看着舒默:“这些日子以來.一直令您心存芥蒂的事情.我都知道.大汗.您可相信转世轮回.”

听着大祭司的话.舒默只觉得头皮发麻.他说他都知道.难道他知道自己不是真正的拓跋舒默.当然.舒默还來不及多想.大祭司双眼紧盯着他.他点头:“若是在原來.本汗是不相信的.但是有些事已经容不得本汗不相信.”

“既然您相信转世轮回.那么现在困扰您的问題就应该迎刃而解了.”大祭司说得话有些高深莫测.

舒默全然沒有理会.他直接道:“大祭司.还请直言.”

大祭司起身.背对舒默.声音仿佛是虚无缥缈的:“大汗.关于您的身份.我也是前些日子才突然参透的.但是关于大妃.从您迎娶她的那日起.我便已经知道了.”

“什么.”舒默的声音有些高亢.他实在是有些不敢置信.

大祭司缓缓地开口:“不错.从我第一眼看见大妃的那日起.我就知道.她不是原本的大秦六公主.虽说.我不知道她是从哪个时空而來.但是我却占卜出她的命格.她命格贵重.是您的贵人.也是乌桓的贵人.”

舒默想起大祭司当时在安昌殿内.当着满朝文武说的话.原本他以为大祭司那么说.只是因为自己执意如此.他才顺着说的.原來这一切竟然是真的.他真的看出舞惜的与众不同來.

“那么.本汗的身份……”面对大祭司.舒默心底突然涌起一丝肃然.在这样的人面前.他觉得任何人都变得微小起來.

大祭司转身看着他.说:“不错.大汗的身份.我也知道了.只是.我也是才知道的.大概是因为.在这之前.您自己也不知道的缘故吧.”大祭司说这话时.语气中有一丝遗憾.似乎觉得自己学艺不精.

舒默尴尬地咳嗽两声.自己的身份被看穿.他不知道在和大祭司说话的时候.该用什么样的身份了.

大祭司看出舒默的心思.对他说:“大汗不必不安.您要相信.这样的事都是长生天的安排.既然是命中注定之事.那么便要坦然接受.”

舒默点点头.沒有说话.

大祭司接着说:“如今关于您与大妃的传言已经是沸沸扬扬的.我希望您能早下决断.及时止住传言.对您和大妃.都是好事.大汗.您是睿智之人.要知道.这天底下本无烦恼.唯有庸人才会烦恼.”

此时此刻.面对大祭司.舒默就好像是一个弟子、一个学生.他只能老老实实地听他教诲.何况.这还是第一次.他听见大祭司说这么多的话.于是.舒默便将心底的结说与大祭司听.

“大汗.您不必纠结于大妃的心思.我一开始就和您说过.这一切都是轮回转世.前世今生.命中注定的.”大祭司说着.

舒默更是诧异.迟疑地问:“你的意思是……现在的我和原本的拓跋舒默是一个人.现在的舞惜和原本的舞惜也是一个人.”

大祭司面带赞许.点头:“不错.您和大妃.你们是缘定三生之人.命中注定.生生世世.只要你们相逢.就会相爱.此乃天定.不是人为因素能改变的.因此.您不必介怀.大妃爱上的始终都是一个人.同样的.您也是如此.”

大祭司看着舒默.他已经将话说透.想必大汗是能够理解的.

舒默认真地听着大祭司的话.脸上有着释然.他起身对着大祭司恭敬行礼:“多谢大祭司的开导.”

“不敢当.”大祭司连忙侧身.避开那一礼.

从神庙中走出來.舒默已然是豁然开朗.他突然间发现.自己为了那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问題就烦扰了那么久.实在是愚不可及.

一切就如大祭司所言.他和舞惜合该就是天生一对.舞惜爱上了沈浩.也爱上了舒默.可是那有什么关系.在这个世界上.沈浩和舒默本就是一个人.就好像他对夏云和舞惜的感情一样.在他心底.夏云和舞惜也是一样的.

舒默仰头望天.既然一切都是上苍的安排.他又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珍惜和舞惜之间的这段感情呢.

纾解了心底的结.舒默决定去郊外驰马.那里有他和舞惜之间太多美好的回忆……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八十九章 心结(四) 下一章:第三百九十一章 刺杀(上)
热门: 腥:苦难年代的情爱异味 袁先生总是不开心 清明上河图密码 督主有病 超级仙学院 小姐,不凶 生化危机7零度时刻 带着御膳房穿六零 重生后我被大猫吸秃了 当狼灭进入逃生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