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心结(三)

上一章:第三百八十七章 心结(二) 下一章:第三百八十九章 心结(四)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舒默听舞惜说着想要为沈浩守身如玉.心底溢出欣喜.他问:“你是何时对我动心的.”

“你很介意这个问題.是不是.”舞惜问得直接.她知道舒默在介意什么.从某个角度來说.她也是能理解的.

舒默沉默了半晌.还是点了点头:“直到今天.我知道了一切.虽说两个人都是我.但是.我心底还是想知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动心的.”

“舒默.我对你一开始是心存芥蒂的.但是后來.你对我实在是很好.当然我指的好.并不是单纯的宠爱.你对我很用心.同时给予我尊重与信任.你知道.在我心底.是非常介意这些的.”舞惜说.“所以.这样的你.让我觉得非常难得.慢慢地也就动心了.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我自己也说上來具体的时间.”

舒默说:“其实我对你也是一点一点.投入了越來越多的感情.我还记得.最初听你说起除了你.不能碰别人的时候.几乎是不敢置信的.但是后來.我却发现.即便你同意.我也沒有办法碰触除了你以外的其他人.”

舞惜微微一笑:“对.还有这一点也是你令我心动的原因.说实话.我也沒有想过你能答应我.并且真正做到那个要求.这一点.若是沈浩.我不意外.但是身为乌桓二公子.我是真的沒有想到.”

“既然你都觉得这是极难完成的事情.那假若我真的沒有做到.你会怎么办.”舒默问道.

舞惜眼底闪烁异常坚定的目光:“假若你真的沒有做到.我便会依言永远退出你的生命.诚如你所说.这是极难做到的.所以我定下这个要求.”

什么意思.她的意思是……她是故意的.算准了他做不到.所以打算等到他犯规的那天.她便离去.还真是聪慧呢.可是.她漏算了他的心.

舞惜看着舒默的眼睛.点点头:“不错.我已经想好了最好的理由.我并不想因为我而挑起两国的争端.也不想因此而让两国的百姓陷入水深火热.但是.假如错不在我.而在你.那么父汗便沒有理由兴师问罪.只是.我沒想到你真的做到了.于是.我一点一点交付自己的心.”

看着舒默的付出.舞惜自然感动在心.这样的男人是生命中可遇而不可求的.她实在沒有理由将他推开.

舒默暗自称赞她的心思.对她说:“你可知道.自从我重生之后.经常会在梦里看见一双眼眸.那眼眸总是欲语还休.似怨似嗔.那双眼睛就好像是一个大漩涡.将我深深地吸引住.无法逃离.所以.自那以后.我便心心念念地想要寻找同样的眼眸.”

“找到了吗.”舞惜故意问.其实舞惜的眼睛和夏云并不像.说实话.从容貌上看.夏云是无法同舞惜相较的.舞惜现在都还记得.当她重生之后.在铜镜之中.第一次看见自己的面容时.她惊为天人.

舒默摇摇头.诚实地说:“沒有.其实蓝纳雪的眼睛和夏云很像.你的并不像.”

“所以呢.”舞惜眼睛微眯.带着丝危险的意味.

舒默看着她这副带着点小凶悍的样子.心中好笑.面上却还是一本正经地说:“所以.我曾经一度以为蓝纳雪是我梦中寻寻觅觅的那个人.可是后來.却渐渐发现感觉不对.”

这还差不多.舞惜很想捏一下他的耳朵.太不像话了.竟然还认错她.

舒默缓慢地开口:“有些事情大概冥冥之中是注定的吧.在我错认了蓝纳雪之后.那一阵子频繁弟弟梦到那双眼睛.似乎在埋怨着我.后來正好赶上我忙于军务.不知不觉中便疏远了她.等有了你之后.似乎再也沒有做梦.”当时他还觉得这个事颇为蹊跷呢.原來是有原因的.

舞惜笑得得意洋洋的.她说:“看吧.不管在哪个时空.只要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就会受到惩罚.”

“在认识你之前.我还一度以为自己天性冷淡呢.”舒默说道.

舞惜像听见天方夜谭一样.不敢置信地看着舒默.他.冷淡.开什么玩笑呢.

两人就这样.说着往事.才发现.原來一直以來.那些困扰他们的问題都是又因可循的.

舒默心中不甘.又绕回到原來的问題:“那么.你爱的到底是沈浩还是舒默.”

舞惜无言以对.她反问:“你呢.”

“我……”舒默张了张嘴.沒有说话.

舞惜摊摊手.说:“你看.这个问題沒有办法回答.舒默.无论我回答什么.你都不会开心的.既然如此.我还不如什么都不说.你自己去心底找一个令你满意的答案吧.”

这算什么答案.他如果能找到.还需要问她吗.

这样的问題.一直横亘在两人中间.得不到解决.也无处寻答案.接下去的日子里.每每见面.两个人心底都有些别扭.更别说如往常一样亲昵了.几乎是沒有的.

这样的反常就连年幼的瑞琰都发现了.那日.他边吃饭.边随口问:“父汗.阿妈.你们是不高兴吗.”在孩子的心中.沒有吵架争执的概念.在此之前.舒默和舞惜之间.那是甜蜜至极的.即便偶尔有些小龃龉.也不会当着孩子的面.这一点舞惜非常坚持.

所以瑞琰一直看到的都是父汗和阿妈相亲相爱的样子.如今冷不丁看着他们这样.瑞琰有些接受不了.

舞惜和舒默对望一眼.不约而同地笑着说:“怎么会呢.你别想那么多.”

瑞琰淡淡看她们一眼.低头继续啃着好吃的排骨.口齿不清地说:“你们原來不会这样笑.你们原來的笑都是发自内心的.可是你们刚刚的笑一点也不真诚.我看得出來.”

舞惜心中惊讶不已.难道真有这么明显吗.都说孩子的心是纯粹的.大概任何谎言在孩子面前都是无处遁寻的吧.

“瑞琰.阿妈跟你保证.阿妈和父汗之间沒有不高兴.只是你父汗前些日子受了伤.阿妈太过担心.而你父汗身体又还沒有完全恢复.有些疲惫而已.”舞惜认真地说.

“真的吗.”瑞琰这才放下手中的碗筷.抬头看着舞惜.过了半晌.方才点头.说:“好吧.”

在这之后.舒默和舞惜只要是和瑞琰在一起.就会特别注意这些细节.这样一直到了返程前夕.

在大秦都城住了一段时间.舒默对这里还是有些感情的.到底是在中原.各方面都是优于平城的.只是.这里再好.毕竟不是乌桓的都城.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之后.是要赶回平城的.舒默出來前.将朝政交给了瑞钰.同时由承昭、阿麟、慕容谷共同辅政.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锻炼瑞钰的能力.而另外那三个人.都是舒默打从心底信得过的人.

临行前.舞惜很慎重地和舒默说:“原來我一直沒有和你提.一來条件也不允许.二來觉得你不会同意.但是现在.你有沒有觉得.这里比平城更适合做都城.”

“你是说迁都.”舒默明白她的意思.

舞惜点头:“舒默.现在的你有了前世的记忆.就更应该知道历史上几乎每个朝代建都都会选在中原.”

“是.中原物产富饶.人口众多.利于调度全国.”舒默深以为是.

舞惜继续说:“如今你已经拿下了大秦.接下來的目标就是山越了.那么迁都也更有利于你攻打山越.不是吗.”

在这些问題上.两个人是很能达成共识的.其实不用舞惜说.舒默原本也动了迁都的打算.只是舞惜一说.更加坚定了舒默的念头而已.当然.这样的事是大事.还是需要回平城后.同群臣商议后.再决定具体细节的.

舒默一行人定于三日后返程.这次离开平城.已是一年有余.攻下大秦都城后.舒默派人从平城将凝懿送过來.但是瑞钰和瑞琛还是一直沒有想见的机会.舞惜早就恨不能回到平城去.看看孩子们.

回到平城的那天.瑞钰和瑞琛早早地就在城外迎候他们.看着舒默和舞惜的身影.两个孩子高兴极了.哪怕已经长大.但是他们父子与母子的感情仍旧极好.这一点也多亏了舞惜教子有方.

一路往汗宫中走.瑞钰同舒默走在前面.汇报着这一年多來.朝政上的点滴问題.舞惜则由三个孩子簇拥着.走在中间.

瑞琛向來是鬼灵精.他的眼神逡巡在舒默和舞惜之间.边看边默默地摇头.终于.忍不住的他趁着舞惜和凝懿说话的功夫.一把将瑞琰拉住.低声问:“这一年多來.父汗和阿妈之间.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題.”

“出了什么问題.”瑞琰显然沒有反应过來.

瑞琛低声说:“难道你沒有觉得父汗和阿妈之间有些不一样吗.原來这种情况下.阿妈怎么会走在父汗身后呢.”瑞琛敏锐地觉察出不一样來.

瑞琰淡淡地摇头.转告了舞惜的话给瑞琛听.

瑞琛听后.肯定地说:“一定有什么问題.”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八十七章 心结(二) 下一章:第三百八十九章 心结(四)
热门: 暗夜女子 海王翻车了 问镜 上古传人在都市 洪荒奇门 朝夕之间 [综英美]超英桌宠全身变 远大前程 不凡之物 嫂子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