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心结(一)

上一章:第三百八十五章 身份(下) 下一章:第三百八十七章 心结(二)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连几日.舒默面对舞惜的时候心底都是别别扭扭的.自从恢复了记忆.舒默总觉得自己既对不起夏云.又对不起舞惜.脑海中始终忘不了夏云当时看他时那怨怼的眼神.耳边又总是响起舞惜当年对他说的话“你可知晓.宠而不爱是女子最大的悲哀.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若沒有一心人.我宁愿孤苦终生.也不去乞怜那点子宠爱.何况.三从四德只是男子为了一己之利给女子的枷锁罢了.我从不信奉”.

舞惜说这话时.眼底写满了坚定.在这之后.又无数次地向他禀明立场.舒默只要一想到这些.就忍不住心虚.他这样……算不算是背叛呢.

一旦被舞惜发现自己心底的秘密.以她的性子.必定会毫不犹豫地离去.到那时.他该怎么办.

舒默闭上眼睛.内心是天人交战.昨日.皇甫毅还曾偷偷地跑來问他:“大汗.您有沒有发现大妃这几日心事重重的.”他听了來想了想.肯定地说.“就是您中箭之日.在梦里叫了那个什么云云之后.”

舒默叹口气.连阿毅这样大大咧咧的人都看得出來的事.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只是.他能怎么办呢.这样的事该如何解释呢.若不是亲生经历.他也是不信的.

皇甫毅接着说:“大汗啊.大妃对您情深意重.尤其是当年在桑拉篡位之时.大妃所表现出來的胆略与对您的爱更不是一般女子所具备的.那个什么云云的.到底是谁啊.您可不能对不起大妃啊.”

舒默冷冷地斜他一眼.瞧他这话说的.自己像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吗.不过.心底还是有些感激的.如今这样的身份对比之下.阿毅还敢说这样一番话.可见在他心中不仅将自己视作大汗.还视作兄弟的.

皇甫毅本來还准备了许多话.可是一看舒默的神态.就默默地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他站起身來.对舒默低声说了句:“大汗.属下记起还有些事沒有做.不打扰您了.”说罢.一溜烟就跑了.

舒默睁开眼睛.舞惜的表现那么明显.他到底该怎么办.这几日下來.他已经冷静地想了许久.夏云和舞惜.若是一定要让他选择.他还是会选择舞惜的.同样深沉的爱.舞惜却陪伴了他更长的时间.并且为他生育了四个孩子.若说夏云是他的初恋.那么舞惜已经融入了他的生活.不可分割.

许多事情就是这样.当你犹豫不决的时候.它或许会一直令你为难.但是你一旦相通.就会豁然开朗.现在的舒默就是这样豁然开朗的状态.他已经想通了.既然老天都让他重新活一次.并且在他生命中安排了舞惜.他又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珍惜她呢.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夏云.永远会被他藏在心底最深处.不会忘记.也不再提及……

既然已经下了决定.舒默也坐不住了.起身准备去绛紫阁找舞惜.这几天.他的伤势已经好了不少.也开始慢慢地处理朝政.大秦刚刚被攻下.还有许多事要处理.于是他便以此为借口.躲在明光殿中.

绛紫阁中.舞惜一个人坐在秋千架上.心事重重的.已经好几天了.她一直等着舒默主动來找她.她知道这种心情.舒默现在必定会左右为难.她看得出他在有意躲着她.所以.她也不去烦他.他说要在明光殿处理政事.那么她便主动说自己要在绛紫阁寻找幼年时的记忆.

舞惜此刻的心情乱糟糟的.按说无论是舞惜也好.夏云也好.分明都是自己.可是她仍在心底紧张着舒默的选择.

云珠从屋里走出來.看着舞惜坐在秋千上.然而心情似乎不佳.云珠有些奇怪.这大汗和公主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吗.要知道.这两人在乌桓的时候.那可是寸步不愿相离的.怎么一回到大秦.两人之间像是隔了千山万水一样.

“公主.”云珠轻声唤道.“奴婢瞧着您这几日心情都不好.是同大汗之间有什么别扭吗.”

舞惜摇摇头.从秋千上走了下來.说:“并沒什么.是我自己心底有一些事.沒有想通.和任何人都沒有关系.”

云珠欲言又止.但是看着舞惜一副不欲多说的样子.也不好多言.她只是觉得奇怪.若是公主同大汗之间真的沒有矛盾.那为何这么些日子了.大汗既不來绛紫阁.公主也不去明光殿呢.

舞惜沒有心情去注意旁的.独自进了书房.宣纸平铺在桌案上.她从笔架上取下一支笔.在宣纸上随心所欲地写着什么.好半晌后.待她回过神來.才发现.纸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人名:沈浩、夏云、舒默、舞惜……

她心中烦躁.将写满了字的纸随手揉成团.丢在了桌上.

“姑姑.陪我去澄心湖边走走吧.”舞惜出了房间.对云珠说道.

主仆俩出去沒多久.舒默就來了.宁舒看着舒默.连忙行礼:“大汗安.大妃方才和云珠姑姑去散心了.”

“好.”舒默微微颔首.径直进了屋.绛紫阁他很少來.本來是说要好好陪舞惜在这儿住些日子的.但是后來发生了太多的事.也就耽搁了.

他來到书房内.看着雅致的布置.唇角微微上扬.唯有舞惜.才能将这里布置得这般典雅.他坐在桌前.忍不住再度在心底想起夏云和舞惜.舒默发现.这两个人虽说隔了千年.但是却有些东西.是一样的.

比如说.两个人都极善良.都很纯真.同时能坚持自己的原则.

再比如说.两个人对待感情都是一样的.要求唯一.眼底容不下沙子……

舒默忍不住笑出声.看來无论是原來还是现在.自己的眼光都是一样的啊.这样想着.目光被桌上揉成团的纸吸引住.以舞惜的性子.素來爱整洁.这纸应该是方才写的.

舒默有些好奇.将纸团缓缓打开.好奇满满的看着.却在目光接触纸面的一瞬间.呆住了.

舒默看了半晌.神色复杂.起身后匆匆离去.

待舞惜出去散步回來后.心情明显有所好转.和云珠一起.有说有笑的.宁舒看着他们回來.上前行礼说道:“大妃.方才大汗來过了.但是等了您一会儿.大汗又匆匆离去了.”

舞惜诧异地看一眼云珠.这是什么情况.这么长时间沒來.难道是终于想通了.“舒默走得时候沒说什么.他就在院子里吗.”舞惜好奇地问.

宁舒摇摇头:“大汗什么也沒说.他进去等您.吩咐奴婢不用打扰.所以.奴婢一直在外面候着的.”她也看出來.这两个主子这几天似乎心情有些不佳.

舞惜的眼神随着宁舒的话.微微扫过屋内.猛然间明白了什么似的.她推开云珠的手.快步进了屋.留下云珠和宁舒两人在外面站着.面面相觑……

一进书房.舞惜眼尖地发现.桌上的纸团不见了.

“公主.您要去哪儿.”云珠见舞惜进屋沒一会儿.就急匆匆地走了出來.

舞惜脚下微顿.说:“我出去一趟.你们就在这儿.不许跟着.”

一路上.快走加小跑.当舞惜站在明光殿外的时候.有些气喘吁吁的.原本她想的是.再过些日子.好好找舒默谈谈.可是现在在她尚未做好准备的时候.一切就曝光了.这下.由不得她慢慢准备.也由不得舒默慢慢想通.事情已经到了必须要好好谈一谈的时候了.

远远地.皇甫毅看着舞惜的身影.连忙高兴地跑进去通报:“大汗.大妃來了.”

舒默原本埋头写字的手微不可见地顿了顿.他抬起头來.放下手中的笔.说:“舞惜來了.还需要你通传吗.”

皇甫毅讪笑一笑.说的也是.大汗的书房.大妃向來是來去自由.畅通无阻的.可是他这不是高兴嘛.这些日子以來.他可着实是为他们两个人担心啊.

舒默挥挥手.示意皇甫毅去做他该做的事.靠在椅背上.舒默再度摊开皱巴巴的纸.上面是他熟悉的字迹.写了无数个:沈浩、夏云、舒默、舞惜……

舒默形容不出來.当自己看到这上面的名字时.心中的想法.按说.他应该是高兴的.终于.这些日子以來一直困扰他的问題.突然就迎刃而解了.而且舞惜这些日子以來的心事重重.也突然就有了解释..

舞惜就是夏云.夏云就是舞惜.

兜兜转转.说來说去.其实.他们两个人从未分开过.这也可以说明.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心底爱着的人始终只有一个.他从來都是专一的.而她.也从來不曾远离过.

难怪.舞惜会神色复杂地问他“舒默.方才你是不是做梦了.我听见你叫‘夏云’这个名字.夏云是谁.”.当时.他以为她是嫉妒.却原來.她只是想确定这件事.

难怪.这些日子以來.面对他的逃避.舞惜会那么淡然处之.大概是猜到了他的心思吧.这些心思.也曾经困扰过她吗.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八十五章 身份(下) 下一章:第三百八十七章 心结(二)
热门: 请开始你的表演 穿成影帝的炮灰前夫[穿书] 机械降神 皇叔 白猿客栈 曾经风华今眇然 X档案研究所2 如意村之小寒大寒 完全感染 炮灰总在逃生游戏当万人迷[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