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身份(下)

上一章:第三百八十四章 身份(中) 下一章:第三百八十六章 心结(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舞惜起身.來到窗边.看着外面.漆黑的夜空下皎洁的明月.再次陷入沉思……

当年的自己.太过年轻.所以气盛.受不了背叛.其实当她被沈浩拉开的那一瞬间.她就后悔了.可是.一切都已经來不及了.

当年的事她记得清清楚楚.一被送到医院.她就发现自己已经死了.于是.她快速地飘过去.寻找生死未卜的沈浩.

夏云飘进手术室.看着面前的人身上插满了各种的仪器.医生们在他身前忙碌着.手术室里的温度偏低.满目望去都是白色..那种让人窒息的颜色.印象中俊逸的面庞.此时被呼吸机遮去了大半.眉头似乎沒有舒展开.不知是不是因为疼痛.

夏云就这样看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传來“好了.手术成功.注意观察.如果48小时沒事.应该就沒有问題了.”的声音.心底庆幸着:幸好他沒事.只是不知道当他醒來发现自己死了.会不会有一丝伤心.

随着人被推进ICU重症监护病房.夏云看着钟琳也跟了过去.钟琳对医生说自己是沈浩的女友.才被允许进去看半个小时.钟琳看着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的男人.心底的悔恨无尽的蔓延.她站在床边.不敢碰他.生怕有任何不妥.

夏云看着她的举动.皱了下眉.听着她轻声说着:“对不起.沈浩.今天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跟踪你的.不该看着她來了主动吻你.不该破坏你们的幸福.可是.你知道吗.从我进公司的那天.从我在电梯里看见你的那一刻.我的眼睛就再也不能从你身上移开……我自认自己条件不错.从小娇惯的我从來都认为只要是我喜欢的.就必须属于我……你知道吗.我嫉妒她……”

钟琳就这样断断续续的说着.直到护士把她叫走.

夏云听着那些话.有瞬间的茫然无措.如果她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自己那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夏云很想扑在他身上.但是现在毕竟是人鬼殊途.夏云來到沈浩床边.看着他.发现自己竟然连抚摸他都做不到……

“浩子.你醒醒.我错了.你起來啊.我想听你说话.想看你对我笑.想听你说你爱我.想吃你亲手做的红烧鱼……我再也不怀疑你……”

“……”床上的人呢喃一声.

隔着呼吸机.并听不了那么清楚.但是夏云依然知道.他说的是“云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夏云泪流满面.

如今再回忆当年的事.舞惜心中仍旧是深深的悔意.后來发生的事更是离奇得不行.似乎是有一个类似于鬼神的东西找到了她.并且告诉她.可以满足她一个愿望.

看着沈浩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的样子.她还能有什么愿望呢.自然是希望他能好好地活下去啊.

可是.她清楚地记得.那个东西应允之后说了附加的条件:她永远不能轮回转世.

再之后.面前精光一闪.她只听得见耳边传來一阵咒语.以及一声抱怨.就再也沒有知觉了.等到再醒來时.她已经成为了大秦的六公主.

所以穿越重生之后.她一度怀疑自己是产生了幻觉.不是说好了不能轮回转世的吗.怎么会穿越重生呢.难道不属于那个范畴.

当然.她的这些满腹疑惑.已经沒有人能回答得了.当时的她唯独可以肯定的是.沈浩应该是沒事了.

可是现在.她心底微微升腾起一丝希冀:事情会是和她想的一样吗.在她死后.沈浩也死了.并且也随着她的步伐.一起來到了这个时空.

正在舞惜满心疑惑的时候.榻上的人发出微弱的嘤咛声.顾不上这些事.舞惜连忙冲过去.果然看见舒默缓缓睁开了眼睛……

“舒默.你醒了.太好了.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我叫刘子然进來再给你把把脉吧.”舞惜欣喜地说着话.转身离去.

舒默看着舞惜的背影.眉头微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到底是谁.方才那些.究竟是梦境还是真实.若是梦境的话.那未免太过真实了.若是真实的.难道像是穿越这样离谱的事真的会发生在他的身上.事情已经过去十多年.若是他穿越了.那么夏云呢.她又在哪里.

來不及细想.舞惜带着刘子然又回來了.刘子然给他把脉之后.说:“恭喜大汗.恭喜大妃.大汗的身体已经沒事了.只需要好生调养即可.”

舒默点下头.刘子然行礼退下.舞惜看着舒默.问:“要不要喝点水.”

舒默点头.舞惜转身去倒水.趁着这个功夫.皇甫毅凑过來.低声地抱怨:“大汗.您是怎么回事啊.您方才还在昏迷的时候.嘴里一直念叨着什么云云还是夏云的.那分明是一个女子的名字.您是沒看到啊.大妃当时脸色都变了.”

舒默看一眼舞惜的背影.对皇甫毅说:“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皇甫毅点点头.临走前不忘给他一记“暗自珍重”的目光.舒默的眼底也一片迷茫.他知道那些不是他的梦.因为他已经记起了一切的往事.关于他和夏云之间所有甜蜜的往事.他可以肯定.自己还是爱夏云的.

可是.舞惜呢.他也爱舞惜啊.原來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他可以心无旁骛地好好爱舞惜.可是现在.当他发现自己心底同时住着两个女子的时候.他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舞惜了.

按着阿毅方才的话.舞惜必定也听到了.她的性子他最清楚不过.眼里容不得沙子.若是知道他心中还有别的人.哪怕那个人从某个角度來说是不存在的.想必她也接受不了吧.更何况.这样离奇的事情.他要如何解释呢.

只要一想着等会舞惜有可能会问他“夏云是谁”.舒默就觉得头疼.

果然如他所想.舞惜倒了水.递给他.待他喝完之后.舞惜看着他.认真地问:“舒默.方才你是不是做梦了.我听见你叫‘夏云’这个名字.夏云是谁.”

舞惜向來是藏不住话的.尤其是这样的事.她更是一刻也等不了.急于想知道答案.只见她屏住呼吸.紧张地看着舒默.眼睛一眨不眨的.

舒默咽了下口水.在这一瞬间.他还是决定暂时什么都不要告诉舞惜.他避开舞惜的眼神.有些不自然地说:“是吗.我并不知道.整个人脑子都是混乱的.梦魇之语作不得数的.许是你听岔了.”

“是吗.”舞惜狐疑地看着舒默.他向來说话是直视她的眼睛的.这样避开她的眼神.几乎是沒有的.然而也正因为如此.舞惜更加肯定她的猜测.她心底涌出一丝说不清的感觉.就好像是失而复得了一样宝贝.但是又有些许的不确定.这么十多年來.他们已经适应了各自新的身份.同时也适应了以新身份开始的感情.

舒默不自然地点着头.转了话題:“时隔数年.你再回來.可有去绛紫阁看看.”

“还沒有來得及.”舞惜淡淡地笑着.“等你身子好些了.陪我一起去吧.”很显然.他并不想让她知道.舞惜隐隐猜得出來.舒默这样.大抵是不想她疑心吧.

舒默仔细地打量着舞惜.见她神色一如平常.微微放心.却又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依着舞惜的聪慧.她既然问了.必定是察觉了什么.可是为何能这样淡然呢.舒默又有些不确定了.

一时间.两个人各怀心思.大殿内的气氛有些微妙.

舞惜看着舒默.有些话本该在他一醒來就说的.可是因着那些前世过往.她竟混忘了.调整了语气.她说:“舒默.以后不可再以身涉险.你可知道.今日当我眼睁睁看着你中箭倒在我怀里的那一刻.我的心差点都不跳了.”

“这样的事.不会再有第二次.”舒默肯定地说.“不过.倘若有下一次.我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你是我的女人.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在我面前受伤.保护你.是我的义务.”

这样强硬的语气.令舞惜的心底有一丝丝甜蜜.看着面前的人.舞惜不禁想着:只要他是他.她是她.似乎他永远都会这样用生命來保护她.

舒默看着舞惜脸颊上淡淡的红晕.说:“等我好一些.我可要好好参观一下绛紫阁.”

“嗯.”舞惜说这话.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这样辛苦奔袭又惊吓操心了一天.她着实是累了.原本是因为舒默沒有醒过來.她便一直强撑着.如今.看着舒默安然.她实在是要睡了.

舒默看着身边舞惜的睡颜.却了无睡意.他有些矛盾了……

他可以确定无论是当年还是现在.自己都是一个专一的人.可是老天却偏偏在他生命中安排了两个女人.无论是夏云也好.还是舞惜也好.他都深爱.

舒默心中莫名地产生了一丝烦躁:难道他也是个多情之人.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八十四章 身份(中) 下一章:第三百八十六章 心结(一)
热门: 电子之星:池袋西口公园4 生化危机5复仇女神 死对头每天都在黏我 引琅入室[娱乐圈] 穿成翻车的绿茶Omega海王以后 纸片恋人 我当大佬的那些年 异世种田发家致富 穿成爱豆对家怎么办[娱乐圈] 花都十二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