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身份(上)

上一章:第三百八十二章 灭秦(下) 下一章:第三百八十四章 身份(中)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舒默在中箭的一瞬间.心底唯有庆幸:幸好.不是舞惜啊.

他躺在她的怀里.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她心底的害怕.她的眼泪和她的颤抖.都令他好心疼.可是身体上的痛又令他实在沒有多余的精力去安慰她.

他只能用尽全力.对舞惜说:“不要哭.我不会有事的.要……坚强……”

话音未落.舒默便闭上了眼睛.

“舒默……”舞惜撕心裂肺地呼唤着.在舒默闭眼的那一瞬间.她的心脏几乎也跟着要停下來.

“大汗.”身边是皇甫毅他们的声音.所有人看着这一幕.都慌了手脚.

舞惜颤抖着用手去触摸舒默的鼻尖.然后.她松一口气:还好.还好.应该只是疼晕了过去.舞惜不断在心底告诫自己.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冷静.否则舒默才会真正有危险.

这样想着.舞惜反倒镇定了下來.她抬手胡乱地擦拭掉眼泪.大声喝道:“大汗沒有事.大家不要慌了手脚.皇甫毅.快.将刘子然带过來.”

“是.”皇甫毅应道.起身离开.

“你们几个.”舞惜顺手指了几个人.命令道.“将大汗抬起來.到大殿里面去.注意慢一点.轻一点.”

“是.”

“剩下的人去做各自的事.方才这样的事.权当教训了.切记不可再犯.”舞惜冷静地吩咐着.“大家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应对之策.绝不能等舒默醒來之后.就让他看见到手的大秦丢了.听清楚了沒有.”

“大妃放心.”所有人齐声应道.

大家看着舞惜冷静指挥的样子.眼前仿佛又出现了当年在北楼关时的二夫人.所有人心底都对舞惜肃然起敬.唯有这样的大妃才不辜负大汗“天下无妃”的宠溺.

刘子然來的速度很快.他看一眼舒默的伤势.二话不说先把了脉.然后才起身.对舞惜说:“大妃放下.臣敢保证大汗必会安然无事.”

有了刘子然这话.舞惜终于放下心來.幸好这次出來带了刘子然一路.原本舒默是担心一路上风餐露宿的.舞惜或是瑞琰身体吃不消.沒想到还真的用上他.

舞惜看着刘子然.语气中有着郑重:“刘子然.舒默的一切我就交给你了.既然你说沒事.我相信一定会沒事的.”看着刘子然转身进了屋.舞惜只能站在外面等.幸好今日攻城沒有带瑞琰同來.否则若是慌乱之中.瑞琰出点什么事.只怕更是恼火.瑞琰被舒默和舞惜安排在城外的驿馆人.派了重兵保护.还有云珠和宁舒寸步不离地跟着.

已经是傍晚日落时分.站在明光殿外.无论是日出还是日落.都是绝佳的观景处.然而.此时此刻.孤身站在大殿外的舞惜满心都牵挂着殿内的人.毫无心思去看眼前的美景.

舞惜的脑子里总是一遍又一遍地出现方才舒默中箭倒地的那画面.那鲜血染红胸口的画面敲击着舞惜的心.她发现即便有了刘子然的保证.她还是沒有办法抑制住身体的颤抖……

当年.也是类似的场景.也是这样的鲜红.她前世的爱人为了保护她.永远地离开她;现在.舒默又为了保护她.身受重伤.舞惜情不自禁地自责着.是不是她是不祥之人.为何每次都有人为了她而身受重伤呢.

舞惜害怕地蹲下身去.双臂环抱着身体.将脸埋在双膝上.她眼角的泪水滑下來……

“大妃.”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來刘子然的声音.

舞惜猛地起身.然而许是蹲得太久了.她还沒等站起來.就跪倒在地.刘子然下意识地想要去扶她.但是碍于礼法.他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來.好在舞惜并未看见.她边询问情况.边缓慢地扶着石栏站了起來.

刘子然回禀道:“伤口已经处理好了.大汗沒有生命危险.只是失血有些多.一时半会还无法清醒过來.您可以进去陪着大汗了.”

“谢谢你.”舞惜发自内心地道谢.

刘子然受宠若惊地看着舞惜.连连摆手:“大妃谬赞了.这一切都是臣应该做的.当不起大妃的谢意.”

接着刘子然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便暂且离开了.随行带的药并不多.有许多沒有的.他准备去一趟太医院.而舞惜则转身进了大殿.

舞惜看着榻上双眼紧闭的舒默.心中一阵钝痛:并沒有分离多久.可是却感觉他好似变得憔悴虚弱了好多.

她來到榻边.缓缓地握住他的手.小声地跟他说着话:“舒默.我知道伤口一定很痛.但是刘子然已经说你沒事了.所以.你小小地休息一阵.就赶快醒过來哦.沒有看见你醒过來.任何人的保证都不能让我彻底的安心.你那么爱我.必定舍不得我担心受怕.是不是.所以.快睁开眼睛让我看看你.好不好.”

舞惜如同一个唠叨的妇人.一直在舒默耳边絮絮叨叨地说着话.从他们的初遇时说起.一件事一件事地回忆着……

至于舒默.他能听到耳边有个熟悉的声音一直在和他说话.他仔细回忆着.声音的主人似乎是舞惜.他很想睁开眼睛.告诉她.不要担心.可是几次尝试.均无能为力.

他只能躺在榻上.一动也不能动.他觉得脑子里一片模糊.像是被人塞进了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

那是一个极陌生的场景.画面中一对年轻男女正在发生争执.舒默看着男子的背影.觉得熟悉至极.他想要看看男子的长相.却发现无论怎样.也看不到.

事情的大概是女子看到男子同另一个女子在一起.便生了气.男子正在极力解释.但似乎女子并不给他机会.女子转身便走.低头走路的她.并沒有注意到前方急速过來的庞然大物.男子在她身后拼命叫着她.女子沒有回头.

眼看那庞然大物就要撞向女子.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男子奋力地冲过去.猛地推开了女子.然而一切都來不及了.两个人的身体均高高地飞起.又重重砸到地上……男子的白衬衣和女子的碎花裙上被刺眼的红染遍……

舒默看着这一幕.心中猛地一痛.几乎是要窒息一般.他有些诧异自己的反应.明明他是旁观者不是吗.为什么会有这样身临其境的痛.就好像一切都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

舒默看着那女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脸上还布满了泪水.她看着男子的方向.嘴唇微动.男子也好不了多少.但他还是艰难地爬到女子身旁.吃力地抬起右手.颤抖地擦拭着女子脸上的泪水.嘴里喃喃着:“云云……相信……我.我……沒有背……背叛你……我……爱你……”

两个人的脸色都是那样的白.比男子的衬衣还白.比天上的云朵还白……

女子微微点头.想伸手.却颓然的放下.慢慢闭上了眼睛……

男子的手划过女子乌黑的秀发.挣扎着.将吻落在女子唇边.倒地……

云云.是谁.舒默呢喃着这个名字.发现每当他念着这个名字.心脏就会像针扎似的疼痛.他能感觉到这个女子同自己的关系十分亲密.亲密到就好像曾经他们是一体的一样.可是为什么他想不起她.

而那个男子的脸也一直是模糊不清的.怎么回事.

舒默几乎可以肯定这两个人和他关系非同一般.所以急切地想要知道他们的身份.

他看着他们被人抬走.他孤身站在那儿.心底怅然若失……

舒默无意识地顺着人流往前走.口中一直呢喃着:云云……云云……云云……

突然.他猛地停下了脚步.脑子里仿佛晴天霹雳一样.方才一直模糊不清的男子容貌.此刻清晰地出现在他脑海中.

沈浩.

沈浩.

那个男子就是沈浩.所以那个云云不就是夏云吗.难怪他只要念着这个名字就会心痛呢.他就是沈浩啊.而云云.是他心底最爱的女子.

可是……

他不是叫拓跋舒默吗.怎么又是沈浩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舒默觉得自己的脑子就像是要炸开了一样.脑子里同时有舒默和沈浩两个人的记忆.难道他们两个人都是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身为沈浩的他死了.重生到舒默的身上.是这样吗.那云云呢.

舒默终于明白.为什么自从上次中箭之后.梦境中总会有那一双翦水秋瞳出现.那双眼眸总是似怨还嗔地看着他.他终于知道自己一直以來寻寻觅觅的人是谁.

“舒默.你怎么了.”舞惜看着舒默忽而眉头紧锁.忽而表情狰狞.像是很难受一般.她不放心地叫着.

舒默听着耳边的声音.像是云云的.又像是舞惜的……

“舒默.快醒过來啊.舒默.”舞惜心中又开始忐忑不安起來.

“云云……夏云……舞惜……”舒默重复地念叨着这两个名字.极力地想睁开眼睛……他整个人好像都糊涂了.他想要睁开眼睛.看清楚面前的人到底是谁.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八十二章 灭秦(下) 下一章:第三百八十四章 身份(中)
热门: 美人师尊他谁都不爱[穿书] 孩子们 超·杀人事件 心动满格 碧血剑 暗夜下的墓葬 天字一号缉灵组 逆袭万岁 星河 借心还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