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灭秦(上)

上一章:第三百七十九章 报复(五) 下一章:第三百八十一章 灭秦(中)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关于大秦的消息.不断地传到舒默和舞惜的耳中.当子灏和流嫣的身世曝光时.舒默是惊讶万分的.舞惜倒显得平淡不少.

她回忆起往事.以往那些她隐隐起疑又刻意忽略的事.终于都有了解释……

比如.她曾经在毓秀宫的外面看见了步履匆匆的张普.还记得那会.云珠说起这个事不合规矩时.她说:“前几天听说父皇让张普在年前赶去邺城.说是安抚沙场将士.其实你也知道.沙场上有谁.这静妃也是心疼儿子.素日里着人往邺城送了不少衣物吃食.如今这张普要前去劳军.静妃少不得多嘱咐几句.我算着日子.左不过明后日就要出发.静妃单独召见虽说于宫规不合.到底也是舐犊情深.想來是父皇恩准了的.”

其实当时她也觉得不合规矩.可总是不愿意将事情往那个方向想的.现在想來.若是当时她将此事告诉了父皇.兴许这后面的事就不会发生了吧……

再比如.当初在听慕萱讲述起关于张普和叶黛的唯美相爱时.她曾几次在宴会上关注张普和叶黛.人前他们表现得的确是相敬如宾.然而.舞惜每每总是在看向他们的时候.觉得他们之间缺了点什么.

如今想來.她恍然大悟.是眼神.相爱的人之间那种眼神的沟通.他们并沒有.

又比如.她每每在看着子灏的时候.总是会觉得他和子辰还有瑾哥哥他们.不是那么相像.但是心底又隐隐觉得他似乎长得像一个人.只是思路每次就断在这儿.

而如今.在得知了结果之后.她终于记起那个人是张允钰.是了.她同张允钰之间见面次数寥寥可数.然而却总是觉得他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现在看來.其实子灏和张允钰是很有几分相似的.

自从知道了这些事.舒默心中就已经猜到了后续的事情发展.猜到了大秦的朝政必将动荡不安.如果抛开舞惜的关系.舒默是乐见事情这样发展的.大秦局势越是不稳.对乌桓就越是有利.

至于舞惜.起初还对子瑾放心不下.几次去信给子瑾.想让他携慕萱和彦祯他们一同來乌桓.然而.子瑾却在回信中告诉舞惜.无论事情发展成什么后果.他都不会背弃大秦.远走他乡.他只想留在大秦.尽力去阻止子灏胡闹.

舞惜将这话说给舒默听.舒默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告诉舞惜:“我若是子瑾.也会做和他一样的选择.能说这话.才符合子瑾的性子.才配得上睿亲王的名头.舞惜.人固有一死.对于有担当的男人來说.若是逃避.那么他会生不如死.”

舞惜听了.了然地点头.或许如此吧.既然瑾哥哥已经有了决断.那么她也只能默默地祝福他了.

所以当子瑾的死讯传來时.舞惜虽然伤心.但是她也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并沒有太多的意外.大秦皇室中人接二连三地暴毙.舞惜心中被子灏的行为激起满腔怒火.尤其是静妃和流嫣的死.这更加让舞惜觉得难以理解.

当然.静妃的死从某个角度來说.也算是大快人心了.但是舞惜看着静妃是死在了自己的儿子手中.还是觉得难以接受的.静妃其人好坏暂且不论.舞惜至少可以肯定静妃对子灏那是百分百的爱.所以当已为人母的她面对这样弑母的行为时.可以说是愤慨难当的.

舒默听到后.倒是幽默地搂住了她的肩膀.说:“你放心.我们不会有这样丧失人性的儿子的.”

舞惜的手肘顺势顶一下舒默.嗔怪道:“说什么呢.我们的儿子岂是这样的人可以相提并论的.”

舒默配合舞惜的话.做出夸张的动作.表示自己失言了.

两个人说笑一阵.舞惜忽然抬头问舒默:“按着子灏这样胡闹下去.大秦江山必定难以安稳.届时该怎么办呢.”

“这正是我想和你谈的问題.”舒默也正经地坐下來.严肃地说.“大秦和乌桓几十年來.一直保持着亦战亦和的状态.是因为两国的君主心中都清楚.谁也沒有那个能力吞掉对方.但是这一次.大秦有子灏这么一闹腾.必定是处在风雨飘摇中.这对于乌桓來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舒默边说着边小心地注意着舞惜的神态.不想舞惜完全沒有任何反应.正常地开口说:“的确如此.局势上你已经看得这么透彻了.还有什么需要和我谈的吗.”

“你不介意.”舒默诧异地说.“大秦毕竟是你的国家.我以为.按着你的性子.必定会严词拒绝我的提议.然后晓以大义.告诉我不可趁虚而入之类的.”

不怪舒默诧异.实在是他太过了解舞惜的性子.舞惜本就是一个极有原则的人.平时的小事.她都恪守原则.更何况这种涉及到家国天下的大事呢.

舞惜听着舒默的话.心中不免好笑.该怎么告诉舒默.其实在她看來.现在的每个朝代终究是会经历兴衰灭亡的.该怎么告诉舒默.其实打來打去.到最后.还是会统一的呢.大概正式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舞惜一直对这些事看得比较淡吧.真正令她看重的不是大秦或是乌桓.而是人.

舞惜想了想.温婉地开口:“舒默.无论是大秦也好.乌桓也好.只要是明君当政.政治清明.百姓生活的安稳.就可以了.而且.不论是大秦还是乌桓.这两个国家.对我而言.都是沒有意义的.”

原本听着舞惜的话.舒默心中甚至还有了一丝汗颜.沒想到这小小女子竟然比他还要胸怀天下.然而.紧接着她说的那些话.迅速就令舒默沉下了脸.

什么叫沒有意义.难道他们在一起十多年.这十多年來的朝夕相处.在她看來都是沒有意义的吗.

舞惜看着舒默那脸阴沉得像是黑夜一般.心中好笑.这个男人还真是沉不住气啊.她倾身过去.在他阴沉的脸上印下轻柔的一记吻.接着说:“我话还沒说完.你怎么就生气了呢.我沒有说错啊.这两个国家对我來说都是沒有意义的.但是有意义的是.这两个国家的人.”

舒默听到这里.方才和缓了神色.

“大秦对我的意义是父皇、母妃、瑾哥哥他们.而乌桓这边.我有你和孩子们.你们才是对于我而言有意义的啊.”舞惜笑着说.

话说到这儿.舒默脸上彻底多云转晴.重新又阳光灿烂起來.

舞惜正色道:“因为大秦现在我所在意的人都不在了.所以.大秦于我而言.已经沒有意义了.舒默.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谢谢你.在这样的大事上.还愿意考虑我的情绪.”

作为一国之君來说.面前有这样一个绝佳的吞并机会.必定会毫不犹豫地去打.然而.舒默却愿意先征求她的意见.其实舒默大可什么都不说.到最后.即便她有异议.他也可以说.出于政治需要等等.可是.他沒有这么做.他对她.是真正发自内心地尊重.他视她为他的妻子.

舒默调笑地说:“舞惜.你跟了本汗这么多年.难道不知道本汗的脾性.本汗向來不要这些软绵无力的口头致谢.大妃若真是感谢.不如來点实际行动吧.”

舞惜失笑.这个人啊.孩子都这么大了.他还真是色心不改呢.

既然话已至此.舒默向來是行动派.于是.大妃按着大汗的要求郑重地表达了自己的感谢……

事后.舒默看着身边慵懒的舞惜.问:“关于这些事.你有什么好的想法沒有.”他想听听舞惜的意见.这丫头.每每总有惊人之举.

舞惜看了眼舒默.笑说:“那小女子就在大汗面前班门弄斧了.”顿了顿.她接着说.“想要实现统一.必定得依靠武力.但是大秦和乌桓之间.还有着那个邺城之盟.天下的人都看着.若是乌桓在大秦国内动荡不安的时候.大举发兵.只怕天下之人会议论乌桓.说你背信弃义.趁人之危.”

“嗯.”舒默应着.舞惜所言不虚.的确是有这方面的顾虑.看舞惜如此自信满满的样子.必定心中已有对策.只不知他们两个能否不谋而合.

舞惜得到舒默的赞同.心情不错.总结地说:“所以即便我们要打也得有个叫人捉不住错处的理由发兵.”

“不错.我也是这样想的.师出无名.有损清誉.”舒默说道.“按着我的计划.我们要打着讨伐暴君、匡扶大秦、为民除害的名义发兵.”

舞惜笑着说:“这样的理由只怕不是每个人都能用的.你心中想的人是谁.”

舒默看着舞惜.问:“这么说.你心底也是有人选.是不是.”

“不如这样吧.我们一起写在纸上.看看是否是不谋而合.”舞惜玩心大起.见舒默默许了.舞惜便起身随意披了件衣服.跑去拿了纸笔.递给舒默.

两个人写好后.同时摊开手中的纸.继而相视一笑……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七十九章 报复(五) 下一章:第三百八十一章 灭秦(中)
热门: 我就是太平洋 我的泪珠儿 她的小梨涡 夜光的阶梯 小白杨 间谍课:黑色宣言 腐蚀花园 爱因斯坦的预言 九州·星痕 意图(官场浮世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