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报复(三)

上一章:第三百七十六章 报复(二) 下一章:第三百七十八章 报复(四)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因为.唯有这样.你的痛苦才会最大.”子灏一字一句地说.“对于你这样的人.应该是不畏生死的.但是若是简单的死.只怕太便宜你了.你说的不错.朕的确是恨你.朕恨不得你去死.”

张普对上他的眼眸.两个人就这样对峙着.

子灏阴冷地说:“朕知道.这些年來.对于叶黛.你沒有太深的感情.但是朕的母后和你的一双儿女.却是你的软肋.所以.朕选择了张慕萱.只有这样.你才会最痛.同样的.朕选择对付子瑾和彦祯也是这个道理.只有看着最在乎的人死在自己面前.心中的伤痛才是永远无法愈合的.”

张普全然陌生地看着子灏.他已然年过半百.从不曾做过令自己后悔的事.但是现在.他真的后悔了.当时.他不该一意孤行.非要将子灏推到九五之尊这个位置上來的.倘若他沒有那样做.他相信子瑾会是一个勤政爱民的好皇帝.而子灏应该也会成为一个威震四海的大将军.倘若他沒有那样做.慕萱现在依旧幸福地生活着.而子灏也不会变成这样.

“我错了.我不该执意将你推到这个位置上來.”事到如今.张普追悔莫及.

子灏点头说:“不错.这一切都是你的错.若是你沒有这么做.朕或许还在邺城.你的自作主张、你的自以为是和你的愚不可及造成了今天的这一切.你以为你将天下捧于朕的面前.朕就会对你心怀感激吗.你想错了.永远不可能.朕只会恨你.”

张普听着子灏的话.坐回到椅子上.说:“你们都很我.你恨我.慕萱也恨我.叶黛也恨我.只怕子瑾和彦祯也恨我.这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

子灏沒有说话.看着张普坐在那儿.失魂落魄的样子.转身离去.在路上.他悄然吩咐:“看着张普.不许他死了.”他的复仇还沒结束.他不能死.

子灏走了沒有多久.有丫鬟匆匆忙忙地跑过來.慌张地对他说:“老爷.夫人……夫人她自尽了.”

张普木然地点点头.这一天从子瑾到叶黛.他身边的亲人已经死了太多.多到他的心已经快要麻木.

丫鬟见他沒有反应.小声地说道:“老爷.您还是去看看夫人吧.”

当张普來到房间.一样就看见地上躺着的叶黛.她的身下是一滩血……那血.和之前慕萱身体里流淌出來的一个样……在她的身旁不远处.是叶黛用手指站着鲜血写下的字..

张普.我恨你.

张普凄然地笑着.恨吧.恨吧.你们都恨我吧.如今的我一无所有.还有什么好怕的.

而此时的毓秀宫内.流嫣同静妃相视而站.流嫣对上静妃的眼睛.不死心地问:“母后.您告诉我.为何哥哥会变成如今这副样子.”

关于那些事.她都知道了.可是她实在是想不明白哥哥为何会这样.虽然.死去的那些人同她都沒什么感情.但是也都是鲜活的生命啊.也都是他们的兄弟姐妹啊.而且那些人.丝毫不会威胁到哥哥的皇位.她实在是猜不透究竟有什么样的原因.能让哥哥变得如此冷血.

有了子灏的先例在前.静妃如今是说什么也不会告诉流嫣实情了.她只能一遍一遍地告诉流嫣.子灏这么做也都是逼不得已的.是为了保住皇位云云.

正在这时.尔珍匆匆走进來.在静妃耳边低语几句.静妃的脸色刷地变得阴沉.子灏这孩子.难道真的是丧心病狂了吗.她沒有了心思同流嫣在这儿纠缠.径直吩咐尔珍:“将皇帝交到哀家这儿來.”转而对流嫣说.“母后同皇上有要事商量.你暂且回避吧.”

流嫣点点头.转身离去.

沒一会儿.子灏來了.静妃开门见山地质问他.关于子瑾他们的事.他究竟想干什么.

子灏似乎早已猜到了静妃的意思.坦率地说:“母后.朕这样做都是为了您啊.您不是一直想和张普归隐田野吗.可是若是这些人存在.就会阻碍你们.所以朕做主帮你们除掉了.”

静妃震惊.子灏是何时变成这样冷血嗜杀的人的.

子灏继续说:“母后.朕已经帮你们打点好一切.明日晚膳前.朕会派人请张普入宫.咱们一同用膳.然后.朕派人护送你们离开.”

听着子灏这话.静妃更加不敢置信.子灏有多恨张普.她不是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云淡风轻地说起这件事呢.

子灏的眼神不经意地瞥向门外.唇角微微上扬:“母后.您不用诧异.朕的确是恨张普.然而话说回來.张普毕竟是朕和流嫣的亲生父亲啊.”最后几个字他说得重而慢.伴随着他的话音落地.他清晰地听到门外传來轻微的抽气声.

说罢.不待静妃做出反应.子灏便告退了.该说的他都应经说了.相信该听的.她也听得差不多了.

子灏离开后.静妃坐在贵妃榻上.安然地喝着茶.好吧.既然子灏已经将一切打点好.既然一切已经无法挽回.她便安然接受吧.总算.她能如愿以偿了.

然而.不待静妃一口茶咽下肚.侧门被大力推开.流嫣不敢置信地看着静妃.问:“母后.方才哥哥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流嫣的突然出现.差点令静妃呛着.她咳嗽两声.借以掩饰心底的心虚.

流嫣大声质问:“都到这个时候了.您还想着瞒我吗.方才哥哥已经说得那么清楚.您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看着静妃沒有回话.流嫣心中仅存的一点希望破碎:“难道他说得是真的.我不是父皇的女儿.难道他说得是真的.”

静妃起身.想要给流嫣解释.只是激动的流嫣什么也听不进去.她推开静妃的手.往外跑去.流嫣只觉得自己如今心乱如麻.虽说她早已察觉到母后有事情在瞒着自己.但是却从來沒有想过是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

难怪哥哥会变成这样.她终于恍然大悟.

看样子.事情的前前后后想必哥哥都知道.她现在脑子里面一团乱.她实在沒有办法将母后同陈国公联系在一起.所以.她急切地想要知道整件事的始末.

回到明光殿的子灏低声吩咐了几句.便站在那儿.心情颇佳地欣赏着风景.远远地看着流嫣奔跑的身影.子灏的勾起唇角.待流嫣跑近.子灏故作意外地问:“流嫣.你这是怎么了.”

“哥哥.我都听到了.”流嫣痛苦地说.“方才您和母后的话我都听到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子灏隐去笑意.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讲述了一遍.看着流嫣痛哭失声的样子.子灏的心底是变态的快意.说到最后.他故意透露出自己方才是故意说给她的消息.

流嫣哭着问:“哥哥.既然母后一直不让您告诉我.您为何还要告诉我.我宁愿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是啊.朕也宁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子灏低声呢喃.

“那您为何要告诉我.”

“这样的事.怎能就朕一个人知道呢.怎能就朕一个人痛不欲生呢.”子灏残忍地笑着说道.

流嫣抬头.仿佛不认识他一般.问:“您说什么.”

子灏收回笑容.逼视她:“朕的意思是.朕喜欢你如今痛不欲生的样子.流嫣.你可知道.比起她们.朕更恨你.因为你和朕一样.都是大秦皇室的野种.”

流嫣摇摇头.倍受打击的她根本反应不过來子灏话中的意思.

子灏的双手扶上流嫣的肩膀.并缓缓地往她那美丽的脖颈上挪动:“流嫣.你实在是不该再活在这个世上.朕看着你.就会觉得恶心.所以.流嫣.放轻松.朕亲自送你上路.”

他的声音低沉而温柔.然而让人听起來却仿佛是被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盯上了一样.流嫣心中布满了恐惧.她轻轻摇头.哀求道:“哥哥.不要.我是流嫣啊.我是你的妹妹啊.”

“沒错.正因为你是流嫣.正因为你是朕的亲妹妹.所以.只要看见你.朕就会想起自己的身世.所以.流嫣.你必须死.”子灏说道.他手上猛地加大力度.不顾流嫣的挣扎.他越來越用力.终于.流嫣不再挣扎……

子灏看着流嫣在自己面前断了气.他心满意足地松开手.对隐在暗处的奴才招了招手.吩咐道:“先将她抬进朕的偏殿去搁着.然后传话到毓秀宫给太后.就说流嫣公主伤心不已.今日要在朕这里小住.让太后不必來寻.”

“是.皇上.”回话的是子灏最贴身的奴才.自从子灏登基以后.他已经见惯了主子的心狠手辣.所以.哪怕是如今看着主子亲手掐死了自己的妹妹.他也能做到面不改色.

子灏满意地点点头.转身离去.

静妃那边.本來是准备派人來寻流嫣的.听见了奴才的回禀.她放下心來.这样也好.有些话.想必由子灏來说.流嫣要容易接受一些.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七十六章 报复(二) 下一章:第三百七十八章 报复(四)
热门: 结婚后,渣过我的人都重生了 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我要上头条 女郎她死了 独步 哑舍4 过界 如何反撩觊觎我的挚友[重生] 绝世战祖 顶流也要继承家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