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瑾殇

上一章:第三百七十三章 称帝 下一章:第三百七十五章 报复(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陈国公府邸.张普看着面前哭得要死要活的慕萱.也是心痛至极.不由地叹着气.心中对于子灏的胡作非为简直不满到了极点.

自子灏登基后.先是宫中的太妃太嫔们相继莫名其妙地死了.再來就是先皇的皇子和公主们.也都因为各种原因.先后就离开了人世.群臣上谏.子灏毫不理会.只是敷衍地说会派人去查.然而.大家都心知肚明.始作俑者是谁.

张普曾经在下朝之后.找到子灏.想要就这个问題和他谈一谈.然而.子灏只是淡淡地反问他一句:“陈国公.敢问你方才那话是在怀疑朕吗.你的意思是说.那些事都是朕所为.”

张普面对子灏.很想说“是.臣的确作此猜测”.然而终究还是摇摇头.说:“微臣不敢.”

子灏满意地看着他.突然靠近他.在他耳边说:“陈国公.凡事呢.都要有证据的.就好像是你们当时对父皇的所作所为.群臣必定也心有疑惑.最终还不是因为沒有证据.不得不作罢.”

张普大惊失色地看着面前子灏.这个孩子他也算是看着长大.后來到了邺城.在冯恩手下.他更是经常能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他.一直以來.他看到的子灏.虽说比不得子瑾那般温文尔雅.但也绝不是心狠手辣之徒.

可是.现在.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却是全然的陌生.眼神中流露出的阴狠.即便他这个久经沙场的老将也觉得有些胆寒.张普心中是深深的后悔.那件事对子灏的影响之大.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

子灏看着张普哑口无言.轻笑着说:“陈国公.你这表情是在畏惧朕吗.大可不必.只要母后在.朕是不会动你的.另外.朕能有今天.全赖陈国公鼎力支持.朕不是忘恩负义之人.”

“皇上.臣有一事相求.”张普躬身说道.

子灏颔首.示意他说.

“事关睿亲王……”张普想了想.终于还是开口.“请皇上网开一面.饶睿亲王一命.”

张普同子瑾的翁婿关系维持了十多年.不得不说.子瑾实在是一个难能可贵的人才.加之这十余年來.他对慕萱着实不错.倘若他出了什么事.慕萱要怎么活下去啊.张普实在不愿见到慕萱伤心流泪的样子.

因着和静妃的关系被拆穿.慕萱已经几个月沒有同他说话了.每每回到府中.她也直接是拉着叶黛的手.就往她旧日的闺房走.母女两人说完体己话.慕萱往往转身就走.连个眼角都吝啬给他.

张普看着女儿对他的恨意.心中难受.可是几次三番.他主动问话.慕萱都像是沒有听到一样.毫不理会.哪怕有时候两人就那样面对面的站着.慕萱看他的眼神中带着那种刺骨的寒意.也让他不寒而栗.

每当夜深人静之时.张普独自看着月色.心中回想起这几个月來发生的点滴.总是会问自己:假若可以重來.是否还会做这样的选择.

潜意识中.他是拒绝这样的问題的.当然.事情永远也不可能重來.他已年过半百.对于自己做的事.无论是什么样的结果.他都还是能承担的.

可是.每每一想起原來乖巧懂事的女儿现在对他恨之入骨.张普总是难以释怀的.所以.现在他所能做的.就是尽量减少这样的伤害.眼看着子灏的报复一步一步地进行.他不得不求着他高抬贵手.放过子瑾.这.大概是他这个做父亲的现如今唯一能为慕萱做的了.

“哦.睿亲王.那不是朕的二哥嘛.”子灏反问.“他犯了何事.朕要取他性命啊.”

张普一怔.呐呐地开口:“皇上.想必您也知道.睿亲王本人对于皇位是毫无心思的.他永远也不会威胁到您的江山.”

子灏点头:“既然如此.朕还有理由要他的命.”

面对子灏的矢口否认.张普索性将话挑明:“皇上.请恕臣无礼.”说罢.他跪在地上.说.“微臣能理解皇上如今的心思.也知道您对于这些兄弟姐妹的介意.其余人抛开不说.可是睿亲王.您大可削爵将他贬为庶人.甚至勒令他永世不得回京.只要他活着即可.”

子灏听着张普的求情.看着他说完后埋首于地.负手而立.讽刺地问道:“削爵.贬为庶人.永世不得回京.你确定这样的结果睿亲王能欣然接受.若是他哪日对朕动了杀念.朕这不是养虎为患吗.”

张普抬头说:“只要您让他活着.臣愿意以项上人头作保.睿亲王不会动那样的念头.”无论如何.一定不能让子瑾死去.否则慕萱这一生只怕都不会再认他了.

子灏朗声大笑了几声.方才说:“即便如此.又怎样呢.朕为何要独独留下他一人.”

“皇上.睿亲王.他是慕萱的夫君啊.皇上.请看在您同慕萱……的份上.饶了睿亲王吧.”张普近乎哀求地说着.

“慕萱.”子灏玩味着这个名字.笑道.“想当年.朕还曾经想过求娶她.即便父皇都向你开口了.你还是以各种理由严词拒绝了.当时朕还真是纳闷了.以为你是不愿她嫁给皇室.可是沒有多久.她就嫁给了睿亲王.当时朕百思不得其解的事.现在朕终于明白了.原來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张普看着他.旧事重提必定是有缘由的.于是.他不说话.静静地等着他的下文.

子灏接着说:“所以.你若不提张慕萱.朕或许会饶睿亲王一命.现在.朕似乎又多了一条杀睿亲王的理由.”

张普无言以对.其实一开始他就知道.以子灏如今的性子.子瑾多半是难逃一死的.可是.为了慕萱.他还是决定要尽力一试.结果至此.他也是无能为力了.

子灏冷笑着看着张普.说:“好了.你回去吧.让张慕萱有个心理准备.其实她若聪慧.就该知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那个口口声声最爱她的父亲.”说罢.子灏拂袖离去.徒留张普一人在那儿.

张普收回心绪.看着面前扑倒在叶黛怀里痛哭的慕萱.他心中是深深地悔恨.当初真的不应该一时冲动.将一切说破.否则事情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这样无法挽回的境地……

叶黛眼带怨恨地看他一眼.温柔地抚摸着慕萱的后背.低声安慰道:“慕萱啊.子瑾的事.娘也非常伤心.但是.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经历这一关的.慕萱.你还年轻.一定不要想不开.有娘在.任何艰难都是能顺利度过的.”

“不.娘.我不能沒有子瑾啊.娘.我的心好痛……”慕萱哭得几乎上不來气.子瑾昨夜拉着她.说了好多莫名其妙的话.她心底隐隐有了不好的感觉.

早在她知道了父亲和静妃的关系后.早在她得知母妃病逝后.早在她发现紫陌、如烟她们都莫名其妙得病逝后.心中就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

可是.子瑾看上去一直都是好好的.怎么会今晨突然就沒有再醒过來呢.

即便她心底已有了心理准备.但是面对这样的生离死别还是悲痛欲绝的.当她醒來习惯性地握身边人的手时.当以往温热的大手今晨突然冰凉时.她的心好似也在那一瞬间就结了冰……

不用说.她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当时脑海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冲到宫中去.杀了司徒子灏.然而.这样的念头不过是一瞬间.就被她打消了.并非是她怕死.只是她如今在这世上还有挂念:娘和彦祯.她若是死了.娘还好.娘还有哥哥在.可是彦祯呢.沒有了爹娘.该怎么独自面对以后的人生呢.

慕萱温柔地帮子瑾换上他平日里最喜欢的衣裳.温柔地帮他洗漱干净.子瑾是最爱干净的人.无论何时.都是衣冠楚楚地出现在人前.如今.虽说他走了.她也一定要让他干干净净得走.

为子瑾打点好一切后.她简单地梳洗就往陈国公府走去.这一路上.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來的.她心中的痛意不知该如何纾解.也不知该说给谁听.现在她能想到的就是娘了.她好想像小时候一样.扑在娘的怀里.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

叶黛眼神微黯.曾经.当她得知张普的心上人另有其人时.也觉得心痛至极.她苦涩地开口.却不知这苍白无力的话语该如何去安慰心上千疮百孔的女儿:“慕萱.娘知道你的痛.娘都知道.哭吧.孩子.哭出來就会好受一些.娘知道你的痛.却不知道该如何让你不痛.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让你不痛……”

“娘.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今天这样.这十多年來.我的生命中唯有子瑾一人啊.他是我的命啊.娘……”慕萱伤心欲绝地说道.

接下去的日子.她的生命中.再也沒有了子瑾的陪伴.她一个人该如何走下去.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七十三章 称帝 下一章:第三百七十五章 报复(一)
热门: 周天·镐京云 广泽旧事·上华篇 酷酷的代课老师 天誓 扶摇皇后 信息素被校草占领的日子 神道丹尊 被情敌告白之后[娱乐圈] 为科学奋斗 恶魔吹着笛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