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称帝

上一章:第三百七十二章 反目(下) 下一章:第三百七十四章 瑾殇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两日后.在张普的主持下.子灏正式称帝.年号永徽.史称永徽皇帝.同时.册封吏部尚书之女林曦月为皇后.静妃为皇太后.府中其余侧室也纷纷立为妃嫔.

子灏称帝之后.在崇德殿举行了合宫夜宴.遍邀亲贵.以庆贺喜事.然而夜宴之上.几轮觥筹交错之后.有人开始小声议论起新皇登基的事宜.纷纷出言为子瑾惋惜.

子灏坐在上首处.皇后紧挨着坐在他身边.太后坐在不远处.彼此言笑晏晏.倒是打破了传言.此前.宫中一直有传言.说是因为雍熙帝的驾崩.子灏同静妃关系紧张.几番争执.然而.夜宴上.当大家看着新皇和太后说话时.发现传言有时候真是信不得.

当然这些都是不知情的外人.了解内情的.就不会这样想了.张普作为子灏登基的第一功臣.自然也在受邀之列.他在下面坐着.不时关切地看着他们母子俩.虽说表面上有说有笑.然而那笑意都是未达眼底就止住了.

如今朝中想要巴结张普的人更多了.大家纷纷对张普的眼光表示佩服.一直是***的张普在太子倒台后.几乎沒有怎么受到牵连.反而能在剩下的众多皇子中正好支持先皇选中的继承人.这得是怎样敏锐的政治嗅觉啊.

只是张普一如往常.坐在那儿.既不多言也不多语.让人并不好轻易接近.况且张普这个人.既不好色也不贪财.实在很难买通.夜宴当晚.他依旧是携夫人前往.人前两人相敬如宾.令人羡慕.

在不知情的时候.子灏也是很佩服张普这一点的.子灏并非是不讲理的人.虽说因为太子的关系.他并不喜欢张普这个人.但是他却不得不佩服张普的专一.别说是朝廷一品大员.就是寻常人家也是做不到如此的.所以.曾经一度.子灏还是欣赏张普这一点的.

可是自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虽说张普依旧是专一至极.然而子灏却怎样也看他不顺眼.如今看着张普同叶黛两人相敬如宾.子灏只觉得恶心.

夜宴结束后.子灏记下了那些对他指指点点的人.并将名单交给了他一手培养起來的死士.之后的几个月中.这些人或病死或意外.总之悉数离开了人世间.

只是有一次当子灏同林曦月说与此事时.林曦月问他.夜宴当晚.可曾听清他们具体说了什么.子灏双手一摊.表示自己并不知情.在子灏看來.这并不重要.现如今只要是有人在他面前窃窃私语.他心底就会隐隐不安.总觉得他们是在议论着关于他的事.林曦月紧抿着唇.沒有说话.面对子灏的变化.林曦月心中既心痛又恐惧.

关于子灏和林曦月.自从大婚后.两人的感情还是不错的.加之林曦月接连产下两子.更是为自己在子灏心中的地位加了砝码.当然关于身世这样的大事.子灏是不会告诉她的.

然而这件事一直压在子灏的心底.压得他喘不过气來.有一次酒醉之后.他一股脑地全告诉了林曦月.林曦月听后.惊恐万分.在子灏睡着后.林曦月一夜未睡.决定第二天还是要在子灏面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才安全.

之后.两人果然有默契地对这事绝口不提.其实子灏也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只是他派人暗暗观察了林曦月一段时间后.发现她并沒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对于自己的枕边人.子灏决定还是放她一马.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在林曦月面前.他不用隐瞒任何情绪.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再说宫中诸人.子灏也终于决定对他们下手.先是宫中的太妃太嫔们.子灏暗示静妃神不知鬼不觉地在她们的饮食中下药.短则几周.多则一两月.她们皆在梦中就去陪伴先皇了.

再來是先皇的皇子公主们.其实这里面有些人是丝毫不会威胁到子灏皇位的.比如如烟之类的.然而.子灏嫉妒她们的身份.在她们面前.子灏心中的自卑感就永远也无法消除.

夜深人静时.他总会一个人自言自语:“为什么你们都是父皇的子女.唯有朕不是.为什么你们皆可以光明正大地活着.唯有朕不行.……”所以当他的死士接二连三地來报.某位皇子暴毙了.某位公主又暴毙了的时候.子灏心中唯有变态的喜悦.

当雍熙帝的子女中只剩他和流嫣时.他终于心满意足了:这个世界上.终于沒有司徒家的子女了.至于舞惜.她早已不是大秦人氏.当然.子灏自知.自己如今的实力丝毫动不了舞惜.

静妃在一旁冷眼看着子灏的这些举动.当诸如是云妃之类的人死时.静妃心中也唯有畅快之感.可是当她看着子灏这样变态的行为愈演愈烈时.静妃终于心慌意乱起來.她想起之前张普对她说的话:“芷萱.你若再不出言相劝.子灏最终会毁了他自己.”

于是.静妃主动找到子灏.自从子灏登基之后.母子间的感情又在一点一滴中渐渐恢复.子灏看着静妃.似乎并不意外:“母后.今日怎么有空來朕这明光殿.”

静妃看着面前身穿龙袍的子灏.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題.她开门见山地说:“皇帝.你到底要胡闹到什么时候.”

子灏一点即通.瞬间明白静妃的话中所指.挥手屏退所有下人后.他看着静妃说:“母后这话朕有些听不明白.您是说朕的那些兄弟姐妹们的暴毙吗.”

静妃默默看着他.还來不及说话.就听子灏接着说:“母后啊.你沒听清那些奴才们的回禀吗.他们都是暴毙.所谓暴毙呢.就是突然间沒有原因地死去.所以这一切和朕有什么关系呢.”子灏说这话时.唇角挂着一抹阴冷的笑.令人看了忍不住心中一颤.

静妃看着他.就像是完全不认识一般.她摇着头.说:“不.灏儿.你原來不是这样的.你怎么会变成如今这样.那些人并不会威胁到你的皇位.你为什么要如此心狠手辣.”其实在静妃心中.在意的并不是那些人的死活.只是.在张普提醒她之后.她意识到这一切更加关乎着子灏的未來.

子灏转身背对着静妃.说:“母后.你糊涂了吗.你以为朕如今还是司徒子灏吗.朕真正该叫什么.不是张子灏吗.所以.你当然不认识朕.”他猛地又转过來.逼视着静妃.“你要记住.自从你告诉朕那些事之后.这世上就沒有你原來熟悉的司徒子灏了.他已经死了.”

静妃看着子灏的样子.心中终于开始惊慌失措.她冲动地握住子灏的手臂.近乎哀求地说:“灏儿.你别这样.母后求求你.你别这样.这一切都是母后的错.你别这样折磨自己.母后看着你如今这样子.母后真是追悔莫及啊.”

子灏拂去她的手.不带一丝感情地说:“母后.你别自责.你并沒有错.朕很满意如今这样子.你不是一直希望看着这一切吗.朕如今杀了他们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这样的快感实在是好极了.哈哈……”子灏疯狂地大笑着.

静妃心痛地后退两步.突然跪倒在子灏的面前.说:“灏儿.你快收手吧.你这样做.只会毁了你自己啊.皇室中人这样接二连三地暴毙.是会引起朝政动荡的.虽说你沒有明说.但是臣民们也会猜测不已的.届时人心惴惴.母后只怕你会自食其果啊.母后求求你了.灏儿.收手吧.”

看着自己的母亲跪在自己面前.子灏心中闪过一丝悔意.然而他迅速冷硬起心肠.不为所动地对静妃说:“沒有关系.你多虑了.谁若是敢有意见.朕就赐死谁.你放心.他们不敢.沒有人敢反对朕.”

静妃听着子灏这话中的意思.紧张地问:“灏儿.接下來你要对付谁.”想到了某些可能.静妃连忙求证.“你不会这样对流嫣的.对不对.灏儿.你不会这样做的.对不对.流嫣可是你嫡亲的妹妹啊.灏儿.你不可以这样对她.”

子灏仿佛沒有反应过來似的.半晌之后.才一本正经地看着静妃说:“母后.你放心.朕怎么会针对流嫣呢.你说的不错.朕就这么一个亲妹妹啊.”

静妃缓缓松了一口气.她瘫软地坐在地上.泪流满面.

子灏猛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他俯身问:“母后啊.你之前是不是想过要离开皇宫.和张普一起归隐田野.”

静妃不明所以地点头.继而猛烈地摇头:“沒有沒有.沒有这样的事.”

子灏看着静妃如同惊弓之鸟的样子.微笑着扶起她.说:“母后.你别害怕.朕不会杀了张普的.你不是告诉过朕.这个世上.沒有他.就沒有朕吗.所以你放心.朕不会杀了他的.朕之所以这么问.只是想要帮你们践行而已.”

静妃狐疑地打量着子灏.确定他说这话时.眼底沒有嗜血的笑.才缓缓地点了点头.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七十二章 反目(下) 下一章:第三百七十四章 瑾殇
热门: 元帅的炮灰配偶[穿书] 六迹之贪狼 同桌令我无心学习 许你万丈光芒好 所罗门的伪证2:决意 神秘河 沙币魔王,在线种田 穿成人类之后所有人都以为我是个菜鸡 我的钢铁战衣 一刀劈开生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