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反目(下)

上一章:第三百七十一章 反目(上) 下一章:第三百七十三章 称帝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子灏走出去很远后.还是沒有忍住.回头看了看站在那儿不知所措的流嫣.心中还是有一丝后悔的.

流嫣.那可是他自幼便疼爱的妹妹啊.想当年.因为温然的事.流嫣伤心欲绝.这事被他知道了.他二话不说便从邺城赶回來.他本欲直接找到温然府邸.为流嫣报仇出气的.

他的妹妹.就应该收获这世上最美好的感情.享受最幸福的生活.他的妹妹.他从小连句重话都舍不得说.为了逗笑她.他可以毫不在意形象地耍宝.当流嫣出嫁后.他这身为哥哥的人甚至比父皇和母妃还要舍不得.可是.流嫣一心爱着的、护着的男人竟然敢做对不起她的事.

按着子灏的脾气.是该同温然二话不说.便直接拳脚相向的.但是.他回來的事不知被哪个多嘴的奴才告诉给了流嫣.流嫣猜到了他的想法.赶在他去温然府邸之前找到了他.硬是将他拖回了宫.

想想当年这些事.子灏心中可谓感慨万千.从來沒有想过他和流嫣会变成这样.可是.现在的他.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思去面对流嫣.

只要一看见流嫣.他就会想到令他觉得耻辱的血统问題.这些问題.他好不容易在自己身上做到忽略.却又有一个和他有着相同血统的流嫣存在.流嫣的存在.令他无法忽视那些耻辱.时时刻刻都在提醒他.他们都是孽种.

子灏顿了顿.终于狠下心肠.大踏步地离开.

而流嫣在那儿站了好一会儿.才失魂落魄地进了大殿.

静妃看着流嫣完全沒有打算要理会她的样子.忍不住开口叫她:“流嫣.看见母妃都不打招呼的吗.”这两个孩子曾经都是她的骄傲.可是后來呢.一个在婚姻上如此不顺.一个却又只知道忤逆.真是令她操碎了心.

若是换做往常.静妃也不要求他们出來进去都要恭敬请安.但是才被子灏气得不行的她.转眼又看见流嫣目中无人.就忍不住较起了真.

“哦.母妃安.”流嫣仿佛才看见她一样.沒精打采地行礼.

静妃这才注意到女儿的异常.关心地问:“这是怎么了.”是谁招惹了流嫣.静妃相信.如今放眼整个宫中.应该沒有人敢公然地來惹上毓秀宫吧.

流嫣听见这话.仿佛找到了一个宣泄口.连忙走过去.问:“母妃.我方才在院子里看见了哥哥.可是.哥哥今日似乎怪怪的.对我毫不理睬.是不是您说他了.”

静妃心中一顿.原來又是子灏那小子.他应该看得出來流嫣是毫不知情的.可千万不要唯恐天下不乱啊.静妃压下心底的紧张.状似不经意地问:“哦.是吗.那他怎么说.”

流嫣撇撇嘴.说:“他什么也沒说.我看见他似乎心情不好.便主动关心他.可是哥哥说从今以后.他的事不用我管.母妃.哥哥难得回來一次.您千万别说他.我知道您因为父皇驾崩一事.心中难受.但是这不是哥哥的错.您可不能迁怒于他啊.”

流嫣和慕萱在这一点上.还是比较一致的.她们都天真地以为自己的父母感情极好.所以即便静妃这些日子以來都表现得比较反常.在流嫣看來也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毕竟父皇不在了.这对于一直以來视父皇如天的母妃來说.该是多么大的打击啊.

所以流嫣理所当然地将静妃的反常都归咎于此.她不断告诫自己.母妃是伤心过度.她要比以往更加体谅母妃才好.但是即便如此.她也不希望母妃将自己心中的伤痛发泄在哥哥身上.

静妃听见流嫣的话.有瞬间的凝噎.继而她面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母妃不会迁怒你们的.流嫣.难得你比子灏更加懂得体谅母妃的心思.”

流嫣埋首于静妃的怀抱.略带撒娇地说:“哥哥是男子.难免心思上要粗犷一些.母妃别同哥哥置气.您放心.有女儿陪在您身边.您不会孤单的.”

静妃点一下流嫣的额头.说:“你这点小心思以为母妃不知道吗.说來说去.还是偏帮着你哥哥呢.”

流嫣见自己的心思被拆穿.吐了吐舌头.说:“难道母妃不想看见我和哥哥相亲相爱吗.流嫣自幼便和哥哥最好.哥哥也一直最护着流嫣.父皇有众多儿女.然而.我却只有一个哥哥.哥哥也只有我一个妹妹啊.”

静妃点头.说:“母妃自然是想看着你么一如儿时那么友爱.只是……”若是子灏走不出自己的心结.只怕以后你们再也回不到小时候了.这话静妃只在心里想一想.并沒有对流嫣宣之于口.

“只是什么.”流嫣见静妃话只说了一半.好奇地问.

“沒什么.”静妃摇摇头.不再说话.

流嫣也不在意.陪着又说了会话.才和静妃告别.见她转身离去.静妃不放心地嘱咐一句:“流嫣.这些日子因着你父皇驾崩的事.子灏心中不痛快.你别去招惹他.”静妃生怕子灏一个激动就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了流嫣.到时候更加麻烦.

流嫣张了张嘴.本想反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其实她想说的是.她觉得父皇的事只会让哥哥心痛.不会让他愤怒.而他方才那样子.分明就是愤怒.

流嫣的直觉告诉她.造成子灏一反常态的一定另有事情.瞧着母妃这样子.大概也是知道的吧.既然她们都知道.为什么要独独瞒着她呢.

算了.等哥哥心情好了.再去问他吧.

自从温然的事情后.流嫣整个人的心态都变得平和了起來.不再如过去那般事事较真.这样的转变令她自己也觉得非常开心.反观原來.流嫣觉得那样生活实在是太累了.

看着流嫣的背影消失.静妃脸上的笑容也随着消失.她心中大为光火.子灏这孩子到底是想干什么.这样的事显然就是不宜宣扬的.可是他如今这架势.是一定要弄得人尽皆知吗.真要到了那个时候.岂不是天下大乱了.

静妃心中闪过一丝后悔.是不是刚开始也不该告诉子灏的.是她太过高估子灏的承受能力了吗.若不然.如今子灏还是那个孝顺的儿子.也不会一见面不是冷嘲热讽就是横眉冷对.活脱脱地像个冤家.

静妃如今深深地觉得.还是女儿好啊.贴心.只是.这女儿不仅仅是和自己贴心.更和雍熙帝贴心.若是一旦让她知道真相.会不会反应比子灏更加激烈.

静妃双手揉着太阳穴.最近这些日子.为了这些事.她实在是头痛不已.

从毓秀宫中离开后.子灏找到张普.他想清楚了.既然事情已经无从改变.那么他便要将属于自己的尽数掌握在手中.他知道现在的自己还仅仅只是一个亲王而已.手中真正的权利或许还比不过朝中重臣.所以现在的他什么都不能做.一定要等到他成为九五之尊时.这个天下才由他说了算.

张普看着子灏.心底微微有些意外.然而面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恭敬:“英亲王安.臣不知您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英亲王恕罪.”

子灏瞥一眼张普这副嘴脸.心中升腾起无数的厌烦与不耐.他淡淡地说:“陈国公如此多礼.本王可担不起.免得到时候又有人在本王面前晓以大义的.说一大堆什么礼义廉耻.”

张普面上尴尬地笑一笑.知道子灏话中是在指责静妃处处维护他.也不接话.直接问:“不知英亲王有何指教.若是可以.可以随臣來书房一叙.”

子灏看一眼周围的人.也明白张普的意思.有些事实在不足为外人道之.他勉为其难地点头.冷冷地说:“一切就按陈国公说的办吧.”

书房中.子灏站在地当中.也不说话.一时间气氛异常尴尬.张普低咳两声.打破沉默:“子灏.那些事.你别怪罪芷萱.许多事不是你想的那样……”

话未说完.就被子灏打断:“等等.本王同你何时那么熟稔了.本王称呼你一声陈国公.还请陈国公也称呼本王为英亲王.还有你和她之间的事.不用跟本王说.本王沒有兴趣.”

“这……臣遵旨.”张普不得已.毕恭毕敬地说道.

子灏说:“好了.本王也沒有工夫和你闲聊.今日來是为了登基一事.想听听你的高见.另外就是朝堂之上.到底有多少人是你的.”

听着子灏道明來意.张普也迅速恢复以往的精明能干.将自己为子灏准备的一切都一一告知.子灏听了.面上倒还是寻常.心底却惊讶不已.

从來不敢想像.一个如张普一样的臣子竟然能将半壁朝廷的臣子们皆纳为己用.父皇是一个那么英明的皇帝.竟然丝毫不知张普的这些举动.足可见张普的手段之高明.心机之深沉.

从国公府出來后.子灏在回府的路上.暗暗告诫自己.无论何时.这个世上.绝不能像父皇一样.这般相信一个臣子.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七十一章 反目(上) 下一章:第三百七十三章 称帝
热门: 当狼灭进入逃生游戏 将军在上我在下 原路看斜阳 男主跟渣男跑了[快穿] 他方世界 个性为超高校级的幸运 两世忠犬(堡主有条忠犬) 青春的证明 我的信息素风靡男主后宫 爱神可能是个海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