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反目(上)

上一章:第三百七十章 封宫 下一章:第三百七十二章 反目(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云妃静静地看着静妃走出去.若无其事地转身进了佛堂.

不一会儿.外面响起慌乱的脚步声:“娘娘.不好了.”

云妃头也不回地说:“如意.可是静妃下令封了这邀月宫.”

这下轮到如意震惊到说不出话來.她看着云妃的背影.呆呆地点头:“娘娘.您怎么知道的.这静妃也太嚣张跋扈了.您和她同处妃位.她怎能下令封宫呢.”

云妃平淡无波地说道:“如意.我们要有自知之明.宫中传言你不是不知道.难道你还会认为.今时今日.本宫和静妃是一样的吗.”

如意低下头去.伤心地说:“奴婢只是心疼娘娘罢了.”过一会.她又抬头充满希望地安慰道.“娘娘.您不必担心.咱们王爷最能干了.又最孝敬您.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提到子瑾.云妃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变化.如今这样的情形.叫她如何能放心的下子瑾.

而离开邀月宫的静妃也是心中不安.那天在子灏府上.秘密被曝光的时候.子瑾也在.他一直都是子灏登基的最大障碍.都这个时候了.张普为何还不下令圈禁子瑾呢.难道.张普心里对子瑾还于心不忍.还有子灏.也是不让她省心.

静妃回到毓秀宫后.更是坐立难安.一想到方才在邀月宫中和云妃的对话.她便心中隐隐不安.那样的云妃实在有些让她难以适应.

在静妃的印象中.云妃一直是性子绵软的人.面对这样的事.不是应该惊慌失措或是痛哭流涕甚至终日以泪洗面才对吗.为何今日一见.在她身上却丝毫不见一丝慌乱.反而有着她平时都沒有的镇定自若呢.

在她去之前.子瑾才走不久.难道是子瑾和她说了什么.否则她必定不会是方才那个状态.

静妃越是这样想.心中的不安便越大.事情已到了今天这一步.万万不能再功亏一篑了啊.她在大殿之中來回踱步.终于忍不住唤进尔珍:“传本宫的令到英亲王府去.让子灏即刻入宫见本宫.不得有误.”

尔珍看着静妃那副郑重其事的样子.知道必定涉及大事.也不敢马虎.连忙躬身退出.静妃走回到椅子面前.坐下.端起面前的茶盏.缓缓饮一口.以平息心底的不安.

想着前几日在子灏府邸时.子灏那样子.静妃这会就开始在心底想着.一会儿等子灏來了.该怎么开导他.那个孩子她很了解.有些时候执拗得很.虽说按着常理來看.她相信子灏不会放弃唾手可得的皇位.可是若是他这次不按常理出牌呢.别到最后.煮熟的鸭子还叫它飞了.

不料.尔珍出去沒一会儿.就折回來了.静妃心底本就窝火.这下子更为冒火:“本宫叫你做这点事.都做不好吗.”

尔珍委屈地看着静妃.小声说:“回禀娘娘.英亲王來了.”

静妃看一眼尔珍身后.果然沒有一会儿.就看见子灏的身影.她挥挥手.对尔珍说:“罢了罢了.你下去吧.在门口候着.不许任何人进來.”

原來子灏关了这两天后.心中已然有了决断.便主动进宫來找静妃.所以尔珍还沒有走到宫门口.就看见了子灏.可是这位主子心情似乎不佳.一直黑着一张脸.尔珍紧随其后.连大气也不敢出.沒想到刚刚又被静妃一顿斥责.尔珍心中委屈莫名.明明不是自己惹了他们啊.

静妃看着子灏阴沉着脸站在那儿.也不主动行礼问安.甚至连主动说话的意思都沒有.心中便來气:“司徒子灏.你这是对母妃该有的态度吗.”

子灏冷冷地瞥她一眼.沒有做声.

静妃恼怒不已.将手中的茶盏重重放在桌上:“司徒子灏.你自小学得那些礼仪呢.对长辈就是你如今这副态度吗.你不要觉得全天下的人都亏欠于你.你若不是我儿子.我岂容你在我面前如此放肆.”

静妃心中有气.觉得子灏这个态度都是被她从小给惯坏了.这次这事.她已经使尽全力.帮他把一直以來心心念念的东西摆在了他面前.他就算不感恩戴德.至少应该有一颗感恩的心吧.沒想到他竟然如此同她作对.瞧瞧如今这副架势.哪里像是母子.若是被不知情的人看在眼里.只怕会以为他们是仇人吧.

子灏已经不做声.全然沒有半点理会的样子.

“司徒子灏.”静妃气极.反倒平静下來.她抬起手.指着门口说.“若是如此.你便给本宫滚出去.从今以后.不要踏进本宫这毓秀宫的门.”

子灏见她真的动了怒.这才凉凉地开口:“您在叫谁呢.”

静妃见他不痛不痒地开口.再对比着自己心中的怒气.气更是不打一处來:“你在这和本宫装糊涂是不是.”

“您别生气啊.不是您那日亲口对我说的.说父皇其实不是我的父亲.而我的父亲是张普吗.既然如此.您在这一口一个司徒子灏.我实在是不知道您在叫谁啊.”子灏嘲讽地开口.

静妃的脸上闪过尴尬.显然她低估了这件事对子灏的影响.原本她以为.子灏已经三十多岁.又经历过那么多事.不会这样难以接受.沒想到.他反应这么大.

子灏接着说:“还有啊.我从小的那些礼仪呢.都是父皇教我的.可是他教了我礼义廉耻.却沒有教我薄情寡义.沒有教我背信弃义.沒有教我谎话连篇.沒有教我弑夫弑君啊.您今日问我那些礼仪.容我好好想想.我该用什么來面对您呢.”子灏看着静妃.随着他的话.静妃的脸色越來越难看.心中一阵报复的快感.

可是伴随着这些报复的快感而來的.却是深深的自卑……

静妃听着子灏那些话.仿佛利刃一般.刀刀都插进她的心窝.她忍无可忍.冲到子灏面前.抬手便一记耳光打在他脸上:“混账东西.”

子灏抬手抹一把嘴角.不羁的笑容挂在唇边.既是在嘲讽静妃.也像是在自嘲:“可不就是吗.可是我的混账全是拜您和张普所赐.否则.今日的我可以光明正大的面对所有人.现在呢.我却觉得自己像是见不得光的老鼠一般.”说到最后.他的声音抬高.犀利而尖锐.

静妃沉默了.她看着子灏如今这副痛苦的模样.听着他说的这些话.她作为母亲.哪有不心痛的呢.她后悔地说:“灏儿.都是母妃不好.是母妃沒有顾忌到你的想法.是母妃不好.灏儿.你别说这样的话.母妃听着心底难受.”

子灏扭过头去.不看静妃的脸.别扭地说:“您别说这样的话.我承受不起.”过一会儿.他终于提及正事.“我看您方才派尔珍去寻我.可是有什么要事吗.”他不会因小失大.事已至此.他只能抛开一切.往前走.

静妃点头.拉着子灏的手想要往椅子的方向走.孰料子灏状似无意地抬手拢了拢衣襟.静妃尴尬地收回手.说:“子灏.无论你如今能不能理解母妃.你要记住.母妃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所以.当务之急.不是我们母子争执.让外人得利.”

子灏微微颔首.正是静妃这话.否则他怎么会主动进宫呢.于是.母子俩人暂且放下各自心中的心结.共商大事.临了.静妃说:“灏儿.许久沒有陪母妃一起用膳了.不如今日留下來吧.母妃吩咐他们去准备你素日爱吃的菜.”

“不用了.我府邸还有事.您慢慢用吧.”子灏客气而疏离地说道.

出了大殿.还沒走到毓秀宫门口.就看见了流嫣.两人许久沒有见面.流嫣热络地上前.亲昵地攀上子灏的手臂.说:“哥哥.你这次回來都有几天了.也沒有进宫來看看我.真是不够意思啊.”

两人自小一起长大.感情极好.因着静妃自小的教育.兄妹俩都不是很合群.所以即便手足众多.也都不亲.但是对于这个唯一的亲妹妹.子灏可是宠爱有加的.不论多忙.只要返京.必定要來看看她.知道她喜欢那些精致的首饰.每每寻到了好的.也都不忘给流嫣留着.

但是这一次.看着流嫣.子灏心底突然生出一丝厌弃.她.也是那个人的女儿.身上流淌着那个人的血液.这让子灏猛然间.就觉得流嫣很脏.和自己一样.都是不被这个皇宫所接受的.

他下意识地拂去她的手.生硬地说:“我太忙了.先走了.”

流嫣看着他一脸不高兴.又看见他从大殿中出來.悄声问:“怎么.惹母妃生气了吗.沒事.母妃啊.最喜欢你了.一会儿我帮你劝劝她啊.”

子灏看着流嫣这样.就知道.所有的事.大概静妃都沒有告诉她.子灏心中又生出了一丝不公平:这样龌龊恶心的事.为什么他就要承担着.而流嫣就可以无忧无虑.

“从今以后.我的事不用你管.”子灏用力推开她.大步往外走去.

留下流嫣一个人站在那儿.不知所措……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七十章 封宫 下一章:第三百七十二章 反目(下)
热门: 生死丹尊 一刀劈开生死路 春日宴 他超凶超可爱[快穿] 偏心 抱错儿砸了 学生街的日子 请不要在末日套路前男友 重生豪门总裁的O妻 白莲花校草alpha装O后[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