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封宫

上一章:第三百六十九章 过继 下一章:第三百七十一章 反目(上)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大秦方面.自从静妃离开后.子灏就一直将自己关在书房里.两天过去了.他谁也不见.一句话也不说.这样的消息传回了静妃的耳朵里.静妃脸上有隐隐的担忧.但是.她丝毫不见心软:“无妨.他既然想在屋里呆着.就由着他.”

而这两天里.因为子灏的闭门谢客.大秦的朝政还是只能由张普代为打理.只是众皇子都在.谁有会真正对一介臣子服气呢.即便这个臣子曾经权倾天下.即便这个臣子曾经深受皇上的信任.到底也只是为人臣子罢了.哪里能在主子面前颐指气使.

于是.一直支持睿亲王的臣子们又站出來说话了:

“英亲王分明是无能担负起这天下的重任.既然如此.何不趁早让贤.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大秦的江山基业毁于一旦吗.”

“睿亲王在雍熙后几年就一直帮着先皇打理朝政.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依臣之见.还是睿亲王最适合做大秦的皇帝.”

一时间.这样的声音日日都充盈在大秦的朝政之上.渐渐地连民间也有了传言.说是皇三子无能.这大秦之主还是应该由睿亲王來做.

这若是换做从前.子瑾自己都会站出來澄清.他是最不愿意看着朝政动荡不安的人.但是这一次.他作壁上观.不发表任何评论.甚至纵容手下的人将这样的传言散播开去.

自从子瑾猜到了子灏和张普的关系之后.他便暗暗在心中想着不能让父皇辛苦一生的江山社稷落入外人手中.只是如今.他苦于沒有证据证明张普手中的圣旨是假的.所以.一时间他还沒有更好的办法.

自那天之后.已经两天了.子灏沒有露过面.子瑾虽然不知道那天在他们离开后.又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子灏同张普之间必定存在着很严重的隔阂.这对于他而言是好事.而这段时间.更是难能可贵.

未免子灏登基之后.诸事不便.子瑾先进了一趟宫去见云妃.

邀月宫中.云妃屏退了所有下人.同子瑾单独说话:“子瑾啊.你之前不是和母妃说你父皇决定将这江山交予你.可是母妃看着宫中传言不断.却都是关于子灏的.”

子瑾实话实说:“母妃.这中间有些事我也还不完全清楚.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静妃和张普他们联合起來篡改了父皇的圣旨.同时.他们杀害了赵德和李易.还囚禁了刘竞博等人.”

云妃点点头.子瑾所说的.她几乎也知道.但是她一直以为这里面的事都是静妃一人所为.不想还牵扯进张普.那个张普一直和子灏不睦.而且又是慕萱那丫头的父亲.按说.在这种时候.他沒有理由不支持子瑾啊.还有就是篡改圣旨一事.也令她震惊:“静妃竟然有这样的胆子.”

子瑾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只是这温和中也隐隐有着一抹肃杀:“为了子灏.她沒有什么做不出來的.”顿了顿.子瑾问道.“母妃.您似乎不意外张普参与其中.”

云妃久在宫闱.什么样的宫中秘闻不知道呢.这样的事.其实不难理解.她轻蔑地开口:“有什么好意外的.男女之间.不就是那点事.我只惊叹林芷萱的手段.这么几十年來.竟能牢牢拴住像张普这等身份的男人.”

这话一说.倒是子瑾有些意外了:“母妃.听您这话.难道您原來就知道.”

云妃眼睛半眯着.声音中不见一丝感情:“那还是刚入宫那会儿.林芷萱同我.我们都是雍熙三年被宣进宫的.出进宫时.我们的位份都不高.侍寝的机会也都不多.但是不论是谁.对于被选入宫.都是满心欢喜的.唯有林芷萱.面上总是闷闷的.似是藏了什么心思……”

那时候.她们都还是十五六岁的年纪.初入宫闱.都还是天真烂漫的性子.苏婉芊和林芷萱.那会同住一宫.也算是有缘分.两个沒什么心思的少女倒是很聊得來.

那一天.似乎是中秋吧.合宫夜宴结束得早.两个人沒有尽兴.回到自己宫中.林芷萱拿出了自酿的酒.邀苏婉芊共饮.后來喝到兴起.苏婉芊终于忍不住.将心底的疑惑问出口.

至今.她都记得.林芷萱听了她的问话之后.便哭了.借着酒劲.她说:“苏姐姐.你知道吗.我并非是自愿进宫.若非我家人一意孤行.不考虑我的意愿.只怕我现在已经为人母了.”

人喝了酒之后.难免有些控制不住情绪.那一晚.林芷萱絮絮叨叨地说了许多她和那个人之间的事.他们的感情怎么怎么好之类的.末了还说:“他说过.今生今世.除了我.心里再不会有其他人.我……我也是.”说完这句话.林芷萱便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苏婉芊无意中窥探到这样一个惊天的秘密.震惊无比.若是换做旁人.兴许会将此事告知圣上.但是苏婉芊的性子.从不是多事之人.她暗下决心.一定要为林芷萱守好这个秘密.

可是.第二天.林芷萱酒醒之后.找到苏婉芊.冷冷地对她说:“苏婉芊.昨夜回宫后.我们便各自睡下了.你不要想着以此來陷害我.”说罢.也不听苏婉芊解释.转身便走.沒有多久.不知她是如何想的办法.或是攀上了哪个高枝.便搬离了一同居住的宫殿.

之后.两个人便形同陌路……

面对林芷萱的莫名其妙.苏婉芊并不生气.她告诉自己.林芷萱这样做.只是想要保护自己.无论如何.她在心底承诺过的事.便一定会做到.

后來.林芷萱开始一点一点承宠.在雍熙帝面前极尽妖娆妩媚.苏婉芊天真地以为.林芷萱多半是已经忘了宫外的那个人.再后來.子灏和流嫣出生了.苏婉芊自己将昔日之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子瑾诧异地看着她:“母妃.有这等事.您当年为何不暗示父皇要堤防张普.”

“当年.静妃只是告诉了我故事.却始终沒有透露那个男子的姓名.”云妃说.如今想來.大概在林芷萱的潜意识中.都始终记得要保护张普这个人吧.

子瑾微微无奈.冥冥之中.大概都是命中注定好的.事已至此.再后悔当年之事也是沒有意义的.子瑾看着云妃.认真地说:“母妃.接下去的日子中.大概我们母子想要见上一面也是难事.静妃这个人.心机深沉.您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无事不要同她碰面.也不要同她争执.或是起任何冲突.”

云妃点头:“你放心.母妃会照顾自己.大不了我就一直在这邀月宫中待着.倒是你.一定要注意照顾自己.那个张普能隐忍这么多年.不是个好对付的.”

子瑾点点头.

云妃想了想.还是开口:“子瑾.母妃知道这样说不对.但是你要记住.关键时候.要学会利用慕萱.说到底她是张普的女儿.在他心中应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子瑾笑着说:“母妃.您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母子俩分外珍惜这次见面.用了膳之后.云妃又细细嘱咐了许多.方才派人送子瑾出去.

如今宫中静妃独大.这样的事自然是瞒不了静妃的.得知消息后.静妃带着尔珍來到了邀月宫.云妃见是她.示意如意和如画外面候着.不许进來.

“你倒不怕本宫.”静妃见她将身边的人均遣退了.说道.

云妃淡淡地笑说:“有什么好怕的.你纵使有三头六臂.也不能在这吃了本宫.”她知道.她和静妃之间.必定会有这样不愉快的谈话.

静妃说:“说的也是.本宫如今的确不能耐你何.但是数日以前.是谁在本宫面前.信誓旦旦地说本宫是在痴人说梦呢.”

“静妃.在本宫面前.你还这样演戏.难道不累吗.”云妃问.“皇上心中真正属意的继承人是谁.张普手中的圣旨又是怎么來的.还有三十多年前.你曾提及的心上人……难道你真的以为本宫什么都不知道吗.”

静妃微微诧异:“看來.子瑾什么都和你说了.”

“有些话不用子瑾告知.本宫猜也猜得到.”云妃说.

静妃点头道:“很好.既然你什么都能猜到.那么你有心理准备.本宫不喜欢太过聪明的人.在本宫这里.太过聪明的人多半都是活不长的.”

云妃毫无畏惧地看着她:“你向來是喜欢自欺欺人的.只是.有句话.你要记住.人在做.天在看.你今日所说所做的这些事.早晚都是会报应在你身上的.”

“是吗.”静妃闻言.笑得娇媚.“那么本宫便等着你所谓的报应.只是在那之前.你还是好好享受在这邀月宫中做云妃的滋味吧.”静妃说完话.转身离去.

出了邀月宫的大门.静妃吩咐道:“來人.给本宫封了这邀月宫.任何人不得进出.”

“是.娘娘.”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六十九章 过继 下一章:第三百七十一章 反目(上)
热门: 绝对一番 天谴之心 软妹分化成A之后 我在江湖做美容 陪太子读书 汉尼拔 黑科技研发中心 幻视颠峰 非正规反抗分子:池袋西口公园系列8 蝼蚁